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伙伴                       

写下《寂寞烟花》的精致小才女姜银
发表时间:2010/5/22 6:30:01     文章来源:草稿正起整理过程中欢迎关注      文章作者:东方竹子     浏览次数: 1811
 
 

竹子点评: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有许多都很奇怪,比如姜银,一心想嫁一个胡润排行榜前百名的成功企业家,可是却不肯花企业家一分钱.据说前面那个吹了的,第一次去姜银家,送姜银妈妈一个二q元的礼物,可是姜银妈妈却送给那位一个更贵的礼物.

比如姜银一心想找一个在商海如鱼得水的成功企业家或准企业家,却要求企业家或是准企业家整天像个小男人一般下班了整天在家;像个小丈夫一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像个小先生一般没有客户,没有朋友,没有政要,没有女友,没有情人,没有大房,没有二房,更没有三房四房,只在家里一心一间精心呵护姜银妹妹,一如姜银的爸爸呵护姜银的妈妈。一如姜银爸爸专为姜银妈妈做得一手好饭菜.(六铺炕。姜银(右)和毛竹在原中油总部大楼前)

更怪的事情还有,小姜银两个小腿细细的两个小脚瘦瘦的插入足有几寸高的跟鞋中,小身子却是异常丰满,小脸儿却如满月银盘,如同一枝名副其实的富贵花,噔噔,走在京城的某五百强大楼中,某胡润榜别墅中,且声言今后的自己一定会属于这个阶层,一定会嫁个有钱的,上胡润排行榜前百的,或是五百强靠前的,且声称自己很有商业头脑写作只是玩儿也根本看不起那些迂腐的作家,更是不屑嘲笑某些执着的文坛名人,且声称自己很能挣钱很会挣钱,且有旺夫相,曾是中国一线名人唐磊的经纪人,现在是给年轻亿万富翁毛侃侃当运作.只是姜银妹妹闯京这么多年,且大获成功,成为名花,可是这枝富贵花,却因为与一家经纪公司的官司,不仅千金散尽,而且背账无数,还账数年,仍两袖清风,现在居然是被南方的妈妈富养着,现在居然仍是在京租房子住。

更怪的事情还有,小姜银诚然自称她的确很有商业头脑,且是运作高手,为了出名,小姜银认可了一家美容院一年内以自己的清纯形象宣传鼓吹,并联合上演了各种整容假戏.姜银的商业头脑甚至忍受了一个上榜企业家联手一经纪公司联手包装小姜银,可是当企业家以为钱可通天,进一步提出无理要求,把情感和运作混为一谈时,小姜银的本真天性却冒出来了.在关键时刻,姜银忍受不了,不仅与企业家闹翻而且与经纪公司反目成仇,且自己毅然跳进一堆乱网样的账网中,快活地挣扎,偿还多年仍不能自己挣脱账网.

更怪的事情还有:小姜银口口声声自己更适合经商,书却出了一本又一本,完全可以说是鲁十一同学中近期出书最多的。只是我得到姜银寄来的,和面送的三本书,却在《转角遇到戚小猪》中发现了这头小猪的可爱。只是那转角可不是爱的转角,而是描述了一个闯京城的可爱小姑娘戚小猪放弃爱情被一个大企业家转角的故事。而里面性感可爱的戚小猪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寻找爱情,其实看到最后,原来戚小猪在经历了多次流离失所后,感受了多次搬家切痛后,原来已经忘记了爱情,原来已经顾不上寻找有激情的爱情,原来生存的欲望已经超越了爱情的欲望,戚小猪只是本能地在寻找一个可在他怀里睡觉,他却没有欲念,没有激情,只知道呵护,只知道珍爱,只知道责任,只知道痛惜,只知道关心,只知道疼爱,戚小猪也不需要防备的只需要睡出哈啦子,如同睡在一个闯京后渴望的美丽浪漫大别墅中的感受。

一个年轻的躯体不是追求爱情或是激情而是寻找一个可能安静睡觉而不受到伤害而不被惊扰而不被侵犯的地方,这本是这座城市这个时代所包涵的最大的伤感和最深的辛酸。可是这一切却是由少女们来最深沉地承担着这个变革时代最大的隐痛。

