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感觉名人                       

西部飘来的歌
发表时间:2007/5/18 1:44:49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小亚洲     浏览次数: 1861
 
 
西部飘来的歌
发表时间:2005-11-6 22:55:17
文章作者:小亚洲 浏览次数:47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西部飘来的歌
    ——写在毛竹的新作出版之际
              小亚洲
真的没有想到我这样的人还能为别人作序,特别是为一位著名的女作家写序。
世上真的有许多令人费解的事:愈是你不想做的事情愈是叫你做,而且非做不可,无论你怎样躲,怎么逃,也会找到你,最终还是走不脱,逃不掉啊!
中国石油报社的著名女作家毛竹要出版新作,让我帮忙。我想,无非是帮她联系发布会,组织发行什么的,我便当下夸下海口:“刀山敢上火海敢闯。”毛竹是我的朋友,我是个非常重义之人。毛竹却让我为她的书写序,这不啻一声晴天霹雳吗?我当时就傻了。
不是我有意推托,更不是什么谦虚,我不是舞文弄墨之人,更谈不上是大手笔,读书写作也大都是凭自己的兴趣,偶尔读到高兴时手也痒痒的,便也要胡乱地写了起来,但写出来的东西是不能拿出来给人看的,更谈不上寄出发表了,更多的时候是自己欣赏的。虽说我也在一家报社从事文字记者工作,可写新闻稿同给作家写序是两码事的。
我原以为她是跟我开玩笑的,可毛竹却认定非让我写不可,而且还美其名曰说我有什么灵气、慧气和才气,直说得我真的有些飘飘然了,似乎当作家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仿佛大腕真的会在顷刻之间实现的,再看她一副认真的样子,特别是她眼睛中流露出那么一种信任,那么一种让你浑身上下顷刻间爆发出的激情和冲动,便也美滋滋地欣然应诺了下来。
当我真的坐下来提笔写的时候,方体会出人们常说的孩子好生文章难作的含义了。写些什么呢?写我读她的作品的体会?写她的文学创作之路?写她坎坷的人生?……我坐在写字桌前冥思苦想,心里却在叫苦不迭,那么多大手笔不用,却偏偏选中我这无名小卒。我又干嘛接受下来呢?亲爱的朋友,请别误解我,怀疑我的写作能力,好赖不计我也是一个记者,我真的真的好想为她写点什么。对于她、她的作品,我是钦佩加欣赏的,如同喜欢她的人一样热爱她的作品的。
我和她很熟,熟到我们各自的隐秘相互传递,认识她、了解她、敬佩她、欣赏她、热爱她是读她的作品开始的,可以说,我是从她的作品中读出她的人的。我之所以难言是因怕我笨拙的笔写出的东西“玷污”或“亵渎”了她。她的文笔很美,是真正意义上的美,宛如一株出水的芙蓉,被山泉山浸润过更显得娇美。
“黄昏的旷野,宽阔而寂寥,晚风抚拂着一丛丛淡雅的苇花。那绒绒的颀长的白色花序,迎看夕阳洒过来的桔黄光晕,在一柄柄长长的芦叶中幻化着、摇摆着、起伏着;那媚秀的身躯似在舞蹈,似在歌唱……
“借看风的力量,她缓缓地飘落下来,雪样洁白的身子被夕阳镀上了一层淡淡的桔黄色。她凭借最后一点气力,尽量伸了伸舒展的脖劲,尽量洒脱地扇了几下翅膀,收拢起来,用喙梳理那些在风的抚拂下爽起的羽毛,然后,艰难地迈进一个草丛中,缓缓战栗伏卧下身子。她太疲劳了,连听觉也变很迟钝,视觉也变得恍惚起来。她吃力的抬起头来,觉得空间的桔黄在渐渐消融,天边渐渐积起厚重的青色地平线上,夕阳似一盆燃烧的火,她感到随风而来的一阵阵炎热”《迷失在西部》
