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快讯                       

野美毛竹采访马志伟.马志伟道人生隐秘:"别人是六六大顺,我是逢六就倒霉!"
发表时间:2017/10/18 0:17:17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作家毛竹     浏览次数: 85
 
 
采访地点:青海省西宁市青海省政协大楼,马志伟办公室。马志伟现任政协第十一届青海省委员会副主席,民革青海省委主委。
陪同采访的人员:王佐龙。王佐龙现任青海政协党委、民革青海省委会党委、海东市政协副主席。

毛竹这次来青海,这是第二次见到马志伟。

第一次是毛竹受邀参加“两个大大的副省级高官高小玫与马志伟一起去循化县贫困地区某小学的一个小小的捐书活动”。那一次,马志伟的幽默风趣给毛竹留下深刻影响。真是“嫡孙志伟犹存桀雄占山豪情壮志,少壮伟志仍藏抗日山占英雄遗风”。活动期间,短暂的交锋后,毛竹感觉马志伟这个人很有趣味。特别在一群官中,马志伟更显潇洒不羁;在一群干事人中,马志伟更显与众不同。这个让官场充满轻松与快乐气氛的马志伟。这个让到会者个个感觉由衷喜悦的马志伟。身上真有一种特殊的魅力 。这个身在官场却最不像官的马志伟走到哪里,不知不觉间,仿佛有天地间就有微妙变化。如你期盼着微风,仿佛微风已经悄然而至;如你盼望过细雨,犹如细雨早已不期而降。如你盼望鲜花盛开,恍惚鲜花就真的在每一位参加活动人的脸上朵朵盛开;如你盼望红叶飘落,满山的红叶似乎真的从每一个参加捐书人们的身后浪漫飘下。那天的捐书活动本是一个严肃的活动,一个枯燥的活动,可是因为马志伟的出现,高小玫开心地笑着,到会官员开心地笑着;领着参观的校长笑得更由衷,接受捐书的小学生笑得更灿烂。毛竹走在他们中间,不似走在官中间,不似走在校长中间,不似走在教师中间,不似走在学生中间,而似走在大花园中间。那些“花”,以各种方式绽放。这个活动对毛竹真的很新鲜也很奇特。
竹子申明:草稿正起,互动写作,仅在资料收集过程中,欢迎参与,谢绝任何形式的推广转载。转载必究!!!
回西宁不几天。毛竹接到王佐龙的邀请,一起去马志伟办公室谈一重要事儿 。这一切恍惚是种天意安排。

马志伟:现在周围许多人把我叫马哥,小时周围许多人我把叫马少爷。我家族跟蒋家王朝蒋家族前三代有神秘关系 ,我的生母和父亲的婚姻是宋美龄介绍的。历史都是有渊源的!我的生母是重庆人。我生母没有去过我的祖籍黑龙江,我母亲年龄在当时是算是小的,我生母比我父亲小16岁,我妻子比我小14岁。我生母在重庆不是学生,是一个普通的市民,长得比较好,宋庆龄把她介绍给我父亲。

王佐龙:难怪!马主席既有南方人的灵秀,又有北方人的潇洒。
毛竹:是的,马主席骨子里有一种非常潇洒、非常幽默、非常风趣的东西。那次捐书,不论是和高小玫对话,还是和民革其它人员对话,不论是和受捐小学校长对话,还是和受捐的学生对话,马主席你马上就说出一些非常幽默的话,让人忍俊不禁。让气氛变得非常轻松。


王佐龙:当年马主席在多经公司当老总,搞得风声水起。与经营相关的很多人当年都受益非浅,吃他的!喝他的!过节还拿他的!

毛竹:那以后我也加入,吃你的!喝你的!过节也来拿你的!