小猪在寻找可以躺在怀里睡觉流着哈拉子的“爱情”里,浑然不觉得的是自己虽然年轻,但已经老了,城市在无声无息地促少女变成老太婆,虽然智慧的姜银拿出一些类似庄子的理论来诗意地美化诠释这种在城市瞬间变老的少女们。这同样是有深刻内涵的。

这个故事在少女的人生转角中真的很有深意真的耐人寻味。特别是现在京城房价疯涨。特别是现在的城市欲望横流,这部小说诠释了闯京少女们最美的转角,最精彩的转角,最无奈的转角,最无助的转角。姜银在用她看似幼稚的笔,试着诠释闯京少女们生命中里最真实的愿望,最朴实的期待,最隐秘的渴求,最美丽的幻想,最浪漫的憧憬。当然也是诠释少女心里最美的抑或是最丑的一隅。

更可爱的是,姜银对这种由追求爱情转成追求现实的过程,赋予了少女特有的浪漫,显得诗意无限且耐人寻味。小说读起来简单朴实,但许多的细节,许多的内涵,值得人反复回想。许多的情节感觉凝聚着太多的现实中的真实信息--现实中闯京的少女大多不都是经历了一个从苦苦寻找爱情,到被爱情深深伤害,转角到只是在寻找一个京城中的温馨的家。可不是?谁来满足少女们有个家,这个简单的、起码的、基本的、根本的、朴实的、绝望的欲望?这个欲望在滚滚红尘中不能满足,纯粹的爱情只能一天一天黯然失色,最后成为一具绝望的少年尸体,而这个同样为了物质放弃爱情的少年不得志志。而另一种物质的东西却日渐生辉,最后成为一个极富男人魅力的身影。这是滚滚红尘中的另一种海市蜃楼,可是所有的人都浑然不觉,沉溺在海市蜃楼的向往和美景。原来还有我们的少女们是清醒的,唯有她们是在乎自己的生命里的青春和自己年轻躯体里的渴望,唯在她们是在乎年轻躯体中本真的欲望的,可是现实是我们的少女们也迷失了,也被海市蜃楼迷惑了,而不是被雄性荷尔蒙所吸引了。爱的本质雄性的荷尔蒙被一些大别墅大花园中的高级有毒香水替代了。少女们为真爱而离家出走,可是在一个大城市闯荡找房的经历中,却迷失了,或是成熟了,不再是被年轻的异性所吸引,而是被大别墅中的田园生活的吸引,而是被拥有着一切,但快走到生命爱情尽头的男主人所做的美食所吸引。这是不是人类的最后的悲凉?这是不是这个时代最深的悲哀?我们的少女都不恪守了,还有谁肯去恪守?我们的少女都爱情不抗争了,还有谁为爱情抗争?我们的少女都不单纯了,还有谁愿意单纯?

只是姜银对这种物质的追求赋予了特属这个时代的,一种同样属于精神的深邃内涵,一种回归大自然,回归田园的永恒静美。

这部小说还顺带诠释了成功男人们对于纯真自然率真个性多情少女的致命向往,对罪恶商场的反思,对唯质性感的厌倦,一种对自身的成功的原罪感,对躯体屈服的无奈感,对唯物异性的恐怖感,对失却爱情的回悟,让他们的仿佛是生命最后的绝望的追求中从骨子里散发出弥漫出一种淡淡的故土情节.更有姜银的智慧在于她给初恋情人和成功男人来了一种类似生命轮回的深邃,这一点有似我的书《透明的性感》,里面写的不是一个生命,而是男人女人生命的轮回。

