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伙伴                       

祝贺顾坚《青果》上市#祝贺韩银梅《西夏》上市、周习的“组织部来的李学江”“诗宴”和“文昌女人”
发表时间:2009/8/6 19:02:14     文章来源:草稿      文章作者:毛竹等     浏览次数: 2602
 
 
所以,顾坚总恍惚在和顾坚打架。而被两种东西所吸引,有时表现出来反而是梨鼻息失灵,于是成了原地打转的怪物。如同鲁十一多是看客,顾坚是舞台上少有的演员之一。顾坚的节目是上演自已和自己打的“皮影戏”。顾坚打得翻来覆去,顾坚打得死去活来,顾坚打得昏天黑地,全班同学只负责给顾坚当啦啦队。大伙儿齐击桌击凳欢声雷动风雪雷电。所以顾坚也是鲁十一的精彩。因为顾坚还保持着一个风雨雷电源的身份。老师说过,所谓文学就是对不理解的人和事做一种人性的诠释。
祝贺鲁十一同学顾坚新书《青果》隆重上市。这是顾坚继十月出版社出版的《元红》后的又一力作。据悉顾坚的第三部书将是《黄花》。

顾坚,第一天学员间互相介绍,这对一般人多是客套语,可是顾坚却给我们讲了他的故事。他说,他是从农村考出来的,没考上大学对他是一种记得骨铭心的事情。获得进城机会的对于他来说是难而又难。他曾是一个中学的老师,结婚后六个月妻子就生了一个女儿。父亲说:“你给我生个孙子,我奖你两千元!”结果是他给父亲生了儿子,虽然拿到父亲奖励的二千元,自己却不但被罚二千元,还丢了工作。走投无路的他从此走向了经商之路。经商过程中打架、喝洒、交友、争地盘,顾坚最终获得成功,现在是一家女性内衣店的老板。赚了钱后,顾坚感觉空虚,自己毕竟是曾中学老师,怎么才能使自己和其它商人显得不同呢?顾坚想到了写书。

写什么呢?顾坚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初恋女友玉米(?)开写《元红》(元红是指处女血)。顾坚先是在当地网站后转到天涯网站然后再转到新浪读书。在新浪读书《元红》达到三千万的点击率。《元红》由十月出版社出书,已经多次再版,并有影视公司签了拍摄合同。

有一天顾坚的沙龙,我们女生向他提问,他所答非所问,只说美女令他心猿意马。他语无论次地说:我们班上的女生都瞎了眼,看不出他这个伟男,居然没有人来追他。说是他走到哪里都引起女人轰动。他说想想要当四个月的和尚,实在是无法忍受。

学员们都十分吃惊地望着顾坚。顾坚直指鲁院全体学生都要面对的一个似乎是谁也无法解决的原始生命问题,也是鲁院老师生命管理的焦点问题,也是鲁员学员生命内部的困惑问题。

春分晚会上,鲁坚的节目又是讲他儿子的故事。说儿子上课时想大解,便举手,可是老师不相信儿子要大解,结果就跟着儿子去大解,结果是儿子看到老师便无论如何也解不出来。

顾坚的原创故事总也似刚从地里拔出来的箩卜鲜淋淋的带着泥土的清香。

顾坚的原创故事刚听的时候总也不是特别好听,但是回想的时候总也是十分难忘。这些普通的细节,会一次一次闪动,带着灵性,让人感动,让人回味。

顾坚整个就像一个没有经过文明社会的杨州土匪。

你看他昂首挺胸正在走路,却突然出掌出腿打击路边的树或是电杆,且口中配合声响。

你看他站在那里,身上的某个部位会突然出来又进去,某块肌肉会突起又收紧。

你看他站在那里,身子和腿仿佛在用定力挖地掘根,带出一种拗和犟。

你看他明明是直直地向你走来,眼睛盯着你,因为太执拗,却出现螃蟹一般的横度,手腿更是出现蟹一样的弯度。从你的眼前斜斜掠过。你甚至隐隐听到他铁腿金爪的金属声。

你看他笑逐颜开地走过来,手中一个“树根烟杆”,却忽然把“树根烟杆”向他的下身移去。你看在晚会上,大伙轰轰烈烈,顾坚却孤独地一桌一桌寻找合歌《祈祷》的女伴,在饭桌间独自流浪,吾自伤感。

