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快讯                       

野美毛竹采访青海大音花儿艺术团指挥巨奇君
发表时间:2017/9/14 10:50:25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150
 
 

采访巨奇君(青海大音花儿团艺术总监加指挥、青海省作曲家、,民族音乐理论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传统音乐学会理事)
(竹子申明: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谢绝任何形势的转载与推广,转载必究!!!)

青海大音花儿艺术团将去成都代表青海省参加全国比赛。毛竹与青海电视台的两记者今天下午,也就是2017年9月14日下午,赴排练现场采访。排练现场在青海西宁纵横文化三楼排练大厅。该团由青海纵横文化董事长马金祁等提供资金支持,团员多为西宁退休职工。总监加指挥巨奇君的立意是让青海花儿走向中国甚至走向世界。

该合唱团演唱的歌曲由四个声部甚至八个声部组成。

毛竹现场聆听该团演唱的《开心的花儿唱来》《下四川》等,感觉果然十分震撼十分好听。

原来野花儿真的可以这样唱!


链接:

毛竹与巨奇君亲切交谈

青海音乐对中国音乐有什么影响?

毛竹:我现在才发现,我们青海的音乐创作对中国影响挺大的。除了现在流行乐坛的央金兰泽唱、我的大学校友昂望文章作词的《遇上你是我的缘》及《爱情海》《妈妈的羊皮袄》等,还有早期的《金瓶似的小山》朱某某等。当然还是王洛宾在青海创作的影响中国甚至世界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半个月亮》《花儿与少年》等。
巨奇君:是的!《金瓶似的小山》是青海人朱某某的原创的,刊在五几年的《青海歌声》上,是西藏人唱响的。 还有更多的。比如《北京的金山上》也是青海人的原创,也刊在五几年的《青海歌声》,是著名女歌唱家才旦卓玛唱响的。

毛竹:我发现中国的民歌真正保存山民野性与粗犷的,且仅仅为纯纯爱情痴狂歌唱的,仅仅只有一个青海花儿,且是青海祁连山的花儿。祁连山中的青海山民野民,唯有他们还在固守爱情,坚守爱情,却不让爱情被其它因素污染。这些花儿都是一个主题,痴痴的纯纯的傻傻的爱情。“眼泪活下的面”“毡帽里捂脚哩”“不死时就这么个唱法”。它的特点就是爱情绝不屈服强权要势。可是内地的文化多是爱情屈服强权势力的内容。内地的父母已经不敢让儿女们恪守纯粹的爱情,宣传的什么武则天,杨贵妃都是爱情屈服文化的内容。甚至连西藏都一样,文成公主什么的,也是屈服文化。

比如甘肃的花儿都不行,变洋气了。陕北的民歌还有一些沧凉,但野性有点,粗犷或痴狂已经消淡了。就连西藏的拉伊也很是洋气,甚至比内地的好多民歌都洋气,特别是仓央嘉措情歌,其实是很洋气的诗,跟汉族的现代诗一般,不同的仅是藏文诗。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巨奇君:是的。我也这样认为。特别是认为西藏的青海的拉伊很洋气。虽然它的流行方式带着野色彩。拉伊不仅在西藏在青海藏区都有很高的流行度。比如青海藏族民歌主要是安多地区。青海安多藏区多数主要还是唱拉伊。 也就是仓央嘉措情歌。其独特的是寺院里喇嘛们偷唱的一种情歌。这些情歌90%仍都是《仓央嘉措情歌》。但是我也认为这些情歌藏文水平高,但非民歌。
我很担忧的方面还在于。现在哪里还可能找到传统的藏族民歌手,其它地方已经很难了,特别是玉树地区,唯一的希望还是青海安多藏区还有一些唱真正藏族民歌的歌手。

更让我担忧的是,因为现在藏族歌手走红中国,藏族孩子现在多唱通俗歌曲。比如康巴藏区玉树、果洛一带。因为央金兰泽等藏族歌手在中国走红,孩子们都跟着学通俗歌。这让我很担忧,藏族民歌好像很难传承下去了。


青海藏区主要分安多藏区与康巴藏区。安多地区指的是青海南部的“青海海南”“青海黄南”一带,具体比如泽库、河卡、同仁一带。康巴地区主要指青海玉树地区和西藏部分。西藏主要是卫藏语系。

