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言快语>>逝者如斯                       

焦力人部长深藏在心里的隐痛
发表时间:2007/6/21 18:40:35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雁落枫林     浏览次数: 3635
 
 

原来,不久前,由于焦部长一心投入工作,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女儿,结果女儿一家三口........

原来,不久前,由于焦部长一心投入工作,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女儿,结果女儿一家三口........

认识焦部长是那时毛竹刚调到中国石油报副刊。文艺部的主任王世伟派毛竹到廊坊参加中国石油投资几百万元的电视剧连续剧《杨虎城将军》的首播式。这个电视剧是焦部长牵头制作的。

在青海经济报当记者时,在上海徐州等地闯荡,拿下青海经济报在外的整个天下,成为青海经济报专职对外,是那份报纸发行量的三分天下者。

在青海经济报毛竹是报社最自由的一位记者.

在青海经济报毛竹是报社唯一一位可随意走遍中国的一位记者.

在青海经济报毛竹是唯一一位人在外省可大伙儿都关心的人物.当年评职称就是毛竹在上海,全报社为毛竹齐动员.

可是在中国石油报,毛竹却是被王世伟主任当做是从没有独自出过远门的小小丫头。王世伟主任细仔地告诉毛竹当怎样走才能找到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总公司:从哪路车转哪路车.王世伟很不放心的样子让毛竹深感迷惑。一时间让毛竹觉得恍惚。一时间毛竹不知今昔是何年。王主任特意千叮咛万嘱咐毛竹不要独自去廊坊,要去北京文联找到组织,然后跟他们的派出的人员一起去廊坊。似乎是有几个人带着毛竹王主任才能放下心来。

于是,毛竹先去了北京,去了中国石油文联,找到了组织,然后和中国石油文联的两位男士一起到了廊坊。

这是毛竹到中国石油报后第一次接受采访任务。

通过交谈,毛竹知道:中国石油之所以要投资电视连续剧《杨虎城将军》,是因为中国石油最早是由玉门石油师组成的。凡有石油处必有玉门人。而这个就地转业的玉门石油师就是杨虎城的部队之一。这个就地转业的玉门石油师是后来的“一野”57师和毛竹的爸爸毛高畴的55师是平行的两个师,都是彭德怀的部下。石油大头们对杨虎城将军情有独衷,故而投资了这部电视连续剧。

而中国石油之所以投资这部电视连续剧还因为:杨虎城将军的女儿主动投身于轰轰烈烈的中国石油事业,可是中国石油人却没有看好杨虎城将军的女儿杨拯陆,许多的老领导心有内疚。杨拯陆牺牲于新疆独山子。据说毛竹们报社的社长肖平见证了这一事件。

只是看过样片后毛竹便感到可惜。在当时,这片子投资不算小了,可是拍的的确是太一般了:既没有好的音乐,也没有好的细节。真是辜负了石油大头们的一片深情。后来的播出结果证实了毛竹的推测:这部电视剧在全国播出后几乎没有一点点儿反响,如飘零的落叶,带给石油大头们漫无边际的伤感。

记得首播式第三天,焦部长“下驾”和毛竹等与会代表共餐。

焦部长和一大桌十几个人共进晚餐,大家几乎同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那就是焦部长不和任何人说话只和坐在圆桌对面的,距离最远的毛竹说话.焦部长眼里其它人似乎根本不存在。焦部长根本就不在乎大家的问话和大伙儿的态度,只越过道道"重阳"(盘碟),向毛竹发问.

毛竹感觉这样不好,尽量回避,或是低下头,或是和同来的那两位男士低语,或是把话题引向其它人,可是越回避,焦部长的问题就越多。

大伙儿都看出来了:毛竹越想逃脱,焦部长越不让毛竹逃脱;毛竹越不想说,部长谈性越浓。

焦部长这样越过"众生"和毛竹谈话.当然结果是毛竹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焦部长的问话,全桌子的人都痴痴地望着傻傻地望着这一老一小。

好不容易毛竹找出一个理由起身出去,在外面转一圈后回来坐在其它桌上,焦部长马上叫人把毛竹叫回来。看到毛竹回来了,焦部长眼睛一下子亮了,精神头一下子来了,问题一个一个又是只向毛竹。

