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快讯                       

大巴山野美女作家毛竹眼中的“青海诗人原上草”
发表时间:2015/9/6 1:55:18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竹子     浏览次数: 394
 
 

赤橙黄绿青蓝紫,鲁院同学佚事(之五)
作者:毛竹
青海诗人原上草
原上草的头发很短,还带点卷。远看近看都像我青藏高

原高寒草原上被狂风大雪沙暴多次洗礼后有些打卷的“原上

草”。
而一说起高寒草原,我就会想起青海湖边的高寒草原。
那是七月下旬的一天,我和青海作协河北作协一帮人来

到了青海湖边的高寒草原。高寒草原上的“原上草”只有几

寸高。那个草原上的“原上花”也只有几寸高。“原上花”

上面扑满银粉。一眼望去,高寒草原上几乎看不见草,全部

是绽放着“原上花”。这些原上花延伸出去,连绵出去,漫

延出去,真可谓一望无际的花的海洋。这花的海洋中,是花

在那里波浪起伏,是花在那里的波浪喧哗,是花在那里潮涨

潮落,是花在那里的波浪汹涌。细看,那些“原上花”颜色

各种各样,但是幽蓝色多些。再细看这赤橙黄绿青蓝紫夹杂

的草甸直铺到天际边!蹲下身子,那朵朵“原上花”更显娇

艳欲滴、奇美丰润,仿佛一张张小脸争着让我看。再站起来

,我感觉自己恍惚间走进了一个硕大无比的小学操场,看到

站列整齐的小学生站在那里争芳斗妍比颜,直斗妍到云里雾

里,和那天盆边,地碗边融为一体。
青藏高原的高寒草原上的“原上花”之所以全部集中在

这两个月竞相开放,不让花期,不顾品种,不顾种类,就是

因为青藏高原的夏季太短了,只有这一个月,若不开放就错

过了生命的繁殖机会。花儿们只在这两月争相吐妍。那花香

味也汇成了“大海味”,唿一阵这边长驱直入,唿的一声,

那边涛涛而下。而从青藏高原四面八方赶来采拮的蜂蜜汇成

的声音又是一个声音的海洋,“嗡-嗡-嗡-”这边飞机大队飞

来了,“嗡-嗡-嗡-”那边飞机大队压来了。多少飞机在队贴

着地皮一队一队掠过。
更有小鸟一般大小的蚂蚱,展开翅膀伸下翅膀下几层不

同颜色的纱翼,来回飞翔,发出如诗的“吱吱吱”声。
那高寒草原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草原!
那时我在青海时我并不知道,我并没有下这个结论。这

