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小诗                       

大巴山美女去哪里了(之二)
发表时间:2019/2/1 15:12:42     文章来源: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谢绝转载!      文章作者:诗人竹子     浏览次数: 23
 
 

《大巴山野美女的爱》
大巴山野美的爱
里面有溪水潺潺
里而有瀑布隐隐
里面有点水雀儿在溪水中嘻玩
里面大鲵在石底隐隐出现

(竹子申明: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谢绝转载!!!

《大巴山的野美女的爱》之二
大巴山野美的爱
里面有背脚子的呼唤
那是前方有绝壁需要攀缘

里面有排夫在呼喊
那是前面有急弯子需要转

里面有樵夫在吆喝
那是千年大树被砍断

里面有山人在惊叹
那是觅寻多年的草药金耳环被发现

里面有山人在欢呼
那是花塾纸厂出纸了

那里面有野人在欢笑
那是河口碓房出油了

那里面有背脚子在嗨哟
那是草鞋下有笔陡的山需要翻

那里面有船工在招呼
那是肩上重货需要走空悬几丈高的木栈道上岸


里面有船夫拉风
那是芭蕉滩涂两棵抛瓜对树现两岸

里面有纤夫在喊号
那是木兰峡险滩一滩一滩又一滩

《啸声哪里去了》

第一次去大巴深山
住在老宅中
害怕

那是什么在啸
啸声汇成山呼海啸
像起伏的大巴山

那是什么在啸
啸声聚成烟雨迷蒙
像隐现的大巴山

那是什么在啸
啸声形成大海磅礴
像流淌的大巴山

《啸声哪里去了》之二

第一次去大巴深山
住在老宅中
害怕

那是什么在啸
是黑熊吗
那寻子的声音足以黑了整个大巴山

是什么在啸
是孤狼吗
那凄凉的声音足以孤了整个大巴山

那是什么在啸
那是花豹吗
那无助的声音足以花了整个大巴山

那是什么在啸
那是白麋子吗
那寒冰的声音足以白了整个大巴山

那是什么在啸
是猕猴吗
那求偶的声音足以“迷”了整个大巴山

那是什么在啸
那是豺狗儿吗
那尖利的声音足“柴”了整个大巴山

《啸声哪里去了》之三

第一次去大巴深山
住在老宅中
害怕

那是什么在啸
都说是一些大鸟
每晚按时开啸

为什么猜是一些大鸟
因为似乎大鸟才能发出那样长啸

是些什么大鸟儿呢
大巴山深山里人说不知道

是些什么大鸟呢
大巴山森林人说不知道

现在回想那些啸声
像一个大大的松鼠尾巴
分不清什么毛
只知道掠过了
只知道不见了
大大的松鼠尾巴掠过后不见了
让大巴山人都莫名其妙

《啸声哪里去了》之四

第一次去大巴深山
住在老宅中
害怕

每晚上啸声起
汇成山呼海啸

问题是
如果是大鸟猛禽才能啸

那啸声是什么大鸟
那啸声是什么猛禽


大巴山人一脸迷茫
我们深山住了千年
我们真的不知道

我们从来追不上这啸声
我们从来找不到这啸声
我们从来打不断这啸声
我们从来看不见这啸声
我们从来难分辨这啸声

《啸声哪里去了》之五

你知道
那啸声
你追不上
你看不见
你摸不着
你只能听见

每晚上啸声起
汇成山呼海啸

那好像是连绵大山本声在啸
那好像是起伏森林本声在啸

你知道你追到跟前
那啸声会移

你知道你赶到跟前
那啸声会跑

你总听到
你总追不到
《啸声哪里去了》之六

第一次去大巴深山
住在老宅中


每晚上啸声起
汇成山呼海啸

那啸场
似乎是无数的兽在呼应
似乎是无数的禽在发情
又似乎什么都不是
只是大巴山的磁场

那磁场像一些可以奔跑的兽
                  忽东忽西
那磁场像一些可以追逐的禽
                 忽这忽那

那那啸声像一些可以奔跑的兽
                  忽东忽西
那啸声像一些可以追逐的禽
                 忽这忽那

《啸声哪里去了》之四

第一次去大巴深山
住在老宅中
害怕

那是什么啸

那是多少种野兽叫声汇成的海
那是多少种野禽叫声形成的洋

大巴山沉浮在啸声中
就像我不是睡在老屋
不是睡在幺姑寿材的板壁后
不是睡在十六岁梦逝美女的棕床上
而是睡在甲板上
而是颠簸在浩瀚无垠的大海中
而是漂泊在白雾迷离的大洋中
《竹子和我一样恓惶》
深山老林
子夜时分
月亮高照
幺姑带我去上茅房