你看他和白院长照相,眼光却忽然没了焦点。你看他对施书记敬酒,脸上肌肉却在某一瞬间忽然向不同的方向乍出去。

你看他低头思考,头上的头发却草一般吾自起伏乱乍着,显出那么的桀骜不逊,更像他的故里施耐庵笔下的《水浒》草“漭”英雄。

你看他听别人发言,眼光斜望过去却如刀一般犀利,嘴唇斜感觉过去却像冰一种寒冷。你看他要么不发言,若发言一定气势如洪水,全部淹没为准则,泛滥成灾为满意。

他看到某个女子的某个部位好看或性感,会身不由己凑过去开玩笑,害得女生用包遮了自己的好看或性感部位又骂又跑。你看他形容一个男同学走路,说是他像一个女人刚被男人G过一般。有一天,顾坚吹牛说他年轻时很英俊,英俊得能把女生们统统吓死。有女生说:别把我吓死,就把你妻子和其它女生吓死就行了。顾坚说:包括你,统统吓死!

他的眼里,也会突然冒出一种伤感,一种忧郁,一种无助,一种孤傲,一种狂妄,一种执拗,一种自信,一种疯癫,一种深沉。

他诠释他自己:我经常的大事记不清,却清楚地记得一些莫名其妙的细节。

江西实践活动顾坚没去,写博客文章“两个人的鲁院”。我们问他干什么了,他说写了一篇好文章给鲁院出五十三位学员的书用。他说:“我的文章写的好得不得了呀!读了会把你们统统吓死!”

结业在际,顾坚似乎比谁都来得伤感,先把自己宿舍中的一切都拍了下来,放在他的博客中。似乎是鲁院的一切都让他不忍离去。似乎鲁院学生虽多可是唯有他不会记得鲁院的一切。

看来看去,还没被驯化的顾坚似乎比其它人更简单也更复杂!

其实鲁十一看表演的多,上演的少,而顾坚是少有的演员之一,而看顾坚精彩表演的人顶多!顾坚身上还保存着原生态的原始男性美,可是这原生态的男性美被又被一种现实的东西扭曲着,又被许多的原生欲望扭曲着或是扶正着。顾坚还保持着被雌性荷尔蒙吸得晕头转向的本能和本性,可是又有“商政联手”“官商同盟”的理智和大略,又就“江湖黑道”“商湖黄道”相纠缠。所以顾坚恐怖时总是同时被两种东西所吸引。所以,顾坚总恍惚在和顾坚打架。而被两种东西所吸引,有时表现出来反而是梨鼻息失灵,于是成了原地打转的怪物。如同鲁十一多是看客,顾坚是舞台上少有的演员之一。顾坚的节目是上演自已和自己打的“皮人戏”。别说同学们老师们读者们,连顾坚自己都分不清打架的两个人中,哪个是皮人哪个是顾坚自已。顾坚打得翻来覆去,顾坚打得死去活来,顾坚打得昏天黑地,全班同学只负责给顾坚当啦啦队。大伙儿齐击桌击凳欢声雷动风雪雷电。所以顾坚也是鲁十一的精彩。因为顾坚还保持着一个风雨雷电源的身份。老师说过,所谓文学就是对不理解的人和事做一种人性的诠释。不知道顾坚的《元红》《青果》将写的《黄花》是不是在试着诠释过顾坚真正自己,试着解剖过真正的自己。或只是为了文学创造一个并不是顾坚的顾坚。
祝贺鲁十一同学宁夏韩银梅、郭文斌《西夏》隆重上市!
总馆 > 军事历史 > 西夏

西夏:揭秘神秘的西夏王朝

1.00

综合评分 ( 1 人)

  前期与北宋、辽平分秋色,中后期与南宋、金鼎足而立,被誉“三分天下居其一,雄据西北两百年”的西夏,似乎一夜间从地球上神秘地蒸发了,曾经不可一世的党项族再也踪迹难觅。关于西夏,无论是正史还是传说,千余来年鲜有言者,西夏给人们留下了数不清的谜。
  近千年后,一个中华民族历史上最大的谜团,在两位作家的笔下徐徐解开。
  一部细节的西夏,呼吸的西夏,有体温的西夏,向我们款款走来。

