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巴山烟雨>>沿河出走                       

大坝塘的朱德焯
发表时间:2007/11/8 19:47:35     文章来源:草稿刚起欢迎大巴山人提供信息      文章作者:草稿刚起资料收集过程中欢迎熟悉朱鹤年一家命运的朋友提供信息     浏览次数: 4099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朱德焯是和毛高畴一起离家出走的大巴深山美少年之一。

(图为朱德焯的兄弟之一,朱德焜夫妻。朱德焯的哥哥就是紫阳县著名烈士朱耳昌。朱耳昌1950牺牲于毛坝区叛乱。朱耳昌牺牲时任紫阳毛坝区区长。朱耳昌的父亲是前任毛坝区区长朱鹤年。 当年轰动中国的毛坝判乱发生时,朱鹤年从深山大坝塘老宅房后一趟子扎下河,朱鹤年的大儿子毛坝区长朱耳昌被叛乱土匪从学校拉去杀害。二儿子跳进茅斯躲过土匪。五儿子朱德俊和六儿子朱德焜是朱鹤年二房妻徐氏的两个得宠的娃娃--朱耳昌等是大妻唐氏的儿子。老五朱德俊和老六朱德焜哪里知道世道的险恶,更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还天真地站在房头大骂土匪,结果被土匪拉去,一个戳十几刀,一个戳三四刀。两个娃儿一个跳崖逃生,一个被老乡救命逃生。

朱鹤年在大巴深山有三个庄子,唐氏和徐氏各住一个庄子。大妻唐氏住二庄子(?)----明朝时紫阳县城迁到红椿东木。任河里有民谣“张莫惹,唐莫粘,惹到赵家喊皇天。唐赵两家都在广城。唐家是数百年的老户。唐宅在文革头一年失火烧了,好几十间砖房。这个朱家的唐氏大妻可以就是来自这个唐家。二妻子徐氏住罗家坪。而这次回去才知道,这个二妻子徐氏,是毛坝李静山伙同朱鹤年抢来的“活人妻”---原来徐氏嫁金家。金家两爷子出门做生意去了,一一种说法是李静山抢来金家过门不几天的新娘子徐氏献给朱区长;一种说法是李静山伙起朱鹤年抢了金家过门不几天的新娘子徐氏。因为朱区长家当时势力大,家里那时就有电话,所以金家爷子忍气吞声,没有回抢徐氏。当然谁都知道,这种抢“活人妻”虽是野风野俗中被大巴山人承认的婚俗,但也是大巴山家族间“战争”的根源。

也就是说:朱耳昌有两个妈。朱耳昌的生母是大妈唐氏,是朱鹤年的第一个妻子。唐妈妈是沙沟河唐家闺女,和毛高畴的大嫂唐姐一大族。朱耳昌的二妈徐氏,是白鹤乡大坪的徐家,和毛高畴的妻子徐馨儿是一个大族。朱鹤年的大妻和二妻相差十来岁。唐氏生了六个,五儿一女。大儿朱耳昌、老二朱德敏、老二儿子德炤、老三朱德焯、老四朱德焕、老五朱德炳。徐氏生了两个:老六朱德焜和老幺朱德俊。

(朱德焜后来找了徐家女子徐顺儿,而朱德焜的儿子后来又找了徐家姑娘徐某某,也就是三辈人的媳妇都姓徐)。

朱德焜当时是紫阳县白鹤乡唯有的三个高中生之一。朱德焜的妻子徐顺儿是毛高畴的妻子徐馨儿的亲妹子。毛高畴和朱德焯也算是挑担呢!)

朱德焯的弟弟朱德焜1957年高中毕业,是大巴深山唯三的考上高中的后生之一。紫阳县当时没有高中,去安康上的高中(?),朱德焜毕业后被分到陕西平利学校,后被分到甘肃兰州毛织厂,又回来分到紫阳县县政府当秘书。湘渝铁路紫阳段建设时,县上工作人员全民动员。县上分配朱秘书去干活,让一个文弱的书生抡八磅大锤,朱德焜干不动,实在是干不动,便偷偷地跑了回来,从此丢了工作。

朱德焯是跟毛高畴离家出走的美少年之一。 朱德焯的经历前半拉子和毛高畴相同,后来,毛高畴转业青海农林厅,朱德焯转业甘肃,并收养了的烈士哥哥朱耳昌的遗孤朱元坝。 --朱耳昌的头妻是毛家老亲姜惠明的大女子姜纹儿。朱耳昌的二妻是东北某鞋厂企业家的小姐刘素琴,朱元坝是这位刘素琴小姐所生。朱耳昌牺牲后,朱家没让东北小姐刘素琴带走朱元坝,因为当时朱鹤年的孙辈只有朱元坝这么一个儿娃子。朱元坝跟着姜妈妈长到八岁,姜妈妈后嫁赵家,一年后得乳癌去世,朱元坝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儿,被升为兰州变电工程处任工会主席的叔叔朱德焯收养。

朱元坝名副其实的大巴山野娃儿。有一次朱元坝想念大巴山,出逃西安:陕西历史上著名的三清教育家之一:朱茂清家是朱元坝出逃的地方之一,在西安上学的叔叔朱某某是朱元坝出逃的地方之二。朱元坝的失踪引起朱德焯所在的单位兰州变电工程处的轰动,单位差一点给好心收养烈士遗孤的朱德焯上纲上线。

1962年,朱德焯被兰州变电工程处辞退回大巴山,据说是因为“贪污”,说是账对不上(?),居然是一百元钱对不上。这,和收养的烈士遗孤朱元坝失踪案不无关系。

--当时的组织上不给朱元坝收养烈士遗孤一分钱的补贴,朱家也没有向组织提出要烈士的抚养费。可是兰州变电工程处不但不理解朱德焯义务收养烈士孤儿的朱德焯的高尚品格,在统购统销下量粮油的年代更不想给朱德焯半分补贴或份额,反而趁朱家正常的家庭矛盾上纲上线,当时惊险人斗场景可窥见一斑。 朱德焯回大巴山后多少年没有工作,后在大巴山“革命先驱”杨实和著名人士赵博的证明下,朱德焯得以恢复工作,并弄了一个离休,这是和毛高畴一起离家出去的美少年中的没有的。只可惜没有享受几年,就驾鹤西去,命归黄泉。

链接:

烈士遗孤朱元坝的故事

(以下采访初级毛料,资料整理正在进行,正式写作还没有开始)

当年,芭蕉事变,芭蕉中学被包围,教师刘华从窗子里逃出。当时在校的学生毛高畴、姜道仲还不知道刘华是啥子地下党。姜道仲说,那时杜大受与他是同学脚臭。正上课看老师刘华破窗而逃,姜道仲等震惊无比。

 朱德焯送脚崴了的刘华老师到父亲朱鹤年家躲藏。朱鹤年当时是毛坝区长。刘华在朱鹤年家休息一夜,第二天,朱德焯和二哥朱德炤商量好后,护送刘华到庙沟刘明会家,中间还有徐文美家歇了一晚。然后又由庙沟过镇巴的杨尔河,走了一百里,走不出去,又返回,把刘华再接回到朱鹤年家,住了一晚上,然后又护送刘华缘山上回到芭焦镇,从芭蕉镇下到紫阳,从紫阳下到安康,最后到达延安。朱家人知道他们这是冒着杀身之祸做这件事情。朱家人并不知道他们送的刘华解放后会升任中华人民共国礼宾司的司长。更没有人知道,不论是刘华升任什么要职,都无法改变大巴深山朱家人的悲剧命运。

后来,朱耳昌回大巴山搞党的地下工作。朱耳昌是一九一七年生的。朱耳昌每次回大巴山家里,都对家里人说:待长年、伙计要好,共产党一定会胜利,莫买土地。 朱鹤年本来就是开明绅士,在旧社会就是老人、长年、伙计一锅吃饭。 朱鹤年只有一个姐姐,可是隔房同爷的有五个弟兄,六兄弟各是一个庄子,最富的要数朱鹤年。其它的平平淡淡。没解放时朱鹤年是毛坝区区长。解放后是儿子朱耳昌是毛坝区区长。

朱耳昌娶的是姜惠明--毛家老亲姜家的女子姜道纹。小名姜纹儿。只可惜姜纹儿在屋里是闲起的。朱耳昌不太喜欢,嫌姜纹儿个性硬。公公朱鹤年也不太喜欢姜纹儿。 据乱石滩人说:姜纹儿嫁到朱家就是一个错。因为同是紫阳大户的朱盘乡朱鹤年和绕溪河姜家油坊姜惠明两大家的关系并不太好。至于朱家为何还要娶姜家纹儿,姜家为何还要嫁姜纹儿给朱家,可能是缘于:都是当地大户,门当户对,又是娃娃亲。朱家娶姜纹儿,还可能是因为姜家弟兄一个一个不撇--人才好,娶妻看舅,故而迎娶。

据大巴山人说:朱耳昌并不是一开始就冷落姜纹儿,正常的夫妇关系还是有一段。后来,朱耳昌才开始嫌姜纹儿“歪得太很”。这可能是朱耳晶有了外遇。

朱耳昌和毛高麟一起是大巴山热血青年们“青年从军”出去的。朱耳昌在东北有的外遇。那是在辽宁沈阳,认识了刘素琴。刘素琴长得漂亮。刘素琴的父亲是大资本家(?),自家办的鞋厂。刘素琴是城里的小姐,在朱耳昌的眼里,自然胜过姜纹儿这个山里的大家闺秀。

朱耳昌随部队离开东北时,朱元坝才四个月。刘素琴抱了朱元坝赶了上来,过了黄河才赶上,朱耳昌就把刘素琴母子带上了。

这期间,朱元坝在西安丛莲路在教育家朱茂清的呵护下成长,故而小名叫朱丛莲。陕西著名的三清教育家朱茂清和朱鹤年是同父的兄弟。朱鹤年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朱鹤年是老幺。 --西安的朱茂清的第一个老婆是毛坝徐佑民的姐姐徐某某,嫁了一个月,朱茂清就出去了,而这个姓徐的和白鹤徐家--徐馨儿家是一个大族。在西安朱茂清又找一个姓姬的。当时,就是朱茂清和姬氏带着小丛莲。

朱耳昌1949年3月,朱耳昌回大巴山从事地下党的工作。朱茂清毕竟是见多识广明心慧智,劝朱耳昌别回险象环生的大巴山。朱耳昌说了情况,硬要回紫阳。朱耳昌说:几年没看到父母,太想念他们,一定要回去看一下。朱耳昌是回大巴山从事地下党工作。 49年6月,朱耳昌回到紫阳,到毛坝,以国民党毛坝区长的身份,摸底搞解放工作。朱耳昌把刘素琴和小丛莲都领回大巴山。刘素琴为跟朱耳昌,和东北家里断了关系。当年,从沈阳大城市来的刘素琴穿着罗马裙高跟鞋来到大巴深山,这在大巴深山是很轰动的事件。姜纹儿很丧气。刘素琴把儿子朱元坝带回来交给姜纹儿,姜纹儿还引得好。姜纹儿没有说走的话。

朱耳昌到了毛坝当区长就很少回家,不论姜纹儿家还是刘素琴家。一直到他牺牲。

紫阳解放前夕,被称为“紫阳的杨子荣”--杨实潜伏在紫阳中学姚黎明校长家和乱石滩区区长赵惠生家,为争取和平解放紫阳做种种努力。杨实召集当时的国民党毛坝区长朱耳昌开“黑会”--不敢开灯怕敌人发现。杨实对朱耳昌说:要相信共产党一定会胜利!任河的解放交给你,要保证一枪不响,还要拿高霞宣(?)的电台,还要收到陈浩凡(?)的枪。会后,朱耳昌派紫阳新联位一位姓陆的去拿陈浩凡的枪,这老汉现在还活着。朱耳昌秘密安排起义事项。

紫阳解放比全国多数地方晚,日子大概是49年11月30日。紫朱耳昌原来是国民党98军的。98军失败以后,过安康穿大巴山紫阳县向撤退重庆市时,路过毛坝,以国民党毛坝区长的身份,摸底搞解放工作的朱耳昌趁起组织带兵起义,交了98军的电台,立了功。朱耳昌表面上这才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其实朱尔昌早就是地下党派入国民党内部的地下党员。

朱家有位叫朱元柱的提供到:1949年初冬,紫阳刚要解放,当时的紫阳县伪国民党兵役局(也就是现在的武装部)李**局长(四川人)见势不妙仓惶逃窜至毛坝关的冉家沟谢治安(解放前是县参议员)家,企图潜伏四川老家,杨实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派朱德焯带几个人火速前往毛坝关 朱德焯随即带领朱德焕,朱德武,胡华友等人在途经毛坝关街道时,见朱耳昌的老战友王优荣身上挎着一把手枪,朱德焯说王哥把你那个家伙借给我用一下,拿着手枪带上几个兄弟直奔谢治安家。来到谢家,谢治安说:表侄啊你莫乱来,今天你休想把人带走。朱德焯通过讲政策和武力的方式五花大绑了李局长。押送返回至鹰嘴岩时,李局长企图逃跑趁人不注意往岩下奔,差一点把朱德武一起扯下岩,在李局长第二次往岩下跳时,朱德武尽管力气大也没拉住跳岩的李局长.............李局长“自尽”后,朱德焯一行将情况汇报县委和杨实。

朱耳昌牺牲时,儿子朱元坝才一岁零十六天。母亲刘素琴为何没把他带走呢?

朱德焯是朱元坝的三爹。朱元坝一直叫朱德焯为三爹,至到朱德焯去世都没有改口叫爸爸。

紫阳是49年11月30日才解放的。解放前,朱耳昌埋伏着搞策反,任解放部部长;解放后,朱耳昌负责搞清理工作。 这一段,刘素琴有时在毛坝镇陪伴在朱耳昌身边。

朱鹤年解放后定的成份是开明士绅。

1950年阴历3月初5,毛坝叛乱发生。 两路土匪,一路从梁上来,一路从三滩梁来(?)。朱耳昌在毛坝小学被土匪围捕。 被土匪带走时,朱耳昌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个裤头子。在毛坝,朱耳昌被暴乱土匪打得全身乌完了。暴乱土匪这才把朱耳昌套在门上,这下才要“挂交牌、杀人丁、抢东西”。 土匪一路杀到深山朱耳昌的父亲朱鹤年家。朱鹤年闻讯从窗子中跳出一趟子就越过千山万岭插下沟。朱耳昌的五弟朱德俊和六弟朱德焜--他们都是朱鹤年的小妻徐氏生的。这两个得宠的小娃儿,不知道跑,更不知道天高地厚,更不晓得世道险恶,还站在三滩梁上大骂土匪。结果土匪过来把两个娃儿捆了,拉了就走,顺着冉家沟的梁上,两个娃儿的身上均被擢了许多刀,都差点被杀了。

朱尔昌暴乱死前,身上只穿着一个裤头,由于被打,全身都是乌青完了的。暴乱土匪之所以不马上杀朱尔昌,是想斩草除根。暴乱土匪问:你媳和儿在哪里,快快交待!朱耳昌一听这话,稳定了下来。聪明的朱尔昌知道妻儿安全并没有暴露。暴乱土匪把朱耳昌弄到二台山。这时,那路传来信息,朱鹤年家里已经被整光了。暴乱土匪把朱耳昌拉到毛坝观音崖,问朱耳昌:你是愿意自己解决还是我们解决?朱耳昌看了看脚下百米深渊,莫测深潭,想想自己会游泳,说不定能脱过一劫,九死一生。便说:我自己解决。朱尔昌自己纵身跳了下深潭。朱耳昌当时并没有被摔死或是淹死。潭对面的当羊的陈幺娃子喊:“哎呀!你们要处死的那个人没摔死呀,跳到一网剌上,在那崖下丘到的呀!”结果暴乱土匪又下来把朱耳昌从剌上整下水看着淹死。朱耳昌死时身上“光八子”啥子都是弄掉了的。又一说法:毛坝叛乱时,朱耳昌的手被绑着,土匪问你自己跳还是我们杀。朱耳昌会一点水,说:那我自己跳。另一种说法是:朱耳昌跳下去并没有摔死,在潭里沉浮挣扎了一会,冒出水面,靠在凹崖那里,陈幺娃子看到,喊:那个人没死还在那里靠着的呀!土匪下来又一顿卵石,看着朱耳昌沉下去了,这才离开。

陈幺娃子后来被新政府判刑。判了七年还是十年,就是因为这个事情。

(幺姨徐顺儿回忆:毛坝叛乱,你妈妈徐馨儿在大树坪看到的从瓦庙子镇庙上抬下来的是阮朝凤和邓泽仁。阮朝凤被家人丘在从徐家坡到乱石滩的路边,那硬是吓得过路人魂飞魄散。这个阮朝凤就是毛高畴的二姐嫁的阮家人。朱耳昌不是从大树坪抬下去的。毛坝叛乱属于瓦庙子、毛坝等地同时起事。朱耳昌属于从毛坝镇冲下乱石滩镇去的。

