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伙伴                       

竹子美点评殷秀梅、彭丽媛、关牧村、韩红等歌星
发表时间:2008/12/22 10:52:10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竹子美     浏览次数: 5221
 
 

东方美女集中营

----歌手营地

中国歌坛的国母当是殷秀美。你看她端庄秀丽高贵富态,只可惜这个国母没有嫁给中国人却嫁给了外国人。否则,这个中国人不是总统也会是将来的总统呢(笑了)。殷秀美的歌声大气天然,如同长江源头庸容华贵的流来,接中华之灵气,一路通畅,越流越宽,直奔大海。殷秀梅一出来,不论唱的什么歌,便让我想起《长江之歌》,荡气迥肠。

彭丽媛的声音还是不错,只是好像声道被别了一个曲别针。如同是倒了几次的倒虹吸,那是一种下来又多次提上去挤上去的惬意。比如她唱的最精彩的就是彭丽媛刚出道时唱的那首歌《谁不说俺家乡好》:

“一座座青山紧相连,一朵朵白云绕山间.,一层层梯田一层层绿......”而最最精彩莫过于那个“的-呀-咿-哟-”那种声音在倒虹吸中被大气挤压,几次回提最后高高地飞场上去,令人忍不住鼓掌起来,欢呼起来。

真好玩,殷秀梅长得像国母可是没当上国母,而彭丽媛长得不像国母,却差点当上国母:其老公习某人是国家副主席,可不是差点当上国母吗,只是......

董文华的歌声如同一条渠水,平静安谧华美丰润,她唱的《十五的月亮》《望星空》《春天的故事》,如同春天贵如油的渠水浇灌一片一片迁陌无垠的庄稼地,那种歌声和心灵交汇融合滋润雨露的感觉真的是没有语言能够形容。

董文华在老公的帮助下虽然出山,但是感觉还是不对劲儿,谁让她是唱主旋律歌曲出名的“歌首”呢?

网上文章显示,赖星昌为了把握这位女歌唱家,只出了一百万就把她拉下水,且做那事时录了相,迫使她随叫随到,让她陪谁就陪谁,由他摆布.而堂堂中国著名歌星,为区区一百万折腰,实在令人叹息。而现在虽然出来了,但是仍是感觉她老公只是在中央不知情的前题下打了一个擦边球,并不是中央电视台所为。做为普通观众,但愿她能重出江湖,但又感觉重出不对味儿,这可能也是众多普通观众的复杂心态吧!

关牧村的歌声如同是放牧海边声音,那种海水的丰厚,那种海水的深邃,那种海水的富有,那种海水的华贵,那种海水的莫测,那种海水的深情,那种海水的包容,那种海水的涵含,那种海水的醇厚,那种海水的浓度,真的没有任何一个歌唱家可能媲美。如同关牧村的修养内涵没有一个歌唱家可媲美一般。

关牧村是孤儿,还带着一个小弟弟.正是因为从小受过太大的伤害,长大地程中又得到太多好心人的关照,关牧村,这个"放牧"海边的歌手中才有了那么深厚的内容?

关牧村和夫离婚,找了一个有地位的夫,且一切都做的雍容华贵。

我曾多次去她位于劲松的家。她给了我许多她的照片和儿子的照片。还给我讲了她的前夫的故事,还有当时还是准丈夫的故事。

胖胖的韩红的歌声如同是青藏的雪山积雪嚓嚓融化,嚓嚓点滴,嚓嚓汇成小溪,嚓嚓汇成曲:明曲、亮曲、红曲、绿曲...嚓嚓流向城市村庄,让人们感觉那水滋润的惬意,让人们看到那条条小溪小河万渭成水终久汇成大河而欢呼起来。只是那河好像不是流向中原大地,而是高高的澜沧江,在中国境内几曲几回却流到外国去了。只是有三股大气,一股沿着青藏铁路流向内地,一股沿着青康路流向内地,一股洞着成藏公路流向内地。

韩红的妈妈是首唱《唱支山歌给党听》但并不是藏族歌手卓玛才旦。

甜妹子宋祖英秀眉俊眼如同是湖南湘西古丈深山里人的邻家小妹子,那歌声“虽好却小,虽小却好”,如同是深山里美丽透明的山溪水,里面有点水的雀儿在鸣叫,有珍贵的大鲵在潜游。那小溪清清的水汇入小河不散,汇入大河不失,汇入大海仍敛,吾自如清灵灵地游动,如大海中一条名叫古丈青的蛇在大河中出没,在湖泊中扭动,在沼泽中翻身,在大海中游弋,偶尔让人从浊水中看到她透明的身影,偶尔让人看到她水中撑起的小翘翘眼,那般清澈透明,回眸时,带出深山里特有的溪水灵气。

