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小诗                       

诗人竹子部分资料之二
发表时间:2018/3/15 22:58:46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诗人竹子     浏览次数: 82
 
 
《一张人皮》

               --ml故事
现在人已经离去
就剩一张人皮
不是他的
是我的

一起去浴大自然
她接受了一张人皮
厚着脸皮
包裹钻石

因为包装好认
钻石难认

不为自已
只为对方

不为天真
只为成熟

终于洞破
天地人心

识钻人只有她自己
识皮者十三亿人

现在人已经去
只剩她的一张人皮
---钻石的包皮
它脱离她存在衣柜中
没有知道它的秘密

没有人知道
钻石的价值
还不如这张人皮
钻石的价格
还不如这张包皮

买珠还椟
现在珠与椟都在
卖主何在

想撕了它
怕他以为她在乎他

想还给他
似乎她还在乎他


想丢了它
似乎她还放不下他


就那样让它躺在柜里
表示她已经不在乎他


就那样让它静静望天
表示我已经不在乎自己


就像不愿提起往事
就像往情真的已经忘记

就像我从来不在乎他
就像我从来不在乎自己


就如总不想让泪水流出来


只是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忽然会想起那张人皮
想他是不是还记得
莫不是在倦酥中
吾自相思
那钻石
那泪光
那明光
那心光
那遥远的撞击


《我爱》
我爱
却不能好好凝望


我爱
却不能说出口来


我爱
却只能对我自己诉说


好像我爱的不是他
而是我自己

《黑洞子》
---2015年9月,毛竹在九丰人的陪同下,参观贵州省铜仁市万山黑洞子。导游介绍说:你知道吗,当年中苏关系破裂,苏联要债,堂堂的中国就靠从我们万山黑洞中挖汞矿,给苏联还债。你知道吗?不是什么救中国,而是这个万山黑洞子救中国
没有几人知道
甜甜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十亿人民 十亿精英十亿锐兵
却是靠在地球母亲身上打一千公里的洞取汞矿还苏联外债

十亿人民十亿精英十亿锐兵
忙得不亦乐乎
不是忙生产而是毁生产
不是不忙活而是瞎忙活
累死累活

不是不奔斗而是人斗泥泽
拼命硌命

多少文物灰飞烟灭
却要追求毁的价值

多少宝贝命如草芥
却想称出灭的氛量

没有人知道地球母亲的疼痛
没有知道在身上挖掘一千公里地球母亲的感受
没有谁愿品尝在自己身上血肉挖掘是什么滋味

就算是现在
石油老大
仍是吃资源
仍是挖掘母亲

就算是雾霾天
也是汲取母亲血气才可能酿成的祸

大马哈鱼

只知道
我甜甜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靠母亲的血肉生存下来了

我们七亿甜甜中国男儿
在世界之巅站立起来了
如同无数站立的大马哈鱼
2015年9月写于洞仁回宁路上
《感觉贵州》
你全是大山鲜为我知
恍惚只黔灵山珍藏过张学良与赵四小姐

两次去才知道
这里藏中国最大的织金镕洞
这里藏中国最壮观的黄果树瀑布
当然还有中国最深的痛:还苏联国债挖掘进一千公里挖汞矿的黑洞子

除了织金大峡谷
还有那么多大峡谷
横横纵纵
深崖危然
地气厚风

如果亿万年前中国是海
那么贵州就是海沟横纵所在
巨龙连绵埋伏之地
2015年9月24日9点
《欲望地势》
我的欲望地势
像极铜仁地势

我们吃饭喝茶
看起来整装平静
身边却是深达六百米的峡谷深壑
就如我的生命里

那风有六百米厚
那雨有六百米深
那雷有六百米大三音箱
那电有六百米高储电器
就我的生命里

那雷有六百米长脚、
那雹有六百米长角

那雾有六百米横行
那雪有六百米纵深

在这是关于贵州六百米厚重编年史
在这是关于贵州六百年鸿蒙开府史
在我是那没有抒发堆积的厚度与深度

那溪水有六百米深
那露水有六百米深

我的脚步回响在六百米地下
我的呼吸回音在六百米沟间

所有的高山大谷都有多出六百米寻常看不见的地基
如同神用大手一挥
诠释大地高山大厚土
如同宇宙用巨斧开山
展示大山绵延无重数

那就是我的欲望地势
别相信我表面上平平静静
别相信我看起来风花雪夜
别相信我想起来优雅文静
2015年9月24日于贵州-西安路上
《最危险的爱情》
女人五十岁
是一个最危险的年龄
最危险的年龄
一定有最危险的爱情

女人五十岁
是一个最危险的年龄
本当是老了
时代不同了
皮肤仍光洁如梦
身体仍婀娜如初
渴望仍织热如火
激情仍滚烫如炉
歌声仍余音袅袅
行走仍如天地痴风
奔跑仍如宇宙彩云

一切的渴望向往神往
居然并没有不同

红叶纷飞使向往更飘逸
落叶滚滚使神往更缤纷

这样的五十岁
一定是妖精复生
一定是魔鬼再生
一定有最危险的爱情发生

低头一看
所有的地下裂缝都有五十公里深
所有的地下河都有五十公里道窄
所有的站立都在五十公里下的颤栗
所有的坐正都有五十公里上的抖动

女十五十岁
是一个最危险的年龄
对自己如狼如虎
对别人礼貌风雅
回避风头
绕过撞碰
假装迟钝
回避激情
看起来知道自己的年龄
挺有自知之明

五十岁的女人
最危险的年龄
一定有最危险的爱情

上不着天下不着地
爹妈难疼子女难爱
丈夫不在意情人不搭理
朋友无所谓上司不考虑
要死要活要风要雨
却只有克制只有强制
像个半世纪老人
孙女叫姥姥孙孙叫奶奶
推双宝宝院中走
步子放慢些
看天空看柳叶
思绪放缓些
爱上天堂爱下地狱
爱上火星爱去南极
太想去了
换换两孙宝宝的尿介子
加厚两孙宝宝的屎垫子

生生死死无人知晓
死死生生无人留意
地雷水雷天雷地雷
炸死炸活无人关心

愿望期望期望盼望瞭望凝望渴望绝望
谁来抚摸谁来触摸

放下自己关心别人
厚厚的爱
端庄的坐姿
不见破绽
无奈无助无呼无应
绝路可能蓬生

悬崖峭壁吊索飞船
绝地飞渡深渊探险
五十岁的女人身甘心不甘
最险的蜀地
常见她们的身影

一手拿剑一手拿鼎
前天说我来咯
昨天说想开些
今天说他回来了
进三步退三步
结果还是原地
只有思绪纷纷

最懂爱的时候
却不能爱
没有强求
自己要求

最知道爱的内蕴
却不能疯
没有强求
宁愿自律

最期待爱的秋天
却不能狂
没有压强
只有静熄

观青烟袅袅
看余烬徐徐

女人五十岁
是一个最危险的年龄
最危险的年龄
一定有最危险的爱情
悄悄产生
《溶洞的秘密》
昨天通电话
知道你正在远方看蛐蛐
在我刚去的溶洞不远的瀑布傍边
我知道你会渐渐喜欢那里
不再让你的那一半回来
虽然留停仍是千难万险
因为我们心里都有了一个关于织金洞的秘密

在那里
你也看到了那个宫殿
那个怀孕的山东大妞
我惊在那里
你也惊在那里
别人统统看不见

我这才知道
我们真是知音

于是天地间有了只有我们知道的宇宙秘密

知道你会渐渐喜欢那里
因为那个神示
因为我们都知道一个共同的宇宙秘密

我知道
我明白了
我们要听话
我们要听神的话
我们不要再跳弹

半世纪风云
我终于要做一个听话的小女人
不再疯狂不再挣扎不再狂热
我终于想做一个安静听话的小女人。
《一梦方休》
昨天晚上
男老伴说:慢把家里tttttt一类的收拾一下
因为我要回来了
女老伴说:啊太让你失望了

