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言快语>>逝者如斯                       

XF同学,另一个世界走好!
发表时间:2010/9/8 16:55:58     文章来源:草稿正起      文章作者:竹子申明虚构文体请匆对号入座     浏览次数: 2134
 
 

在我一遍遍感谢上苍让我们重逢时,我怎么也不会预料到,你的出现并不是为了珍惜你的朋友,却是死给我看的.....

"科学家们发现,在人死后20个小时之内的时间里,不论身处何种环境之中,尸体的鼻纤毛仍在持续运动,但是搏动的速率却在以一个已知的加速度逐渐放缓。这就意味着,法医和医生可以通过测量尸体鼻纤毛的搏动速率来判断此人是何时死去的,这样有关人体死亡时间的推测就可以更多地依赖科学、而非经验"

丢了你,很多年,心里一直有一个愿望,希望你再一次在我的身边出现.

那时的我不知道珍惜友谊,期望上苍能给我一个机会,珍惜那种一生遇到不多的友情.

你终于出现了.

有一次我出差回来,同事说有人打长话找我,并给我一个电话.我猜想是你,果然就是你.

我在身里感谢上苍,给我一个弥补的机会.让我的心回忆往事,不至于太痛.

而毕业这么多年,我们都经历了沧海桑田般变化,你还好吗?

而这些年漂泊的经历一再告诉我的,不是别的,正是关于这份友谊的.一次一次的自责,一次一次的内疚。

特别是我看清了世界的真面目之后,有一个声音一次一次对我说:有一份友谊,你错失,是天下最大的遗憾。

我知道,那份友谊,如果上苍给我机会,如果我还能重拣,我一定会好好珍惜.

正当我认为,那个懵懂少女已经懂得珍惜时,你来了,你居然真的来了。

没有人知道,在我平淡的外表下面,我在心里一遍一遍地感谢上苍,感谢上苍有眼给了我一个弥补少女过错的机会,给了我一个可以珍惜友情的机会.

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并不是为友谊而来,你再一次出现在我的身边,难道只是为了死给我看的?

如若真的是这样,你又何必再一次出现?

如若真的是这样,我宁愿此生没有重逢,我愿意把内疚和自责藏在心底,只愿你还在一个不知道的地方,快乐地活着,健康地活着。

拿起你给我留下的电话,那些日子,我犹豫了好几天。我回想起我曾经对这份友谊的不屑一顾,我回想起我曾经对这份友谊的无意伤害,我自责少女时不懂事的我。我感激苍天有眼,让我有机会弥补。

我对重赐我友谊的上苍,真的是充满了感激。

我就是在这种复杂的心情下,终于鼓起勇气给你打电话.

电话接通后,你居然然直愣愣地问我:"还记得多年前我写给你写过的信吗?"

我无语,我怎么会不记得.如我这般细腻之人,虽然装做粗砺,又怎么忽略一个朋友想给我的很真挚的很美好的很诗意的友谊。

那时自以为,正是为了不忍伤害,才残酷无情;正是因为不忍忧虑,才陷入彷徨。不想我却伤害了更多的人。当然伤害最深的人当是你。

我原来真的是那个连友谊都不会珍藏的人。

我在心里一遍遍感谢上苍,在我终于知道什么值得珍惜时,上苍把最珍惜的朋友送回到我的身边.

我的心里对冥冥中的神灵心存感激之情,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重返我身边,难道不是为了重拾友情,却是为了死给我看?

重新联系上没多久,你告诉我你患了癌症.我心想你不过是和我开个玩笑?我终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我不相信,这份失而复得的友谊会携带人生中的某种真正失去前的欣喜,会以这种方式重新回来.

为了表示我对这份友情的在乎,我把家乡人从大巴深山刚寄给我的珍贵的防癌的当年紫阳新茶寄转给您.那包裹我甚至都没有完全打开,只打开了一个角。我只把别人寄给我的包裹再转寄给你。于是出现了一个怪事,一个包裹上面两个地址:正面是家乡人寄给我的地址,背面是寄给你的地址。并没有人包括我意识到这个出现两个地址的特殊包裹有什么特殊意义。

你可能不知道,当你你告诉我你手术顺利时,我有多高兴.你说你再经过几次化疗就可痊愈了.你不知道,我信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我真的感谢在我最需要友谊时,这份最值得我珍惜的友谊又重新回到我的身边.

我的真的相信友谊会创造奇怪,因为我相信上苍特别地偏爱我。

没有人知道在滚滚大都市中被太多朋友簇拥着的我其实很孤独,却不肯说出来。我喜欢唱的居然是那歌:“谁临困苦身边会不冷静.......”

有一天,远在大山中的我,忽然开始担心你的健康,我莫名其妙地不能安稳,魂不守舍,于是顺手给你打一个电话。那边的你居然有气无力。你告诉我,化疗后的你一点力气都没有.

你说:给你我的邮箱地址和密码,里面有我写的论文,留给你做个纪念.

