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伙伴                       

鲁十一顾坚一口气生下三个“娃”!第三胎是个“怪娃”
发表时间:2012/11/6 8:50:57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东方竹子     浏览次数: 1532
 
 
b毛竹鲁十一同学顾坚,继大作家范稳生下三胞胎后,文坛实力作家顾坚也因偷服“多子丸”,顺利生下三胞胎中的最后一胎《黄花》。这“三胞胎”的名字分别叫:《元红》《青果》《黄花》改名《情窦开》。相比生速,范稳与顾坚,顾坚后来者居上也。
大巴山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鲁十一同学顾坚误服多子丸,“产”下第三“胎”,起名《情窦开》
《情窦开》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据悉这部原名叫《黄花》,后拟定改名《情窦》,只因这部书的东家北京凤凰联动出版公司总裁、顾坚的好朋友张小波,此书比前两本多出一个奇怪的尾巴。--单独叫《情窦开》挺顺的,可是结合前两本,怎么叫怎么不顺。不是多出的尾巴是什么?不是一个“怪胎”是什么?
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眼中的顾坚:
你看他厐然大物站在鲁院的阳光中,吾自一肩高一肩低,仿佛不堪重负,恍惚所有的阳光都集中在了他背上,且渐渐地那背似被晒得“赤祼的”,于是更加吸光。而他弯背勾胸凝视着鲁院土地,吸收那强烈着的阳光,深沉地思考着什么,浑身都是伤感,眼看着那厐然大物就要在阳光下缩小下去,退缩下去,似乎很快就要缩进泥土化为一块泪渍或是一片血渍--如同广岛原子弹爆炸后,空前的强光后,那位坐在台阶上的男人在那一瞬间失踪了。梦一般失踪了。只是有与无,仍在电光中回闪,梦与真仍在爆炸前后重现。照片的底版因为暴光太强烈镜头里呈现的只是刺眼的白。唯有台阶上那个恐怖的人渍,证明这个男人曾经蹲在那里。唯有镜头回闪对照加对比证明这个男人曾在世界上存在过。虽然已经化为一片空蒙。而顾坚更大的伤感仿佛就是那个消失的速度。恍惚这世界上只有他,人似乎还年轻,却已经听到身体被晒干过程中梦一般传来尖啸的哨音,感觉到身体消逝传出的水气蒸发的轰鸣声。他的时间似乎比所有的人都紧迫,各种战事更紧迫。 
如同鲁十一多是看客,顾坚是舞台上少有的演员之一。顾坚的节目是上演自已和自己打的“皮人戏”。别说女同学男同学,别说老师导师,就连顾坚自己都分不清哪一个是皮人哪一个是真人,哪一个皮人是空人。就顾坚打得翻来覆去,顾坚打得大汗淋漓,顾坚打得肝胆鲜血涂地,顾坚打得死去活来,顾坚打得翻江蹈海,顾坚打得昏天黑地,全班同学多是看客,多数只负责给顾坚当啦啦队。大伙儿齐击桌击凳欢声雷动风雪雷电。所以顾坚也是鲁十一的精彩。因为顾坚还保持着一个风雨雷电源的身份。一个真正的男生出现时,身不由己横冲直闯,破坏规则,又想建立规则,掀起的风暴的前奏曲刚刚拉开。只可惜时间太短。只是度过了暴风雨的前奏曲,鲁十一学员就做鸟兽散,没有给顾坚充分上演或是表演的机会。
鲁十一高研班正式开班第一天,学员间互相介绍,这对一般人多是客套语,到最后在甘肃作家补丁的引领下甚至变了味,成了一场各地风景历史文化介绍会--作家们都隐在地域的后面成了隐身人,成了未来旅游邀请会。可是顾坚却给一本正经地给我们讲起了他的故事。
他说,他是从农村考出来的,没考上大学在他的记忆中刻骨铭心。获得进城机会的对于他在人口众多的江浙一带是一件难而又难的事情。他曾成功竞争成一名中学的老师,结婚后六个月妻子就生了一个女儿--这话让某些磕睡的鲁十一同学们有些儿兴奋,有人终于抬起自己的头,聆听顾坚的下文。怀着一颗窥探顾坚隐私的“叵测之心”。
“你说的谁?”“就是那个‘结婚六个月妻子就生下女儿’的那位!”“结婚六个月妻子就生下女儿”也成了鲁十一同学们调侃顾坚的重要话题。