亲爱的朋友!哦!不论年轻的还是年长的朋友,看了上面的文字您不觉得美吗?你不为这心动,心颤,心悸,心震吗?不不!如果您只是停留在这层意识里,我敢说您太表面了。这是一颗“不畏的生命旅途却布满坎坷”的心的足迹;这是一颗靠信念支撑,有着顽强生命力,充满激情、充满活力的心声;这是一颗献身文学事业“虽九死其由未改”的初衷,她的作品中充满了对一切生命深深地眷恋和热爱,对大自然流逸出孩童般的天真,凄婉,灵透的文风中充盈着淡淡的哀愁,清新,锡永般的文学中融进了一个成熟女子浓浓地温馨、甜美和柔情。仿佛你不是在读她的生命的一个一个瞬间,顷刻之间你也宛如进入了她的生命空间,和她一起欢,一起乐,一起哭,一起哀……生命中所有的喜与恶,美与丑,真与假也在霎那间净化,纯澈了,一视见底。
她生于60年代初的“大巴山区的一个倾余的竹楼里”二十多年西部大山的圣水孕育了她的灵气,山里的泥土给予了她创作的才气,而她又用只有西部女性所特有的柔美在文学创作这条狭长拥挤的路上走出了自己的新天地。说句心里话,文学创作之路不是一条平坦的路,有多少人在这条路上“倒下了”终生不被世人所知,特别指出的是当今人们的观念的转变,金钱的欲望的无限膨胀,给文学创作路上投下了阴霾,又有多少人其中包括那些成名的大家丢下手中的笔和纸跳进了滚滚的商海之中,我听到许多的知名作家“归劝”道:现在干什么都行,就是别去当作家,费力不讨好。我也曾多次“警告”她丢下笔和纸“凭你的灵气、才气和慧气在哪行都能惊天动地”她不置否地淡淡的一笑,然后学是孜孜不倦的写下去,忘我地写下去……
毛竹曾不止一次地对我说,她要办一份杂志,这份杂志只有爱和淡淡的人生。她说,淡淡的人生才能活得悠远而有滋味,正如爱的人生才能赋予美好。她的作品激情之后是要你品味那淡淡的意味的。并且那淡淡的意味似乎你今生今世都走不出。是的,西部给予她的太多太多了,那里有她的歌,那里有她的情,那里有她的爱,那里有她的恨;那里有她不幸的童年,那里有她充满幻想的大学生活,那里有她初恋的美好,那里还有她不幸的辛酸。她的歌来自西部,她的爱来自西部,她的一切都来自西部,那是她的故土,那是她想丢那永远也丢不掉的故土;那是她想走出却今生今世也难也走出的乡愁,第一次明白了,总在我心头回荡的风琴声原来是故土的声音,那片风琴声索绕的高寒本地,原本是在回忆我那丢失很久很久的故土……使我走在那个扭曲的时代而没有失去人格;使我在经历种种磨难之后依旧保持对生命的挚爱。若不是生命中隐约看的风琴声,我定是走不出那如雪的冬季呢………当你也听到一阵阵风琴声时,那便是我想告诉人铁,我拨开匍伏的草竹觅寻失落的乡愁,我拨开丛生的竹影拣拾我丢失的故土,我追逐日中的丝竹弹响我久远的记忆……我就可以把它们献给所有的拥有故土也就拥有了真诚的朋友们了。
我知道,心中拥有的一切无论是爱还是恨,无论是甜蜜还是辛酸;无论曾经有过怎样的辉煌;也无论曾经经历多少次坎坷,都将作为生命长河中的一个个瞬间永存于我们记忆之中。有些人可能会开创事业证明自己的价值,有些人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中勤奋地工作来实现自我,竹子则用手中的笔和纸写出人生的绚丽和辉煌“任写真情与实境,任其湮没与流传”悄悄地告诉了年轻的朋友和行将告诉“一切先命于旅途中的探索者,追寻者”这就是她的缓和“淡淡的人生”她将继续写下去,用心,用血,用生命。
“风在吹,章在舞,沉重的青色越压越厚。她蜷缩着拌动的身子,把欲将滴泪的眼睛扑闪了几下,然后用力甩甩头,吃力地将头埋在翅膀下……
