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友人                       

联欢会上毛竹第一次朗诵的散文
发表时间:2009/10/6 17:46:29     文章来源:草稿刚起正在进行欢迎参与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2536
 
 
他们还不知道联欢会上朗诵的是删改稿。以下发出的是全稿。若是竹子朗诵全稿,那才叫长呢,那才叫领导品尝长的滋味呢。
天呀!竹子小时候领过舞,在中学演过话剧,在大学数学系大合唱领讼过诗,可是在中国石油报台上唱过歌,但还从没有在台上朗诵过呢。这次在联欢会上朗诵散文还是有生第一次呢。当然,竹子刚从鲁院毕业,带着鲁十一的大气,特别是鲁十一周篷桦班长鼓励竹子放松就会好。竹子走向台。朗诵完后,有人认为朗诵的不错,张文业一个劲说写得好。有位领导说就是有些长了。没想到竹子说:以前总是听领导讲话好长,好不容易轮到我发言,专门弄得那么长呀!也让领导享受一下长的滋味儿。大伙儿听到都乐啦!他们还不知道联欢会上朗诵的是删改稿。以下发出的是全稿。若是竹子朗诵全稿,那才叫长呢,那才叫领导品尝长的滋味呢。
可不是大伙儿在一起生活了二十二年呢。回忆文章能不长吗?随意在记忆的长河中拣几颗珍珠,就能做成一条好美的珍珠项链呢!
实话实说,以前毛竹念诵都是别人写的文章,这一次是毛竹自己写的,告诉你一个秘密。人性化的质感的毛竹还是第一次“唱”这么高的“调”呢。习惯感受周围人内心世界的毛竹还是第一次做这种“应事表面文章”呢;)
石破天惊大巴山野人开口唱歌,点播地址 http://you.video.sina.com.cn/eastpassion
今年,是一个极其特别的日子:我们中国石油报以22岁风华正茂之年迎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60岁的生日。在这里,我们为中华人民共和国60岁生日而举杯;在这里,我们更为22岁的中国石油报而举杯。
中国石油报,不仅是百万中国石油人的精神家园,更是我们中国石油报几百名职工的精神家园和物质家园。
中国石油报是个小家,中国石油是个大家,中国人民共和国是个大大家。正是因为我是代表小家为大家举杯,我是代表大家为大大家举杯,我才有今天这种无以言喻的兴奋。
今天,我终于可以郑重地宣布,正是中国石油报,给了我们投入祖国建设的机会。今天,我们终于可以自豪地宣布,正是因为我们给22岁的中国石油报注入了活力,我们也给中国石油注入了活力,同时也给60岁的祖国注入了活力。
记得,22年前,中国石油报社的在座的各位,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带着理想,带着梦幻,从全国的不同油田、不同岗位陆续汇集到了小小的涿州。最早的一批批元老们到来时,找不到报社,更没有家。他们只能看到河道中滚动的风尘,轰呜的机器。他们把办公室安扎在物探局的一个五楼,他们把住宿地安排在涿州居民的四合院中。那时的涿州经常下雨,一下雨,小路泥泞,职工们总是踏着泥泞艰难地走在上班的路上。这可真是“日边冲要无双地,天下繁难第一州”呀!五楼精神就是这样被定位为中国石油报的一种看不见的无形资本,一种藏在骨子里的精神力量。
22年的漫长岁月里,一批又一批的各油田业务骨干,各地方报的精英,各大学的热血青年,从祖国的天南地北云集到小小的涿州。这个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地方。
记得,我在青海省报当记者时,我的朋友送我一句诗“莫嫌竹叶淡,终久不凋零”。因为太喜欢这句诗,我居然把这句诗印在我的名片上。我没有想到我到涿州后,我居然在涿州桃园结义堂中找到了这诗的最早出处。更没有想到结义堂中的风雨竹碑上镌刻的这四句诗时居然是用竹叶。三国中的关羽降曹,闻听刘备信息,想托人带信给刘备表达自己“身在曹营,心在汉”,可是又怕被奸细抓住把炳,于是就画了两丛风雨竹,托人送给刘备。全诗是“不谢东君义,丹青独立名;莫嫌孤叶淡,终久不凋零。”。当我在风竹雨竹碑中找到藏在两丛竹叶中的诗句时,我才明白,原来涿州藏着《三国演义》的源头,藏着讲义气的中国民族浩浩荡荡贯穿世界的凄美大气场。
