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伙伴                       

探秘东方竹子这位中国首位“原生态写作”创立者
发表时间:2011/4/21 14:43:08     文章来源:互联网      文章作者:史悟     浏览次数: 1971
 
 

探秘东方竹子的“原生态写作”

史 悟

在我看来,东方竹子创立的“原生态写作”,就是一种纪录生活的方式。也就是写作的无为状态。

也就是写作时杜绝人造、伪造、杜撰,一切取载源自真实生活,一切感觉源自真实生活,一切的灵感尊重真实生活,一切的创作敬畏真实的生活,一切的水平源自对于生活的感悟的程度,一切的高拔源自现存生命本身的高拔。

可不是,这些年的写作状态却是另一种状态。正是这另一种状态,让中国人迷失了这么多年。这另一种写作状态往往是作者想好了要出一个什么样的彩,要造一个什么样的花,要表现一个什么样的主观臆想,要杜撰一个什么样的命题,要照顾一些什么样人的利益,要偏面地表达一些人的立场,要保护一些什么人的位置,要彰显某一帮人的气场,要做成某一些人的事业,要想歌功某一些什么人,要靠近什么奖,主观地引导人民往某个方向走,拒绝全面地客观地认识世界,拒绝全方位地靠近真理,然后切割生活甚至伪造细节甚至生拼硬凑为自己的“伪命题”服务。正是这另一种写作,曾使中国经济误入迷津,使中国民主陷入泥泽,使中国官场陷入怪圈,使中国人误入迷津现在都没有解脱出来,使得中国的“热血青年”失去的坐标,使“红卫兵”“红哨兵”“少先队”等,本来单纯的青少年迷失了方向。使现在的网民只站在低层人的角度思考问题,使许多作家就是面对真相仍不肯改变观点,不能客现地思考当前社会问题,不能深思中国社会的问题。

也就是因为这些所谓的作家,我们几代人失去了客观认识世界的前题条件。

而我们这代人深受这另一种写作的影响,以致于现在了有的人棺材前仍执迷不悟,有的到了知天命之年才在那里“邯郸学步”,有的到了不惑之年才知道世界真相。有的中国人出了国门才明白世界真相。这些年,我们中国人才在学怎么去客观地看人看事分析现象。近几年,中国人才试着去探索人性,可是虽然试图介入仍如隔靴搔痒,这比欧美国家已经整整慢了五十年。这是可悲的。

而我想东方竹子创立的“原生态写作”,是不是就是尊重生活,敬畏生活,敬畏已经发生的事实,从真实生活中发现感悟,客观地纪录真实生活中出现的亮点,纪录真实生活中那些达到文学艺术创作高度的瞬间,使艺术成为民间历史的特别裁体。

而据我所知,东方竹子真是一个神奇的女人,她常常地可把自己的大脑退成一张白纸,去感悟身边的人,周围的事,过去人的生活。而她随手的纪录居然又达到了一种一般人无法达到艺术创作的高度。

她随意挥洒的文章,居然成为给著名人物贾平凹、音协主席徐沛东、《狼图腾》运作安波舜、《藏獒》作者杨志军、作家铁凝、画家王立夫、《凤凰卫视》刘长乐、新凤霞儿子吴欢、诗人汪国真、编辑家崔道怡等定位的重要文章。这些文章随大浪大潮漂出,胜出,在潮头隐现,在浪尖出没,居然其它作家很难超越。甚至有些作家一辈子也无法超越。

让人不禁想,识谱。东方竹子的确是这个时代生命的识谱者。常常的,东方竹子的文字并不过,却能让人不起想记想念起。天常日久,这此朴实的文字居然像美丽的烟花一般在每一个前方诱惑我们。难怪天地间,几乎每一个曾经遇到过东方竹子文字的人都如同上了瘾一般在默默地寻找东方竹子的文章。