大伙儿均《走进荒漠》寻找失踪者!《牵手》《心术》大导杨阳和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被原始酋长蛮荒野人部落抢劫啦!
http://video.sina.com.cn/v/b/65127972-1410661844.html
http://you.video.sina.com.cn/m/1410661844
顾坚说:我父亲对我说:“你给我生个孙子,我奖你两千元!”结果是他让妻子给父亲生了儿子,虽然拿到父亲奖励的二千元,自己却不但被罚二千元,还丢了好不容易竞争来的老师工作。走投无路的他从此走向了经商之路。经商过程中打架、喝洒、结帮、交友、争地盘,争老大,顾坚身强力壮,能冲敢闯,天宫敢进,地狱能下,正好有了用武之地。顾坚最终在商界获得小的成功,现在是一家女性内衣店的老板。
赚了钱后,顾坚感觉空虚,自己毕竟曾是中学老师,当是商人中的高拔者,整天为利奔波顾坚有所不甘。怎么才能使自己和其它“唯利是图”的商人显得不同呢?顾坚想到了写书。
妻子深知顾坚心事,深表理解。妻子一肩挑起顾坚的生意担子,用实际行动支持顾坚的走向写作绝路。
写什么呢?顾坚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初恋女友玉米(?)开写《元红》(元红是指处女血)。顾坚先是在当地网站后转到天涯网站然后再转到新浪读书。在新浪读书《元红》达到三千万的点击率。
一步一步鼓励顾坚在网上冲浪下去的的正是网友们水涨船高的点击率。
《元红》的高点击率终于引起了出版界的重视。当顾坚把《元红》交给十月出版社后,编辑们发现,这本网上走红的销售书,不仅点击率高,还有高的文学水准,江南水乡的水土泥鱼气息扑面而来,一个江南男人的成长过程写得细腻真实令人动容。
十月出版社终于同意出书。出书的时段正是我们上鲁十一的时段。于是鲁十一许多同学包括毛竹都收到了顾坚墨迹未干的新书《元红》。

