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感觉名人                       

绛珠仙子陈晓旭,黛玉魂寄斯人!
发表时间:2007/5/17 20:05:51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竹子     浏览次数: 1764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姘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煞葬花人。独把花锄,偷溅泪,洒上空枝见血痕。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外有香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人的一生许多看以无意的行为,回过头来看却是在诠释这个人的命运。
这种诠释真的很神秘呢。
总的有一种感觉,一种很宿命的感觉,那就是红颜薄命的陈晓旭,林黛玉魂寄斯人。
可不是?一样的有飘逸的轻愁,飘逸的怨怅,飘逸的柔弱,飘逸的痴情,飘逸的纯情.
两个美女似乎都爱嫉妒,可是就连这个嫉妨都那那么相似,都带出一种飘逸的诗意。
可不是?一样的楚楚动人,一样的弱柳佛风,一样的灵心慧气,一样的有"那一低头的温柔"。
而看到这张照片。您是否感觉到陈晓旭身上那种收魂摄魄的美?
而林黛玉是林中木,陈晓旭不也是林中木?只是香木。据陈晓旭讲,当年她的母亲在十月怀胎时,曾梦到一位白发老人对她说:你会得一个女儿,你要给她起名“棻”。因为“棻”字在字典里查不到,母亲便给清晨出生的她起了“晓旭”这个名字。陈晓旭长大后听母亲说起此事,便找来各种版本的字典查这个字,最后终于在《辞海》里查到了,是“香木”的名字。
而林黛玉不是香木又是什么木?且一香就绵延了几百年。且历久弥新几首让历史上所有的佳丽都黯然失色 。
二十年来,悄然之中,林黛玉的形已和陈晓旭浑然一体血肉相连。以前看<红楼梦>小说,多少人心里便有多少个林黛玉,可是现在的中国人一提起曹公笔下的林妹妹,大多想起的却是陈晓旭。当然这和电视剧的深入人心有关。也和陈晓旭神似林黛玉有关,且与陈晓旭用生命来演绎林黛玉有关。
而林黛玉年轻便总是提到死。而陈晓旭也是年轻轻十八岁便轻轻地撞到死了。
"如果我死了/你是否失悼一些快乐/为了我,是否会让哀伤/在心灵上停留片刻/在灯火辉煌的舞会上/你是否感到孤独/在朋友的热烈交谈中/您是否会在角落中沉默/在甜梦索索的仲夏之夜/你是否会感到一丝寒意/在冬日雪花纷飞的清晨/你是否感觉到寂寞/当世人已将我名字淡忘的时候/你是否在会在心底/悄悄地为我唱一首/忧伤的歌"
当人们想起《红楼梦》中的诗句:“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这段红楼梦中对林黛玉的一段经典传神的描写,眼前马上会出现楚楚动人泪光盈盈珠露隐现的陈晓旭。林黛玉基本上已和屏幕上的陈晓旭韵合魂合神合了。
更人许多人震惊在这种感觉中:陈晓旭是在演绎大观园中那弱柳扶风娇花照水的林妹妹?还是在诠释她自己的命运?还是世界上真的有什么灵魂附体?
陈晓旭实际上一生只一部戏,梅表姐不算,因为给人的感觉是林妹妹跑到《家》《春》《秋》中去了,不伦不类。
有种直感,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绝对是有原型的。这个原型真的有一双“似颦非颦笼烟眉,似笑非笑含情目”。这个原型会写诗,且林黛玉的诗真的可能出自她之手。什么"质本洁来还洁去",什么"天尽头,何处有香丘",什么"花飞花落飞落天,红颜消去有谁怜。"真是似是她--那个原型写的。就算她不写诗,那么曹雪芹也是全放松地接了她的诗气,全放松地接了她的灵气,才写下这千古流芳的凄美诗句。这诗句是有性别的,那绝对是雌性的。而曹雪芹只是一个接气的人。
这便是<红楼梦>能穿越历史,林黛玉能深入人心的理由?