朱尔昌不见了,听说被暴乱土匪抓去了杀害了。朱家人,姜家人,到处找。找了几天仍找不见尸体。第七天早上,你姜家大姨夫做梦梦见朱耳昌了。朱耳昌对姜道重说:“道重。我回来了!”姜道重一下子惊醒了,大喊:“哎呀,耳昌在梦里说他回来了。”你姜家老人就说:莫慌,你去看一下。三天没到家,五天没到家,七天该到家了!姜道重沿绕溪河下去到任河乱石滩,在乱石滩渡船上,看到上游,在那个大树跟前,有个东西就下来了,在那里打转转。朱耳昌在水里泡了七天。

另一说法:这七天里脱险后的朱家人、朱耳昌的岳家姜家人到处找朱耳昌。第七天凌晨,朱耳昌给姜道重投梦:我今天要回来,你来接我一下。朱耳昌说完这句话,姜道重蓦然惊醒,倒抽一口冷气。姜道重一个鹞子摇身从床上跳起来,就大喊:“姨呀,耳昌给我投梦,让我接他一下。我要去下子古渡口!”朱元坝的妻子周传芝说,我嘎婆听到这样回答姜道重:“听老人们说,下水以后,三天没到家,五天没到家,七天该要到家了,那你吃了赶快去。”

姜道重到了任河和尧溪河三岔河口乱石滩老渡口,往任河上游一看,三月间的河水清,在庙子那树圣树下凹坑部位,果看见有一个东西正在那里打旋涡,正准备往下游走,形状是长的。姜道重叫渡船太公刘堂明---朱元坝二舅、姜道重父亲姜惠明的地客:“表叔你把船撑过来!”等船过来,姜道重上去,把住船,在河中间等了一会会,那个东西慢游慢游地走近了,用爪子一爪,果然是朱耳昌的尸体。姜道重忙拿起那个叉鱼的铁爪爪--长竹子上弄一个铁做的钩,钩着朱耳昌的尸体,拉到船上。那时的渡口挽子正在庙子坎下。朱耳昌的尸体放在船上,过到高滩镇这边,涌来看的人很多。

有个毛坝朱家门的名叫朱大鹏(本?)的正好从乱石滩过路,看见,大喊:“哎呀,耳昌呀!”就在这一瞬,朱耳昌双鼻出血。都说是朱耳昌听到亲人叫他,就出血了。

可怜朱鹤年区长一家在毛坝当地德高望重,威望千里,自己的后人却遭此大难。而紫阳许多人家门上都贴着朱鹤年写的对子,其中有一幅现在还有墙上隐现。细看,左联是:上善若水;右联是:厚德载物,横批却已经斑驳不清。只是仍可窥见,好漂亮的字!

空有耳昌名声响,徙有元坝活路难。

朱耳昌被杀死的那天,朱耳昌的五弟朱德俊和六弟朱德焜都差点被杀不说,一路土匪还押着朱耳昌找刘素琴、朱元坝两娘母子,当时两娘母住朱大本家--朱耳昌的远房的堂弟家。 土匪们主要想找朱元坝。 土匪们居然真的找到朱元坝。小小的朱元坝很聪明没有哭。土匪问朱元坝姓啥,朱元坝说“姓马”。就这样,朱元坝躲过一劫。

暴乱土匪连朱鹤年家老太太头上的头花都抽走了的。

姜道重和朱家弟兄老三、老五把朱耳昌用软芭蕉抬回毛坝。走在路上,朱耳昌的手脱节。

远房朱德强出的棺材板,栗树的,白木的,买来,墨抹的,朱德炤抹的。朱德炤说:当时没有外人,我一下一下抹,抹得很专心。因为我的大哥生前我最在乎他最尊重他最仰慕他。下水泡了七天的大哥回来了,虽然身子有些浮肿,胳膀也脱了一个,但人看起来还是那么英俊照人。我们小心翼翼地把哥哥装入棺材,停了三天灵,然后埋了。 朱耳昌虽是烈士,但因是横死,按大巴山风俗没进朱家祖坟。因为朱耳昌没有成年子女也没有看地。大巴山习惯是有成年子女,才兴子女为父亲看地。朱耳昌的儿子朱元坝当时是一岁零十六天。朱耳昌埋在田坪,离朱家祖坟很远。朱家祖坟在二台山。

朱耳昌牺牲后,刘素琴想把朱元坝带回东北,可是朱家不让。理由是朱鹤年两房妻子儿子无数,可是当时孙辈只有一个朱元坝孙娃子。就这样,朱元坝被留在大巴山。朱耳昌的刘素琴是49年2月到的大巴山,51年7月离开的大巴山(?)。刘素琴来到大巴深山,恍惚做了一个梦,梦醒自己最爱的人走了,自己在乎的儿子带不走。一时间,刘素琴变得恍恍惚惚。更奇怪的事情是,刘素琴离开大巴山后,居然黄鹤一去无音讯,也不是生是死是被禁还是被害,以后漫长的六十年间,居然从没有回头看过、问过儿子朱元坝。朱耳昌牺牲后头两年朱元坝还好,也就是51年到52年,朱元坝的生活料理都有爷爷朱鹤年管起的。 那两年朱元坝住在二台山,有朱鹤年精心呵护。当时朱鹤年在紫阳文化馆工作,朱元坝跟着二叔朱德炤(?)。朱元坝虽然没有爸爸,但是和朱德炤、朱德焜等十二个人都混得很熟。那是朱元坝坎坷半生中最幸福的两年。

当年被朱鹤年营救送往延安的紫阳县芭蕉镇中学老师刘华,是汉阴县双乳镇人。解放后先任紫阳县县委书记,后调国棉二厂书记,1978年任处交部礼宾司司长。跟随刘华去延安的胡琛在延安大学毕业后被分到现内蒙赤峰,以赤峰区长、赤峰新华书店经理的身份开展地下党工作,解放初暴露被国民党杀害,头被割下悬城头示众。可是护送他们的朱家人却在大巴山经受了太多的磨难。刘华似乎也并没有想过回报救他的恩人。而和刘华一起逃往延安的毛高畴的干哥胡春贵也牺牲在内蒙赤峰。

53年土改,朱鹤年家只改剩两间房子,仅四五十平米。朱元坝土改被改在罗家坪,朱元坝只好跟着干妈姜纹儿到罗家坪住。住到56年。

从53住到55年,姜纹儿带朱元坝就经常到绕溪河姜家油坊娘家住,在姜家油坊崖下住到58年。

54年毛高畴回大巴山和徐馨儿结婚,新郎新娘到姜家油坊拜见媒人---姜惠明不仅是毛高畴、徐馨儿的媒人、姜家大姨是徐馨儿的亲姐姐,更是朱耳昌的岳父。徐馨儿看到姜纹儿带朱元坝住在土改被分后的姜家油坊崖下,可怜一如两个野人,一对叫化,心里充满感叹。据说,姜纹儿并不是总住在崖下,而是和娘家人发生争吵了,就到崖下住,不吵了又回家住。

--按我妈妈徐馨儿的话说:“那硬是造孽!那硬是可怜死了!还是烈士的遗孤?不是烈士遗属?两娘母子都没得房子住--姜家油坊被公家收了,修了学校,姜家老宅住房也分给好几家人。两娘母子在绕溪河崖下一个岩洞里。那硬是那气像两个野人!”

据朱家人说,朱元坝虽然被组织遗忘,被同志遗忘,也并非被所有同志遗忘。1953年,有一个东北老乡名叫王远荣的来过紫阳,寻找朱元坝,在朱鹤年家住了几天。王远荣也是青年丛军出去的。王远荣看到朱元坝母子的可怜样,哭这个娃子命苦。朱元坝居然反过来哄王远荣:你不要哭,我没跟亲娘走,是因为我祖父也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娃子。 王远荣回去后,还多次给朱家来信,地址是北京宣武门十九号,可是后来,搬的搬,走的走,逝的逝,伤的伤,断了关系。

就这样, 朱耳昌的第一个妻子姜纹儿把元坝拉扯到八岁。姜女子没劳力,带着朱元坝回娘家住着,姜女子常哭,这使得朱元坝很小就很懂事。 看了姜纹儿生活得太苦,没有劳力,还带一个儿娃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绕溪河舅舅徐某(几舅?)便出面做媒,1958姜纹儿嫁广场赵家,赵老八(赵老八和杨实是同爷兄弟。赵老八把原高滩区长赵慧生喊亲弟弟)。

姜纹儿结婚是喜事,可是对于朱元坝却是天地塌陷。以前姜家妈走哪去朱元坝都跟着,像姜纹儿的小尾巴。可是现在朱元坝却被告知,他这个尾巴需要从不是亲妈胜似亲妈的姜纹儿身上一刀两断。不然姜家妈妈活不下去了。

也合当姜纹儿命苦,再嫁一年后,姜女子得乳腺癌死了。这是后话。

干妈姜纹儿出嫁病逝后,1959年。朱元坝回到朱家跟了三叔朱德焯。

三叔朱德焯有点文化会做生意。 朱德焯是1949年跟着毛高畴离家出走的美少年之一。朱德焯参加西乡解放军文干校,随五十五师到青海,转业后被分配到兰州,是兰州变电工程处工会主席,朱德焯曾有两个儿子,但是都丢了,故而收养了朱德焯。

1959年底60年初,朱元坝跟着转业军人三叔朱德焯,在兰州供电工程处。

那时日子不好过,大家都吃不饱肚子,加上大巴山野孩子朱元坝本来就野惯了,加上好奇心强,喜欢到处乱跑乱蹿乱钻,不是今天不见了,就是明天失踪了,不是闯了这祸就是惹了那事。不是今天这人来告状,就是明天那人找组织。三婶管不住担心朱元坝出事,不好和大巴山亲人们交待,只好找老公告状。朱德焯也怕朱元坝到处跑,万一出事,亲人们怪罪,说不听,教不闻,关不住,锁不住,只好拷打朱元坝。这一来,不想,这举动更令朱元坝疯狂不羁。有一次朱元坝想念大巴山,出逃西安:陕西历史上著名的教育家三清之一朱茂清家是朱元坝出逃的地方之一,在西安上大学的叔叔朱德炳是朱元坝出逃的地方之二。朱元坝那年才十岁,便独自偷偷爬上火车,饿了一天一夜,在火车上看到人家手里的大馒头,朱元坝多么想要一口充饥,可是怎么也开不了口。朱元坝成功跑到西安五叔朱德炳那儿。朱德炳当时正在西安水利学院上学。朱元坝的失踪引起朱德焯所在的单位兰州变电工程处的轰动。兰州供电工程处谣言四起:朱主席平时打娃子太历害,朱主席把那娃子打死了,甩到黄河里了。那娃儿是烈士,朱主席把烈士的娃儿打了,朱主席是反革命!厂里工人为此还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罢工,这罢工居然是冲着朱主席来的。单位有小人不熂利用好心收养烈士遗孤这件事给的朱德焯上纲上线。

1962年朱德焯被辞退回大巴山,据说是因为“贪污”,说是账对不上,居然是一百元钱对不上。这,和收养的烈士遗孤朱元坝致其多次失踪案不无关系。 --当时的组织上不给朱元坝收养烈士遗孤一分钱的补贴---朱元坝活动量大饭量也大,朱元坝无户口无口粮定量无一分补助,朱家人也没有向组织提出过要烈士的抚养费,甚至没有向组织上提出过任何要求。可是兰州变电工程处不但不理解朱德焯义务收养烈士孤儿的朱德焯的高尚品格,更不想给朱德焯半分补贴,更不想在困难时救助朱元坝,更不想如何按国家政府给烈士遗孤给正常待遇,更不考虑养父养子的磨合属正常范围,反而趁家庭矛盾上纲上线,当时惊险人斗场景可窥见一斑。

正上大学的朱德炳两次请假送“叛逃”西安的朱元坝回兰州。第二次送去,加之朱元坝多次逃跑,三婶怕出事,六一年请假把朱元坝送回大巴山 。朱元坝在大巴山跟幺叔朱德俊过,住在罗家坪。送朱元坝上学朱德俊没能力,朱元坝便整日到胡家坡大崖放羊砍柴。大崖也叫娃娃崖放了好多的装死娃娃的火匣子--大巴山娃娃死了不兴进祖墓,加在山高石硬无力下葬,娃娃们死了被塞进崖缝或是放在崖下。当时农村生活十分困难,朱元坝和幺婶一样需要到外砍柴放羊。就是这样,家里仍是没有吃的。

小小的朱元坝,第一次真正品尝到了生活的苦滋味。朱元坝白天在娃娃崖下雨刷,累了就坐在那些装死娃娃的匣子上。

朱元坝经常放羊的地方叫大崖,崖下放到小死娃娃四五个,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大死娃娃。这些死娃娃都是朱家饿死的娃娃。大巴山人小娃娃死了都兴往崖下放。这个二十多岁的大死娃娃可能是家里实在无能力掩埋,故而也放在崖下。这些死娃娃,除了那个大的死娃娃棺材还在,那些小死娃娃,不是席子被风吹跑了,就是棺木都朽烂了。朱元柱害怕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整天的和死娃娃们在一起。

朱元坝想死了就狂跑出去,想活了就疯奔回家。朱元坝看起来真像原始野人一般无牵无挂。朱元坝小时喜爱看古书,特别喜欢看岳飞。59年,朱元坝又不想活了。朱元坝决定去岳飞坟上看一下,然后就去死。

朱元坝头上长了很多的虱。那么小的虱子,跟着头发疯涨,越剪越多。朱元坝想用井水把塞子淹死。可是虱子的生命力极顽强。朱元从不同方向把头发乱扯一气,仍是对付不了虱子大军。朱元坝就跑到大雨中刷,仍是刷不去虱子大军。没有办法,朱元坝便想用冷水浇,想淹死那些虱子。可是冷水一刺激,虱子居然更多了,更弄不下来了。朱元墙坝头上的虱子如同“蓬场”的人头发上粘上谷尘一般密。这些虱子顺了朱元坝的头发往下爬,朱元坝只好经常来来回回摔头。

小小的朱元坝终于承受不了,总是想死。

偶尔回家,幺叔总也是想方设法弄来几斤包谷,朱元坝就拿个铁勺放在火炉坑烧了几个包谷吃。还是饿得前心贴后心,家里总是没粮吃。

朱元坝变得越来越拗。有时和大人顶了嘴,免不了挨打,朱元坝就跑上大崖下跟死娃儿们睡了两夜。

叔叔们婶婶们其实都疼朱元坝。朱元坝跑了,一大家人都不干活儿了,都四下翻山越岭去找。

有一天,朱元坝找到几个玉米,便一趟子跑到杨庙梁学校,把破帚扫弄一堆,点火烧那几个玉米吃,叔叔婶婶们看到烟火,才终于找到了离家出走几天的朱元坝。

这件事情过后,朱元坝还是跟着幺叔幺婶过。那一阵子,许多人因为管不住朱元坝,都不叫朱元坝的名子只叫他死鬼子娃儿。 有一段时间,丛莲娃儿朱元坝连自己名子都忘了,自已也叫自己“死鬼子娃儿”。

62年以后三叔朱德焯从兰州落草回来了---朱元坝当时并不知道落草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收养他这个烈士孤儿。朱德焯的妻子是绕溪河庞地主家的女子庞世兰。庞世兰没生娃儿,朱鹤年的意见,又叫朱元坝跟着朱德焯过。这会儿朱德焯可不是原来的朱德焯,堂堂的工会主席。朱德焯回大巴山可不是荣归故里,而是被遣送回乡:没了工作更没了工资,酸文人,日子过得比大巴山乡下人还苦。只不过,再跟着三叔过的朱元坝经历风雨之后慢慢变得懂事,慢慢学会珍惜和三叔三婶在一起的时光,慢慢理解着幺叔幺婶对自己的好。虽然跟着别人的父母过生活上总有些坎坎坷坷,但朱元坝慢慢地适应着。慢慢地习惯着。朱元坝渐渐地学着自己过日子,虽然是破烂日子,忍着,告诉自己是没有父亲“没得母亲”的娃子。

听到哥哥姐姐喊妈,朱元坝总是眼泪汪汪的。朱元坝只和一个堂姐关系比较好。有一天,元坝看着月亮对堂姐说:姐姐我要是有妈就好了。有一次元坝向堂姐敞开心屝:看到别的孩子,爸爸打妈妈拉,妈妈打爸爸拉,我挨打啥门就没有人拉?可怜时我就想死。

风也好雨也好雷也好电也好,朱元坝终于长大成人了。

没了工作没了工资,为了收养烈士遗孤受到委曲的朱德焯,直到 1979年才平反昭雪,恢复工职。朱德焯这才开始又拿工资,工资是每月四十九块五。 紫阳的杨子荣--杨实和赵博当时在西安铁路部门工作(?)。平反昭雪后杨实和赵博给朱德焯出了主意,出了证明,1949年11月参军的朱德焯居然弄了个离休。而毛高畴带出去的大巴山美少年中没有丢工作的凤毛麟角,少有的几个均退休。离休的只有朱德焯一个。

