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友人                       

竹子送萧乾夫人文洁若回家
发表时间:2009/1/13 21:26:33     文章来源:草稿刚起      文章作者:竹子     浏览次数: 1726
 
 

到了文洁若老人的家,她拿出她的作品好多本给我看,多是译作,有日语译作有英语译作。她问送什么好?我说最好送一本您和萧大师同著的。于是文洁若便送我她和萧乾先生合译的书《里柯克随笔集》并给我题字:“事在人为”赠小友毛竹。今天,我第一次参加中国文协迎春联欢会--虽然年年接中国文协邀请,可是因为春节我总要离京回家,故而从没有去过。今年是破天荒第一次参加。

地址是在北京饭店C座金色大厅。

会上我见到了铁凝、陈建功、金炳华、邓友梅、高洪波、袁鹰、陈昌本、白刃、李振玉、张胜友、顾乡等名人。

陈建功老师就坐在我的身边,给我提了字“新竹恨不高千尺”。

李肇星先生给我提了“为祖国而高洁”。

我还和我熟悉的中国石油文联的路小路康胜利合了影。

联欢会中间穿插抽奖,有人得了电高压锅,有人得了笔记本电脑--邓友梅就抽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有人得了韩美林的画,还有一人抽到特等奖,得了韩美林的铜牛雕塑。

散会后,我从会场出来,没走几步,我发现一位老太太两手提着三个袋,右手提的会议袋和另一个纸袋,左手提着一个鼓鼓的布袋,三个袋子都快拖地了,我便提议帮助她。

老人一看我也提着会议袋,知道我也是中国作协的会员,是一家人,便高兴地把两个纸袋交给我提。她让我猜她有多大岁数,我想猜年轻点吧,便说:六十多?她开心大笑,脸上果然显得年轻了,她说:我已经八十多岁了。

过马路,我扶着她。

到了我上车的地方,我实在是不放心她,便提议先送她上车。她说不用了。我说我要送你上了公车才放心。到了车站,我说不行我送您到您家门口,再坐地铁回家。她说:那好吧,你送我回家,我给你送一本我的书。

她告诉我,她叫文洁若,她的先生就是萧乾。我说我认识你们呀,只是熟的是名字,而不是人呀!文洁若笑。

后来我知道,文洁若不仅是著名作家,还是著名的翻译家。她是青华的老毕业生呢!

她说:我儿子女儿都在国外,但我不喜欢住国外,因为那边人不熟,我的活动也都在国内。我一个人住在北京,现在有一个家里很有背景的叫胡林的女士和我住在一起,帮助我做做饭,打扫打扫卫生。

上了文洁若住的那栋楼,文洁若说这房不是分给我的,是分给丈夫萧乾的,是房改房,只花了三万,奥运会前靠路的一面给免费装了双层玻璃。

我说就在长安街边不怕吵?文洁若说:“我已经习惯了,晚上可亮了,起夜都不用开灯呢!”

上了三楼,真可谓“曲径通幽处”。大方向总是向西,可是却是一拐一拐又一拐,我说这楼也有历史了?

文洁若说:“八几年的楼,现在有二十多年了!”

到了文洁若老人的家,她拿出她的作品好多本给我看,多是译作,有日语译作,有英语译作。她问送什么好?我说最好送一本您和萧大师同著的。于是文洁若便送我她和萧乾先生合译的书《里柯克随笔集》并给我题字:“事在人为”赠小友毛竹。

今天心情真高兴,因为送一位八十岁的老人回家,更因为这位老人是我喜欢的久熟大名的作家。

最近我在凤凰卫视曾子墨的“冷暖人生”栏目中看到了文洁若老人家。老人家穿着红色绸缎的中式服装,淡淡化了妆,真是一位漂亮老太太呢!那节目的内容是回忆大作家萧乾的的一生。

链接:

萧乾(1910.1.27――1999.2.10原名萧秉乾。祖籍黑龙江省兴安嶺地区,生于北京。蒙古

萧乾
萧乾

族。中国现代著名作家记者、文学翻译家。1930年考入辅仁大学英文系,后转入燕京大学新闻系,1935年毕业,任《大公报·文艺》主编兼旅行记者。1939年受英国伦敦大学东方学院邀请赴伦敦任教,兼《大公报》驻英记者,1942年入英国剑桥大学英国文学系当研究生1944年放弃剑桥学位,担任《大公报》驻英特派员兼战地随军记者。1945年赴美国旧金山采访联合国成立大会、波茨坦会议和纽伦堡对纳粹战犯的审判。1946年兼任复旦大学英文系和新闻系教授。新中国成立后,历任《人民中国》(英文版)副主编,《译文》编辑部副主任,《人民日报》文艺版顾问,《文艺报》副总编等职,1961年任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1979年起,历任中国作协理事,中央文史馆馆长,全国政协委员、常委,民盟中央常委等职。

萧乾老人文革开始时不断受到冲击和批斗,最痛苦的是看到妻子文洁若挨斗,看到岳母自杀而无能为力,他当时写下遗书想上吊、想投湖、想电击而了却一生,当他服药自杀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妻子轻摸他的头发、他的脸庞,在耳旁轻轻说了一句英语,意为我们要比他们这些人活得更长,就这沉甸甸一句话支撑他从文革中走过来。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不然哪会有那么一句名言:每一个伟大男人背后都有一个支持他的女人。

到了文洁若老人的家,她拿出她的作品好多本给我看,多是译作,有日语译作有英语译作。她问送什么好?我说最好送一本您和萧大师同著的。于是文洁若便送我她和萧乾先生合译的书《里柯克随笔集》并给我题字:“事在人为”赠小友毛竹。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