(大家笑)。

马志伟:我马上退休了。那个所谓的“好时代”随着“八项规定”等规定的下达早已经过去了。
马志山:我这一辈子,我也不欠谁的,谁也不欠我的。我这个人最不讲究的就是吃饭。

王佐龙:骨子里潇洒的人都是这样。
马志伟:我喜欢在街边的小摊子上吃饭。在某些人眼里街边的小摊子很是“埋汰”,但我就是喜欢在街边的小摊子上吃饭。越高档宾馆的餐厅的饭,我越是吃不下去;越是星级的饭馆的宴,我越不想吃。

王佐龙:看样子,是你把好吃的,前三十年都吃完了。

马志伟:我什么都吃过,我什么都见过,中国的,外国的。我八星级宾馆去过,没星级饭店也去过,要饭我也要过。

毛竹:请问你是什么血型?

马志伟:我是A型血。
王佐龙:在青海,虽然马志伟主席的官当的不是最大的,马主席的知名度也不不是最大的。但是,马主席是我们青海官员中最潇洒的一位。

毛竹:我最早听说您是在天津青海工贸公司。大家不知不觉就说起马志伟。

马志伟:毛竹你也别采访我了,我们随便聊天。我就跟你谈谈:我是逢六必倒楣!人家是六六大顺。我是逢六就倒楣!

竹子申明: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谢绝任何形式的推广转载。转载必究
56年,我三岁,没太多记忆,不说了。
66年,我十三岁,周总理一下子就把我抱起来,让我坐来在他腿上。
我父亲是北京政协主席 ,全国政协委员,林业部专员,副部级。这个工作是我祖父去世时,周总理亲自给我父亲安排的。周总理记忆非常好。 当时政协能当全国政协委员,没有背景不行,当时第一届、第二届、第三届政协委员,那时真是社会贤达。我祖父是政协委员,我父亲是政协委员。我是十一、十二、十三届政协常委。
62年,我九岁,父亲去政协礼堂开会。周恩来与邓颖超前面的会不参加,后面的招待宴会参加。周恩来两口子来的早了一些。我在外跟两个小孩子玩得正起劲儿。那时我上学,少先队是二年级学生才入队,二年级只有中队,四年级才有大队。那时我校少先队大队刚刚成立,我是少先队大队的学习委员。那时我的学习好。那时我上的是北京最好的学校:北京实验小学。
周总理喜欢小孩子。周总理一进去,看到三个小孩子,带着红领巾,很纯洁很天真很浪漫的样子。周总理心里喜欢,便召呼:你们过来!你叫什么?你叫什么?你叫什么?问完周总理又问:你们父亲是谁呀?
这会儿过来一个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哎!周总理!他是马占山将军的孙子。我开始坐在周总理俩口子中间,周总理一听工作人员说后,一下子就把我抱起来,让我坐来在他腿上。我还坐在周总理腿上照张相。周总理对我说:你要好好学习,你要像你爷爷一样给国家做事。
那时正是62年饿饭的时候。周总理说:给孩子拿点水果来。我们特别惊奇那个削果器。这是什么玩艺儿?把苹果往里一放,“唰”一出来,皮都削掉了,削好的苹果就拿出来了。我们三个孩子觉得特别新奇。我们三个看这个削果器简直像看原子弹一样新奇。我心想:这削果器是进口的吗?工作人员把削好的苹果剃我手上。周总理说:孩子!吃吧吃吧。我说:谢谢叔叔!周总理说:你当叫我爷爷。我说:谢谢叔叔!我这个调皮又固执的孩子把周总理俩口子与工作人员都逗笑了。我还写过一文章《我跟周总理》。
毛竹:我看过你写的《我和周总理》。我记得你还给周总理写过一封信?
马志伟:那是后话!你先听我说66年。
66年,8月29号,我放学一进我家院,就被红WB给绑了起来。我的父母亲被...........
66年,8月29号,我放学一进我家院,就被红WB给绑了起来。我家那个院里有四十多个红WB呢。我家那个院,最近我去西宁山陕会馆,就在那个位置在西宁大十字、西宁文化街、老公安厅附近的山陕会馆,那院怎么特别像我家的院,像我家在北京的院。我家在北京有四个大院。不叫四个大院!一共是573间房子,前出廊后出厦的四合院。东单、西单、地安门、琉璃厂,刚好是十字,是等边四边形。正好在中轴线上。那院子,院中有院,院中套院。我家院子可以调车,有假山,有树,有五十盆金鱼,你说那院有多大。前后两个大院。那时我爷爷是有钱还有势。45年日本投降后,傅作义是司令长官,我爷爷马占山是副司令长官。傅作义和我爷爷的管辖范围,京津唐包括保定。
(竹子注:31年,日本进军东北,蒋介石不让打,张学良不主张打。是马占山打响了中国战场江桥第一枪和第一战役。“马占山发起的江桥第一枪和第一战役”是十四年抗战的起点。现在很多人在探讨一个问题:抗战的起点不当是九一八,九一八是丧国日。而当时是:十一四号。十一月四号是马占山不执行命令,打了打响了中国战场江桥第一枪和第一战役。
据说中央有人在东北调研,征求大家意见。很明显,这俩个日期其政治意义不一样。
有了这一段,西安事变后,才有了周总理找马占山。周总理主张放蒋不杀蒋。周总理为什么找马占山去协调?还因为张学良把马占山叫叔叔。张学良和马占山,俩人在当时都有一定的影响。
45年日本投降后,蒋介石集团为了抢夺抗战胜利果实,设国民党政府军事委员会东北行辕,马占山被任
为头,后又委任马占山为东北保安副司令长官。司令长官是陈成。还任命马占山为松北挺进军司令。蒋介石企图利用马占山的名义招纳土匪,统管东北五省,扰乱东北解放区。但马占山未去就职,长期避居北平。
48年,周恩来又一次通过北平地下党负责人找到马占山,请马占山做傅作义的工作,放弃抵抗,提出和平解放北京的建议。“北平无战事”一定是军人的无战事。军人不想打了,才有北京无战事。傅作义总司令与马占山副总司令不是没有争执。马占山说:你可把你的部队带去台湾,我的两个军不能带走。我是绝对不去台湾!)
我家的东西被红卫兵拉走了十二车。多可惜呀!66年,我家里还有点东西!
66年8月29,就在那个晚上,在琉璃厂东单园十八号我家院子,我父母都死在我家院里。我父母被吊在树上,那棵树现在没有了。那晚上红wb先是对我父母行刑,什么老虎凳、辣椒水都给我父母用上了。然后红wb把我父母吊在那棵树上,我父母是被红WB活活打死的。所以我是逢六倒楣。