朱德焯的堂弟赵博--是因为杨实的关系而亲?不是因为姜纹儿嫁赵家联了亲?还是朱赵两家还有其它姻亲关系?还是朱赵两家天生相吸?在外工作的赵博每次回大巴山都带信上山叫朱德焯来见面。有一次,赵博居然带信叫朱德焯到广城去和他见面。

朱德焯的工资加到最后,2005年加到二千多元。 可惜朱德焯天生命苦,偏偏05年下半年病死。眼巴巴看着那么高的工资又变成烟云飘散。真是苦命看着好运去,好运伴着苦命尽! 朱德焯妻子庞世兰现在一月能拿三百多元生活费。

朱德焯的妻子庞世兰的父亲是紫阳大地主。庞家五弟兄,彭世兰的三哥是秀才,庞世兰的父亲的名望和朱鹤年差不多。

我第一次回紫阳,在紫阳县对面的山上所谓的烈士陵园---当时只是一些坟,坟前立有碑,才知道那是毛坝叛乱牺牲的二十多位年轻人的公墓。我看过紫阳县志,也说朱耳昌做为毛坝叛乱牺牲的二十多位工作人员中职物最高、威望最高的朱耳昌区长的墓在紫阳烈士陵园。可是朱家人告诉我: 朱耳昌的坟在大坝塘罗家坪,紫阳烈士陵园的那个墓是空冢。

赵博曾亲自给高滩民政办的主任谈,请国家出钱一百多块,把朱耳昌在大坝塘罗家坪的坟修一下。

朱元坝总认为自己没有能力。第一步总迈不出去。朱元坝的大儿子2001年以465分超过当年的本科录取线考上西经大学,报名费八千多,没上成。2005年二儿子考上咸阳制药学院,一年学费五千多,又没上成。 朱元坝的妻子这样形容大巴山人:槽里头无食,猪拱猪,你供一下我供一下,不顾别人只顾自己。谁还顾得了烈士的儿子? 大巴山人都奇怪:朱元坝的叔伯个个都有能力,为什么不帮朱元坝找一下组织。

朱元坝的妻子是周传芝,米家坡周凤鸣家的,成份地主。周传芝是婆婆庞世兰的外甥女。

周凤呜原来是个当兵的,解放初才卖了十几担课土地,当过国民党保队副,西安“战干团”的学生。土改和共产党一起反霸减租。

周传芝的父亲周凤鸣当保队时家里富有。周凤呜在毛坝区朱盘乡曾和朱鹤年共事。周凤呜是小字辈,和朱鹤年的儿子朱耳昌同年龄。

采访时,周传芝说: 我的的大妈名叫毛远凤。我的叔父是毛悠益,毛悠益是老大夫、游医、辛滩子油坊跟前。大妈家日子后来将就能过。我知道如果是毛悠益,那就和我的毛家是一家人。毛悠益是毛家当年在乱石滩在世年龄最高的老祖宗。我的堂伯毛高常说,家里有了事,我们总是辛滩子去请教老前辈毛悠益。

周传芝说:我母亲后来瘫,七五年死了

周传芝和朱元坝的婚姻介绍人是高滩镇的庞溪鼎。

周传芝说:当时我父母亲说:朱耳昌是革命烈士,朱鹤年是开明绅士,娃子朱元坝一定不干坏事,这个亲可开!

七零年,朱元坝和周传芝结婚,当年,朱元坝到三钱修铁路。 朱元坝家庭成份不好在工地上便有人整,有人说那个娃儿不能乱整哟,这个娃儿是烈士遗孤哟。另有当权的,认为朱耳昌的人没死尽,嫉妒。

58年周传芝出嫁到朱家。周传芝和朱元坝结婚时,朱元坝连双袜子都给周传芝买不起。用朱元坝的话说:吃碗饭都难哎,那里有钱买袜子?

朱德焯从甘肃回大巴山还领了一个朱家亲外侄王仲文,是个孤儿,原在幸福院,朱德焯回来领回来,给个归宿。

王仲文是白杨溪人,王仲文也娶了妻有孩子。

当时的情况是:朱家六个人三个人没户口没有口粮,也不让去地里挣工分,只有六个人吃三个人的。那三个干活的多次累倒在地里。朱家六人一个饿成鬼样子。

三线建设时,读过小学的朱元坝当过两年辅导员,七四年回来,得肠梗阻朱元坝差点死了。

七五年朱元坝得了一个女孩。

周传芝说:因为是烈士家属,紫阳政府官员曾来朱家拜年,一直拜到五七年停了。七几年又恢复拜年,拜了两年。每次来,紫阳政府官员都花二十多元钱买一挂炮子,一条烟一幅对联,而我们请他们吃饭大约要花三十多元,第二年我没钱请,就再没来。 五八年朱鹤年到

(以下采访原始毛料,资料整理还没有开始)

74年,野孩子朱元坝终于自己成家,第一个家安在二台山。

52年土改当时小元坝的房子分在罗家坪,58年和周家换了:周家下去住朱元坝的房子,朱元坝上来住周家的房子。等于朱元坝又换到二台山。二台山是爷爷朱鹤年的老房子。

朱元坝小两口结婚后在二台山一起住了五年。朱元坝小两口子和朱德焯住一起,住在朱鹤年的老房子。

在朱鹤年一起住到74年,朱鹤年将自己的住房给孙子分出十多平米,朱元坝分出去一边过。一个十个平方米的房子,朱元坝一住就是几十年。72年到74年 ,大坝的书记朱某某,很年青,当兵出身,十分关心朱元坝。从语言到行动,从不整朱元坝。这使朱元坝虽然在物质上什么都没有,但是精神上很是愉快。

75年,大坝来了个紫阳县人胡成庆当书记。胡书记看到朱元坝一家生活太困难,就让朱元坝到紫阳去弄个函,证明自己是烈士遗孤,申请组织照顾。小时,朱元坝觉得自己虽然是烈士遗孤,可是四肢都在,什么都能做,从来肯对组织上提出任何要求。朱元坝自认为,自己很悲壮。可是这些年,朱元坝半边腿长期下不了力。朱元坝有个亲戚,年底三个月,上不起班,每月一千生活费国家全包。

朱元坝自认为,如果自己哪天只要肯开口,轻轻说一声:请组织照顾,一定会没有问题。

让朱元坝没想到的是,从小没有要求组织照顾过一次,而这次申请报上,省政府的答复居然是:烈士遗孤已经成人,一切地享受也就没有了。

80到82年,新上任的王明台书记再次关心朱元坝,连着两年又让朱元坝给组织上写困难申请,安排工作申请,仍是没有下文。

朱元坝一家可怜的连凳子都没得坐的。五口这家只有一个凳子。一个凳子让给最需要坐的人坐,其它四人平常只能蹲在地上。

家里太穷,朱元坝却出奇地喜欢孩子。朱元坝做任何事情都是一个人,于是便想来来儿旺孙旺。朱元坝是个孤儿,总希望孩子不要太孤单,总是喜欢有更多的孩子相互陪伴。75年,开始计划生育。朱元坝妻子怀第三个娃子时,计划生育干部见了周总是追得周满山乱跑,各户乱钻。他们是想让周去引产。朱元坝看着妻子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却满心的欣喜。终于不追了。这个娃儿是个儿娃子。朱元坝最后有了五个孩子:三个女儿,第三儿和第五个是儿子。计划生育把穷家给罚没了,把剩下的一切甩在地里任雨涮。最后没得罚的,就砍朱家的树。

好事没得我。计划生育人来了,朱元坝就当“望山树”。计划生育人终于说完了,朱元坝之才收回放飞的眼神,去送人。有一天,乡上调来的一个干部来到朱元坝家,他说:“莫生了,儿也有了女也有了,让女人来做个小手术,不罚了。”

现在,朱元坝娃子上学欠下四万元的帐。不过好在,现在朱元坝家凳子终于有了,五叔朱德炳还给朱元坝送了一间二十多个平方的破房子。

05年,7。13大水把朱元坝家的房子给冲垮了(?)。朱元坝又写了个东西递上去。这时,村里有人闲言碎语: 朱元坝,破烂家庭谁信?特困户谁信?朱元坝家里电器样样,有还能吃低保?省政府来人调查,某村长、书记的侄娃子任抚贫组长,他说:朱元坝的那个烈士好像是文化大革命时的烈士。朱元坝一听就急了:那门文化大革命时的烈士?朱元坝拿出烈士证对少政府调查人员说:这就是证据!政府调查人员到朱元坝“家”看,只见屋烂锅破。

省政府。

这一次终于有了回音,省政府给了朱元坝五千元。朱元坝修了个新房花了二万,侄子锁了一次--锁门侄子帮货款四千,借锁门侄子的四千还了。新房去年粉扫,现在仍欠五千元。

朱元坝的幺女在安康上中专,寄到省上批到安康,正式交,四千,急疯,五千,当时就一千五的利。送了这门多东西送到

小丫头中专上出来,专升本,三加二,考上陕西四军医大,背四万多。上学一万多,其它三年,朱耳昌,长得,个子高,像朱德焜,走路,身子把腰去不住,这么个。

朱尔昌, 管你是那个做法,我就是丑你。

朱元坝,他说想他妈妈。他听到堂哥和堂姐同年干活读书,姐姐哥哥给妈说好说PIE。我也想,可是我就跑了,就要哭了。姜家妈妈对太好。姜家妈妈都是好的走。我这个人再生是烂土柴丢了就是沉香木。 想妈妈以前特别离开姜家妈,为什么我这个命克妈,三个老的一个都没得。有了觉得是个负担,有了说个话是个啥子滋味。幺姨照儿子朱元念,我啥门命这么苦啥都没得。我结婚,觉得我妈妈痛他,后来我的母亲死了,想着伤心。心在儿女身上。看到人家一家羡慕,注意影响,埋在心里。不想结交人。 想妈妈,小时候,原来有个照片,穿得一个棉滚子,带带,肚子在外,哪里透风。失去姜家妈是乳癌死,妈妈要看(五九年热天),高滩医院。知道奶子臭,抱在怀里分不开。露水草野草草鞋,哭了几个小时。你那草鞋哪个弄的,爷教的。(赵老八前妻死了,有一个女儿,五八结婚,五九年死。赵老八也死了。) 姜家妈死,没给朱元坝死:“朱丛莲,假不成,姜家妈也死了。” 反而一下,你们唱啥子。痛苦一场。我这一无所有了。 有了孩子,有时孩子呕,为什么一天干了坏事,我实在是不想打你们,自己哭了。我想你们多好,看了我们是多好一家人。我们的孩子儿不顶娃儿的嘴。在累抱倒洗抱到睡,我从小没享过福我要做个以身作现的父亲。元坝爱委曲我,妈管他那门的,你都要让爸,他一无所有。你就是他身边最伟大最亲近的人。你没走你没跑都是为了我们。你委曲到现在,就是为了我。第一个伟大的人是母亲第二个伟大的人是妻子。一个成功的男人没有这两个就没有好大的进步。现在第一个伟大的人没有了,就只能有你这么一个伟大的人了,看到我们爹就么可怜巴撒的,晚年希望他能幸福几天。想这个家还想完整地存在不能给他太大的压力,压力大了只有一个字死。 跑武功,有个叔叔一蓝子西红柿,拿了一个抱在怀里。这是你孩子,不是的,怪不好意思。找不到五叔,甜瓜,脱下衣服,抱走甜瓜。甩甜瓜,两天吃了一个甜瓜,抱五叔就大哭一场。送上车,站上接,安排的干粮人家拿了,走没好远,倒回又坐回五叔,五叔送元坝回去。

大女在上海苏州坤山带小孩子老公二千五百有房,二女狱中,三儿在坤山高科电子厂上班一千五百没房,四女坤山市第二人民医院一千二三百临时没房。五儿在陕西医学专修院学临床在坤山实习。

高滩广城杨家坝(杨实赵家老屋)

毛家毛高堂毛高弟。祖先。我的二嫂是毛家人,毛高碧(毛明吉关系喊幺姑)

毛高麟拨牙伤了神经肉发了炎里面烂起窝窝,烂了这个牙来找,害那个,大爹周子文。

毛高麟漂亮。喜欢中山服白衬衣说话文雅。

袁仲溪,教师儿子袁吉龙(是否儿子),紫阳房产也好,居民下乡,紫阳房子。留得房还是好,在紫阳县城有好的立足之地。下绕溪河饿死了的(?)。

链接:

乱石滩难忘事件:

朱烧包全家被烧死之谜。

朱烧包一家住的离家毛家不远的地方。朱烧包是外号,真名叫朱明山,妻子桃芝元。朱烧包曾进过狱(?)。

1968年三个人,一起被烧死,一起在乱石滩镇被烧死。

乱石滩有人说朱烧包之死是受了“夹夹磨”,有人说是因为朱烧包“强奸了幼女”。

都说朱烧包在狱中死了,可是没有想到朱烧包却从狱中出来了。受害人,主他进狱的陈家女娃子怕他,疑怀他会再度伤害自己。

朱烧包在乱石滩镇开了几个药店。乱石滩镇那么多家,属他家富裕。朱烧包在部队学的先进的药术。从部队回来把本事也带回来了,药也带回来了。五几年,朱烧包把西药和药术都带回来了。

朱烧包三个人一起被烧死,有人说是因为朱烧包命犯两性关系,有人说朱烧包是命犯“公家”要修财政所和供销社--据说乱石滩当时当政的整朱烧包是因为:乱石滩镇要修财政所和供销社,可是“公家”给朱烧包多少钱朱烧包都不卖地基房产。他一被烧死啥都是“公家的了”

朱明山死了,请丫环(朱明山六三年回来,六零年嫁到毛坝)就是那门嫁了。带了女子。陈彩绣,把我的名字也造上。失火是三人在里面来去)(?)

链接:朱尔昌魂归何外?

(毛竹注:紫阳县东山烈士陵园中的朱尔昌陵是一个空冢。只是毛竹不明白,当时牺牲了二十多位,为何只有他们四位在东山烈士陵园有碑?其它人的碑呢?当年瓦庙子牺牲的邓泽仁和阮某某从白鹤乡抬下,妈妈徐馨儿见证了这一历史。而阮某某当时并没有下葬而是丘在白鹤到高滩的路上,那硬是唬死过活人。而现在毛竹去采访,知道不仅朱尔昌的遗体不在紫阳东山烈士陵园,而那紫阳县城对面山的原碑上二十多年轻人,许多都不在碑下,而在自己家的坟园中。最近一次去大巴山,毛竹还去谒朱鹤年和朱耳昌的在朱盘乡的陵,在心里祈求愿两位先智先贤安息!) 紫阳县东山烈士陵园

[ 作者:戴定钊 转贴自:《血染的风采》 点击数:1161 文章录入:admin ] 紫阳县东山烈士陵园位于城东汉江南岸,与县城隔江相望。2003年3月建成,占地5000平方米,投资108万元。园内安葬206位烈士遗骨。1950年清匪肃特斗争中光荣牺牲的贾国廉、温秀元、朱耳昌、胡华兰4烈士和70年代修建襄渝铁路牺牲的人民解放军202名官兵,分别由神峰山烈士陵园和境内铁路沿线9处铁道兵烈士陵园迁葬于此,并刻立“紫阳县清匪肃特记略碑”和“紫阳县参加修建襄渝铁路记略碑”铭记其事。陵园以山门——纪念碑为中心轴线展开布局,园内分三个台阶。拾级而上,迎面是高耸的纪念碑,碑高86米,由花岗岩建成,基座是用绿色玉石板雕刻反映“清匪肃特”、“修建襄渝铁路”画面的浮雕贴面,“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几个大字在红色五角星下熠熠生辉,成为整个陵园的标志。园前是滔滔汉江,园后是林木葱翠、傲岸而立的大东山。园内广植松柏、香樟、紫薇、玉兰、红李、丁香等各种花木,像征烈士永垂不朽。蓝天白云下,整个陵园既肃穆庄严又蕴涵天地之灵气。

000000

朱德焯是和毛高畴一起离家出走的大巴深山美少年之一。

(图为朱德焯的兄弟之一,朱德焜夫妻。朱德焯的哥哥就是紫阳县著名烈士朱耳昌。朱耳昌1950牺牲于毛坝区叛乱。朱耳昌牺牲时任紫阳毛坝区区长。朱耳昌的父亲是前任毛坝区区长朱鹤年。 当年轰动中国的毛坝判乱发生时,朱鹤年从深山房后一趟子扎下河,朱鹤年的大儿子毛坝区长朱耳昌被土匪拉去杀害。二儿子跳进茅斯躲过土匪。五儿子朱德俊和六儿子朱德焜是朱鹤年二房妻徐氏的两个得宠的娃娃--朱耳昌等是大妻唐氏的儿子。老五朱德俊和老六朱德焜哪里知道世道的险恶,更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还天真地站在房头大骂土匪,结果被土匪拉去,一个戳十几刀,一个戳三四刀。两个娃儿一个跳崖逃生,一个被老乡救命逃生。

朱鹤年在大巴深山有三个庄子,唐氏和徐氏各住一个庄子。大妻唐氏住二庄子(?),二妻子徐氏住罗家坪。 也就是说:朱耳昌有两个妈。朱耳昌的生母是大妈唐氏,是朱鹤年的第一个妻子。唐妈妈是沙沟河唐家闺女,和毛高畴的大嫂唐姐一大族。朱耳昌的二妈徐氏,是白鹤乡大坪的徐家,和毛高畴的妻子徐馨儿是一个大族。朱鹤年的大妻和二妻相差十来岁。唐氏生了六个,五儿一女。大儿朱耳昌、老二朱德敏、老二儿子德炤、老三朱德焯、老四朱德焕、老五朱德炳。徐氏生了两个:老六朱德焜和老幺朱德俊。

(朱德焜后来找了徐家女子徐顺儿,而朱德焜的儿子后来又找了徐家姑娘徐某某,也就是三辈人的媳妇都姓徐)。

朱德焜当时是紫阳县白鹤乡唯有的三个高中生之一。朱德焜的妻子徐顺儿是毛高畴的妻子徐馨儿的亲妹子。毛高畴和朱德焯也算是挑担呢!)

