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游记>>竹迹天涯                       

泰山后石坞灵迹
发表时间:2007/1/9 14:35:31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304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泰山后石坞灵迹
(图为泰山笔会全体代表和泰山管委会部分成员。请熟悉他们的人找一下,哪位是人民文学的刘会军?哪位是经济日报的初志英?哪位是工人日报的赵亦东?哪位是国门时报的华静?哪位是中国建材报的张庆和?哪位是艺术杂志的陈建明?哪位是《人生》杂志的秦剑波?哪位是《小品文选刊》的吴雪?哪位是劳动武报的陈连明?哪位是中国绿色时报的张宇?哪位是中国石油报的毛竹和亚洲?哪位是 泰山管委会主任刘慧?哪位是泰山博物馆馆长宋其涛?哪位是后石坞区长葛遵瑞?可不是?美丽浪漫的后石坞之行总有什么会被永远地留下)
我的心里充满了灵异:幽花灵草修练成精,这也是后石坞才有的传奇呢!只有心里有疑:这个泰山奶奶真的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待我今后慢慢探索。
第一:神秘的野地
前山热热闹闹,可是从后门出来,立刻人稀声落,显出一种格外的清幽冷静。定眼细看,只见我们一行人走在一条曲曲弯弯的山路上,右边是悬崖万丈,左边是群山连绵。迷雾中隐现大圆套小圆、小圆套大圆的宏伟建筑,说是山东的电视发射台。远方有一些寺院高高低低、错错落落、迷迷离离隐现。而我们的脚下的山路却是向野地走去。通向迷雾的远方。
更让我奇怪的是这一条小路居然石级整齐干净,像是新修的。
葛区长回答说:修这山路投资好多万呢!
心里惊叹。原以为后山荒凉没有像样的山路,却不想有这么好的山路,曲曲弯弯直通到云深未知处。由不得我有了一种好心情,那是一种闲云野鹤一般的雅情逸致。前山的岱庙、碧霞祠、玉皇顶等热闹景点被我们渐渐地远远地抛在了脑后,恍惚进入的是又一重天又是一重地。啥叫“身到寂地,魂飞九天”?可能指的这就是这种感受。
那一轮太阳早上躲着我们,害得我们白白起了一个的大早,白白租了那么多大衣,害得我在神憩宾馆一楼还买了二十元一双的袜子。这会儿,太阳庸散地伸伸懒腰露出了自己羞红的脸蛋子。潮湿的雾气沙沙作响,潮湿的水汽沙沙作响。那是雾气水汽消融的声音,带着山体微妙的颤动。路边的溪水中有无数片叶子鱼儿一般游向山处,有几片原地颤动着似是不舍得走。生命中便有种异样的感觉,在这叶子的颤动中忽大忽小。
走着走着,一抬头,路不见了,只见前方横陈一巨石,下有一个石洞,走在前面的人只能匍匐身子一个一个从洞中钻过去。轮到我了,洞对面我的伴儿大喊:“从‘狗洞’中爬出来吧!我们给你自由!”我一笑,腰都弯不下来了。待我终于腰下腰来,试着冲了几次都退了回来,最后终于找准一个姿式一冲终于进入石洞,却被卡在洞子里,进也不是出也不来。于是身后便有好几个人推,身前便有好几双手伸进来拉,前后均只见腿不见身并不知是何人“救助”。我终于被这些援助之手推拉出来了。洞这边和洞那边便有更多的人笑开了花。而我转过身子看后面的人一个一个以各种姿式钻出来,真的心花怒放。而我真的感觉不是钻过石洞而是钻进山野成为野人,我们出了洞获得了一种全方位的心灵自由。