阅读全部简介

关键词: 西夏 历史 古代 小说 评郭文斌 韩银梅
总点击:6409 总评论数:2 综合得分:80 推荐票:0
作者: 郭文斌 韩银梅..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定价: 状态:连载完成

《西夏》相关资料

  历史小说当然首先是以规模宏大而又丰富多彩的历史场景和历史过程为主体话语构成的。而一般的历史小说,又往往偏重于表现某一阶段社会历史的复杂进程,甚至意在揭示社会历史的普遍发展运演规律,或者起码也是要以历史为镜鉴,从而达到借古讽今或者以古喻今的目的。所以历史小说一般总是在一种宏大的历史叙事中追逐着更加宏大的历史精神。总之说来说去,历史小说的核心要素是“史”,主体构架是“事”,一般很难格外超俗地深入到“人”。而郭文斌、韩银梅的长篇历史小说《西夏》,却在主旨取向与表现意蕴上和那些传统历史小说有明显不同。从《西夏》当中你不只是能够读到人类历史表面上的那些残酷与血腥,爱恨与情仇;而且更可以从那无数轰轰烈烈、起起落落甚至血流滚滚的历史上的杀戮和征战中,透视出其场景背后的人性深处之动因。

《西夏》第一部分

李元昊就在没藏氏的脖子上做了一个刎颈的姿势,不想却把没藏氏的口胃再次调动了起来。李元昊觉得,一向战无不胜的他,彻底败在这个尼姑手下了。回味那个没藏味的夜晚,就成了李元昊剩下的日子里最为重要的内容,也是最为销魂的时刻。李元昊想,这也许就是品味吧。现在,这种味儿再次扑鼻而来,让他心尖儿发痒,也让他的鼻腔发酸。天都王野利遇乞的眼神酒波一样晃荡在他的面前,让他心里好不是滋味。

《西夏》第二部分

山遇惟亮和山遇惟永弟兄俩是李德明的姑表兄弟,也是他的心腹大臣。他执政时期他们任左右厢监军,军事大权在握,始终是他忠心耿耿的护卫者。但随着李德明的死去和新主的登场,山遇兄弟俩感到属于他们的时代已渐行渐远。虽说他们的高位暂时并没有变动,但李元昊从野利寨调遣来的年轻的野利兄弟分明已取代了他山遇兄弟。唉!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乃是历代规律呀!

《西夏》第三部分

我是一个没有名字的人。因为在大夏国云集的人物中,我只是个微不足道的使者。说微不足道,是因为我说的这种使者并不是经常出使国外的重要大臣,而是那种以速度和准确来体现效率的送信的小使者。虽说我们这个行当与各种高级部门没法比,但作为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男子来说,我能够在大夏国国府里做一名往来于其他国度的信使感到非常的自豪和荣幸。你要知道,我们这样一个小小的信使可不是随便谁都能干上的,我们是通过严格的层层选拔最终被通过的极少数人之一。

《西夏》第四部分

好水川大捷之后,李元昊屯兵天都山,经过几个月的休整,于天授礼法延祚四年(1041年)七月又转向宋河东路,发动了“麟府战役”。麟州都监王凯据城坚守,夏军激战十余日,无法攻下。知并州高继宣领兵救援,被夏军击败。继宣又招募黥配厢军两千人,号清边军,令王凯率领出战,写下了两千人击退夏军数万人的英勇战史。接着,夏军转攻府州,遇麟府路巡检张岊,知州析继闵等将英勇死守,未能得破。张岊在一眼中箭的情况下,指挥战斗的英雄气慨极大地鼓舞了士气,遂使部下成为无敌之师,于九月在和夏军抢收秋粮的战斗中,以九百勇士战胜夏之过万大军。

“鲁十一”部分女学员清晨起来沐浴早上的“希望之光”。右二身着飞逸白绸衫,脖挂飘飘红丝巾者为《婚姻危机》的“制造者”山东大

石破天惊:大巴山野人毛竹唱歌!播放地址

http://you.video.sina.com.cn/eastpassion

妞周习。从左到右陪着周习的是:韩芍夷,康桥,毛竹,鲍贝,周习,韩银梅。
周习说说鲁十一同学李学江
赤峰组织部来的李学江(2010-01-19 23:23:06)
标签:赤峰组织部 守望故乡 庄稼人 田野 李学江

赤峰组织部来的李学江

鲁院纪事 周习

竹子点评:李学江这么个石头疙瘩黑不溜秋坑坑凹凹,阳光周习也能写出彩来。请大家读读!

