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言快语>>逝者如斯                       

LLY,“约会”“奔驰物”的好友天堂走好!
发表时间:2011/1/13 9:32:51     文章来源:草稿刚起头,写作过程中,拒绝任何形式转载      文章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 2389
 
 

若无你,我是谁,谁是我?魂无依,梦无系。我恍惚不能长大!不能长大,我是谁?谁是我?魂无依 梦无系。难道我一直一直都靠空,难道我一直一直孤身翻滚在迷雾里?

那天从青海的朋友那里惊悉我的儿时女友在养父母病逝后一家中的4口出门到内地到故乡天津散心,旅游途中,不幸和“奔驰物”相撞,一家中的4口飘然仙逝。这信息让我惊骇不已,感叹不已,伤感不已。一直不肯相信这个噩耗。一直不肯相信!我宁肯相信是听错了或是传错了。可是最近和青海的朋友们电话,她们再次说起了这事儿。难道是真的?

想想一家中的4口和“奔驰物”回撞的瞬间,血肉横飞,鲜血迷离,大火熊熊,生前营造多年的一切烟消云散,生前珍爱如玉的躯体均灰飞湮灭,那是多么悲壮多么凄迷的瞬间,这是电影中传奇中才能出现的情景,太凄惨了,太悽美了,怎么会发生在现实中,怎么会发生在我的儿时女友一家人身上?不相信,难道真有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的儿时女友一家身上?多么想打听遍所有的熟人,核实LLY一家没有出事祸,没有死,那是只是误传。多么希望是青海的朋友传错了。多么希望出事一家人不是我的儿时女友一家人。知道这事已经多日了。我不敢不肯写悼文,就是希望是传错了。我和儿时女友,虽然多年不见,但是她,却是我时常牵挂的一个。我的儿时女友,已经是我少女记忆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回忆往事,怎么也少不了她,更少不了她一家。

十几年,是我生命的几分之一?若无你,我是谁,谁是我?魂无依,梦无系。我恍惚不能长大!不能长大,我是谁?谁是我?魂无依 梦无系。难道我一直一直都牵空,难道我一直一直孤身匍匐在云海里?

时,有一次,儿时女友的妈妈找到我的小姐姐--我妈妈下放、我爸爸带学生到农村搞社教,我的家里只有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小姐姐管我。女友的妈妈对我姐姐说,我这个野丫头经常带着她的独生女儿、心肝宝贝到湟水河边玩,一玩就是一天,太不放心了,太揪心了,让我的小姐姐教育我以后玩别带上她的独生女儿。当时我这个小野丫头感觉十分震惊:带女友玩还犯事?再说不是我要带她玩,而是她非要跟上我去玩,我甩都甩不开。我心想:不玩就不玩!我还不稀得带你女儿玩呢!是她硬跟着我!你要找当找自己的女儿,凭何来找我?于是,我就真的不再带儿时女友玩。于是我就真的硬下心来不带儿时女友玩。于是,我就是独立大队,天马行空,独来独往,独自探索,独自探秘。我吾自去湟水河边、后山、田野中玩。

而儿时女友的爸爸是老司机,开了一辈子车,从没出过事。在我的印象中老司机长得敦实、沉实、朴实。少女时,我曾多次坐过儿时女友爸爸--老司机的车,去这去那。有一次我去学院尖扎农场,我妈妈给我一个口袋和十元钱,让我买一编织袋民院尖扎农场的八角形苹果带回家。我果然就用那十元钱买了满满一口袋八角形的苹果--那时我的爸爸在民院农场当负责人之一,都说这一个次考验,组织上再次考虑先把我爸爸提成农场的书记,然后再把我爸爸提成民院的书记--当年戴院长把爸爸抢到民院分给爸爸前任温院长的住房,就是想爸爸顶替温书记的。我爸自温自杀于那房退房。可惜文革开始,戴院长自杀。现在文革飓风似过,提毛高畴当书记的时情又被省里部里院里提上日程。大家一致认为先让毛高畴到民院农场干干,先提成农场书记,然后再提民院书记。社调人员已经去大巴山调查我爸的家史--为此虽然小小的我无肺无肺,仍是为爸爸担忧,仍和爸爸一般提心吊胆。毕竟,故乡直系亲人几乎均是深山大户首富人家:二伯娘准娘家王子明家白鹤首富,三姑夫刘国鼎家高桥首富,幺姑夫王华国高滩首富,大伯娘唐波清家辛滩子大户,大舅徐隆昆徐家白鹤大户.....更可怕的是二伯毛高园文革中因成份被冤枉被人民政府枪毙。我的口袋才被职工还是学生们装得那么满,那时我的真的不懂事,若真是,爸爸一定会出面反对的。还买了一些葡萄--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青海还产葡萄。那时的我体重只有四十多斤,被大伙儿称做“林黛玉”式“三级风”--意思是我身轻如草一阵大风就可以把我刮跑。可能是我家中饭菜油水太少,也可能是我到高原常流鼻血--流鼻血的原因也可能是我血流比别人快,也可能是我正在蹿个子,反正我的食欲很旺,精力也很旺,我破几项校纪录也正是那几年。以前,我总是和小朋友们到大自然中去吃青。这一会,我把吃青的目标转到了我身边的编织袋中。