“那泽黛色草丛中一闪一闪的,当太阳没升起时,便永远是泪了;当太阳缓缓升起时,便是珍珠了,便是一片儿珍珠的海了……”
她从西部走来
“她从西部走来,给散文天地带来一股异样的风……“有人这样评价她的散文。
毛竹,又名东方竹子,因60年代出生在大巴山区一个倾斜的小竹楼而其名,父亲是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生,书卷气甚浓,凭着一腔热血和赤诚,自愿支边来到了青海,竹子也随父母亲走出狭长的大巴山,一头扑进旷达无垠的西北高原,从哑哑学语到大学毕业,在一家报社做编辑、当记者,她在那里生活了近30个年头,90年代初,她又单枪匹马东征,到祖国的腹地谋职。每每说起西部,她总是感慨万端………
西部,那是一方圣洁的山水,且总有一阵隐隐约约的旋律出没其间,于是便有了竹子的B型血,于是便有了手风琴自西部传来的诗的意境,于是便有了她的散文人生。
竹子的父亲是越教越瘦的教授,这倒不是因为他的生活为何窘迫,而是医学再发达也改变不了的遗传基因,母亲世界上最好最纯朴最善良的人。一天,竹子对她说;“要是今日出门能拣上几万元钱就好了!”母亲就惊恐地大喊:“哎呀,这女子啥时堕落到这一步了呀!可是不敢哟!”竹子的姐妹均与父亲为伍,做了教书先生,唯一的小弟,正在师大艺术系,是父亲的准接班人。竹子原本也要做“教授”的,因喜创作了改行但仍很“瘦”。
80年代初,竹子毕业于青海民族学院,攻读数学专业,为理学士,她爱好广泛,多才多艺,是一个具有创造力与毁灭力,被灵性悟性慧性赋予了生命的女子。她发表过数学论文,能填词作曲,文学作品首几次在大赛中获奖。
竹子与养育她的西部结下了不解之缘,一提起她的作品,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想起西部,在她的笔下,那西部的日月山、青海湖、高寒草原,都被格外地赋予了生命,是西部给了她创作的灵感与激情。
竹子生活的西宁市,宗教色彩很浓,在晚上常常听到从寺里传出那男人浑厚的声音,似在祈祷更似在诵经,然而对竹 有诱惑力的却是从南山、北山、旷野上隐隐传来的花儿:
原吗了啦哩了苗灵罗(一种牧草),苗灵罗有什么错?哥哥你走到黄沙滩,沙滩有什么好的?
那花儿的缠绵哀怨在夜空中久久萦绕,似一个又一个不断扩散的磁场,拼命地吸引站她。她感觉自己像坠入一个上帝的诱惑与呼唤的氛围中,而那些高鼻梁深眼窝的黑衣老人,那些游牧民的羊皮夜帐篷及穆斯林的开斋节、闭斋节……给这种诱惑与呼唤更增加了神秘的气息。
60年代末,父亲受尽磨难,母亲也被下放到青海民和脑山区一个极贫困的山村。
民和属回族土族自治县,但除回族土族外,还有汉族和藏族。
那些日子,竹子总跟着背背斗的山里人向村里走,跌跌撞撞在崎岖山道上,她头脑里迷乱的很,恍惚又被母亲拉着去拜见族里的一尊石神,朦胧中那石雕的形象似是一位女性,坐在一个石莲上,服饰非汉非土非回非藏。竹子脚下的小径两边一会是土葬的巨大石唇般坟丘,一会儿是水葬祭祀台,一会儿是火葬的土馍头窑,一会儿是天葬台边的马尼堆。不时有野兔从脚前跑过,不时有天葬台的神鹰在头顶盘旋,不时有荒坟中传出似是鬼哭狼嚎的长啸……她越走越混沌,越走越迷茫,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一种探索生命终极奥秘的欲望在她的血管中冲撞,而这种冲撞总带着一种属于大山的激情与气势,似乎是另一种神灵的力量在驱使着她。
