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言快语>>逝者如斯                       

深切悼念青海民院支左副院长曲昭凤
发表时间:2013/4/6 23:46:56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竹子     浏览次数: 1395
 
 

曲昭凤的一生

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深切悼念青海民族学院支左副院长曲昭凤。愿曲副院长黄泉路上一走好!

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曲昭凤副院长调到民院的日子正好是她女儿曲穗林与我一起上民院附中的日子。那时,我们都叫曲昭凤为曲团长。我记得曲团长胖胖的,眼睛不大,脸很饱满,像一个大活佛一般的福像。而曲团长家和家美:妻子漂亮,儿女双全,果然是应了曲团长的福像。曲团长调到民院时,青海2.23事件200多条青春生命已经逝去,民院学生撤回青海日报后第二天发生2.24死伤九人的事情已经发生,戴金璞院长已经上吊自杀,毛高畴秘书、延安团政委已经被反来复起起起落落风挨整好多轮。而当时两派之间今天你打倒我,明天我打倒你,正是热闹时,可是曲团长出现后,民院青海的漩涡之心,虽然斗争仍激烈,但民院总算再没有死什么人。

第一次认识曲家人是有一次我的一位女同学和妹妹到办公楼玩儿。可是到了吃饭时间,女同学的妹妹却没见回见,女同学去找,却是说被楼上的曲家警卫给扣了,说是曲家人的钥匙丢了。而女同学交涉无果。后来曲家人在民院广播上播了寻找钥匙启示,有藏族学生送来了钥匙,女同学的妹妹才得以释放。当时我们小孩子对这一曲家是民院什么人物没有认识,但对这事记忆深刻,只是那时我们太小,并没有对这件不同寻常的事情深想。当时几次交涉都是与警卫员。曲家女儿最后才出现过一次,好像是告知钥匙找到了,小妹妹可以“出笼了”。现在回想,那张脸真的似是曲穗林的脸,只是很模糊,只是那些年这段记忆与后面的与曲穗林是同学的记忆完全是分隔开的。只有今年悼念曲团长时,才联系起来。那个“囚禁”小小妹妹的办公楼是幽静深邃的。是因为曲家人丢钥匙把整个整个办公楼都清空了?还是那个办公楼中本来就没有几个人?不然不会偏把小妹妹给扣了。于是,大大的办公楼中,只有曲家人与小妹妹与寻找小妹妹的我们在那大大的五层办公楼中。小妹妹那一双美丽幽怨的目光却让我终身难忘。当时我们进楼去交涉,我们在某楼层走廊尽头终于找到了小妹妹。小妹妹抱头蹲在楼头一办公室的大大的门下,像一个卷曲的疲疲惫的小猫。小妹妹抬眼望我,那一双惊人的美目中雾气氤氲泪光迷离,更显出奇的楚楚可怜。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中,满满的都是幽怨与惆怅与某名的恐怖。那小小的身子在民院的强权势力下,越发显得弱小无助。这不仅打动了我们,更打动着警卫。可是警卫们显得很无助,好像找不到钥匙,会追究他们的责任。

我这个小野人,由不得不对小妹妹动恻隐之心。只是那时的我们都很粗心,或是不得不粗心,根本不敢往人权等深的问题方面想。我们的愿望很单纯也很简单,只想如何解救小妹妹平安“出笼”,其它的根本没想过追究。

而曲家,也第一次让我们这些小野人们知道了民院还有个曲家。不同于民院一般老师而是穿军装的大人物。民院是局级,正院长是省委副书记兼任,可是曲团长只是一个小小的处级,可是有一段时间,这个局级单位却是被这个小小的处级“管着”。反正当时的民院,堂堂的大学老师们,一会儿被省委直管,一会儿被学生们直管,一会儿被工人们直管,一会儿被军人真管。就差点没被农民们来管了。不过老师们领天去红崖子沟社教,明天到曹家塞劳动,也算是在校外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了吧。各种管民院的人你方唱罢我登场,臭老九们被这些人轮流踏在脚下。过五关闯六审,根本就没有大学老师的尊严。而中国著名发配青海的教授比如张振亚夫妻很长一段时间是民院扫大街的。

曲昭风家的女人们:一个妻子两个女儿,甚至包括儿子,都是属于秀气的女人味儿重的秀气相。特别是曲团的妻子与二女儿曲穗林。两个人都是高挑的身材,纤长的柳条细腰,圆规般长腿,秀气的小眼睛,玲珑的小鼻子,一幅南方美人架式,真是一幅一幅都是的画模样。

由于是同学,我们就会经常在一起说话。我记得曲穗林有一天对我说,小时候,她差点从窗户中掉下,被保姆一把抓住小腿,拉了上来。记得曲穗林有一天对我说:有人说一家女人全是小眼小鼻不好看,可是有一天这家人看到古代美丽的仕女图,才明白,古代美丽的仕女们都是小眼小鼻,而非大眼棱鼻,且都有那么一种骨子里透出的风韵。我觉得曲穗林含沙射影,但其实挺小儿科,因为任何人一听,就知道这个故事中被说的主人翁,不是别人,而是她们一家。是曲穗林在以另一种方式在讲她自己家人的故事。

有一次,曲穗林对我说,小时候,她还是她的弟弟生下来是六指。她的母亲“心狠手毒”,拿绳捆住那多出的第六指,等到那指发青坏死,她的母亲拿刀一下子就切下了那多出的第六指。

那时我和曲穗林都在学校宣传队,我们整天不上课排练节目。我记得有一个节目叫《下乡之前》,半芭蕾。曲穗林领舞。我们一起到军区去学,我们一起到省里参加汇演。我还记得有一次排练,我跳完,李立荣老师放下曲穗林这个领舞不说,却一个劲说我跳得漂亮。且不分场合,说了一遍又一遍。

曲团长调到民院时,戴院长已经上吊自杀。三个藏族学生已经被乱枪打死。而当时两派之间今天你打倒我,明天我打倒你,今天十一战斗团批斗延安战斗团,明天延安战斗团批斗十一战斗团,正是热闹时,可是曲团长出现后,民院总算再没有死什么人。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