这,让同去的两个男同伴很“吃醋”--后来他们对许多人说起此事,弄得纷纷扬扬,许多人皆知:席上焦部长不理我们只和毛竹一个人说话!这,让桌上许多人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当然只有跟焦部长一起来的人和焦部长熟悉的人心里有数--毛竹后来才知道这中的谜底。

这,别说是其它的人,就连毛竹本人都觉得奇怪:就算是对毛竹有好印象,也不至于如此明显,让那么一大桌子人都不舒服,让那么一大桌子人都有看法,让那么一大桌子人都有说法。石油部的事情本来就很复杂。大部长更是深谙行情的。这也让做事谨小慎微仍被众人关注的毛竹更是别有一种怨怅在心头。

事后,熟悉焦部长的人深解毛竹的迷惑,私下找来对毛竹说了如此的话,毛竹这才知道了大大的焦部长心里一个鲜为人知的隐痛.

原来,不久前,由于焦部长一心投入工作,整日跑外,没有安排照顾好自己的女儿,结果女儿一家三口---孩子很小,全部在房中被煤烟打死。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世上最残酷的事件一下子把焦部长从精神上彻底打倒,彻底击垮。为了失去心爱的女儿焦部长度过了多少个无眠之夜。更让焦部长无法承受的是,一下子死的不是女儿一个,还有女婿,还有心爱的外甥。多少次焦部长从梦中哭醒,多少起谴责自己没尽到父亲的责任痛不欲生。焦部长伤心过度,精神恍惚,只是硬撑着,只有在为石油事业奔忙中才稍稍清醒。焦部长不仅是对毛竹,而是对所有像女儿的女子都格外热情。这个消息让毛竹震惊不亚于八级地震。

焦部长之所以只和毛竹一个人说话,就是因为毛竹长得太像他的女儿呀!

他们说焦部长的女儿活泼开朗,他们说焦部长的女儿阳光灿烂,他们说焦部长的女儿笑脸明丽,他们说焦部长的女儿风度翩翩,真的真的很像毛竹呢!焦部长一定是误把毛竹当成了复生的女儿了!焦部长一定是把毛竹当成了再生的女儿了!焦部长看到了“女儿”,一时间有些恍惚,潜意识里期望那噩耗只是一场恶梦,潜意识里希望有女婿和可爱的外甥站在“女儿”身后。焦部长是希望那可怕的一切只是人们给他老人家开了一个冷酷的玩笑,希望由“女儿”而破释这一切。(后来毛竹焦部长去逝后,毛竹看到报纸上刊出的焦部长爱人相片--焦夫人那般年龄仍那般美丽高雅端庄大气,更相信了这一点,自己长的真的有些儿像焦部长的女儿!)

焦部长的这个隐痛、隐衷不经意间深深撼动、震动、感动了小小的毛竹。

于是,那一次焦部长回京,非要拉上也需回京的毛竹等人。想到焦部长的隐衷,想到焦部长的隐痛,毛竹没有拒绝。一路上焦部长又是目无别人地和毛竹讲了一路自己和石油历史相关的故事。焦部长的幽默和风趣让大伙儿不时笑出声来。

分手时,焦力人部人长主动给了毛竹他的电话:家的一个、办的两个。焦力人部长甚至主动告诉了毛竹他家的地址。焦部长看到毛竹下车后,又打开车门召呼毛竹回来。焦部长眼睛有些儿红。焦部长说:不仅额特别欢迎你到额家去坐坐!额的老伴也特别欢迎你到额家去玩!而且,额的一家人都特别欢迎你到额们家去玩。你到了额家你就明白了额们一家会怎么欢迎你!