朱德焯的弟弟朱德焜1957年高中毕业,是大巴深山唯三的考上高中的后生之一。紫阳县当时没有高中(?),朱德焜被分到陕西平利学校,毕业后分到甘肃兰州毛织厂,又回来分到紫阳县当秘书。湘渝铁路紫阳段建设时,县上工作人员全民动员。县上分配朱秘书去干活,让一个文弱的书生抡八磅大锤,朱德焜干不动,实在是干不动,便偷偷跑了回来,从此丢了工作。

朱德焯是跟毛高畴离家出走的美少年之一。 朱德焯的经历前半拉子和毛高畴相同,后来,毛高畴转业青海农林厅,朱德焯转业甘肃,并收养了的烈士哥哥朱耳昌的遗孤朱元坝。 --朱耳昌的头妻是毛家老亲姜惠明的女子姜纹儿。朱耳昌的二妻是东北某鞋厂企业家的小姐刘素琴,朱元坝是这位刘素琴小姐所生。朱耳昌牺牲后,朱家没让东北小姐刘素琴带走朱元坝,因为当时朱鹤年的孙辈只有朱元坝这么一个儿娃子。朱元坝跟着姜妈妈长到八岁,姜妈妈后嫁赵家,一年后得乳癌去世,朱元坝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儿,被升为兰州变电工程处任工会主席的叔叔朱德焯收养。

朱元坝名副其实的大巴山野娃儿。有一次朱元坝想念大巴山,出逃西安:陕西历史上著名的三清教育家之一:朱茂清家是朱元坝出逃的地方之一,在西安上学的叔叔朱某某是朱元坝出逃的地方之二。朱元坝的失踪引起朱德焯所在的单位兰州变电工程处的轰动,单位差一点给好心收养烈士遗孤的朱德焯上纲上线。

1962年,朱德焯被兰州变电工程处辞退回大巴山,据说是因为“贪污”,说是账对不上(?),居然是一百元钱对不上。这,和收养的烈士遗孤朱元坝失踪案不无关系。

--当时的组织上不给朱元坝收养烈士遗孤一分钱的补贴,朱家也没有向组织提出要烈士的抚养费。可是兰州变电工程处不但不理解朱德焯义务收养烈士孤儿的朱德焯的高尚品格,更不想给朱德焯半分补贴,反而趁朱家正常的家庭矛盾上纲上线,当时惊险人斗场景可窥见一斑。 朱德焯回大巴山后多少年没有工作,后在大巴山“革命先驱”杨实和著名人士赵博的证明下,朱德焯得以恢复工作,并弄了一个离休,这是和毛高畴一起离家出去的美少年中的没有的。只可惜没有享受几年,就驾鹤西去,命归黄泉。

链接:

烈士遗孤朱元坝的故事

(以下采访初级毛料,资料整理正在进行,正式写作还没有开始)

当年,芭蕉事变,芭蕉中学被包围,教师刘华从窗子里逃出。当时在校的学生毛高畴、姜道仲还不知道刘华是啥子地下党。 朱德焯送脚崴了的刘华老师到父亲朱鹤年家躲藏。朱鹤年当时是毛坝区长。刘华在朱鹤年家休息一夜,第二天,朱德焯和二哥朱德炤商量好后,护送刘华到庙沟刘明会家,然后又由庙沟过镇巴的杨尔河,走了一百里,又把刘华接回到朱鹤年家,住了一晚上,然后又护送刘华缘山上回到芭焦镇,从芭蕉镇下到紫阳,从紫阳下到安康,最后到达延安。朱家人知道他们这是冒着杀身之祸做这件事情。朱家人并不知道他们送的刘华解放后会升任中华人民共国礼宾司的司长。更没有人知道,不论是刘华升任什么要职,都无法改变大巴深山朱家人的悲剧命运。

后来,朱耳昌回大巴山搞党的地下工作。朱耳昌是一九一七年生的。朱耳昌每次回大巴山家里,都对家里人说:待长年、伙计要好,共产党一定会胜利,莫买土地。 朱鹤年本来就是开明绅士,在旧社会就是老人、长年、伙计一锅吃饭。 朱鹤年只有一个姐姐,可是隔房同爷的有五个弟兄,六兄弟各是一个庄子,最富的要数朱鹤年。其它的平平淡淡。没解放时朱鹤年是毛坝区区长。解放后是儿子朱耳昌是毛坝区区长。

朱耳昌娶的是姜惠明--毛家老亲姜家的女子姜道纹。小名姜纹儿。只可惜姜纹儿在屋里是闲起的。朱耳昌不太喜欢,嫌姜纹儿个性硬。公公朱鹤年也不太喜欢姜纹儿。 据乱石滩人说:姜纹儿嫁到朱家就是一个错。因为同是紫阳大户的朱盘乡朱鹤年和绕溪河姜家油坊姜惠明两大家的关系并不太好。至于朱家为何还要娶姜家纹儿,姜家为何还要嫁姜纹儿给朱家,可能是缘于:都是当地大户,门当户对,又是娃娃亲。朱家娶姜纹儿,还可能是因为姜家弟兄一个一个不撇--人才好,娶妻看舅,故而迎娶。

据大巴山人说:朱耳昌并不是一开始就冷落姜纹儿,正常的夫妇关系还是有一段。后来,朱耳昌才开始嫌姜纹儿“太歪得很”。这可能是朱耳晶有了外遇。

朱耳昌是大巴山热血青年们“青年从军”出去的。朱耳昌在东北有的外遇。那是在辽宁沈阳,认识了刘素琴。刘素琴长得漂亮。刘素琴的父亲是大资本家,自办的鞋厂。刘素琴是城里的千金小姐,在朱耳昌的眼里,自然胜过姜纹儿这个山里的大家闺秀。

朱耳昌随部队离开东北时,朱元坝才四个月。刘素琴抱了朱元坝赶了上来,过了黄河才赶上,朱耳昌就把刘素琴母子带上了。

这期间,朱元坝在西安丛莲路在教育家朱茂清的呵护下成长,故而小名叫朱丛莲。陕西著名的三清教育家朱茂清和朱鹤年是同父的兄弟。朱鹤年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朱鹤年是老幺。 --西安的朱茂清的第一个老婆是毛坝徐佑民的姐姐,嫁了一个月,朱茂清就出去了,而这个姓徐的和白鹤徐家--徐馨儿家可能也是一个大族。在西安朱茂清又找一个姓姬的。当时,就是朱茂清和姬带着小丛莲。

朱耳昌1949年3月,朱耳昌回大巴山从事地下党的工作。朱茂清毕竟是见多识广明心慧智,劝朱耳昌别回险象环生的大巴山。朱耳昌说了情况,硬要回紫阳。朱耳昌说:几年没看到父母,太想念他们,一定要回去看一下。朱耳昌是回大巴山从事地下党工作。 49年6月,朱耳昌回到紫阳,到毛坝,以国民党毛坝区长的身份,摸底搞解放工作。朱耳昌把刘素琴和小丛莲都领回大巴山。刘素琴为跟朱耳昌,和东北家里断了关系。当年,从沈阳大城市来的刘素琴穿着罗马裙高跟鞋来到大巴深山,这在大巴深山是很轰动的事件。姜纹儿很丧气。刘素琴把儿子朱元坝带回来交给姜纹儿,姜纹儿还引得好。姜纹儿没有说走的话。

朱耳昌到了毛坝当区长就很少回家,不论姜纹儿家还是刘素琴家。一直到他牺牲。

紫阳解放前夕,被称为“紫阳的杨子荣”--杨实潜伏在紫阳中学姚黎明校长家和乱石滩区区长赵惠生家,为争取和平解放紫阳做种种努力。杨实召集当时的国民党毛坝区长朱耳昌开“黑会”--不敢开灯怕敌人发现。杨实对朱耳昌说:要相信共产党一定会胜利!任河的解放交给你,要保证一枪不响,还要拿高霞宣(?)的电台,还要收到陈浩凡(?)的枪。会后,朱耳昌派紫阳新联位一位姓陆的去拿陈浩凡的枪,这老汉现在还活着。朱耳昌秘密安排起义事项。

紫阳解放比全国多数地方晚,日子大概是49年11月30日。紫朱耳昌原来是国民党98军的。98军失败以后,过安康穿大巴山紫阳县向撤退重庆市时,路过毛坝,以国民党毛坝区长的身份,摸底搞解放工作的朱耳昌趁起组织带兵起义,交了98军的电台,立了功。朱耳昌表面上这才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其实朱尔昌早就是地下党派入国民党内部的地下党员。

朱家有位叫朱元柱的提供到:1949年初冬,紫阳刚要解放,当时的紫阳县伪国民党兵役局(也就是现在的武装部)李**局长(四川人)见势不妙仓惶逃窜至毛坝关的冉家沟谢治安(解放前是县参议员)家,企图潜伏四川老家,杨实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派朱德焯带几个人火速前往毛坝关 朱德焯随即带领朱德焕,朱德武,胡华友等人在途经毛坝关街道时,见朱耳昌的老战友王优荣身上挎着一把手枪,朱德焯说王哥把你那个家伙借给我用一下,拿着手枪带上几个兄弟直奔谢治安家。来到谢家,谢治安说:表侄啊你莫乱来,今天你休想把人带走。朱德焯通过讲政策和武力的方式五花大绑了李局长。押送返回至鹰嘴岩时,李局长企图逃跑趁人不注意往岩下奔,差一点把朱德武一起扯下岩,在李局长第二次往岩下跳时,朱德武尽管力气大也没拉住跳岩的李局长。。。。。。最后朱德焯一行将情况汇报县委和杨实。

朱耳昌牺牲时,儿子朱元坝才一岁零十六天。母亲刘素琴为何没把他带走呢?

朱德焯是朱元坝的三爹。朱元坝一直叫朱德焯为三爹,至到朱德焯去世都没有改口叫爸爸。

紫阳是49年11月30日才解放的。解放前,朱耳昌埋伏着搞策反,任解放部部长;解放后,朱耳昌负责搞清理工作。 这一段,刘素琴经常在毛坝镇陪伴在朱耳昌身边。

朱鹤年解放后定的成份是开明士绅。

1950年阴历3月初5,毛坝叛乱发生。 两路土匪,一路从梁上来,一路从三滩梁来(?)。朱耳昌在毛坝小学被土匪围捕。 被土匪带走时,朱耳昌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个裤头子。在毛坝,朱耳昌被暴乱土匪打得全身乌完了。暴乱土匪这才把朱耳昌套在门上,这下才要“挂交牌、杀人丁、抢东西”。 土匪一路杀到深山朱耳昌的父亲朱鹤年家。朱鹤年闻讯从窗子中跳出一趟子就越过千山万岭插下沟。朱耳昌的五弟朱德俊和六弟朱德焜--他们都是朱鹤年的小妻徐氏生的。这两个得宠的小娃儿,不知道跑,更不知道天高地厚,更不晓得世道险恶,还站在三滩梁上大骂土匪。结果土匪过来把两个娃儿捆了,拉了就走,顺着冉家沟的梁上,两个娃儿的身上均被擢了许多刀,都差点被杀了。

朱尔昌暴乱死前,身上只穿着一个裤头,由于被打,全身都是乌青的。暴乱土匪之所以不马上杀朱尔昌,是想斩草除根。暴乱土匪问:你媳和儿在哪里,快快交待!朱耳昌一听这话,稳定了下来。聪明的朱尔昌知道妻儿安全并没有暴露。暴乱土匪把朱耳昌弄到二台山。这时,那路传来信息,朱鹤年家里已经被整光了。暴乱土匪把朱耳昌拉到毛坝观音崖,问朱耳昌:你是愿意自己解决还是我们解决?朱耳昌看了看脚下百米深渊,想想自己会游泳,说不定能脱过一劫。便说:我自己解决。朱尔昌自己纵身跳了下去。朱耳昌当时并没有被摔死或是淹死。河对面的陈家人在喊:“哎呀!你们要处死的那个人没摔死呀,跳到一网剌上,在那崖下丘到的呀!”结果暴乱土匪又下来把朱耳昌从剌上整下水看着淹死。陈家人后来被判刑了七年还是十年,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朱耳昌的身上的八子都是弄掉了的(?)。

(幺姨徐顺儿回忆:毛坝叛乱,你妈妈在大树坪看到的从瓦庙子镇庙上抬下来的是阮朝凤和邓泽仁。阮朝凤丘在从大树坪到乱石滩的路边,那硬是吓得人魂飞魄散。这个阮朝凤就是毛高畴的二姐嫁的阮家人。朱耳昌不是从大树坪抬下去的。毛坝叛乱时,朱耳昌的手被绑着,土匪问你自己跳还是我们杀。朱耳昌会一点水,说:那我自己跳。朱耳昌跳下去并没有摔死,沉浮挣扎了一会,冒出水面,靠在那里,陈幺娃子看到,喊:那个人没死还在那里靠着的呀!土匪下来又一顿卵石,看着朱耳昌沉下去了,这才离开。

朱尔昌不见了,朱家人,姜家人,到处找。找了几天仍找不见。第七天早上,你姜家大姨夫做梦梦见朱耳昌了。朱耳昌说:“道重。我回来了!”姜道重一下子醒了,大喊:“哎呀,耳昌在梦里说他回来了。”你姜家老人就说:莫慌,你去看一下。你姜家大姨夫沿绕溪河下去到任河乱石滩,在乱石滩渡船上,看到上游,在那个大树跟前,有个东西就下来了。

朱耳昌在水里泡了七天。这七天里脱险后的朱家人、朱耳昌的岳家姜家人到处找朱耳昌。第七天凌晨,朱耳昌给姜道重投梦:我今天要回来,你来接我一下。朱耳昌说完这句话,姜道重蓦然惊醒,倒抽一口冷气。姜道重一个鹞子摇身从床上跳起来,就大喊:“姨呀,耳昌给我投梦,让我接他一下。我要去下子渡口!”朱元坝的妻子周传芝说,我嘎婆听到这样回答姜道重:“听老人们说,下水以后,三天没到家,五天没到家,七天该要到家了,那你吃了赶快去。”

姜道重到了任河和尧溪河三岔河口乱石滩老渡口,往任河上游一看,三月间的河水清,果看见有一个东西正往下走,是长的,叫渡船太公刘堂明---(朱元坝二舅姜惠明的地客):“表叔你把船撑过来!”等船过来,姜道重上去,把住船,在河中间等了一会会,那个东西慢游慢游地走近了,用爪子一爪,果然是朱耳昌的尸体。姜道重忙拿起那个叉鱼的铁爪爪--长竹子上弄一个铁做的钩,钩着朱耳昌的尸体,拉到船上。那时的渡口挽子正在庙子坎下。朱耳昌的尸体放在船上,过到高滩镇这边,涌来看的人很多。

有个毛坝朱家门的名叫朱大鹏看见,大喊:“哎呀,耳昌呀!”就在这一瞬,朱耳昌双鼻出血。都说是朱耳昌听到亲人叫他,就出血了。

可怜朱鹤年一家在当地德高望重,威望千里,自己的后人却遭此大难。而紫阳许多人家门上都贴着朱鹤年写的对子,其中有一幅现在还有墙上隐现。细看,左联是:上善若水;右联是:厚德载物,横批是:美德渊源。好漂亮的字!