在这部小说里,爱情已经和激情无关,只和田园、家园、房子、饭店有关。在部小说里,爱情已经和一种对美食的悟性对人性的感悟紧紧相关。

虽然这种追求是飘泊生命的自然选择。但仍是让人感觉到一种漫无边际的淡淡伤感。

这个少女戚小猪对大别墅中成功男主人的向往,不同于《飘》中赫思佳对白瑞德的向往。在白瑞德为她营造的豪宅中,赫思佳是为了在现实中恪守爱情,是为了安静地想念远方战场上的阿希里,或是白蓝尼妮怀中的阿希里,伺机把阿希里夺回来。虽然赫思佳在最后,在白蓝尼去逝后,在阿希里的无助中才明白自己爱的人是白瑞德.姜银笔下的戚小猪在没有发生彻底变故前,已经自认为爱上了的大房子中的成功男士。书中的戚小猪来闯京后,自从明白自己的内心,触到自己的真正欲望,就以为自己爱的是大别墅中的成功男士而不再是那个曾经为出国弃她的“爱情过去式”。而不是赫思佳在人到中年,在可能得到爱人后才意识到的。戚小猪的早熟是让人心酸的,而这个心酸是特属这个时代的,是有深刻含义的。

这个戚小猪对大别野中成熟男主人的向往,不同于简爱,简爱虽然也爱上罗切思特和他的大房子,可是相对于真正的爱情,大房子在简爱的眼里并不存在,或是感觉大房子成了爱情的最大障碍,这也有了书的结尾:一把火,作者把罗切斯特给烧穷了,烧丑了,烧平等了。贫民和富翁地位发生了对换,昔日地位的尊卑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然而简爱对罗切斯特的爱情也真正绽放出光芒:简爱在表白自己爱上的罗切斯特不是因为他的名利,而是他的人,纵使他变穷变丑了,她仍然爱他并要嫁给他。

而在其他的许多女作家的作品中也是如此.结局如果是得到了纯粹爱情的,都感觉财产成了通向爱情境界的障碍,或是纯粹爱情的障碍,作者们即使不是成为纵火犯也不得不制造了其它的悲剧诸如地震与破产之类。

而姜银却是反其道而行之。结束处,小小年纪便随闯城市大军裸露在风雨雷电中自以为历经沧桑的戚小猪是不希望有大火或是发生地震破产一类的事情来破坏她好不容易找到的美梦的。戚小猪以年轻的身,庄子的心,只期望这个大别墅可永芳百年,好使戚小猪可永远在大别墅中睡在这个成功的“长者男人”的怀里一直睡到生命的尽头,不再有风有雨有雷有电,更不要有人来赶走戚小猪,然后任贪吃贪玩的戚小猪流满满一别墅的幸福哈拉子。就恍惚少女的生命已经不能再醒来,只能醉在物质酿造的醇酒中,一醉方休。这其实比那些大女作家、名女作家来得更加真实,更加真诚、更加耐人寻味。因为你既然爱的是个“穷人”,为何不干脆写和一个“灰小伙”“穷乞丐”的爱情,而要写一个“王子”或是“绅士”或是“官员”爱情?而既然是写和这种中上层人物的爱情,那就是爱这个阶层的男人了,也就是慕这个阶层的男人了,也就是对这个阶层的男人有兴趣了,可是为何又在结尾硬把这个男人从那个阶层拉出来?硬让些男人和你的幻想或是臆想来升华?这显然是有问题的,这是我们这些年都没来得及思考的。这甚至是表现女作家的写作起码到最后虚伪的,或是本身并不虚伪但却是为了应合大众口味、或是大众疑问、或是大众指责、或是其它什么目的的。这更是令人沉思的。这种变化的推进是时代在进步还是“退步”?而我们看到一个一个闯世界最后“沦落”或是“起飞”的少女我们是当惊叹还是惊喜?这种感受也是特性这个变改时代的。姜银和毛竹两个不同时代的美女在某总部大楼雅间神秘浪漫的气氛中暢谈。姜银小脸儿似满月银盘,如同一枝名副其实的富贵花露珠隐动楚楚动人。更奇怪的是这富贵花并不俗气,相反居然带着说不出的灵气和神气更有一种清气。姜银说:我闯京多年,仍一无所有,现在却是被远方的妈妈富养着!毛竹于"会面"当天拍摄)