76年我说了错话,进了监狱。我说了什么呢?我说:少壮派掌权了,老帅靠边站了,王洪文这么年轻也能当国家主席了。我真没说江青。我被弄到北山监狱。现在北山监狱归地方了。在狱中两个月后,我得了副伤寒。怕我传染同号,西宁铁路医院也没有传染科,狱友就把我送到西宁铁路医院的太平间。送进太平间,但是我又没有死,我还有一口气。我被放在担架上待死。狱方的意图是:待我没气后好直接送进冰匣子。结果遇到一个河南籍的刘氏大夫往太平间里送死尸。太平间里面是冰箱,外面是一个小的开悼会的地方。太平间里晚上没有灯,送的时候差点把刘氏大夫绊倒。刘氏大夫生气地说:死人怎么放在这里?太平间值班人说:他还没死呢!咱们医院没有传染科,怕他传染别人,所以放这里了。刘氏大夫一摸我还有气。刘氏大夫说:给我抬回医院去。可是医院领导们不让把我抬进病房。只好把我抬入刘氏医生的办公室。刘氏大夫给我打了氯霉素。那时的我毕竟年轻。我第二天就能站起来了。
真巧!等我能站起来,四人帮倒了,我就没有再进监狱。
我出去后,我的现行反革命罪被平反。进监狱前,我是西海线路的团委书记。这个西海线路是指本省线路就是从西宁到海晏的铁路线路。上级恢复了我入狱前的西海铁路的团委书记职务。接着恢复了我的党籍。我入党的党龄是从第二次入党开始算的。