而陈晓旭,这个名字说明她出生在"旭"时,那就是阳光突破死气的那一瞬。传说中。那一瞬出生的女子是鬼是精是灵,是可能见鬼见魂见魄的,可能参悟天地神灵的。
而陈晓旭也迷糊了说自己能见鬼见魂见魄。有文章说:有一次陈晓旭感觉房间里有鬼,便说:"如果你们真的存大那就让灯闪一下吧!结果,就真的闪了一下。陈晓旭又说:"你们有什么事情要求,就就托梦给我吗。"那一晚陈晓旭梦见那些人说她们是园中的花草,渴得不行。陈晓旭第二去园中,果然看到花草干枯。陈晓旭忙给他们浇水,且从此把她们养得很好。这是陈晓旭遇鬼还是遇精?
这是红楼梦中林黛玉附体?还是林黛玉的原型伏体?还是陈晓旭走火放魔?
红楼梦中的林黛玉是绛珠仙草精变而成,投身女胎是为了还泪浇花润滋自己的宝哥哥。是陈晓旭跌入《红楼梦》不能自拔?还是陈晓旭痴迷林黛玉想和她套近乎?
林晓旭出演电视剧《红楼梦》是天意还是人意?似乎由于两个丽人儿太多的相似,那个林黛玉的原型,那个飘泊了几百年的丽人魂儿,便在一个大气场中,盯上了陈晓旭,并且一下子就附体了?
是林黛玉的原型对清净仁爱世界无限向往?还是陈晓旭对那个清静仁爱世界无限向往?人们已难分清。但是多少年后人们还会记得,有一位在长春万国兴隆寺剃度出家遁入空门的,法名妙真的,曾经来过,又匆匆离去。一如陈晓旭写的柳絮的小诗,香消玉殒似柳絮,红颜飘逝如柳烟。
而她的最后出家,也似乎是林黛玉的原型想做而没有做的。而后期出家的被称作严华居士的陈晓旭,每天从《无量寿经》中开始,从《地藏经》中入睡,这也是那个林黛玉的愿型想念而没有念的吗?可是她真的就能跳出三界处,飞出五行中吗?她还是被魔鬼缠住了不得脱身,不得真正走入,就如那个附体的林妹妹原型就在凡俗中,虽然曾是仙界的绛珠仙子,可是一但投身转世便不得脱俗,不能解脱。还完了珠泪,便只有到另一个世界去做仙姝?
抑或是陈晓旭直感自己的命运类似林黛玉,故而通过<红楼梦>来诠释自己的命运?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姘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煞葬花人。独把花锄,偷溅泪,洒上空枝见血痕。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外有香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姘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煞葬花人。独把花锄,偷溅泪,洒上空枝见血痕。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外有香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天尽头,何处有香丘?天尽头,何处有香丘?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而我们的一生许多看以无意的行为,回过头来看都是在诠释自己的命运。
这样的恰合并不是第一次,还有便是另一些扮演林黛玉的丽人,只要是演得像的,便仿佛被林黛玉原型附体?便均是红颜短命的怅魂。比如周旋,美人最后因为钱被关入疯人院,比如惨死的严风英居然自杀后还被人开肠破肚。有谁还敢演林黛玉?这个美丽的飘魂让粘上它,谁就会和林妹妹一般红颜薄命。
也就是陈晓旭走后世上还会出现林妹妹的,就如飞蝶扑火,生生不息,可是让人担心的是那个林妹的原型是不是还在丽人间游荡,寻找附体。可是就如花开花落,没有少女不愿出演林妹妹的,没有人不愿停在那个最美丽的瞬间。
绛珠仙子魂归离恨天已经几天了,当那一缕芳魂化成的一缕青烟袅袅湮散,缓缓魂归西方灵河岩上的三生石畔时,有多少人在感叹。
仿佛陈晓旭来到尘世,如柳絮飘花,只为林妹妹的原型几百年后现身一次,展示一次。又仿佛陈晓旭来到尘世,感觉到自己的命一如林妹妹,便全心身投入这个角色把自己的一生在那电视连续剧中展示一次。
