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言快语>>逝者如斯                       

张春洲伯伯走好
发表时间:2007/6/12 3:52:49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1779
 
 

张春洲伯伯是和爸爸一起离家出走的美少年之一。

张春洲和我爸爸是紫阳中学的校友。张春洲和我爸爸的二哥毛高圆是同班同学。

张伯伯来自洞河张家院子。张家院子在洞河很出名。他的二伯就是陕西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张宝麟。当年陕西有一说,“三张保一陈---陕西省省长陈叔藩”。张宝麟就是其中一张。惜墨如金的《紫阳县志》用了好几大篇来介绍张宝麟。可见张家在紫阳县的重要地位。

他和我爸爸一起在青海民和享堂五十五师部队呆到五十年代末,转业后被分到一所学校被打成右派,回到家乡紫阳。

文革时张家院子死的人比毛和兴老商号的还多。而张伯伯也是死里逃生。

在紫阳后张伯伯被紫阳历次政治运动的对大巴深山的毁灭力所撼动。他出于一种历史责任感参与收集了大量的民间历史。他记的日记就有一小箱子。他去世后,竹子曾想索要那一箱子日记,但是没有好意思说出口。

张伯伯写信给竹子,其中有这样的诗句形容高滩毛家:“家学滋味久,诗意渊源长。”

那一年竹子到紫阳,住在张伯伯家,张伯伯侃侃而谈。原来张伯伯不仅参与了紫阳县志的编写,而且还出了若干本的补充紫阳县志。

当时他的太太眼眼已瞎,可是举止微风,心有灵犀。他太太虽然看不见,可是却是问得那么亲切到位,问候竹子家人如同问候自家人一般,让竹子深深感动。

竹子总觉伯母虽然瞎了,可是却什么都能看见。她是在用全心身的细胞来感悟着周围的一切人一切事吗?她的每一个细胞幽微洞亮是不是也能看到这个冥微的世界?

这样的想,竹子的心里对张春洲伯伯,对拍母,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依恋。

什么故乡什么叫亲友,也只有在这一类人的气场中我才能特别地感到。

安息吧!我尊敬的张春伯伯!您奋斗一生也累了,该歇歇了。相信您的战友女儿会尽力把您末竞的事情做好。请相信她!星光会照耀您在另一个世界!月光会引导你在另一个世界!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