毛竹:现在看起来,王洛宾的影响在中国甚至世界上影响越来越大。特别是王洛宾在青海期间创作的那几首歌,是他创作生涯中的高峰,几乎他后期无法超越。几十天前,我翻我爸爸五十年代未六十年代初在中国人民大学读研的笔记本,发现里面都抄有王洛宾的《在那遥远的地方》。也就是说,中国人谈恋爱,几乎都唱过。老一辈唱过,我们一辈唱过,下面一辈也唱过。这首歌的生命力真是太强大了。这也是人们那么关心王洛宾“风流韵事”的原因?我上次去刚察,当地人告诉我卓玛的好多故事,恍惚王洛宾的卓玛从没有走远,卓玛的亲人们仍健在,就连我认识的才登的妈妈和卓玛都有亲戚关系。《在那遥远的地方》原来一点都不“遥远”。而现在媒休又在炒作王洛宾与三毛的恋爱故事。我以为,三毛对王洛宾可能只是崇拜,并不是爱情。因为三毛受西方文化影响,写信称呼朋友,总喜欢称亲爱的。我以为三毛只是把王洛宾当成了一个忘年交的大朋友,可是却被人炒作成爱情。你认为呢?

巨奇君:关于王洛宾的创作我有我自己的看法。我们青海老人们有他们自己的看法。王洛宾现在名气那么大,但是青海老人家们多认为,王洛宾的歌曲多数是整理甚至记谱并非他的原创。
青海的一些老人家们还认为,现在王洛宾与三毛的爱情是王洛宾的儿子王海天在幕后运作。

青海的一些老人们认为,三毛与王洛宾的爱情故事被炒得这么火,这里面的背景很复杂。炒作的目的,是说马步芳很识才。马步芳识别王洛宾的才华,让王洛宾担任马步芳“马家军”的政治部主任。解放后,“马家军”的政治部副主任、甚至科员都被新政府枪毙了。唯有王洛宾跑脱了。青海七十以上的老人都知道。个别人还骂王洛宾是老滑头。
更加神奇的是,马家军是从兰州往西宁逃跑,可是王洛宾是从西宁往兰州逃跑。也就是王洛宾反其道而行之,迎着解放军的进军方向而上。
王洛宾在兰州参加了王震的部队,被王震带到新疆。为什么王洛宾后被打成历史反革命,打进监狱?原来是王洛宾没有交待自己在“马家军”担任政治部主任一事,可是组织调查出来了。
青海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中有几位还说:王洛宾当时还有更重要的没有交待,那就是王洛宾的妻子是马步芳介绍的。马步芳甚至是王洛宾的证婚人。当时王洛宾不提当然就没有人知道。王洛宾与马步芳的关系非同一般。这就是为什么王洛宾在台湾见到马步援,两个人抱头痛哭的原因?
原来青海省西宁市有景点:马步芳公馆。更多的恢复文物的负责人是想留下青海历史的“见证建筑”,客观地展示青海历史。可是却忽略重要的另一面。于是青海一部分人,国际上有一部分势力,却妄想通过马公馆宣扬马步芳,美化马步芳。
那么马步芳与王洛宾的缘份到底是怎么拉开的呢?王洛宾非GCD的地下工作者,但属进步学生。王洛宾组织抗战剧团,在兰州演出。当时GMD的激进派把王洛宾抓了起来。马步芳听说后表态:年轻人!我们青海需要这样的年轻人!马步芳把王洛宾当年轻人才带回青海。到了青海,马步芳就委任王洛宾为"马家军"政治部主任。
王洛宾的妻子真的是王步芳作媒。其妻子好像姓H,非回族,是女中学生。马步芳还给王洛宾一院房子,位置是莫家街市场拐角仓门街附近。
原来的昆仑中学现在西宁一中就是马步芳培养干部地方。

王洛宾曾当过女子中学的音乐老师。总的来说王洛宾还是很爱国的。给学生教过《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等抗日救国歌曲。
新疆一些老人也有意见!我们新疆民歌是王洛宾写的曲?新疆哈沙克族民歌我们唱了几百年,怎么变成他的曲子?新疆哈沙克族民歌《达板城》及《都达尔和玛丽亚》一个字都没有改怎么变成了王洛宾的作曲了?