我们当时可能没有想到,在我们走进中国石油报院子的那一刻起,我们的命运从此就因为石油而紧紧相连。在我们安家在小小的涿州时,我们今生今世就已结义在慷慨悲歌的燕赵大地。我们的命运就和中国石油的命运紧紧相连,我们的年华就注定成为中国石油年轮中的一轮,我们的青春就注定化为滚滚向东的油流中的一注,我的才华就注定变为哗哗成品油中的一升。
那时的我们并不知道,就在我们领到中国石油报工作证的那一瞬,我们就已经成为中国动力中的一部分。
恍惚只是转瞬,我们已经在一起共同生活了整整22年。这中间我们有过磨擦,有过角逐,有过默契,有过嫉妒,有过竞争,不过争吵,有过抗争,有过展望。我们有过更多的是合作!是融合!回首展望,我们怎能不心潮起伏。
是呀,人生有几个22年,更何况这22年是我们生命中最美丽的22年。我们再也不会有这样春春亮丽的22年了!我们怎能不对这个养充了我们22年的小家充满了感情?在这22年的漫长岁月里,铁人的光芒总是不知不觉中沐浴着我们,老一辈石油人的谆谆教诲总是不时在我们耳畔响起,我们经历了一代一代一代又一代的领导班子。我们面临过一种一种一种又一种困难。每一天里的每一分钟。我们交流时曾经发生碰撞,可是我们的每一天都感觉到石油人的精神沉甸甸地传递给我们。
在涿州那个花木掩隐的小院里,在范阳那个月季花一茬一茬盛开的小院里,我们相互学习,切磋,解惑,争执,融合,我们共同探索石油新闻的特点,我们一起琢磨石油企业的共性,我们一起为石油企业写新闻做策划。我们拗着犟着,我们哭着喊着,我们融化着我们感动着,不知不觉中,我们悄悄变化着,我们一个一个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石油人。我们越来越变得像真正的石油人一样纯粹,一想有良知,一样爱幻想,一样敬业,一样痴情,一样实干。
正是因为我们有了中国石油报这个小家,我们便可投入中国的各个油田,融入到中国石油火热的大家中去。我们下去采访,每采访一个石油人,都感觉到一个灵魂的触动;我们每接触一个石油人,都感到一个人性的魅力。我们每写一稿,都有更多的内容珍藏着。不论我们走到哪里,甚至是祖国最偏远的地方,我们都能感觉到从那个偏远的涿州小院中,传出的关爱、友谊、人性、激情。我们能写好新,做好策划,是因为有社领导、编辑部、人事部、后勤部、财务部、办公室、经警等给我们当板掘,里面藏着数不清的无名英傩。
我们每一个人回望,都有点点滴滴的记忆如此真实地存储在那个偏远一隅的涿州小院中。在22年的岁月里,每在深夜,我们都能听到我们的心为了一个共同的“油”字而交汇在一起的声音。我们每报道一件中国石油的大事,我们都能听到生命潮水的融合在一起的溪水声。那是大家在用心演奏,演奏出一曲曲动人的交响乐。
当我们流浪千里万里之后,正是因为回望有一个涿州小院存在,我们的心灵在飘泊中便可得到某种歇息。停驻一下,我们便可能再次出击。
多少次,我们累了我们倦了,我们把疲惫不堪的身体摔进报社的某一隅。脏了,报社供应有哗哗的热水帮我洗去风尘;饿了,懒得做饭,报社有食堂有热乎乎的饭菜帮我安抚肠胃;没煤汽了,又不想下楼,找出煤气票,打个电话,门卫小伙子就把煤气罐扛到了家。有时迷惘了怅然了想家了,拔个01就可和散落在全国的亲人聊天;拔个02,就可装成北京人和北京的朋友尽情侃大山。我们要出门报社车队总是康队长李队长派司机送我们去火车站飞机场。
我们的电脑坏了有丰力有曾庆,我们病了有张小娥有郑山梅。我们领办工用品有谭姐有小张。我们领稿费有俊玲姐。我领工资条有吕姐有小梁。报销差费有小曾有小赵。来了信件总能接到敏姐冉姐的电话。电灯坏了有武师傅。父母来了,曹双桢菜小丽总是安排免费房间让他们住。到食堂吃饭经常遇到杜波经理亲自坐堂笑脸相迎。财务上有问题有吴梅有朱姐。有时我们忽然担心起涿州小家的安全,顺手就给报社门卫打个电话:帮助看看,我家有没有被盗?我们放心地在在一线出击,是因为编辑部、人事部、后勤部、财务部、办公室等都全体都为我们服务,里面藏着数不清的无名英傩。