朱耳昌被杀死的那天,朱耳昌的五弟朱德俊和六弟朱德焜都差点被杀不说,一路土匪还押着朱耳昌找刘素琴、朱元坝两娘母子,当时两娘母住朱大本家--朱耳昌的远房的堂弟家。 土匪们主要想找朱元坝。 土匪们居然真的找到朱元坝。小小的朱元坝很聪明没有哭。土匪问朱元坝姓啥,朱元坝说“姓马”。就这样,朱元坝躲过一劫。

暴乱土匪连朱鹤年家老太太头上的头花都抽走了的。

姜道重和朱家弟兄老三、老五把朱耳昌用软芭蕉抬回毛坝。走在路上,朱耳昌的手脱节。

远房朱德强出的棺材板,栗树的,买来,白木的,墨抹的,朱德炤抹的。朱德炤说:当时没有外人,我一下抹的。下水泡七天哥哥虽然身子有些浮肿但人看起来还是那么英俊照人,回来三天埋的。 朱耳昌虽是烈士,但因是横死,按大巴山风俗没进朱家祖坟,没有子女才兴看地(?),朱元坝一岁零十六天。朱耳昌埋在田坪,离祖坟很远。朱家祖坟在二台山(?)。

朱耳昌牺牲后,刘素琴想把朱元坝带回东北,可是朱家不让。理由是朱鹤年两房妻子儿子无数,可是当时孙辈只有一个朱元坝儿子。就这样,朱元坝被留在大巴山。朱耳昌牺牲后头两年还好,也就是51年到52年,朱元坝的生活料理都有朱鹤年管起的。 那两年朱元坝住在二台山,有朱鹤年精心呵护。当时朱鹤年在紫阳文化馆工作,朱元坝跟着二叔朱德炤。朱元坝虽然没有爸爸,但是和朱德炤、朱德焜等十二个人都混得很熟。

当年被朱鹤年营救送往延安的芭蕉中学老师刘华,是汉阴县双乳镇人。解放后先任紫阳县县委书记,后调国棉二厂书记,1978年任处交部礼宾司司长。可是护送他的一家人却在大巴山经受了太多的磨难。而和刘华一起逃往延安的胡春贵也牺牲在内蒙赤峰。

53年土改,朱鹤年家只改剩两间房子,仅四五十平米。朱元坝土改被改在罗家坪,朱元坝只好跟着干妈姜纹儿到罗家坪住。住到56年。

从53住到55年,姜纹儿带朱元坝就经常到绕溪河姜家油坊娘家住,在姜家油坊崖下住到58年。

54年毛高畴回大巴山和徐馨儿结婚,新郎新娘到姜家拜见媒人---姜惠明不仅是毛徐的媒人、姜家大姨是徐馨儿的亲姐姐,看到姜纹儿带朱元坝住在崖下,可怜一如两个野人,心里充满感叹。

据说,姜纹儿并不是总住在崖下,而是和娘家人发生争吵了,就到崖下住,不吵了又回家住。

--按我妈妈徐馨儿的话说:“那硬是可怜得很!还是烈士的遗孤?两娘母子都没得房子住--姜家油坊被公家收了,修了学校,姜家住房也分给好几家人。两娘母子在绕溪河崖下一个岩洞里。那硬是那气像两个野人!”

据朱家人说,朱元坝也并非被所有外人遗忘。1953年,有一个东北老乡名叫王远荣的来过紫阳,寻找朱元坝,在朱鹤年家住了几天。王远荣也是青年丛军出去的。王远荣看到朱元坝母子的可怜样,哭这个娃子命苦。朱元坝居然反过来哄王远荣:你不要哭,我没跟亲娘走,是因为我祖父也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娃子。 王远荣回去后,还多次给朱家来信,地址是北京宣武门十九号,可是后来,死的死,伤的伤,断了关系。

就这样, 朱耳昌的第一个妻子姜纹儿把元坝拉扯到八岁。姜女子没劳力,带着朱元坝回娘家住着,姜女子常哭,这使得朱元坝很小就很懂事。 看了姜纹儿生活得太苦,没有劳力,还带一个儿娃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绕溪河舅舅徐某便出面做媒,1958姜纹儿嫁广场赵家,赵老八(赵老八和杨实是同爷兄弟。赵老八把原高滩区长赵慧生喊亲弟弟)。

也合当姜纹儿命苦,一年后,姜女子得乳腺癌死了。这是后话。

干妈姜纹儿出嫁后,1959年。朱元坝回到朱家跟了三叔朱德焯。

三叔朱德焯有点文化会做生意。 朱德焯是1949年跟着毛高畴离家出走的美少年之一。朱德焯参加西乡解放军文干校,随五十五师到青海,转业后被分配到兰州,是兰州变电工程处工会主席,朱德焯曾有两个儿子,但是都丢了,故而收养了朱德焯。

1959年底60年初,朱元坝跟着转业军人三叔朱德焯,在兰州供电工程处。

那时日子不好过,大家都吃不饱肚子,加上大巴山野孩子朱元坝本来就喜欢到处跑。三婶管不住担心朱元坝出事,只好告状。朱德焯也怕朱元坝到处跑出事不好给亲人们交待,只好拷打朱元坝。有一次朱元坝想念大巴山,出逃西安:陕西历史上著名的教育家三清之一朱茂清家是朱元坝出逃的地方之一,在西安上学的叔叔朱德炳是朱元坝出逃的地方之二。朱元坝那年才十岁,便独自偷偷爬上火车,饿了一天,成功跑到西安五叔朱德炳那儿,朱德炳当时正在西安水利学院上学。朱元坝的失踪引起朱德焯所在的单位兰州变电工程处的轰动。兰州供电工程处谣言四起:朱主席平时打娃子太历害,朱主席把那娃子打死了,甩到黄河里了。厂里工人为此还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罢工,这罢工居然是冲着朱主席来的。单位差一点给好心收养烈士遗孤的朱德焯上纲上线。

1962年朱德焯被辞退回大巴山,据说是因为“贪污”,说是账对不上(?),居然是一百元钱对不上(?)。这,和收养的烈士遗孤朱元坝失踪案不无关系。 --当时的组织上不给朱元坝收养烈士遗孤一分钱的补贴---朱元坝无户口无口粮定量无一分补助,朱家也没有向组织提出要烈士的抚养费。可是兰州变电工程处不但不理解朱德焯义务收养烈士孤儿的朱德焯的高尚品格,更不想给朱德焯半分补贴,更不想在困难时救助朱元坝,反而趁家庭矛盾上纲上线,当时惊险人斗场景可窥见一斑。

朱德炳两次送朱元坝兰州,第二次送去,加之朱元坝多次逃跑,三婶怕出事,六一年把朱元坝送回大巴山 。朱元坝跟幺叔朱德俊过,住罗家坪。送朱元坝上学朱德俊没能力,朱元坝便整日到胡家坡娃娃崖放羊砍柴。娃娃崖放了好多的装死娃娃的火匣子。当时农村生活十分困难,朱元坝和幺婶一样需要到外砍柴放羊。就是这样,家里仍是没有吃的。

朱元坝,第一次真正品尝到了生活的苦滋味。朱元坝白天在娃娃崖下雨刷,累了就坐在那些装死娃娃的匣子上。

朱元坝经常放羊的地方叫大崖,崖下放到小死娃娃四五个,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大死娃娃。这些死娃娃都是朱家饿死的娃娃。大巴山人小娃娃死了都兴往崖下放。这个二十多岁的大死娃娃可能是家里实在无能力掩埋,故而也放在崖下。这些死娃娃,除了那个大的死娃娃棺材还在,那些小死娃娃,不是席子被风吹跑了,就是棺木都朽烂了。朱元柱害怕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整天的和死娃娃们在一起。

朱元坝头上长了很多的虱子。没有办法,朱元坝便想用冷水浇,想淹死那些虱子。可是冷水一刺激,虱子居然更多了,更弄不下来了。朱元墙坝头上的虱子如同“蓬场”的人粘上谷尘一般密。这些虱子顺了朱元坝的头发往下爬,朱元坝只好经常来来回回摔头。

小小的朱元坝终于承受不了,总是想死。

家里幺叔弄来几斤包谷,朱元坝就拿个铁勺放在火炉坑烧了几个包谷吃。还是饿得前心贴后心,家时总是没得粮吃。

朱元坝变得越来越拗。有时和大人顶了嘴,免不了挨打,朱元坝就跑上娃娃崖跟死娃儿们睡了两夜。

叔叔们婶婶们其实都疼朱元坝,都不干活儿了,都四下翻山越岭去找。

有一天,朱元坝找到几个玉米,便一趟子跑到杨庙梁学校,把破帚扫弄一堆,点火烧那几个玉米吃,叔叔婶婶们看到烟火,才终于找到了离家出走的朱元坝。

这件事情过后,朱元坝还是跟着幺叔幺婶过。那一阵子,许多人都不叫朱元坝的名子只叫他死鬼子娃儿。 有一段时间,丛莲娃儿朱元坝连自己名子都忘了,自已也叫自己“死鬼子娃儿”。

62年以后三叔朱德焯从兰州落草回来了,妻子绕溪河庞世兰没生娃儿,朱鹤年的意见,又叫朱元坝跟着朱德焯过。这会儿朱德焯可不是原来的朱德焯工会主席。朱德焯回大巴山可不是荣归故里,而是被遗送回乡:没了工作更没了工资,日子过得比大巴山乡下人还苦。只不过,再跟着三叔过的朱元坝经历风雨之后慢慢变得懂事,慢慢学会珍惜和三叔三婶在一起的时光,慢慢理解着幺叔幺婶对自己的好。虽然跟着别人的父母过生活上总有些坎坎坷坷,但朱元坝慢慢地适应着。慢慢地习惯着。朱元坝渐渐地学着自己过日子,虽然是破烂日子,忍着,告诉自己是没有父亲“没得母亲”的娃子。

听到哥哥姐姐喊妈,朱元坝总是眼泪汪汪的。朱元坝只和一个堂姐关系比较好。有一天,元坝看着月亮对堂姐说:姐姐我要是有妈就好了。有一次元坝向堂姐敞开心屝:看到别的孩子爸爸打妈妈拉,妈妈打爸爸拉,我挨打啥门没有人拉?可怜时我就想死。

风也好雨也好雷也好电也好,朱元坝终于长大成人了。

没了工作没了工资,为了收养烈士遗孤受到委曲的朱德焯,直到 1979年才平反昭雪,恢复工职。朱德焯这才开始又拿工资,工资是每月四十九块五。 紫阳的杨子荣--杨实和赵博当时在西安铁路部门工作(?)。平反昭雪后杨实和赵博给朱德焯出了主意,出了证明,1949年11月参军的朱德焯居然弄了个离休。而毛高畴带出去的大巴山美少年中没有丢工作的凤毛麟角,少有的几个均退休。离休的只有朱德焯一个。

朱元坝的堂弟赵博--是姜纹儿嫁赵家联了亲,还是朱赵两家还有其它姻亲,还是天生相吸,赵博每次回大巴山都带信叫朱德焯来见面。有一次,赵博居然带信叫朱德焯到广城去和他见面。

朱德焯的工资加到最后,2005年加到二千多元。 可惜朱德焯天生命苦,偏偏05年下半年病死。眼巴巴看着那么高的工资又变成烟云飘散。 朱德焯妻子庞世兰现在一月能拿三百多元生活费。

朱德焯的妻子庞世兰的父亲是紫阳大地主。庞家五弟兄,彭世兰的三哥是秀才,庞世兰的父亲的名望和朱鹤年差不多。

朱家人告诉我: 朱耳昌的坟,在大坝塘罗家坪,紫阳烈士陵园是空冢。

赵博曾亲自给高滩民政办的主任谈,请国家出钱一百多块,把朱耳昌的坟修一下。

朱元坝总认为自己没有能力。第一步总迈不出去。朱元坝的大儿子2001年以465分超过当年的本科录取线考上西经大学,报名费八千多,没上成。2005年二儿子考上咸阳制药学院,一年学费五千多,又没上成。 朱元坝的妻子这样形容大巴山人:槽里头无食,猪拱猪,你供一下我供一下,不顾别人只顾自己。谁还顾得了烈士的孙子? 大巴山人都奇怪:朱元坝的叔伯个个都有能力,为什么不帮朱元坝找一下组织。

朱元坝的未婚妻是周传芝,米家坡周凤鸣家的,成份地主。周传芝是婆婆庞世兰的外甥女。

周凤呜原来是个当兵的,解放初才卖了十几担课土地,当过国民党保队副,西安“战干团”的学生。土改和共产党一起反霸减租。

周传芝的父亲周凤鸣当保队时家里富有。周凤呜在毛坝区朱盘乡曾和朱鹤年共事。周凤呜是小字辈,和朱鹤年的儿子朱耳昌同年龄。

采访时,周传芝为了和毛家套近乎说: 我的的大妈名叫毛远凤(叔父是毛悠益老大夫、游医、辛滩子油坊跟前,大姐家日子后来将就能过。我知道毛悠就是毛家当年在世年龄最高的老祖宗)。

周传芝说:我母亲后来瘫,七五年死了。

周传芝和朱元坝的婚姻介绍人是高滩镇的庞溪鼎。

周传芝说:当时我父母亲说:朱耳昌是革命烈士,朱鹤年是开明绅士,娃子朱元坝一定不干坏事,这个亲可开!

七零年,朱元坝和周传芝结婚,当年,朱元坝到三钱修铁路。 朱元坝家庭成份不好在工地上便有人整,有人说那个娃儿不能乱整哟,这个娃儿是烈士遗骨哟。另有当权的,认为朱耳昌的人没死尽,嫉妒。

58年周传芝出嫁到朱家。周传芝和朱元坝结婚时,朱元坝连双袜子都给周传芝买不起。用朱元坝的话说:吃碗饭都难哎,那里有钱买袜子?

朱德焯从甘肃回大巴山还领了一个朱家亲外侄王仲文,是个孤儿,原在幸福院,朱德焯回来领回来,给个归宿。

王仲文是白杨溪人,王仲文也娶了妻有孩子。

当时的情况是:朱家六个人三个人没户口没有口粮,也不让去地里挣工分,只有六个人吃三个人的。那三个干活的多次累倒在地里。朱家六人一个饿成鬼样子。

三线建设时,读过小学的朱元坝当过两年辅导员,七四年回来,得肠梗阻朱元坝差点死了。

七五年朱元坝得了一个女孩。

周传芝说:因为是烈士家属,紫阳政府官员曾来朱家拜年,一直拜到五七年停了。七几年又恢复拜年,拜了两年。每次来,紫阳政府官员都花二十多元钱买一挂炮子,一条烟一幅对联,而我们请他们吃饭大约要花三十多元,第二年我没钱请,就再没来。 五八年朱鹤年到

(以下采访原始毛料,资料整理还没有开始)

七四年,自己成家,第一个家在二台山。 五二年当时元坝土改房子是分在罗家坪,五八和周家换了,又换到二台山,朱元坝。我们两个结婚一起住了五年,二台山,朱德焯住一起,住朱鹤的老房子,七年四,还是朱鹤年,还是十个平方,周家下去住朱元坝的房子,元坝上来住周家的房子。分出住十多平米个房子,一直住了几十年。十几个平方,七四年在一边过, 七二年到七四年,当兵出身,大坝的书记,朱年青,关心。从语言不整元坝。物质上什么都没有。

七五年,来个大坝书记紫阳人的胡成庆,让我们去紫阳去弄个函,元坝觉得自己能做,从来没有要求。

省政府已经成人,一切地享受也没了。元坝一直没想过,八零到八二年,王明台书记关心过我们。元坝可怜为何家连凳都没得坐了。平常蹲在地上。五口这家只有一个凳子。第三个娃子想引产,看着不追,是个儿娃子,八零八一八二年写过东西。现在娃子上学四万元的帐。现在凳子有卖了朱元树的破房子有了,五叔元炳送了二十多个平方房子连房子。

05年,七一三房子垮了,04年写了个东西,送了这门多写到省政府,给了五千元,修了个房子花二万,侄子锁了一次,借三千给,去年粉扫,锁门侄子帮货款四千欠五千。

元坝半边腿长期下不了力。元坝有个亲戚上不起班,年底三个月门,每月一千全包。

链接:(初级毛稿,整理还没有开始,欢迎了解情况的人提供资料)

事件,朱烧包住的离家毛家不远,朱烧包名叫朱明山,妻桃芝元。朱烧包曾进过狱了(?),三个人,一起烧死,高滩烧死。那是六八。有人说是夹夹磨。强奸幼女。出来,陈家女娃子,怕他,疑怀他。主他进狱。说她死了(?)。