从戚小猪的年轻的身上我们感觉到的却是滚滚红尘中挣扎太久女子的沧桑感:“昔日横波月,今作流泪泉;此生已过矣,结取来世缘。”从一个小小少女的身上,我们想起的是冰雪严寒深冬呵护的那最后一抹残红,而那一抹残红蜷曲在冰雪做成的“别墅”中,在凋零的恐怖和慌乱中在将来的满天风雪中,用庄子理论自我取暧。这种屈服的泪水是会从每一个毛孔中流出来的。不仅是让人我见犹怜,更是让人想起的却是这样的诗句:“秋风落叶乱为堆,扫尽还来千百回;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来共枕眠。”这样一个渴望回归的寂寞烟花的心态,试图带着一种佛的寂静和佛的安详,抹去一切挣扎过抗争过的痕迹。

在这部小说里看爱情,我们看到的是故乡的田园的幽静,是家园麦田的丰润,是祖先房子建筑的古朴,是饭店原色原态原味家菜的清香。在这部小说里,爱情如同田园开满鲜花长满野草直漫卷到无垠的天际。在这部小说里,爱情如同森林闪着珠露贴着泥土直舒展到和天坑大峡谷相连相系。这在部小说里,爱情如同一个朴实古旧悠久的建筑里面有温馨的灯光扑逆有粉红的纱帘隐现。在这部小说里,爱情如同一个有品味的家庭饭店,桌上只有各种可口的小菜,却找不见做饭的男主人翁.......

当然,这部小说最珍贵点不在这里,因为这种成功人士的故土情节回归情节反思情节忏悔情节,许多作品中都有,而这部小说,珍贵点在于,小姜银做为闯京少女中的一员,对于中国近代轰轰烈烈的城市化运动,造大城浪潮中对滚滚少女潮隐秘心态的准确诠释。小姜银真的触到了滚滚少女们心中最朴实的一隅.这种把握,真的十分感人,真的很有悟性。

而戚小猪类的整体从爱情的海市蜃楼中跳入现实社会的大别墅中,只期望有一个可睡觉的男人的怀抱,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少女们或是女人们的整体向往,成了一个隐性社会的问题,如同富士康科技集团发生的员工十三起坠楼事件一般,问题正在逐渐暴露。戚小猪类的“跳楼”是快速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转型期出现的特殊问题,有其深层次的原因,涉及生命个体承受能力、社会等多方面的因素,情况比较复杂。从个体来看,戚小猪类恍惚大多数是“80后”和“90后”,时代观念不够明确,涉世不深,经历磨炼不够,心理比较脆弱,对一些情感纠纷、环境变化、工作生活压力调节能力不够.而映射的是整个社会人,甚至整个社会都在表演心理跳楼,只是戚小猪类真的有少女一个一个跳了下来。按她们的价值定位:优的嫁一个五百强排行榜上有名的,次的嫁一个有正式工任有房有车有户口的,次的嫁个有爱情的流浪汉.而最次的是回家嫁当地人的.而这个论调原本不属于她们,而属于成熟的人们。从社会来看,整个社会只顾发展忽略了戚小猪类闯世界少女的内心世界,同样也忽略了社会人的内心世界.而旧的信仰已经站不住,或是两层分离,贴近生命的已经是摇摇欲坠.新的信仰还没的树立起来,因为人人行色匆匆,精神的东西看不到,只有物质的东西创造了视觉的幸福,创造了人们心理的满足,创造了人间真实的海市蜃楼.因为不仅是戚小猪类没有归依感,就连"大人们"都没有精神上的归依感,就连拥有房子户口豪车别墅的人群都没有归属感.可是精神的东西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于是乎似乎只有物质层面的东西,拥有物质的人,拥有更多财产的人,日渐生辉。而更可叹的是,人们行色匆匆,顾不在乎这种整个中国人心中的无归依感,更没有人在乎各种经历的叠加聚集会产生什么反应。加上社会管理、信仰建设、爱情价值观建设等方面的问题,不仅是打工簇中的少女们的漂泊感会产生“叠加效应”,就连的所有的社会人都会出现这种“叠加效应”。而从社会层面看,这些现象在打工妹身上表现的更为明显。这些远离家乡,缺乏亲人朋友的关心,更没有社会力量关爱保障、遇到困难支持援助也不够的打工妹闯荡妹,最容易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中国人,赶时间。没有时间感的中国人被指为最着急最不耐烦的地球人。有评论说,人们的烦躁症,来自社会结构的不稳定。无论排队还是插位,都是为了确保自己不被社会抛离。“大多数人在追求快乐时急得上气不接下气,以至于和快乐擦肩而过。”生活越现代化,烦躁情绪就越重。但最重要的是,不公平…中国人的时间观,自近代以降历经三次提速,已经停不下来了。我们需要的是时刻看着钟表,计划自己的人生:一步到位、名利双收、嫁入豪门、一夜暴富、35岁退休.......”

