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情结>>竹看凡俗                       

我的爸爸大巴山人的幽默
发表时间:2008/1/25 13:08:44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竹子     浏览次数: 3138
 
 
 
 
(爸爸毛高田在中国人民大学上学时和同学游玩时所照。这是不是西山的公园?请网友帮助分辫。右一为毛高田)
有一天,妈妈告诉爸爸:您那个女同事某某嫁给了女儿的公公。那个公公还是个厅级干部呢!爸爸听到,怔了一下,然后幽幽地说:好吗!肥水不外流吗!妈妈笑了。
从此以后,妈妈每次想起说起这事儿,就想起爸爸的“好吗!肥水不外流吧!”就忍不往自己笑起来。这种形容真的是绝了!
有一次,爸爸和妈妈来京,竹子带他们去了圆明园玩。三人走在圆明园的路上,竹子走在中间,爸爸在左边,妈妈在右边。
爸爸边走边吃着刚才买的小块麻糖。爸爸是一个乡愁色彩很浓的人,只要在大巴山小时候吃过的东西,爸爸都特别爱吃。爸爸吃着吃着,忽然意识到什么,把握着拳头的手掠过竹子住妈妈面前一伸。爸爸说:“那!给你吃!”说完又表白般地说:“我硬是那门疼你!那硬是吃个塞子也要给留四条脚脚儿!”
竹子和妈妈忍不住都笑开了花。这个“塞子”是大巴山话,指的就是那个咬人的那个芝麻大的虱子。吃一个芝麻大的“塞子”都要给妈妈留四条腿腿,可见爸爸有多疼妈妈。这种疼便让竹子想起来就会笑起来。
妹妹小米拉看到一张爸爸妈妈在北京圆明园照的相片。相片上爸爸正给妈妈说着什么,妈妈望着爸爸舒心地笑着,两个人都显得十分开心。如同大自然中有两大丛美丽的鲜花正从两个老人的生命中层层绽放着。真的照得特别特好。
小米拉问妈妈:“妈妈!所有的相片中这一张照得最好了!爸爸正和你说什么呢?你们这么开心!这么舒心!这么惬意!”妈妈的脸居然一下子羞红了:“当时你二姐拿像机对准了我们,你二姐说你们两个人说句话,笑一笑。你爸爸就转过头来说我说:我C你妈的P呀!”
爸爸说话总也是中国革命的历史紧密相连。有一次,看到邻里的女儿和父母不同意的男友在一起,爸爸说:原来你们的革命是从地上转到地下呀!
爸爸来京,嫌竹子歪,私下对妈妈说:“那个背时女子,那硬是嘴上给你一砣肉,披脑壳给你一锭子!”
爸爸总是教导竹子要注意认识生字。爸爸总是头一转一转地拖着陕南味的四川话说:“那一年,学院来了一个工农兵大学生当学院领导,大会上点名,把个叫粟风同学,念成了嫖风同学。那硬是把老师学生们笑死了。那个不学无术的工农兵大学生领导,从念了那个别字,领导就当不下去了,不久就被学院老师们给赶走了。那硬是‘一字能轻人,一字能惊人’呀!”
有天爸爸的钥匙找不到了,就骂毛君娃子:“这个被时P毛君娃子,把我的钥匙放到哪里去了?”弟弟很委屈,但是有怨无地诉。几天后,弟弟终于在爸爸房间暧气后面发现了爸爸的钥匙。弟弟与姐妹们想看看爸爸发现钥匙找到了有什么反应,就悄悄把钥匙放在爸爸桌子上。

不一会儿,爸爸回来了。爸爸看到钥匙在自己桌子上,有些儿迷惑,有些儿不解。爸爸想说又忍住了。爸爸可能是觉得面子下不来。爸爸想了想,把钥匙悄悄放在暖气后面,这才大声说道:“这个被时P毛君娃子,啥门把我的钥匙掉在这个暧气后面?那硬是让我找了好几天,那硬是里里外外都叫我找了一个遍呀!那硬是不得了呀!”暗中观察爸爸反应的毛家弟姐妹妈妈,这会儿早已经乐开了花,笑成了一团。