顾坚有一天说:《元红》有影视公司签了拍摄合同。
顾坚感叹地说:影视公司和我签了改编电视剧的合同,给了我稿费20多万,却不见影视公司开拍。不知道是不是“签”不是为了拍而是为了压不让其它影视公司拍。现在顾坚的书改编权被压顾坚不能再找其它影视公司。顾坚不知道当怎么办。
顾坚问鲁十一同学:你们说我当怎么办?
有一天顾坚的沙龙,我们女生向他提问,顾坚神思恍惚,所答非所问。顾坚不回答女作家提出的问题,只说美女提问令他心猿意马。他语无论次地说:我们鲁十一班上的女生都瞎了眼,看不出他这个伟男,是个帅哥,居然没有人来追他。说是这些年,不论他走到哪里都能引起轰动,美女们追他多如飞蛾扑火,进鲁十一,居然不见一个飞蛾,实在是不能允忍这种事情发生。他说他实在是不理解鲁十一高研班的这帮女生与其它地方的女人有何不同,居然敢把他凉起来。居然敢对他不屑一顾。居然敢不拿正眼瞧他。他说想想要当四个月的和尚,实在是无法忍受。
沙龙后,鲁十一有女生说:你顾坚普通男人一个,又不是高拔到让我们昏晕,更不是伟帅到让我们惊奇,鲁十一伟哥帅男多,大家、准大家、潜大家多,连老师都说鲁十藏龙卧虎。你顾坚相形见绌还敢卖乖。在写作路上你顾坚新人一个,乳臭没干,有何了不起?其魅力根本无法与鲁十一许多男生比。凭何公然指责我们鲁十一女生瞎了眼,不为他疯狂,真是岂由此理!真是不能忍受!
更有顾坚不知道的,鲁十一女生如柳岸、冯小涓等等的,虽然看起来不是靓女就是玉女,可是江西实习路上,她们一个一个问我:“你想当皇后还是皇帝”。我反问她们。她们统统表态:我们只想当皇帝不想当皇后。我们想有无数男人为我们充当飞蛾,更有海男为我们不断填充新鲜三宫六院。鲁十一葛水平、周习、吴文莉、韩银梅、韩勺夷、康桥、王妍丁等虽然都是各有其女人之美,虽然不一定想当皇帝,可是她们都成熟女人,一个一个持重稳重端庄大气智慧深沉内向,早过了当飞蛾的年龄。就算是对某男心动,可能也是先诗再画再文,再歌再舞也只有知音出现时,含蓄内蕴骨秀风雅,谁叫她们都是酸文人呢?谁让她们都是成熟女作家呢。特别韩勺夷与康桥与王妍丁恪守都恪守到了人生不惑之年,仍坚定地期待着自己唯一的那一半,不二的那一半,不可替代的那一半,那一半不从天而降她们如何变成飞蛾?她们中某位,四十年间就算动过芳心也没心理变成飞蛾,怎么也不可能在这一瞬突然间就变种或变基因成飞蛾?更不可能有飞蛾扑火的事情发生。而女中巾帼康桥、周小影一类,不仅是要一动不动地坐在水中央,更是要英气勃勃支挥身边飞蛾向哪飞就向哪飞的另类人物。对于不听话的飞蛾,此类女生一挥手就让它们消失手掌之中的女中人杰。尤其是康桥英姿飒爽地总恍惚站在寒风凛冽中“婷拔”。加上康桥已经是师级,变飞蛾前,令人恐怖地首先要求男方,不是师级以上也是准师级以上或是其综合实力超过师级以上或是准师级以上。诗人气质浪漫帅真较直较高的康桥在现实中是典型的现实主义者。而作家出版社编辑深蓝,整天想着把国外的演出队引进中,让外国的俊男美女发光吸引中国飞蛾,她好坐收渔利,整个一个制造轰动的冷血法兰西美女,鲁十一酸文人写点小破文章,可是深蓝一出手就是百万的生意;鲁十一女生四个月收获一些文章,深蓝居然生意场上收获好几大手笔。这种浴血商场的法兰西冷血美女也是需要飞蛾围着她转,或是为其它飞蛾阵疏通道路诱导飞行航钱策划蝗虫大军行军线路的高智慧商业头脑小女人--有鲁十一男生昌平评价深蓝:身子小,心脏大。想她们变成飞蛾更是天方夜谭南诃一梦。而网上火热的八零后美女作家姜银,亲口对我说,她今后一定要找一个胡润榜上前百位有位的企业家或企业家公子,对于鲁十一这帮酸文人在京打拼多年终于“成熟”的姜银当然是不屑一顾--虽然顾坚姓顾。看起来文静的女作家徐,虽然看起来文质彬彬,可是却喜欢独立不倚的桔树,却向往绝不做攀缘的凌宵花,绝不借男人的高枝来炫耀自己,徐女作家和自己那位都是经济独立不离不依,她怎么可能变成飞蛾?而不多的几位小女生多名花向往年轻小生。小金子芳心有属就在身边,“男家属”常风度翩翩地从天津或就从北京来鲁院探视小金子。豆芽菜型青年孙未人虽然看起来幼稚如小女孩子,可是却是一个会说“高文化”语言的高人:实则人个子高、智商也高、眼光更高的人物。此女生在学校就是高才生一个。此女生在社会上虽然经常迷路,只是迷路只是此女生套狼圈虎的八卦阵。在鲁院孙未就算是平望出去,眼光也高出鲁院院墙一大截。孙未就算是平看出去都看到鲁院外。且最近孙未“孕妇”“产妇”般正忙着一本一本“生书”,近几年居然每年都可生好几本“书宝宝”,“怀孕”“做月子”忙得不亦乐乎,那里顾上低头看看鲁十一小人国里的小男生们?最小的女生欧逸舟有舅舅《金粉世家》《红粉世家》编剧西门精心呵护。青年女作家镕畅笑脸像阳光一般明丽,一心想着为消逝茫茫大千世界、失踪缈缈红尘的前男友写书,充当寻人启示,寻回曾经有过的真爱,觅到曾经过的真情,更不可能看到眼前的什么男生。镕畅唯一能接受的男生是:谁愿伴陪她一起去荒郊大野茫茫人海滚滚红尘中去贴寻人启示?谁能为她在贴寻人启示时遮风挡雨?
顾坚妄想这帮鲁十一女人们成飞蛾扑火实在是太不可思异了?用顾坚自己的话说“真是瞎了眼”!顾坚也真是太率情、太本真、太天真、太可爱的了。看起来,人到中年的顾坚,历黑道黄道现在又走向作家道的顾坚,仍像一个永远不成熟的“大男孩”。顾坚身上有黄道上商人的横着行走莽撞,又有黑道老大例行潜规的残暴,又想有红道上深谙官场大众智慧。顾坚的身上有一种与年龄无关的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大男孩的顽皮与任性,又有大男人才有的感情丰富与理性发达。这一切都矛盾地统一在顾坚身上。
学员们都十分吃惊地望着顾坚。顾坚直指鲁院全体学生都要面对的一个似乎是谁也无法解决的原始生命难题,也是鲁院老师生命管理的焦点问题,也是鲁十一学员心里最关注的本质问题,也是鲁员学员生命内部的困惑问题。
鲁十一高研班虽然都是作家,内心世界个个丰富复杂,人人对性研悟到内里,个个对人性有人性化的理解与深悟。但是,现实中却不得不默守规则,或是做习惯做的地下工作者,或是不得不做地下工作者,或是只是在大脑中上演电影,更多的不能不和自己的欲望一次一次激烈谈判,深入斗争,耐心权衡。思法与行动“阴阳”对比尤其强烈,思想斗争尤其激烈。更有许多高智商的“兔子不吃窝边草”。男女生睡下来个个思绪纷纷,站起来相处说话办事,除个几位还能找到本真的我,大多人模狗样,正正经经。而稍有风吹草动,一个劲鼓励同学们写作上要大胆突破不要恪守陈规的老师们就变成另一群普通老师,他们个个不得不披着道德与传统的外衣,不得不卫道士一般正襟危从一如左派再生,不得不个个目光如炬,像对待中学生一般对待鲁十一大男小男大女小女,课堂里明敲,私下里暗打,暗示让老大不小的学员、五花八门的学员、年龄跨度达三十多岁的学员,统统要听话,不能谈恋爱,更不能有出格事情,要做好四五个月的和尚或尼姑。不断以自己的矛击自己的盾。自相矛盾又无可奈何。因为大家都先是社会人对于老师们的无奈,大多数同学心里抱怨抵触,但行动上表示理解与臣服。这臣服当然也不仅是臣服于老师的要求更是社会人对每一个个体生命提出的种种要求。
春分晚会上,鲁坚的节目又是讲他儿子的故事。说儿子上课时想大解,便举手,可是老师不相信儿子要大解,结果就跟着儿子去大解,结果是儿子看到老师便无论如何也解不出来。