只记得那竹丛从我身边跑过
像一个紧张中忽大忽小的松鼠

只记得竹丛从我身边掠过
像一个害怕中长毛起伏的狐狸

只记得那竹丛从我身边逃过
像一个恐怖中忽有忽无的豺狗儿

《嘘声哪里去了》

第一次去大巴深山
住在老宅中
害怕

那是什么在嘘
那是虫子吗
都说你来自老宅后的古墓
你按时开嘘
都说你就是鬼在墓碑后隐藏

那是什么在嘘
那是毒蛇吗
都说你来自老宅后的悬崖
你按时开嘘
都说你就是鬼在悬崖后埋伏


那是什么在嘘
那是猫头鹰吗
都说你就藏在房后的核桃树上
按时开嘘
都说你就是鬼在树影中出没

《嘘声哪里去了》

第一次去大巴深山
住在老宅中
害怕

那些消逝的亲人
从来都没有远去

一部分和我围坐火炉坑
一部分和我围坐老屋

他们这些幽灵
围坐的火炉坑
就是老宅

他们这些幽灵
围坐的火炉坑
就是老宅
就是老宅中的我们

《我的祖先美人痕洒满溪河》
我睡在外家老宅
我的右边墙后大墓中睡着我的外祖徐茂松
他夜夜侧耳聆听他的美婆娘
她睡在我的头顶山梁上大墓中
那是我的外奶奶刘人美

刘人美是云雾家的女儿
破落大户人家的女儿
像徐茂松的仆人一样


我的右手山后大墓中睡着我的外祖徐定铺
他在向对面山眺望
寻里睡着那里的美婆娘
那是我的外祖婆马人美
马人美是徐家地客家的女儿
生下三个儿子支起徐家大梁


我的右手山中间两个大墓中
二房舅舅徐路儿守着覃人美
上一次回来正夸她漂亮
她却跟着永远睡在了徐路儿身傍


........................
《我的祖先美人迹洒满溪河》
(——叙述诗)
我沿着那条渔溪河向深山走
看水中落花
想美人迹

看水中落叶
想美人花

我想起嫁到茂盛秀的我的幺姑毛美人
夫君王华国到吴毅臣家接女子
不慎从栅栏子跌下半年后惨死
          毛美人再嫁深山老林
          “昔日王家堂前燕,落入寻常百姓家”
           毛幺姑落花成冢
            冢在何方
            要沿这些落花落叶溯流而上
            直到深山无路的地方

我想起嫁到嫁到阮家的我的二姑毛美人
夫君阮绪端飘逸公子一个
整天游荡飘游
日不归家夜不落屋
毛美人遭遇难产
情急之中阮公子招呼几人架滑杆往下抖
毛美人珠胎郁腹母香消子玉陨
毛二姑花冢在何方
只知道要沿着这些落花落叶溯流而上
真到不知道的什么地方

我想起嫁到阮家的邓幺妹邓美人
那当是我毛二姑的妯娌
邓幺妹怀孕期间
被棒佬儿抢亲
在王三春铺上生下阮家娃儿
有一天铺下一筐子手榴弹爆炸
邓幺妹母子成一包落花落叶
顺着渔溪河流淌

我想起河口徐公子的徐二娘徐美人
多次场争取战多少场大官司
徐美人不屈服这长那长
洋县漂泊流浪
何曾想保河口徐家传人的梦想碎在矿井下
多少落花落叶随渔溪河流淌

 

...........................................