86年我当了西海铁路的团委书记、组织部长。那一年,因为泄密,说责任是我的。
先说一个插曲:铁路医院换班子,推选一个副院长,原来的副院长临时出了问题,我就推选刘氏医生当副院长,党委委员们一致通过。刘医生那年已经59岁了,当一年院长就退休了。他病了十几年,我一直去看他。
就是因为刘医生,我对河南人影响非常好。
那时我这个组织部长和人事处同仁一起办会。结果那一年因为泄密,说责任是我的,说我考察干部时泄露的。后来才知道是铁道部下来的人谈话过程中泄露的。那一年审查我,六个月时间就是接近一年呀 。


96年我在多经当老总。因为1.1亿的zd费,我被调查。我们那时多经公司体量大,按千分五提招待费。1.1亿,当时那数目是很大,现在那数目也很大。都吃了请了送了。95年以后不送了。后来查了半天。我现在喝茶了。当时我不喝茶、我不抽烟、我不喝酒、我不唱歌、我不跳舞。这是我的一个老领导对我说的:你要想当经理管人事,这五条你都不能粘。一个我不想沾,一个我听话。到现在我仍滴酒不粘,我喝酒都是拿筷子粘一粘。那时我拿年薪都不喝酒。
调查结果终于出来了:事出有因,查无实据,本人没拿一分钱。
90年代,我年薪三十万。我现在的工资都没有恢复到我拿年薪时的一年三十万。
2006年,我去参加乐都苏书记的追悼会,走着走着,平白“嘣“一声,我的腿折了。当然,这是小灾。
去年,也就是2016年的3月10号。我去北京参加我们中国人民共和国全国政协大会。俞正声在我座位的前面,我和冯巩等朋友聊天,聊慈善救助。
忽然,一阵剧痛向我袭来,坐在位置上我就啥都不知道了。等我醒了,我左边坐的是大阿訇马长清。我给马长清说:我太难受了,我向外走,我倒下了,你再过去救我。马长清说:我送你出去。我说:不行!
中国人民大会堂是世界上最大的大会堂,是创纪录的。我要出去前后左右都是八十米。我选择往左走。我跌跌撞撞向外走。前面两排人看到我了。很多人在想:这人怎么了,但是都不敢站起来。
七十米之内,我对我自己还有掌控。一生死过去多少次了。下乡东北,掉地窖里,掉雪窝里。死的时候怎么说话?多少次,心往下一沉,眼才黑。但你心没沉时,你怎么知道你要死呀。没心的时候,休克过去了。醒来就活了,不醒了就死了。还喊什么万岁?
王佐龙:那是毛竹这样的作家、记者杜撰出来的。
毛竹:不不不,不是我,那是其它的作家记者弄出来的。
(大家笑)
马志伟:第一时间,不到十分钟,我就被送到北医三院。我醒来就在北医三院抢救室。
毛竹:心梗吗?脑出血吗?蛛网膜下腔出血吗?
马志伟:不知道!医院医生也查不出来,我到底得了什么病。我醒来,我听到我床边围的好多人都在喊:“血压有了!”“心跳有了!”“脉搏有了!”都有了,我就要下床。可是他们不让我起来。
事后我问我周围的人:奇怪!我倒下一瞬间,怎么啥也没撞着?怎么啥也没碰着?我怎么没受伤?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告诉我:那你得感谢大会堂里四个摄影扛机子的!他们看到你跌跌撞撞往出走,便慢慢向你靠拢。看到你不对劲倒地的那一瞬,他们一下子扑过去托住了你。他们让你脑没粘地。他们四个人一抬,就把你抬出去了。外面救护车等着呢。
感谢他们!真得感谢所有救我的人们。
毛竹:马主席,我听了这部半天,谁说你“逢六就倒霉”?你看你,虽然逢六遇事儿,可是每一次你都顺利过来了,所以你因该感谢这个六呢。
马志伟:是!感谢在我危难时帮助过我的恩人们!感谢这个伟大的国度!