大伙儿均《走进荒漠》寻找失踪者!《牵手》《心术》大导杨阳和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被原始酋长蛮荒野人部落抢劫啦!
http://video.sina.com.cn/v/b/65127972-1410661844.html
http://you.video.sina.com.cn/m/1410661844
顾坚的原创故事总也似刚从地里拔出来的箩卜鲜淋淋的带着泥土的清香。
顾坚的原创故事刚听的时候总也不是特别好听,但是回想的时候总也是十分难忘。这些普通的细节,会一次一次闪动,带着灵性,让人感动,让人回味。
顾坚整个就像一个没有经过文明社会的杨州土匪。
毛竹鲁十一同学顾坚,继大作家范稳生下三胞胎后,文坛实力作家顾坚也生下三胞胎:《元红》《青果》《黄花》改名《情窦开》。相比生速,顾坚后来者居上也。

你看他昂首挺胸正在走路,却突然出掌出腿打击路边的树或是电杆,且口中配合声响。
你看他站在那里,身上的某个部位会突然出来又进去,某块肌肉会突起又收紧。
你看他站在那里,身子和腿仿佛在用定力挖地掘根,带出一种拗和犟。
你看他厐然大物站在鲁院的阳光中,吾自一肩高一肩低,仿佛不堪重负,恍惚所有的阳光都集中在了他渐渐被晒“赤祼的”背上,而他弯背凝视鲁院土地,吸收那强烈着的阳光,深沉地思考着什么,浑身都是伤感,眼看着那厐然大物就要在阳光缩小下去,退缩下去,似乎很快就要缩进泥土化为一块泪渍或是一片血渍--如同广岛原子弹爆炸后,那位坐在台阶上的男人失踪了,只留台阶上一个恐怖的人渍,梦一般失踪着,梦一般电光中回闪着,梦一般真实重现着,梦一般暴光太强烈且晃动着,证明这个男人真的曾经到世界上来过。而顾坚更大的伤感仿佛就是个消失的速度。恍惚这世界上只有他,人似乎还年轻,却已经听到身体被晒干过程中梦一般传来尖啸的哨音,感觉到身体消逝传出的水气蒸发的轰鸣声。