 

 

《什么叫故土》
什么叫故土
原来故土就是n代祖婆美痕
洒满的那一条一条又一条溪河

如果奶奶覃家在大巴山一千年
如果外奶徐家在大巴山七百年
如果爷爷毛家在大巴山四百年

覃人美的落花定是洒满了
麻柳坝 关坪山 楸木沟

徐人美的落红定是洒满了
毛坝 徐家坡 权河

毛人美的落絮定是洒满了
瓦房沟  新联  芭蕉  瓦房店

难怪二月还不到
大巴山就一片粉红
那是我的祖那么多的人美
枝头重现 

《七个包 祭祀闺人美》
——叙述深山故事
悬崖上有一条路
拐急弯的地方曾有七个包
那是深山的秘密
那是密林的隐衷

那不是包
那不是看不见的包
那是七个墓
是强梁家的七口人
修路拐急弯被铲平
急湾事故多需铲平
陡湾恐怖多须铲平
可是他们仍在墓里头

他们构成一面悬崖
他们构成一面绝壁
他们构成一面山梁

他们构成拐急拐时
所有人的惊叹号

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他们家房子被对面坡上冲出的一大包泥石流糊住
最是可惜其中有回娘家的闺人美

事故发生好久后
他们被挖出后
集中埋在悬崖“峭头”七个包
最大的一个包不是强梁而是闺人美

如果不是闺人美
谁愿去挖七个遗体

如果不是闺人美
谁愿去给整人的家族埋人砌坟

闺人美的凄美抹平了山人的怨恨
闺人美的遭遇抚平了山人的伤痕

山人拐弯时都知道
那不是七个包
那不是看不见了的七个包
而是泥石流中挖出的一家七口
那一家曾是山里的强梁
批谁斗谁打谁吊谁
算计谁敲诈谁
由他家主子说了算
却不想随葬闺人美
却不想冤枉美人闺
让山人唏嘘感叹
让山人百结愁肠


闺人美在七个包中间
美人闺在七个包里面
都已经看不见
只是一个拐弯
那是大巴山人才知道的悬崖拐角的秘密

《祭祀闺人美》之二
同一场泥石
另一个家族六口被埋
善良的山人仍是去救
只可惜除一个其它没有救出

特别是那个闺人美
那一年才十二岁
胳膊都被拉断
仍没有拉起
仍没有扯出
仍没有救出

乡亲们齐心合力
只救起闺人美的奶奶
在深山残喘

奶奶说
报应呀
我知道的
报应呀
只是可惜了我的孙女
闺人美

奶奶说
山人世代友爱
何时吊打批斗
何时“吊半边”
何时“火麻猪”
何时”晒毒日“
何时”轮着夯“
十八般刑具何时对乡亲
三十六种极刑何能对乡邻
造孽呀
报应呀
天谴呀
我知道这惩罚早晚会降临
我知道不过不报时候没到
我知道时候一到全部报销
你们知道我叩了多少头
你们知道我烧了多少香