不管怎么说,李学江做事有横平竖直、稳重踏实的感觉。说起话来却幽默风趣,早饭后,在学校院子里见到康桥,打个敬礼一本正经地说:首长好!虽是春末夏初,总有点乍暖还寒的味道,学江却著墨绿色军用短袖上衣,提前过上了夏天。麦沙在旁边打趣说:首长来了,警卫员快跟上。害得我们以为他当过兵,其实,他学校毕业后就工作了。他是班内最早一个穿短袖的,我们还厚衣加身呢。也不难理解,他来自更北方,一个更冷的地方、一个对温暖、光、热更敏感的地方—内蒙古。

学江出现在大家面前,是很抢眼的,班内春分晚会上,他第一个出场,著一身黑色的对襟上衣,有中国传统的艺术家着装风格,好象有功夫的人。他很大方,眯着眼睛,朝天空伸着一支胳膊,有刘欢的神态,声情并茂地唱:

我和你心连心

同住地球村
为梦想千里行
相会在北京
来吧朋友
伸出你的手
我和你心连心
永远一家人
接触多了觉得他在好男儿之列。

学江是政府机关的公务员,工作非常认真,他的文学上的收获是八小时之外的。也许很多年轻人才参加工作时,八小时之外多数用在加班和学习上,可是一旦资历老了,或者有了一官半职后,八小时就不同了,很多时候八小时以外的行为意味着素质高低。学江八小时之外选择了文学,文学意味着寂寞和进取。

学江来自祖国北部一个美丽的山村,那个山村坐落在克什克腾,有一条大河叫木石匣河,他在那里下河摸鱼,溜冰渡过了愉快的青少年时期,他说木石匣河九曲十八弯,咆啸而下,时而流到了山的脚下,时而又走到山川的中央。河的两边,静静地散落着一个一个的村庄,就像一根长长的葡萄藤,结了一嘟噜一嘟噜的葡萄。河水滋润了两岸的田野,养育了两岸的村庄,成了木石匣沟的风脉。他说:“我是真正的大山的孩子,自从生下来那天起,我们就被大山紧紧地拥抱着。”他说在他家的屋子里就能听到白桦林的声音,看到狍子或是狼,他说他家就在村子的最前头,三间土房,不高的,大人们站在台阶上一跳就可以摸到屋檐。

学江感恩他的父母,虽然父母识字不多,却坚定地供应四个孩子上学,这在以前的农村是少见的。学江很特别,考住中专了,生出了强烈的读书念头,晚上九点宿舍息灯,他看书常常到十一点,他读路遥;读贾平凹的《天狗》、《鸡窝洼人家》;读铁凝的《香雪》;还读曹文轩、刘庆邦的小说。查夜的学生干部都认识他,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学校的团委副书记,对他这种苦读精神感动,主动开绿灯。不记得有多少个星期天,教室里就他一个人在埋头读书。那时候他喜欢上了古诗词《千家诗》,他整天背。后来他买了本《唐诗三百首》,毕业时顺手送给了同学,同学惊奇的问,:“你那么喜欢诗,为什么还给我?”他自信地说:“我都背过了”。这个时期他接触了很多外国文学,特别是川端康的作品成对他影响很大,学江喜欢他文中淡淡的忧伤,后来学江的文中也有相似的情感。

读书一直不间断。

现在他读的最多的书是四书五经等中国传统文学,同时他读蒙田、笛卡尔、黑格尔等世界哲学家的著作。他说宁静是要寻找的,于是找到了书。看着书,他体味到“所有的好书,读起来就像和过去世界上最杰出的人们谈话(笛卡尔)”于是“愈是发现自己的无知(笛卡尔)”。

他读《道德经》发现老子的话很有道理,顺其自然涵义很深。他认为天地是一个大的恍惚,人生是一个小的恍惚,或者,天地和人,一同的恍惚,无边的恍惚。说不清楚,连想都想不清楚的。这世界存在于感觉中,说出来就不真实了,或者根本就说不出来。伟大的老子,他说出来了,他说--恍惚!