你看他明明是直直地向你走来,眼睛盯着你,因为太执拗,却出现螃蟹一般的横度,手腿更是出现蟹一样的弯度。从你的眼前斜斜掠过。你甚至隐隐听到他铁腿金爪的金属摩擦声。
你看他笑逐颜开地走过来,手中一个“树根烟杆”,却忽然把某位女生送的“树根烟杆”向他的下身移去。你看在晚会上,大伙轰轰烈烈,顾坚却孤独地一桌一桌寻找合歌《祈祷》的女伴,在饭桌间独自流浪,吾自伤感。好几次,在鲁十一女生中找不到合唱伙伴,只好找到鲁十一外去。
你看他和白描院长照相,眼光却忽然没了焦点。你看他对施占君书记敬酒,脸上肌肉却在某一瞬间忽然向不同的方向乍出去。你看他正与王彬副院长握手,可是眼睛已经穿越王彬院长,看到了王彬身后成曾樾副院长。你看他与孙吉民老师高谈阔论,神思却忽然飘走,恍惚孙悟空真身已经翻走云天雾外,坐在孙吉民老师身边的恍惚只是孙悟空的一个躯壳。你看他正听郭艳老师的论点眼睛发光,却突然因为某一句让他跑神走神,回过神来,眼中全是与文坛正规军挑衅的阵式。你看他正设想向他的感觉走去却忽然被理智驱使打了多个弯。
你看他低头思考,头上的头发却草一般吾自起伏乱乍着,显出那么的桀骜不逊,更像他的故里施耐庵笔下的《水浒》草“漭”英雄一般狂放不羁。
你看他先是跟着感觉被同性与异性吸引,转了多个圈子后,指南针指北针终于定住,指向他认为有权力有地位有发展的男女同学,恍惚,文途也是仕途,仿佛,慌乱中、大潮中、恓惶中他虽高高大大但需要庇护。于是社会上关于他的议论也纷起。他身上的感觉恍惚一瞬间全部掉头,如水中大批量的沙丁鱼正向一个方向游着,却突然掉头引起深海大乱,昏天黑地。
仅《情窦开》这多出的一条奇怪的尾巴都可窥探出顾坚的许多的隐私与秘密。
有一天,一位杨州女子来鲁院找顾坚,顾坚送她离去。顾坚看着她的背景,消失在楼道,消失在细雨中,融化在迷雾中。顾坚博客中简单几笔,如诗如画。感觉顾坚有很好的艺术感觉。而顾坚几部作品之所以在网上在市场上大受欢迎,除了原生态的男性魅力,除了面临一个男人所面临的种种问题种种困惑,除了现实生活中的不时充当男主角得天独后条件,近距离观飞蛾骨髓中印下的经验,便是这如诗如画的艺术感觉无处不在。许多的点,只要顾坚肯停下来,马上就可展开一幅与一个成长男人有关的诗情画意的江南水乡画面。打开就是一幅长画卷。更有恍惚这个时代仿佛唯有顾坚第一次看清了眼前的扬州水鱼泥土,记住了身边擦过“雁过无萍”的多情女人,第一次用白描的手法描写这块土地,描写这块土地上的人,抽写每一位与他有情无缘的女子,白描写这块土地上成长的一个男人,展示了一个男人的隐私,隐现了一个男人的隐密。仅这一点,看似简单,说似普通,可是这个时代其它的作家恍惚并没有做到。
顾坚的生命如同是江南水乡一般条条血管均河水鼓胀满满,不论你从他的生命哪个方向哪里个部位开口,那河水都会自自然喷泄而出,虽然不是激情万丈,但却是汩汩流淌,带着浸漫一个世界的阵势,带着弥漫整个宇宙的水气。根本不需要人为地造作。恍惚他那么高大,不是骨不是筋更不是肉,不是思想不是思考不是信念不是主义更不是宗教,而是血管中的血水充满了他的生命的每一个毛细血管。而顾坚写作,根本不需要人为,而是这感悟丰富的血水条条江南大河小河大渠小渠到了要自然喷出的时候了,不写顾坚身子鼓得满满的,顾坚一定是好难受,好憋屈,好郁闷,好痛苦。于是他不得不写。
---顾坚给我的感受让我想起那些年我养过的一盆花:刺球。因为那时我刚调报社,因为那时我是记者常经常出差。家里好多盆花托养几次后唯剩了一个大大的刺球--其它的植物常出差的记者如何能养活?我知道刺球可能孤独寂寞可是我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那顾得上它。只能祈祷它能吾自活好。有一天,暴风雨来了,天黑暗下来,我出差回家,家里野风乱蹿,我慌乱地走到阳台,忽然发现几月没人打理那剌球,那剌球居然开出一个足有半米长的喇叭花来,足足吓了我一大跳,又足足给了我一份大大的惊喜。接着这剌球就经常吾自开那种足有半米长的喇叭花来给我这种惊喜。那喇叭花居然有各种各样的颜色,真是漂亮极了。这喇叭花就似我的青海塔尔寺喇嘛们做法事时吹的那个长长的法号。有一天我回家,暴风雨来了。我担心放在窗外的它,便推窗去拿它,不想它却摔下楼去了。我冒雨下楼将它拿捧上来,它看起来好好的,我便重新找花盆种养。又过了几月,我出差回来,去阳台看它,让我伤心的是,它居然死了,它居然是被摔死了,前期只是给我一个活着的假象。它死了就死了,如同一个梦消逝了,消逝得什么没有了。消逝得居然仅剩一个空壳。我用手一碰,那已经干脆了的空壳就“嗖”一声倏然化成灰粉,呼啸着拐了一个弯就飞走了。如同鬼一般叫了一声离开了,如同魂叹了一气飞走了,如同神仙吟了一下失踪了。一时刻表间花盆中什么都没有了,可是那个生灵却分明在这盆中存在过。这感觉真是太恐怖了!太怪异了!太令人惊骇了!我整个人惊呆在花盆前。花盆中居然啥都没有留下,没有肉没有骨没有筋没有残枝断叶,没有,啥都没有,只有一个坑,坑土边隐约展示一些如同一个西瓜皮在过的痕迹,上面隐约有一道道西瓜的棱痕,证明这个刺球曾在这花盆中长过,曾经是个活物,曾经陪伴过我许多年。