几个药店,高滩家上属他富裕。法儿说,部队学的先进的药术。从部队回来本事带回来,药也带回来。五几年,西药和药术都带回来。两性关系,公家为了修财政所供销社。朱明山死了,请丫环(朱明山六三年回来,六零年嫁到毛坝,)就是那门嫁了。带了女子。陈彩绣,把我的名字也造上。高滩整朱明的财政一边是供销社,公家给多少钱不卖。他不死啥都是国家的。失火是三人在里面来去) 五朱德炳六 朱元四九二月妻五一年七月。开始七五年计划生充,才第一个孩子。 元坝还个五个孩子。三个女儿,第三儿第五个儿子。生罚没了,一切甩在地里涮。砍我们的树。好事没得我,计划生充当望山树,我去送人,乡上调来一个人:“莫生了,儿也有女有也了,老朱按发将问题,上学害病,让女人来做个小手术,不罚了。” [元坝任何事情都是一个人,想旺。安排工作, 朱元坝,破烂家庭,家里电器样样有还能吃低保,01,七一三,省政府来,有个姓强,村长,特困户,书记侄娃子,张组长,他那个烈士好像是文化大革命,不是文化大革命,烈士证拿出来看,屋烂锅破,凭这个就是证据,幺女在安康上中专,寄到省上批到这康,正式交,四千,急疯,五千,当时就一千五的利。小丫头中专上出来,专升本,三加二,考上陕西四军医大,背四万多。上学一万多,其它三年,二姑娘,打工,生意,找运输,一车一千,抢输了,四个人,三个男孩子,抢九万,七万人民币,二万港元。运费太贵,四个人抢了九万多钱,02年十月。元坝,这几年哭不至。大女给一千,留了路费全寄去。办案广东的上桥,东浣,送韶关,转山东渝次(太原不远)。十二年,坐了五年,减三年,还有四年。犯罪二十三。 实意,做生意打工为弟弟上学, 贷一万。小额三千,私人供四万。 朱耳昌,长得,个子高,像朱德焜,走路,身子把腰去不住,这么个。 朱尔昌, 管你是那个做法,我就是丑你。 朱元坝,他说想他妈妈。他听到堂哥和堂姐同年干活读书,姐姐哥哥给妈说好说PIE。我也想,可是我就跑了,就要哭了。姜家妈妈对太好。姜家妈妈都是好的走。姜家妈走哪去都跟着,尾巴。小的塞子,剪抗着,井水把塞子淹子,倒处扯着,我就刷。 我要想死了一下子丁下去,想活了就回家,无牵无挂, 小时爱看古书,喜欢看古书,岳飞,名胜苦。五九年,他要岳飞坟上看一下,然后他就去死。我这个人再生是烂土柴丢了就是沉香木。 想妈妈以前特别离开姜家妈,为什么我这个命克妈,三个老的一个都没得。有了觉得是个负担,有了说个话是个啥子滋味。幺姨照儿子朱元念,我啥门命这么苦啥都没得。我结婚,觉得我妈妈痛他,后来我的母亲死了,想着伤心。心在儿女身上。看到人家一家羡慕,注意影响,埋在心里。不想结交人。 想妈妈,小时候,原来有个照片,穿得一个棉滚子,带带,肚子在外,哪里透风。失去姜家妈是乳癌死,妈妈要看(五九年热天),高滩医院。知道奶子臭,抱在怀里分不开。露水草野草草鞋,哭了几个小时。你那草鞋哪个弄的,爷教的。(赵老八前妻死了,有一个女儿,五八结婚,五九年死。赵老八也死了。) 姜家妈死,没给朱元坝死:“朱丛莲,假不成,姜家妈也死了。” 反而一下,你们唱啥子。痛苦一场。我这一无所有了。 有了孩子,有时孩子呕,为什么一天干了坏事,我实在是不想打你们,自己哭了。我想你们多好,看了我们是多好一家人。我们的孩子儿不顶娃儿的嘴。在累抱倒洗抱到睡,我从小没享过福我要做个以身作现的父亲。元坝爱委曲我,妈管他那门的,你都要让爸,他一无所有。你就是他身边最伟大最亲近的人。你没走你没跑都是为了我们。你委曲到现在,就是为了我。第一个伟大的人是母亲第二个伟大的人是妻子。一个成功的男人没有这两个就没有好大的进步。现在第一个伟大的人没有了,就只能有你这么一个伟大的人了,看到我们爹就么可怜巴撒的,晚年希望他能幸福几天。想这个家还想完整地存在不能给他太大的压力,压力大了只有一个字死。 跑武功,有个叔叔一蓝子西红柿,拿了一个抱在怀里。这是你孩子,不是的,怪不好意思。找不到五叔,甜瓜,脱下衣服,抱走甜瓜。甩甜瓜,两天吃了一个甜瓜,抱五叔就大哭一场。送上车,站上接,安排的干粮人家拿了,走没好远,倒回又坐回五叔,五叔送元坝回去。

大女在上海苏州坤山带小孩子老公二千五百有房,二女狱中,三儿在坤山高科电子厂上班一千五百没房,四女坤山市第二人民医院一千二三百临时没房。五儿在陕西医学专修院学临床在坤山实习。

高滩广城杨家坝(杨实赵家老屋)

毛家毛高堂毛高弟。祖先。我的二嫂是毛家人,毛高碧(毛明吉关系喊幺姑)

毛高麟拨牙伤了神经肉发了炎里面烂起窝窝,烂了这个牙来找,害那个,大爹周子文。

毛高麟漂亮。喜欢中山服白衬衣说话文雅。

袁仲溪,教师儿子袁吉龙(是否儿子),紫阳房产也好,居民下乡,紫阳房子。留得房还是好,在紫阳县城有好的立足之地。下绕溪河饿死了的(?)。

链接:朱尔昌魂归何外?

(毛竹注:紫阳县东山烈士陵园中的朱尔昌陵是一个空冢。只是毛竹不明白,当时牺牲了二十多位,为何只有他们四位在东山烈士陵园有碑?其它人的碑呢?当年瓦庙子牺牲的邓泽仁和阮某某从白鹤乡抬下,妈妈徐馨儿见证了这一历史。而阮某某当时并没有下葬而是丘在白鹤到高滩的路上,那硬是唬死过活人。而现在毛竹去采访,知道不仅朱尔昌的遗体不在紫阳东山烈士陵园,而那紫阳县城对面山的原碑上二十多年轻人,许多都不在碑下,而在自己家的坟园中。最近一次去大巴山,毛竹还去谒朱鹤年和朱耳昌的在朱盘乡的陵,在心里祈求愿两位先智先贤安息!) 紫阳县东山烈士陵园

[ 作者:戴定钊 转贴自:《血染的风采》 点击数:1161 文章录入:admin ] 紫阳县东山烈士陵园位于城东汉江南岸,与县城隔江相望。2003年3月建成,占地5000平方米,投资108万元。园内安葬206位烈士遗骨。1950年清匪肃特斗争中光荣牺牲的贾国廉、温秀元、朱耳昌、胡华兰4烈士和70年代修建襄渝铁路牺牲的人民解放军202名官兵,分别由神峰山烈士陵园和境内铁路沿线9处铁道兵烈士陵园迁葬于此,并刻立“紫阳县清匪肃特记略碑”和“紫阳县参加修建襄渝铁路记略碑”铭记其事。陵园以山门——纪念碑为中心轴线展开布局,园内分三个台阶。拾级而上,迎面是高耸的纪念碑,碑高86米,由花岗岩建成,基座是用绿色玉石板雕刻反映“清匪肃特”、“修建襄渝铁路”画面的浮雕贴面,“革命烈士永垂不朽”几个大字在红色五角星下熠熠生辉,成为整个陵园的标志。园前是滔滔汉江,园后是林木葱翠、傲岸而立的大东山。园内广植松柏、香樟、紫薇、玉兰、红李、丁香等各种花木,像征烈士永垂不朽。蓝天白云下,整个陵园既肃穆庄严又蕴涵天地之灵气。

00000朱德焯是和毛高畴一起离家出走的大巴深山美少年之一。

(图为朱德焯的兄弟之一,朱德焜夫妻。朱德焯的哥哥就是紫阳县著名烈士朱耳昌。朱耳昌1950牺牲于毛坝区叛乱。朱耳昌牺牲时任紫阳毛坝区区长。朱耳昌的父亲是前任毛坝区区长朱鹤年。 当年轰动中国的毛坝判乱发生时,朱鹤年从深山房后一趟子扎下河,朱鹤年的大儿子毛坝区长朱耳昌被土匪拉去杀害。二儿子跳进茅斯躲过土匪。五儿子朱德俊和六儿子朱德焜是朱鹤年二房妻徐氏的两个得宠的娃娃--朱耳昌等是大妻唐氏的儿子。老五朱德俊和老六朱德焜哪里知道世道的险恶,更不知道天高地厚,居然还天真地站在房头大骂土匪,结果被土匪拉去,一个戳十几刀,一个戳三四刀。两个娃儿一个跳崖逃生,一个被老乡救命逃生。

朱鹤年在大巴深山有三个庄子,唐氏和徐氏各住一个庄子。大妻唐氏住二庄子(?),二妻子徐氏住罗家坪。 也就是说:朱耳昌有两个妈。朱耳昌的生母是大妈唐氏,是朱鹤年的第一个妻子。唐妈妈是沙沟河唐家闺女,和毛高畴的大嫂唐姐一大族。朱耳昌的二妈徐氏,是白鹤乡大坪的徐家,和毛高畴的妻子徐馨儿是一个大族。朱鹤年的大妻和二妻相差十来岁。唐氏生了六个,五儿一女。大儿朱耳昌、老二朱德敏、老二儿子德炤、老三朱德焯、老四朱德焕、老五朱德炳。徐氏生了两个:老六朱德焜和老幺朱德俊。

(朱德焜后来找了徐家女子徐顺儿,而朱德焜的儿子后来又找了徐家姑娘徐某某,也就是三辈人的媳妇都姓徐)。

朱德焜当时是紫阳县白鹤乡唯有的三个高中生之一。朱德焜的妻子徐顺儿是毛高畴的妻子徐馨儿的亲妹子。毛高畴和朱德焯也算是挑担呢!)

朱德焯的弟弟朱德焜1957年高中毕业,是大巴深山唯三的考上高中的后生之一。紫阳县当时没有高中(?),朱德焜被分到陕西平利学校,毕业后分到甘肃兰州毛织厂,又回来分到紫阳县当秘书。湘渝铁路紫阳段建设时,县上工作人员全民动员。县上分配朱秘书去干活,让一个文弱的书生抡八磅大锤,朱德焜干不动,实在是干不动,便偷偷跑了回来,从此丢了工作。

朱德焯是跟毛高畴离家出走的美少年之一。 朱德焯的经历前半拉子和毛高畴相同,后来,毛高畴转业青海农林厅,朱德焯转业甘肃,并收养了的烈士哥哥朱耳昌的遗孤朱元坝。 --朱耳昌的头妻是毛家老亲姜惠明的女子姜纹儿。朱耳昌的二妻是东北某鞋厂企业家的小姐刘素琴,朱元坝是这位刘素琴小姐所生。朱耳昌牺牲后,朱家没让东北小姐刘素琴带走朱元坝,因为当时朱鹤年的孙辈只有朱元坝这么一个儿娃子。朱元坝跟着姜妈妈长到八岁,姜妈妈后嫁赵家,一年后得乳癌去世,朱元坝成了名符其实的孤儿,被升为兰州变电工程处任工会主席的叔叔朱德焯收养。

朱元坝名副其实的大巴山野娃儿。有一次朱元坝想念大巴山,出逃西安:陕西历史上著名的三清教育家之一:朱茂清家是朱元坝出逃的地方之一,在西安上学的叔叔朱某某是朱元坝出逃的地方之二。朱元坝的失踪引起朱德焯所在的单位兰州变电工程处的轰动,单位差一点给好心收养烈士遗孤的朱德焯上纲上线。

1962年,朱德焯被兰州变电工程处辞退回大巴山,据说是因为“贪污”,说是账对不上(?),居然是一百元钱对不上。这,和收养的烈士遗孤朱元坝失踪案不无关系。

--当时的组织上不给朱元坝收养烈士遗孤一分钱的补贴,朱家也没有向组织提出要烈士的抚养费。可是兰州变电工程处不但不理解朱德焯义务收养烈士孤儿的朱德焯的高尚品格,更不想给朱德焯半分补贴,反而趁朱家正常的家庭矛盾上纲上线,当时惊险人斗场景可窥见一斑。 朱德焯回大巴山后多少年没有工作,后在大巴山“革命先驱”杨实和著名人士赵博的证明下,朱德焯得以恢复工作,并弄了一个离休,这是和毛高畴一起离家出去的美少年中的没有的。只可惜没有享受几年,就驾鹤西去,命归黄泉。

链接:

烈士遗孤朱元坝的故事

(以下采访初级毛料,资料整理正在进行,正式写作还没有开始)

当年,芭蕉事变,芭蕉中学被包围,教师刘华从窗子里逃出。当时在校的学生毛高畴、姜道仲还不知道刘华是啥子地下党。 朱德焯送脚崴了的刘华老师到父亲朱鹤年家躲藏。朱鹤年当时是毛坝区长。刘华在朱鹤年家休息一夜,第二天,朱德焯和二哥朱德炤商量好后,护送刘华到庙沟刘明会家,然后又由庙沟过镇巴的杨尔河,走了一百里,又把刘华接回到朱鹤年家,住了一晚上,然后又护送刘华缘山上回到芭焦镇,从芭蕉镇下到紫阳,从紫阳下到安康,最后到达延安。朱家人知道他们这是冒着杀身之祸做这件事情。朱家人并不知道他们送的刘华解放后会升任中华人民共国礼宾司的司长。更没有人知道,不论是刘华升任什么要职,都无法改变大巴深山朱家人的悲剧命运。

后来,朱耳昌回大巴山搞党的地下工作。朱耳昌是一九一七年生的。朱耳昌每次回大巴山家里,都对家里人说:待长年、伙计要好,共产党一定会胜利,莫买土地。 朱鹤年本来就是开明绅士,在旧社会就是老人、长年、伙计一锅吃饭。 朱鹤年只有一个姐姐,可是隔房同爷的有五个弟兄,六兄弟各是一个庄子,最富的要数朱鹤年。其它的平平淡淡。没解放时朱鹤年是毛坝区区长。解放后是儿子朱耳昌是毛坝区区长。

朱耳昌娶的是姜惠明--毛家老亲姜家的女子姜道纹。小名姜纹儿。只可惜姜纹儿在屋里是闲起的。朱耳昌不太喜欢,嫌姜纹儿个性硬。公公朱鹤年也不太喜欢姜纹儿。 据乱石滩人说:姜纹儿嫁到朱家就是一个错。因为同是紫阳大户的朱盘乡朱鹤年和绕溪河姜家油坊姜惠明两大家的关系并不太好。至于朱家为何还要娶姜家纹儿,姜家为何还要嫁姜纹儿给朱家,可能是缘于:都是当地大户,门当户对,又是娃娃亲。朱家娶姜纹儿,还可能是因为姜家弟兄一个一个不撇--人才好,娶妻看舅,故而迎娶。

据大巴山人说:朱耳昌并不是一开始就冷落姜纹儿,正常的夫妇关系还是有一段。后来,朱耳昌才开始嫌姜纹儿“太歪得很”。这可能是朱耳晶有了外遇。

朱耳昌是大巴山热血青年们“青年从军”出去的。朱耳昌在东北有的外遇。那是在辽宁沈阳,认识了刘素琴。刘素琴长得漂亮。刘素琴的父亲是大资本家,自办的鞋厂。刘素琴是城里的千金小姐,在朱耳昌的眼里,自然胜过姜纹儿这个山里的大家闺秀。

朱耳昌随部队离开东北时,朱元坝才四个月。刘素琴抱了朱元坝赶了上来,过了黄河才赶上,朱耳昌就把刘素琴母子带上了。

这期间,朱元坝在西安丛莲路在教育家朱茂清的呵护下成长,故而小名叫朱丛莲。陕西著名的三清教育家朱茂清和朱鹤年是同父的兄弟。朱鹤年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朱鹤年是老幺。 --西安的朱茂清的第一个老婆是毛坝徐佑民的姐姐,嫁了一个月,朱茂清就出去了,而这个姓徐的和白鹤徐家--徐馨儿家可能也是一个大族。在西安朱茂清又找一个姓姬的。当时,就是朱茂清和姬带着小丛莲。

朱耳昌1949年3月,朱耳昌回大巴山从事地下党的工作。朱茂清毕竟是见多识广明心慧智,劝朱耳昌别回险象环生的大巴山。朱耳昌说了情况,硬要回紫阳。朱耳昌说:几年没看到父母,太想念他们,一定要回去看一下。朱耳昌是回大巴山从事地下党工作。 49年6月,朱耳昌回到紫阳,到毛坝,以国民党毛坝区长的身份,摸底搞解放工作。朱耳昌把刘素琴和小丛莲都领回大巴山。刘素琴为跟朱耳昌,和东北家里断了关系。当年,从沈阳大城市来的刘素琴穿着罗马裙高跟鞋来到大巴深山,这在大巴深山是很轰动的事件。姜纹儿很丧气。刘素琴把儿子朱元坝带回来交给姜纹儿,姜纹儿还引得好。姜纹儿没有说走的话。