再看我们脚下,这条镶嵌在半山腰的路,更是飘浮隐现在云里雾里,如同是小时剪的纸条圈子,剪开翻了几转然后又把头尾粘在一起。而我小时曾用这样的纸圈画上箭头放在世界地图上标示在五大洲四大洋中流转的季风,那东南季风,西南季风,转来转去,却是首尾相接。心时流转的真是一种宇宙大气地球长风,真是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飘逸。
越来越多的蝴蝶、蜜蜂、飞虫、树叶、花瓣出现在我们行走的路上。
不一会儿,云气雾气水气散开了,有河流有山林有岩石有绿树有小草从中渐渐现显出来。
伴随我们的葛区长一边走一边为我们介绍:“后石坞所辖面积1553亩,平均海拔1300米,为半高山型湿润气候,植被子覆盖率达90%以上,植物种类丰富以木森林灌丛及石质地稀植被为主。”年轻的导游更是上蹿下跳,为我们介绍:“后石坞地处山阴,为泰山胜地‘丽、幽、妙、奥、旷、秀’六大区中的‘奥区’。此处有古松怪石岩洞清泉危崖深涧山风松涛又有深山古庙香火氤氲碑刻摩崖佛音道迹。可谓幽奥神奇天下一绝。”
路边的野树高高低低远远近近地向我们走来,或婷婷或翩翩或款款或姗姗,芳草间那些野花隐隐约约越来越多地向我迎来,或摇曳或跳动或扑朔或闪烁,阵阵幽香带给我无限的野趣。我禁不住想认识这些闲花野草。便有葛区长亲自给我们介绍:我们这里分布有胡会子,天目琼花,花揪、金银木、山楂、悬钩子、连翘、林荫千里光、委陵菊等灌草植被。春夏繁花似锦,秋冬红果累累,雪后则琼枝满山,真可谓人间天堂。我一时兴起,便采了各种小花小草的标本,一一注上名字,准备带回家永远珍藏。抬头一望,望到了远山近山中隐现的原始森林。
我忽然意识到:在这后石坞野树野花野情野趣,只有脚下这条小路是人工的,其它全是原生态。而我们居然可以坦坦然然、舒舒服服地走进这原生态,心里是说不出的惊喜。
从十多年前出来闯世界,到了祖国内地的大江南北,见到太多的景点都是家花家景,虽然古色古香,可是都是被人琢磨过多遍的,很难见到这样的野的花、这样野的树。今日见到,且是在中国腹地的位置上,心里除了灵异和惊喜还有一种无法用语形容的慰藉。
心想,这一切的清幽静都在一个“后”中了。而那成百万上千万的来泰山的游者却只注一个“前”不注重一个“后”,故而与这样好的景色失之交臂,也是一种可惜呢。就算是我也是,虽说来过一次,名曰到过泰山,却不知道这“后”中还隐藏这样一个“幽微灵透地,无可奈何天”呢。.
神秘美丽的后石坞呀!真想此生此世远离尘世远离喧嚣,就这样沿着后石坞这曲曲弯弯的小路一直一直走下去。
岩石上不知道是什么人写的句子:“空灵灵有幽相伴,意蒙蒙如静相行;雾离离似清萦绕,云冉冉如悠共存。”
第二神秘的古油松
谁会想到这“后”山居然有这么多的人在默默地守护这片寂地这片寂林。而多少次风灾雪灾雹灾冰灾,没有人想到这“后”山到底在发生什么,更没有人想到,在这“后”山,有这么多人和这些古油松一起和大自然无声无息地博斗,在严酷的大自然环境中无声无息地抗争。这样的想心里又是那漫无边际的伤感。
走到一地,说是练太极功的台子,上面还出现一个大的太极图。我想,这可能就是练太极功的人来吸最后一口气的地方,说是“接天地之灵气”。我知道在青海的昆仑山上也有这样一个地方。
再走就到了一个个了望台。在这些了望台上不论怎么望都是古松成景。
特别难忘的是一个幽幽松林中一个由树干围出的了望台。由这个了望台望出去,只见许多的古松都网在浓浓的负氧离子中。再细看,那些古松树的大片枝叶仿佛都生烟锁浓雾。仿佛全中国的清幽都都藏在这里、全世界的悠静都收在这里。多好呀!真是世外仙境!“水静松青路不见,树茂草丰水声隐”!我忍不住对伴儿们说:“干脆我们别走了,就在这里坐一天,最好是葛区人派人给我们送点野炊具、野食物”“还有猎枪套子!我们要捕野兽、野禽自食其力。还有草绳草席我们学原始人茹毛饮血!”