我一路上“嘎唧!嘎唧”吃苹果,一口一口接一口,一个一个接一个,居然间断不间断地吃了十几个小时,仍没有吃够。从贵德尖扎农场到民院几百公里山路需要跑十几个小时,而我就吃了整整一路。而我的儿时女友一家全在那一辆车上:女友的爸爸开车,女友的妈妈坐在副驾位置上坐镇,女友坐在我身边晕车,连一个苹果都吃不进去。

若无你,我是谁,谁是我?魂无依,梦无系。我恍惚不能长大!不能长大,我是谁?谁是我?魂无依 梦无系。难道我一直一直都踩空,难道我一直一直孤身行走在迷雾里?

记得,我们的车在青纱山一个大于九十度的急转弯外遇险,紧急刹车后,全车人都惊在那刹车声中,回不过气来。而女友只是在几秒钟内挣了一下眼睛,而我仅是在那几秒钟内停止了的咀嚼。然后车重新启动,我又恢复了咀嚼。女友的妈妈坐在副驾位置上,看着晕车的女儿,听我“嘎唧嘎唧”吃苹果,居然吃了整整一路,十分震惊,十分羡慕,十分好奇。我一边吃一边还贪婪地望着青纱山上的漫山的野花野果。女友的妈虽然告状我的小姐让我别带她宝贝女儿去河边玩,但却不反对女儿和我交友。因为她知道我虽然爱玩,可是学校最优秀的学生,是学院孩中最引人注目的小明星。那一次回到民院,我买的满满一口袋苹果只剩了十几个。我不好意思地交给妈妈,我听到女友的妈妈向我的妈妈告状,我妈妈居然没有骂我,这也是我的童年之谜。我的大巴山野美妈妈似乎还挺自豪的。就如听到我在全年级又考了前几名一般。女友的妈妈回来给同事们说起我在车上吃一路苹果之事,把大家儿乐得。更让大家乐的是,这个小野丫头“嘎唧”“嘎唧”吃了一路,不但没事儿,下了车居然还嚷嚷饿了,要快快回家吃饭饭呢。更让大家乐的事情是,这个小野丫头,吃了那多苹果,大伙都以为我会吃坏肚子,拉得几天起不了床。可是。几天过去,我却根本没事,只似是喝了一杯一杯清凉甘甜的山泉水。可是我的儿时女友一个苹果都没吃下去却拉了却闹了好几天的肚子。我的儿时女友的妈妈只好让女儿去坐晒烫的水泥台子--刚来学院时,我的初中女生的妈妈给人带孩子,孩子老拉肚子,把孩子坐在晒烫的水泥台上,居然好了,女友妈妈看孩子好的名声也传了出去。

上高中后,我和儿时女友没有分在一个班,我们渐行渐远。高中毕业后我考上了大学。而我的儿时女友,没考上大学还是没考大学,听说老司机夫妻给独身养女找了一位铁路上的当女婿。而这老司机一家人怎么会和奔驰物干上了呢?记得少女时的我们俩常在一起玩,一起上学下学,走那几公里的田梗路。在路上老吵架。常常在一起走着走着,亲密无间,身靠着身,手挽着手,头靠着头,一个把一个推路这边一个把一个挤路那边,某一天,忽然地,不知道什么原因,不知道为了什么,却吵了起来了。于是我们分道扬镳好几天。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又合好了。又一次亲密无间:身靠着身,手挽着手,头靠着头,一个把一个推路这边一个把一个挤路那边,这样的事情多了,于是,我俩约定:这次吵架你找我,下次吵架我找你。切记别让我们的友谊断了!我们就这样好了整整的十几年。这是多么漫长的友谊。人生有多少个十几年?