晚上做梦
女老伴那些个拒绝过的男老朋友
全都到她家来了
天南地北地被收集来了
撒落一屋
跌落一床
散落一院
早上一醒来
家被挤满
到处都是

后来的男老朋友
没地方坐了
干脆坐在地上聊天
童年的友谊又回来了
童年的笑声又回来了
像回自己老家一样
好不温馨

女老伴有些儿不好意思
心里惊异
怎么这样

男老伴却不惊奇
却很高兴
像过节一样
老伴儿一下子多了那么多的男朋友
他们也像多了一个老哥们一样

再一次梦醒了
所有的追过去的男老朋友都不见

可是老伴儿还没有醒
还在与那些追过她的男老朋友聊天说笑
脸时隐出笑
从没有过

女老伴儿反思
那些过去
那些过去
想自己为什么会是这样

她干脆又躺下
又想入梦
又想他们坐在地上聊天
坐在地上聊天
老伴儿一下子多了那么多的男朋友
他们像多了一个老哥们一样
童年的友谊又回来了
像回自己老家一样
好不温馨
《绝路》
-----三见abs之后

她想当一个作家
于是她开始码字儿
码成的字儿堆成一山一山又一山
主峰也升得越来越高
直到升成昆仑主峰格拉丹东
堪比喜马拉雅冰峰还是梅里雪锋

她在主峰上
往下一看
头晕眼花
她爬在雪锋下
不敢回头
浑身颤栗
却没有归路
往上一看
泪眼迷离
心身疲惫
没有前路

她知道接着码字儿
别人会更肥
她知道接着码字儿
自己会更瘦

她知道接着码字儿
她会进天堂
她知道她停止码字儿
她会进地獄

终于想回人间了
却没有归路
只能从九千九百九十米的悬崖跳下来
唯一的出路是粉身碎骨
最坏的结局是化冰化雹
最好的结局是化烟化雾

那是她唯一的死活
那是她唯一的生路
不论是死路还是生路
那是她唯一的回头路

天地孤寂
就是摔死
也没有一个观众
抑或没有一个读者
死都没了意思

更听不到一次好声音出现时
台下的掌声

她对空宣布
她的绝路

绝路盘旋
那是天葬台的一只藏鹰
那是天葬台的一只葬鹰

更多葬鹰在那里
争食的葬鹰
这会儿十分安静
屏息等待
它们的食物飞天而下
它们已经准备好的扑的架式

天地间悲风萦绕
《五十度的斜角心水晶鱼缸》
五十度的斜角心水晶鱼缸
养了一辈子
里面也不过有几条鱼儿
在里而快乐地游来游去

那是她这些年爱过的男人
从小到大
也就有几条鱼儿
在里面快乐地游来游去

它们与她无关
她与它们无关
它们感觉她
在她的气场中
在她的鱼缸中
她感觉它们
在远离它们的地方

它们与她无关
全游在五十度的斜角心水晶鱼缸中

鱼在里面游来游去
鱼在里面吾自思考
与她无关
但都游在她的心形鱼缸中
五十度的斜角心水晶制成的鱼缸中
《写给性-sex》
世界上没有这么认真地的字眼了
无论谁对它都很认真
只要它一出现就神圣

女人第一次
通常是为神圣的婚姻
就算是不为爱情

女人第二次
通常是为神圣的报复
报复婚姻中的那个人
那个无中生有乱猜测的男人
那个误解她的男人

女人第三次
通常是为了神圣的再生
为了再找一个家
在滚滚红尘中扎立

女人第四次
通常是为了神圣的解救
释放生命中的困兽
谁说不悲壮

女人第五次
通常是为了神圣的成名欲望

女人第六次
通常是为了神圣的艺术

女人第七次
通常是为了神圣的责任

女人第八次
通常是为了神圣的义务

女人第九次
通常是为了神圣的母爱

就算是有了一万次
女人的每一次都是神圣
都是为了解决一个神圣难题

就算是自暴自弃
把花蕊献出
任意蹂躏
也需要大烟大麻
麻痹自己
才能做到
扭来扭去
才能藏住唇
才能挣出唇
才能保护唇
才能珍重唇
不被糟蹋
才能保证唇
唯一留给爱人的唇
红尘中最后的坚守谁懂
红尘中最后的底线谁珍
表达对自己身体不在乎
能不悲壮
表达自己的灵与肉可能分离
能不悲壮

就算是那些卖肉的妓女
也是解决一个神圣的问题
她们不知道那失踪的姐妹吗
她们不呼唤那被肢解的同行吗
死亡的生精味儿
魔鬼的鲜血味儿
她们还在解衣松带 
那就是神圣的生存
生存问题
谁说不神圣
谁说不悲壮

就算是那些攫取的暗娼
也是为了解决一个神圣的问题
爱滋的狞笑
霉毒的呻吟
她们却仍躺下去
那是神圣的赎身
那是屈服于死神
自救问题
谁说不悲壮

就算是那些淫乱的女人
也是幻想解决神圣的自由
或是妄想熄灭欲火
或是中和不安
或是稀释恐怖
或是控制犯罪
或是坠落叫啸
重新做人
抑或是尊重神圣的大自然
直面饥渴问题
谁说女人不能有
大火一般的欲望
谁说欲火不悲壮

就算是那些身体交换的名星
也是解决一个神圣的问题
那就是神圣的艺术
把自己不当个人
欲望问题
谁说不神圣
谁说不严肃

谁愿坠落红尘
谁愿意步步滑落
谁敢步步下坠
谁下坠不抓稻草
谁下坠不无助献身
那种悬心
那种惊心
骨碰骨的声音
石碰石的心痛
鲜血飞溅的雨声
骨髓崩溃的雷声
牙齿咬碎的冰雹
怎不悲壮
怎不惊心

请不要再问坠落的原因
请不要再看坠落的过程
当她们的尸体滚滚而过
谁不要忘了用那个字眼叫神圣
请静立
请默立
请伫立
请脱帽
送别她们的尸体滚滚而过
不论她们是什么女人

   请给她们一个神圣的悼念
再给她们一个神圣的默哀

《大巴山娃娃亲》
幻想再回到过去
大巴山的过去
订婚时她只有十一岁
  他只有十三岁

婚前还是要征求她意见的
让她个人拿主意
他来相亲
她隔竹帘望他

还是好看
实在是好看
斯文吊吊
文质斌斌
除了说话的声音
除了骨子的锋角
与大巴山野人果然不同
与大巴山蛮人果然不像
就那门就爱上了
就那门就是一生
比金婚还多两年

婚前还有十三年
只有她见过他
而他没有见过她
他猜呀猜呀
总也猜不出她有多美丽
他猜呀猜呀
总也猜不出她有多空濛
他猜呀猜呀
总也猜不出她有多灵秀
他只能听亲友们说

说呀说
说呀说
说来说去
她更加美丽
水红水白
水红水清

那是她少女的美丽
藏在深闺
锁在幽门

他猜呀猜呀
总也猜不出她如何多才多艺
他猜呀猜呀
总也猜不出她有如何诗情画意
他猜呀猜呀
总也猜不出她如何冰雪聪明
她只能听亲友们说

说呀说
说呀说
说来说去
她更加美丽

水粉水白
水粉水红
那是她少女的美丽
藏在深闺
锁在幽门

他站在山下望她山上的窗棂
他走过溪水望她竹中的绣楼
他投笔从戎念她闺阁中做的女红
他行走万里牵挂她像牵挂宫殿的纱帘美影

他只能任同学们猜
他只能任发小们推
他只能听哥哥们说
他只能听妹妹们罢

猜呀猜
推呀推
猜来猜去
推来推去
说来说去

她更加神秘
她越发风情

那是她少女的幽境
藏在深山
锁在竹林

他来走娃娃亲
一次一次在她家火炉坑边打诓子
她只能聆听
他的声音
她能分辨
她的气息
他能嗅闻
分辩他拖声说话的神情
识别他偶尔咳嗽的表情
热火朝天
总是他的声音最文趋趋
野声蛮气
总是他的话最斯文
只是某一瞬间
他向竹楼府瞥一眼
看见她了吗
唯见帘动清风
唯见流红清影

那是小猫步履轻轻
那是小狗小眼灵灵
她在绣楼上坐的不稳
女儿靠边等他出门
一双清亮眸子
只为望一眼
他的背影

几次欲说还休
几次欲探还休
只好看舅舅
舅舅个个英俊
舅舅个个出众
猜想这个妹妹
一定国姿花容

他她订的娃娃亲
现在说起来
眉间笑了又笑
心里美了又美
可惜当年跳出她二叔爷
跳跳地骂
想当兵就莫结婚
想结婚就莫当兵
你想你一个掌柜的不当却变成一个臭当兵的
还想娶我徐家最漂亮的姑娘
你也不打听一下
我徐家的姑娘嫁的都是当地大户人家
何时嫁过一个臭当兵的
你也不撒泡尿你配不配

媳妇没娶上
狼狈下山
气得他甩了八抬婚礼
丢了人
发誓言不再要她
可心里更是舍不下她
更想要她
虽然山外桃红李美
滚滚红尘皆付东流水
唯有馨儿
天上人间
风雨相守
《爷爷的悲壮》
大巴山那多女子出嫁难产死
毛老爷我已经失二娇
凭何还要出嫁三娇?