一朝春残花渐落,便是红前面老死时。
这,真是很神奇呢!
神秘的大自然,神秘的宇宙真的是有太多的神秘,令人费解。
链接:
83年版的《红楼梦》承托了太多的历史厚重感与那个时代的记忆了。经历了十年之久的文化荒芜时期,人们极度需要经典文化来充盈自己空虚的内心;渡过了三千六百多个伤怀日、奈何天,大文豪们蕴酿着气势磅礴的力量丞待爆发。所以80年代初,央视推出的“四大名著”系列电视剧,可以说是汇聚众多大家智慧而成的一场及时雨,它们的效应是石破天惊的。而在四大名著中,又以《红楼梦》为翘首,当时央视不计人力、物力、财力从全国海选《红楼梦》的演员,再加上沈从文、周汝昌这些大文豪、红学家做艺术指导才上演了这么一出悲金悼玉的《红楼梦》。这些都是时代的结晶,是不可复制的经典!
1983年,18岁的陈晓旭就是在这样因缘际会的条件下,演绎了经典的林黛玉妹妹。她独特的气质迅速征服了全国观众,本来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林黛玉,但是陈晓旭的出现让所有人觉得自己心中的林黛玉就应该是这样子的,这就是陈晓旭版的林妹妹的魅力所在,是别人怎么学也学不来的。
林黛玉之后,陈晓旭的艺术之路没有走多久就中断了,转而经商,也成功了,但林妹妹却丝毫没有沾染商界的俗气。2003年,《红楼梦》剧组再聚首时,人们都惊喜地发现,经过二十年的风霜,陈晓旭依然还是那个清丽脱俗的林妹妹,岁月仿佛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2007年2月,陈晓旭再次走入观众的视线,这时的林妹妹已经身染绝症,但是并没有向外界透露半分,只是以光头素服示人让人感那个绛珠仙草早已魂归仙山了。
链接:
戏如人生
  可怜咏絮才难抵风霜剑
  “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这是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却也是观众心中的陈晓旭。两位女子,在不同的时空,却遭遇了如此相同的命运,红颜正娇,却病魔缠身,最终黯然离世。命运的巧合,似乎注定林黛玉和陈晓旭有着不解之缘,连陈晓旭自己都说:“我演林黛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林黛玉。”
她的一颦一笑,一痴一恨,才思敏捷,妙笔生花,无一让人为之心动。她的红颜薄命,最终泪尽而逝的悲惨结局更让人牵挂、扼腕和空叹。林黛玉这个丰满的人物满足了我们关于美的所有想象,那么哀怨、凄婉。黛玉与宝玉那一段爱情故事更是凄美绝伦。
  相似之一
擅长诗歌
  据悉,当时《红楼梦》选演时是非常严格的,陈晓旭正是因为其与黛玉十分神似的外形与个性才脱颖而出,更重要的是,她也喜欢诗歌。1985年,陈晓旭拿着一张照片,在照片背后写了一首自己创作的诗,去找导演毛遂自荐。因为外形和原著中描述的林黛玉相似,同时又擅长诗歌,最终陈晓旭得到了这个角色。当时她自信地说:“我就是林黛玉。如果我演其他角色,观众会觉得林黛玉在演另外一个女孩的角色。”
  相似之二
命运多舛
  演出的成功更是让人一下就感觉到,这就是黛玉。而随着林黛玉在荧屏上的谢幕,陈晓旭的人生也出现了不如意,演艺生涯基本结束,没再演戏的陈晓旭成了一个“北漂”,当拖着行李走在北京街头时,她感到过彷徨,萌生了出国的念头,但出国也不甚如意,被美国大使馆拒签,最后,只在德国待了3个月便打道回府……这种人生的不如意与黛玉的常常泣泪不谋而合。最后陈晓旭抛弃亿万财产皈依佛门这一点与黛玉的无视名利也如出一辙。
  专家解析
  “气质和性格的吻合多少让陈晓旭受到了林黛玉的影响。”昨日,红学专家胡胜这样解析陈晓旭。“不能说黛玉完全影响了陈晓旭,因为出演黛玉本身就说明陈晓旭身上有黛玉的影子,但是我们不能不说她们之间有种无形的东西在互相影响。”最后,胡胜总结,“应该是黛玉作为契机发掘出了陈晓旭身上的东西,而陈晓旭同样深化了黛玉的形象。”肖姗姗
键接:


《红楼》为什么要重拍,是因为它老了,被现今的年轻人视为不合时宜,跟不上潮流。《红楼》为什么要选秀,是因为她(他)们都老了,老到被世人遗忘,老到已不知当下社会流行的所谓时尚为何物。新的《红楼》被捧起来,而旧的《红楼》就注定要陪着中国综艺的旧有躯壳殉葬,新版本的宝黛一问世,这旧有的绝世红颜就死了。

陈晓旭死的很突然,原因就在于她对公众刻意隐瞒了病情,甚至早早在医生给出论断之前就已经对自己绝望。传言在这半年里,她的情绪很低落,并不配合治疗,有人说她这是一种轻生,而这癌不癌的,或许也就是一个在病检报告里做最后陈辞的虚幌子。据陈晓旭公司的一近人透露,在她发现自己患病之前,就有了散尽家财避世隐居的想法,后来,她果真如其所料做出了这惊天动地的大事。只可惜,佛祖没有庇护本已心灰意懒的她,上天继令其饱尝爱情之殇后继续剥夺着她的仅有,恰恰就在出家风波已偃旗息鼓风平浪静,而《红楼》选秀如火如荼地开办得轰轰烈烈之际,她撒手人寰,走了。

陈晓旭有着一个被世人视为成功的表象,既有财富,也拥有倾国倾城之美。她是一个时代的偶像,是多少男女心目中之美人典范,可就是这些光鲜的外表,却隐隐成为她精神生活中无法回避之魔障。她的前男友曾坦言,跟她在一起生活的日子无时不在体验压力,她去见朋友、去见商业合作伙伴,都会被其顾及。原因,只是她太成功了,走到哪都是异性追求的风向标。自己在周遭顿起流言蜚语,已无法走离她的明星光环之后,就觉得身心疲惫。为了自己,也为了她,就不得不草草分手。

美丽的女人,缘何就那么要强。男人总是向往,一个绝代佳人躲避在自己的安乐窝中,沦为自己眷养的宠物。她只能作为自己成功事业的战利品,作为自己独享的私产,却怎奈她在商界如鱼得水,一度令身边的男人都为之汗颜、为之羞惭呢。在她身边来来去去的几个男人,基本都是因同样的原因与其分开,他们不甘作为陈晓旭的附属,也承受不了身边美人与财富所日积月累的巨大精神负荷,用其中一人的话讲,就是:“她不说话不做事,也会把你逼疯的,除非你不是男人……”

我只见过陈晓旭一面,那还是在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的现场,在那次以《红楼》为题的大联欢开录的前前后后,陈晓旭一直都沉默寡言,与其他参与节目的早年伙伴很少交流,只在录制节目的间歇,她一个人站在幕布后的角落望着那些熟悉的人,不声不响地哭了。她曾说:“自己一辈子,或许也只有这么一个《红楼》值得回忆回忆,而就是这个《红楼》,也就代表了自己的一辈子,早早地就结束掉了自己的人生,带走了自己的魂魄。”与很多曾参与《红楼》创作的伙伴一样,二十年前的那段不平凡的经历,却一直都她闪烁着、回避着。旁人问她原因,她也不正面回答,只是说:“你没有经历过,你不知道那是怎样的美好,有怎样的痛苦。”

87版《红楼》期间,陈晓旭与很多剧组中的少男少女们一样,还都有着在演艺世界里打拼的梦想。但世事难循,多数人都在艺海浮沉了数年后,就偃旗息鼓,即便是连陈晓旭这样的红人,也不得不面对现实继而下海经商。“一辈子只有一个,而那一个就是《红楼》……”与她相同遭遇的姐妹,大多都有这样的想法。她们很多人在剧组常年累月的拍摄工作中,都有了自己第一次的爱、有了自己第一次的恨,几年间台前挥洒着自我的光彩,而幕后却遮掩掉了无数辛酸血泪。二十年后,陈晓旭曾坦言说自己很怕回顾那段岁月,自己也曾在剧组的关机晚会上与伙伴们相拥痛哭,那时侯,就以为自己与黛玉那脆弱的命一般,都将结束了。