一个有野性的不是娘娘腔的男人,一个被文化被文明煽过但因藏在苇海深处根本没有煽干净的男人,一个看似粗砺但实则又可用文笔表达丰富内心的男人,一个好似玩世不恭又好似重情重义的男人,一个不甘认输却又总是不得不输总在赢的边缘上扑腾挣扎的男人,一个农村田野中疯长出来又硬挤入大中小城市忍受规则扭曲又不肯屈服的男人,一个大自然中自然狂放搅乱一切人际关系的男人,一个祖辈可能因为欲望太强反而挣扎中无奈落入低层的血脉传人,一个又想通过写书从底层从深渊中从泥泽翻过身上的孙儿,一个从农村最热处到一个一个城市的最冷,想带着一个家族的重负重新爬出来站起来的男子汉。
往深里看顾坚,顾坚的身上有许多舒展与扭曲,但那是大自然中树的舒展与扭曲,大自然的树移到小镇子里的想舒展与被扭曲,移到一个一个大中小城市里发生的想舒展与被扭曲。更珍贵的是,这个男人的生命中,挣扎的痕迹随处可见,痛苦的结节浑身都是,虽然肉眼不见,却都都好地保留着。那似是一个挑战道德伦理又被回归蛛网重重捆住神窒息到绝望的男人身上的累累结节,那似是一个被商场熏染得活着死去现在又想被文坛官场熏染得死去活来的男人,那恍惚又是一个曾经净化得很好又曾经怎么也修理不好的雄性动物,那尤如一个没有被社会或是自己煽尽的水乡雄性水怪。
不论怎么,这个男人,仍存可爱单纯复杂天性的男人。这位男人,身上的血气精气人气动物气神仙气还没有被收干,这个男人野性兽性狼性还没有被文明收净,情感之光激情之泪还可能自自然然透射出来。
一句话,这个男人,是当今文人中的真男人,不是伪男人。一个真男人无论怎么写,特别是写一个男人的成长史,特别是写一个男人的生命隐衷,无论怎样都散发出原生态的男性魅力,这可能也是顾坚有众多网上女粉丝的缘由。而同性也同样能感觉到这个一个雄性的存在,也同样可能有嫉妒羡慕仇恨爱慕友情友谊义气组成,这也使得顾坚在现实社会与虚拟网络世界中拥有一大量的男粉丝。
你看他听别人发言,眼光斜望过去却如刀一般犀利,嘴唇斜感觉过去却像冰一种寒冷。你看他要么不发言,若发言一定气势如洪水,在坐全部淹没成滚滚烟海为准则,洪水泛滥成灾为满意。
他看到某个女子的某个部位好看或性感,会身不由己凑过去摸一把,嘴里还开着浑素结合幽默风趣搭配的玩笑,害得女生用包遮了自己的好看或性感部位又骂又跑又逃。你看他形容一个男同学走路,说是他像一个女人刚被男人G过一般。
有一天,顾坚吹牛说他年轻时很英俊,英俊得能把女生们统统吓死。有女生说:别把我吓死,就把你妻子和其它女生吓死就行了。顾坚说:包括你,统统吓死!
他的眼里,也会突然冒出一种伤感,一种忧郁,一种无助,一种孤傲,一种狂妄,一种执拗,一种自信,一种疯癫,一种深沉,一种骄横,一种迷惘,一种痴迷。
他诠释他自己:我经常的大事记不清,却清楚地记得一些莫名其妙的细节。
江西实践活动顾坚没去,写博客文章“两个人的鲁院”--意思是鲁院成了他和周篷桦两个人的鲁院。我们问他干什么了,他说写了一篇好文章给鲁院出五十三位学员的书用。他说:“我的文章写的好得不得了呀!读了会把你们统统吓死!”
结业在际,顾坚似乎比谁都来得伤感,先把自己宿舍中的一切都拍了下来,包括那个不时散发出臭味的马桶,包括墙上原来的画,顾坚用生命做出的画,用来冲他下水的马桶水,放在他的博客中。似乎是鲁院的一切都让他不忍离去。似乎鲁院学生虽多可是唯有他不会记得鲁院的一切,那恍惚是他魂里命里的。
看来看去,还没被驯化的顾坚似乎比其它人更简单也更复杂!更有感觉也更有理智。更无智慧也更有智慧。
毛竹鲁十一同学顾坚,继大作家范稳生下三胞胎后,文坛实力作家顾坚也生下三胞胎:《元红》《青果》《黄花》改名《情窦开》。相比生速,顾坚后来者居上也。