当然有些可能是演唱者想用王洛宾的名字增加点“调料”,可是正规署名却是一件严肃的事情。由此看来中国著作权管理不完善。
当时新疆把新疆民歌的版权卖香港,民歌版权怎么卖版权?王洛宾你怎么卖新疆民歌的版权?所以新疆一些老人认为王洛宾是"投机分子一个".
王洛宾第二次入狱,时间是文革前。怎么回事情呢?王洛宾是结合西北当地的语言,特别是回族语言,整理了一首歌《萨拉目毛主席》。本意是问候毛主席之意。可是当时有人左得可笑,歪曲理解为《杀了...》,且无中生有上纲上线。结果是王洛宾锒铛入狱。现在看起来很可笑。人家多国领袖,到了穆斯林国家,先就问候一句“萨拉目XXX”,整王洛宾人的不知是愚昧无知,还是故意整事儿。这在当时可不得了,反毛是死罪。入狱事小,杀身之祸事大。王洛宾再一次经历了生死之劫。有人说:王洛宾本来是想贴上去,却贴在了“个人崇拜”的“老虎屁股”上了......
我们青海的有些老人还认为,国际势力之所以妙作王洛宾,有些人甚至为了炒作胡说八道。比如说西北王马步芳有音乐天才,《花儿与少年》是马步芳与王洛宾共同创作的。等等。这纯属荒唐之言!
五十年代,国家就出版了《花儿与少年》单行本,版权署名:吕某某,朱某某。怎么就变成了马步芳与王洛宾共同创作?这事儿白纸黑色,是可以打官司清正的。
好多杂志介绍王洛宾,总是说王洛宾是受迫害的,可是问题就是:谁迫害他了?这个问题实在是耐人寻味。
而青海有一部分老人认为,王洛宾的炒作,是马步芳后头的人。正是因为这类观点泛滥,结果连带支持修复马公馆的青海文化厅长曹萍,写解说词的青海文管所长被调免了。

毛竹:其实,还是可惜了,因为文物肯定是文物。马步芳公馆肯定是西北的重要文物。更何况,马家统治青甘那么多年。这历史怎么能没有文物呢?只是名字当换一下,换我所知道,当年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军,与我爸爸的二野五十五师是解放青海的两支最重要部队,这两个部队都用过马步芳公馆的房子。甚至连我爸爸毛高畴在民和享堂守边的军营,也曾是马家大营。所以,马公馆这个文物,只需名字改一下,就成了红色旅游景点,既可保护文物,又能客观地纪录两党在青海的历史,文物的意思也更深刻了。运作这个马公馆的人头脑不清醒,脑子进水了。如果请我毛竹来运作,这事儿很简单,也根本不会成为青海旅游界打的一场“滑铁卢”。反事,都有一个方向问题,他们连方向都迷失了,当然会栽跟头。

毛竹:请问你知道西宁南山公园下面那个大万人坑吗? 我少女时候和朋友们一起去南山公园玩,累了,我们还经常坐那万人坑水泥盘子边儿上休息,甚至铺开油布放上野灶食物吃东西。最后知道的信息真是吓死我了。
  还有我少女时上西宁南山,那上面神秘的墓园是谁的?那山顶有一个大大的土庄廓。我估计是墓地庄廓。那墓地庄廓神秘而又肃穆,庄重而又大气。那墓地庄廓,是黄土干打垒的,外有厚高大的干打垒照壁,有高大实木门,从门缝中向里窥探,里面是几排石兽还是石墓,个个身上裹着绸锻。只是岁月沧桑,风霜雨雪,那些绸锻已经变色了,隐红闪绿的,隐丝缕状了,很是隐藏岁月风尘。那高大宏伟一座座石兽是墓还是纯石兽?少女时的我好奇,却问无人知,一次一次独自上山,向里搜索,仍不得而知。哪是什么?
巨奇君:那个水泥盘子肯定是西路军的万人坑,后那些白骨移到烈士陵园去了。

你说的那个神秘墓园是谁的?这个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原来有两个伊斯兰教的两个传教人,白色拱北,南山上最高。镇其它民族人的,可是现在又被西宁市新建的白色风帆给镇住了...........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