谁说我们流浪天涯,谁说我们居无定所,谁说我们魂无归处?在涿州有我们中国石油报职工的家呀!当我们再次出发,我们已经精神焕发,像换了一个人。
正是因为有了中国石油报这个小家,故而我们有了中国石油这个大家的呵护,我们不论走到哪里,都有记者站热情地接待我们,都有石油企业家认真地给我们谈石油大事。我们想采访谁,各记者站总是亲自陪我们去。我们走迷路了,不怕呀,我们呼一下当地记者站站长,就有关怀从天而降。我在天涯海角流浪,我们的站长在天涯海角送来种种关照。是中国石油报的记者编辑策划的身份让我们进一步拓宽了视野,认识了别人也认识了自己。是中国石油报让我们和全国的认识不认识的石油新闻工作者们站在一条起跑线上。我们为了一个目标合力奔走并成为一生的朋友。我们在22年里组成了一个温暖蛛网一般巨大的中国石油报大家庭。
正是因为我们有涿州小院,故而我们有了石油大院。正是因为有了石油大院,故而我们有了中国大院。我们便可底气充沛地立足石油面向全国。
不论我们在外做业务还是采访,遇到问题了,我们总是顺手拿出手机,给涿州小院的里人打个电话,就会有各种种样的温暖传回来。刊例没有了?我马上给你传过去!稿子写好了,帮助看一下吧。我这一个题材,你看看能写吗?世界石油大会这家企业有兴趣做专版能不能传个通知来?这家企业需要某天报,请按这个地址寄来。
记得魏宜清社长联欢会上带领大家唱歌:魏宜清社长唱一首歌,等大家都跟着他唱时,魏宜清马上拐到另一首歌,等大伙儿跟上,魏宜清又马上拐到另一首歌,最后大家全体鼓掌。记得李秋杰书记领导班子在许多女家属男家属没有请求的情况下主动把他们调到报社---那一次全国产业报评比,中国商检报第一,中国石油报第三,吕姐到中国商检报去考检,听说得奖那一张的一版编辑是报社家属,回来给李书记一说。李书记听说这位报社家属在中国商检报因为没有北京户口,故而是招聘的。李书记说:“这么好的记者,他们调不进去,我们调!”记得当年梁主任请教方社长:这评分标准怎么把握,方社长一本正经地用山东话道:“听-话-加-五-分,不-听-话-减-五-分!”记得肖平书记在联欢会上给我们拉小提琴,肖书记说:“三天不拉自己知道,三月不拉老师知道,三年不拉听众知道,三十年不拉全世界都知道。我现在就是三十年都不拉了,今天给大家现丑!”记得梁伟儒主任总说要带我们广告部去踏青,我们盼呀盼盼,终于盼到了那一天,我们以为是去京郊和出省,没想到梁主任居然是带我们这些“大娃娃”去北京市中心的北海公园玩。而站在北海公园的楠木大殿前我才真正明白这北海公园的价值。记得张文业工会主席总像一个睿智的大哥,记得杨登伦总常给我们出谋划策。记得殷总编白总编看我的整版。记得那一种为改我写的青海销售的标题,我不同意修改,说不行就撤稿,殷总编一下就急了,猛地一拍着桌子:"你撤!你敢撤!报纸马上就要开印了.你敢撤,我现在就和你激!"记得有一次我写的长稿久久发不出邱宝林副社长亲自批字,这才得以发表。记得张海韵策划的中国石油五年五大看点,那一次活动居然有四个整版都和我有关。记得在广告部“吃透中庸之道的儒雅之士”梁伟儒,“眼放飞镖”杨小路、苏大公子苏炜、团头彭定春、物探局书记公子李胜昔、实干家郭志杰、青海友黄辉姐、方社长夫人张艳芬姐等愉快合作的好时光。记得那一次和张福臣深聊:“我说你别用一个眼光看人,人个有体,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用法,不然别人会说,你就这水平?”张恍惚大悟般点头。记得印刷厂梁厂长总像一个和蔼的家长关心我们。那一次我们一帮十几个女职工被分在一间五十多平米的房子里,为了抢好房子,我们争了起来。梁厂长出面公正公平地解决了矛盾。也使我们化干戈为玉帛。记得为发台风麦砂的稿我把李华贤从梦中叫醒,让李华贤发火。