凭何毛三姑娘非要出嫁
凭何毛三姑娘非要生产
凭何毛三姑娘非要过鬼门关

全巴山高门大户来求婚
我毛老爷偏是不理
我毛老爷贪是不见
看你们能把我怎么着

这毛三姑娘我准备养她到老
终身不嫁
看你们把我毛老爷怎么着

你刘自卫团长
大权在握
你五美在手还要捞
你能枪毙我
你来吧
毙时我会拉毛三姑娘垫背
看你把我毛老爷怎么着

你铁佛梁乡长
大钱在握
你与文子仪长年生意
来回过“文子仪”桥
文子仪愿与你姐妹换亲
我毛老爷就是不愿
你一出门就是白马背脚一条山路
你什么都能得到
可是你就是得不到毛三姑娘
我毛老汉此心已经铁
看你那门着

你靳大地主
你良田在握
你家是缺管家婆
你敢与徐贯之头匪作对
徐贯之想杀你全家你不怕
可是你会怕我的
可是看你把我毛老爷怎么着
毛三姑娘我就是不嫁
看你把毛老爷怎么着

你混三蛋
你是棒佬儿中的强梁
你是种大烟中的强梁
你在八六道河横行霸道
你抢了半个大巴山的好女子
现在还想抢我们毛三姑娘
我晓得你狠毒
你眼睛瞎了稀凹凹的
你说你娶不到毛三姑娘不罢手
我说你是放你妈的屁让你爹带回去
逼急了我会几棍子打碎毛三姑娘
我看你把我怎么着

你们想笑我
怕毛三姑娘与张孔少爷的张女子一般守不到老
怕毛三姑娘与周家女子出轨篓子沉潭全村围观
私奔让我毛老爷脸无光
我用红花月露蜜毁了毛三姑娘的生育功能
我让她孤老终身
我让你们永远想得不到她
看你们还想嘲笑
我看你们把我毛老爷怎么着

我毛老爷行得端坐得正
这一会
就是不想嫁毛三姑娘
看你们整个大巴山强梁虎势
能把我毛老爷怎么着
我等着
所有的风雨雷电兵刀枪炮都来吧
老子不怕
看你们把我的毛老爷怎么着
老子就是不嫁毛三姑娘
看你们把我毛老爷怎么着

我就是要看到毛三姑娘活着
看你们敢把毛老爷那门着

《篓中沉潭的周女子》之一
我知道
你是大巴山周家女子
你婚后出轨
被装进篓子中深潭

我看不清你
我只能在篓条丽影中看你
你披头散发
泪眼迷离
眼睛却在觅寻
你的情人

你担心他被打断腿
你担心他没有跑远
你担心他被捉往
你担心他与你潭中伴

我看不清你
我只能在篓条美影中看你
你披头散发
泪眼迷离
睫毛却粘满牵挂
你的情人

你担心周家的家法
你担心周家的吊索
你担心周家的篾鞭
你担心他与你潭中伴

我看不清你
我只能在篓条丽影中捕你
沉潭那一瞬间
你的唇转向东南
那是你情人逃跑的方向
你嘴角的绒毛
丝丝透明
丝丝都是对他生死的担忧

我看不清你
我只能在篓条美影中捉你
沉潭那一瞬间
你的脸向水中浸去
你口中呼唤着一个名字
我听不清
像我知道
那是你情人的小名
你响唤着他的名字入水
似乎他在水中不在陆地

篓子与周家女子一起入水
一阵泡泡咕咕嘟嘟
只留涟漪阵阵
那是她刚反应过来
那是她留在人间的迷魂阵,
就是不想让周家人知道她情人逃跑的方向
《篓中沉潭的周女子》之二
我知道
你是大巴山周家女子
你婚后出轨
被装进篓子中深潭

我看不清你
我只能在篓条丽影中看你
你披头散发
泪眼迷离
眼睛却在觅寻
你的情人

你惆怅他反应比你快
你嗔怪他跑得比你早
你责怪他逃生不回头
你怨恨他誓言相携老

我看不清你
我只能在篓条美影中看你
你披头散发
泪眼迷离
睫毛却粘满迷茫
你的情人
他在何方

他害怕周家的家法
他敬畏周家的吊索
他畏惧周家的篾鞭
你恐怖与你潭中伴

我看不清你
我只能在篓条丽影中捕你
沉潭那一瞬间
你的唇转向东南
那是你情人逃跑的方向
你嘴角的绒毛
丝丝透明
丝丝都是对他不伴你生死的失望

我看不清你
我只能在篓条美影中捉你
沉潭那一瞬间
你的脸向水中浸去
你口中呼唤着一个名字
我听不清
像我知道
那是你情人的小名
你响唤着他的名字入水
似乎他在水中不在陆地

篓子与周家女子一起入水
一阵泡泡咕咕嘟嘟
只留涟漪阵阵
那是她刚反应过来
那是她留在人间的迷魂阵,
就是不想让周家人知道她在想这世间情为何物
为何到头来是空梦一场
《大巴山抢婚》
大巴山抢婚
野风中的强俗
居然被山民公认
好美的悲风

山民就是佩服
能抢的男人
谁强谁就抢
最美的媳妇一定属于最强的男人
最强的男人一定当拥有大巴山最美的媳妇

天变地易
规则难移
天经地义
雾雨凄风
佩服羡慕
环佩陈陈
玲声幽幽

我的大巴山始祖母被贾家抢亲
渔溪河一条河
徐贾无二姓不能通婚
流传至今

我的幺姨碎花的婆婆
朱鹤年的妻子徐氏
原是茅坝金家新媳妇
徐美人独守深宅
毛坝强人李静山与朱鹤年深夜密谋
大白天公然
抢来生人妻
她就是碎花的婆婆
徐家坡的祖上秀
毛坝的上辈花

徐美人生了好几个大儿子
他们的大哥是朱耳昌
朱鹤年的大儿子朱耳昌
大巴山第一个烈士
大巴山第一代叛逆投笔从戎

徐美人的儿子们
只是英俊后生的小小弟娃
《抢婚交响曲》
我的九姑毛秋儿是四叔爷的女儿
四叔爷毛远南客死他乡
胡氏带毛秋儿改嫁张宝周
大地主张宝周外号张孔少爷
深宅大院大巴山中
毛秋儿与张家小姐情同亲姐妹

大户人家舍不得嫁女
过龄两美女仍守深宅

张小姐名花无主
毛秋儿早年订下娃娃亲周娃子

大户人家舍不得嫁女
过龄两美女仍守深宅

张小姐私奔张家马夫梁胜和
毛秋儿投奔大土匪徐贯之文书周娃子
张孔少爷为怕丢人贿赂徐贯之
铁佛寺枪毙梁胜和与张小姐

虎毒不食子
亲爸贿赂枪毙亲女儿天地动容
溪河哽咽多少年
栀子花墓流芳千古

看毛秋儿美丽娇弱不胜风
徐贯之动恻隐之心
赶走娃娃亲周娃子
强行霸占毛秋儿
带着毛秋儿住硝洞
带着毛秋儿进双河
带着毛秋儿劫富济贫
带着毛秋儿杀人越货

带着毛秋儿赴死宴
巴山至今轰动
三四十人一路
浩浩荡荡下高桥
一路滑杆轿
山呼海啸

徐贯之打牌伤脑子
徐贯之不亏英雄好汉
斧砍进脑壳还站起来拔出来枪
毛秋儿委曲多日
这才抬头正望了一眼徐贯之

强梁就是强梁
好汉就是好汉

毛秋儿这才反思自己这些年的挣扎与幽怨
毛秋儿这才明白想找个埋怨人有多难
毛秋儿这才明白想找个埋恨人有多难
毛秋儿这才明白相思人周娃子多么胆小
毛秋儿这才明白痴念人周娃子多么儒弱