有一次我下放到了红崖子沟公社,给社员们说起我的爸爸也曾下放到红崖子沟的五十公社、老鹰公社。社员们便问我爸爸长得什么样子,我便给社员们形容了半天。其中一个社员听了一会儿,对我说:“你在别说了,脑在知道你的阿达是哪一个了。你的阿达就是那个打篮球,球没接上,眼镜儿掉着鼻子尖尖上的那一个!”另一个社员说:“我在差来知道你的阿达是哪一个了。你的阿达就是那个下象棋做庄庄,九局连环,车轮大战,下棋似在修身养性,如同诸葛亮坐幄帐的那一个!”我笑了,社员的形容真的是太生动了。

竹子从小就非常喜欢唱歌,走哪儿唱到哪儿,不论做什么事儿都有歌随行,上大学时就连做那些高难度的数学题都是唱着歌儿完成的。竹子唱歌从不喜欢表演,只是孤芳自赏。同学们总是说:"竹子,你唱歌唱得真好听,给我们唱一个吧!"竹子总是回答:"你们别哼气,坐在我的身边,一会儿我不知不觉就唱起来了,根本不用你们求呀!"
可是在家里,竹子就惨了,爸爸总是说:"这个背时女子,吃饭唉还唱歌,那么多的好吃的都把你的嘴塞不住?"
有一天早上,爸爸睁着没睡好的一大一小的眼睛,非常生气地瞪着竹子说:"这个背时女子,那硬是不得了呀!晚上上厕所哎,还上唱歌!"妈妈在一边打报不平:"人家半夜起来上大一号哎,那门长的时间哎,不唱歌做啥子?"
小时我瘦得脱了形,吃饭时眼睛光盯着那个菜碗。那一次,省医院二十几个医生护士轮流上阵仍找不到我的血管,说从没有见过如此瘦弱的少女,吼爸爸,幸亏爸爸是个亲爸爸不然就被送上法庭了,就发生在那一段。因为我太瘦弱同学们给我起个外号叫“三级风”,说我像林黛玉一般柔弱,三级风就可刮得无影无踪。爸爸仍严格要求我。有一次吃饭,爸爸爸爸非常生气地批评我:“你吃饭的时候眼睛就不能不盯着那个莱碗吗!一个女娃子唉!要学道斯文一些哎,法儿说!””我也想高雅一些像个淑女一样,可是那个菜碗中恍惚有个强大的磁场在拼命地扯拉我的目光,使我“眼不由己”。而妈妈处理问题却比较灵活,不似爸爸那么古板。知道我体质弱,且总是流鼻血,总是偷偷给我塞点好吃的。我拿起好吃的,眼泪汪汪,总不忘学爸爸:“你的那眼睛,就不能盯得那个菜碗吗?”妈妈笑我也笑。
爸爸出来五十多年,可仍是乡音未改,且总是大巴山的土话,十分生动。比如小时候如果我们不听话,爸爸就会把手半攥成拳头,用手背部分对着我们,然后来回比划着,五指被攥成极有威摄力的五个蛋蛋,然后说:“再调皮,当心给吃板栗子!”这个吃板栗子的意思就是用那五个蛋蛋敲脑壳,青痛青痛,脆脆生生的。
有一次我回家,爸爸正和棋友在客厅下象棋。我便进里屋和妈妈聊天。聊着聊着,我忽听见爸爸大喊了一声:“哎呀!不得了呀!要-下-毒-手-了-哇!”我和妈妈一惊,半天才明白过来是爸爸下棋下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棋友要将他的军了,我们妈妈面面相觑,忍不住都笑出声来。
爸爸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每次说起江青,文质彬彬的爸爸就会变得尖酸刻薄,那咒江青的话,用我们大巴山的话说那硬是巴头骨头呕。记得那还是七十年代初,没有人敢说江青的坏话,但爸爸知道政治形势险恶自家成份又不好在家里却忍不住要说。有一天,我发现爸爸又那里气氛氛地发泄着什么。我伸长耳朵细听,爸爸发泄的内容是:“那个卖P货、大PX、白骨精江青,居然给外国记者说毛老人家是她的第九个男人!那硬是她妈不要脸!那硬是她妈坏得头上长疮脚底流脓!那硬是她妈的脸比城墙拐弯还厚!那硬是挨千刀的!背万千时的!遭飞石打的!五马分尸的!”原来是爸爸看了当时私下悄悄流行的手抄本——外国记者写的书《红都女皇》,被江青的无耻言论所激怒。
周总理逝世后,爸爸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挂了一张周总理的像。我发现,每当爸爸抬头望周总理的像,爸爸目光中的崇敬之情便油然而生,让我也忍不住把周总理多看几眼。那时我整个一个浪漫少女诗情画意不关心国事,对周总理并没有什么感情。周总理逝世我连一滴眼泪都没掉,并对周围人掉眼泪莫名其妙,甚至觉得掉眼泪的人在作假,甚至觉得掉眼泪的人很虚伪。
但从那以后,我悄悄地变了。现在每当想起周总理,我都会想起爸爸凝视周总理像时那深情的目光。
 