这实际丰隐示,戚小猪类多少患上了和这个时代有关的精神病.有专家分析,在社会转型期,诱发这类隐型精神疾病的因素增多,例如生活节奏的加快导致社会普遍的心理紧张,价值观念混乱甚至解体造成普遍的无所适从感,社会严重分化造成的心理失衡,以及人的期望与实际的落差增加等,性观点的紊乱,转型期各种欲望的横生竖长,男人们的整体责任感缺失.女人们的整体梨鼻臭失灵,男人们肉欲的泛滥,各种性开放观点的涌入,和中国的身体跟上世界潮流和观点滞后.种种因素造成当前中国戚小猪类隐性精神疾病患者人数不断攀升。

其“代表作”那就是整体“跳楼”--像歌手陈琳那般跳楼反而成了特例。一种普遍的跳楼就是中国人的观点一下子和港台人接轨,她们不要爱情了,一个一个都成为唯物--唯屋主义者。就连曾经的“林道静”也无力对自己的女儿说:“放弃那个天津的规伺自己的富翁,去追求卢嘉川。”就连林道静也会对女儿说:如果有爱情,最好还是嫁一个有房有车的富翁,最次也要嫁给一个余永泽。”更悲凉的是,这种唯屋主义在这帮打工妹闯荡妹的眼里是光彩的,她们不再羡慕两个打工者情侣或是两个闯世界者情侣共同创造一份“物质”,不要三毛和荷西在沙漠中营造一个爱的罗曼司,不要宋庆龄和孙中山风雨相伴,他们不要林道静为了信仰去追求一个危险分子,他们不要像江青那般为了爱情或是权力去住窑洞.而是要省支所有中间环节,那最有意义的过程,羡慕凤凰卫视漂亮女主持全体“跳楼”嫁给成功男人,甚至不管是不是离婚男人,甚至不管是第几嫁。而是演艺界张伯芝找名角,而是孙悦找总经理,而是中央台杨澜找吴征。而中国开放二十多年,居然是中国内地的戚小猪率先就接爱了香港人台湾人的爱情理念.并附着行动,整体跳楼。这本就是值得反思的。

少女们就如戚小猪类,跳楼前产生了暂时的幻觉,惟为精神世界上的空虚迷茫?唯信仰的缺失无助?这种结论也太表面化政府化了.可不是?她们很久很久没有一个安静放心不害怕不恐怖地睡一觉了。从社会到单位从朋友到长辈无外不是乱林中窥伺少女肉体的眼睛.于是乎,寻找一个可以放心安静安稳睡觉的“猪圈”成为戚小猪类首要的事情,和最真实的想法.这,也被戚小猪类在滚滚红尘中误以为就是她们的爱情追求。也就是小小年纪,她们已经知道婚姻比爱情重要,睡觉比做爱重要,物质比感觉重要,亲情比激情重要。而先跳楼的已经获得了她们想要的,已经成为戚小猪类的榜样,故而一批一批整体放弃爱情,整体“跳楼”,跳入“物质”--一个成熟男人的怀抱。并自以为这就是自己想要的。

虽然戚小猪知道这个成功男人对她们和对滚滚东逝水一般的少女肉体表演的内容都是一个说的话也只个内容,且最后总也是享受完少女这杯醇小巧玲酒后把“杯子”甩了。可是戚小猪类却希望用庄子理论或是纯真爱情把“杯子”钉在成功男人的大别墅中。这也是所有戚小猪类这个时代最美好的希望。戚小猪类唱的那首歌:《最浪漫的事》不是唱给爱人的,而是唱给别墅的,至于别墅的主人是谁似乎并不重要:就是你一起慢慢变老,真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这以前母亲父母强迫少女们嫁的人,难道现在真是成了离家出走红尘挣扎底层抗争少女主动去嫁"投怀送抱"的人?而戚小猪烊的爱情观,又使一大批被甩出的优秀中间层真正年富力强代表中国原创力、突破力、战斗力的青年感觉迷茫甚至绝望.他们不仅在问:这里面难道真的是对这个时代少女心中主流东西的把握?《转角遇到戚小猪》实在是一个部耐人寻味的十二分好玩的小小说。