这才想品尝风雨中的强碱强咸
毛秋儿这才有那么几分遗憾
对拜时宁死不拜
对望时宁扭不见

这会儿毛秋儿与尸体对拜

为强梁送丧
为好汉送丧

为抢自己的土匪大头子送终

为大巴山最大的庄家土匪
低头垂落第一滴眼泪
一滴钻石泪
《被枪毙的私奔张女子》
最是震撼
大巴山张女子私奔梁胜和
无路投奔大土匪徐贯之
父亲张孔少爷贿赂徐贯之
枪毙亲女儿加准女婿
大巴山流传
溪河流转

凄美爱情结局
奔出大巴山揪心的情话

张女子是张孔少爷的亲女儿
当是我的干九姑
---四叔毛远南遗孀胡氏再婚张孔少爷
胡氏带女儿毛秋儿嫁张孔少爷

张女子爱上张家马夫梁胜和
张孔少爷棒打鸳鸯
梁胜和跑去参加国军
成为军官不为官位只为身份
只为再向张府求婚

张孔少爷再次棒打鸳鸯

梁胜和转身离去
张女子携毛秋儿设局私奔

传统礼教天罗地网

梁胜和携两女投奔匪首徐贯之
献上手枪金银

张孔少爷女儿私奔
张小姐私自下嫁张家马夫
大巴山整个轰动

张孔少爷丢不起那个人
贿赂徐贯之
灭私奔男女

铁佛寺前
刑场森然
梁胜和泪流双颊
一生英雄梦
却断儿女情
悔不俗死
悔难苟生

张女子弱女儿
居然反劝大男儿
“莫怕的
“再过二十年
”我们又是一对青年男女
”我们还会冒死相爱
“我们还会再做夫妻“

枪声响
俊男美女双双倒地
血流成溪
泪流成河

虎毒尚不食子
张孔少爷情何以堪

天底下
没有知道张孔少爷的心情
两枪击心那里
是两只眼睛
是两个心房
还是五脏六腑被掏空
只是听说张孔少爷
一天白发倍增
一夜佝偻身子
一对时苍老一百年
一昼夜古老一千年

听高桥人说
栀子花墓中只有梁胜和
张女子的尸体收了的
当年从铁佛寺滑杆抬下来
我们都看见

全身绸缎盖严
头脸不见
只露一双小脚绣花鞋
独对人间关询

好美丽一双小脚
好玲珑一对金莲
那硬是让我们忍不住想去摸
忍不住想去怜

天地之下
没有能设想
张孔少爷
情何以堪

天地清风
流悲传哀
张孔少爷带碎心入墓
伴张女子身边
下半辈子说不完的话
这会儿正式开说
父女之间吵不完的架
这会儿重又开战
没有人知道
他的感受

只知道
张孔少爷带碎心入墓
伴张女子身边
下半辈子说不完的话
这会儿正式开说
父女之间吵不完的架
这会儿重又开战
《张孔少爷的慰藉》
没有人知道
张孔少爷
唯一慰藉是

张小姐已经因己一念
永远逝去

和张小姐一同私奔的干女儿
毛秋儿仍在

心碎了仍在
玉碎了有魂

虽然曾被强梁染指
毕竟还有费春洲收美
毕竟后有王书记拾红

和张小姐一同私奔的干女儿
毛秋儿仍在
《抢婚前奏》
幺姨碎花的侄媳妇彭氏的妈妈
乱石镇上的第八朵金花
抢来的生人妻
生下的彭侄女
嫁给烈士朱耳昌的儿子朱元坝

彭侄女有天居然说
不同的是
我亲妈妈爱我亲爸爸
爱他身上野风激荡
爱他身上强梁作风
爱他身上霸道英气
爱他身上威风四方
爱他狂野却一言九鼎
爱他痴蛮却大智大勇
爱他蛮横敢抢敢杀
爱他狂放横刀立马
爱他能文能武像条好汉
爱他胸怀大略像个大帅
爱他敢出手敢抢她

彭侄女脸上忽现羞涩
低下头吐深山秘密
他们相识在一次野婚俗宴
亲爸被亲妈吸引
我亲妈给我亲爸一个秋波
抢亲大戏这才上演
抢亲大战这才拉开
混战中死人无数
混战中毁铺无数
山摇地动
呼声震天
毁了半条街
并不是我亲爸负全责
我妈妈也有责
被抢前
我亲妈曾送我亲爸一个秋波

野蛮大巴山
野俗抢妻风
真爱战火
真情交火
荡涤人灵的虚伪
洪冲神龛教条
火炉坝边传说最美的爱情神话
大巴山才配有的真爱真恨野话
《我在屋内给姥爷墓叩头》
大巴山风俗
很恐怖
活人与死人居住在窗里窗外

徐茂松的墓
就在幺舅家的窗后
每天都那样静静地望窗内
不吭不哼
有时看累了还抽一支烟
很有耐心的样子
就是不知道认不认识我
从生下来就没见的女娃子

就不是不知道下面的躯体
完整否
是一具平躺的干尸
是一具静卧的骷髅

不知道是不是
总在我叩头时
姥爷会不会坐起来
居高临下
接受我的朝拜

徐茂松是我的姥爷
每一次回舅舅家
每一次睡觉前
我都在屋里对窗外的姥爷的墓
叩三个头

不知道是不是
总在我叩头时
姥爷会不会坐起来
居高临下
接受我的朝拜

姥爷的墓就扒在窗户上
在光整个遮档
骇人望我
姥爷的坟头后而才是月亮

窗外和姥爷并排的大墓
是姚家的墓
姚家是大巴山更老户
姥爷买的姚家的庄基地
姚家的墓先在这里
姥爷墓后在这里
他们并排看着窗内的我们
叩头时姚家老人一起叩

不知道是不是
总在我叩头时
姥爷会不会坐起来
骷髅会不会坐起来
居高临下
接受我的朝拜
《大巴山,我的祖墓园》
大巴山有多大
我的祖坟园就在多大
大巴山头有多多
我的祖坟就有多多

我知道我给祖叩
就是给整个大巴山叩
大巴山几千座几万座山
都是我的祖坟
六百年风雨
大巴山几千座几万座山
都是我的祖陵

大巴山老根盘根错节
不论我走在哪条山路上
遇到哪群人
说来说去都是我的亲戚
就算是兔子汤的汤
都是我家那锅汤
大巴山有多少山
我就有多少祖
大巴山有多少山
我就有多少宗
每一个山都是我家的祖坟
每一道岭都是我家的祖陵

我在屋里给窗外的外爷徐茂松叩头
不仅是叩几位外祖
更是叩给我的大巴山所有的墓老人
因为你们是我的来处

我知道我给祖叩
就是给整个大巴山叩
大巴山几千座几万座山
都是我的祖坟
大巴山几千座几万座山
都是我的祖陵
六百年风雨
大巴山几千座几万座山
都是我的祖坟
大巴山几千座几万座山
都是我的祖陵
《谒陵》
总听老人们说
那溪河那边
那棵大树下的台子上
就是你的外祖
徐大老汉
徐文美

终有一天
我过河去谒陵

我高一腿低一脚
高一坎低一坎
终于走到您面前
终于爬上台子
终于跪下

我闭上眼叩头起来
眼前出现立行红字
再叩一头起来
眼前又出一那排红字

不再叩头
盯着看墓碑
闭上又现立行红字
睁开又不见那红字

那字从此就在我的眼里了
不论我走到那里
眼前都现那立行红字

心静时那立行红字像鞭抽我
心静时那立行红字像蛇咬我
心静时那立行红字像闪电击我
心静时那立行红字像椎骨触我

等我多少年再去
应验我的灵验
可是那墓却被滕条包裹
我什么也看不见
只见一个包裹
一个滕条的包裹
从远古寄的邮件
包裹我曾经的感应
却不再能打开
像一个谜
家族的谜

