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游记>>竹迹天涯                       

泰山后石坞藏古墓的元君庙
发表时间:2007/7/1 21:41:23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2878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藏古墓的元君庙
(图为毛竹在泰山管委会成员的陪同下参观泰山)
这下面就是后石坞有名的元君庙。那里曾经香火很旺,至上世纪三十年代最后一代尼僧鸿远、鸿盛后则逐步败落,香火断了,房也塌了。最后一位尼僧死在那里几十年无人收尸。
一位当地陪同人员给我提供了一个神秘的线索:
“这下面就是后石坞有名的元君庙。那里曾经香火很旺,至上世纪三十年代最后一代尼僧鸿远、鸿盛后则逐步败落,香火断了,房也塌了。最后一位尼僧死在那里几十年无人收尸。后来那尸体身上的衣服血肉灰飞烟灭只剩一具骷髅。至93年到98年间,管委投资,元君庙才开始重新修缮。”
这个线索一下子唤起了我的好奇。我对这个元君庙有了特别兴趣:“那庙中供有什么神灵?”
“您上泰山碧霞寺拜过泰山奶奶吧?这个后石坞元君庙就是那个泰山奶奶修练之地!泰山奶奶也叫碧霞元君!”
泰山奶奶修练于这深山幽谷底浩浩森森深处的元君庙?这是更深一层的神秘。一时间我思悠悠情悠悠。
在碧霞寺拜泰山奶奶时,我就为华夏镇山之神不是泰山老爷而是泰山奶奶而惊奇,而浮想联翩!讲解员说:北方一般供的是泰山奶奶,南方一般供的是泰山老爷。泰山老爷就是岱庙的东岳大帝。而我生身之地大巴山瓦房店泰山庙中供的果真是泰山老爷。而供泰山奶奶的庙我还真没有听说过。这是不是说明:中华民族的雄性大气和泰山奶奶的阴柔大气阴阳交合形成茫茫宇宙大气?而华夏的大阳被泰山大阴托着稳着?应了阴阳大道?这是不是泰山被称作五岳之尊的理由?
我设想这泰山奶奶从前面看是一个神,从后面看是一个人。而在我的潜意识里,我的后石坞之行,就是从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的角度去探索泰山奶奶的。
而一个女子之所以成为流芳千古的泰山奶奶,年轻时一定是一个美丽的女子。而一个美丽女子当附合从前面看和从后面看均美丽两个条件。而尤为以从后面看美丽这个条件更加有重要。而您设想一下,一个从正面看美丽的女子,从后面看背影婀娜多姿、摇曳生风,且一头卷曲的长发或是插着野花的大辫子,那么这个女子当是怎样的收魂摄魄?想想“回眸一望百媚生”“菀尔一笑风情万种”哪一个句子不是和背面看女人有关?而这所有的绝妙便都在于这个从后面看了。
我的心里有无数关于泰山奶奶的谜,:“这个泰山奶奶是不是某位堪破世事的皇太后?是不是某位被打入冷宫的皇后?是不是某位望破红尘的公主?是不是某位不愿卷入政治的嫔妃?是不是某位佛道儒名人的千金?是不是某位退隐江湖大官的令嫒?是不是某位名儒名道的后人?是不是某位江南名妓?” 我的眼前叠现着袅袅丽影楚楚背影。
我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我知道,佛道名人往往在人间也有一个重要身份。比如如来佛,比如太行山女神等等。
讲解的回答让我大吃一惊:“泰山奶奶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子。《岱览》引《玉女卷》云:汉明帝时,西牛国孙宁府奉符县善士石守道妻金氏生女名玉叶,貌端而性颖,三岁解人伦,七岁辄闻法,尝礼西王母,十四岁,忽感母教欲入山,得曹仙人指,入天空山黄花洞修焉。”
我的心里充满了灵异:幽花灵草修练成精,这也是后石坞才有的传奇呢!只有心里有疑:这个泰山奶奶真的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待我今后慢慢探索。终于从石山松林中下来,出现了一条环山的路。沿了路转山,只见百丈巨崖壁忽然凹进,便看到后石坞元君庙了。这元君庙在百丈巨崖的阴影中。亭台楼阁间郁郁葱葱,亭台楼阁的地砖上笞绿草长,从许许多的地缝墙缝和百丈岩缝中泌出特别的深凉和清幽,真的显得很不一般。由于百丈巨崖的遮档我看到阳光透过森森一缕一缕地射过来,如同人间炊烟袅袅,又如同神地仙风袅袅。在这出世的宁静中萦绕怎样的大气场。心里惊呼“好一个‘幽微灵透地!无可奈何天’原来泰山奶奶就修练在这个绝壁下!”
正想细看,却听到好多人召呼我喝茶,说是上好的女儿茶。我回头一望,这才发现庙前有一个亭子古色古香,亭子前几张纳凉的茶桌围坐的全是我们笔会的人。我接过泰山管委会的人递过的茶杯喝了几口,这女儿茶果然是清爽宜人,渗人心肺。我禁不住喊出声:“好茶!好茶!”
我问:这茶为何叫女儿茶?是碧霞元君亲手种过的茶?是元君庙特产的茶?还是普通意思上少女采出的清明露水茶?
而在路对面,靠着路围有一张案子,上有墨有笔有铺开的宣纸,笔会的人正在提笔写字。艺术杂志社的作家陈建明即兴赋诗一首:“后生仙境泰山倚,石可补天根不移。坞峰松古万千态,好画绝笔赏唯一!”