竹子生活在多民族环境中,许多民族交织在一起的许多传统故事、风土人情、服饰文化,那会儿她虽没想到创作,但却占有了许多故事,而且,故事一从她的嘴里讲出文学味就十足,加上抑扬顿挫,就变得十分娓娓动听,因此,她走到那里,都是一帮孩子围了来听她的故事,这些孩子是她的第一批读者群。直到有人正式警告她,这是传播小资产阶级思想,再讲就要被打成小反革命,竹子才停止了讲故事的生涯。但从此,她也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民和脑山区给她影响最深的是与她的伙伴们徒步到百里以外的地方看黄河,这群从小就听老师讲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摇篮和历史文明的发祥地,可到底不知道黄河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她们怀着极高的兴趣走啊走,只听见黄河水响惊天动地,却总也走不到,总听见有人在唱花儿却总也看不见人:
黄河度过了一辈子,浪尖上摆筏子哩,我双手摇起浆杆子,像鹞子,半天里飞旋着哩……
她们走的实在太累了,这些从没出过远门的小孩子,思想上没有准备,没带干粮,没带水壶,她们又饥又渴,实在走不动了,但一听到喝花儿,精神顿时就来了,这天她们虽然没有见到黄河,但却学会了唱花儿,这使她以及成为学校文艺宣传队的骨干,文艺宣传队的骨干,才使她成为高中的一名学生,这些都使始料未及。因为她的家庭,高中那神圣殿堂的大门不会向她洞开,竹子常道:“我的少女时代是一片走不出的雨季”
中学毕业后,竹子到互助土族自治县上山下乡,在那近乎于原始的生存状态中,竹子却一次次被生命的美所震撼。
冬闲时,竹子与村民们到深山里修水库,山洪几十米深的水库基坑冲成一个淤泥坑,村民们决战般地没明没夜拼命拉淤泥。被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精神力量所鼓舞,竹子有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创作欲望和激情。她永远忘不了当下写的类似顺口溜般的诗:“钢肩拉车迎黎明,银锨挥舞送群星,晚风阵阵擦热汗,炎日暴晒练红心……听到自己的作品在工地广播中反复朗诵,她心中第一次有了想当作家的愿望,她心旷神怡地望着那远远巨大冰川“V”形槽谷、冰斗,感觉冰缘地貌中的石柱、泥流,自己也变得神圣起来。
使竹子尤其兴奋的时刻是收工后在圆圆的打麦场上土族人的舞会,那些村民们没有一个识谱,胡琴却拉得一个比一个棒,一次她与村民们去山里赶土族人的“纳纯会”青年男女对花儿,互相追逐,那当面鼓,对面锣,喝的都是平时不敢在庄户里老人面前唱,只能在山时唱的拔草令,还有好花令,保安令,白牡丹令……在竹子看来,这才是正示的地道的野花儿,那种浓厚的乡土气息,那种纯朴炽热的爱情,不身临其境是体会不到的,在这样的氛围里,竹子觉得那花儿火辣辣地从眼前吹过,吹得人的皮肤麻麻的,吹得人的心烫烫的。在这样汇聚起的激情里,她感到黄土山都被烧成了大海,汹涌澎湃,而自己像在一个小小的摇篮之中被花儿的波、花儿的浪,摇晃着,孕育着……
竹子终身都不会忘记:“纳纯会”上相互追逐的青年男女居然踩平了9亩大豆地……
如果说西部是竹子艺术的摇篮曲;如果说西部赋予了竹子的灵性与悟性,那么花儿在她的个性之中,注入了前所未有的创造力与毁灭力。
西部在竹子的心中已不是纯地理位置上的西部,而是生命意义上的西部。她在默默地开发着自己生命中的处女地,那些新开发出的土地闪烁着极光,常带给人一种全新的诱惑与感受,那些土地上风、雪、雨、雹等天气交替变幻出现,这种西部特有的天气,应了竹子的多愁善感。
如今在外独闯世界的竹子,疲惫之极时,唯有扑入西部,体力才能渐渐恢复,灵性才能慢慢敛聚起来。