只记得神秘道人
有一次让人用滕条将他捆成包裹
神秘道人发功时大喊一声
徐文美 八十三
大家不解
为何破滕要喊
徐文美 八十三
直到徐文美83岁
死在棒佬王三春之手

回望那祖墓
那远古寄来的
滕条邮件包裹

心里红字如鞭
总如闪电击我
更如蛇鞭抽我
还如溪河打我
更有祖上的故事
电我
击我
劈我

让我不得安宁
《火麻》(之一)
那是一种草
叶子像几层的枫叶
刺中带绒
绒中带刺
十分娇羞
十分圣洁
我想摘一片收藏
夹入我的日记
梦形的纪念
我手刚碰到溪边叶子
却似被马蜂咬
这草
真太历害

回到山屋
姨妈们笑
晓得吗
那是火麻
咬人的火麻
蛰人的火麻

火麻
那硬是比马蜂还历害

让你知道
大巴山人有多歪
大巴山草就多歪

不见识火麻
不叫真回大巴山

不见识火麻
不叫真识大巴山

姨妈们告诉我
那火麻是大巴山才有

当年张献忠进覃河
想拿火麻揩腚
被咬甩手
跳得山高
嚎得兽蹿
这覃河人歪草也歪
张献忠下令
见姓覃就杀
见火麻就烧
覃姓被迫改姓
火麻却百烧不死

火麻比人还歪

大巴山溪河流传
覃贾无二姓
大巴山溪河流传
火麻的故事
《火麻》(之二)
当年斗地主
有人突发奇想
解开地主的大档裤
装进火麻
再系紧裤绳
如放进马蜂
如塞进刺猬
地主满地滚
地主满地嚎
惨叫如杀猪
惨绝人寰
悲绝鬼域
兽都恐怖
鸟都飞远
山都嘚瑟
人都心悸
《火麻》(之三)
覃家有美妻
爱上过路打猎人
山野大汉好英俊
野蛮歌手好肌筋
山中野汉好身手
痴情猎手好眼神

山歌唱得她眼酥身杷

私奔山洞无悔意
贫穷石屋无归心

贾家势力大
双双捉回
    双双捆吊
用火麻蛰
用火麻烘
用火麻抽
用火麻打

痴男怨女
不屈不侥
双双着火
烧成一团
抱成一团
成为一绳
一根火绳

打手走空
灰烬仍挂
一根火绳
穿雨破雾
化为闪电
击打如鞭
化为霹雳
洞亮原始
巴山老林

痴男痴女
化为闪电
变为火麻
行走大巴山
整天种火麻

闪电打雷时
多人看见
俊男美女
相携相伴
野眸闪电相触
野体闪电相依
野合雷霆里
野交暴雨中
换一坡又一坡
干了一溪又一溪
行走大巴山
整天种火麻

种了一谷又一谷
种了一山又一山
种了一坡又一坡
种了一溪又一溪

大巴山的秘密
就在火麻
《婚姻与爱情》
曾几何时
她爱上一男人
回头再看
那是一个谋略家
五千年人类历史
烂熟于心
像一本24史
阴处独自思考

曾几何时
她嫁给一男人
回头再看
那是一个阴谋家
爱在心底是打底的
是戏楼
上演的才子官臣
最深的机密

曾几何时
她睡过一个男人
回头再看
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本书
皇宫中的智斗人斗
全在书里
世界名著中的出轨入帷
全在书里

原来相伴过的
不是一个男人
而是一本书
一本精致大典

少女读过这书
成为女人
女人读过这书
成为妇人
妇人读过这书
成为贵妇人
贵妇人读过这书
成为则天皇后
《书》
多少本/多少页/多少行/全是野心

表达方式不同/窥透了/全是野心

读着读着/读者全部/走火入魔

身子鼓满/全是野心

如同/五胀六腑/全部/鼓满豆芽

豆芽的冲劲/读者变得挺不安分
《栀子墓》
-----叙事诗
大巴山老人都会说
栀子花墓的故事

乱石镇毛远南客死它乡
妻子胡氏带毛秋儿改嫁辛滩张孔少爷
毛秋儿与张孔少爷的女子张女儿
情同亲生

大巴山大户人家
多舍不得嫁女
是怕倒室
还是怕难产

张女子爱上张家马夫梁胜和
张孔少爷打散鸳鸯
两女子一起私奔
张女子去找梁胜和(待续)
《断头魂》(之一)
我的堂二伯毛高麟
黄埔高才生
是大巴山的一个断头魂

他的坟就在窗外
离我二叔爷卧室咫尺丘上
隔窗望我
一个远归的侄女
恐怖让我不敢睁眼
黑暗中蜷缩
总想不清
你的五官
阴冷中瑟缩
总想不出
你的面容

深夜啥啸
深夜孤伶
恐怖无边
害怕怨生

内乱起时
枪声响
说出枪的型号、
说出弹的类型
让弟弟们心惊
原是人精
却似战魂
却藏深山
当过保长

与二弟同拉高桥
关黑房子
一批一批拉出砍头
轮到毛高麟
一代天骄
一代俊杰
报国心切
却这般轻易献身清风

高桥大树梁遭砍头
尸体收不收
何时收
二叔家人找老祖毛悠益相商
可以收 带点白酒
免得臭
还有大树梁一家帮助埋
给点报酬

头颅与身子再下葬时
是对上还是缝上
不敢多问

四访二叔爷
新房修起后
才敢问哪一个是
毛高麟坟
果然就在窗口
整夜凝视着我
才敢在清晨深夜无人时
对着坟
叩三个响头

黄埔男儿死法种种
最凄惶者
巴山高麟
《断头魂》之二
三姑夫刘国鼎
著名兽医
著名庄稼人
大巴山的又一个断头魂

高桥田家分家
财产兄弟俩一分为二
刘家变成高桥首富
集中所有氛火

内乱起
二六派说要杀绝二一派
说二一派是地富子女
要反攻倒算

表哥刘运植来接三姑夫刘国鼎
红椿之辙在前
屠槽已经四百
死难临头在后
快快跟我逃跑
只要逃到毛坝
小命方可存保

“大伯刘守根批斗会后被暴头”
“爸爸你要把形势看明白”

刘国鼎归然不动
大义凌然
我是兽医
満山遍野给牲口看病
多少年恩泽大地
多少家想回报无门
扪心自问
我没做过啥子坏事情
我没有伤害过任何人

刘国鼎归然不动
大义凌然

高桥牲畜
唯我知晓
瘟病流行
我跑了
队里牲畜那个医

高桥土地
曾属我家
那里放水
唯我知晓
我跑了
队里的地那个管
我逃了
堰水脱疆那个管

队里让我看堰水
最近雨多
我逃了
堰冲水毁队里农田
那门办
大水冲走队里财产
那个管
大雨冲走队里老弱
那门办
洪水冲毁兰草家当
那门办

还有我们家中有猪鸡
被人捉走
娃儿们回来
饿死怎么办

堂堂男儿
伟伟山汉
居然是在家静静等死
居然被责任感紧紧困住

刘国鼎知道大巴山已经大乱
居然被责任感紧紧束住

刘国鼎更有话没说
抓不着我他们会去抓你们
我担心你们跑不脱
刘国鼎步子千重迈不动

刘国鼎与嫂子被拉上梁
一起砍头
一起成为无头鬼

可怜一代枭雄
横走深山
豹子虎狼无敌
立走深山
马蜂棒佬害怕
死得这般无声无息
大巴山的凄风四溢

天下已经大乱
刘国鼎
巴山之鼎
国家之鼎
他不逃
队里让我看堰水

最近雨多
我逃了
大雨冲毁队里农田
那门办
大水冲走队里财产
那个管
大雨冲走队里老弱
那门办
洪水冲毁兰草家当
那门办

最近雨多
大雨冲毁队里农田
那门办
还有家有猪鸡
被人捉走
娃儿们回来
饿死怎么办

刘国鼎
国之鼎
家之鼎

国鼎殇
国之殇
《毛三姑重拣巴山魂》
内乱刚过
毛三姑回兰草
国鼎已殇

带着儿子们重拣巴山魂
把棺材装点得厚厚大大的
把骨头花花都收得齐齐好好的
把断头对得端端正正的
弱女子定要
重继巴山魂

孤儿寡妇
高举招魂幡
凄风苦雨
高举重孝头

悲雷悲电
隆重出丧
《自投罗网酸文人毛高圓》
瓦庙内乱
小学老师毛高圓卷入
三个学生把一人推下崖
为推责任
苟且减刑
三人攻守同盟
推责毛高圓
谁让毛高圓成份不好