无奈大队要走,我们不得不舍弃我们留恋的佳景。
很快我就发现,这样的松景在后石坞不是一处而是多处。一路上,那奇大、奇茂、奇伟、奇形的松树给留给我的一种近乎于稀奇怪异的印象。真是松的海洋,松的世界。真是株株苍松穿云破雾。
那些古松真个姿态各异:或葳葳蕤蕤,或葱葱茏茏,或张牙舞爪,或奇形怪状,或迎风乱舞,或上扬下挑,,或上蹿下跳,或匍匐渐近。换一个角度再看,那些古松真个神态迥异:或好奇灵性,或玩皮滚动,或暗藏心机,或悠然眺望,或垂头思考,或东探西看,或左偷左窥,或饱经沧桑。
而这里的护林人员对这些松树当然比我们更加了解,他们早就根据这些松树的特点给它起了各种的名字。什么“教子松”、“姊妹松”、“九龙探海”“夫妻松”“情人松”“连理松”“飞流挂翠”“三枝同根松”“飞龙松”“卧虎松”“蟠龙松”“英雄松”“铁杆铜枝松”等等。只是我觉得这些名字有些落入俗套,因为后石坞的这些松树太震撼人心了,真个“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和不同”可能唤醒人们无限的想像,而这样起名字无疑是把人的想像禁锢住了。
讲解员的介绍更让我吃惊:“后石坞这些珍贵的古树平均胸围1.6米,年龄最小的也有300多岁,年龄最大的有600多岁呢,是我们的祖爷的祖爷的祖爷爷呢!另还有宋代的桧柏,清代的侧柏。从树群上看,有松嶂、松岭云壑、松风叠翠、寿星林。而且它们是历经风雨留下来的原生性质级(极)强的古油松群,为世所罕有。仅这一处就共有古油松1022株呢。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的后石坞古油松最能代表松树傲然屹立倔强不屈的风格!”
心里感动,近代的一次一次政治风云多少名胜古地幽寺古庙野岭深山的古树古林惨遭砍割,就如我的大巴深山几乎砍成秃子,在这里居然珍藏着这么多的松树祖宗,中华民族的元气居然收藏在这中华腹地的深山野岭中。
由于太专注于观察这些古油松,我落在了大队的后面。正准备起步,忽然从石缝中阴森森吹出一阵风,吹过处草木耸起,野花萧瑟,一时间仿佛阴曹地府的气场从石缝中挤出,带着啸声,令人毛骨耸然。我以为是老虎来也。我担心,这野山野地,只我们一队游人,万一掉队后果不堪设想,别遭遇什么不测,只听讲解员转过身子对我说:
“听到了吗?这隐隐现现的就是‘石坞松涛’,堪称岱阴一奇。”
听讲解员这样一说,我的心一下子放下了,也不在乎落在最后,站在那里谛听,只见那啸声从草丛上滚过,所有的草木耸立起来,果然在遥远的地方变成了松涛声,在大片大片的古松间强劲地吹过,带着更多的啸声和一个接天连地的声音连成一片,回荡出没,余音袅袅,回声阵阵,山气萦绕,谷气萦迥,真的宛如天籁仙音,飘飘缈缈,空空蒙蒙,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真个悦人心神。
我对讲解员说:“真不容易,这后石坞还保护着这么多珍贵无比的古油松,还能听到‘石坞松涛’,我真是想也没有想到!”
“你不知道为了保护这片珍贵的古油松群,为了这难得的‘石坞松涛’,虽然没有什么游人来,这后石坞的护林人员仍有八百多,他们默默地风雨无阻地呵护守候保护这些古油松群。每年这山里都有雪灾风灾雷灾雨灾,他们把这些树当自己的孩子一样,他们最爱听的广播就是天气预报,他们给古油松看病治病预病,他们给古油松做支架,做捆腿,做档板,做雨布,治伤口,防虫病。霹雷闪电他们不躲在房子里,居然去守护这些古油松。大雪天,他们不怕冷,居然拿插子去给这些古油松抖雪。暴雨天,他们顾不得躲避,居然是检查古油松的支架护木。他们最担心的是这些古油松被压断压拆被蚀空镂空。他们像照顾真正的老人一般照顾这些古油松,付出了多少心血多么的汗水!他们默默地辛勤地工作在这里,虽然没有人知道,甚至没有什么人看到,可是他们长年耐住寂寞,抛家弃家,和这些古油松群相依为命。有时家中真正的老人病了他们都不能去照看,家中真正的孩子上学他们不能接送。可是却把全部心身都投在了这片珍贵的古油松林。于由游人少护古松投入大他们的生存常常难以为继,可是他们却坚守着热爱着,风雨不变,雷电不弯。不然你们今天来怎么能看到这么多的古油松群呢?唯有他们知道这片还不为人知的古油松林生命的价值。
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地方呀!居然有这么多的600岁的古松树、600岁的古松树在这里幽生幽长,更有这么多的守林人在这里幽生幽灭。
我忽然有种感叹:这些默默的与世无争的守林人员守护着这些古油松林,守候着如此幽静的风景。只是,这里仍然是稀落如寂地,荒凉如蛮荒。他们没有期待到多少游人的到来,他们的心里可是有悔有怨?