竹子已经从西部走出,但她仍然痴恋着西部,正了她的书名,她真的〈迷失在西部〉。
用透明的笔触书写透明的情感
毛竹的散文集〈迷失在西部〉再版
本报讯   青年女作家毛竹的散文集
  〈迷失在西部〉近日再版,该书是作家把自己坎坷经历中珍珠一般形成的生命体验悄悄地告诉那些生活中的迷惘彷徨者,还有生命旅途中的探索者、追求者。出版后曾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受到了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少年朋友的喜爱。
毛竹60年代初出生于大巴山区一个倾斜的竹楼里,随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毕业的父亲在青海“支边”二十余年。她常说自己与西部的缘分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血缘”,毛竹现受聘于中国石油报,是中国文坛近几年崛起的女作家。据了解,去年她写的以深圳原野服停牌下市为背景的34万字散文体小说〈透明的性感〉,中国文联出版公司首开了出版史上贴防伪商标的先河,由于该书第一次真正闯入了“性”这个古老而又讳莫如深的生命禁区,真实而又严肃地探索了“性”的深遂内含,因而走红书市,全国二十多家报刊都以“严肃文学再一次加归,青年女作家毛竹的书走红市场为题发了消息,评论和专访。西安电影制片厂已约入将其搬上银屏的计划。
毛竹的文风凄婉、灵透,淡淡地哀愁中蕴含站浓浓的诗意,她所珍视的随缘“但写真情与实境,任其湮没与流传”又为她的作品笼罩了一层神秘的色彩,恍惚一种说不清的乡愁。毛竹在大学学的是数学,她自喻学数学的人思维空间开拓大,而且不“食人间烟火,带站一往无前的创造力与毁灭力”,创造出属于这个时代的精神产品,而文学创的价值也正基于此。她首先获全国奖的不是文学作品而是音乐作品,毛竹的音乐天赋使她的作品极赋灵感,似山间的小溪,总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清新与冲动,她说:“音乐是文学的灵魂,文学是音乐的诠释。在音乐创作中,文学是我飘泊的灵魂苦苦觅寻的故土。”
走入毛竹的散布文中,您可经历一次神奇的西部之旅,感悟世界第三极的梵天净土,荒野蜃气;您会看到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奇观,柴达木盆地盐湖中盐衣的神秘莫测,大漠里海市蜃楼的真实内含;与人捉迷藏的蘑菇、追太阳的野花,可可西里无人区海子中结成大包冲入季节河溯流而上产卵裂尻鱼;土族之乡那些守城的“坟”,那些在深山火化的馒头窑烟火中出没的“鬼”挣扎的“魂”。这就是《迷失在西部》带给读者的“一般异样的风”。(亚洲)
严肃文学几经彷徨走出低谷
〈透明的性感〉一书迅速占领全国图书市场
中国文联出版公司首开出版史上启用防伪商标先河
本报讯(记者亚洲)青年女作家毛竹(东方竹子)的长篇散文体小说〈透明的性感〉一书,今年7月由于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出版发行后,已迅速进入全国图书市场,许多文学界的专家称,该书是多年来我国严肃文学几经彷徨,终于走出低谷的标志,是对我国目前图书市场黄色文学泛滥的一次强有力冲击,也是严肃文学如何在经济大潮中再跃潮头的一次成功范例。据了解,该书已经在全国图书市场产生了强烈的震撼,受到了读者的喜爱。再版2万册该书全部贴上了防伪商标,开了我国出版史上启用防伪商标的先河。
