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言快语>>逝者如斯                       

悼念耿青智!中国石油报走出去的精彩报人耿青智。掌《企业观察报》《国企》《中国石油石化》
发表时间:2017/12/10 22:13:20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野美竹子     浏览次数: 178
 
 

野美竹子深切悼念中国石油报走出去的精彩报人耿青智。掌《企业观察报》《国企》《中国石油石化》

(2017-11-07 19:13:30)

11月4日,从中国石油报闯向社会的精彩报人耿青智逝世。据说心痛发生时,就近医院检查,说是心部已经梗死百分之五十,匆匆送入305医院,准备做造影,人已经逝世,准确地讲,耿青智当是逝世于心梗。据媒体报道:三天前,也就是2017年11月4日,凌晨5时26分耿清智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不幸逝世于北京305医院,享年仅62岁。耿青智遗体告别仪式于11月9日上午9时在八宝山殡仪馆竹厅举行。

(耿青智逝世多天后,毛竹与中国石油报的同事们聊天,哀伤耿家失栋梁,叹报业失良驹。有同事说,耿青智心梗百分之五十算什么?她的姑姑,心梗百分之八十,马上电击抢救,都抢救过来了。之后我姑姑又活了二十年,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没有瘫痪还有半身不遂没有脑痴呆人迟钝。只是,那电击抢救好恐怖!医生把电击设备按在我姑姑胸前一吸一拉,把我姑姑整个人都拉得坐起来了,又倒下去,一次一次又一次。对医生,那可真是呼风唤雨才能完成的体力活儿!当时,医生一边电击抢救,一会儿让去我付一次钱,一会儿让我去付一次钱。我来来回回跑,直到姑姑被抢救过来。我问她一共付了多少钱?她说加起来不过是几千元。真是太遗憾了!既然有这么有效这么便宜的抢救方式,为何医生不对耿青智用上?可见耿青智的抢救是方法不对!更像是路线错误!人已经不行了,还不快快电击抢救,还做得什么造影?造影从打入碘液,再进机器,那是多么漫长的过程呀?北京的医生为了事后推御责任?为什么不先抢救然后再做检查?造影当然可以做,但那是等人抢救过来后再做的呀!真是战略失误!真是顾此失彼!真是专家误命!真是天嫉英才,真是鬼使神差!)

据说逝世头天下午,耿青智还招集麾下三家媒体负责人开会。大概是布置十九大后的一个又一个“战役”。强将手下无弱兵!可以想像他麾下的三家媒体负责人在耿青智的鼓动下一定踌躇满志准备大干几场。可能他们什么都想到了,唯独没有想到他们会失将,群龙会无首,恓惶加混乱。一时间,那可真是:望天天苍苍,望地地茫茫,望人人惶惶,望草草慌慌,望办办凄凉。皆为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打得群龙措手不及。

耿青智不仅是中国石油报闯入社会的精彩人士,更是中国石油土老帽中闯入社会的精彩人士。而耿青智的思维清晰,头脑发达,他所办的杂志,实际已经把三桶油在中国社会的大气场差点儿揽走一多半,真可谓气势磅礴。就在逝世时,耿青智虽然已经过退休年龄二岁,可是头衔仍是多多,什么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什么《企业观察报》社社长、什么《国企》杂志社社长、什么《中国石油石化》杂志社社长。

耿青智是中国石油报闯向中国社会的精彩报人之一。记得当年中国石油报本部在涿州时,中国石油报办有多个全国记者站。其中包括深圳记者站。耿青智任中国石油报深圳记者站站长。耿清智在深圳干得风声水起,和深圳人一起“摸着石头过河”。我一度还想去深圳记者站去干。我亲自找耿青智谈了我的想法,他非常欢迎我去深圳记者站。中间,我们多次通长话,每一次他都请我快些申请去他那里。可是我却并没有真的动身。好像主要原因是我想留在小涿州写点东西,不想再去深圳过那种“弦上”的生活。

正听同事夸奖耿青智在深圳干得出色,却不知道什么原因好像是碰了什么“水雷”还是“地雷”,耿青智返回了中国石油报本部,中国石油报深圳记者站也随之消失,在耿青智身后消逝。