昨天参观岱庙我写了:“盖遗岱庙兮而瓶失沧海,庙留千古兮而神经沧桑。”这第一句是指岱庙三件宝:“黄釉瓶、青花瓷、沉香木”中的黄釉瓶瓶身丢失瓶盖遗留;第二名指岱庙历经千年,这规模是宋代扩建的,但宋代的也没有了现存是清代的,历经历沧桑,但泰山老爷流芳千古。
昨天参观泰山前山我写了“古柏曲而宋塔直,铁庙真而朝松假”。刚才饮女儿茶时有句子从心里冒出:“女儿茶一千年芳香绵绵,矶子石一亿年石韵悠悠。”可是我没有去写。这次国门时报的华静请的是副刊部,其实我是记者部的,有点“不伦不类”,故而不想太出风头。
一会儿某某接受采访,大谈特谈。
我认真地听讲解员讲解:
“后石坞元君庙中明隆庆六年,也就是1572年,胙城大辅国将军朱睦木施创建。后在清顺治、康熙、乾隆年间皆有增修。开始为道教宙宇,后改尼庵,至今建筑佛道合一。明万历年间修寝宫楼时,这里纳尼近百,皆由庵主单道姑、单道雨姊妹二人统辖。至上世纪三十年代最后一代尼僧鸿远、鸿盛后则逐步败落。到建国前,大部分建筑顶部塌毁仅存残垣。”
“新建的元君庙分东西两院。西院有元君殿,为五脊硬山四柱七檩前出廊式建筑,内供宋代封号的天仙玉女碧霞元君明代铜像。西为西厢房。东为为弥勒亭,塑弥勒像于石质须弥座上,其后为黄花洞。东院有五音盘,吕祖洞,透天门、昊天上帝像、圣母寝宫楼、七真殿。”
“这个单道姑单道雨姊妹和碧霞元君是什么关系?碧霞元君在这个庙中是怎么修练的?”
讲解员回答不了我的提问,只好顾左右而言他:“是什么关系我也不知道。那尊碧霞元君明代铜像只能说明她在此修练成仙。”我笑了笑,心里对这个碧霞元君更加好奇。
我虽然去过无数的名刹古寺,也不得不承认这元君庙历史特别古老,景色特别幽静,这元君庙和与泰山古老的文化积淀相映生辉特别神奇!
“这后石坞元君宙因谷而生幽,因木而显奥,因石而添秀,因古建筑而增神。古人在此以最简单的功能最质朴的造型以不伤大自然的骨肌毛发为原则体现了古人高度的审美和天人合一的情怀。”
从元君庙后面的百丈巨崖下,我们参观了两眼很普通的的泉。尽管讲解员把这两口井说得天花乱坠我还是没兴趣。
我跟着大家从元君庙左边进入一个套院我的眼睛一亮,院子有两个神秘的古墓。
这两个古墓前后错开,样子很精巧别致,看起来真是新奇独特,古色古香,带着一种类似印度或是什么国家的异国色彩。这是谁的墓?是那个成骷髅的的尼姑?是单道姑、单道雨姊妹二人?是最后一代尼僧鸿远、鸿盛?是泰山娘娘的墓?若真是泰山奶奶的墓,那后面一个墓中埋的是谁?我的心里惊异无比,撼动无比。
我做为中国石油报的记者常年行走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名胜古迹,见过各种的陵墓:新疆喀什的香妃墓,和田的妃子墓,河北东陵的皇后墓,青海的吐蕃大墓,宁夏的西夏大墓,西藏的布达拉宫、少林寺墓塔林,也算是“见多识广”,这样的形状这样精致这样奇怪的露天陵墓在这样荒凉之地我还真的没有见过。直感这两个古墓具有非常的价值。
听讲解员一讲果然如此:“这是元君、白猿两明代墓塔。” 我问:“元君和白猿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传承下来似是三对姐妹花?”讲解也答不上,只说:“这后石坞的元君墓为泰山奶奶在此修炼提供了最有力的佐证。这两个神秘的古墓中的内容是后石坞所有的谜中之谜。”
而元君在此修练又葬身在此,这样的寺院别说在内地,在西部也不多见。而这后石坞元君庙也因为这两座明代墓塔而更值一游。
这样好的一个景点居然藏在泰山后深山老林中这多年不为人所知,真是淡淡的遗憾加淡淡的伤感。
大伙儿选择离来了,可是我的心里还有一个谜:那个在元君庙死了多年无人收成为骷髅的道姑是谁?埋在哪里?
到泰山不游后石坞就如某些人终身不解风情一般.而所的神秘风情也都在这一个后石坞中了。
注:2006年9月,泰山管委会邀请全国各大报的副刊编辑记者游泰山后石坞景区。中国石油报毛竹在邀请之例。
于是就有了毛竹和经济日报初志英、人民文学出版社刘会军、工人日报赵亦东、国门时报华静、中国建材报张庆和、艺术杂志陈建明、《人生》杂志秦剑波、小品文选刊吴雪、劳动武报陈连明、中国绿色时报张宇、诗人朱小平、记者张秋涓、管委会主任刘慧、泰山博物馆馆长宋其涛、后石坞区长葛遵瑞等等雅士们美丽浪漫的后石坞之行。
毛竹以其朴实之笔真实记录了这次后石坞之行以享读者。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