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伙伴                       

林锡醇,藏在深山人不知的大诗人
发表时间:2007/4/21 13:49:00     文章来源:草稿正起,写作过程中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322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就因为引用了林惜醇的这两句诗:“识物宜粗不宜细,分明界处总朦胧。”小神奇便从那几千名应试者、几百名面试者的“招聘大考”中脱颖而出,从一个小县城的农村公社的团干部调到黑龙江省成为一名省报的记者。小神奇总说有机会还要去谢谢林惜醇呢!我说:“林惜醇就免了,还还是好好谢谢我这个‘红娘’吧!若没有我给您写信,您怎么会记住林惜醇老师的诗呢?您怎么能对杜耕古说出那么精彩的话呢?说不定呀现在还在东北元宝那嘎达当一个泥腿了团支书呢?不知后来提了没有。”

就因为引用了林惜醇的这两句诗:“识物宜粗不宜细,分明界处总朦胧。”小神奇便从那几千名应试者、几百名面试者的“招聘大考”中脱颖而出,从一个小县城的农村公社的团干部调到黑龙江省成为一名省报的记者。小神奇总说有机会还要去谢谢林惜醇呢!我说:“林惜醇就免了,还还是好好谢谢我这个‘红娘’吧!若没有我给您写信,您怎么会记住林惜醇老师的诗呢?您怎么能对杜耕古说出那么精彩的话呢?说不定呀现在还在东北元宝那嘎达当一个泥腿了团支书呢?不知后来提了没有。”

林惜醇似乎是北师大毕业的,是打成右派从北京来到青海的。

林惜醇也即林锡纯。林锡纯也即林惜纯。林惜纯也即林锡纯。后几个是他的笔名。林惜醇1935年生于河北省唐山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华诗词学会理士,西宁市作家协会主席。

林惜醇右派平反后成为西宁晚报的社长。

当年全国各省的几百万的右派反革命政治犯云集青海。青海光劳改农场就不下三十多个。而这些劳改犯多是全国各省中最有个性、最有才华、最有特点、最具反骨、最有能力的精英。完全可以说中国最优秀的人从历次政治运动中“脱颖而出”,云集到中国高地--青藏高原。而林惜醇就是这些人中的佼佼者。

林惜醇个子高挑,瘦骨隐现,书生义气,脱俗俊逸。看其形象,听其言语,观其举止,感其神韵,均带出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潇洒。感觉此君,就算是被隐藏在黄沙中一千年,掩埋在雪冰中一万年,只要某年某月某日有幸被启封,必定酒香扑鼻。不仅是在青海,就是在全中国,他也是一个中国海拔。一个全球华人中出类拔萃的文人!

林惜醇现在被称作家青海书法大家,和青海著名的书法家李海观、王云等齐名。

和林惜醇相识是给西宁晚报投稿。不是文字稿,而是歌《小雨》,他哼了一会儿,一下子就看上了。他让我重新抄写后拿来发表。我中学的老师陈宏听说后主动帮我抄写。那抄出的谱真是太漂亮了。我专程送去。我发现大书法家林惜醇老师的脸上出现了欣喜:歌写得不错!歌抄得也不错!不是你抄的吧?我坦白:不是!是我校的陈宏老师。他的父亲是国民党的高官,解放初逃跑台湾去了,他母亲带着他们哥姐几个,真是经历坎坷,九死一生。

后来,凡是我送去的歌,林惜醇都表现出极大的欣赏。《西宁晚报》开始发表了我的系列歌《森林之歌》《送别》等。每次让我回去抄写。陈宏老师总是主动帮我抄写。林惜醇老师对我的音乐创作给出很高的评价。