那时中国仍处于困难时期,爸爸吃代食品拉肚子,起不了床,床上一块一块地图。妈妈带着两个孩子从大巴山来后,都靠爸爸那点工资,生活更困难了。爸爸病好后为了解决全家的吃饭问题,为孩子们不至于饿死,不顾自己身为省团委常委,不顾自己身为厅团委书记,不顾自己身价贵为中国人大的研究生,业余时间到处找边边角角开荒。在大大小小边边角角路边长溜溜水边小块块数块荒地上种下了自家的洋芋。爸爸的一位同事向领导告状,他是这样形容爸爸的土地的:“毛高畴同志的地,像日不落帝国的殖民地一样多!”
有一次,毛竹的好友小神奇在西安的一个饭局上遇到一个人,这个人自称曾是民院的老师,认识民院大名鼎鼎的毛高畴,且和毛高畴是铁友铜哥。小神奇很兴奋,有一天专门给毛竹的爸爸、青海的毛高畴教授打电话:“西安有位叫某某某的,他说他认识您,他说他是您的铁友铜哥!您认识他吗?”
  毛高畴沉默了一下,说:“不认识!那-个-被-时-P!”
  小神奇一下子怔住了,又一下子笑起来。这个爱憎分明的毛高畴呀!
那时在青海某学院参加运动,大家在一起议论两个风骚女人,老师们东说西说,均不得要领。院党委秘书毛高畴从外面进来了,听大家说了半天,毛秘书冷静地说:你们不就是说她们两个一个像喇叭花,一个像公共汽车?从此,这两个女人就有了外号,一个叫喇叭花,一个叫公共汽车。
爸爸是一个精气神俱备的人物。同样一句话,别人说出来平平淡淡,可是爸爸说出来,却咬牙切齿,句句字字如尖刀直心,比如爸爸骂叛逆的弟弟,是这样骂的:“这个背时皮某某某,那硬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家/\伙!”那一句一顿,不知道加入了多少吨的重力,以致每一句每字都被挤上了陡峭的大巴山又从山顶上化为重石滚落下来,形成最大的杀伤力,打得人头破血流。
毛竹的爸爸骂人时最狠的一句话就是:“你放你妈的屁,让你爹带回去!”每当毛高畴转着着一字一句精气神俱现地骂人时,毛竹都能感到爸爸的血飞崩现,可把人血淋淋地贴上南墙。
  有一年,毛竹回到大巴深山采访,二伯娘王谧儿给毛竹讲了这样一件事情:
  解放后,你的爷爷毛远稚把土地全交了,商号全分了,没得事情干,就经常坐在高滩老渡口那几块石头上读线装书,边读还边唱呀!毛远稚说:“不唱啥门看书?自从那个盘古开天地,看书都是边读边唱哎,法儿说!”高滩的娃娃儿经常围着老人家起哄:“毛地主!毛地主!”你爷爷那硬是气得肚子鼓鼓的。骂得太过份了,你爷爷便站起来,头一转一转地骂呀:“你们放你妈的屁,给你爹带回去!剥削人的人才叫地主。你们这些被时屁娃懂你妈拉屁!老子吃得个人挣的,腰杆子都快挣断了哎,法儿说。老子从来没放过高利贷!老子从没剥削过哪个!老子的田地全是商业上挣得钱买来的哎!法儿说!老子是经商起家的又不种地起家,买的那些地都是客家在种,交地课都是他们自愿交的,他们都巴不得做我毛家地客。那日妈做不成天天跟着,天天让我再买地,你们那个眼睛看不见,那硬是烂得稀凹凹的?那更是你们放你妈的屁,给你爹带回去!”