同案被告不得相互做证
无奈军管
为何采纳
栽赃居然成功

部队来抓人
毛高圓不在毛和兴
让妻子谧儿去叫

妻子谧儿找到毛高圓
”你跑吧!你跑到那里都可以!“
”我跑了,你和娃儿们怎么办?“
"你生死未卜,还想我和娃儿们
”风头过了你再回来
“再说,你没了,我与娃儿又怎么办?
”你放心,我没事,我去给他们说
”说完了,我就没事儿了,你放心
“我去给他们说”

毛高圓百里地自投罗网
毛高圓带自由身自进枪口

谧儿看着心上人给抓捕手让烟
说着什么客气的话

谧儿看着梦中人被军管带走
从此魂断巴山

谧儿做梦
有人在门外杀什么
一股血标进屋里
蓦然醒
泪流满面
全家老小
哭成一团

谁也没有想到
酸文人毛高圓
一代一天骄自投罗网
酸文人毛高圓
一代俊杰自碰枪口

酸呀酸呀
傻呀傻呀

再过不几天
不许乱杀人的布告飞机上撒下

毛高圓被枪毙
尸体被滚滚汉水冲走

毛高圓被枪毙
离不准乱杀人布告
仅差多少天

酸呀酸呀
傻呀傻呀
再过不几天
不许乱杀人的布告飞机上撒下
《邓幺妹》
大巴山邓幺妹
是我家近邻

邓幺妹原嫁阮家
同我毛二姑是妯娌

邓幺姨已经有身孕
被棒佬儿王三春抢亲
邓幺妹暂时屈服
在匪窝生下阮家娃

第二年
铺下一筐手榴弹爆炸
邓幺妹母子炸成血雨
只可惜没把王三春炸死

如果炸死
大巴山八百绅士有命
大巴山八千淑女有身
大巴山八万后生有息
大巴山八百万动物安生

如果炸死
大巴山白鹤徐大老汉有命
大巴山白鹤刘女子有幸
大巴山瓦庙贺家老大安生
贺兰泉四大房桑墩安稳

如果炸死
中国少了十大土匪之一

如果炸死
大巴山人多一女神

可惜呀可惜
那邓女子好美一条命
邓幺妹母子炸成血雨
千条溪水滚滚流淌
条条都在叹息
只可惜没把王三春炸死
舍身没能成仁

可惜可惜好可惜
那邓幺妹好美一条命
《大巴山鬼宅》
大巴山的老宅
哪个不是鬼宅

不论你如何用科学解释灵异事件
她到大巴山都不能不害怕
不论你诠释闹鬼背后的真正原因
她到大巴山都不能不恐怖

活人的故事比闹鬼本身更可怕
解释鬼魂现象比鬼魂本身更吓人
鬼故事发生在每一个深山老宅
谁说不是发生每一个大巴山人身上

大巴山溪水最多
阴魂故事最多
那是八卦中的极阴地
大巴山清山绿水
鬼故事在在洞知真相的人身上电闪

夜静时那些鬼魂会来
就算把原因归咎于电磁场和次声波
那些鬼魂仍会来
闹鬼背后的真正原因
就在知情者的记忆之中
在一个小女子的慧根中
就如一根电棒
插在哪个老宅
电闪雷呜
鬼魂均一一显现
她不能说不害怕
在声音中捉鬼
在水迹中捉鬼
在风响中探鬼
在雷响中问鬼

大巴山那个老宅不是鬼宅
环境中的某种黑东西在动
鬼魂是不得安息的灵魂
倏然间她眼角余光
捕到一个灰色的形体
等她鼓起勇气再看
它又影遁于无形中
只留无数烟云如问
是不是切割金属
空气的异动引动
莫名其妙灰色形体

竹楼府一阵风过
古老的棺材盖
咚一声自动打开
鬼魂在灭口

四面吹出的风的异动
许多东西都发出次声波
次声波和电磁场
谁能解释幽灵凭现的证据

有一些幽灵就封在老宅后山丘里
无数暗道这老宅与那里相通
鬼异体验毛骨悚然
是她的体温上升还是老宅空气上升次声波
在这之间回荡

能叫出名字的幽灵
在几百米深的墓土中
叫不出名字的幽灵
在几千米深伯墓土中 

鬼魂的氛围是一种电磁场
一种有温度的电磁场
在阴冷的老宅中流动
心在作崇
魂在作崇
  
大巴山老宅有人脑子受过伤
能感觉到这些幽灵
不是放在脑边的电子钟、
移走幽灵不能消失
鬼魂的电子脉冲与伤脑发作时癫痫脉冲同

不是戴在她手腕上的电子钟
颞叶受什么干扰
颞叶是大脑合成信息的密室
难道凭空

夜深人静
什么力量在刺激
她大脑中颞叶与顶叶相交的部分
颞交界处,
灵魂再次出窍

与鬼魂对话再次拉开
没人控制
这场人鬼对话
会进行到
某个下世纪
《大巴山鬼宅》之二
-----王子明儿子王基础口述整理

小时候
我在溪河口小学住校
晚上黑得很
我害怕
坐在那里不敢动

我听老人说
有美女
从这老房子的夹道中进去了
过去了就没有过来
我们一直在等
天亮了
她还没有过来

她去了哪里
夹道通向岩石
夹道通向野山
夹道通向祖坟
夹道通向死娃娃崖
夹道通向乞丐义地
夹道通向过客冢
夹道通向乱墓岗
夹道通向森林
夹道通向兽呜
夹道通向禽啸

她到底去了哪里
我们等她到天明
《大巴山鬼宅》之三
-----王子明儿子王基础口述整理
我听老人打诓子
火炉炕隔壁红彤彤
他们说
那一晚
竹楼府上
有响动
像是人在走动

倏然
竹楼府上
灰尘扑簌簌
篾笆突然穿孔
掉下一只脚
穿着一只绣花鞋

我吓得魂快飞了

小时候
我在溪河口小学住校
晚上黑得很
我害怕
坐在那里不敢动
《大巴山鬼宅》之三
表姐玉娃子伤寒死了
她是几个大巴山最漂亮的女娃子
她原是乱石镇大商号茂盛秀的千金小姐
随母嫁到深山
后爸成份是贫农
后爸职务是队长
中学没毕业
成为小社员

玉娃子伤寒死了
她是几个大巴山最漂亮的女娃子
她原是街上大商号茂盛秀的千金小姐
随母嫁到深山
她说整天吃不饱
“要是哪天一次性吃饱了,那就好了!”
她说硬没是没睡够
“要是那天一次性睡够了,那就好了!”