这部三十四万多字的长篇散文体小说讲述的是一位来自西部的纯情少女,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独闯深圳的真实感受。它是讲深圳股市上发生的真实事件为背景,描写了一个大股份公司的风雨沉浮。该书为“散文体小说”在小说的大构架中认抒情散布文的单调向人们展示了西部少女被唤醒的生命中“本我”的美丽;同时又召示出深圳人复杂而又独特的内心世界,体现了深圳特区像中国的“本我”一般焕发出的青春魅力。读来使人如沐春风,如饮醇酒,如啜甘露,宛如在一个豪华舞厅里摆放着华尔滋舞曲,感受站大自然舒缓的旋律与原始的美丽;犹如在“一片钢筋水泥的丛林中”,蓝色的天幕上演示着一个少女生命中的一层层蓝色的变幻与变幻中蓝色的奥秘。
文学,本应是一座庄严而又神圣的殿堂。在我们拥有上千年灿烂文化的国度里,谈“性”色变几乎成为一种定式,而代表看高雅艺术的文学领域更是被裹得严严实实。可是,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我国的图书市场“黄烟”四起。多年来,“黄色文学”被公认通俗文学认“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占据看文学的圣殿,严肃文学〈纯文学〉曾几何时被“挤”到了无人问津的角落里“哭泣”,多少从事严肃文学创作的名家为了“市场效应”而放弃了“文学”,一味通保“市场经济”,“性文学”“愚文学”等一浪高过一浪,以致形成了“沙漠文化”迫使文学界的一些专家发出了“救救文学”“不能再回避这片领地”的呐喊。
如果说前一个时期,一些污七八槽的黄色文学亵渎了“性”这个原本神圣的字眼的话,该书却注重的是心态的描写。它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以一种创新式的道德观从本质上诠释了“丑”,并展示了“丑”的本源与内涵,进而突破了丑,使人灯生命中最阴暗,最本质的角落透进了几缕阳光;使人类被压抑在“地狱”中的真正飘泊的自己找到了精神的家园真正使无数的灵魂得到慰藉,正如这个时代的人,真正飘泊的是精神,是精神的“吉卜赛部落”。从而该书将生命的美丽还给了生命,将性感的透明还给了性感,既具有严肃文学的精骨,又不失通欲文学的可读性,是真正贴近于生活,健康向上,体现时代风貌,充满“情味”“人味”的佳作,文学界的专家称该书写作手法之新,创作构思之奇、可读性之强又不失严肃文学之标准,最近年来少有的,可以称之为严肃文学的又一回归途径,因此,该书受到了读者的喜爱,被许多出版商看好。
中国文联出版公司正是抓住了这一契机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使命感引导图书市场向健康、向上又不失市场效应的方向发展,“抢救”我们的严肃文学,减速“沙漠文化”的漫延,采取了以“毒”攻毒和超常规的工作方式,仅用了3、4个月的时间就隆重地推出了我国出版史上首次启用防伪商标的该书,据悉,目前首都的部分书店,书摊该书已经脱销。
一位厂长的内心独白
甄厂长口述,毛竹记录整理 采访地点青海山沟某国企
我总有一种不安全感,最担心的还是我的三个孩子。我很想去学学跳舞,随便到谁家串串门……可是考虑再三还是不去为好。唉!奋斗中有几多失落啊!——题记。
小A公开声扬;“我出了监狱要用刀子把厂长捅了,反正我不怕死……”;小B说:“不就是厂里损失几万吗?钱是国家的又不是他家的,他竟敢开除我,早晚我要用炸药把厂长的老婆孩子炸死!”
