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言快语>>逝者如斯                       

谜!包良荣临终时请求妻子谢焕慈寄什么?
发表时间:2007/4/20 22:41:48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谢焕慈     浏览次数: 2064
 
 
我想告诉您,正是包先生讲的竹子在我心里引起的灵感,使我回报社后才写了的散文《巴山夜雨》(请看我寄您的散文集《生命的隐衷》)。我虽然名叫竹子,可是因为很小离大巴山,离开爷爷曾经拥有两个大竹园,所以在四川竹子身边长大的包先生对竹子的细微描述在我的生命引起的撼动,你们可能想都想不到呢!这散文获得全国精短散文一等奖呢!

几天前,我接到一个电话,说她是谢焕慈,在北京希望能见到我。我想到了那张在云南身着孔雀服的美丽照片,就是谢焕慈寄给我的谢焕慈说,我夫临死前交待我,把照片寄给毛记者。而我心里,谢焕慈两口子从来就存在着:从来就不能忘记,永远都不需要想起。于是使有了我们的相见。我把相见地点安排在老石油部大楼。

席间,谢焕慈开心地着说往事:当年辽养去云南西双版纳期间,我晕车,在哪里吐,其中一个大庆人跑来给我玩笑:你还在这吐,你的夫和那个漂亮的毛记者聊得可开心了,你再吐,你的夫可能要携毛记者逃跑了!谢焕慈说:你再别说了,你再说我吐得更厉害了!而我奇怪,当年在车上,我感觉大庆人一个一个像岩石一般,不说话不玩笑,全然没有我平时随团去玩的灵动与快乐。谢焕慈说:哪里,他们在你面前一本正经,可是在背后可活跃了,开的玩笑大都和你有关。

我问谢焕慈:您还记得当年我们两都把“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的红豆项链买来戴在脖子上?我问谢焕慈:“你还记得,当时我穿上傣族人的桶裙让你看?”谢焕慈说:“记得,那裙子不是买的而是你买了布做的!你做了两条1”我想问谢焕慈:“还记得你提的透明浴包,上面全是好美丽好浪漫的大大小小心形图案?”可是我忍了,谢焕慈的夫已经于1999年去世,那些心会不会触她隐痛?

想想当年在车上,在一帮岩石一般沉重沉默压抑的大庆人中,天性浪漫自由野性的我压抑得喘不过气来。唯有来自贵州石油指挥部的包良荣,居然几句话,讲他童年和竹子相依为命的故事,引起我的强烈兴趣,且让我从此允许这两口子进入我的生命。可是那时,心的图案是浪漫,现在我再提起只能是漫无边际的伤感。

谢焕慈的出现,让我记住,那个疗养是1994年夏天,是我进石油后的第一次疗养。

谢焕慈说包良荣说了好几次,毛记者的照片照得不错,让我给你寄去,最后一次是包良荣知道自己得癌症后。

谢焕慈说包良荣从发现身上长癌到去世只几个月时间。当他知道自己生病后,居然还是那么幽默风趣,他说:“哈!我要离你们去了!到别一个世界去了!”

我想告诉您,正是包先生讲的竹子在我心里引起的灵感,使我回报社后才写了的散文《巴山夜雨》(请看我寄您的散文集《生命的隐衷》)。我虽然名叫竹子,可是因为很小离大巴山,离开爷爷曾经拥有两个大竹园,所以在四川竹子身边长大的包先生对竹子的细微描述在我的生命引起的撼动,你们可能想都想不到呢!这散文获得全国精短散文一等奖呢!
毛 竹 同志您好
94年月11月在昆明疗养院疗养期间,乘疗养院车我和爱人,还有您,包括大庆疗养院的同志共19人,我们一行人到西双版纳去玩,在那里您请我爱人给您照的几张照片,回贵阳加洗后,没有找到底片,听他讲好像还不止这两张,想找到以后再寄来,没有即时寄来请您愿谅!
今给您寄来已快九年整了,但也没有找到底片,仅只有唯有的两张。
我回忆在西双月刊版纳时,都是乘汽车,我晕车呕吐,也不想讲话和吃东西,没有问您姓名和情况,这是我大意的一件事情。
我爱人因患重病已经逝世了。他走时托咐我给您将两张照片寄来,并给我地址。不久,单位变化,我们滇黔桂石油局有50%的人失业在回家,人心不安,也就是这样,到今天才只好按他给的地址寄来,但愿您能收到。您安家了吗?代我向您全家问好!
我现在和两个儿子生活在一起,长子在滇黔桂石油单位现改为中石化南方勘探公司研究所贵州办事处搞开发工作,二儿子在滇黔桂昆明石油失业,回贵阳。我已退休,情况就这样,如有时间请来家作客我家     祝万事如意!
电话:0851—6753***我是和您同去西双版纳疗养的人 ,我叫谢焕慈。
我的先生是原贵州石油指挥部的包良荣。
2003 9 8
谢阿姨:您好
接到您的信,真的很感动,虽然偶尔还会想起西双版纳,想起那一位在车里给大伙介绍竹子…侃侃而谈的那个四川人,记得他身边有位晕车的女士。当时我被包先生灵气地描述竹子的语言深深吸引,因我的名字就叫竹子。而包先生观察竹子观察的那么细,形容的又那么生动,以致为成为常在耳畔回响的一种介绍竹子的语言。
我想告诉您,正是包先生讲的竹子在我心里引起的灵感,使我回报社后才写了的散文《巴山夜雨》(请看我寄您的散文集《生命的隐衷》)。我虽然名叫竹子,可是因为很小离大巴山,离开爷爷曾经拥有两个大竹园,所以在四川竹子身边长大的包先生对竹子的细微描述在我的生命引起的撼动,你们可能想都想不到呢!这散文获得全国精短散文一等奖呢!
您相信吧?有些语言是离开说话的主人后还独处被赋予生命了。因为它常常独立地在竹子耳畔响起。每在这时,我就会想起你们。记得您是一位庸容高贵的妇人,记得您手里提的小小洗脸包是透明心形小花的,很精致的一种,记得您和我都把那里“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的红豆项链挂在脖子上,走在昆明的植物园,感觉美极了。记得我做了两条当地姑娘穿的筒裙,第一个就请您看是否合身。记得那天我请你们给我拍照,是因为我穿上了当地好美丽好美丽的孔雀服,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位仙女一般,我感觉那一瞬间真是太难忘了。若不是您们为我拍照,我的“仙女照”就只是一个关于西双版纳的梦了--那天我没拿相机。
我一直在心里为你们祝福,你们可否感到?
我没有想到仅仅9年,那么优秀的包先生就离我们而去,我的心里是无限的遗憾。
我更没有想到9年后,这照片还能寄来,这真的让我特别感动,有泪水在心底,有泪花在睫毛,有泪雨在每一个天阴雨湿的时候。
特别是想到那优秀的包先生去世前还挂这小事,更让我的心里总有一种特别的不安。
愿包先生的在天之灵能够安息!
愿你们一家人多多保重!多多珍重!
再一次谢谢您!
     
祝好!
毛竹
2003 9 23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