在《道德经》第二十一章:孔德之容,唯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意思是:大德的形态,是由道所决定的。“道”这个东西,没有清楚的固定实体。它是那样的恍恍惚惚啊,其中却有形象。它是那样的恍恍惚惚啊,其中却有实物。它是那样的深远暗昧啊,其中却有精质;这精质是最真实的,这精质是可以信验的。从当今上溯到古代,它的名字永远不能废除,依据它,才能观察万物的初始。我怎么才能知道万事万物开始的情况呢?是从“道”认识的。

在品三国时他觉得诸葛亮的诗同样有哲理: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宋朝的苏轼也有“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的诗句。恍惚成了他的世界观--说不出的潜意识 潜意识体现了思维的模糊性,酒、梦、回忆,时间体现了恍惚的哲理。

由此他想到了小说,小说的多义性正是对应了这种恍惚性。对应了时间的流动性、事物的变化性和思维的模糊性。有了想法就想写小说,打腹稿,下笔很快,2008年的5月,一个半月时间写完了长篇小说《大梦恍惚》。

他告诉人们积极的思想是:人们要想得到工作的胜利即得到预想的结果,一定要使自己的思想合于外界的规律性,如果不合,就会在工作中失败。

其实我读学江的散文,发现他早在儿童时期,就有这种概念,《守望故乡》中就有这样的描述:“我们也能在田野里干活儿了。我们干得最多的活儿是拔草。我十多岁的时候,就下地拔草了,第一次只是拔了半天。那天天气挺热,学着别人的样子,占了一根垅。头上的太阳很毒,我好象从来就有感觉到那么毒的太阳,好象是田野里的太阳和别处不一样似的。于是我就被晒得头疼了,而且越来越疼,后来我就被劝回家了。这一年我再也没有下地干活。第二年,我就能够和别人一样在地里干活儿了,后来地里的活我什么都能干了,拔草,锄地,割地,都行。在我的心里,我就是一个庄稼人了。是田野,把我培养成了一个庄稼人,这似乎是顺其自然的事。”

读书多了,写东西也顺。他每天早上写一两千字后上班。无论对自己或身边的人都是收获。他说其实读书并不那么难,读进去,书就薄了,而且这一本和那一本没有多少新的东西,但这要在你读了很多书的前提下才能领悟。读的书多了,你会发现,知识是相通的,读书多了,领悟能力强了…… 他对女儿的教育是潜移默化的,常陪女儿上街购物,中午在外吃饭的间隙,将自己的一些感悟告诉女儿。他的女儿叫李书含,很优秀,考上了天津师范大学,他常常写信给她。她的女儿是幸福的,同样做女儿,有的父亲是富翁,孩子却常年见不到父母的面,是亲情面前的穷人。学江贤惠的妻子感觉家庭很幸福,几年如一日,支持他写作。

除了《傅雷家书》,我还读过当地一位领导的书《家有小女在清华》,那是几年中写给在清华读书的女儿的信,我觉得这样关心孩子的父亲都是有修养的合格好父亲,他们不仅仅是在给自己培养孩子,而是在给国家培养人才。

学江写给女儿的信内容很丰富,也很有趣:“刚刚去煮粥,突然想起在武夷山旅游时在寺院里看到的一幅对联--早知灯是火,饭熟已多时。当时有同事问我,这是什么意思呢?我说,你可以想象,有一个做饭的僧人,因为找不见火源而误了做饭,而终于找到火源了,点着了柴火了,才发现,灯在那里点着,原来灯也是火,早咋没有想到呢?当然,这是一句很好的禅语。”

“我又想起了苏轼的小品文,说是自己登山,心里想着,登到上边的那个亭子歇息,就低着头登山,可是实在登不动了,只好坐下来。这时,凉风习习,如释重负,极目风景怡人,顿觉心旷神怡。突然悟到,此处有什么歇不得呢?都是给自己规定的目标限制了自己。

有时候我们所以想不到,想不好,想不开,只是因为被什么束缚着,解不开,就缺那一点点的开悟,点拨,缺那么一闪念。只要那一念闪过,便豁然开朗,灯也是火,什么地方都可以歇脚,风景就是风景,圣人也是凡人。”为什么这么通俗呢,学江说,他只是和女儿交流思想,但女儿应该有自己的世界观。