昨晚又有人用大便在我家门上写了“你小心点!”威胁我……表面上我处之泰然,稳稳地用双肩挑起全厂的担子,而且98%的干部工人对我的理解和他们的干劲对我是默大的慰藉,可是心灵深处总有那么一种陷痛,那么一种无形的恐惧,现在厂长被杀的不是一两个,我最担心的还是我的几个孩子,那种看不见的压力似要使人崩溃一般实行厂长负责制后,我加强了人的工作,可一年平均仍有40——50人受处分(包括超计划生育的),4——5人被送进监狱(合占全厂职工2%)这些人中的许多人公开声称要报复,常有人闯入我家骂娘,我为社会做工作,整日都在想着为企业做贡献,但自身权益没有保障,人生没有安全感,这让我们怎样全力投入工作?我得好好想想,怎样进一步把人的工作做好,便更希望国家能来采取些措施,使我们厂长摆脱这种困扰。
小C工作很突出:我很想给他长工资,可是我不敢,人们平均愤了,长工资也得吃气;“社会主义大锅饭”,表现好的人长了工资就会被人孤立起来,他自己干不好不说,别人也没了积极性。这使我不能更好调动人的主观能动性。
企业办社会的现象使我不能把主要精力用来抓生产,有许多问题——独身楼制度执行问题。40——50岁职工离婚率大幅度增长率高等问题是我们厂长最为棘手的问题。现在沿海一些城市社会办企业,第三产业搞的好,社会福利搞的好,厂长可以将主要精力用来抓生产,这是一个社会问题。
厂长任期目标责任制我签字,同时上同保证承包的原材料,电国家也必须保证!现在上面做不到,现在企业三角拖欠款现象十分严重,资金十分紧张,买原料的钱都没有,这让我厂怎么发展生产?总得有个“真正有效的法”切实解决这个问题,再就是原材料涨得这么快怎么办?我是随时都准备下台的,可讲心里话我还真想多当几年干出啥名堂。
市场我们企业吃不准,虽然专门派许多人调查市场,我也亲自去,从多方面掌握了一些信息,但心中仍没底,多想国家多下些指导性计划,多引导一下我们这个企业。
企业太复杂,许多单位都可以约束我们,各方“神仙”我们都得好好招待,一年最少耗费20多万元。可是能说我们这层腐败了吗?现已形成的这种社会风气,个人是无法扭转的,不这样办,企业更加难以维持。
现在办企业太难,而这个最难的还是人的关系的处理,企业管理的中心成了人的管理。
明天厂里举办舞会,我很想去学学,不光是喜欢听音乐,为企业搞社交也用得着。但考虑再三还是不去为好。我们厂的几位厂长都不会跳舞,事事处处都得注意影响。上次D副厂长(已调走)不就是破天荒地与一位女工多跳了几圈舞,厂里的议论就纷至沓来,“谎言喊一千遍便成了真理”。写匿名信第一封上级不信,第二封呢?第十封信呢?结果停职检查三个月,做为头儿,总得考虑细致,不然工作中会有人挡道,有几个人挡道事就不好办。
唉!总觉得很压抑。
奋斗中有几多失落啊!看了年轻伴侣周末去河边悠悠散步,我也想同爱人一同轻轻松松地去河边散步,体会一下生活的乐趣,却从没有去过,总是被厂事、家事所缠绕,多少年了,这成了一个很大的遗憾。
因为我是一个厂长,我便不能与人正常交往,随便到谁家串门,领导家坐坐,便有人讲“厂长和他家关系好,这次长工资就是……”等等,不是我一个人有这种顾虑,我们这些厂长都是有的。在这世界上活着谁不怕舆论?舆论是可载舟也可以覆舟的。我现在台球、麻将等一样不会玩。
还有一个问题,我可是对谁也不曾透露过。我大学毕业从在城市来到这山沟沟快三十年了,我的青春是献给这山沟沟了,可是老了归宿问题又不得不考虑,身体越来越差了,儿女呢?总不能一辈子呆在这山沟里,领导对我的将来是否有所安排?我还想再干它七、八年,说实话这个厂已是我生命的主要组成部分,怎能不梦绕魂系呢?可是若国家没有安排我便不得不放弃下期任职去觅寻一个归宿,再老就没人要了,总得有一片“落叶归根”的土地呵!