朱耳昌到了毛坝当区长就很少回家,不论姜纹儿家还是刘素琴家。一直到他牺牲。

紫阳解放前夕,被称为“紫阳的杨子荣”--杨实潜伏在紫阳中学姚黎明校长家和乱石滩区区长赵惠生家,为争取和平解放紫阳做种种努力。杨实召集当时的国民党毛坝区长朱耳昌开“黑会”--不敢开灯怕敌人发现。杨实对朱耳昌说:要相信共产党一定会胜利!任河的解放交给你,要保证一枪不响,还要拿高霞宣(?)的电台,还要收到陈浩凡(?)的枪。会后,朱耳昌派紫阳新联位一位姓陆的去拿陈浩凡的枪,这老汉现在还活着。朱耳昌秘密安排起义事项。

紫阳解放比全国多数地方晚,日子大概是49年11月30日。紫朱耳昌原来是国民党98军的。98军失败以后,过安康穿大巴山紫阳县向撤退重庆市时,路过毛坝,以国民党毛坝区长的身份,摸底搞解放工作的朱耳昌趁起组织带兵起义,交了98军的电台,立了功。朱耳昌表面上这才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其实朱尔昌早就是地下党派入国民党内部的地下党员。

朱家有位叫朱元柱的提供到:1949年初冬,紫阳刚要解放,当时的紫阳县伪国民党兵役局(也就是现在的武装部)李**局长(四川人)见势不妙仓惶逃窜至毛坝关的冉家沟谢治安(解放前是县参议员)家,企图潜伏四川老家,杨实得知这一情况后,立即派朱德焯带几个人火速前往毛坝关 朱德焯随即带领朱德焕,朱德武,胡华友等人在途经毛坝关街道时,见朱耳昌的老战友王优荣身上挎着一把手枪,朱德焯说王哥把你那个家伙借给我用一下,拿着手枪带上几个兄弟直奔谢治安家。来到谢家,谢治安说:表侄啊你莫乱来,今天你休想把人带走。朱德焯通过讲政策和武力的方式五花大绑了李局长。押送返回至鹰嘴岩时,李局长企图逃跑趁人不注意往岩下奔,差一点把朱德武一起扯下岩,在李局长第二次往岩下跳时,朱德武尽管力气大也没拉住跳岩的李局长。。。。。。最后朱德焯一行将情况汇报县委和杨实。

朱耳昌牺牲时,儿子朱元坝才一岁零十六天。母亲刘素琴为何没把他带走呢?

朱德焯是朱元坝的三爹。朱元坝一直叫朱德焯为三爹,至到朱德焯去世都没有改口叫爸爸。

紫阳是49年11月30日才解放的。解放前,朱耳昌埋伏着搞策反,任解放部部长;解放后,朱耳昌负责搞清理工作。 这一段,刘素琴经常在毛坝镇陪伴在朱耳昌身边。

朱鹤年解放后定的成份是开明士绅。

1950年阴历3月初5,毛坝叛乱发生。 两路土匪,一路从梁上来,一路从三滩梁来(?)。朱耳昌在毛坝小学被土匪围捕。 被土匪带走时,朱耳昌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个裤头子。在毛坝,朱耳昌被暴乱土匪打得全身乌完了。暴乱土匪这才把朱耳昌套在门上,这下才要“挂交牌、杀人丁、抢东西”。 土匪一路杀到深山朱耳昌的父亲朱鹤年家。朱鹤年闻讯从窗子中跳出一趟子就越过千山万岭插下沟。朱耳昌的五弟朱德俊和六弟朱德焜--他们都是朱鹤年的小妻徐氏生的。这两个得宠的小娃儿,不知道跑,更不知道天高地厚,更不晓得世道险恶,还站在三滩梁上大骂土匪。结果土匪过来把两个娃儿捆了,拉了就走,顺着冉家沟的梁上,两个娃儿的身上均被擢了许多刀,都差点被杀了。

朱尔昌暴乱死前,身上只穿着一个裤头,由于被打,全身都是乌青的。暴乱土匪之所以不马上杀朱尔昌,是想斩草除根。暴乱土匪问:你媳和儿在哪里,快快交待!朱耳昌一听这话,稳定了下来。聪明的朱尔昌知道妻儿安全并没有暴露。暴乱土匪把朱耳昌弄到二台山。这时,那路传来信息,朱鹤年家里已经被整光了。暴乱土匪把朱耳昌拉到毛坝观音崖,问朱耳昌:你是愿意自己解决还是我们解决?朱耳昌看了看脚下百米深渊,想想自己会游泳,说不定能脱过一劫。便说:我自己解决。朱尔昌自己纵身跳了下去。朱耳昌当时并没有被摔死或是淹死。河对面的陈家人在喊:“哎呀!你们要处死的那个人没摔死呀,跳到一网剌上,在那崖下丘到的呀!”结果暴乱土匪又下来把朱耳昌从剌上整下水看着淹死。陈家人后来被判刑了七年还是十年,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朱耳昌的身上的八子都是弄掉了的(?)。

(幺姨徐顺儿回忆:毛坝叛乱,你妈妈在大树坪看到的从瓦庙子镇庙上抬下来的是阮朝凤和邓泽仁。阮朝凤丘在从大树坪到乱石滩的路边,那硬是吓得人魂飞魄散。这个阮朝凤就是毛高畴的二姐嫁的阮家人。朱耳昌不是从大树坪抬下去的。毛坝叛乱时,朱耳昌的手被绑着,土匪问你自己跳还是我们杀。朱耳昌会一点水,说:那我自己跳。朱耳昌跳下去并没有摔死,沉浮挣扎了一会,冒出水面,靠在那里,陈幺娃子看到,喊:那个人没死还在那里靠着的呀!土匪下来又一顿卵石,看着朱耳昌沉下去了,这才离开。

朱尔昌不见了,朱家人,姜家人,到处找。找了几天仍找不见。第七天早上,你姜家大姨夫做梦梦见朱耳昌了。朱耳昌说:“道重。我回来了!”姜道重一下子醒了,大喊:“哎呀,耳昌在梦里说他回来了。”你姜家老人就说:莫慌,你去看一下。你姜家大姨夫沿绕溪河下去到任河乱石滩,在乱石滩渡船上,看到上游,在那个大树跟前,有个东西就下来了。

朱耳昌在水里泡了七天。这七天里脱险后的朱家人、朱耳昌的岳家姜家人到处找朱耳昌。第七天凌晨,朱耳昌给姜道重投梦:我今天要回来,你来接我一下。朱耳昌说完这句话,姜道重蓦然惊醒,倒抽一口冷气。姜道重一个鹞子摇身从床上跳起来,就大喊:“姨呀,耳昌给我投梦,让我接他一下。我要去下子渡口!”朱元坝的妻子周传芝说,我嘎婆听到这样回答姜道重:“听老人们说,下水以后,三天没到家,五天没到家,七天该要到家了,那你吃了赶快去。”

姜道重到了任河和尧溪河三岔河口乱石滩老渡口,往任河上游一看,三月间的河水清,果看见有一个东西正往下走,是长的,叫渡船太公刘堂明---(朱元坝二舅姜惠明的地客):“表叔你把船撑过来!”等船过来,姜道重上去,把住船,在河中间等了一会会,那个东西慢游慢游地走近了,用爪子一爪,果然是朱耳昌的尸体。姜道重忙拿起那个叉鱼的铁爪爪--长竹子上弄一个铁做的钩,钩着朱耳昌的尸体,拉到船上。那时的渡口挽子正在庙子坎下。朱耳昌的尸体放在船上,过到高滩镇这边,涌来看的人很多。

有个毛坝朱家门的名叫朱大鹏看见,大喊:“哎呀,耳昌呀!”就在这一瞬,朱耳昌双鼻出血。都说是朱耳昌听到亲人叫他,就出血了。

可怜朱鹤年一家在当地德高望重,威望千里,自己的后人却遭此大难。而紫阳许多人家门上都贴着朱鹤年写的对子,其中有一幅现在还有墙上隐现。细看,左联是:上善若水;右联是:厚德载物,横批是:美德渊源。好漂亮的字!

朱耳昌被杀死的那天,朱耳昌的五弟朱德俊和六弟朱德焜都差点被杀不说,一路土匪还押着朱耳昌找刘素琴、朱元坝两娘母子,当时两娘母住朱大本家--朱耳昌的远房的堂弟家。 土匪们主要想找朱元坝。 土匪们居然真的找到朱元坝。小小的朱元坝很聪明没有哭。土匪问朱元坝姓啥,朱元坝说“姓马”。就这样,朱元坝躲过一劫。

暴乱土匪连朱鹤年家老太太头上的头花都抽走了的。

姜道重和朱家弟兄老三、老五把朱耳昌用软芭蕉抬回毛坝。走在路上,朱耳昌的手脱节。

远房朱德强出的棺材板,栗树的,买来,白木的,墨抹的,朱德炤抹的。朱德炤说:当时没有外人,我一下抹的。下水泡七天哥哥虽然身子有些浮肿但人看起来还是那么英俊照人,回来三天埋的。 朱耳昌虽是烈士,但因是横死,按大巴山风俗没进朱家祖坟,没有子女才兴看地(?),朱元坝一岁零十六天。朱耳昌埋在田坪,离祖坟很远。朱家祖坟在二台山(?)。

朱耳昌牺牲后,刘素琴想把朱元坝带回东北,可是朱家不让。理由是朱鹤年两房妻子儿子无数,可是当时孙辈只有一个朱元坝儿子。就这样,朱元坝被留在大巴山。朱耳昌的妻子刘素琴是49年2月到的大巴山,51年7月离开的大巴山(?)。朱耳昌牺牲后头两年还好,也就是51年到52年,朱元坝的生活料理都有朱鹤年管起的。 那两年朱元坝住在二台山,有朱鹤年精心呵护。当时朱鹤年在紫阳文化馆工作,朱元坝跟着二叔朱德炤。朱元坝虽然没有爸爸,但是和朱德炤、朱德焜等十二个人都混得很熟。

当年被朱鹤年营救送往延安的芭蕉中学老师刘华,是汉阴县双乳镇人。解放后先任紫阳县县委书记,后调国棉二厂书记,1978年任处交部礼宾司司长。可是护送他的一家人却在大巴山经受了太多的磨难。刘华似乎也并没有想过回报救他的恩人。而和刘华一起逃往延安的胡春贵也牺牲在内蒙赤峰。

53年土改,朱鹤年家只改剩两间房子,仅四五十平米。朱元坝土改被改在罗家坪,朱元坝只好跟着干妈姜纹儿到罗家坪住。住到56年。

从53住到55年,姜纹儿带朱元坝就经常到绕溪河姜家油坊娘家住,在姜家油坊崖下住到58年。

54年毛高畴回大巴山和徐馨儿结婚,新郎新娘到姜家拜见媒人---姜惠明不仅是毛徐的媒人、姜家大姨是徐馨儿的亲姐姐,看到姜纹儿带朱元坝住在崖下,可怜一如两个野人,心里充满感叹。

据说,姜纹儿并不是总住在崖下,而是和娘家人发生争吵了,就到崖下住,不吵了又回家住。

--按我妈妈徐馨儿的话说:“那硬是可怜得很!还是烈士的遗孤?两娘母子都没得房子住--姜家油坊被公家收了,修了学校,姜家住房也分给好几家人。两娘母子在绕溪河崖下一个岩洞里。那硬是那气像两个野人!”

据朱家人说,朱元坝也并非被所有外人遗忘。1953年,有一个东北老乡名叫王远荣的来过紫阳,寻找朱元坝,在朱鹤年家住了几天。王远荣也是青年丛军出去的。王远荣看到朱元坝母子的可怜样,哭这个娃子命苦。朱元坝居然反过来哄王远荣:你不要哭,我没跟亲娘走,是因为我祖父也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娃子。 王远荣回去后,还多次给朱家来信,地址是北京宣武门十九号,可是后来,死的死,伤的伤,断了关系。

就这样, 朱耳昌的第一个妻子姜纹儿把元坝拉扯到八岁。姜女子没劳力,带着朱元坝回娘家住着,姜女子常哭,这使得朱元坝很小就很懂事。 看了姜纹儿生活得太苦,没有劳力,还带一个儿娃子,实在是过不下去了,绕溪河舅舅徐某便出面做媒,1958姜纹儿嫁广场赵家,赵老八(赵老八和杨实是同爷兄弟。赵老八把原高滩区长赵慧生喊亲弟弟)。

姜纹儿结婚是喜事,可是对于朱元坝却是天地塌陷。以前姜家妈走哪去朱元坝都跟着,像姜纹儿的小尾巴。可是现在朱元坝却被告知,这尾巴需要一刀两断。不然姜家妈妈活不下去了。

也合当姜纹儿命苦,一年后,姜女子得乳腺癌死了。这是后话。

干妈姜纹儿出嫁后,1959年。朱元坝回到朱家跟了三叔朱德焯。

三叔朱德焯有点文化会做生意。 朱德焯是1949年跟着毛高畴离家出走的美少年之一。朱德焯参加西乡解放军文干校,随五十五师到青海,转业后被分配到兰州,是兰州变电工程处工会主席,朱德焯曾有两个儿子,但是都丢了,故而收养了朱德焯。

1959年底60年初,朱元坝跟着转业军人三叔朱德焯,在兰州供电工程处。

那时日子不好过,大家都吃不饱肚子,加上大巴山野孩子朱元坝本来就野惯了,喜欢到处跑,不是今天不见了,就是明天失踪了,不是闯了这祸就是惹了那事。三婶管不住担心朱元坝出事,只好告状。朱德焯也怕朱元坝到处跑,万一出事,不好给亲人们交待,只好拷打朱元坝。有一次朱元坝想念大巴山,出逃西安:陕西历史上著名的教育家三清之一朱茂清家是朱元坝出逃的地方之一,在西安上大学的叔叔朱德炳是朱元坝出逃的地方之二。朱元坝那年才十岁,便独自偷偷爬上火车,饿了一天一夜,成功跑到西安五叔朱德炳那儿。朱德炳当时正在西安水利学院上学。朱元坝的失踪引起朱德焯所在的单位兰州变电工程处的轰动。兰州供电工程处谣言四起:朱主席平时打娃子太历害,朱主席把那娃子打死了,甩到黄河里了。厂里工人为此还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罢工,这罢工居然是冲着朱主席来的。单位差一点给好心收养烈士遗孤的朱德焯上纲上线。

1962年朱德焯被辞退回大巴山,据说是因为“贪污”,说是账对不上(?),居然是一百元钱对不上(?)。这,和收养的烈士遗孤朱元坝失踪案不无关系。 --当时的组织上不给朱元坝收养烈士遗孤一分钱的补贴---朱元坝无户口无口粮定量无一分补助,朱家也没有向组织提出要烈士的抚养费。可是兰州变电工程处不但不理解朱德焯义务收养烈士孤儿的朱德焯的高尚品格,更不想给朱德焯半分补贴,更不想在困难时救助朱元坝,更不考虑养父养子的磨合属正常范围,反而趁家庭矛盾上纲上线,当时惊险人斗场景可窥见一斑。

朱德炳两次请假送叛逃西安的朱元坝回兰州。第二次送去,加之朱元坝多次逃跑,三婶怕出事,六一年请假把朱元坝送回大巴山 。朱元坝在大巴山跟幺叔朱德俊过,住在罗家坪。送朱元坝上学朱德俊没能力,朱元坝便整日到胡家坡娃娃崖放羊砍柴。娃娃崖放了好多的装死娃娃的火匣子。当时农村生活十分困难,朱元坝和幺婶一样需要到外砍柴放羊。就是这样,家里仍是没有吃的。

朱元坝,第一次真正品尝到了生活的苦滋味。朱元坝白天在娃娃崖下雨刷,累了就坐在那些装死娃娃的匣子上。

朱元坝经常放羊的地方叫大崖,崖下放到小死娃娃四五个,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大死娃娃。这些死娃娃都是朱家饿死的娃娃。大巴山人小娃娃死了都兴往崖下放。这个二十多岁的大死娃娃可能是家里实在无能力掩埋,故而也放在崖下。这些死娃娃,除了那个大的死娃娃棺材还在,那些小死娃娃,不是席子被风吹跑了,就是棺木都朽烂了。朱元柱害怕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整天的和死娃娃们在一起。

朱元坝想死了就狂跑出去,想活了就疯奔回家。朱元坝看起来真像原始野人一般无牵无挂。朱元坝小时喜爱看古书,特别喜欢看岳飞。59年,朱元坝又不想活了。朱元坝决定去岳飞坟上看一下,然后就去死。

