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巴山烟雨>>从戎纪实                       

青海“2.23”事件资料
发表时间:2019/1/11 10:40:49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竹子点评     浏览次数: 1586
 
 

“文革”中青海的一次流血事件
  (竹子点评:当年,青海民族学院的两派,后被认为保皇派的是延安战斗团,政委是毛竹的爸爸毛高畴。后认为造反的是十一民族战斗团,政委是某某某。毛高畴是院党委秘书。某某某是戴金璞秘书。据民院老师说:某某某因为写稿水平戴院长不认可,前一次提级不顺与戴院长结仇,故而成立了反戴院长的十一民族战斗团。

当时民院造反派十一民族战斗团在省委门前静坐要求斗争戴院长。副省长韩洪宾为自保违心同意“把戴院长拉出来斗,停止提级”。保皇派延安战斗团毛高畴政委等一听“气冲斗牛”,结果是把韩洪宾省委副书记也拉出来斗并在省委静坐。

十一民族战斗团积极参与夺青海日报与保卫报社的战斗。延安战斗团在包围日报社准备夺回被占领的报社。当时民院学生守在青海日报社的正门。当兵的进正门,多次被民院学生抛出来。当时2.23事件解放军开枪是青海日报后门。不然死的最多的就不是工人而是青海民院的造反派十一民族战斗团的学生。

  1967年2月23日下午2时许,《青海日报》印刷厂的前门和后门,忽然***大作,数百名“八一八”造反派倒在血泊中,酿成“文革”中震惊全国的青海流血事件。2.23事件当晚,从青海日报撤回民院的十一民族战斗团及社会八一八几千人包围青海民院的延安战斗团总部。声称要血洗延安战斗团总部。我爸爸毛高畴在民院清真食堂被十一战将团人打昏,被民院后任院长卓玛才旦救到家里反锁女儿房间。黄金友老师去民院后面叫部队维持秩序,结果部队在维持秩序过程中打死藏族学生三人,打伤六人。)
 

  
  “文革”开始不久,***青海***机关报《青海日报》得风气之先,根据***亲自主持制定的《五一六通知》精神,于1966年6月3日刊出一篇题为《大进攻,大反击,大革命》的社论,鼓吹把全省搞它个天翻地覆,天下大乱。这篇社论见报后,许多干部群众乘车或结队到报社提出抗议,要求***严肃处理报社负责人。在这种情况下,出于一种压力,***青海***把这篇社论定为毒草,并撤消了报社总编的职务。
  
  也就在这个时候,***把持的“中央文革”闻到了个中气味,把首都的“红卫兵第三司令部”和“北航红旗”等造反组织,以及哈尔滨军工大学一批天兵天将派到青海来。他们下车伊始,就要为“六三社论”平反,并在青海日报社首先组织起“八一八”红卫战斗小组(以***第一次接见红卫兵的日期命名)。这就是“八一八”红卫兵司令部的雏形。于是,全省以破“四旧”为名,开始了打、砸、抢、烧运动。
  
  进入1967年,(红卫兵)得到***支持,在上海首先兴起的夺权运动,波及到青海。青海省级单位的党、政、财、文大权摇摇欲坠。来自北京和哈尔滨的红卫兵闯进***各部门串连,如入无人之境。《青海日报》红卫小组最先夺了报社的权,并发出号召全省夺权的社论,把夺权运动推向全省。与此同时,报纸上也出现了“批判省军区刘邓反动路线”、“打倒省军区一小撮走资派”一类的论调,埋下了军队与造反派冲突的隐患。
  
  青海军区领导层的分裂
  
  1967年元月下旬,毛***发出了“人民解放军应该支持广大左派革命群众”指令。以省军区司令员刘贤权为代表的部分领导做出决定,要大力支持“八一八”造反派。刘贤权曾是解放军四野的一个师长,后来升为军长,是林彪的老部下。他把斗争矛头指向***青海***第二***、省长王昭。王昭曾任国家***部副部长,是此时已被打倒的中央军委负责人罗瑞卿大将的老部下。省军区副司令员赵永夫为代表的另一方坚决反对刘贤权的这一举动,军区内部大部分机关干部支持赵永夫,与刘贤权对抗。
  
  有个背景应在此交代,1967年1月中旬,全军“文革”小组改组,***当了顾问,并立即动手抄了总政主任肖华的家,这是部队上层机关乱起来的一个信号,***的做法立即受到了部队高层领导的抵制,在周恩来的努力下,得到毛***的认可,1月28日颁布了中央军委的红头文件“八条命令”,内容包括:不许冲击军事领导机关;不许武斗;不许抓人抄家;不许串连等。
  
  “八条命令”下来后,青海军区赵永夫的观点占了上风,刘贤权陷于有职无权的境地。“八一八”造反派多次到省军区张贴“打倒省军区一小撮混蛋”等内容的大字报。
  
  部队接管《青海日报》遇到抵抗
  
  以省军区副司令员赵永夫为首,联络青海其他驻军领导——205部队领导张晓川以及军区直属部队独立师的领导,组成了“联合指挥部”。他们决定尽快接管《青海日报》,因为报纸天天号召造反,号召夺权,他们无法接受,(而且影响到了正常的工作和生产秩序)。而“八一八”造反派也横下一条心,要守住这块已经夺到手的舆论阵地。
  
  先是,部队在市区一些街道,张贴大字报,指名道姓揭发“八一八”造反派不纯,是社会渣滓……2月3日部队又出动了250多辆军车,满载荷枪实弹的战士,在西宁街头进行武装游行,以显示力量,威慑“八一八”造反派。2月14日,部队公开宣布(控制在造反派手中的)《青海日报》是非法的,必须实行军管,并派出十多个连队,占领了五个制高点,对报社印刷厂大院进行包围。
  
