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游记>>身体语言                       

读者评论排行榜中的竹子作品
发表时间:2008/7/19 19:03:47     文章来源:会计博客      文章作者:ZHAOLI     浏览次数: 2317
 
 

评论排行榜

 

读后觉得语言华美,心理描写的力作,不过朋友们说也只有我这种人才喜欢这种小说,不过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呢,不过就是觉得这部小说还满不错的,

摘抄一点:

 只有少女在某一个阶段会感到世界上所有人都对自己有那个意思,只有少女不好意思看迎面走来的任何一个青年男人,因为她的心里上演着任何人都想不到的强暴与毁灭。少女对面只要有一个年轻的男人向她走来那仿佛是一件天大的事情,羞得连正眼都不敢看。更何况她已准确接到了暗示,感到这个男人对自己有野心,这对少女的生命更是电闪雷鸣的事件

 

少女最怕的就是掉入自己生命中那个“黑社会”的泥泽。少女就是在这样泥泽中向往着那透明的可以拯救自己的爱;向往着有那父亲式的爱可以保护自己;向往着不是被“丑”恶的而是被“高尚”的毁灭。

 

 

 

 

那片母亲一般平静的土地,父亲一般沉稳的山岩忽然让她感知那是千万匹雄性野马的热血所祭祀,千万头雄性野牛的精液所浇灌过的土地、山岩,那土地那山岩让她的激情为之勃发,热血为之沸腾,气脉为之冲动。那土地让她听到了雪崩声、山裂声,听到了无数个冰雪的魔方的变幻声。

 

 

 

那么一种淡淡的忧伤缓缓溢满了侧厅。似乎有清亮的泉水在慢慢儿浇灌干涸的土地……

        那位小姐穿了一条洁白洁白的荷叶双层裙边、荷叶双层泡泡的柔纱长裙,一头飘柔长发在拣钱时在肩上来回飘逸,像波浪,轻歌实曼……她感觉自己生命中纯纯洁洁、晶晶莹莹的山泉水就那么一层一层、一层一层地涌动出来……

 

        那位个姐睫毛半垂,双眸半掩,神思沉静,如袅袅一缕儿轻烟、如娜娜一丝儿水波。

        浓烟浓雾、飞絮游花不知何时已从窗中涌进来。

        那位小姐去捉空中飞动的钱,纱裙旋转起来,长发旋转起来。而那些钱仿佛也被赋予了灵性。那些钱与钱之间有蝴蝶翩飞着,有小鸟儿扑腾着.有红叶翻飞着……

        F与那帮女人都看呆了。

        ——那神光高洁、秀美天成的神态使人不忍心萌生半点邪念。

        那一瞬那位小姐犹如一个仙女被不知哪里飘来的阵阵音乐飘浮着……

        钱在那位小姐的眼里似乎根本不是钱,反到像是山野里的无数野花。那位小姐似乎根本不是在拣钱而是在山野里采撷一朵一朵勿忘我。

        看到那位小姐的举动,F的眼眶湿润了。F似乎终于把那位小姐从那帮女人中区别出来。

        ——F似乎已为之心动,似乎已对那位小姐另眼相待,不论F心里有多么冷酷。

        ——F似乎终于看出那位小姐身上那种甘愿忍受任何屈辱的一份温柔,看出那位小姐身上那种能经受任何委曲的一份纯真。

        F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似乎有一种灵魂的撼动。但F却转身推开海潮酒家望海门上了望海台。

        那位小姐收齐了钱眼过去,F却又转身向自己的新娘——她走来,把那位小姐孤伶伶地留在望海台上。

        涨潮了,一个一个潮头扑打过来。

        点点渔火在风浪中挣扎、隐现,带着那么一种漫天漫地的凄迷。

        扑过来的潮头像一些在迷雾中隐隐约约着的怪兽,张牙舞……

        那位小姐的浑身都湿透了。

        ——一片芳心,万千爱意被F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冷落,那位小姐的神态依旧是那么淡淡然然,但骨子里却沁透出一种凄凉,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凄凉。

        不知哪几位女子戏弄般唱邓丽君的歌:“缕缕青丝垂肩上,相思缕缕比发长;为谁立尽黄昏里,已然忘记晚风凉。”

        ……

        泪水迷朦了她的视野,待她重新抬头,那位小姐早已消逝得无影无踪。

        恍恍惚惚似南柯一梦。

        她在周围的人脸上觅寻没觅到一点痕迹。她想问又不好意思问。

        她越发昏昏乎乎,梦的感觉更加真切。

        唯有那一团粉红隐约着的嫩白依旧在侧厅中弥漫…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