耿青智回到中国石油报后风风火火地干着什么,我也没有顾上细打问。

有一天,我有事儿去北京,和耿青智同坐报社一小车。耿青智问了我的业务情况,听那声音,大有想把我挖到他将要做事的那里去的阵式--后来他的杂志成立后果然动员我去。报社几位业务精英,都在耿青智动员行列。耿青智挖报社“能人”“要人”“优秀人”“特色人”的阵势不声张,但却所实。这让报社许多人深感不安。似乎挖的不是报社的墙角,而是地基。那真是另一种大潮将至的感觉。怎么静在北京一隅河北一边的涿州怎么忽然引来的大潮声?说实的,我也曾认真考虑过他的动员,可是一想起耿青智我就听到大海的海啸声。而我毛竹刚从那海啸声中出来,心身还没有得到休养,一身隐伤,实在有些儿害怕与恐怖那种大海中的刺激。我知道我的选择让他很是失望。他不知道,我不跳进去身上都莫名其妙凝聚着几多惊涛骇涛,我何曾敢主动跳进去?我本是龙卷风中最安静的一隅,每一次都是被龙卷风卷进去吸进去,每一次都是身不由己。别人看你好潇洒,别人看你好飘逸,别人看你好浪漫,可是你心里最清楚,切是怎么回事情。我最深的感觉是:不知道将被飓风、台风、海啸吹向哪里去?每走一步,都恍惚身不由己。常常的感叹是:命运真的很神秘!再说毛竹何其小,毛竹何其弱,有没有毛竹加入耿青智的新杂志,影响当是微乎其微,毛竹拒绝耿青智动员邀请后,一次一次这样安慰自己。当然朋友的看重,这情谊,毛竹始终铭记。

耿青智说他想办一个什么杂志,要去当时的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请中国石油的董事长王涛等题字。当时,王涛是中国石油掌门最久的董事长。石油好多单位好多杂志都能找到王涛的题字。耿青智说这些话时,两个大眼睛闪烁着灼灼亮光。感觉那眼睛伴随他的大志向突起,于是就有些儿鼓,那鼓出来的部分,亮晶晶的,真的与一般的石油人不一样。仿佛那鼓出来的眼睛在说话:不论做什么事情,不仅要冲上去做,而且要拼了命冲上去。时不待我,我不待人!机不可失,机不再来!似乎耿青智在深圳呆了几年,身上就“染上了”深圳理念特别是“染上了”深圳速度。他身上有一种紧迫感,似乎某件事,他必须马上去做,不做就来不及了。耿青智还一个劲对我们一车人说:时间就是金钱!金钱就是时间!所以我耿青智这些年从来都坐飞机,从来都是在天上飞来飞去。耿青智说这话时身子向前倾斜,似乎是坐不住的感觉;又似乎是嫌小车开得太慢,他要像神话人物孙悟空那样手拿金箍棒“嗖”一声飞出小车,飞到北京城里去,用金箍棒“梆!梆!梆!”几下子就敲开所有的门禁、门卫、大门、小门,一下子就站在他想见的王涛董事长面前,完成他的题字大事。那时的毛竹好像还没坐过飞机或是只坐过一次飞机呢(待核实),人家耿青智已经在天上飞来飞去好多年了。再说我毛竹天生浪漫,风花雪夜,本来就喜欢慢生活,本来就喜欢漫无边际漫无目的地走在天地之间。当下我就感觉这个人很特别,与我接触的其它人不一样,特别与中国石油人不一样。中国石油人中老土帽多。中国石油人中能干活的人多,这么能运作的人真的不多。