当人们在泰山的“前”山熙熙攘攘之后返回,这中也曾包括我,谁会想到这“后”山居然有这么多的人在默默地守护这片寂地这片寂林。而多少次风灾雪灾雹灾冰灾,没有人想到这“后”山到底在发生什么,更没有人想到,在这“后”山,有这么多人和这些古油松一起和大自然无声无息地博斗,在严酷的大自然环境中无声无息地抗争。这样的想心里又是那漫无边际的伤感。这可真是“山涧幽松独自生,野岭古树吾自长。”“不待何人山前来,只怪何人后山请。”
我们爬上“东尧观顶”体验了“无限风光在险峰”的意境,从一个高度腑看那些古油松林。
从后石坞回来后,后石坞的一切仿佛都隐遁了,唯在那古油松以各种各样的姿态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永生难以磨灭。
每到都市,我只想对每一位没有去过后石坞的人说:“后石坞,那些古油松,真是太美了!”
而每当我说完这句话时,我的神我的魂都“嗖”一声飞到遥远的后石坞和那些神秘古油松林纠缠到一起了。
而我没有说,我牵挂的还有那些自生自长默默无息默默期待仿佛已经坚守的一万年的守林人们。
第三 藏古墓的元君庙
这下面就是后石坞有名的元君庙。那里曾经香火很旺,至上世纪三十年代最后一代尼僧鸿远、鸿盛后则逐步败落,香火断了,房也塌了。最后一位尼僧死在那里几十年无人收尸。
一位当地陪同人员给我提供了一个神秘的线索:
“这下面就是后石坞有名的元君庙。那里曾经香火很旺,至上世纪三十年代最后一代尼僧鸿远、鸿盛后则逐步败落,香火断了,房也塌了。最后一位尼僧死在那里几十年无人收尸。后来那尸体身上的衣服血肉灰飞烟灭只剩一具骷髅。至93年到98年间,管委投资,元君庙才开始重新修缮。”
这个线索一下子唤起了我的好奇。我对这个元君庙有了特别兴趣:“那庙中供有什么神灵?”
“您上泰山碧霞寺拜过泰山奶奶吧?这个后石坞元君庙就是那个泰山奶奶修练之地!泰山奶奶也叫碧霞元君!”
泰山奶奶修练于这深山幽谷底浩浩森森深处的元君庙?这是更深一层的神秘。一时间我思悠悠情悠悠。
在碧霞寺拜泰山奶奶时,我就为华夏镇山之神不是泰山老爷而是泰山奶奶而惊奇,而浮想联翩!讲解员说:北方一般供的是泰山奶奶,南方一般供的是泰山老爷。泰山老爷就是岱庙的东岳大帝。而我生身之地大巴山瓦房店泰山庙中供的果真是泰山老爷。而供泰山奶奶的庙我还真没有听说过。这是不是说明:中华民族的雄性大气和泰山奶奶的阴柔大气阴阳交合形成茫茫宇宙大气?而华夏的大阳被泰山大阴托着稳着?应了阴阳大道?这是不是泰山被称作五岳之尊的理由?