十几年,是我生命的几分之一?若无你,我是谁,谁是我?魂无依,梦无系。我恍惚不能长大!。不能长大,我是谁?谁是我?魂无依 梦无系。难道我一直一直都依空,难道我一直一直孤身彷徨在霓彩里?

小时我们上学要走几公里的田埂路,路边都是累累人骨、兽骨、骷髅、陪葬物。我走不好,经常摔跤,摔进那些骨头骷髅中,寻找不见。可是每当我摔倒了,儿里女友从来不知道拉我,只是在一边笑,笑得背过气去。有一次我们一起去曹家寨一位农村女同学家,女同学给我们一人割了一把艽菜。回来的路上,我一摔倒,女同学就帮我拣那洒一地的艽菜,儿时女友就在一边笑。我居然连着摔了好几跤。这样重复多次。我一摔倒,女同学就帮我拣那洒一地的艽菜,儿时女友就在一边笑,往死里笑,笑得眼泪都冒出来了。当时我真生气:你是我的好朋友,可是你在我摔跤时,却从不知道拉我,只负责笑,往死里笑。若只有我俩倒也罢了,偏偏有其它女同学时,你也不拉我,只负责笑,让我的脸面往哪时搁?

那时候我们常在一起做作业,儿时女友和另几个女孩子喜欢做一个游戏,那就是挑双眼皮玩。我跟着学。她们是两眼皮都单,我是一单一双。她们需要挑两个眼皮,我只需要挑一个就够了。每当我挑双我的一个单眼皮,就从一个丑男孩子变成了一个美少女。那是神圣的瞬间:丑小鸭变美天鹅的瞬间。每当这时,儿时女友们都不挑自己的眼皮了,只负责望着我发呆。她们说:如果我两个眼睛都双,简直太漂亮了!

我没有想到可能是老挑双眼皮玩,慢慢地一感冒我由眼睛一单一双的丑小鸭变成了一个双眼皮的美少女,每当感冒好了,我又变回眼皮一单一双的丑小鸭。终于有一天,大约是我十二岁那年,质变降临了,我由一个一眼皮一单一双的丑小鸭终于变了两个双眼皮的美少女。我的儿时女友们均惊呆了,说是太不可思异了!太漂亮了!为什么我们教你变,你能变,我们却不能变?那一阵子,我无论从哪里走过,都有大人、小孩子惊叹地回头望我:真是女大十八变,这小姑娘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漂亮!这是那个野小子吗?真是想都想不到!真是没见过的漂亮!有一次我去理发,理发师从后面望着镜中的“变成两双眼皮”的我,高声呼唤同伴们:“哎呀!你们快来看,这个女娃子怎么生得这般秀气?这个小姑娘怎能生得这般灵气?这个小姑娘怎么能生得这般漂亮?”那一阵子,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有老师学生回头望我:“这个漂亮嗄丫头就是毛老师的那个丑小丫?野小子?疯小子吗?”没有人知道,我的神变和我的儿时女友密切相关。