林惜醇对我的散文也是十分欣赏,亲自安排发表。我有时甚至感学林大师已经把年轻的我放在一个和“青海的中国名家们”平起平坐的位置上。

由于他对我的歌有如此高的评价,加上青海日报的赵伦、青海著名作曲家肖扬、青海广播电视台音乐部马主任--马主任甚至说:毛竹以后在中国出名了,会记得我们这些首批识别者吗?青海音协主席靳梧桐等的鼓励,于是,我就《小雨》斗胆参加了在北京、天津联合举办的全国《星海杯》音乐大奖赛。我果然获得了青海省唯一一个全国大奖。我是作曲奖,斯人是作词奖。当时诉评委有王立平、施光南、谷建芬、王付林等当代名家。王付林还把信写到了我所在的中学,说我有作曲方面的天才,让我受宠若惊。

接着西宁市征歌大赛,参赛几千首歌,有十多首进入决赛,我的歌居然占了七首,后来在全国也是我一参赛必得获,以致后来我能不敢不愿参赛了,我这不是剥夺太多人的获奖机会吗?可见青海音像界整体对我的欣赏到了什么程度。

我不能忘首先欣赏我的歌的几人中重要的一人林惜纯。

有一次我去林惜醇办公室,某编辑也在那儿,我们三人聊天。林惜醇谈到青海人民广播电台、青海电视台的某些播音员,说他们那些字念得不准,那些字念得不对,等等,如数家“珍”。林惜醇谈话时随意地引古论今, 潇洒地引经论典,文学造诣自然显露,才华修养汨汨流淌,大家风彩自然出露,让我叹服。

西宁晚报一个林惜醇,一个总编室主任苗冬青,都是从北京来的,两个人都是才华横溢,不时地为我们这些青海“阿门了”,引来了中国的大气场。

那时的刘晓庆挺火的,林惜醇对刘晓庆的言论言行提出种种“挑剔”,骨现一文人的“战斗性”与“打击力”,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有一次我去,林惜醇老师给我谈起了他自己写的诗:“识物宜粗不宜细,分明界处总朦胧。”并做了生动的解释:竹子你注意过大山与大山的接壤地方吗?那本是分界外,却往往大雾迷离,什么都看不清。我一下子就喜欢并记住了他的这两句诗。我私自判定,这是埋在民间失落青藏的伟大的“中国著名现代诗句”,是可能流芳千古的绝句。

有一次我给远在黑龙江的朋友小神奇写信,用上这了句诗。刚好那时小神奇参加完《松花江报》几千人参加的招骋考试。小神奇考试合格,从几千人中脱颖而出,需要面试,每个面试者社长杜耕古只给五分钟的时间。

面试时,简单对话后,小神奇发现杜耕古社长对自己还不特中意,正准备“怕丝”他。

小神奇急了,若被“怕丝”,他就得回黑龙江省元宝公社去当团委书记,那可是农村呀!那可是深山老林呀,再难有机会进哈尔滨这样的大城市了。有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回去脸上无光呀!再说小神奇上了黑龙江省委党校,已经从元宝公社出来,再想回去也没了回头路。小神奇便对社长杜耕古说了下面这样话:

“杜社长,我知道,您可能挺欣赏我的,因为我才华横溢,只是有点儿不满意,因为我有些不拘小节,但是那的确是属于小毛病。它掩盖不了我这个人身上的大才华大优点!有位著名诗人说了:‘识物宜粗不宜细,分明界处总朦胧’。就是说,您如看到一个来面试的人,总的感觉挺好的,但有些小地方您不太满意,那你就不要犹豫。因为识人要注重大感觉,而不要在乎小感觉。要在乎大满意,而不要在乎小不满意。注其神而忘其形嘛!太注意小的,您会无所适从;太注意小的,您会和优秀的人才擦肩而过;太注意小的,您会和真正的有个性的人才失之交臂。相信您一定会从众多的应骋者中选中我。因为我是所有应聘者中最让您难忘的一个!您若不把我从来应聘的人中千挑万选出来,您会后悔一辈子呀!我知道最后看中的人中,前几位中一定有我小神奇呀!”

 杜社长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全身倏忽之间聚集了精气神:“好小子!真的挺有才!谁赐你这么好的口才?只是您说的那位著名诗人是谁?”