焦部长的这些话时眼光像父亲一般透出慈祥和父爱,让毛竹明白他们的分析真的很有道理。

回来后,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毛竹没有去焦部长家,也没有给焦部长打过电话。可是焦部长殷殷的期望总在,在重情重义的毛竹的心底珍藏。

毛竹常常想起焦部长失去女儿的隐痛,想去看他们一家,可是一想到焦部长那高高在上的地位,管着自己的地位---焦部长那时仍管中国石油文联文协,便打住了这个念头。毛竹只是把最深最真的祝福一次一次用心发给焦部长一家。

毛竹不去看焦部长还有一方面的原因,这不仅是毛竹的穷酸知识分子家庭给她骨子里灌入的清高,而且是毛竹生存有一个原则,那就是毛竹对管自己的头儿从来都是望而生畏敬而远之。这个原则几乎是风吹不变、雷打不动。

毛竹总是在风雨雷电之中,谁也没有想到在风雨雪电之核的毛竹并不怕有话炳留给那些别有用心的人,而是骨子的东西酸文人的臭德行毛竹自己也无法改变?

但是,总在不知道哪一天的哪一个瞬间,毛竹会有些微的不安:焦部长既然把自己当成了他逝去的女儿,那么“女儿”就有义务去看他老人家。这么久不去,实在是太不近人情味儿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从那一次和焦部长分开,毛竹居然从没有给焦部长打过一次电话,更没有去见过焦部长.虽然毛竹多次对自己说着:哪天当去看看焦部长,可是都没有行动。虽然毛竹总是在焦部长带来问候时带回问候。毛竹常常想,若焦部长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可能毛竹已经多少次去看他了。

焦部长病重住院后,毛竹有两次想过去看望焦部长,起码可能治治他失去女儿的隐痛。毛竹把电话打到焦部长家,焦夫人说焦部长转院廊坊了,一次把电话打到廊坊医院,说是焦部长转院北京了。

于2007年6月15日21时40分,惊悉87岁的焦部长在北京逝世,毛竹的心又一次隐隐地作痛起来: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焦部长带着对被煤烟打死的女儿一家三口的负疚永远的地走了。

而毛竹本来是可能为焦部长疗伤的,可是却明知没去。毛竹的心里第一次有了一种负罪感。

毛竹有一种直感,这么多年,焦部长是不是还认为他复生的“女儿”在涿州,可是这个“女儿”狠心地从不回“家”,连一个电话都不曾往“家”里打。

毛竹这才自责:若在焦部长有生之年打过去一个电话,对痛失爱女的焦部长将是多大的安慰呀!

这么多年,毛竹虽然没有再和焦部长联系,可是却分明能感觉到焦部长如同牵挂女儿一般牵挂着自己:有好几次到焦部长跟前的人都传回话来说焦部长问到毛竹。

而现在,毛竹想去看他老人家,想给他老人家最后的安慰,想给他那痛失爱女的心最后的安抚,却已经成为永远的不可能。.

而现在,毛竹才意识到,痛失焦部长,同时失去的,还有中国石油多少段珍贵的民间历史。焦部长参与决策了中国石油的几多大事,如果生前完整采访,那将是多么富贵的一笔财富呀!

毛竹这时候才开始认真地反思:是什么无形的东西隔开了这种人间友情?自己是不是太无情了一点?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一点?自己是不太冷酷了一些?自己是不是太复杂了一些?自己是不是太丑陋了一些?自己是不是太卑鄙了一些?

逝者已逝,空留无限的遗憾,没有人知道,小小的毛竹孤独地徘徊在悼念的人群之处,对着一位老人的在天之灵,喃喃独语。

焦力人部长,毛竹尊敬的老领导,安息吧!您为中国石油奋斗一生一世也累了,该歇歇了。相信您在那个世界您便能见到你心爱的女儿、女婿、外甥,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生活在您的生边,并带给您无边无际的温情!焦力人部长,星光会照耀您在另一个世界!月光会引导您在另一个世界!