只是可惜了我的孙女
我的美人闺
我的闺人美

《祭祀闺人美》之三
覃家闺人美
闺家覃人美

小小的姑娘
多好一头长头发


油油闪亮
如同上面全是籽油
闪闪发亮
如同上而全是阳光

有一天
姑娘们收工
路过一个土坑
覃人美说  多好的土坑
闺人美说  多好的睡觉的地方

姑娘们忙纠正
覃人美你莫乱说
那是一个土坑哟
那是一个姑娘睡觉的地方吗
你还那门年轻哟
可是不敢乱说哟
这种话在大巴山叫断路话
可是不能乱讲哟

不想到几月后
覃人美就饿死了
闺人美真的睡进那个坑
覃人美说  多好的土坑
覃人美说  多好的睡觉的地方

巴山人不疼美人覃
只是说
那覃人美
还是个小姑娘
多好一头长头发

《祭祀闺人美》之四
徐人美叫碧儿
碧玉的碧
玉碧的碧
城里人的长相
李铁梅的形状
都说是山里最漂亮的姑娘

得了窝儿寒
不知道是父亲被摔死
眼珠摔出吊得尺长
受了惊吓
还是二舅被毙没有收尸
受到恐唬

不知道是
劳动太累想长长睡觉
不知道是
巴山太潮想长长冬眠

不知道是不是
像大巴山人说的
在那个穷困的年代
在那个吃不上的日子
在那个人人都嫉吃的冬天
闺人美吃多了
徐人美顶食了

美人闺悄悄长逝
在那个凄迷的长夜里

闺人美默默长睡
在那个窝儿寒肆掠的长夜里

《祭祀闺人美》之五
徐人美
美人徐
野草一般
死在深山老林
停在老林深山
一块门板上

太美的姑娘死了
怕闹鬼
先找一处先死的男娃儿墓
两个家长拿出逝男逝女的生辰八字
像模像样
先订婚再结婚
举行冥H后
再下葬
把一对路人
埋在路旁

她与他
生前索不相识
死后埋在一堆
像结过婚的夫妻一样

徐人美
美人徐
还没有订婚
更没有结婚
当然不能进祖坟
这样下葬
像有个伴儿一样
这样归土
像有过夫君一样

徐人美
美人徐
少女才十六
睡在一个陌生男娃身旁
像结过婚像有过丈夫一样

只有人叹她美
却无几人知道
她是谁

徐人美
美人徐
王人美隐身徐人美
美人王隐身美人徐
她实姓王随母改嫁深山徐家

整个大巴山都不知道
她是乱石镇茂盛秀老商号的万金小姐
她是乱石镇王寿田、王兴伯的逝子管家婆女传人

没有人知道徐人美的身世
没有人打听徐人美的来处
都在叹徐人美是一个漂亮的姑娘
都在叹美人徐是一个绝色的姑娘

都在叹这样的徐人美怎么会生在乡下
都在叹这样的徐人美怎么会藏在深山
都在叹这样的美人徐怎么就是不一样

都在叹这样的徐人美怎么会病在深山无人问
都在叹这样的美人徐怎么会逝在老山无人管

都在叹这样的美人花怎么会陨在野邻自流落
都在叹这样的花人美怎么会逝在荒山独寂寞


《祭祀闺人美》之六
徐人美
美人徐

你的墓就在狼肠小路旁
每一次山人路过
都听到你银玲一般的笑声
每次樵夫路过
都听到你金子一般的歌喉

山人都说
你没有逝
你就在亲妈后爸爸窗后那棵核桃树上
你化身成猫头鹰的模样
每天你按时开嘘
让院里人毛骨耸然

有一天你妈妈上坡
山人说看到你跟上去了
嗖一声
接着扑扑啦啦的响声一片
那不是鬼又是什么


你妈妈也晓得
你妈妈也害怕
去给你烧纸
去你坟上塞盐

你告诉大巴山人
人是可以死去的
美却不会死

你告诉大巴人
你是徐人美
你是闺人美
你是徐人闺
你是闺人徐

你从来不说
你是王人美
你是美人王

你来来回回蹿来蹿去
就是为了告诉山人这些

你神出鬼没钻来钻去
就是为了山人知道这些

你告诉大巴山人
人是可以消逝的
美却不会消逝

你告诉大巴山人
人是可以腐烂的
美却不会腐烂

就如你想告诉大巴山
你的故事
你才活了十六年
就美的不可比方
就美的无法形容

因为你来自季节的交替
因为你来自新旧的替换

你告诉人们
你可以消逝
可是凝固在你美丽生命上的历史
不会消失

你告诉人们
你的美可以消逝
可是关于你的美的传说
不会消逝

你才十六岁
却有一种沧海桑田的
凄美
流淌在深山老林
在人不知鬼才觉的地方

 


《祭祀闺人美》之六
毛家闺人美
毛家闺美人
毛悠益的孙女
出落的花儿一样

那一次巴山发洪水
百年难遇大洪水
毛人美在河边捞流花
又一丛落花从上游流下来了
上面还有根子
上面还是露水
上而还凝泪花

毛人美去够
脚下石头不够牢固
岸上泥沙不够坚固
石松泥沙滑落
闺人美掉入洪水
毛人美也成的下游的流花

毛人美从此在人河中沉浮
毛人美从此成人河中的流花

美人毛从此在汉水中隐现
美人毛从此在汉水中漂逸

闺人美那会儿还没有出嫁
毛人美永远都不会再出嫁

闺人美从此常出现在洪水
毛人美从此常隐现在流花

上游常有流花飘过来
却不知道哪一朵是美人毛
却不知道哪一枝是毛人美

毛家人说起闺人美魂魄仿佛已经不在身上
毛家人说起毛人美灵魂似乎还停在那一年

《祭祀,宅人美》
(竹子注:请大巴山川陕鄂交界汉阴县的知道毛高秀及其家族的

信息的文友给提供毛高秀信息。)
有一位名叫毛高秀的
因为是汉阴街上商号的管家婆子
被人活活打死在汉阴街上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瓦房店吴毅臣逝弟的媳毛高秀
还是其它什么毛高秀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我的瓦房店毛九姑毛高秀
还是其它什么毛高秀