这个鲁十一可爱的美丽的灵秀的姜银小妹妹,真的很好玩!!!

姜银说她的生命中有贵人,这些人不仅是因为近日给她或帮助她出书的山西出版集团总经理齐峰先生;山西出版集团副总经理王宇鸿先生;河北衡水世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赵世军先生;江苏凤凰传媒出版集团董事长谭跃先生;聚石文华执行总裁甄煜飞先生。更有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申维辰先生,这位前山西省宣传部长做为她生命中的伯乐。

姜银最最喜欢一位编辑曾经写给她的一段话:姜银个性绝不完美,但是独特,她有独立人格,有少见坚韧低调,如水般力量,无可阻挡。她清醒智慧,她文字对观者来说是一种绝对享受,她心灵力量强大,珍惜爱却从不大肆宣扬,她懂得尊重任何一个人。

网上有人评价:姜银个性直爽,没有虚伪,是个嫉恶如仇的奇女子。。

姜银推广书《寂寞烟花》时自己演唱的歌曲

《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地方》

希望所有的人把我欣赏.
可是孤独与悲伤,落寞与彷徨.
让爱我的人断了肠.
习惯在绝望中寻找希望,
生命中有许多的宝藏.要用宝贝去交换.
现实与失望,让爱你的心从此分两半.
爱一个人有多真,恨一个人有多深.
我只希望一个人.抹去记忆远走高飞.
寂寞的烟花,刹那的芳华,
在枯萎枝中发芽.在黑夜中挣扎.
伤口长的花,在温柔处融化.
寂寞的烟花.刹那的芳华.
在瞬间就被蒸发,爱情的宝塔,随时会倒塌.
还不如一杯降火的茶.
姜银独语:

很喜欢车小姐BLOG里的一段话:人生不过百年,当眼睛永远闭上以后,一切功名,利禄,烦恼,怨恨,甚至爱与纠缠,都不再了。那么,每次纠结为难时,或痛苦抉择,无法自拔,只要想到这一切,终究会不被任何人想起,那么再痛也不会痛,再难也就不难。活在当下。

在我纠结的时候,看看她的这段话,我想我就知道应该怎么选择了。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子,干的好不如嫁的好,永远是一个正确的真理。

(草稿正在写作过程中故而拒绝任何形式的转载)

姜银(右)和毛竹在原中油总部大楼前.那天,姜银和毛竹恍如两个不同“朝代”的美女在北京某雅间神秘浪漫的气氛中暢谈。姜银给人的感觉是头大尾小,两条细腿穿入一双足有几寸高的细跟高跟鞋中,小身子却是出奇地丰满性感,小脸儿却是出奇地丰润光亮,如同八月十五晚上的满月银盘。真个如同一枝名副其实的富贵花。更奇怪的是这富贵花一点也不俗气,居然露珠隐现,楚楚动人,带出说不出的灵气、神气更有一种清气。姜银说:我闯京多年,仍一无所有,现在却是被远方的妈妈富养着!)