李谷一的歌声如同是一条护城河,围着你绕着你,静静地波澜不惊,稳稳的波涛不起,但自有一种华贵高贵珍贵,带着一种让你不可抗拒的美丽,穿越重重时光,历久弥新,弥新历久,时长悠悠,岁月悠悠,任她悠悠走来。让你感觉到你生命中的骚动,但又感觉这河水再悄悄地融化你的城市骚动,让你变得和她一样脉脉深情。

无数小辫子的青海妹子德乾旺姆的歌声如同是青藏高原相连的神湖和鬼湖--传说中的这两个湖下有洞和青海湖相通,那种高拔透明如同蓝色钻石一般光芒四躲宝石珍藏。《一个妈妈的女儿》那种如同两个湖的依恋的声音,让人感觉天低云近,心旷神移。

李娜的歌那是青海气场上西藏的感觉,那是从三江源地区沿气入天界进藏,在海拔五千多米的青藏高原回荡,让河源无数海子感动的声音。如同当年的宗喀巴从青海沿路而上进藏创建黄教的气场一样。那是青海湖的气场,那气场顺三江源高拔上去,一直到气升天界外,最后气盈中华。

邓丽君的歌如同是秋水连塘,光随波走,波跟梦离。漾起说不出的涟漪,带着说不完的诗意,漫出连着圈的梦幻。这塘中藏有多少的鱼儿虾儿蟹儿虫儿蛙儿,这塘中藏有多少个家庭多个女人多少个男人多少个少女的隐秘故事,没有人能说清说明。这塘水的余韵余人回味无限,暇思无限。而当秋雨斜斜落入为塘,更是无边的情致,一个一个荷叶扩散开,一个一个秋塘传播去。

马玉涛的歌声如同是黄河入内蒙河套地区,拐出一个大大的弯儿,看到的湖:呼伦湖、锡林郭勒湖等都那般悠闲,这使得马玉涛的歌声,也变得般平静,那般安然,那般深沉。那般厚实,那般大气。马玉涛的歌声中我们真的看到了草原,一望无际的河泽草原,连绵无垠丘陵草原,天地相依阴山山脉。

可人妹子杨玉莹的歌声是水,可是是什么水呢?是水稻中里放进去的田水,是游泳池中放进的池水,是鱼缸中倒进去的鱼水。

  可不是?看了这样可人的水,总是想起田里的青蛙泥鳅麻蛇板,想起漫馨的稻香,想起温暖的阳光。难怪看了这可人的水总想跳进去游个痛快洗个畅快,可是又不能。难怪看到这可人的水,便幻想里面有琼鱼、燕鱼、蝴蝶鱼,总想对着这水反复把玩。而那清明的眸子在歌声中是会流淌的,直流到你童年的稻田里,直流到你神往的游池里,直流到你家的玻璃鱼缸里。

而那从稻田从泳池流入你的鱼缸中的水里,总仿佛有她的歌声流转,有她的眸子凝望。她直望到你开始痛她,直望到你想起自己的责任,直望到不忍心伤她,还是不够,她还是那样楚楚可怜,写着秋天最后的一诗,直望到你出门在外时还想着家里的玻琉鱼缸中看到的一切,打电话给小狗小猫。因为你担心,当你出门在外时,家里的小猫小狗不小心碰翻打碎了那鱼缸。

孟庭苇的歌声是水,但是什么水呢?当是雨水,下在方方城池中的喧哗中的雨雨,下在深深庭院苇草中的淅沥的雨水,一首《冬季到台北来看雨》试图在诠释这水。总感觉孟庭苇在雨中徘徊,手举芭蕉叶做的伞,足穿雨水做的靴,最后消失在雨雾中。

斯琴格靳的歌声是水,但是什么水呢?一种有激情的水,一种可以奔跑的水,一种可能迈开大步奔跑的水,一种可能化做鞭了抽人的水。那么什么水可能在草原上奔跑呢?什么水可能在草原上追车呢?什么水可能在草原上跟马狂奔,跟牛疯跑,跟羊悠走呢?那便只是云了,只有云可能在草原疯狂地凝聚,疯狂地追赶,疯狂的奔跑.她的水在闪电吗?她的水在打雷吗?可是雨并没有下来,可是比下雨更厉害,只是她的头发和云交相呼应,好是另一种流动的水.