焦力人,陕西韩城人。1938年入陕甘宁边区鲁迅师范学校学习。曾任陕甘宁边区延安中央印刷厂、边区第一兵工厂科长。建国后,历任玉门石油管理局副局长、局长,大庆油田、江汉油田石油会战指挥部副指挥,石油工业部地质勘探司司长,胜利油田石油会战指挥部指挥,燃料化学工业部石油勘探开发规划研究院院长,石油化学工业部、石油工业部副部长,石油工业部顾问。是中共十二大代表、第六届全国政协委员。

链接

焦力人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

胡锦涛、温家宝、曾庆红、吴仪、贺国强、曾培炎、王刚、盛华仁、陈锦华等表示哀悼,周永康前往送别

字体:[大][中][小]

图为周永康同志慰问焦力人同志亲属时的情景。记者韩杰 胡冰摄

  本报北京6月20日讯(记者 郭影)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新中国石油事业的优秀领导干部,原石油工业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焦力人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今天在北京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兼公安部部长周永康前往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送别焦力人同志,并向其夫人徐幼芝及子女、亲属表示慰问。

  焦力人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7年6月15日21时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焦力人同志逝世后,胡锦涛总书记委托秘书打来电话,对焦力人同志逝世表示哀悼,对焦力人同志家属表示慰问。温家宝总理亲自嘱托代送花圈,以致哀悼,并向其亲属表示慰问。曾庆红、吴仪、周永康、贺国强、曾培炎、王刚、盛华仁、陈锦华等,通过不同方式对焦力人同志逝世表示哀悼。

  今天的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庄严肃穆,哀乐低回。正厅上方悬挂着黑底白字的横幅“沉痛悼念焦力人同志”,横幅下方是焦力人同志的遗像。焦力人同志的遗体安卧在鲜花翠柏丛中,身上覆盖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旗。

  上午10时,周永康、马富才、蒋洁敏、傅成玉、王涛、秦文彩、钟一鸣、王彦、陈耕、陈建功、周吉平、王宜林、李新华、王国樑、阎敦实、李敬、邱中建、张轰、史训知、阎三忠、吴耀文、李克成、丁贵明等缓步来到焦力人同志遗体前,作最后送别,并同焦力人同志的亲属一一握手,表示深切慰问。

  焦力人同志病重期间和逝世后,前往医院看望或通过各种形式对焦力人同志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并向其家属表示慰问的还有:张高丽、白恩培、卫留成、李毅中、胡德平、李元、陈同海、苏树林、段文德、曾玉康、王福成、廖永远、唐克、赵宗鼐、黄凯、张文彬、陈烈民、侯祥麟、薛仁宗、张永一、张丁华、杨兴富、黄炎、任传俊、蒋金楚、郑虎、贡华章等。

  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甘肃省委、甘肃省人民政府、中共陕西省委、陕西省人民政府、中国作家协会、国家林业局、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中共延安市委、延安市人民政府、中共韩城市委、韩城市人民政府等送来花圈和挽联。

  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油总部机关及在京直属单位有关负责同志、部分老同志以及焦力人同志生前友好的代表共500多人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

做好原油包干的科学论证
中国广播网

1979年11月,我国发生了震凉世界的“渤海二号事件”。1980年8月,石油部部长宋振明被免职,由副部长焦力人暂时主持石油部工作。

1980年前后,正是石油部比较困难的时期,由于石油勘探投资严重不足,加上老油田产量自然递减加快,1980年原油产量比1979年的1.06亿吨有所下降已成定势。更为严重的是,1981年是国民经济三年调整的最后一年,国家大幅度压缩基本建设投资,给石油部的投资缺口很大。新区要勘探,老区要上产,资金严重不足。

有一次,赵紫阳召集有关部委领导开会,专门讨论石油生产的事。那一天主管地质勘探和原油生产的副部长焦力人、闵豫、阎敦实、张文彬都有事不在家,叫侯祥麟去开会。会上,国家计委提出,明年石油产量看起来要减少。赵紫阳一听急了,问石油部谁来了? 侯祥麟起身应答。赵紫阳问情况是否这样? 侯祥麟如实做了汇报。后来焦力人又去汇报了一次,详细讲了情况。

当时“两伊战争”已经爆发,国际油价猛涨,每吨原油曾经涨到260美

元,而国内油价只有每吨100元人民币,相当于35.7美元。国家能不能对石油部实行年产原油一亿吨包干,增产节约部分允许自行出口,将换回的资金用于勘探、油田调整和技术改造的政策呢?经过康世恩提议,石油部党组集体研究后提出的一亿吨原油包干设想正式向国务院提出。