更怪的事情还有,小姜银两个小腿细细的两个小脚瘦瘦的插入足有几寸高的细细高跟鞋中,小身子却是异常丰满性感,小脸儿却常丰润,如八月十五才有的满月银盘,如同一枝名副其实的富贵花,噔噔,走在京城的某五百强大楼中,某胡润榜别墅中,且声言今后的自己一定会属于这个阶层,一定会嫁个有钱的,上胡润排行榜前百的,或是五百强靠前的,且声称自己很有商业头脑写作只是玩儿也根本看不起那些迂腐的作家,更是不屑嘲笑某些执着的文坛名人,且声称自己很能挣钱很会挣钱,且有旺夫相,曾是中国一线名人唐磊的经纪人,现在是给年轻亿万富翁毛侃侃当运作.只是姜银妹妹闯京这么多年,且大获成功,成为名花,可是这枝富贵花,却因为与一家经纪公司的官司,不仅千金散尽,而且背账无数,还账数年,仍两袖清风,现在居然是被南方的妈妈富养着,现在居然仍是在京租房子住。

外媒关注中国相亲节目风波:整个中国声讨拜金者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0年07月03日03:53我来说两句(219)复制链接打印大中小大中小大中小  用钱买不到真爱

  现在网消息 本报综合消息昨日有消息称,美国《时代》周刊以醒目的位置登载了一篇文章《中国电视相亲节目:为钱还是为爱?》。作

者贾斯汀·伯格曼撰文指出,创意于美国电视真人秀的中国电视真人秀相亲节目近来频繁引起舆论哗然,产生了诸如“宝马女”马诺、“拜

金女”朱真芳、“炫富男”刘云超等一批约会明星,他们的想法和言论完全叛离了中国人传统的价值观和道德观,最后,文章还援引中国某

交友网站创始人的话说,“在中国的相亲节目中,至少你能用钱买来一个约会,可是却买不到真爱。”

  马诺成明星是“丑闻”

  文章指,对当今中国一小部分高曝光率的女性来讲,真爱与数字紧密联系。她们认为潜在的追求者必须有良好的幽默感,优质的外表;

是否拥有住房及这套住房的面积,大量银行存款,豪华轿车也是必须的。

  至少,这是近期中国相亲节目所呈现给观众的。虽然中国正在慢慢接受电视真人秀节目的发展趋势,相亲节目的主持人模仿“美国偶像

”的节目风格近年已慢慢兴起,但也引起舆论讨伐,认为这些相亲节目在中国城市青少年中宣扬负面、反传统的价值观。文章提到来自北京

的22岁模特马诺和江苏卫视的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称该事件是一桩“丑闻”。对于马诺对追求者表示“宁可坐在宝马车里哭泣,也不愿

意坐在自行车上微笑”的言论表示不解。

  作者表示,马诺虽中途离开,但一夜成名,还引发对于阴盛阳衰,男子择偶困难的忧虑。

  呈现反传统价值观

  “许多人把贞洁看得和生命一样重要,但马诺这样一个浅薄、说话尖酸刻薄的单身女孩竟然对待自己的贞洁像卫生纸一样的随便,仅仅

因为她希望成为一名超级明星”。一位名为 WangXiJie的网民在天涯论坛上发表言论,“是的,这个世界需要金钱,但是你认为金钱是万物

的主宰是不对的。”“包括《非诚勿扰》以及一大把的相亲节目都有类似的情形出现。”

  一名叫 XieYong的网民在网上写道:“这些相亲节目最具争议的地方就是参与者争相地表达自己对金钱和富人的崇拜。这些观点与中国

人自古以来的爱国以及尊老爱幼的传统价值观完全相反,但是如果这些人只喜欢丑恶的东西,我们这些旁观者却无能为力。”

  整个中国正声讨拜金者

  文中提到中国国家广电总局已开始高度重视近来相亲节目的低俗化,并采取一系列措施。

  文中还称,目前整个中国正处在声讨拜金者的潮流中——“宝马女”马诺不是唯一的讨伐目标,还有声称只有20万才能握手的“拜金女

”朱真芳及吹嘘自己有600万元以及三辆跑车的“炫富男”刘云超。

  “虽然观众对一些参赛者的言论表示‘恶心’,但是他们仍然观看这些相亲节目。虽然江苏卫视的《非诚勿扰》正面临众多电视相亲节

目的围攻,包括《为爱向前冲》以及《我们约会吧》。为什么观众仍然对这些节目趋之若鹜?”某交友网站创始人表示,因为观众喜欢这些

电视节目的真实,这些节目反映了中国社会的一部分现实。

  最后,文章还援引百合网创始人的话:“在中国的相亲节目中,至少你能用钱买来一个约会,可是却买不到真爱。”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