朱元坝头上长了很多的虱。那么小的虱子,跟着头发疯涨,跟了头发越剪越多。朱元坝想用井水把塞子淹死。可是虱子的生命力极顽强。朱元从不同方向把头发乱扯一气,仍是对付不了虱子大军。朱元坝就跑到大雨中刷,仍是刷不去虱子大军。没有办法,朱元坝便想用冷水浇,想淹死那些虱子。可是冷水一刺激,虱子居然更多了,更弄不下来了。朱元墙坝头上的虱子如同“蓬场”的人头发上粘上谷尘一般密。这些虱子顺了朱元坝的头发往下爬,朱元坝只好经常来来回回摔头。

小小的朱元坝终于承受不了,总是想死。

偶尔回家,幺叔总也是想言设法弄来几斤包谷,朱元坝就拿个铁勺放在火炉坑烧了几个包谷吃。还是饿得前心贴后心,家时总是没粮吃。

朱元坝变得越来越拗。有时和大人顶了嘴,免不了挨打,朱元坝就跑上娃娃崖跟死娃儿们睡了两夜。

叔叔们婶婶们其实都疼朱元坝。朱元坝跑了,一大家人都不干活儿了,都四下翻山越岭去找。

有一天,朱元坝找到几个玉米,便一趟子跑到杨庙梁学校,把破帚扫弄一堆,点火烧那几个玉米吃,叔叔婶婶们看到烟火,才终于找到了离家出走几天的朱元坝。

这件事情过后,朱元坝还是跟着幺叔幺婶过。那一阵子,许多人因为管不住朱元坝,都不叫朱元坝的名子只叫他死鬼子娃儿。 有一段时间,丛莲娃儿朱元坝连自己名子都忘了,自已也叫自己“死鬼子娃儿”。

62年以后三叔朱德焯从兰州落草回来了---朱元坝当时并不知道落草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收养他这个烈士孤儿,妻子绕溪河庞世兰没生娃儿,朱鹤年的意见,又叫朱元坝跟着朱德焯过。这会儿朱德焯可不是原来的朱德焯,堂堂的工会主席。朱德焯回大巴山可不是荣归故里,而是被遗送回乡:没了工作更没了工资,日子过得比大巴山乡下人还苦。只不过,再跟着三叔过的朱元坝经历风雨之后慢慢变得懂事,慢慢学会珍惜和三叔三婶在一起的时光,慢慢理解着幺叔幺婶对自己的好。虽然跟着别人的父母过生活上总有些坎坎坷坷,但朱元坝慢慢地适应着。慢慢地习惯着。朱元坝渐渐地学着自己过日子,虽然是破烂日子,忍着,告诉自己是没有父亲“没得母亲”的娃子。

听到哥哥姐姐喊妈,朱元坝总是眼泪汪汪的。朱元坝只和一个堂姐关系比较好。有一天,元坝看着月亮对堂姐说:姐姐我要是有妈就好了。有一次元坝向堂姐敞开心屝:看到别的孩子,爸爸打妈妈拉,妈妈打爸爸拉,我挨打啥门就没有人拉?可怜时我就想死。

风也好雨也好雷也好电也好,朱元坝终于长大成人了。

没了工作没了工资,为了收养烈士遗孤受到委曲的朱德焯,直到 1979年才平反昭雪,恢复工职。朱德焯这才开始又拿工资,工资是每月四十九块五。 紫阳的杨子荣--杨实和赵博当时在西安铁路部门工作(?)。平反昭雪后杨实和赵博给朱德焯出了主意,出了证明,1949年11月参军的朱德焯居然弄了个离休。而毛高畴带出去的大巴山美少年中没有丢工作的凤毛麟角,少有的几个均退休。离休的只有朱德焯一个。

朱元坝的堂弟赵博--是姜纹儿嫁赵家联了亲,还是朱赵两家还有其它姻亲,还是天生相吸,赵博每次回大巴山都带信叫朱德焯来见面。有一次,赵博居然带信叫朱德焯到广城去和他见面。

朱德焯的工资加到最后,2005年加到二千多元。 可惜朱德焯天生命苦,偏偏05年下半年病死。眼巴巴看着那么高的工资又变成烟云飘散。真是苦命看着好运去,好运伴着苦命尽! 朱德焯妻子庞世兰现在一月能拿三百多元生活费。

朱德焯的妻子庞世兰的父亲是紫阳大地主。庞家五弟兄,彭世兰的三哥是秀才,庞世兰的父亲的名望和朱鹤年差不多。

朱家人告诉我: 朱耳昌的坟,在大坝塘罗家坪,紫阳烈士陵园是空冢。

赵博曾亲自给高滩民政办的主任谈,请国家出钱一百多块,把朱耳昌的坟修一下。

朱元坝总认为自己没有能力。第一步总迈不出去。朱元坝的大儿子2001年以465分超过当年的本科录取线考上西经大学,报名费八千多,没上成。2005年二儿子考上咸阳制药学院,一年学费五千多,又没上成。 朱元坝的妻子这样形容大巴山人:槽里头无食,猪拱猪,你供一下我供一下,不顾别人只顾自己。谁还顾得了烈士的孙子? 大巴山人都奇怪:朱元坝的叔伯个个都有能力,为什么不帮朱元坝找一下组织。

朱元坝的妻子是周传芝,米家坡周凤鸣家的,成份地主。周传芝是婆婆庞世兰的外甥女。

周凤呜原来是个当兵的,解放初才卖了十几担课土地,当过国民党保队副,西安“战干团”的学生。土改和共产党一起反霸减租。

周传芝的父亲周凤鸣当保队时家里富有。周凤呜在毛坝区朱盘乡曾和朱鹤年共事。周凤呜是小字辈,和朱鹤年的儿子朱耳昌同年龄。

采访时,周传芝说: 我的的大妈名叫毛远凤。我的叔父是毛悠益,毛悠益是老大夫、游医、辛滩子油坊跟前。大妈家日子后来将就能过。我知道如果是毛悠益,那就和我的毛家是一家人。毛悠益是毛家当年在乱石滩在世年龄最高的老祖宗。

周传芝说:我母亲后来瘫,七五年死了

周传芝和朱元坝的婚姻介绍人是高滩镇的庞溪鼎。

周传芝说:当时我父母亲说:朱耳昌是革命烈士,朱鹤年是开明绅士,娃子朱元坝一定不干坏事,这个亲可开!

七零年,朱元坝和周传芝结婚,当年,朱元坝到三钱修铁路。 朱元坝家庭成份不好在工地上便有人整,有人说那个娃儿不能乱整哟,这个娃儿是烈士遗骨哟。另有当权的,认为朱耳昌的人没死尽,嫉妒。

58年周传芝出嫁到朱家。周传芝和朱元坝结婚时,朱元坝连双袜子都给周传芝买不起。用朱元坝的话说:吃碗饭都难哎,那里有钱买袜子?

朱德焯从甘肃回大巴山还领了一个朱家亲外侄王仲文,是个孤儿,原在幸福院,朱德焯回来领回来,给个归宿。

王仲文是白杨溪人,王仲文也娶了妻有孩子。

当时的情况是:朱家六个人三个人没户口没有口粮,也不让去地里挣工分,只有六个人吃三个人的。那三个干活的多次累倒在地里。朱家六人一个饿成鬼样子。

三线建设时,读过小学的朱元坝当过两年辅导员,七四年回来,得肠梗阻朱元坝差点死了。

七五年朱元坝得了一个女孩。

周传芝说:因为是烈士家属,紫阳政府官员曾来朱家拜年,一直拜到五七年停了。七几年又恢复拜年,拜了两年。每次来,紫阳政府官员都花二十多元钱买一挂炮子,一条烟一幅对联,而我们请他们吃饭大约要花三十多元,第二年我没钱请,就再没来。 五八年朱鹤年到

(以下采访原始毛料,资料整理还没有开始)

74年,野孩子朱元坝终于自己成家,第一个家安在二台山。

52年土改当时小元坝的房子分在罗家坪,58年和周家换了:周家下去住朱元坝的房子,朱元坝上来住周家的房子。等于朱元坝又换到二台山。二台山是爷爷朱鹤年的老房子。

朱元坝小两口结婚后在二台山一起住了五年。朱元坝小两口子和朱德焯住一起,住在朱鹤年的老房子。

在朱鹤年一起住到74年,朱鹤年将自己的住房给孙子分出十多平米,朱元坝分出去一边过。一个十个平方米的房子,朱元坝一住就是几十年。72年到74年 ,大坝的书记朱某某,很年青,当兵出身,十分关心朱元坝。从语言到行动,从不整朱元坝。这使朱元坝虽然在物质上什么都没有,但是精神上很是愉快。

75年,大坝来了个紫阳县人胡成庆当书记。胡书记看到朱元坝一家生活太困难,就让朱元坝到紫阳去弄个函,证明自己是烈士遗孤,申请组织照顾。小时,朱元坝觉得自己虽然是烈士遗孤,可是四肢都在,什么都能做,从来肯对组织上提出任何要求。朱元坝自认为,自己很悲壮。可是这些年,朱元坝半边腿长期下不了力。朱元坝有个亲戚,年底三个月,上不起班,每月一千生活费国家全包。

朱元坝自认为,如果自己哪天只要肯开口,轻轻说一声:请组织照顾,一定会没有问题。

让朱元坝没想到的是,从小没有要求组织照顾过一次,而这次申请报上,省政府的答复居然是:烈士遗孤已经成人,一切地享受也就没有了。

80到82年,新上任的王明台书记再次关心朱元坝,连着两年又让朱元坝给组织上写困难申请,安排工作申请,仍是没有下文。

朱元坝一家可怜的连凳子都没得坐的。五口这家只有一个凳子。一个凳子让给最需要坐的人坐,其它四人平常只能蹲在地上。

家里太穷,朱元坝却出奇地喜欢孩子。朱元坝做任何事情都是一个人,想旺。朱元坝是个孤儿,总希望孩子不要太孤单,总是喜欢有更多的孩子相互陪伴。75年,开始计划生育。朱元坝妻子怀第三个娃子时,计划生育干部见了周总是追得周满山乱跑,各户乱钻。他们是想让周去引产。朱元坝看着妻子肚子一天比一天大,却满心的欣喜。终于不追了。这个娃儿是个儿娃子。朱元坝最后有了五个孩子:三个女儿,第三儿和第五个是儿子。计划生育把穷家给罚没了,把剩下的一切甩在地里任雨涮。最后没得罚的,就砍朱家的树。

好事没得我。计划生育人来了,朱元坝就当“望山树”。计划生育人终于说完了,朱元坝之才收回放飞的眼神,去送人。有一天,乡上调来的一个干部来到朱元坝家,他说:“莫生了,儿也有了女也有了,让女人来做个小手术,不罚了。”

现在,朱元坝娃子上学欠下四万元的帐。不过好在,现在朱元坝家凳子终于有了,五叔朱德炳还给朱元坝送了一间二十多个平方的破房子。

05年,7。13大水把朱元坝家的房子给冲垮了(?)。朱元坝又写了个东西递上去。这时,村里有人闲言碎语: 朱元坝,破烂家庭谁信?特困户谁信?朱元坝家里电器样样,有还能吃低保?省政府来人调查,某村长、书记的侄娃子任抚贫组长,他说:朱元坝的那个烈士好像是文化大革命时的烈士。朱元坝一听就急了:那门文化大革命时的烈士?朱元坝拿出烈士证对少政府调查人员说:这就是证据!政府调查人员到朱元坝“家”看,只见屋烂锅破。

省政府。

这一次终于有了回音,省政府给了朱元坝五千元。朱元坝修了个新房花了二万,侄子锁了一次--锁门侄子帮货款四千,借锁门侄子的四千还了。新房去年粉扫,现在仍欠五千元。

朱元坝的幺女在安康上中专,寄到省上批到安康,正式交,四千,急疯,五千,当时就一千五的利。送了这门多东西送到

小丫头中专上出来,专升本,三加二,考上陕西四军医大,背四万多。上学一万多,其它三年,二姑娘,打工,生意,找运输,一车一千,抢输了,四个人,三个男孩子,抢九万,七万人民币,二万港元。运费太贵,四个人抢了九万多钱,02年十月。元坝,这几年哭不至。大女给一千,留了路费全寄去。办案广东的上桥,东浣,送韶关,转山东渝次(太原不远)。十二年,坐了五年,减三年,还有四年。犯罪二十三。 实意,做生意打工为弟弟上学, 贷一万。小额三千,私人供四万。 朱耳昌,长得,个子高,像朱德焜,走路,身子把腰去不住,这么个。

朱尔昌, 管你是那个做法,我就是丑你。

朱元坝,他说想他妈妈。他听到堂哥和堂姐同年干活读书,姐姐哥哥给妈说好说PIE。我也想,可是我就跑了,就要哭了。姜家妈妈对太好。姜家妈妈都是好的走。我这个人再生是烂土柴丢了就是沉香木。 想妈妈以前特别离开姜家妈,为什么我这个命克妈,三个老的一个都没得。有了觉得是个负担,有了说个话是个啥子滋味。幺姨照儿子朱元念,我啥门命这么苦啥都没得。我结婚,觉得我妈妈痛他,后来我的母亲死了,想着伤心。心在儿女身上。看到人家一家羡慕,注意影响,埋在心里。不想结交人。 想妈妈,小时候,原来有个照片,穿得一个棉滚子,带带,肚子在外,哪里透风。失去姜家妈是乳癌死,妈妈要看(五九年热天),高滩医院。知道奶子臭,抱在怀里分不开。露水草野草草鞋,哭了几个小时。你那草鞋哪个弄的,爷教的。(赵老八前妻死了,有一个女儿,五八结婚,五九年死。赵老八也死了。) 姜家妈死,没给朱元坝死:“朱丛莲,假不成,姜家妈也死了。” 反而一下,你们唱啥子。痛苦一场。我这一无所有了。 有了孩子,有时孩子呕,为什么一天干了坏事,我实在是不想打你们,自己哭了。我想你们多好,看了我们是多好一家人。我们的孩子儿不顶娃儿的嘴。在累抱倒洗抱到睡,我从小没享过福我要做个以身作现的父亲。元坝爱委曲我,妈管他那门的,你都要让爸,他一无所有。你就是他身边最伟大最亲近的人。你没走你没跑都是为了我们。你委曲到现在,就是为了我。第一个伟大的人是母亲第二个伟大的人是妻子。一个成功的男人没有这两个就没有好大的进步。现在第一个伟大的人没有了,就只能有你这么一个伟大的人了,看到我们爹就么可怜巴撒的,晚年希望他能幸福几天。想这个家还想完整地存在不能给他太大的压力,压力大了只有一个字死。 跑武功,有个叔叔一蓝子西红柿,拿了一个抱在怀里。这是你孩子,不是的,怪不好意思。找不到五叔,甜瓜,脱下衣服,抱走甜瓜。甩甜瓜,两天吃了一个甜瓜,抱五叔就大哭一场。送上车,站上接,安排的干粮人家拿了,走没好远,倒回又坐回五叔,五叔送元坝回去。

大女在上海苏州坤山带小孩子老公二千五百有房,二女狱中,三儿在坤山高科电子厂上班一千五百没房,四女坤山市第二人民医院一千二三百临时没房。五儿在陕西医学专修院学临床在坤山实习。

高滩广城杨家坝(杨实赵家老屋)

毛家毛高堂毛高弟。祖先。我的二嫂是毛家人,毛高碧(毛明吉关系喊幺姑)

毛高麟拨牙伤了神经肉发了炎里面烂起窝窝,烂了这个牙来找,害那个,大爹周子文。

毛高麟漂亮。喜欢中山服白衬衣说话文雅。

袁仲溪,教师儿子袁吉龙(是否儿子),紫阳房产也好,居民下乡,紫阳房子。留得房还是好,在紫阳县城有好的立足之地。下绕溪河饿死了的(?)。

链接:

乱石滩难忘事件:

朱烧包全家被烧死之谜。

朱烧包一家住的离家毛家不远的地方。朱烧包是外号,真名叫朱明山,妻子桃芝元。朱烧包曾进过狱(?)。

1968年三个人,一起被烧死,一起在乱石滩镇被烧死。

乱石滩有人说朱烧包之死是受了“夹夹磨”,有人说是因为朱烧包“强奸了幼女”。

都说朱烧包在狱中死了,可是没有想到朱烧包却从狱中出来了。受害人,主他进狱的陈家女娃子怕他,疑怀他会再度伤害自己。

朱烧包在乱石滩镇开了几个药店。乱石滩镇那么多家,属他家富裕。朱烧包在部队学的先进的药术。从部队回来把本事也带回来了,药也带回来了。五几年,朱烧包把西药和药术都带回来了。

朱烧包三个人一起被烧死,有人说是因为朱烧包命犯两性关系,有人说朱烧包是命犯“公家”要修财政所和供销社--据说乱石滩当时当政的整朱烧包是因为:乱石滩镇要修财政所和供销社,可是“公家”给朱烧包多少钱朱烧包都不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