 “林惜醇!那可是中国著名诗人呀!被打成右派,下放青海。”

  小神奇还不忘补充一句:“您连曾打成右派的中国大诗人林惜醇都不知道?”

  并不知道林惜醇是何人的杜耕古都有些蒙了:中国的大诗人中还有一个叫林惜醇的?我是不是太孤陋寡闻了?全国的著名诗人的名诗我多首都知道呀?杜耕古社长想问小神奇这个林惜醇是哪个朝代的诗人,怕露怯,忍了。

  就因为引用了林惜醇的这两句诗:“识物宜粗不宜细,分明界处总朦胧。”小神奇便从那几千名应试者、多少名面试者的“招聘大军”中脱颖而出,从一个小县城的农村公社的团干部调到黑龙江省成为一名省报的记者。小神奇总说有机会还要去谢谢林惜醇呢!我说:“林惜醇就免了,还还是好好谢谢我这个‘红娘’吧!若没有我给您写信,您怎么会记住林惜醇老师的诗呢?您怎么能对杜耕古说出那么精彩的话呢?说不定呀现在还在东北元宝那嘎达当一个泥腿子团支书呢?只是不知后来提了没有。”

  这些事情林惜醇老师到现在可能不知道呢。

  我和林惜醇远距离交往,但是总能听到别人讲起林惜醇的故事.

  有一次的我的西宁女文友对我说:林惜醇是一个很讲究生活情趣的人。他的妻子很漂亮很有气质很有内蕴,且显得很年轻。有一次一位从青海出来的全国著名男作家对我说:林惜醇的妻子漂亮不漂亮我不知道,但是,你要是有机会看一下林惜醇的小姨子,你就可能推想出林惜醇的妻子有多漂亮了!那小姨子真是太漂亮了!还有一位林惜醇的多年好友向我透露一个关于林惜醇家的秘密:林家的卧室一面墙上挂的像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妻子的油画,且是l像,类似西方油画。我当下就觉得林惜醇真的很神奇。

  有一次我回西宁向已经退休的林惜醇老师索字。代表我和我心爱的妹妹小米拉姐妹俩.

  不久我收到了林惜醇老师给我们姐妹俩寄来的两幅字,却是一模一样的两幅。都是刘禹锡的《潇湘神二首》:

  “湘水流,湘水流,九疑云雾至今愁。君问二妃何处所零陵?芳草露中秋。斑竹枝,斑竹枝,斑竹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明月时。”

   整个的诗是竖排的,如同秋天下来的斜斜细雨,竹与竹间水气饱满,杆与杆间雨意朦胧,字与字烟雾弥漫,划与划间气韵迷离。

行诗潇洒,行意飘逸。真是好字!整个诗没有用一个标点。

我的那一幅我拿回去珍藏了起了,我家那位看都没看过。我妹妹的那一幅就“惨”了,被她的那位看到了。她那位两手一提就叉在腰上:这个大诗人,这个大书法家,这个大社长,这个大主编,怎么能给你们姐儿俩题这首诗?怎么能够?他居然称你俩是“潇湘二妃”?大禹早逝去多少年了!真是“天下文人一律骚,最骚当属林惜醇”呀!惹得妹妹忍俊不禁。

而我心里清楚,林惜醇诗如其人。骨性敬至,品德仰至,才华叹止,风度叹止。在青海我还没有听说过林惜醇有过任何桃色绯闻呢。

   





林锡纯,(惜醇),1935年生于河北省唐山市。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青海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华诗词学会理士,西宁市作家协会主席。



(以下是林锡纯社长给毛竹姐妹赠的题字刘禹锡的《潇湘神二首)
湘水流
    湘水流
    九疑云雾至今愁
 
    君问二妃何处所零陵
    芳草露中秋
 
    斑竹枝
     斑竹枝
    斑竹痕点点寄相思
 
    楚客欲听瑶瑟怨
    潇湘深夜明月时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