1981年6月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国务院办公厅转发国家能源委关于协调组织石油部超产原油、成品油出口安排问题报告的通知》,至此,这个80年代初期中国工业战线上的第一个行业包干方案正式出台。这是当代石油工业发展史上一个至关重要的决定。

1981年底,赵紫阳在五届人大四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我国一亿吨石油所创造的价值同工业发达国家相比较,相差很远,这也是一个很大的浪费,需要大力改进……各部门各单位要高度重视,通力合作,务必完成。”根据这一指示,作为中国石油学会理事长,侯祥麟组织石油、石化领域的有关专家,于1983年11月在南京召开了如何用好一亿吨原油座谈会。1985年1月,中国科协召开了有17个学会、23个部委的专家、领导共150多人参加的《合理利用一亿吨石油》论证会。侯祥麟主持会议并致开幕词。这次会议提交论文180多篇,分别从合理利用石油资源及石油产品、石油深度加工、石油综合利用、石油及石油产品的价格政策、石油资源的进出口效益等方面进行了科学论证,对节油、代油的措施进行了论述,并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关于合理利用一亿吨石油的若干建议》。

本报讯(记者 王巧然)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新中国石油事业的优秀领导干部,原石油工业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焦力人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7年6月15日21时40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7岁。

  焦力人同志1920年8月出生于陕西省韩城县,193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玉门油田解放后,他担任玉门油矿军事副总代表、党总支副书记,协助军事总代表康世恩同志在油田建立了工会组织,并建立和发展了党的基层组织。1958年3月任玉门矿务局局长、党委副书记。1960年2月,带领以全国劳模王进喜为代表的一大批玉门石油职工参加松辽石油会战,并担任会战指挥部工委委员、副指挥。1964年10月起,先后担任石油部地质勘探司司长,胜利油田会战指挥部工委副书记、总指挥,江汉油田会战指挥部副指挥,组织了胜利油田和江汉油田的勘探开发工作。1972年2月,担任燃料化学工业部石油勘探开发规划研究院院长。1975年10月,担任石油化学工业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并兼任华北油田工委书记、总指挥。1978年4月担任石油工业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1980年年初主持石油工业部全面工作。1983年1月从石油工业部领导岗位退下来以后,担任石油部顾问。1998年离休。2004年1月,享受部长级医疗待遇。

  担任石油部地质勘探司司长期间,焦力人同志积极开展科研技术攻关,大力加强地质勘探和开发工作,集中力量推进大庆、胜利、大港、华北等几个主力油田的开发建设。尤其在主持石油工业部全面工作期间,他在康世恩同志支持下,向国务院提出年产1亿吨原油包干政策,解决了当时石油工业资金严重不足的困难,大大增强了石油工业自我发展的能力,加强了老油田的调整和新油田的开发工作,推动了石油工业的改革开放,打开了石油勘探开发工作的新局面。

  焦力人同志是党的十二大代表,第六、第七、第八届全国政协委员。他积极参政议政,为石油工业的发展出谋划策,为党的事业贡献力量。退居二线后,他仍然关心石油石化工业的发展,经常深入油气田和石油石化企业调查研究,针对生产管理工作中出现的困难和难题,提出了许多有利于油田发展的重要的建设性意见和建议,甚至在弥留之际仍然牵挂中国石油石化工业的发展。他非常关心石油文化建设,曾组织了许多文艺家到石油一线挂职深入生活,创作了大量石油文学作品。他建议成立了石油文联并担任一至四届名誉主席,创建了铁人文学基金会,设立了铁人文学奖,为继承和发扬铁人精神发挥了重要作用。

  焦力人同志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奉献的一生。他把毕生精力献给了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献给了新中国的石油事业,为石油石化工业发展呕心沥血,作出了重大贡献,在石油石化界享有很高威望。

焦力人部长,毛竹尊敬的老领导,安息吧!您为中国石油奋斗一生一世也累了,该歇歇了。相信您在那个世界您便能见到你心爱的女儿、女婿、外甥,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生活在您的生边,并带给您无边无际的温情!焦力人部长,星光会照耀您在另一个世界!月光会引导您在另一个世界!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