我曾经与他探讨,作为组织部门的公务员,偏重文学到底能给你带来什么?他说写作明显地成就了他的事业。他学的是农技专业,在后旗农机局工作,因为写作特长,他先后被选拔到团委、宣传部干秘书,一次赤峰宣传部长来调研,读过他的《守望故乡》,对他大加肯定,他对文学的兴趣更浓了。

因了文字的机缘,他被调到赤峰宣传部《青年报》干执行主编,又因文字被调到组织部工作。起初三四年,忙着工作,中断创作,近几年又坚持写作了。阅历加读书,他在思考,就有了这一堆作品。

他在班内人缘好,肯帮助人,真诚,书法好,常被人求字。我家乡的朋友去,也得到过他的字,很喜欢,回家来炫耀过多次。

干部学习不松懈,这样的人有但寥若晨星,我有一个文友网名叫文月,她在青岛市一个地方上任政协副主席,她爱写作爱思考,写了大量对工作生活有力的文章,被称为学习型干部。

学江的书法属于行书,十多岁开始练习,他喜欢米芾的作品,当然,欧体和二王更是天天临摹。那时候,在村子里过了小年腊月23,学江就忙大了,十八岁的小伙,端坐在书桌前,村里父老乡情陆续地那红纸来请他写对联,有的坐在一旁边,看着他写,这时候,他是家里最忙的人,也是最受重视的人,父母脸上有光彩。大年初一的早上,踏着碎屑,闻着鞭炮的香味,走过一家又家去拜年,家家的门框上贴着自己写的对联,用知识为乡亲做事情,他自豪。

散文家红孩老师去鲁院谈散文创作经验,晚上蓬桦和十几个同学宴请他,饭后我和学江去送他,他俩就当下散文创作交谈热烈,我才知道学江写过大量散文。

从北京到赤峰有一趟直达列车,只要老师不讲课,他就回去上班,来来回回的很匆忙。

谈起听课,我们都赞同孟繁华老师讲的:把那些最平常的东西呈现出来,再过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也有他的地位。其实,最平常的东西才是最人性的东西,而这些东西记载了一类的心的历程,人的最基础的东西,因此也就更能深入人心,因此也就更能长久地深入人心。

学江认为文学告诉我们的是人生的体验和感悟。其实体验和感悟是说不出的,因为说不出,所以才需要文学。文学是一种意向,一种潜在的挖掘,把潜在的东西挖掘出来,展示给人们,哪怕只是展示给人们一种感觉,也是(也只能是感觉)好东西。当然感觉也要有力度,展示是一种巧劲,是一种温柔的坚硬!很多事情一针见血。

书继续勤奋地读下去,他认为读书让人更加智慧、厚重、丰富。读书要人厚重起来,才能写出有深度的文章。

写作令人不断进步和思考,我们都想写出传世之作,成为大家,这只是希望,是攀登文学高峰的目标。学江认为搞创作,生活会很有意义。所以,人生之路上选择文学,问心无愧!

李学江简介:出版散文集《梦湖》、《守望故乡》,长篇小说《大梦恍惚》,短篇小说集《透过雪花的灯光》。小说入选《小说月报》、《小小说选刊》等。鲁迅文学院第十一届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现居内蒙古赤峰市。

说说周习的福气
鲁十一的周习,一个福气像。你看人家怎么对待事情。
有一天,周习对我说,我怎么这么有福气呢?我家老公,我家小姑子,我的公婆对我可好了,啥事都想着我,啥事都找我商量。
有一天,周习对我说:我怎么这么有福气呢,鲁十一春分晚会,大伙儿忙前忙后,没我的事儿。可是,最后李骏出光盘却把我放在封面上,和白院长、杨司令、康桥、范稳、王妍丁、昌平、毛竹等在一起。
有一天,周习对我说:我怎么这么有福气呢?班主任老师越来越信任我,把这么多的事情都交给我做。
有一天,周习对我说:我怎么这么有福气呢?寿光的人大大小小的官高高低低的友这么多人来看我,我过节又回不去了,他们来看我呀!
有一天,周习对我说:我怎么这么有福气呢?我的《婚姻危机》研讨会没有请名家,只是朋友加鲁十一的同学,我说花了一点水果钱和几桌饭钱,可是我的专版上鲁十一师生写的评论稿一点不差呢!有几篇甚至超过名人写的评论呢!
有一天,周习对我说:我怎么这么有福气呢?我不就是有辆车吗?同学们有大事小事总喜欢找我帮忙。
有一天,在井岗山,周习对我说:我怎么这么有福气呢,那卖东西的人向我推荐一块玉,我一看是一个胖娃娃,虽然侃价侃不下来,一百元,我还是买下来了,这个娃娃可能就是神灵送我的呢!我还想要一个男娃呢!
有一天,周习对我说:我怎么这么有福气呢?我的《婚姻危机》偏在鲁院上学时出出来了,由这么多的鲁院师生来给我开研讨会,多有意义呀!
........
总感觉自己有福气,这可能就是周习源源不断福气的来源。
正因为周习感觉自己有福气,于是就越来越有福气,越来越有福气,就越来越有福气。这福气也附合神奇的神秘的“马太效应”呢!
链接:
文昌女人——-韩芍夷(2009-08-06 19:59:54)