与许多作家不同的是,许多作家写作喜欢闭门造车主观臆想,可是东方竹子写作喜欢去采访,喜欢在新鲜的生活中找“吃食”,喜欢在新鲜的潮水中抓“鱼儿”。东方竹子珍惜和被采访者的面对面交谈。而每当东方竹子去采访之前,别的作家可能喜欢先读些关于被采访对象的资料,将采访人生活工作习惯等资料熟记于,然后去采访。生怕采访时露怯。

可是东方竹子恰恰相反。

东方竹子采访前常常强迫自己不读不看不听任何关于这个人的任何资料任何文章任何评价,保持对这个人的一无所知。

等和这个人聊过,等到这个地方去过,这个人这个地方的各种信息产生的第一印象会鞭痕般烙在东方竹子的大脑中。东方竹子说这是解密此人此地的最好的最珍贵的地图。常常地有了这“神秘一号地图”,东方竹子这才飞也似地跑到图书馆、上网、找人寻着这“第一印象”形成的“神秘一号地图”中的亮点---引起自己兴趣的亮点,探索下去,挖掘下去,采访下去,研究下去,挖掘下去,追究下去,感悟下去,思考下去。

这可能是东方竹子的文章可读性强,经得起时间打磨的关键原因。

这可能是东方竹子的书充满神奇诱惑力,让人迷醉,让人痴狂,让人不知不觉上瘾的神秘缘因

难怪有人说奇怪东方竹子越来越火。都说她的书创下十几年网上排行榜之奇迹。都说她的文章是“千掏万漉虽辛苦,吹尽黄沙始到金”。

另一方面,我感觉东方竹子写作已经完全进入只为心灵写作状态。为了珍藏心灵的元气、源气、灵气。东方竹子甚至把约稿者均拒于门外。进入了心灵写作的山门。她恍惚只是在凭喜好凭兴趣在写,并不似许多作家写作是为名为利,而为了某种功利某种利益,恍惚是和东方竹子无关。

当太多的作家为了发表,身不由自己地和编辑消磨时间时。当太多女作家,身不由已地为了出版和出版家消磨青春时,天地间居然还有一个潇洒浪漫的东方竹子,漫游在大自然间,浪漫于物外,漫游在自己的心灵中,周游在自己的灵魂中。东方竹子从来不希望自己的工作网自己的博客有多高的点击率。东方竹子只希望有几个好友偶然寻芳而来,踏幽而至,到东方茶坐来幽然品茶。东方竹子窗外,大自然中鲜花正明丽的盛开,小草正珠露清香。东方竹子的大巴山无所不在无外不响的溪水声是鸟呜声是空山空灵的回音。

我想这种写作,类似于任遂虎说的“无为写作”。

多一点“无为”写作

时间:2011年01月12日 来源:文艺报 作者:任遂虎


  商潮浪涌,来往为利,文坛笔苑,亦不例外。吟诗作赋之辈,怀铅握椠之士,如同司马相如当年“题桥”时那般,引颈以望“驷马高车”,寻求过一把富贵之瘾。这种“有为”之心愈盛,文章之风则愈浮。

  与司马相如“千金卖赋”的“有为写作”相反,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另有一种追求“无为写作”的精神境界。

  “无为写作”表现在:

  一曰“不染利欲”。

  鉴于利欲之心会对文章产生干扰,韩愈教导他的弟子说,为文立言之道,需要坚守“无诱于利势”的情操。明代王文禄在《文则》中同样指出:“识见高远,不染利欲,若庄周、屈平及李太白超然尘外。”所谓“不染利欲”,所谓“超然尘外”,是指有一种“无为”的高远襟怀,即不把文章当成追求功名利禄的筌蹄。

  当然,对于文章的作者来说,毫无功利之心,事实上难以做到。以文才、文事来混碗饭吃,从来不失为一种谋生的途径。然而,作者一旦利欲熏心,文章也会失去淡泊明净。文章的用途,本质上指向世道人心,而私欲中并不包含“为世所用”的心理品格。功利之心,无异于为文章翅羽系上黄金,促使委靡沉沦,无助于远举高飞。这正是“无诱于利势”、“不染利欲”作为千古文则的道理所在。大凡有作为的文章家,总是超越个人利益的局限。比方说,《红楼梦》就是典型的“无为”之作,作者诉诸真情,率性而为,不求稿酬,不赶时间,“披阅十载”,数易其稿,才得以完成。倘若作者静不下心,整日与出版商讨价还价,进而为捞钱而东拉西凑,熬日熬夜赶写,那么也许就成“黑楼”、“黄楼”之类的东西了。