我设想这泰山奶奶从前面看是一个神,从后面看是一个人。而在我的潜意识里,我的后石坞之行,就是从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角度去探索泰山奶奶的。
而一个女子之所以成为流芳千古的泰山奶奶,年轻时一定是一个美丽的女子。而一个美丽女子当附合从前面看和从后面看均美丽两个条件。而尤为以从后面看美丽这个条件更加有重要。而您设想一下,一个从正面看美丽的女子,从后面看背影婀娜多姿、摇曳生风,且一头卷曲的长发或是插着野花的大辫子,那么这个女子当是怎样的收魂摄魄?想想“回眸一望百媚生”“菀尔一笑风情万种”哪一个句子不是和背面看女人有关?而这所有的绝妙便都在于这个从后面看了。
我的心里有无数关于泰山奶奶的谜,:“这个泰山奶奶是不是某位堪破世事的皇太后?是不是某位被打入冷宫的皇后?是不是某位望破红尘的公主?是不是某位不愿卷入政治的嫔妃?是不是某位佛道儒名人的千金?是不是某位退隐江湖大官的令嫒?是不是某位名儒名道的后人?是不是某位江南名妓?” 我的眼前叠现着袅袅丽影楚楚背影。
我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我知道,佛道名人往往在人间也有一个重要身份。比如如来佛,比如太行山女神等等。
讲解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泰山奶奶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岱览》引《玉女卷》云:汉明帝时,西牛国孙宁府奉符县善士石守道妻金氏生女名玉叶,貌端而性颖,三岁解人伦,七岁辄闻法,尝礼西王母,十四岁,忽感母教欲入山,得曹仙人指,入天空山黄花洞修焉。”
我的心里充满了灵异:幽花灵草修练成精,这也是后石坞才有的传奇呢!只有心里有疑:这个泰山奶奶真的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待我今后慢慢探索。终于从石山松林中下来,出现了一条环山的路。沿了路转山,只见百丈巨崖壁忽然凹进,便看到后石坞元君庙了。这元君庙在百丈巨崖的阴影中。亭台楼阁间郁郁葱葱,亭台楼阁的地砖上笞绿草长,从许许多的地缝墙缝和百丈岩缝中泌出特别的深凉和清幽,真的显得很不一般。由于百丈巨崖的遮档我看到阳光透过森森一缕一缕地射过来,如同人间炊烟袅袅,又如同神地仙风袅袅。在这出世的宁静中萦绕怎样的大气场。心里惊呼“好一个‘幽微灵透地!无可奈何天’原来泰山奶奶就修练在这个绝壁下!”
正想细看,却听到好多人召呼我喝茶,说是上好的女儿茶。我回头一望,这才发现庙前有一个亭子古色古香,亭子前几张纳凉的茶桌围坐的全是我们笔会的人。我接过泰山管委会的人递过的茶杯喝了几口,这女儿茶果然是清爽宜人,渗人心肺。我禁不住喊出声:“好茶!好茶!”
我问:这茶为何叫女儿茶?是碧霞元君亲手种过的茶?是元君庙特产的茶?还是普通意思上少女采出的清明露水茶?
而在路对面,靠着路围有一张案子,上有墨有笔有铺开的宣纸,笔会的人正在提笔写字。艺术杂志社的作家陈建明即兴赋诗一首:“后生仙境泰山倚,石可补天根不移。坞峰松古万千态,好画绝笔赏唯一!”
昨天参观岱庙我写了:“盖遗岱庙兮而瓶失沧海,庙留千古兮而神经沧桑。”这第一句是指岱庙三件宝:“黄釉瓶、青花瓷、沉香木”中的黄釉瓶瓶身丢失瓶盖遗留;第二名指岱庙历经千年,这规模是宋代扩建的,但宋代的也没有了现存是清代的,历经历沧桑,但泰山老爷流芳千古。
昨天参观泰山前山我写了“古柏曲而宋塔直,铁庙真而朝松假”。刚才饮女儿茶时有句子从心里冒出:“女儿茶一千年芳香绵绵,矶子石一亿年石韵悠悠。”可是我没有去写。这次国门时报的华静请的是副刊部,其实我是记者部的,有点“不伦不类”,故而不想太出风头。
一会儿某某接受采访,大谈特谈。
我认真地听讲解员讲解:
“后石坞元君庙中明隆庆六年,也就是1572年,胙城大辅国将军朱睦木施创建。后在清顺治、康熙、乾隆年间皆有增修。开始为道教宙宇,后改尼庵,至今建筑佛道合一。明万历年间修寝宫楼时,这里纳尼近百,皆由庵主单道姑、单道雨姊妹二人统辖。至上世纪三十年代最后一代尼僧鸿远、鸿盛后则逐步败落。到建国前,大部分建筑顶部塌毁仅存残垣。”
“新建的元君庙分东西两院。西院有元君殿,为五脊硬山四柱七檩前出廊式建筑,内供宋代封号的天仙玉女碧霞元君明代铜像。西为西厢房。东为为弥勒亭,塑弥勒像于石质须弥座上,其后为黄花洞。东院有五音盘,吕祖洞,透天门、昊天上帝像、圣母寝宫楼、七真殿。”
“这个单道姑单道雨姊妹和碧霞元君是什么关系?碧霞元君在这个庙中是怎么修练的?”