孙悦的歌声是水,可是什么水呢?当是一种可弥漫的水,当是一种阻隔的水.那是什么水呢?那是一种雾,总在这个城市和那个城市中间出现,总在这个人和那个人中间出现.而这雾有时会从孙悦的眼睛中流出,带着漫无边际诉迷茫迷惘迷离,让人感觉一种雾中的美丽.

而孙悦的目光在放雾,如同两个放雾器,不论看哪儿,哪儿都起雾;不论想哪儿,哪儿都起雾。

而这种雾是一种带着歌声的雾:

“我是花瓶中,哭泣的百合花告别了泥土,就是爱你的代价。你是我眼中,最后一粒沙,我含泪也要轻轻的擦
我是花瓶中,哭泣的百合花被你轻吻后,不经意的留下,你是我心头,最深的伤疤,让我明白爱恨的落差,时钟走停了雨也下够了,劝自己别再哭了,一切都算了曲终人散了,对你说再见吧……”

韦唯的歌声是水,但是什么水呢?当是一种霜化的水,这水让有感觉如同北方有些硬化有些儿大气有些儿苍凉,带是却带着一种博大的气场,就如那水的质地是固态的,可是以以驸骊的。韦唯的《亚洲雄风》《爱的奉献》,雄浑大气,如同北方原野中回荡的风,如同北方树林美丽的树挂--霜花,有那么一种庄严雄浑之美。

毛阿敏的歌声是水,可是一种什么水呢?那是一种井水,甘甜清冽,内蕴深厚,掏之不尽,用之不竭。你看毛阿敏唱歌的姿态,就仿佛是从深井中往外掏水。只见那深井中的水缓缓被掏出,带着热气,缓缓流出,虽然经常结冰,但是破冰碎雪再汲,只见碎破璃间井水中有腾腾热气袅袅冒出,碎冰下隐约有泉水汩汩涌动,带出那样大气天然的氲氤水动,让你禁不住想乃双手去掬,想仰头接露,一饮为快。

王菲的歌声是水,可是是一种什么水呢?那是一种结冰的水。只听那歌声似从冰山裂缝中挤出,带着那么一种冰山裂变的传递阵式,带着一种冰山裂帛的游走冷气,带着一种特立独行的扩散走纹,带着一种冷凌走调的空旷冰寒,带着一种傲然天下的居高临下,带着一种傲骨寒风的点融。.

歌声走远,走进茫茫冰山,溶进滔滔大海。那种冰冷之美绝对和南极和北极这样的地名有关。

林忆莲的歌声是水,可是是一种什么水呢?似是我的青藏高原一种小花甜蜜蜜中的罐罐水。那是一种放花密的水,喝进去甜甜润润,泌人心脾,明人眼眸;嗅起来温温馨馨,溶进体内如饮甘露,如沐醇酒,那歌声在她小眼睛的水晶晶地注视下感觉更是甜蜜.

林忆莲是女人中的女人,带着十二分的女人味儿,泌入你的身心,让你如醉如痴,陶醉其中草药。

林亿莲那以小眼眼有点点的甘露,质感的歌声,从千紫万红的女人中掊颖而出,让人再已不能忘记.

“我怕来及,我要抱着你,直到你的发际,出现岁月痕迹,直到感觉你是真的,直到失去国气,为了你我愿意.....”

青海玉树歌手央金兰泽的歌声是水,可是一种什么水呢?是一种雪水,一种在雪莲花上融化成露珠,汇融成山溪水的雪水。那雪水汇成的山溪水边我不仅看到了青藏高原镶嵌雪花的冰雪莲花,还看到了藏着冰花的雪柏枝,藏着霜花的红景天,更让我们看到了青藏高原紫红色的草原。

《遇上你是我的缘》
高山下的情歌是那彎彎的河
我的心在那河水里流
藍天下的相思 是這彎彎的路
我的梦都裝在心囊中
一切等待不再是等待
我的一生就選擇了你
遇上你是我的緣
守望你是我的歌
親愛的親愛的親愛的我愛你
就像山里的雪蓮花
就像山里的雪蓮花
亲爱的亲爱的亲爱的我爱你,就像山里的雪莲花

真可谓带着青藏高原雪水流淌汇集的浩浩大气,真可谓荡气回肠到令魂飞天界,魄散圣地。

若谓天籁之声,所有其它歌手皆不是,唯有雪藏在青藏高原青海玉树三江源头大山深处雪莲故乡的央金莫属!