总是儿时女友告诉我,某男生天天吹着口琴在路上等我。总是儿时女友告诉我,某某男生想给我写信。而我傻乎乎地从不相信从不在意。有一次在课堂我正背书,儿时女友凑过来说:你注意看,班上男生光头王在偷看你。我说真的?“真的!”。我注意看,果然光头王频频回头看我,惊不守舍惊慌失措的样子。有一次走在路上,儿时女友扯扯我,说看班上男生名号光头王的又在看我。我望过去,过来了,他在看你。我说真的?“当然!”我抬头看果然王光王频频回头望我,神不守舍惊慌失惜,仿佛担心被人抓走。我们正抬头望光头王,不想光头王因为回头太频繁太过慌张居然一个马趴飞摔过来,居然准准地摔到了我的面前。我和初中女友们一时间都怔住了。等我们反映过来,天地间爆发出雷呜般的笑声。少女们没有人拉他,雷锋精神早被我们抛到九宵云外。我们围着他笑,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一次,我和儿时女友们同行,谈笑风生,忽然她不说话了,白晰的小脸一下子羞红了,转身就跑。女友们一时全跑没了,只剩我一个伫立天地问。我莫名其妙,憨憨儿地东西张望,终于发现眼前地上垃圾堆边有几条带血的卫生纸。因为有另一位大姐姐给我讲过“生理课”,我当下就自以为懂地想:这有什么?不就是女人用过的纸吗?不就是和女人的每月产的卵子一起来的潮水吗?真是少见多怪!那时儿时女友还常神秘地带我往一些年轻夫妻的窗里窥探。而我那时太小根本不解风情根本不知道当窥探什么。而儿时女友也从来不告诉我。一次儿时女友说某某女生来历假的。我问何以如此判断?顺着她的眼睛我看到某女生的走路姿式果然不对再顺着眼光看某女生的口袋中隐见卫生纸。有一次女友说某某女生出事了,我问何如此判断?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同校女友的腰,果然腰有些变样,后来听说此同校女友去卫生室例行体检,校医号脉,说是听到两个跳动,居然号出同校女生怀孕了。原来那女生真的怀孕了。那校医是号脉。我灵气的儿时女友居然是用她那幼稚的少女眼光。这让我惊奇不已。有一次,儿时女友说班里几位大龄女生对男班主任有那意思。我不以为然,不就是常去和男老师宿舍聊天吗?我不是偶尔也去吗?有一次,儿时女友说班上某某四位女生和某某四位男生一对一好上了。我不以为然,可是有一次出校门忘拿东西,回教室果然见这四对在教室中。

初中时,有一阵子,我的女友除了儿时女友等还有女班长。那时我是班上的文艺委员。有一次,女班长请我去她家玩儿,女班长全家用最高的礼遇招待我。女班长全家下厨好隆重地招待我一个小小“贵客”--我并不知道这种最礼遇很快会转化着最高“阴谋”。那时,单纯的我心里全是透明的爱,哪里想那么多。就是那一次我知道了炒菜时把盐和花椒放在油里炸一会儿再放葱姜炸一会儿,炒出的菜会更好吃。让我不明白的是,在初中快毕业时,女班长居然组织了全班女生发起了对我的孤立事件。也正是那次事件,迫使男班主任在学农结束后在全班表扬了我,充分表扬不我,并让我这个问题少女--多次申请报上被打回,几次受委曲,全校人人皆知的问题少女,终于入了团。那时我太小还不懂得嫉妒是什么。更不明白班里到底发生不什么。那时,我并不知道女班长为何要组织孤立我事件。那是一次让我几乎丢命的孤立事件。而我总是很恍惚,不明白,这段记忆中为何没有我的儿时女友。

而我上大学时,闻讯女班长病危--据说是女班长高中毕业后跟地质部某队下乡地点饮水水质不好,下去七个知青已经死了四个。我决定去看孤立过我的女班长。偏偏这时我特别地想念我的儿时女友,我想叫上她,和她一起去守女班长。两个女友,虽然儿时女友交往久些,女班长交往短些,可是我一样用心对待。我不明白我自己,那时女班长孤立我,我没有自杀,算我命大,我完全可以组织初中同学们孤立绝境中的她。可是我偏偏做着相反的事情,我组织初中同学和初中老师们去守护她。女班长组织过数次伤害老师和同学事件,同学们并不情愿被我组织,最后只有我和同样被女班长伤害过的班主任孤伶伶守弥留中的女班长我没有想到女班长的生命如此短暂。我没有想到女班长是向我绽放她的短暂人生最美丽的瞬间。少女的生命最灿烂的瞬间--少女生命如果如烟花般绽放,扑朔迷离,原来女班长冲着我来,只是想独独向我绽放她最精彩的瞬间!只是想独独向我开发她短暂一生中最丰富的一段。可是,我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接着烟花般绽放盛开的是我的儿时女友,我在乎的儿时女友,居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家人。

