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友人                       

那一瞬,草原上的飘来一个巨奇君!
发表时间:2008/7/19 12:15:29     文章来源:正在整理中欢迎提供信息      文章作者:藏红花     浏览次数: 1776
 
 

美竹子分明看到精气神因为巨奇君回到了草原而敛聚在他身上.美竹子分明感到因为他认识了自我找到了自我,他仿佛一下子被注入了神力伟力巨力奇力君力。

认识巨奇君先生时美竹子还是一位中学数学老师。

美竹子业余时间热衷于文学歌曲创作。有说功夫在诗外。美竹子免不了和社会上的男人们打交道。其中包括当时青海音协的工作人员巨奇君。

一个单身美女闯世界,总也是担心遇到男人骚扰。美竹子当然也不例外。更何况当时美竹子孤女长夜,本身也像一团火,又要防止自己骚扰男人。即要防火要要压火,这使得美竹子的生命总也是轰轰烈烈。而这种复杂这尴尬,也使得这位东方女子的内涵更加丰富,成了更多人关注猜测的对像。

可是,美竹子再怎么担心再怎么仰制却不能挡住那会儿如火如荼的创作热情。那会儿创作仿佛通向美竹子的唯一一条生路。求生本就是一种本能。于是斗智斗勇成了美竹子的一项深深功课。当然这个斗智斗勇包括了和自己的青春生命斗智斗勇。

可是,很快,美竹子有了一个重大发现,有一个团队,全体人员素质绝对高,根本就不需要竹子与之斗智斗勇,只需要和自已斗智斗勇就可,这个团队就是青海音协。

当时青海音协的主席是靳梧桐,下面的工作人员是马玉保和巨其君。

而这个团队对美竹子整体的欣赏,也使得美竹子这个破碎的中国古瓷瓶得到了一种重新粘合的大力。而这种大力无声无形地向美竹子飘来,形成合围之势,对美竹子重新粘合破碎的自己真的太重要。

竹子常常地想,是音乐静化了他们的灵魂?是音乐使他们得到了整体的提升?这些青海音协男人们一个一个优雅高尚,儒雅高贵,让美竹子深深感动。

在这样一个团队中,美竹子只需和自己斗智斗勇就可以了。

而这个团队对美竹子整体的欣赏,也使得美竹子这个破碎的中国古瓷瓶得到了一种重新粘合的大力。而这种大力无声无形地向美竹子飘来,形成合围之势,对美竹子重新粘合破碎的自己真的太重要。

有一次,巨奇君先生专门跑到中学去看美竹子。

巨奇君给美竹子讲起了草原,他的草原。

一说到草原,这个汉子的眼睛一下子变得格外的明亮了,憧憬中瞳仁出现了一种活力。

他说:当你在冬天的时候,骑上马儿,走向草原的深处,感觉马蹄踩雪的嚓嚓声,感觉荒草倒下的呻吟声,感觉干草上黄尘土轻轻地弹飞起带出琴瑟之声,幽微神秘,送来一阵阵泥土野草的芳香,那种心里升起的欢喜,那种空旷给人的舒展,真的是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

他说:当你夏天的时候,骑上马儿,走向草原深处,踏那只有寸高的野花,嗅那笼层白粉的野草的馨香,听那庞大的蜜蜂阵容带出的如飞机低飞的嗡嗡声,沐浴那蝴蝶的软翅,浴那飞鸟般蚂蚱羽翅下发出的如诗的风琴声,那种原野之美,真是没法用语言形容!

他说:当你在春天的时候,骑上马儿,走向草原的深处,感觉泥土中新草的芽儿吐出嫩尖尖儿,感觉枯草下生命的精气正而出散发醇香,感觉土地深处看不见的花香正吞吐激情,感觉原野向你微微地笑,那种惬意,真的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

他说:秋天的时候,骑上马儿,走向草原的深处,感觉草原上的风,轻轻地吹佛你的面颊,轻轻地吹佛你的头发,当你感觉到你的头发和长草一样长长地飘飞起来时,如有草原上雄雁从之间飞过,那种空阔,那种辽阔,那种雄阔,那种享受真的是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他说,当你清晨时,骑上马儿,走向草原的深处,你会感觉你在一个大盆中,你是大盆中唯一的生灵,唯的长物,唯一接天地灵气的灵物,你这会儿能看到地平线如蛇一般流走,能看到晨光被扯成丝一般细,你能看到每一颗露珠都是绚丽无比,甚至超过大城市的霓虹灯,你心中的野趣与静谧与自由与奔放,让你感觉你比神还轻灵,比王还自在。

他说:当你在傍晚的时候,骑上马儿,走向草原深处,那个静,那种能听到天籁之声的静;那个静,那种能看到草原丘陵起伏的静;那个静,那种能看到地平线的静;那种静,那种天人合一,物我合一的静,真的是没有办法用语言形容!

巨奇君说着,美竹子感觉巨奇君那天然带点卷的长头发飘起来了,感觉巨奇君就在马上了。

美竹子分明看到精气神因为巨奇君回到了草原而敛聚在他身上.美竹子分明感到因为他认识了自我找到了自我,他仿佛一下子被注入了神力伟力巨力奇力君力。

这一瞬,美竹子仿佛看到了草原,烟波浩缈的草原,有一匹骏马飘向草原深处,骑手是一个巨奇君。

竹子感觉巨奇君飘起来了。

美竹子回想这个热爱草原崇尚原野认识本我的汉子的讲述,整个人竟痴了过去。

那时美竹子接触的青藏人大都很自卑,包括美竹子自己。那时的美竹子接触的青藏人大都向往外面的世界,包括美竹子自己。这样由衷地热爱故土赞美原始歌颂草原的男人,美竹子是第一个遇到。

那时美竹子接触的青藏人大都很自卑,就如同原始人向往文明社会一般,包括美竹子自己。那时的美竹子接触的青藏人大都向往外面的世界,包括美竹子自己。这样由衷地热爱故土赞美原始歌颂草原的男人,美竹子是第一个遇到。

从那以后,美竹子,对巨奇君身后的草原充满了向往。

“认识自我”使得巨奇君拥有了生命核能量。

“认识自我”,同样使得美竹子拥有了生命核能量。

从那以后,每当想起巨奇君,美竹子就看到了草原:雨中的草原,风中的草原,雪中的原野,花开的草原,动感的草原,静谧的草原,燥动的草原,野性的草原,温顺的草原,跑动的草原,看到了草原中骑着骏马飘来的巨奇君。卷发飘逸的巨奇君。

链接:

巨奇君教授:青海资深音乐人,中国传统音乐学会理事,中国花儿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青海民族管弦乐学会副会长,青海师范大学音乐系客座教授。巨奇君的音乐作品多次在全国得奖。近日,巨奇君教授给循化县做的音乐光盘已经正式出版。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