个结论是等我几乎走遍了中国的大草原后才下的结论。
而那是花的海洋,其实当地牧民不叫“原上花”而叫“

原上草”
我细看原上草果然有一种高寒草原男子汉的英俊:卷卷

的头发下是高高的额头,挺挺的鼻子,略厚的嘴唇,线条分

明的唇线。只是原上草的骨子里总也掩不住透出阵阵沧凉。
刚开学,班主任发下一个名单,说是班干候选名单,让

大家从中选班干。
因为这些人不是我选出的,不能称之为候选名单,我拒

绝选故而没有交票。
第二天我遇上原上草。我说大家已经相互介绍,我们选

出侯选人只需二十分钟,却不让我们选,又美其名曰“候选

人”,这种方式挺象我们单位选领导班子。
从原上草的眼神里,我仿佛看到了我苍凉,开阔,无垠

,凄迷的青藏高原。
从原上草的嘴唇线中,我仿佛看到了我荒凉,雄学,博

大,空旷的青藏高原。
有一天,我们一起吃饭,我们请原上草唱歌,那声音雄

阔,浑厚。有一种珠矶玉润的声音从胸中传出,回音袅袅,

余音悠悠。这让我想起,这个来自青海海北藏族自治州的小

伙子来自青海的金银滩,那里正是王洛宾写下《在那遥远的

地方》的那个“遥远的地方”。原上草唱完了,我们一致认

为他唱得好。原上草说,我唱的不算啥!我们海北藏族自治

州的人谁都比我唱得好!我们那里人人都是草原歌手,我只

是其中最普通的一位。我心想,是呀,若不是那样一个地方

,王洛宾又怎么能唯独在那里写下流芳世界的好歌呢?而王

洛宾创作的黄金期正是在青海的金银滩,那里有是一个多么

大的关于歌的原气场?那一次青海的鲍副市长来京告诉我,

就是因为这,西宁的文化公园准备立王洛宾的雕塑。现在鲍

已经升为副省级,西宁文化公园的王洛宾像已经立起多年,

可是现在的人民还是一提起王洛宾就想起新疆,少有人知道

王洛宾创作的黄金期是在青海的金银滩。
原上草的海北州,吸引我的一个是金银滩,一个是青海

的原子弹基地211厂。而我小时曾有一个女同学带我到一个神

秘的地方住了几天,那时山青水秀,那时是一个大大的只有

保密番号的部队大院,我猜想那可能就是211厂的一部分。
而我家好友赵敬华的爸爸就是211的公安厅长。当时

211是省级,甚至凌驾青海省之上,赵爸爸就有权决定枪

毙人。这在我的心里同样的十分神秘的。
而原上草就来源于青海的这样一个神秘的地方。
江西实习路上,大家都在说一个个女生的服装漂亮,唯

有原上草说:我觉得这件衣服不漂亮。我望望原上草,感觉

原上草说的是大实话。因为这大实话,原上草感因为这句大

实话一脸的沧桑。
我抬头望原上草,我又一次发现了原上草身上甘青人的

直爽。我又感到了那些个被人类逐到祁连山深处土庄廓原始

人身上的特质。他们是中国唯一一群敢于教育女儿恪守爱情

而不屈服权力的部落族人,他们是唯一还能唱出真纯爱情花

儿的人,他们是唯一一帮读《烈火中爱情》长大的中国最后

一群野人,他们的女儿是中国唯剩一帮鄙视屈服权势的杨贵

妃和以身体拮取权力的武则天一帮部落人。
我又一次从原上草的卷头发中看到了高寒草原的辽阔无

边苍茫无垠。

原上草是最美的(根据康桥散文我们精神的高处和低处改编

)康桥(著名军旅诗人)http://zhidao.baidu.com/link?