  毛竹一下子怔在哪里,原来爸爸骂人的话也有这么悠久的“光荣传统”呢!是不是爸爸的爷爷的爷爷,祖祖的祖祖都这样骂着?
爷爷的委屈直到现在毛竹才真正明白。这次拍上海亚细亚在大巴山后电视片《中国古镇》,县志方与我给徐导提供那多素材,可是徐导却选拍三百年历史的毛和兴与张家油号。为什么呢?因为毛和兴卖布尺子比别的商号多半寸,称重比别的商号比半两。且童叟无欺,远近百里是出了名的。这方面,整个大巴山有两个商号最出名。一个是毛和兴。一个是县城的张贤礼的张家油号。张贤礼名号张胖子。张胖子买油多年不涨价,宁肯亏销,出了大名,以致感动上天:有年一盐商放十几包盐里包银,从此黄鹤一去不复返。
而爸爸的委屈真是因为好是文明经商、开明绅士有关。
毛竹的爸爸在中国人民大学读书时,有一年学校组织到北京郊区去参加劳动,搞深耕.毛高畴说当时种庄稼挖地沟的深度比一人还深.毛高畴虽然没亲自种过庄稼,但也感觉不对劲.同学们也都感觉不对劲,可是都不敢说.当时一个老农民不害怕,看到后说:"那日妈你们如同把个种子撒在牛屁眼儿里,长?长它妈拉个屁呀!"
爸爸咒人时,精气神俱现,那些咒人的话就像一条火蛇,你走哪它都像烙铁一般烙你,且钻到你的心里,让你的心流血,让你今生今世耿耿于怀。用我们大巴山的话来形容:“那硬是巴着骨头呕!”有一天,毛竹回到大巴山,毛竹的二伯的大儿子已经成为当地的富户,说起他的发家,堂哥氛氛地说:“那年子,幺叔来,我说:幺叔我想做一件事情,”我话还没说完,幺叔说:“你要是能做成一件事情啥,我心板心抠出四两肉来给你吵着吃。”堂哥说话的样子,仿佛他之所以能在没有任何资金来源的情况下做出这么一件大的事盖这么高的楼都是因为和毛竹的爸爸呕死,往死里呕气。
  而毛竹想告诉堂哥:我爸爸这样的狠话据我所知就说过三次,一交是对我,一次是对我弟,一次是对你。
  多少年后,一位知毛竹故事的朋友在那里学毛竹的爸爸:“你要有出息啥我心板心抠出四两肉来给你炒着吃!”毛竹笑了,心里有一朵鲜花舒展开着:“同样是一句话,可是你的话为何没有氛量?而这话就只有让我爸爸来说才有味道呢!我爸爸尖酸刻薄的语言就像大巴山陡绝天半的地势一般忽上忽下抑扬顿挫。大伙儿笑。
  毛竹叹口气,深有感触地说“哎,没得了!”朋友们在问:“啥子没得了?”毛竹说:“那个大巴山人没得了!"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