我和初中班主任去省医院看了女班长。我面对着弥留之际的女班长,我的心里是无限的痛惜。我叹少女生命的空灵虚幻飘泊与无助。叹滚滚红尘中相守的珍贵。叹我这个小野人的简单和忽略和无情。叹女友们对我注入她们全部生命的复杂爱恨。叹女友们唯独肯向我展示出的生命美丽的瞬间。如花生命我无法挽留,无力拘留。就如我们凡人无回天之力.可是我起码可以珍惜我还能够珍惜到的.我忽然地想起我丢失的另一位朋友,我的儿时女友。我忽然特别想念我的儿时女友,可是我回民院去找,却不知道儿时女友人在哪里?我们长久地失去了联系?我那时常年在学校宣传队当骨干,是学校的红人,经常不上课,居然是在宣传队的时间比在班时上课的时间多。回到班上,儿时女友总是把她的笔记本借给我。我们经常在一起复习,常常是一同考了头名二名,最次也是名列前茅。有一次,明天要考政治,我俩在麦地中突击背题,等我俩背完书从麦地中钻出,我们俩的手掌全是黑的只有手心是白的--我们边背边搓麦子吃,那白手心产生可能和龙卷风产生的道理是一样的。第二天我俩双双拿了头几名。我记得课堂上老师提着我的卷子对全班同学说:看看人家“毛委员”--那时我是班里的团支部文艺委员,天天在宣传队,还考得这么好,人家昨学的?你们昨学的?这时,我回看初中女同学,初中女同学也会望我。这一瞬我发现全班同学都先把目光投向儿时女友然后齐刷刷地投向我。--我俩的友谊,全班同学都心照不宣。于是,终有一天,我记得是走在民院冬天那个大冰场边儿上,我滑过去,站着看我滑的她忽然说:如果我是男的,长大了我会娶你!一时间,我居然怔在那里,就那么呆呆地站在冰面上,痴痴地望着她,心里反复回想着她的话:如果我是男的,长大了我会娶你。

于是,终于有一天,我对她说:你为何不是一个男的?如果是男的,长大了我会嫁你!

若无你,我是谁,谁是我?魂无依,梦无系。我恍惚不能长大!不能长大,我是谁?谁是我?魂无依 梦无系。难道我一直一直都对空,难道我一直一直孤身茕孑在氢球里?

我知道,这是我们的少女痴话,这是友谊发展的自然想法。我到现在都不明白,这叫不叫我最早一次对同性情窦初开?而中国孩子朦胧的所谓的同性恋,是天下最美好的同性恋。我们之间所有的恋情只有这两句话。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不似外国人一看到两个中国女孩子在起,就有卑鄙猜想。而我俩的恋情只停在诗情画意中,就算是终于说出口,也是点到为止,从此藏于心里,从此不敢深深对视。那是美好浪漫的向往,那是天真可爱的憧憬。特别是那两句表白经过了多么漫长的十几年的孕育。特别是在当时,我的臭老九爸爸做为院党委成员,院长总秘的我爸爸,在戴院长被揪斗时,戴院长自杀后,多少次被揪斗,多少次被游批,多少次被拷打,几次被打倒。青海死近三百多,伤几千人的“22.3”事件,死伤八百多人的青海22.6事件,我爸爸被推为学院老师为主一派上千人延安战斗团的政委挣扎在生死边缘,我们姐妹更是学院那些疯狂野兽般武斗几派小孩子追打保护批斗的焦点。而在班里,女班长敢孤立我,学院的武斗队改追打我们姐妹,就是因为我的家庭成份,我爸爸的沉浮,我爸的神秘地位。那是我怎样在贫穷、恐怖、惊惶、无助、绝望、自卑、自尊、自爱、自贱、自傲、压抑、疯狂、慌乱、笃定中挣扎且多次呛水的十几年。

而我的儿时女友家庭成份是工人,来自天津大城市,属当时最红的领导阶级。虽然儿时女友的爸爸属于老好人,从不参与运动--文革武打激烈时时,儿时女友的爸爸居然聪明智慧到请病假回天津老家躲避。而如此聪明智慧洞知一切悟之内时的人,不亏大城市风雨过来人,明知谁能接近,谁不能接近,他的一家高悟性人家,把运动居然都能透过迷雾看得明明白白的一家人,可是无论我爸爸如何沉浮,无论我家如何变故,却从来没有嫌弃过我,抛弃过我。