马志伟:毛竹你知道吗?我这个人,不怕没人就怕没事儿。工作再累,我也不怕。我不喜欢放假。我想利用假期工作,可是别人要休息。比如,我想十一长假与毛竹聊事儿,可是,毛竹你要休息。毛竹告诉你个秘密,我的祖父与父亲都是我现在这个年龄去世的。我知道,我离我要走的时间越来越近了。我特别想多做些事情。
王佐龙:毛竹你知道吗?马主席对他的工作与事业是多么的热爱,在教育在企业,在每一个工作岗位上。
马志伟:我记得我少年时在东北下乡。当地G委会三级班子都十分关照我。他们调查,我的确是马占山的孙子。全知青中仅抽一名水泥工,名额是我的。招工,青海铁路,多少人竞争,名额是我的。我走前,三级革委会主任请我吃饭。他们问我:知道你是怎么当上水泥工的吗?我说:我表现好呗!知道你是怎么当上水泥工的吗?我说:我表现好呗!他们说:知道你是马占山的孙子,就是你遇到再大的难事儿,我们这里的老百姓都会把你藏起来。来!我们一起给你敬个酒。我不喝酒。喝水。我拿水跟他们碰酒。

有一次,当时的黑龙江省长栗战书和我开玩笑:“黑龙江重要的是两山文化!(一个是寿山将军,一个就是马占山将军)我们黑龙江要发展两山文化!如果马志伟你在黑龙江,这黑龙江省长是你的。我也和他开玩笑:那你快点走,我要来当黑龙江省长。

现在马占山纪念馆二中国有二十三个。我现在一部分精力在做这个事儿。我祖父马占山牡丹江有个公馆,给拆了,非常遗憾。最近牡丹江在那个地点修了一艘战舰,我祖父马占山站在战舰上那这望远镜。叫我去参观,问我满意不满意。我说:不满意!你们最好是恢复马占山公馆。
现在有两部电视剧是关于江桥会战的。一部是李幼斌主演马占山的《决战江桥》,一部刘之冰的《血战嫩江桥.1931》请我当顾问。

(待续)
竹子申明:草稿正起,互动写作,仅在资料收集过程中,欢迎参与,谢绝任何形式的推广转载。转载必究!!!

  链接

马志伟简介
马志伟,男,1952年10月出生,满族,吉林怀德人,高级经济师,在职大学学历,中共党员,民革成员。
  现任政协第十一届青海省委员会副主席、民革青海省委主委。
  历任西宁铁路分局经营开发分处、非运输业资产管理分中心、总经理、党委书记、副总经济师。1995年9月加入民革,1997年5月任民革青海省兼职副主委,2002年5月任民革青海省委主委,2004年6月任民革青海省委专职主委,2005年12月任民革青海省委主委,2008年1月任十届省政协副主席、民革青海省委主委,2013年1月任现职。
  第十、十一、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十、十一、十二届民革中央常委。
  分管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港澳台侨和外事委员会。

打响江桥第一站的马占山简介

马占山(1885-1950),汉族,著字秀芳,著名抗日爱国将领。1885年11月 30日生于吉林怀德县,祖籍河北省丰润县。陆军中将加上将衔,被世人称作"抗日英雄" 。1931年"九·一八"事变,马占山在齐齐哈尔就任黑龙江省政府代理主席兼军事总指挥,率领爱国官兵奋起抵抗日本侵略军,江桥抗战打响了抗日第一枪。

马占山在"七·七"事变后,重上抗日前线,坚持武装抗日。解放战争期间,他又为和平而奔走,对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立下了功劳。

1950年11月29日,马占山病逝于北京寓所,终年65岁。

出生日期
1885年(乙酉年)11月30日
<DIV style="WIDOWS: 2; TEXT-TRANSFORM: none; TEXT-INDENT: 0px; FONT: 14px/21px 'Microsoft YaHei', SimSun, Verdana,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HITE-SPACE: normal; ORPHA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