大伙儿均《走进荒漠》寻找失踪者!《牵手》《心术》大导杨阳和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被原始酋长蛮荒野人部落抢劫啦!
http://video.sina.com.cn/v/b/65127972-1410661844.html
http://you.video.sina.com.cn/m/1410661844
其实鲁十一看表演的多,上演的少,而顾坚是少有的演员之一,而看顾坚精彩表演的人顶多!顾坚身上还保存着原生态的原始男性美,可是这原生态的男性美被又被一种现实的东西扭曲着,又被许多的原生欲望扭曲着或是扶正着。顾坚身上还有原始部落酋长一切异性都想占有的雄传野心和占有欲和行动能力。又有有屈服社会官场、人场实则想见缝插枝顺性高爬的奴性与智慧与心机。顾坚还保持着被雌性荷尔蒙吸得晕头转向的本能和本性,可是又有“商政联手”“官商同盟”的理智和大略,所以顾坚恐怖时总是同时被两种东西所吸引。所以,顾坚总恍惚在和顾坚打架。而被两种东西所吸引,贪心两种东西都想要都不肯失去,有时表现出来反恍惚是梨鼻息忽然强大忽然失灵忽而迷失,于是成了原地打转的怪物。如同鲁十一多是看客,顾坚是舞台上少有的演员之一。顾坚的节目是上演自已和自己打的“皮人戏”。别说女同学男同学,别说老师导师,就连顾坚自己都分不清哪一个是皮人哪一个是真人,哪一个皮人是空人。就顾坚和顾坚打得翻来覆去,顾坚和顾坚打得大汗淋漓,顾坚和顾坚打得肝胆鲜血涂地,顾坚和顾坚打得死去活来,顾坚和顾坚打得翻江蹈海,顾坚和顾坚打得昏天黑地,全班同学多是看客,多数只负责给顾坚当啦啦队。大伙儿齐击桌击凳欢声雷动风雪雷电。所以顾坚也是鲁十一的精彩。因为,从某种程度上,顾坚还保持着一个风雨雷电源的身份。一个真正的男生出现时,一个在本我与社会面前无所适从的直正的男生出现时,掀起的风暴的前奏曲刚刚拉开。只可惜时间太短。只可惜鲁院很难实现封闭管理。四个月鲁院生活,学生们只是度过了暴风雨的前奏曲,鲁十一学员就做鸟兽散,没有给顾坚充分上演或是表演的机会。
鲁师李敬泽导师说过,所谓文学就是对不理解的人和事做一种人性的诠释。鲁师张柠说过:个人主义在文学中有着至高无尚的尊严。不知道顾坚的《元红》《青果》将写的《黄花》是不是在试着诠释过顾坚真正自己,试着解剖过真正的自己--一个还存在个体的个人主义男性还存在于世。或只是为了文学创造一个并不是顾坚的顾坚。杜撰一个并不是顾坚的替身。
听说,鲁院新副院长、现人民文学的主编施占君,很是看好高产作家顾坚,一个在写作中成长的真男人。
杨州离隐居写《水游传》的作者施耐庵的墓地不远。顾坚前不久《元红》入围矛盾文学奖。但顾坚获得的第一个奖却是与贾平凹等一起获得的施耐庵文学创作奖--估计只是一个当地企业家出钱,当地作协办的文学奖。
扬州予我,特别记忆深刻的是,那里是《水浒传》作者施耐庵生前写作《水浒传》的地方--由于朝廷追杀,施耐庵只好隐居苇从中写书。那里同样是《水浒传》作者施耐庵的墓地。那里几百年前属于苇海,让人想起宋李清照的《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
当然便于朝庭通缉追杀的施耐庵隐居。只是那里现在有芦苇但是已经不成苇海。那里的芦苇只能如同树一般一排排一行行站在阡陌纵横田埂大小道上。那些芦苇树一般那么高大宏伟地站在条条阡陌纵横的大小道旁。那么高大宏伟的苇花在那那么凄凉的风中在那么凄美的夕阳下那么轻柔地飘动,那情景是令人陶醉痴迷震撼的。
但愿杨州不仅出了施耐庵,更能出一个施耐庵第二--顾坚。
据悉顾坚利用写作开道,先是成功挤身某报社,现在又成功晋升泰州文协副主席一职。
毛竹鲁十一同学顾坚,继大作家范稳生下三胞胎后,文坛实力作家顾坚也生下三胞胎:《元红》《青果》《黄花》改名《情窦开》。相比生速,顾坚后来者居上也。



 
大伙儿均《走进荒漠》寻找失踪者!《牵手》《心术》大导杨阳和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被原始酋长蛮荒野人部落抢劫啦!
http://video.sina.com.cn/v/b/65127972-1410661844.html
http://you.video.sina.com.cn/m/1410661844
链接
顾坚新长篇《情窦开》(原名《黄花》)首场签售预告
2012-08-02 13:25:38 原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476f95560102dztq [查看原文]
  8月11号上午9:30-11:30,顾坚新长篇《情窦开》(原名《黄花》)在泰州书城一楼大厅举行首场签名售书活动。请好朋友们届时光临捧场!~







亦愚亦智 说:
支持,祝贺。问候。
2012-08-02 14:35:12


午夜之往 说:
支持顾兄!必须的!
2012-08-02 14:40:22


顾婷婷 说:

 恭喜老爸!永远支持你!
2012-08-02 15:13:43


shen_cq007 说:
祝贺!
2012-08-02 16:45:25


[来自:高邮文艺网]姜长荣__生态文学 说:
祝贺!
2012-08-02 17:54:30


徐文 说:
热烈祝贺!
2012-08-02 20:37:47


大巴山野美女作家致语原上草:哈,说起讲话--你博客中的讲话,说起青海,马加、班果、梅卓,都讲得好呀!因为是青海长大的,也喜欢听他们讲话呀。
只是,记得更清的是当年的格尔木市市长还是副市长杨文山给我们青冀两省作家团的讲话。那讲话,说不上十分精彩但令人十分难忘,或是永生难忘。主要杨文山没有原稿在念。而是他感觉多少说多少。里面穿插着他自己从青海格尔木采来的故事。那种书上从来没有的故事。一个一个接一个。真是好听。感觉杨文山是一个有童心的市长。杨文山对柴达木、可可西里、昆仑山十分好奇且有探险冲动的人。只是可怜可惜可叹,黄金事件发生后,杨文山副市长还兼公安局长,因受金头贿被牵连入狱。出狱后,杨文山本想大干场,却在回家乡的路猝死内地,仙逝旅途。