我只知道
毛高秀
宅人美
美人宅
从小被瓦房毛家当心肝宝贝
跑棒佬儿
毛老爷七十多岁了
率领”抬毛高秀的轿队“仓惶出逃
跑在陡峭的山坡上
毛老爷颤颤巍巍
毛老爷四腿落地
像个爬行动物一样
毛老爷摸着石头忙甩了
生活轿夫腿打滑
摔了他的心肝宝贝毛高秀


我只知道
毛高秀
宅人美
美人宅
从小许配大户人家吴毅臣弟弟
还没有嫁准夫被绑架
被棒佬儿点背背香活活烧死

毛高秀还没出嫁就成”寡妇“
再出嫁需要吴家写休书出条子

毛高秀从此流落滚滚红尘
被吴姓大商人带走

不知道毛高秀被带向哪里
不知道毛高秀被隐藏何地

只是想想庭院深深就想起毛高秀
只要想起古宅老雕就想起毛高秀

只要一提起毛高秀
就想起毛高秀住过的老宅
瓦房店的老宅
汉阴的老宅
瓦房店的老商号
汉阴的老商号

就想起幽人唱的歌
雕梁画栋
墨香砚馨
香人宅
宅人香

就想起幽人唱的歌
雕梁画栋
墨香砚馨
香人美
美人香

就想起幽人唱的歌
雕梁画栋
墨香砚馨
宅人美
美人宅
《祭祀,宅人美》
听我爸爸说
他花家有一个花人美
一只眼睛是一个萝卜花
只是侧影仍是漂亮
只是侧影仍是袅娜
翩翩走来
好一朵飘逸的花人美
好一枝空灵的美人花


更可贵的是花人美
深谙琴棋书画
更难忘的是美人花
深解蜀绣湘绣陕绣的区别
将个刺绣堆绣剁绣用得神出鬼没

那一天
有女子出嫁
陪嫁经过闺房坎脚下
毛人美依窗看
禁不住给母亲说:
“妈呀!你看人家多好陪嫁!”
“人家人才好,陪嫁也好!
   “像你,就是有再好的陪嫁
    ”也嫁不出去!

母亲没有想到
就这一句话
花人美哭了一夜
凌晨美人花上吊自杀
《姑娘是什么》
花家母亲失悔万千
一遍遍说着一些话
一些忏悔的话

原来姑娘是露珠
轻轻一碰就散了

原来姑娘是蒸汽
悄悄一撞就失了

原来姑娘是水珠
款款一碰就化了

原来姑娘是血玉
轻轻一碰就裂了

原来姑娘是泪钻
轻轻一撞就碎了

《姑娘的心是什么》
原来姑娘的心是露珠做的
你还没碰它就散了

原来姑娘的心是水珠做的
你还没碰它就化了

原来姑娘是蒸汽做的
你还没撞它就消失了

原来姑娘的心是血玉做的
你还没有碰它就裂了

原来姑娘的心是泪钻做物
你还没有撞它就碎了

《贺人美,人在哪》
大巴山美少年参军的有多少个
他们抛弃的美人有多少个
滚滚滔滔涛涛
她们在哪沉浮
她们在哪残喘
谁能告诉我

我只知道我亲人中的几个
贺人美是贺谧儿的堂姐贺翠堂
嫁给被我爸爸带去参考军校的刘伯衡
其父刘月皋是”山头“
当时出嫁有多轰动
十二背脚子的陪嫁
二伯娘贺谧儿与妈妈徐馨儿都去填箱

刘伯衡部队回来
分到县上
刘伯衡与贺翠堂离婚
找了张胖子的女儿张人美
结伴张胖子的千金美人张

从此我就不知道贺人美的下落
从此我就不知道美人贺飘泊何方

《贺人美,你魂在何方》
贺人美贺四大房的女儿
娃娃亲订婚我的二外爷徐兴棠
花塾纸厂碓房主徐兴堂
”著名诉棍“徐兴堂

都说是徐兴堂
要人才有人才
要口才有口才
要家业有家业
要实业有实业

都说贺人美要嫁一个俊人才
都说美人贺要嫁一个好人才

姐妹都夸奖贺人美命好
从这个金银窝掉进那个金银窝

姐妹都羡慕贺人美命好
从这个山头移到那个山头

何曾在在出嫁的前一天
贺人美害伤寒猝死
美人贺打摆子促亡

美人贺如落花飘过花塾
贺人美如春雨飘过树堂

 