文昌女人——-韩芍夷

鲁院纪事 周习

可以说韩芍夷是女生当中最文静的一个,整天不声不响的,非常内敛。毫不讳言,我喜欢芍夷,她是鲁院最宠我的姐姐。

想她的时候就去她的宿舍坐坐,她的宿舍在最西头,我穿过长长的走廊,橐驼地走过去,轻轻一叩,自报家门:周习。她就快快地给我开门,她的房间很整洁。永远不需要说“等一下”或者“我房间很乱不要笑话呀”之类的话。我第一句话总是问她在干什么,她总是耐心地说,上网看资料,或者指着一叠稿纸说,在写长篇小说一个关于文昌女人的故事,那稿纸就是很传统的十六开绿条纹纸。想必是单位的,她是海南《椰城》杂志资深编辑了,也许是主任,我们亲如姊妹,从没问过她的职务,我们注重创作。

我一听,这小说名字响亮,一定不错,文昌女人了不起是有传统的,像宋氏三姐妹。

芍夷说,她的家里同海南多数家庭一样,早年去南洋的特别多,特别是外婆她们,故事可多了,她要写出来。我极力赞同,催她快写。于是以后见了她,必问这件事情。说如果不成熟,可以回去再搜集素材。

最初注意她是因为她的地域,入校第二天,我们都是二组,四个女生,她坐在桌子北边,用很好听的海南普通话,轻轻地介绍自己,我一听海南两字,睁大了眼睛,我才从海南回来,从冰天雪地的北方去海南过了近十天的热天,记忆尤其深刻,三面像的南海观音,亚龙湾情人节的篝火、温泉、钻天的椰子树、白色细沙的海滩和那蓝蓝的海水如梦幻般留在我的脑海里,博鳌亚洲论坛会址,还有清香透凉得椰子汁成了挥之不去得记忆。在亚龙湾,我们吃早餐的时候连续几天都碰上了那英,她穿得十分随意,白色的棉细布大上衣,拖鞋,在海南街上多数人都穿拖鞋,怀里抱着一个小宝宝,身后跟着一家子人,可能是来度假的。吃了五指山革命的野菜,地里西瓜刚熟,穿上椰子大花的短裤短褂,便觉得自己也有了海南的风味,心中就:我爱五指山我爱万泉河,对海南的人更感兴趣。我说我们山东的诗人江非被海南聘去了,她说认识他。早就知道海南的女人能干,和客家女人一样,女人在外边打天下、养家,男人在家抠脚巴丫子、看报纸、哄孩子,这就是红色娘子军只诞生在海南的缘故吧。

芍夷也是很能干的,她中等个子,瓜子脸。她特别善解人意,一口海南普通话非常好听,每当我们谈话就是一种享受。她的衣服很得体,讲究成套,素雅且镶有花边,那套天蓝的和米黄色的特漂亮,配上她苗条的身材,很好看。她的头发半短,很柔顺,我看过她早年的照片,那时候头发过肩,比现在还漂亮,她现在气质好呀,一看就是知识女性的样子。