不久,耿青智的杂志《中国石油石化》就真的办起来了,且办的轰轰烈烈。于是,中国石油报报业集团了之外就有了两家著名的石油杂志:一个是中国石油报出去的另一位精彩报人彭元正创办的《石油企业》,一个是耿青智创办的《中国石油石化》。光听名字,耿青智的《中国石油石化》似乎不仅是中国石油的杂志更是中国石化的杂志。耿青智果然是旗高一着。不久中国石油改制,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合而重分,36万职工下岗,天地吟唱凄迷绝美的电影《泰坦尼克号》主题曲席琳迪翁的《我心依旧》,我们一帮报人被人形容如同泰坦号沉没前船上拉小提琴的“绅士”。耿青智的杂志当然风雨飘摇。也不知道是89的年下岗大潮,还是几年后的分离办社会,还是其它什么原因,耿青智的杂志《中国石油石化》被分离到社会上去了,正当大家为耿青智及其员工及其杂志无限担忧时,好消息传来,耿青智的杂志不但没有消失,没有被大潮吞没,没有被海啸吃掉,而且还挂上了经济日报报业集团。只是不知道耿青智是独善其身,还是兼善天下--他的员工。这样一来,耿青智的石油类杂志《中国石油石化》就成了唯一不属于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海洋石油“三桶油”的“地方石油杂志”。这个杂志因为不受治于三桶油,又高攀上地方强有力的报业集团,加上耿青智又深谙石油。故而杂志《中国石油石化》成了中国石油的杂志:比如《石油企业》、《新闻之友》、《政工研究》、全国油田几十家杂志甚至中国石油几十家报纸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也就是所有的石油正规军报纸杂志都受制于三桶油公司高管的管制的前题下,耿青智的《中国石油石化》却凌驾于三桶油之上,又得上方宝剑,不仅更受正规石油企业欢迎,而且更受社会石油企业喜欢可谓如鱼得水。就连三桶油上层也不得不对耿青志的杂志另眼相看。也就是耿青智成功登上三桶油之上的大平台。把原来的中国石油平台、甚至“三桶油”平台坐在屁股下面。

不久,耿青智更上层楼,登上了国企这个更大的平台。耿青智创办的《国企》杂志创刊于2006年,由中国石油石化杂志社主办,杂志是由国务院国资委支持创办,全面覆盖国有企业中高层管理者的一本财经新闻管理读物。也就是说,耿青智把自己的平台又上一层,成了整个中国国企的一个更大平台。

再接着,耿青智再次更上层楼,任《企业观察报》社长。这个报由国务院国资委下属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管主办,于2013年7月1日正式创刊。也就是耿青智进一步巩固了他的国企大平台,站上了观察国企的更高平台上,而且把平台的“脚”向国企纵深发展。

这一步一步的运作真是太精彩了!几乎所有的油字号媒体人只能是“望‘耿’兴叹”,自叹弗如。

耿青智可真是耿青智--“青出于蓝更胜于蓝”的大智慧。耿青智可真是有“青云之志”的高智商媒体人。石油媒体人说起耿青智几乎没有一个不佩服的。这小子真是太精明!太智慧!太能干!太有眼光!太有魄力!真可谓是超人之智!真可谓的超人之能!这小子的运作真是太精彩绝伦了!

只可惜,“才足以济世,天不永其年”。耿青智英年早逝。据说逝世头天下午,耿青智还招集麾下三家媒体负责人开会。大概是布置十九大后的一个又一个“战役”。强将手下无弱兵!可以想像他麾下的三家媒体负责人在耿青智的鼓动下一定踌躇满志准备大干几场。可能他们什么都想到了,唯独没有想到他们会失将,一时间群龙会无首。恓惶加混乱。一时间,那可真是:望天天苍苍,望地地茫茫,望人人慌慌,望办办凄凉。皆为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打得群龙措手不及。当然也打得曾经感叹、羡慕的耿青智同仁们昏头转向,唏嘘生命之脆弱,生命之空灵,生命之飘逸,生命之烟轻。怎么好好的同仁,说不见就不见了?怎么好好的同事,说消失就消失了?真是:生死最无常,佩服空一场。


真是天嫉英才!

真是可惜呀!可惜!真是叹息呀!叹息!

在这里,毛竹做为耿青智原中国石油报社的同事,深切悼念精英耿青智。

愿耿青智灵魂安息!愿耿青智黄泉路上一路走好!

星光会照耀耿青智在另一个世界!野美竹子深切悼念中国石油报走出去的精彩报人耿青智。掌《企业观察报》《国企》《中国石油石化》月光会照耀耿青智在另一个世界野美竹子深切悼念中国石油报走出去的精彩报人耿青智。掌《企业观察报》《国企》《中国石油石化》!愿耿青智再一次投身转世时不仅仍有这样的“青出于蓝更胜于蓝”的智慧大脑,更有干大事所需要的棒棒的身体野美竹子深切悼念中国石油报走出去的精彩报人耿青智。掌《企业观察报》《国企》《中国石油石化》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