  二曰“不拘成法”。

  “无为”者,自然而为也;自然而为者,不拘成法也。“有为”的写作总是摆不开外在的束缚,在“成法”、“陈规”、“教条”的阴影中徘徊,也就是看着钱、权的脸色行事,自然找不到生命的本真。

  陈规、死法之所以常常失效,就在于它外在于人,不能给文章以活力,只能给文章以枷锁。诸如场屋文章,八股体式,作文“克星”,选题指南之类,给文字限定“规则”栅栏,作者只好按部就班,按图索骥,结果磨灭了思想光华,消解了才思理趣,得到的只是千篇一律的大杂烩,空有鸿篇巨制,而没有恒常生命力。

  传统文论中的活法论,就是要求作者不受陈规成法的限制,摆脱“有为”的重负,寻找生命的源头活水。文论家们说的诸如“文无定规,巧运规外”,“法当立诸己”,“不必求人之法以为法”,“所谓法者,神明之变化也”等等,都要求走出陈规套式,寻求鲜活内容,开发自然灵机。文章写作是主体行为,内容和构思都不能由外力强加。自出机杼是无为的,形式是自由的;而“依样画葫芦”是有为的,模式是外加的。作者只有按照自身特长选材选题,才能写出个性,写出新意,从而避免那种观点雷同、资料套搬、语句模仿的重复劳动。

  三曰“不尚繁多”。

  废话从来是文中的垃圾,故历来为文论家们所厌恶。比方说,韩愈就大力提倡“陈言务去”。所谓“陈言”,其实就是废话。方回在《读子游近作》一诗中说:“孰肯剖肠湔垢滓,始能落笔近风骚”。“湔垢滓”,就是洗去污秽、渣滓,清除废话、赘言。

  现代社会,由于书写工具与传播工具的高科技化,导致了文、书的泛滥。电脑的剪贴、复制、组辑功能,使得文本出世轻而易举。而书多文杂现象,总是与“有为”的心理状态相联系。作者越是追求“有为”,泛滥现象就越严重。洋洋洒洒,斗奇夸采,已成为一种时风。文虽长,却驳而不纯,芜而不精;水分太多,实义太少;只讲堆砌,不求文气;儿女情长,风云气短……神圣的文章大有泡沫化的倾向。这几乎成了许多文章或作品的通病。即使有用的文字,也因无用的文字太多,被淹没了。

  面对这种现象,我们有必要重温老子的教导。老子主张“希(稀)言”,主张“多言数穷,不如守中”。一部《道德经》,才5千字。所谓“希言,自然”意为“少说大话,自然而然”。在“希(稀)言”的基础上,老子还主张“善言”,“言有宗”,认为只有“善言”,才能做到“无瑕谪”。“希(稀)言”,“善言”,有当代的意义更为重要。它告诉我们,对抗和消除日渐纷杂的废话,我们才能不被陈言所淹没。

  可见,“无为”中潜藏了文章的玄机妙道。“无为”,不是不动,而是通过特定意义上的“不为”,而达到“无不为”。这种“无不为”,就是文化意义上的“有为”,而且是有“大为”。司马迁当年写《史记》,就是无为而为,摆脱了利禄的缠绕,对准了社会文明的目标。“藏之名山,传诸其人”,表明作者超越了个人的利欲,旨归于历史文化意义上的大“为”。至若顾炎武写《日知录》,陶宗仪写《南村辍耕录》,都在“无为”境界中寻找其“为”。网络时代,继承先贤“无为而作”的遗风,对于文化的发展,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无为写作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