有好几年,我妈妈被下放农村。我的爸爸更是经常下去搞社教。我和小姐姐像孤儿一般暴露在天地之间。可是儿时女友一家人对我从来不离不弃。有几年,过年了,儿时女友的妈妈看我这个身边无妈的孩子可怜,还亲手给我做了过年的新衣服。那时的我身穿儿时女友给我做的新衣,手上通着另一位女友的母亲给我缝制的袖套,像一个感情上“吃着百家饭”的流浪者。我总记得,女友妈妈给我做的新衣又瘦双长,当然是怕我长个子。我穿长女友妈妈给我做的新衣,拢着另一女友妈妈给我做的被套,走在冰天雪地里,要过春节了,妈妈下放大巴山,我的影子像一截子烟筒,头上显出袅袅孤独表烟,我真是寂寞得要死了。多亏不我还有小姐姐,我还是孤独爸爸,我还有女友一家人。而最痛我最爱我的一定是儿时女友一家人。有好吃的,总是叫我到她家去吃。有事没事,总是让我在她温馨的家里。许多好东西都是一式两分。在那些少女相伴的时光里,不论外部环境多么恶化,她一家都对我不离不弃。那是多么珍贵多么纯美的朦胧情感。

可是就算她是男的,我们结合也是重重阻碍。首先一个,她是天津的回族。也就是说我们不是一个民族。不是一个民族要想结合到一起,我知道是难上加上难。小时不知事,有一次在她家玩,看到一块很大的肉从桌上掉下来,我给她妈妈说:“阿姨,一块大肉从桌上掉下来了。”没想到她妈的脸马上拉得长长的。她妈的脸本来不算长,这会儿变长了,像极了马脸。我想不通,回家问我的妈妈。我妈妈说:她家是回族,不吃大肉,你说大肉,她想的不是大块的肉,而是大肉,她当然生气。青海西宁东关是回族一条街,我们买了大肉过这条街,都要包裹好,不然会招打。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了回族不吃大肉,忌讳提起大肉。第一次知道了,买大肉不包裹在西宁会招打。我的儿时女友的妈妈是从天津来青海来支边的。她嘴很能说,会讲许多在她在天津时成长中的故事。总也是有一两个听众,听女友的妈妈涛涛不绝地侃。讲的什么,那时的我太小,全然听不懂,但是她讲故事时神态中的沧桑感,让我不能忘记。后来我才知道,她不能生孩子,抱养了我的儿时女友。

那时没事了,我会去儿时女友家,除了一起做作业,一起玩,有时我还帮助她擦自行车--那是凤凰名车,是她家的天津亲友帮助买的。女友骑上我们擦得贼亮的自行车,两手呈倒“儿”状,脸上一脸的平静,上面放着有些搭拉有些肿泡的三角眼,有些挺的鼻子,有点微微歪的嘴唇--小时中过风,扎了很久的干针,仍没有全好;那长长的两根辫子在身后,显出一种大姑娘的质感和秀美,总有一些散发被风飘起来。儿时女友一骑过,让路边所有人禁不回头。路人的目光有几分惊叹,有几分惊艳,有几分好奇,我时女友总也是转瞬就消逝了,两边人还没有回过神儿来。有一次,那恍惚是初三,课间玩骨节。儿时女友在那里专心地玩,一连甩沙包,一边翻骨节。有同班女生说我的儿时女友长得漂亮。我细看我的儿时女友,五官细看哪儿都不漂亮,可是却有一种质感一种大气。一种天津人的见多识广和大城市人潇洒在青藏高原的小城土人中特别伴随着她,那种大姑娘的质感和秀美实在是比一般的初中生显出成熟和漂亮。两边的路人望我的儿时女友,不仅是因为那时的青海还没有几人家里拥有自行车,特别是那种凤凰名车。有一次,我和她正在院子里玩,忽然大地一震,我身不由已地跪下了。后来才知道是地震了。我上大学时,想去看看我的儿时女友一家,邻居告诉我,儿时女友已经出嫁,嫁了一个铁路上工作的,你去了她也不在家。大学毕业后,有几次去母校,我想看看我的儿时女友,可是却没有人知道她一家后来的确切住址,只是告诉我,你儿时女友的父亲有一次打青霉素过敏,紧急抢救,差点死了。总以为人生还长,机会还多,便没有执着地去找。可是却没有想到再也没有机会了。