讲解员回答不了我的提问,只好顾左右而言他:“是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那尊碧霞元君明代铜像只能说明她在此修练成仙。”我笑了笑,心里对这个碧霞元君更加好奇。
我虽然去过无数的名刹古寺,也不得不承认这元君庙历史特别古老,景色特别幽静,这元君庙和与泰山古老的文化积淀相映生辉特别神奇!
“这后石坞元君宙因谷而生幽,因木而显奥,因石而添秀,因古建筑而增神。古人在此以最简单的功能最质朴的造型以不伤大自然的骨肌毛发为原则体现了古人高度的审美和天人合一的情怀。”
从元君庙后面的百丈巨崖下,我们参观了两眼很普通的的泉。尽管讲解员把这两口井说得天花乱坠我还是没兴趣。
我跟着大家从元君庙左边进入一个套院我的眼睛一亮,院子有两个神秘的古墓。
这两个古墓前后错开,样子很精巧别致,看起来真是新奇独特,古色古香,带着一种类似印度或是什么国家的异国色彩。这是谁的墓?是那个成骷髅的的尼姑?是单道姑、单道雨姊妹二人?是最后一代尼僧鸿远、鸿盛?是泰山娘娘的墓?若真是泰山奶奶的墓,那后面一个墓中埋的是谁?我的心里惊异无比,撼动无比。
我做为中国石油报的记者常年行走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名胜古迹,见过各种的陵墓:新疆喀什的香妃墓,和田的妃子墓,河北东陵的皇后墓,青海的吐蕃大墓,宁夏的西夏大墓,西藏的布达拉宫、少林寺墓塔林,也算是“见多识广”,这样的形状这样精致这样奇怪的露天陵墓在这样荒凉之地我还真的没有见过。直感这两个古墓具有非常的价值。
听讲解员一讲果然如此:“这是元君、白猿两明代墓塔。” 我问:“元君和白猿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传承下来似是三对姐妹花?”讲解也答不上,只说:“这后石坞的元君墓为泰山奶奶在此修炼提供了最有力的佐证。这两个神秘的古墓中的内容是后石坞所有的谜中之谜。”
而元君在此修练又葬身在此,这样的寺院别说在内地,在西部也不多见。而这后石坞元君庙也因为这两座明代墓塔而更值一游。
这样好的一个景点居然藏在泰山后深山老林中这多年不为人所知,真是淡淡的遗憾加淡淡的伤感。
大伙儿选择离来了,可是我的心里还有一个谜:那个在元君庙死了多年无人收成为骷髅的道姑是谁?埋在哪里?
到泰山不游后石坞就如某些人终身不解风情一般.而所的神秘风情也都在这一个后石坞中了。
注:2006年9月,泰山管委会邀请全国各大报的副刊编辑记者游泰山后石坞景区。中国石油报毛竹在邀请之例。
于是就有了毛竹和经济日报初志英、人民文学出版社刘会军、工人日报赵亦东、国门时报华静、中国建材报张庆和、艺术杂志陈建明、《人生》杂志秦剑波、小品文选刊吴雪、劳动武报陈连明、中国绿色时报张宇、诗人朱小平、记者张秋涓、管委会主任刘慧、泰山博物馆馆长宋其涛、后石坞区长葛遵瑞等等雅士们美丽浪漫的后石坞之行。
毛竹以其朴实之笔真实记录了这次后石坞之行以享读者。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