还记得当陈晓旭与欧阳奋强再见的那一瞬,两人不约而同地回避了视线,那场面着实是很尴尬。他们台上台下都没有交流,话也没寒暄半句,只在相互躲避。但两人走下场的时分,却分明都落了泪,这其中滋味,或许也只有两人才能体会与解析吧。节目之后,编导曾问陈晓旭,说《红楼》要重拍了,问她会不会对其有所关注。陈晓旭说:“你说的不是《红楼》,《红楼》早已结束了,宝玉走了、黛玉死了,还能再拍出什么来呢?要拍,就等我们都死了再说吧……”

话虽激进,但不掩情殇。我们无法理解,那二十年前的记忆对她与她的伙伴而言,都代表着什么。只知道那个回忆已成为她们人生的烙印,不可侵害也不可亵渎。所以,当新的《红楼》选秀锣鼓喧阗地爆炒起来后,陈晓旭刻意躲开了媒体的追逐,在遭到京城某都市报记者的围追之后,居然会选择出走一个月,抛下公司全部业务不理不问,采取了极为消极的冷淡态度。圈中某无聊的娱乐活动人士曾打通她的电话,曾费尽口舌请她出山做新《红楼》选秀的评委,或让其与欧阳奋强联袂参与节目以增加炒作噱头。听到这里,陈晓旭可是摔了电话,据说那时已被逼急了的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关掉所有联络设备,把自己锁在房内痛哭。

选秀选到黛玉,媒体大肆报道并重新挖掘陈晓旭的只言片语时,她突然选择了出家作为回应。一时间,四外哗然,这一事件骤然登上了媒体头条,甚至被乾坤大挪移为新《红楼》选秀新炒作标题,生怕这事与《红楼》无干。而今,新《红楼》选秀接近尾声,陈晓旭的死讯突然袭来,媒体与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人再度将这个黑色的标题与《红楼》选秀牵连在一块儿,生怕陈晓旭这悄悄然的一死,夺走了《红楼》选秀的风头。

陈晓旭消极避世、散尽家财、隐瞒病情、不配合治疗,是她有意而为之,可以说是一步步有预划的实施下来。她求清净不成,惟剩求死的一条路,这个一步步登上死亡之塔的阶梯,恰恰就是中国娱乐风潮与媒体竞相的无良炒作而铸就的。娱乐从娱人到杀人,事实上就这么简单,今天,死掉了一代佳人陈晓旭,而明天,死掉的又将是哪个薄命的可怜人呢?

搜狐娱乐社区原创,转载请注名出处!
昨天下午,从17点20分起,久旱不雨的深圳突然乌云密布,东西两向先后下起了暴雨,电闪雷鸣,雨水如注。从我的办公室推窗而望,第一高楼“地王大厦”已经完全笼罩在黑幕之中,不见其影。

从近期天气预报看,这场雨水是必然的,入夏以来,深圳多时未有降雨记录了。而昨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一件特殊的事情正在深圳进行——“林妹妹”陈晓旭的遗体刚刚在这里火化,亲友们刚刚把她送走。

这场雨,难道是上天在为林妹妹送行?

对众多的深圳人来说,也许不会相信,陈晓旭就这样成为深圳的一个尊贵过客。

临下班之时,我的朋友、诗人乌沙来了个电话,约晚上坐一坐,“谈谈陈晓旭”。他是个“红迷”,也是“旭迷”。

乌沙为陈晓旭填了一阕凄婉的词,打印得工工整整。我们先向天为远行的“林妹妹”祭上一杯白酒,祝愿她一路顺风。

在感慨世事无常,生命短暂之余,我们的话题更多地从陈晓旭的《红楼梦》谈到过往的影视作品以及演艺圈,谈到陈晓旭留给人们的珍贵记忆。

在昨天下午陈晓旭的送别仪式上,深圳殡仪馆挂出的挽联是——“上品上生,慈悲遍国土,爱心满人间”。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