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游记>>竹迹天涯                       

泰山后石坞神秘的古松林
发表时间:2007/7/1 21:39:22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2452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神秘的古油松
(图为参加泰山笔会的部分代表神彩飞扬地想在泰山留个影。他们是人民文学刘会军、国门时报华静、中国石油报毛竹、经济日报初志英等。猜猜那个拿相机准备拍照的是哪一位?)
谁会想到这“后”山居然有这么多的人在默默地守护这片寂地这片寂林。而多少次风灾雪灾雹灾冰灾,没有人想到这“后”山到底在发生什么,更没有人想到,在这“后”山,有这么多人和这些古油松一起和大自然无声无息地博斗,在严酷的大自然环境中无声无息地抗争。这样的想心里又是那漫无边际的伤感。
走到一地,说是练太极功的台子,上面还出现一个大的太极图。我想,这可能就是练太极功的人来吸最后一口气的地方,说是“接天地之灵气”。我知道在青海的昆仑山上也有这样一个地方。
再走就到了一个个了望台。在这些了望台上不论怎么望都是古松成景。
特别难忘的是一个幽幽松林中一个由树干围出的了望台。由这个了望台望出去,只见许多的古松都网在浓浓的负氧离子中。再细看,那些古松树的大片枝叶仿佛都生烟锁浓雾。仿佛全中国的清幽都都藏在这里、全世界的悠静都收在这里。多好呀!真是世外仙境!“水静松青路不见,树茂草丰水声隐”!我忍不住对伴儿们说:“干脆我们别走了,就在这里坐一天,最好是葛区人派人给我们送点野炊具、野食物”“还有猎枪套子!我们要捕野兽、野禽自食其力。还有草绳草席我们学原始人茹毛饮血!”
无奈大队要走,我们不得不舍弃我们留恋的佳景。
很快我就发现,这样的松景在后石坞不是一处而是多处。一路上,那奇大、奇茂、奇伟、奇形的松树给留给我的一种近乎于稀奇怪异的印象。真是松的海洋,松的世界。真是株株苍松穿云破雾。
那些古松真个姿态各异:或葳葳蕤蕤,或葱葱茏茏,或张牙舞爪,或奇形怪状,或迎风乱舞,或上扬下挑,,或上蹿下跳,或匍匐渐近。换一个角度再看,那些古松真个神态迥异:或好奇灵性,或玩皮滚动,或暗藏心机,或悠然眺望,或垂头思考,或东探西看,或左偷左窥,或饱经沧桑。
而这里的护林人员对这些松树当然比我们更加了解,他们早就根据这些松树的特点给它起了各种的名字。什么“教子松”、“姊妹松”、“九龙探海”“夫妻松”“情人松”“连理松”“飞流挂翠”“三枝同根松”“飞龙松”“卧虎松”“蟠龙松”“英雄松”“铁杆铜枝松”等等。只是我觉得这些名字有些落入俗套,因为后石坞的这些松树太震撼人心了,真个“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和不同”可能唤醒人们无限的想像,而这样起名字无疑是把人的想像禁锢住了。
讲解员的介绍更让我吃惊:“后石坞这些珍贵的古树平均胸围1.6米,年龄最小的也有300多岁,年龄最大的有600多岁呢,是我们的祖爷的祖爷的祖爷爷呢!另还有宋代的桧柏,清代的侧柏。从树群上看,有松嶂、松岭云壑、松风叠翠、寿星林。而且它们是历经风雨留下来的原生性质级(极)强的古油松群,为世所罕有。仅这一处就共有古油松1022株呢。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的后石坞古油松最能代表松树傲然屹立倔强不屈的风格!”