  “八一八”造反派针锋相对,从各行各业调来上千队员,日夜轮流守英国人社,部队派出代表多次与造反派领导交涉接管报社事宜,均遭到严词拒绝。2月19日,“八一八”造反派组织示威游行,对部队表示抗议。当游行队伍经过报社大院门前,与对立面组织——“捍卫队”发生冲突,导致一捍卫队女队员惨死在车轮下,捍卫队当即抬着尸体游行,矛盾进一步激化。2月23日清晨,部队联合指挥部公开宣布,“八一八”红卫兵为***组织,下令立即取缔。
  
  ***大作
  
  这时造反派的情绪日趋狂热,北京红卫兵的广播车在不断呼喊“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八一八”造反派的高音喇叭更是破口大骂,什么“把披着黄皮的保皇狗赶出去!”“砸烂省军区一小撮混蛋领导的狗头”……这使部队官兵更加磨拳擦掌。赵永夫原来认为,“八一八”会藏有大量***弹药,曾说“就是用刺刀挑,也要占领报社”,而实际上“八一八”造反派却没有枪,而且对部队会向他们开枪也缺少思想准备。
  
  1967年2月23日,也就是部队包围报社的第九天,上午11时许,一阵清脆的***传来,刹那间,震耳欲聋的高音喇叭戛然无声,部队的第一枪是对着“八一八”造反派高音喇叭发射的,这时,报社院子里混乱起来,下午二时,***大作,有冲锋***,也有机关***,连成一片。开始还能听到语录口号声“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后来就看见许多人扑倒在地,许多人四处奔逃……
  
  因为五个制高点都由部队占领,一处开枪,对面制高点的部队,误以为是子弹是“八一八”造反派打出的,当即还击,于是四面***齐鸣,局面无法控制。赵永夫一看死了那么多,也傻了眼。
  
  半小时后,解放军押着“俘虏”队伍……开始集结,这些***半是省公路局的工人,今天正巧轮着他们值班守英国人社。清理战场时,死者170多人,重伤近200人,“俘虏”约2000人。
  
  来自北京的声音
  
  开枪的当晚,赵永夫给中央军委一位元帅打电话汇报情况,对方回答“林副***指示,打得好,打得对,总结经验。”直到“北京三司”红卫兵赶回北京,与“中央文革”***、康生等人接上头,汇报了事情经过,***又向毛***做了汇报,1967年3月11日,***在一个书面材料上批示:“可以调查一下,如果是学生先开枪,问题不大,如果不是这样,就值得研究了”。后来,“中央文革”做了调查,主要是听信返京红卫兵的一方汇报。在这种情况下,林彪否认了他讲的“打得好”那些话。3月24日,经毛***同意,以***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的名义,做出了《关于青海问题的决定》。《决定》认为,青海省军区内部的问题,是一次***政变,是赵永夫夺了刘贤权的权;成立以刘贤权为首的青海省军事管制委员会,为“八一八”革命群众组织平反,抚恤死者等等。
  
  赵永夫还算万幸,虽经多次残酷批斗,总算保全了性命,他在住院期间,受到部下保护,全身被打上了石膏,使施暴者无法下手。(落凫录自《炎黄春秋》赵淮青/著)
  
  
  公告原文如下:
  
  
  
  ***中央、国务院、
  
  中央军委、中央文化革命小组
  
  关于青海问题的决定
  
  一九六七年三月二十四日
  
  
  
  根据毛***和林彪同志三月十一日对青海问题进行调查的批示,经向各有关方面进行了反复调查,青海问题的实质已经基本清楚:
  
  第一,青海省军区内部问题是一个***政变,副司令员赵永夫玩弄阴谋手段,推翻了司令员、军区******刘贤权同志的领导,篡夺了军权。
  
  第二,赵永夫篡夺了军权之后,勾结了二O五部队副主任张晓川,对西宁“八一八”等革命群众组织进行残酷的武装镇压,打死打伤革命群众三百余人,甚至向十五、六岁的女孩子开枪,逮捕革命群众近***。
  
  第三,赵永夫谎报军情,欺骗中央,蒙蔽群众,所谓“八一八”等革命群众组织拥有大批***,并首先开枪,毫无根据。经向在现场的许多革命群众调查,至今亦未搜到一支枪。
  
  第四, 以上事件同原青海******王昭直接有关。
  
  第五, 根据这种情况,现在决定处理办法如下:
  
  (一) 中央军委发布命令,由军区司令员、******刘贤权同志全权负责处理青海问题。
  
  (二)除独立师、独立团归刘贤权司令员指挥外,八○六一部队,八一二二部队,二○五部队,在处理青海问题上,也统一由刘贤权司令员指挥。
  
  (三)向群众宣布“八一八”为革命群众组织。二月二十三日流血事件,应由赵永夫和张晓川负责。要为死难的革命群众恢复名义,给予抚恤。对负伤的群众,要负责进行治疗。因为这个事件而被逮捕的革命群众和干部,一律平反。
  
  (四) 受欺骗和蒙蔽的群众,概不追究。群众组织之间的问题,用整风的方法去解决。严防坏人挑动群众斗群众。
  
  (五)人民解放军是伟大的。二二三事件是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制造的,广大的当地驻军的干部和战士是没有责任的。一切革命群众同人民解放军当地驻军紧密团结起来,坚决打击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搞好。
  
  (六) 着手筹备建立以刘贤权同志为首的青海省军事管制委员会。
  
  (七) 赵永夫隔离受审,张晓川、王昭隔离反省,听候处理。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