葛水平评论
2012-08-24 09:02:41 原文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4d7ba5390102dyj1 [查看原文]
梦野摄
贾平凹和葛水平

葛水平
怀揣故乡上路



葛水平



  秦晋是邻省,一条黄河隔着,仿佛就是两个世界,一个划在西部,一个划在东部。但我和梦野同在北方,生命的故乡,同在一个广袤的黄土高原。
  我和他也曾阔别故乡,在鲁迅文学院,有过高研班的共同时光。尘世里形形色色的诱惑没有比“同学”更叫人觉得友情深厚。
  在梦野的心中,故乡就是一个人,有外貌、思想、精神,是一个鲜活的甚至是灵幻的形象。他出过一本诗集,叫《矮下去的村庄》,有挽歌的性质,感知他的隐忧。但他深爱的故乡,会奇迹般地在他身体上游走,似一阵风、一场雨、一夜雪,或一粒粒沾着祖辈汗味的黄尘。
  一首叫《乡村的露》,极具表现力,让人想到秋天的意象,道出了梦野心灵的印迹。“在城市寄居/每天啃着楼群夹缝中可怕的时光/怀念乡村的露/老感觉有种湿湿的东西缠着/疼时我也不敢弯下腰来”。从乡村到城市,缘于梦野文学梦想的牵引,境遇的变化,他想为柔弱的身体,披一层坚硬的外壳。
  故乡就是梦野的神药,能医治他的疼痛,有着特殊的不可替代的魔力。怀揣故乡上路。这故乡就是养育他的上乔庄村,就是栏杆堡,就是神木,推而广之,就是整个陕北。
  梦野有一部代表性的诗集,叫《在北京醒来》。这个“醒”字是有深意的,况且在神木醒来和北京醒来,是有本质区别的。“在北京醒来/农时就不见了”。他急迫地期许再能“安睡”,进入“农时”之中,就意味着进入节令,生命的韵律,才能和农业、农村、农民合拍,才能和燕舞、蛙歌、蝉吟合拍。


童年时,每到春天,这棵榆树上榆钱,是我们的美味
如今,它也有绿色,只是怎么也吃不出童年时的味道

  我不敢说梦野是误入城市的。他本身是没有政治热情的,但内心里,只想作为一个“过客”,作为一个亲历者、见证者、抨击者,在这个变味的世界里,提升他的思想含量和精神高度。我看重他的一组诗,叫《水在河床停下来》,前两节像进入剧情,近景:“车瞪着眼睛/在时间上寻找出口。”远景:“建国门内大街复兴门外大街安定门东大街/一方地图/三个点/将北京/一下就罩住。”接下来的这节,融入梦野的生命体验,可以称为高潮,他是代言人。他的困境,就是时代的困境。“水在河床停下来/我一次次在车上/多么像车/像洪水远去浅滩里的一泓/无法流动的水”。
  社会病象大增的今天,“突围”就是一个奢侈的词,谈不上什么“给力”。在北京租房,租到每夜梦的梦野,不再想困守。“我不懂医学/就像我看见暴出的青筋/却无法看见/血流的方向”。《十月》上有他一组诗,挺醒目的,叫《和北京相遇》,其中有一首,叫《让我在生活中一点点还原》。大概是以隐喻的手法,进入剧中,大幕落下,真正能还原他的,也只有养育他的故乡,也只有积满灰尘的时光。“等我老了走了枕着黄土长眠/一只只蚯蚓/会穿越我的身体将活过的时光/一点点/从地面翻出”(《无法看见》)。
  梦野的故乡,真也像他说的“矮下去”了。城市化进程加快,村庄大都会无精打采。他陷入“两难”,在沉沦的乡村,深含着他的抱撼。
  在这方面,有一首诗能为梦野“扬名”,叫《城里买回一把锁》,是组诗《矮下去的村庄》中的一首,在《人民文学》发时,排在栏目的头条。诗人韩作荣对这首诗极为称道,说这是由此及彼、由小见大的总体把握的写法,文字的背后有着诸多的内涵,是以少许胜多许的诗行。
  这个“锁”,真令人揪心,和乡亲们的血脉、基因、土地,扯上了关系。“离乡的人 将村庄山野农时一点点掏空”。或许是时代使然,或许是命途多艰,这种疼痛感,有一种很悲怆的意味。结句就更有打击力,万家团圆的除夕夜,心灵的修补竟是这样:“总不忘祈愿/乡亲们给无人的院落/贴上一副副对联/感觉和他们共度新年。”评论家施战军语出惊人:“梦野有了相对经典的这首诗,说真的,其它很多诗就可以不写了。”
  怀揣故乡上路,梦野更会提速的,属于他的一个关键词,叫“抵达”。“不要从我的体内取出燕子/不然我就回不了故乡/回不到春天”(《我的体内》)。抵达花开春暖,抵达季节之外。
  怀揣故乡的梦野上路了,一片田野打开四季画卷,锦绣无边。


葛水平:小说家、剧作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山西长治市文联党组书记、主席。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