幺婶忙更正
女娃子不敢那门说
这叫断路话
说不得的哟

玉儿伤寒病
睡了好多天
眼看弥留之际

一天玉儿好
飘忽如神仙
离地飘进来
“幺婶我好了”
幺婶当下觉得怪怪的
头发乍起
身上起毛

果然那天深夜
楼府上棺材嗵一声自开

果然第二天
玉儿香消玉陨

怕闹鬼
找一个坡下死男娃
葬在一起
妄想阴阳中和

幺婶说鬼就住在后面
到时就开叫
鬼怎么叫
幺婶开始学
那是一种嘘声
到时就开始了叫

那鬼是要跟妈妈的
玉儿妈妈一过
鬼嗖一声就上去了
扑扑啦啦的

那鬼就在玉儿盖过的血铺盖上
每到晚上悉悉索索
每到起风扑扑朔朔
《有鱼吃的外祖》
徐家外祖中的一个
住在渔溪河口
每年有鱼吃
大家都羡慕

他很聪明
挂一个篓子
廊桥下溪水口
每年都有鱼冲下来又跳回来
跳进那个篓子

徐大老汉修的廊桥
通向徐家纸厂碓房

他很聪明
挂一个篓子
桥下溪水口
每年都有鱼冲上去又跌下来
跳进那个篓子

徐家外祖中的一个
住在溪河口
每年有鱼吃
大家都羡慕
《大巴山覃女子》
大巴山饿死多少人
没有人数过
最是可惜覃女子

幺姨只记得
那个覃女子
覃家小美女
死了好可惜
一头那么好的长头发
就那么个土坑埋了

幺姨只记得
有次过那个土坑
覃家女子说
快看那个土坑
多好的睡觉当子

幺姨忙纠正
死女子
不敢乱说哟
你还这么年轻
你还这么漂亮
你还这么美丽
你还这么青春

幺姨只记得
那个覃家女子
那个覃家小美女
死了好可惜
一头那么好的长头发

一头那么好的头发
就那么个土坑埋了
《大巴山火炉坑》
想念大巴山
最是想念火炉坑
深冷阴梦风瑟瑟
我们有火炉坑

原始人的火炉坑
挪进屋里
大大小小围成一转着
高声低声打诓子
野声粗气打诓子
天南又地北
火炉坑红亮亮
山里又山
火炉坑亮堂堂
东家又西家
火炉坑明晃晃
侃死又侃活
火炉坑金煌煌

外婆拿的吹火筒
外爷动的管家婆
舅舅背进板栗木
舅娘子母灰翁红苕
幺姨余烬烤黄豆颊

头上腊肉黑乎乎
墙上包米黄亮亮
竹楼府上辣椒红
窗子边上柿子黄
窗子后而核桃黑
院子里面栀子香

秘密一层一层剥板栗
心事一层一层剥笋子
隐衷一层一层剥茧子
心思一层一层剥棒子

火红的火炉坑
老才圪兜抽的栀子花长烟杆
老祖宗抽的草纸卷旱烟
诓子打得山响
碰到天了再回来
撞到谷了再接住
柴灰鸽子样
水气丝瓜样

红火中闯进个背脚子
身上多是火斑子
挤在火边大声嚷
莫动我的打杵子
《大巴山火炉坑》
围着原始火炉坑/开始打诓子/我们渐成透明人/像皮影/你可看见巴山风雨//

围着荒洪火炉坑/开始打诓子/我们渐成溪水人/你可闻六百代战火烽云//

围着混沌火炉坑/开始打诓子/我们渐成夜雨人/你可观大巴六百年层层叠叠鬼魂//

有多少巴山豪杰/就有多少巴山美女/成对成双/影影绰绰/却爱得死去活来/却恨得山摇地动/
《心病》
见到你
居然是为治疗相思病
知道昨晚已经与幻想中的你云雨
请你来
是为了发现缺点
只是为了治疗相思

居然是为重建旧格局
居然是为巩固旧格局

见到现实的你
会否安分
会否安宁
在深秋的小路上
会否孤单
行走下去
没有偶像
只有自己
独自唱着
you raise me up
《畅想》
她才是一个真正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看似正襟危坐
看似端庄高雅
看似美丽隆重
看似令人仰至
高耸入云

可是她在聆听
听说他的妻子不在
心潮起伏
幻想深夜潜入
就想钻进别家被窝
安抚孤伶
解渴相思

可是她在聆听
听说今晚丈夫不回
就在呼唤相思野人
激情难抑
就想坚强的他呀出现在梦里
她无法抗拒她无法将他挥去
渴望润物细无声
渴望来一场四方大爱
或者是六方大情

她有点儿像观世音

这就是她的畅想
她是一个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看似正襟危坐
看似端庄高雅
看似美丽隆重
看似令人仰至
高耸入云

她有点儿像观世音

最大的区别是
她只是想
并没有做
天地间出没的
是她的幻想
天地间淫染的
是她的美梦
草木间萦绕的
是她的向往
最大的区别
是梦里
那些从她身体上长出的海带
那可以抚摸众男人的手
那可以舔舐众男人的舌

里里外外都想摸遍
里里外外都想舔舐
她有点儿像观世音
《观世音》(同诗二名试验)
她才是一个真正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看似正襟危坐
看似端庄高雅
看似美丽隆重
看似令人仰至
高耸入云

可是她在聆听
听说他的妻子不在
心潮起伏
幻想深夜潜入
如同顺着声音
如同沿着话音
如同沿着余音
如同沿着心音
就想钻进他的被窝
安抚孤伶
解渴相思
打开兽笼
释放魔鬼
解放囚徒

似乎在做一件善事

设想提前打个越洋电话
免得半路杀来

可是她在聆听
听说今晚丈夫不回
就在呼唤相思野人
激情难抑
就想坚强的他呀出现在梦里
她无法抗拒她无法将他挥去
如同顺着声音
如同沿着话音
如同沿着余音
如同沿着心音
渴望润物细无声
渴望来一场四方大爱
或者是六方大情
还想万一丈夫回来
野人当藏在哪里
是衣柜还是帘后

她有点儿像观世音

这就是她的畅想
她是一个真正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看似正襟危坐
看似端庄高雅
看似美丽隆重
看似令人仰至
高耸入云

她有点儿像观世音
如同顺着声音
如同沿着话音
如同沿着余音
如同沿着心音
抚摸人类的肉体
钻进人的生命
与人类一体
游刃有余

最大的区别是
她只是想
并没有做

想原来这般美好

天地间出没的
是她的幻想
天地间淫染的
是她的美梦
草木间萦绕的
是她的向往

最大的区别
是梦里
那些从她身体上长出的海带
那可以抚摸众男人的手
那可以舔舐众男人的舌

里里外外都想摸遍
里里外外都想舔舐

她有点儿像观世音
《家庭主妇》
把梦做成一块块
可以吃的东西

这是蛋糕金典
你拿着路上吃

这是圆形水果
你拿上睡前吃

这是火锅
你现在吃
热热乎乎
暖坐地两凄冷
《为什么会这样开始》
为什么会是这样开始
我们相差三十年
却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同样想拿一个冠军

为什么会这样开始
我们相差三十年
却站在同一个地球上
在乎同一个灵魂

为什么会这样开始
我们相差三十年
却点了同一首歌
都想唱给大家却不你已先上场

当我们点的歌前奏响起
我正要去拿麦克风
发现你已经站在台上
浑然不知地唱着我点的歌

为什么会这样开始
我们相差三十年
我们一样想轰动
一样想把地球掀翻把世界抛光
《致老b》
你画的藏族姑娘
只是一个漂亮的汉族姑娘
穿了一个藏袍
并不是一个真正的藏族姑娘

这话说过好多遍
并没有被人留意
今天
却被一个真正的藏族姑娘听到

老B问她为什么不穿藏袍
她说:我不穿是因我穿上藏袍
会有人以为我只一个漂亮的汉族姑娘
穿了一个藏族服装

因为我是真正的藏族姑娘
所以我不穿藏袍
免得有人以为我只一个漂亮的汉族姑娘
穿了一个藏族服装
《验梦》
请他来
她只想验证她的梦中
他是不是真的来过

她甚至想偷偷问一下他
他是不是曾到她的梦中来过

看他能不能说出梦中情节
看他能不能道中梦中痴情
看他是不是真的说过带她走
看梦是不是真的荒唐

看他出现是不是宿命

当他说出方块上这是你吗
20年前的你吗
好像梦中出现的不是他
那仿佛真的只是她自己的一个梦
与他无关

只是仍忍不住
让梦畅想
《春梦》
秋已经降临
草已经泛黄
苇已经泛白
水一片静谧
都在幻想

可幻想的内容与少女一样
千年的土地幻想的内容与少女一样
开花、蜂蜜、果实
绿的英姿
花的模样
鸟飞草长的清晨
落叶缤纷的黄昏

原来一千岁的土地
幻想并没有改变
与少女的幻想一模一样

渴望
暴风骤雨的晚上
尽情交合惬意
清晨那一分暧昧的静谧
暖昧的晨曦

渴望
尽情舒展
尽情起伏
只为春天耕种
那片
一千岁的土地

原来一千岁
土地仍没有改变
春情荡漾的情怀
一千岁的土地
幻想与少女一个样

端庄的母亲
端庄的土地
一千岁了
幻想与春天一个样

似乎土地永远是阴
渴望永远是阳

端庄的母亲
端庄的土地
一千岁了
幻想与春天一个样

端庄的奶奶
端庄的土地
一千岁了
幻想与春天一个样

端庄的祖奶
端庄的土地
一千岁了
幻想与春天一个样

这呼唤有一千层年轮
这呼唤有一千种合声
这呼唤有一千层积叶
这呼唤有一千种思念

就如土地已经承受落叶一千年
长出的青草却是一样
只是一千年丰厚的落叶
长出的青草更加茁壮
《骨灰级粉丝》
那几堆骨灰
这一堆骨灰
生前那几堆骨灰是男人
这一堆骨灰是一位美妇
那几堆骨灰是这一堆骨灰的粉丝
骨灰级粉丝