心里感动,近代的一次一次政治风云多少名胜古地幽寺古庙野岭深山的古树古林惨遭砍割,就如我的大巴深山几乎砍成秃子,在这里居然珍藏着这么多的松树祖宗,中华民族的元气居然收藏在这中华腹地的深山野岭中。
由于太专注于观察这些古油松,我落在了大队的后面。正准备起步,忽然从石缝中阴森森吹出一阵风,吹过处草木耸起,野花萧瑟,一时间仿佛阴曹地府的气场从石缝中挤出,带着啸声,令人毛骨耸然。我以为是老虎来也。我担心,这野山野地,只我们一队游人,万一掉队后果不堪设想,别遭遇什么不测,只听讲解员转过身子对我说:
“听到了吗?这隐隐现现的就是‘石坞松涛’,堪称岱阴一奇。”
听讲解员这样一说,我的心一下子放下了,也不在乎落在最后,站在那里谛听,只见那啸声从草丛上滚过,所有的草木耸立起来,果然在遥远的地方变成了松涛声,在大片大片的古松间强劲地吹过,带着更多的啸声和一个接天连地的声音连成一片,回荡出没,余音袅袅,回声阵阵,山气萦绕,谷气萦迥,真的宛如天籁仙音,飘飘缈缈,空空蒙蒙,浩浩荡荡,无边无际,真个悦人心神。
我对讲解员说:“真不容易,这后石坞还保护着这么多珍贵无比的古油松,还能听到‘石坞松涛’,我真是想也没有想到!”
“你不知道为了保护这片珍贵的古油松群,为了这难得的‘石坞松涛’,虽然没有什么游人来,这后石坞的护林人员仍有八百多,他们默默地风雨无阻地呵护守候保护这些古油松群。每年这山里都有雪灾风灾雷灾雨灾,他们把这些树当自己的孩子一样,他们最爱听的广播就是天气预报,他们给古油松看病治病预病,他们给古油松做支架,做捆腿,做档板,做雨布,治伤口,防虫病。霹雷闪电他们不躲在房子里,居然去守护这些古油松。大雪天,他们不怕冷,居然拿插子去给这些古油松抖雪。暴雨天,他们顾不得躲避,居然是检查古油松的支架护木。他们最担心的是这些古油松被压断压拆被蚀空镂空。他们像照顾真正的老人一般照顾这些古油松,付出了多少心血多么的汗水!他们默默地辛勤地工作在这里,虽然没有人知道,甚至没有什么人看到,可是他们长年耐住寂寞,抛家弃家,和这些古油松群相依为命。有时家中真正的老人病了他们都不能去照看,家中真正的孩子上学他们不能接送。可是却把全部心身都投在了这片珍贵的古油松林。于由游人少护古松投入大他们的生存常常难以为继,可是他们却坚守着热爱着,风雨不变,雷电不弯。不然你们今天来怎么能看到这么多的古油松群呢?唯有他们知道这片还不为人知的古油松林生命的价值。
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地方呀!居然有这么多的600岁的古松树、600岁的古松树在这里幽生幽长,更有这么多的守林人在这里幽生幽灭。
我忽然有种感叹:这些默默的与世无争的守林人员守护着这些古油松林,守候着如此幽静的风景。只是,这里仍然是稀落如寂地,荒凉如蛮荒。他们没有期待到多少游人的到来,他们的心里可是有悔有怨?
当人们在泰山的“前”山熙熙攘攘之后返回,这中也曾包括我,谁会想到这“后”山居然有这么多的人在默默地守护这片寂地这片寂林。而多少次风灾雪灾雹灾冰灾,没有人想到这“后”山到底在发生什么,更没有人想到,在这“后”山,有这么多人和这些古油松一起和大自然无声无息地博斗,在严酷的大自然环境中无声无息地抗争。这样的想心里又是那漫无边际的伤感。这可真是“山涧幽松独自生,野岭古树吾自长。”“不待何人山前来,只怪何人后山请。”
我们爬上“东尧观顶”体验了“无限风光在险峰”的意境,从一个高度腑看那些古油松林。
从后石坞回来后,后石坞的一切仿佛都隐遁了,唯在那古油松以各种各样的姿态永远地留在了我的记忆中,永生难以磨灭。
每到都市,我只想对每一位没有去过后石坞的人说:“后石坞,那些古油松,真是太美了!”
而每当我说完这句话时,我的神我的魂都“嗖”一声飞到遥远的后石坞和那些神秘古油松林纠缠到一起了。
而我没有说,我牵挂的还有那些自生自长默默无息默默期待仿佛已经坚守的一万年的守林人们。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