歌手李纹的歌声是一种水,可是什么水呢?当是一种可喷涌的,有涟漪,可扭动的水.那是一种什么水呢?当是一种喷泉类的水了.你看,当你正为李纹的一个美丽的表情想跟着沉醉时,只见李纹的小脸忽出现猫一般的一撮,仿佛脸中间出现了一个涟漪.且汩汩地涌动着.接着你看到的美破碎了,消逝了,带出落落的碎片,带出落叶的缤纷。你看当你正为她的美丽的身段而感叹时,那身子忽然如蛇一般扭动起来,来来回回曳动起来,水蛇一般荡漾起来.在李纹的窈窕的身影后,仿佛一切都跟着曳动起来荡漾起来。所有的更深的质感也跟着破碎开来,湮散出去,真漫到无边无际去。 你说李纹不是喷泉是什么?加上李纹的舞姿充满了东方活力,洋溢着东方激情,一首《想你的三百六十五天》淋淳尽致地渲泄着这种和青春和美丽有关的激情。她不是喷泉又是什么?

田震的歌声是一中水,可是一种什么样的水呢?那是一种冰棍一样的水,一句一句,直桶桶地直指人心,然后慢慢融化,带给你从里带外的惬意。田震的歌中第一次展示性感,第一次展示性渴望,性要求,那是女人生命中冰棍一般冻着的声音,被田震一个一个发射出,冰凉刺激之后,第一次感觉中国还有一个性感的活女人,让人感叹中国女人性感第一次发出声来。

娜英的声音是水,可是什么水呢?是一种河,但是什么河呢?当是一个内流河。那英的声音没有殷秀梅那一种一流入海的磅礴,没有李娜那冲上青藏高原的悲壮,没有德德玛的雄浑厚实,但自有一种自己的味道,一种深入内心血液骨髓的味道。这个内流河在沙地在草原在城讪转来转去,但自有它独特的美丽,一如那些神秘消失的一条一条内流河,一如娜英唱的那首歌《山不转来水在转》:山不转来水在转,水不转来人在转。而我去过新疆,见识过无数的消逝在沙漠又从不知道哪里出现的内流河。比如新疆的塔里木河,比如普兰河,比如青海的格尔木河等等。而这种河因为河道无踪难以捕捉而更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梅艳芳的歌声是水,但是一种什么水呢?那似乎是一种叫霜的水。你看她唱的最好的歌当属《女人花》

这不是降霜是什么?虽然早上起来,感觉霜花的美丽,可是却禁不起太阳的照晒。

虽然凝在玻璃窗上那般美丽多姿,可是却难抑那短瞬的凄美和苍凉。

而我们女人们,在她参加春晚的舞姿中感觉她进军大滑铁卢之惨败,心里回响着的却是她用生命用青春用美丽唱出的那首

《女人花》

我有花一朵
种在我心中
含苞待放意幽幽

朝朝与暮暮
我切切的等候
有心的人来入梦


女人花
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
随风轻轻摆动

只盼望
有一双温柔手
能抚慰
我内心的寂寞


我有花一朵
花香满枝头
谁来真心寻芳纵

花开不多时
啊堪折直须折
女人如花花似梦


我有花一朵
长在我心中
真情真爱无人懂

遍地的野草已占满了山坡
孤芳自赏最心痛

女人花
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
随风轻轻摆动

只盼望
有一双温柔手
能抚慰
我内心的寂寞

女人花
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
随风轻轻摆动

若是你
闻过了花香浓
别问我
花儿是为谁红

爱过知情重
醉过知酒浓
花开花谢终是空

缘份不停留
像春风来又走
女人如花花似梦

缘份不停留
像春风来又走
女人如花花似梦
女人如花花似梦

深圳陈明的歌声是一种水,但是什么水呢?当是一种可跟风默默行走的水。那什么水能跟风走呢?那当是一种霁了。你看她唱“期待着能像风一样”时,这跟着风的霁便把一个一个城市的树和花草全点染了。只是这点染不是那种雪白或是霜白而是更有一种特属城市的缤纷。而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缤纷,带给人一种由衷的快慰和惬意。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