谁也没有想到,女友刚送走了视自己比亲生女儿还亲的养父母。想回天津老家看看,可是老天无情,居然让女友一家中的4口和“奔驰物”干上了。我网查在河南驻马店段有一越野车出事,却是被一辆司机打磕睡的大货冲入另一大货车轮下,回撞的瞬间大火熊熊。越野车中烧成碳段的死者四人当时确认:西宁、回族、有一对是母女、母LLY女XL--一家中的4口,后确认是女友、女儿刚大学毕业分到西藏某医院的女儿,女友的丈夫的哥哥与女儿(?)。据说是因为西藏闹事,女友的女儿得到一个来月的假,想回天津老家玩。而时女友的养母去世不到四十天,女友不想去,可是女儿硬要去,女友只好违心前往。坐的车是丈夫哥哥的越野车。上演了这人间最凄迷一幕。

女友的妈妈是天津人,她们一家三口人来青海支边。这几十年,她们一家漂泊的游子是怎样思念着天津故土,可是却是有故土难回。我不知道这些年闯青海的热血青年,他们的背后有几多这样的悲剧故事。恍惚从没人去深探过。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听说儿时女友的养父还在,先生还在,养父母收养的一个儿子还在。养父被天津老家亲人接走。那个女友的丈夫卖了夫妻两在老院对面没及住的新房。而那个收养的儿子独自住在养父母还是父母的老屋中?

我和儿时女友就这样好了整整的十几年。这是多么漫长的友谊。人生有多少个十几年

若无你,我是谁,谁是我?魂无依,梦无系。我恍惚不能长大! 不能长大,我是谁?谁是我?魂无依 梦无系。难道我一直一直都踏空,难道我一直一直孤身沉浮在烟岚里?

链接

河南法官,好样的!
作者:陈 磊 … 文章来源:大河网 更新时间:2008年7月

  当事人送来匾额表心意

竹子点评:四人生命,二百多万钱,就给残留的家属带来无限的感激之情.竹子的心里又是那漫无边际的伤感.............

核心提示

一场车祸,4人当场死亡,价值200万余元的实物瞬间化为乌有,被害人家属悲恸欲绝,情绪趋于失控,被告人与刑事附带民事原告双方剑拔弩张……驻马店市驿城区人民法院刑一庭的法官们不辱使命,就本案民事部分进行深入细致的诉讼调解工作,及时化解社会矛盾,定纷止争。2008年7月10日,此案在驿城区法院刑一庭开庭审理,165万元的赔偿款全部赔付到位,创下驻马店市法院系统建院以来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当庭履赔数额之最。本案民事部分调解和刑事部分判决后,原告、被告人双方皆表示满意,双方称河南的法官是好样的。

  祸从天降

  4人车内被烧焦

  2008年3月9日4时20分左右,山东省菏泽市辛集镇村民冯石龙驾驶车牌号为鲁R03301号大货车(该货车属山东省菏泽市交通集团第四运输公司,以下简称菏泽四运公司),沿京港澳高速公路由北向南行驶至驻马店市境内902千米+800米处时,因疲劳开车,驾驶中打瞌睡,当他睁眼看到前方同车道内尾灯亮着的越野车时,已经只有30米左右的距离。刹车之后,大货车还是撞向前方的越野车,越野车被撞后,又撞入前方同车道的大货车尾部。

  冯石龙跳下车欲打开越野车车门施救,但车头部因挤撞变形,车门无法打开,此时越野车已开始起火燃烧,由于火势凶猛,扑救无效,火势燃及冯石龙驾驶的大货车,越野车和大货车瞬间全部燃烧,越野车上的司机及乘员共4人被烧成碳化物,大货车上价值80万余元的家电等物全部焚毁。越野车上的死者系一男三女,是青海省西宁市人,回族,亲戚关系,一同结伴到南方旅游,其中LLY和ZL系母女,张莉刚走出大学校门不久,即将到西藏某医院上班,却不幸遇难。

  惊闻噩耗

  千里奔丧讨说法

  远在青海西宁的遇难者亲属看到亲人被烧焦的遗体心如刀绞,他们一方面强烈要求严惩肇事司机,一方面要求政法部门主持公道使肇事方及时赔偿人身伤亡及车辆损毁造成的全部经济损失。

  经驻马店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大队认定,疲劳驾驶是此次事故的根本原因,大货车冯石龙应负事故的全部责任。2008年3月10日,公安机关对肇事司机冯石龙刑事拘留,呈报驻马店市驿城区检察院后,该检察院当日就作出了对冯石龙批准逮捕的决定。

  2008年4月下旬,驿城区检察院公诉科受理公安机关移送起诉的冯石龙交通肇事一案后,及时告知被害人家属享有的权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