url=wzXuFNjeHof60hloe0PvIskqETBWpObOj09b721q8gKSlqX

RTdi1OjkzsitDsjlPs_qwIiRCi45VXeSgql7HCq
原上草这个笔名是诗意的, 如果在原上草的前面加上青海

两个字,那么:青海原上草的笔名就在本来诗意中有了根性

和力量的内涵。原上草是我鲁迅文学院的同学,青海原上草

是我同学博客的博名。现在,我的案头摆着两本书《精神的

光焰》和《低处的雪光》。原上草的精神不在高处,不是天

空,也不是飞翔。原上草的精神在脚下的一棵小草中,当我

们读他的诗时,就会感受到一种强大的生命冲击力,而这强

大的生命冲击力绝不亚于在风雨中搏击的鹰之翅膀。《当急

迫的秋风在草尖上行走》:巨大的秋天将我深深的覆盖/它

举着凛冽的风的火把……面对苍茫的青藏,面对秋风的追踪

,诗人原上草从一棵秋风中的小草那里取得温暖和火把的照

亮。我想,这也许是他给自己取名原上草的原故吧。原上草

是喜欢高原的:一片蔚蓝无垠的苍穹、一派辽阔渺远的雪山

在他笔下不仅仅是美,更是生命力!高原没有春天,不!高

原的春天在盛夏。  七月,高原才渐渐吐绿……高寒草原

上的“原上草”只有几寸高,格桑花是高原上最美丽、生命

力最顽强的“原上花”,也是只有几寸高,高原的人管五颜

六色的“原上花”也叫“原上草”。其实,“原上草”既不

特指高原上的草,也不特指高原上的花,它特指的是高原上

不存在的春天。“雄性的高原,不喜欢季节优美的舞姿。剽

悍的高原,只喜欢荒凉中策马扬鞭的牧女,她那大红大绿的

服饰,始终是春天的气息……”  这就是原上草,他在没

有春天的高原上找到了美如春天的风景:荒凉中策马扬鞭的

牧女!原上草的精神来之于生命,在他眼里“高原的雪峰,

峰峰都是贤达的哲人……”,那巍巍昆仑吐纳着风暴,使整

个高原充血欲动。虽然原上草的血中有西部的强悍,但他绝

不好高更不骛远,他关注和情感依托的始终是风中的小草。

他歌唱和喜欢的是冬天空旷田野上的小草:“它已经没有了

站下来的能力……/那些坏风吹得它团团转/看它迷茫的样

子/看它眼里含着泪花的样子//一只麻雀/在它头顶/寻

找机会/把它运走。”我想在诗人心中和血中一定也流动着

如鹰凌空的欲望和冲动,只是,当他仰望天空和鹰的翅膀时

,生活的风雨和磨砺使他更牢更紧地抓住脚下的泥土。在鲁

院上学期间,他写过一首诗《我们一道挨着寒冷的黑》:“

在北平 在二道沟河边/蚊虫从蛰伏的草丛间醒来/……/

/二道沟河 黑黝黝的一道裂痕……我一脚踩空 难测夜色

的深浅//我收敛着内心的血液和光芒/守候着一株低矮的

小桃树/它死劲攥紧枝条上的花蕾/我们一道挨着这寒冷的

黑……”诗的字里行间,我读出的是一种浓重的夜色和陷井

一样让人不寒栗的寒冷和寒冷中的不知所措和迷茫。关于这

首诗,原上草问过我的感受。当时,我想唤醒沉睡在他血中

的鹰或者飞翔。所以我说:‘这首诗的个人情绪化太重,当

然,这首诗很有诗味,你以后可以试着写更大点的题材。第

二天,我找到原上草继续谈诗。我说,把你的黑夜意象放在

鲁迅文学院来写。在鲁迅文学院的黑夜里思考,那会诞生什

么样的诗?原上草一副迷茫,黑夜意象放在鲁迅文学院合适

吗?我说:鲁迅就是在黑夜里思考的,你喜欢抽烟,鲁迅喜

欢抽烟,在鲁迅文学院你的烟头和鲁迅的烟头对接,将是思

想的对接。原上草的迷茫渐渐变为开朗,我继续说:“因为

吸烟过量,鲁迅得了肺结核,晚期咳嗽得很厉害,带血丝。

在黑夜里,如果你能感受到一种痛,那不仅仅是穿越时空的

身体之痛,更是忧国忧民的大痛和大爱。”几天之后,原上

草写了诗歌《在鲁院想起先生》——与军旅诗人康桥谈诗有

感而作。“在鲁院想起先生 常常想起/那剧烈的咳嗽声想

起那夹着烟卷的手指/迷茫的烟雾中 火光闪动//在风雪中

/先生举着 一束束光芒/呐喊着在黑夜里歌唱//在鲁院

想起先生/常常想起/那剧烈的咳嗽声 每当深夜来临/我

都会被一阵阵隐隐的咳嗽声/把灵魂喊疼。”我很喜欢这首

诗,我跟原上草谈起诗的抽象与具象。我说:诗是抽象的,

但诗更是具象的,是具象之后的抽象。几天之后,我看到了

原上草的《三闾大夫》。这首诗,成为他在鲁迅文学院的经

典之作,也是当今诗坛难得的好诗。 “阳光迷醉在楚国的

天空/朝野上下星光灿烂,颂歌如潮/鹰犬们忙于离间,新

王的宫殿建在云端/大臣们一派晕眩/旧王在遥远的秦国死

里逃生//在楚国的土地上,惟三闾大夫/要用剑仗缝合大

地的裂痕/一柄高举的青铜剑/在浩浩的楚国是那么的孤立

无援/你将锋利剑刃,刺向蓝天/刺得内心无边隐痛//…

…而你守身如玉,像一粒白米/容不得别人对你灵魂的玷污

/你仰天长啸之后/翻腾的汨罗江 瞬间将你紧紧拥抱/你

跳进了干净而苍茫的内心。” 这就是真正的原上草,他的精

神虽然在脚下的小草中,但他内心有春天有鹰搏击天空的雄

志。所以,他的笔下的屈原才会:“仰天长啸之后,回到泥

土和泥土的河流之中,那是干净而苍茫的内心。”我们的精

神不能仅仅在高处,更多的时候,要像原上草那样,让精神

的高处在我们的脚下,在脚下的一棵小草在风暴中抓牢泥土

的根须里,在泥土和泥土上生生不息的生命和生命的繁殖力

之中。这是原上草给我们的启示。像小草一样原上草珍惜现

有,扎实成为他的品格、品质。在鲁院上学期间,他认真听

课,对当下文学和创作进行深度思考,并利用课余时间和老

师和同学们交流。《精神的光焰》这本书就是他在鲁迅文学

院院第十一届中青年作家高研班的听课笔记和读书笔记。我

在王蒙老师讲的《文学的方式》这则笔记里,看到我和王蒙

老师的对话。原上草的认真让我佩服,他把鲁院的每一堂课

,每一次讨论和座谈都用心记录。在鲁院上学期间,我因为

心脏病复发回济南住院一段时间,许多课程和讨论都没能听

,很遗憾。现在,我认真地读着他的笔记,进行全面的梳理

和补课。读他的文章,我获益不小,我学着像原上草那样感

受丝瓜的触须奔走在幸福边缘的细敏;我学着像原上草那样

用诗的速度和品质穿过平原,穿过峡谷,穿过反复不断的黑

夜意识,放歌胸腔里喷薄欲出的歌;学着像原上草那样在低

处的冰雪里看到光芒,这是我读原上草《精神的光焰》和《

低处的雪光》的收获。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