为伊消得人憔悴
江汉油田盐化工厂陈镇书记口述 毛竹记录整理 采访地点江汉油田
陈镇书记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委以特别重任并专门送出去学习现已成为江汉盐化工厂情报资料室与中心化验室骨干力量的两名大学生居然同时请了长期病假。他带上全厂职工的礼物与问候专程去看望这两大学生,不想两个人好好的。原来是他们经不起高薪诱惑另受聘厂家。陈镇书记苦口婆心地劝他俩。这俩人满脸羞愧,流了泪自责;“我们忘恩负义!连起码的做人的道德都没有!”之后,都说要去上厕所,就“黄鹤一去不复返,此地空余黄鹤楼”。
久等的陈镇书记终于拍案而起“男子汉大丈夫偷偷摸摸地走,像贼,真要走也给我老陈说明了再走嘛!真他妈的不是人真他妈的不要脸真他妈的没教养真他妈的没品味……!”男儿有泪不轻弹,可这回陈镇书记却怎么也控制不住心头的泪水,这事对他刺激太大了。“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被自己所信任的人所欺骗”
怒气过后,陈镇书记陷入了沉思。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们的商品经济观念增强了,竞争意识逐渐增强,人才也成为一种抢手的“商品”,怎样“生产”与“使用”这种“商品”,使他们人尽其才,使企业向前发展,这是改革这个特殊时代摆在我们政工管理人员面前的一大难题。谁说这不是科技进步的一大内容呢?邓小平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对中国前途和命运的重大意义不亚于毛泽东当年确立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谁能说它不是创造性的科学论断呢?
政治思想工作为经济发展服务这是大势所趋。对于培养人才看来这“服务”也不能像过去单向“服务”。就如日本的政府机构如一个大商店,需要交付一定的资金式签定一个具有法律意义的合同。才能得到某种“服务”,不能因为这钱是国家的就有人钻空子。看来这新时期做思想政治工作不仅仅靠感情投资,这门科学创造出的财富是无法衡量的。
可是怎样建立更加合理的政治管理体系?
陈镇书记与顾汀捷厂长等人共同探讨着,苦苦思考着。
陈镇书记不能忘记:1989年11月,他们一行8人出国考察,他们看到瑞士仅利用自己本土发现的一个小小盐矿与从奥地利萨尔斯堡“偷弄”来的一点原油建成自己唯一一家像样的工厂,并很快使自己与萨尔斯堡并驾齐驱。
而江汉油田卤水储量超过101亿立方米,原油现成的。这种对比是一种强刺激。
回国后,他们站在江汉辽阔富饶的土地上感到一种羞愧感:“我们搞油的人真是太糊涂,不把江汉的“萨尔斯堡”搞上去我们谁都有愧,要迅速从地下抱出一个金娃娃。”
前不久兄弟厂家来参观都惊叹盐化总厂的基建速度;“太快了!”“奇迹!”可陈镇几位心中却大喊“什么太快?太慢了!盐化总厂到2000年产品将达100个,产值将达15亿,将成为我国最大的盐化工行业、最大的卤碱企业。预计年底投产。投产后一天的产值就是十几万,江汉人的出路只有以盐代油,眼都快望穿了,还快?”
一股血呼呼地冲上头顶,陈镇书记的头都轰轰变大了。
原以为总厂的原料不成问题、市场不成问题,能否成功取决于上级五大部领导的理解和支持(五个分厂属于五个部:矿山采掘地质部、盐硝属轻工业部、氯碱属无机化工部、漂粉粉精属精细化工部、热电属能源部)——“产品”就要“生”出来了,准生证还没拿到,现在可好?技术力量也成了问题。
陈镇考虑自己思考出的“投入”与“产出”挂钩的理论,这对于人才的培养与使用是否也成立?他考虑自己思考出的“上项目”不要国家计委插手而能过“方向税”使之日趋合理的理论对于培养谁是否也成立……企业生产可实行“三包一挂”复合指标考核的承包经济责任制等,可人才的培养与使用方面呢职工的思想政治工作方面呢?……
陈镇辗转反侧。
想想日夜辛苦的顾厂长,邓老总,想想那些日夜辛苦的职工们,想想那两位大学生丢下的摊子,陈镇实在无法释然,只觉得肩上担子好沉呀!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陈镇想用这句话来形容他们这一帮走在将盐化工与无机化相结合路子上的江汉人。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