现在这一堆骨灰
仍被那好几堆骨灰牵挂相思想念向往

风中那几堆骨灰在动
似控制不住
飞向这一堆骨灰
似它们终于获得自由


那一堆
那一堆
好多堆骨灰
都曾把这一骨灰牵挂相思想念向往
他们曾是她的骨灰级粉丝

生前她与他们心照不宣
死后她与他们都是骨灰

只是没有人知道
那几堆骨灰
就是死了
仍把这一堆骨灰牵挂相思想念向往

只是没有人知道
那几堆骨灰
就是飞了
仍把这一堆骨灰牵挂牵挂相思想念向往

只是没有人知道
那几堆骨灰
就是扬了
仍把这一堆骨灰牵挂牵挂相思想念向往

只是没有人知道
那几堆骨灰
就是空了
仍把这一堆骨灰牵挂牵挂相思想念向往

她与他们生前什么事情
都没有发生

她像淑文化的代表作
虽然心曾狂野
但骨骼建筑良好
心无法出轨
肉体无法出轨

思想的狂野是她也管不住的
她的思想是西部的暴风雪

灵魂的狂野是她也管不住的
她的灵魂是西部的沙尘暴

思想的狂野是她也管不住的
她的思想是西部的古战场

只是没有人知道
这几堆骨灰
就是空了
仍把这一堆骨灰牵挂思念想往

清风激荡

只是没有人知道
这几堆骨灰
就是空了
仍把这一堆骨灰牵挂思念想往

这几堆骨灰好像终于获得自由
风在吹、啸在刮
这几堆骨灰似在动了
蠢蠢欲动了
仍是没有凑成一堆
仍是她家的归她家
他家的归他家

他家都成骨灰了
她家都成骨灰了

这几堆骨灰
与那一埣骨灰
仍是他归他家
仍是她归她家
《 她》
她的气场有多大
地球一样大
仿佛
唯有她敢对峙强权大官
唯有她清风在握

她的气场有多大
宇宙一样大
仿佛
唯有她敢对峙星球引力
唯有她清风在握

她的气场有多大
人类一样大
仿佛
唯有她敢排除爱情杂质
唯有她想握真爱

她的气场有多大
历史一样大
古今几亿年
仿佛
唯有她心里有执着
唯有她心有真爱

她也曾倒下
一次一次又一次
起来后细想
每一次都是为了自己
自己的爱情
自己的欲望
自己的期望
好像真是
问心无愧

从没有屈服强权历势
从没有用身体交换物质
从没有投过靠山
从没有站上谁的肩膀

虽然仍是伤痕累累
仍是悲壮

小女子也可顶天立地
只为爱情伏
只为征服自己伏

中国如此之大
恍惚唯有她
还在找
还不甘心
还不失望
还不绝望
还在寻找
单单纯纯
男恩女爱
《荒原恪守》
她与他都工作在沙漠
她与他都我的原始部落人

她与他都有家
她与他都有爱

她与他终于相爱
她与他都懂得恪守

荒原无人看守
他们自己守

终于一天
男的成了彭加木
女的成了杨振陆

一万年后
两具尸体风干
一万年后
两个骷髅化尘
一万年后
两堆灰尘终于启动
两股沙绳子终于卷在一起
蹿动着
那是龙卷风
忽右忽左
扑腾在沙丘里

扭是一条蛇
绞是一条龙

蹿动着
那是龙卷风
忽右忽左
扭动在沙漠里

沙漠下雨了
这是三万年沙漠中下的第一场雨

站着送行的
是他的家人
是她的家人
《独去西藏》
仿佛触到了
世界的尽头

如果发生了什么要急的事情
请你们帮我转交车号
别让我亲人找不到我的“包的”
因为我走到世界尽头
还没有走到生命尽头

我向阿里行进
仿佛触到世界的尽头

小女子又一次远行

迷蒙够吗
迷路够吗
迷失够吗

无助够吗
恓惶够吗
绝望够吗

前行的步子停不下

小女子一次远行
《寻找》
她半截已经入土
可是她仍在寻找
她不是在寻找一份爱
她是在寻找一种宗教
不是她把谁当宗教
而是谁肯把她当宗教

她半载已经飘去
可是她仍在寻找
她不是在寻找一夜情
她是在寻找一种灵魂的撞击
她是在寻找一种宗教
不是她把谁当宗教
而是谁肯把她当宗教

她半世已经消逝
可是她仍在寻找
她不是在寻找一个肩膀
她是在寻找一种灵魂的崇徒
她是在寻找一种宗教
不是她把谁当宗教
而是谁肯把她当宗教

她半世已经飘零
可是她仍在寻找
她不是在寻找一个归宿
她是在寻找一种精神的伴侣
她是在寻找一种宗教
不是她把谁当宗教
而是谁肯把她当宗教

《心事》
不知道
敢不敢把五十米深井中的秘密
告诉他

不知道
告诉了
会不会地震

会不会只陷我
于万丈深渊
会不会他却会
高升成君主

腑看
万丈深渊
于云彩之中
看成为爬虫的我
再不敢抬眼看天
再不敢抬眼看他

《呼唤唃嘶罗》
------青藏的专家们说格萨尔的原型是古青唐的唃嘶罗。古青唐不在西藏在西宁。也就是说,格萨尔早年活动在藏南一带,而建国在青海的西宁一带。

又想起小时的河湟流域
又想起上学田埂边
那累累的白骨
大的小的
人的兽的
大孔小孔
有人说
大孔是兽的
小孔是人的

从没有想那是几千年的积淀
从没有想过
哪一幅骨头
是格萨尔王的

这样想起
专家们说
青藏虚构人物
格萨尔的原型就是唃嘶罗
古青唐的原型就是古邻国

虽然现在的格萨尔
被西藏抢去
但是西宁是古青唐
西藏抢不去

西藏抢不去古青唐
又如何真能抢走格萨尔

虽然现在的格萨尔
被西藏抢去
但是唃嘶罗在古青唐
西藏抢不去

西藏抢不去唃嘶罗
又如何真能抢走格萨尔

格萨尔就是唃嘶罗

又想起小时的河湟流域
又想起上学田埂边
那累累的白骨
大的小的
人的兽的
大孔小孔
有人说
大孔是兽的
小孔是人的
从没有想那是几千年的积淀
从没有想过
哪一幅骨头
是格萨尔王的
《去柴大木盆地的路上》
再回过头
“海市蜃楼”
蓦然出现
把我们玩弄其间的
海市蜃楼
蓦然出现

沙海有前方
森林、绿水、倒影
梦一般迷幻
谜一般幻化


真的
假的
真的
假的

“米花”爆炸了很久
这边一个“真的”
那边一个“假的”
大家轰一声全笑了

我们互指对方
你也是假的?
我也是假的?
我们都是假的?

有当地人喊
那是真的不是假的
那是诺木洪劳改农场

我们面面相觑
再一次“轰”一声笑了

我们这些没进过沙漠的雏
对沙漠想像太多

以前是把假的当真的
现在是把真的当假的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