我的宿舍在东头,她的宿舍虽然在最西头,但宿舍是不隔音的,我这里拨上号码,她那边的铃声就传过来,铃声停止了,她的声音传过来了:吃饭去?去呀,我们就出门,或者其他同学的门,也传来哗啦哗啦的钥匙转动声,我几乎没锁过门,我的对面就是值班的小露,非常安全,我爱省力。每次叫芍夷,她几乎都在,四个月,因为远,她从没回过家。换饭卡的时候,她自责说在校吃饭最多。我说学校饭卫生,吃的次数多是好事。她除了去一个女友家,很少出去,她在北京熟人也不少,但怕给别人造成不便,她总是为别人想的多。新浪读书的姚文坛就是她的老乡,那次在红太阳生态园,我给她们合了影,很漂亮。

她不显山不露水的,爱帮助人,总是有求必应。师生乒乓球比赛要发奖品,要去商店,于是,我叫着芍夷同我去买,我是很希望有伴的,大家惜时如金,我真不好意思开口。有求必应呀,她答应了,我们买的东西大家很满意。这么一件小事,我却感受到雪中送炭般的温暖。我信任她。

后来我常常在院子里碰上她打着花伞,袅袅挪挪地出去,一般和银梅、相勤,我便嗔怪她,为什么不叫我,她就咯咯地笑起来为自己辩护,说我和她们穿衣风格不一样,不一同买东西的,但她买了一条黑色萝卜裤,中缝有大红花,好看极了。其实我是不爱逛商店的,宁可买上东西就走。

家乡记者李桂华是最早来看我的,芍夷陪她在湘菜馆吃饭。

我的公公婆婆女儿来了,看完升旗,他们来到我的宿舍了,我打电话说:“芍夷,我家人来了,来见见他们。”她赶快起床过来了,一块去餐厅吃早餐;我的丈夫来了,我也让她来看看;她来了,我感到欣慰和踏实。

她的文字功底扎实,短篇小说写的很好,很多年前就出了小说集,她观察细致,心理描写到位,只两个女人的眼神她就写了一个短篇小说。

我让她给我的短篇小说提意见,她认真读过,并说小说写作要向内,挖掘内在的东西。同学们举办沙龙,她都去,虽然发言少,但她听得很认真。

她在北师大读过作家研修班,同学很多。

路上她真诚地说,周习你真好,我会永远记得你来送我。我说这有什么,只要有空,我也会送别的同学,你先说的我就先送你。到西站要一个多小时,路上我们小声说话,她说,我也没请你吃过饭,我说,大家都忙,吃不吃饭无关紧要。

她说,周习,你常出去,到海南找我玩。我说会的,去了一趟海南,还没到文昌呢,有机会我会去的,因为文昌啊,不看不行,我还等着读文昌女人的小说呢。

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我送她到候车室,我们匆匆拥抱,她说:“你回去吧!”声音不高,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平声,一瞬间,我的泪就涌到眼角了,我说不出话,转身就跑,泪就吧嗒吧嗒流下来.后来每每想起她说的“你回去吧”这句话我就泪流满面,包括现在,我的泪又流下来了,我也不知为什么。

诗宴(2009-09-14 23:42:58)

诗宴

鲁院纪事 ◎周习

那是一个星期六,卢卫平同我约好,去首都师范大学参加邰筐同学的诗宴。

一大早我和卢卫平接上诗刊社主任著名诗人林莽老师和商震老师去首师大。

卢卫平是鲁十一的诗人,他来自我国开放前沿城市—珠海文联,原籍湖北,京漂过好多年,据说搞垮过四个经理(玩笑语,可能是四个企业都不景气)。后作为文艺特殊人才出位广东。他诗才喷涌,具有诗人的激情和独立的思考,言辞激烈,语调宽厚具有磁性,班内有个同学在一次酒桌上送了他一个很有特点的绰号,他似乎不太欣赏这个绰号,我也不敢说出来,但我认为这不是个贬义词。北师大博导张清华很欣赏他早期的诗,因为有苦难在里面。

商震老师很瘦,也是个诗人,现供职于《人民文学》。相反,林莽老师个头、体型都很适度,说话很温和。08年,《春天送你一首诗》去寿光诗人名单中有林老师的名字,却没有见到,听很多诗友夸起过他,现在见到惊喜多了几分。我们知道林莽老师著有《我流过这片土地》《永恒的瞬间》《林莽诗选》《时光瞬间成为以往》《穿透岁月的光芒》等作品,编辑过《中国新诗百年精华》《新世纪5年诗选》《风中站立》(1949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