我那哪里相信,这真的是你的永诀。我以为,你只是和我开一个玩笑,只是想让我看看你写的东西。

我打了半天你的邮箱都打不开,又给你打过去电话,你说你好久也没有上了,说是核实完了再给我邮箱的地址密码。

而你核实后再一次给我电话时,从来都不想和你诀别的我,又一次显示出野人冷酷无情的天性。我说:你不用给我你的地址密码了,我对那些冷冰冰的专业论文根本没有兴趣,根本不可能有时间打开去看。给了我也没有用。还有,你的那些专业论文,我可能根本就看不懂。如果你肯讲你自己的故事我倒有那么一点点兴趣,不过你愿意讲我才听,你不愿意讲我也不想听。

我居然拿着你给我的密码和地址,真的连你的博客都没有打开,就出差去了.

走进大山,某一天,我忽然感觉不对,对你的担心和牵挂在我的内里扭成一团,让我不安,让我魂不守舍。我身不由己,一次一次给你打电话,可是你的三个电话轮流打没有一个能打通。其中甚至包括你家的电话都打不通。电话中传回的声音,不是停机就是战线.

当我路过你生活的城市时,多么想去看望病中的你.要是电话不通我只能站在大街上迷惘,在滚滚人流中迷茫,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找到你.

还是在大山中,八月的某天,预感你已经走了。为了以后核实,我记下了那天的日子。一次一次的现实,让我终于相信了大事发生时我有感应;让我终于相信自己在特定的情况下,真的有特殊功能。

我清楚地感应你走了.可是,我仍不肯也不愿意相信.

明知道你走了,电话肯定打不通,仍是一次一次拔那明知道打不通的三个电话。拔到最后,仿佛成了我的一种机械运动。这那样独自惆怅,独自迷惘,独自自责,独自惘然。来来回回拨打那三个明知道打不通的电话。

回京后,一直想这事儿,一直想核实自己的感应。有时放下手头的事情,机械地一次一次拔你那不可能打通的三个电话号吗。

有一天,我忽然开窍:我为何不能放弃这种拨号方式,而选择另一种方式呢?我自做聪明地根据你留下的某些线索,当一次“克克勃”,我就不相信我不能在茫茫大千世界中重新找到你。我要核实我的直感是错的,我要找回重新拣回你时心里的惊喜。

于是114成了我“侦探”的入口。

电话在你曾经工作过的单位打来打去,终于出现一个人,告诉我你已经走了,八月的某天.

我的预感原来是真的。

放下电话,心里伤感又是那无边无际漫天漫地。.

早知道如此,你又何必再次在我的生命中重现?你又何必来找我打拢我?

如果你不来找我,就算你现在在天上飘,云中走;就算我现在仍在地上走,泥中趟,我们将是地上的小草和天上的白云,两不知道,互不干涉。

如果你不来找我,就算你现在已经上了西天,我现在仍在滚滚红尘中流浪,我们将像是两个互无相干的水系,一个流向这,一条流向那。此水彼水,两不相干。就算是知道,那也是多少年后。就算是知道,那也是多少年芳华流失,承受力更加增强之时。

一次一次叹气,早知道如此,真的不如不曾再相见。

实在是不敢向同学们通报你的死讯,因为我想逃脱一个嫌疑犯的身份,虽然这仅仅是自责。

因为我怕某位心照不宣的同学嘴上不说,心里说:“你不杀伯仁,可是伯仁却是因你而死。”

虽然我可以自我安慰,从开始到后来,这种情愁与身俱来,此只关乎天生缘份,我并没有责任。可是说是说,我的心里的隐痛却没有语言可以形容,只能以这散乱的文字来寄托我的挽惜,我的哀思,我的忏悔,我的怨怅,我的感叹,我的悼念。

老同学,另一个世界冷吗?另一个世界热吗?在另一个世界你一定要多多保重,多多珍重哟!

老同学,另一个世界热吗?另一个世界冷吗?如果真的有来生来世,那么,在那个来生来世,你一定要活得阳光朝气,不能太多愁善感哟!

安息吧!我的同学!您虽然年轻,可是风雨一生可能也累了!星光会照耀您在另一个世界!月光会引导您在另一个世界!

网友 大风 于 2009-8-14 发表评论
来自:123.117.173.124
深切悼念XF同学!逝者已逝,灵魂长存。愿XF同学的家人多多珍重!节哀为要!愿XF同学的家属接受来自老同学的亲切问候和衷心祈祷!一定要多多保重!健康快乐!

悼念CJ

悼念这人,悼念那人,却从没有提悼念你,这你知道,你是我用心去悼念的朋友之一。

记得那时刚来某单位,发现所多人家有亮光射出。说是对着花园,不如说是对着阳光。我好奇,无人问去,便问你,你说那是因为单位刚过来,原址是个河道,那样放镜子,是辟邪呢。

后来听说单位有人请了一个算命的,说是一号2单元,穿了几道门,又对着医院门,风水不好。也没有想那么多。

那天,正在某超市,有同事打电话说你突然走了,走得蹊跷。我对你的走,也是满心迷惑。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