后来此稿获好稿,李华贤又第一时间通知我,并为我高兴。记得潘风洋主任改完我的稿后说了一个没想到。记得方佳殿改完我的稿子后让手下两位女编辑:王海荣、吴雅兰帮我打稿,我让方执行主编和我一起署名,他还不让。记得为了给企业做好形象,冯剑英总是相方设法支持我。记得那一次同宿舍女孩出事,我不敢回宿舍,深夜我在报社转来转去,最后是郑崇德一家在我最困难时候收留了我。记得我在文艺部樊主任命令我拿作品参赛,记者王世伟让我去廊坊采访担心路上安全千叮万嘱,想刚到涿州,路小路把我拉在三轮车里像拉着一个小孩子一般去办户口,一边走一边给我讲他的故事,记得杨绽英、田向前、高潮红、周德军帮我搬东西。搬完了我听田向前说:这么快就搬完了?还没有搬够!记得刚来报社三、四号楼还没有盖起来,我们后来者均住在车房上小二楼,我和可爱的小姑娘王江凤住在一起的日日夜夜。记得那一次阳志华等我们几十人骑自行车去电影城,回来我们都晒黑了,一脱短袖衫,真个黑白分明。记得我和解雅娜、张家姐妹、常青、小兵等女职工挤住在一问五十多平米单元房子里。记得我在《新闻之友》杂志,和方佳殿张玲玲等在黄山新安江边开的那个浪漫的会议。那一次上到半山,与会代表一致呼吁毛竹给他们办个舞会,幸亏我没有办。方执行主编说:魏社长有令,如果舞会一办可能会让许多老代表上不去上,如果毛竹办立刻把毛竹送下山去。方主编后来玩笑说:“为怕你不听话,被代表簇拥着办舞会,我们几个人盯了你整整一个晚上呀!”惹得大家哈哈大笑。记得为了我能上鲁院,杨绽英和安琪齐心合力,为怕我被人顶了,冒着危险只报了我一人。而我的发稿编辑:霞月霞、邓青华、杨晓宁、周晓霞、刘梅、马平川、阎春玲、阳志华、王魏、董海玲、樊瑾、艳坤、谭萍、韩晓菊、梁燕等为了我稿件多次给我打电话。记得研究室杨子强主任举重若轻对部下既像领导又像亲人。最不能忘的是这次为了我的职称社领导白泽生、邱宝林、周德军、王毅铠、薛时文、殷林泉、白景学、杨登伦、张文业等齐力相助。经常的为了的我的某件事情李平、杨文清、李凤、小柳、冬丽多次给我打电话。而更多同事们像善良包容的哥姐弟妹环绕在我的身边。
我们不会忘记报社工会组织的各项浪漫的郊游活动,北京的灵山秀水间几乎无处不留下我们的身影。全国的许多名胜古迹都留下我们的笑声!
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中国石油几次大的改革凝重而庄重的时刻我们如何一方面为自己的命运担忧,一方面齐心合力地配合行动。
22年里,我们在一方小小天地里互相鼓励,我们的心灵在磨擦中变得越来越友好。就我本人而言,我从每一位同仁身上都发现某种宝贵的品质,每一位都以不同的方式给我注入活力和动力。中国石油报22年,是我走向成熟的22年,我的理念和思维方式在变,我的许多做人处事的方式在变。我的恪守也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我走到哪里越来越多地迎来了一张一张由衷的笑脸。
22年,弹指一挥间。我相信,这22年都已经成为我们每个职工人生中一段抹不去的记忆。这段记忆中有象天上星光一般多的光亮扑朔迷离地引导着我们,像天上星座一般坐标我们今后的旅程。
我们中国石油报在北京流浪五年后,终于在北京有了自己的新家,告别北京老化工部五楼的钟声已经敲响。我们就要离开战斗了五年化工部五楼,从此,我们将更加体面地为了神圣的新闻事业默契工作,在另一个小院里悄然携手,为了石油工作的一起,战斗在一起。
相信我们不会忘记我们的涿州小院。
相信我们不会忘记这两个五楼。相信这两个五楼中工作的记忆必将化为雨后的两道彩虹,美丽地闪烁,并镌刻在我们脑海中。
22年漫长而又短暂。过去不愿消逝,今后翩翩走来。让我们在珍藏回忆走向未来。今后,让我们在新家见面吧,让我们为中国石油而默契工作吧!让为我们为风雨飘摇雷电交集中乘风破浪稳稳向前的中国石油航母默默加劲吧!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