《失踪 闺人美》
她们是姐妹
她们是花家的两个女儿
她们的父亲“过业”死
她们随母亲出嫁洋县

她们不被后爸爸待见
又回到幺舅家

姑娘成孤儿亲人就少了
姑娘大了长辈就多了
都想管姑娘出嫁

有一天
两个姑娘都不见了

这么多年
闺人美在哪

这么多年
花人美在哪

没有人关心
没有人过问
《失踪的美人花》
这么多年
没有人过问
花家那一对失踪的美人花

只有有一天
我听她们的弟弟在说
我已经在报上登过好多个寻姐启示
仍找不到她们的芳香

这就是这些年
大巴山给我
唯一的安慰了

这就是这些年
大巴山给我
唯一的慰藉了

这就是这些年
大巴山给我
唯一的希望了

《迷失的美人花》
你是花人美
你是美人花
你是花家坪首富家的一朵花人美
你是花家平大户家的一朵美人花

乱石阵时期
你的大伯、大伯娘、爸爸被村民拉大树梁砍头
四年后你妈妈病死
举目无亲
你妈妈郑重向你托孤你的小弟弟

小弟弟终于成家立业
你却把你自己出嫁给了一个老头子

不曾想你弟弟有了儿女却中风瘫痪
成了地上的爬行动物

周转许多人想联合拐卖你的弟媳
你无法阻挡
有一天干脆也拐卖你的弟媳妇

弟媳妇抬头望大姑姐

花人美你面无表情
美人花你像一朵红罂粟花

你报复不了整个社会
你可以报复你自己
你报复不了社会
你可以来报复你的亲兄弟

花人美
美人花
你拐卖不了你的弟媳妇
你居然又一次把自己拐卖

听说你又一次把自己出嫁
你从此与家人亲人断绝联系
你从些失踪人世

大巴山人都想问问
美人花
花人美
你现在人在哪
你现在心在哪

大巴山人都想问问
美人花
花人美
你现在消失在哪儿
你现在迷失在哪儿

《花人美自诉》
你们没有资格指责我
你们没有资格控诉我
你们没有资格上诉我
你们没有资格谴责我

我是把自己拐卖了好几次
我是想把我弟媳拐卖
可是这是我自家的事儿
我走投无路只伤害我家人
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我没有伤害别家人

近代史是我家族写的
不是你们这些旁观者写的
更不是你们个别落井下石者写的

你们不是落花
你们不是流水
你们就永远不知道
冰有多刺
水有多凉
夜有多黑
黑有多长

你们不是流水
你们不是落花
你们就永远不知道
我在流水中都经历了什么

你们永远不明白
为了活下去我怎么挣扎
为了活下去我怎么彷徨

你们唯一知道的是我还活着

你们只知道我是
花人美
我是美人花

你们只知道
我花人美我美人花
也在到这世上来一场

 

《消逝的周人美》
——述事诗
周人美是周家千金
周家族深山几百年
大家族声名悠长

周人美母亲难产死
是父亲难产死的第五房妻子
是谁被“生殖恐怖”的巴山产妇供成“佑生的周娘娘”
由人变神
终年烟火不断

周家几房人
仅周人美的父亲拥有大油坊
世道变换油坊被占
周人美父亲只好跟儿子逃难洋县
何曾想异乡仍讲成分
批斗会一场一场又一场
你们吊我不如我自己上吊
周父亲上吊自杀身亡
抛二个儿子
“独在异乡为异客”
抛一个女儿周人美
在花家
“独在故乡为异客”

周人美曾经自豪
河口强人都拜倒在石榴裙下
气走丈夫花人俊
却不想强人只贪美色
没有一个是可依靠的肩膀


花家房子被分几家
花家竹楼府成公社仓库
花家四兄弟只分咫尺房
几十口人挤一起像猪喽喽一样

周人美娇小姐命坠薄心却强
为嫉小舅子种的豆儿丰收小事儿打架过业
致小舅子年轻命殇
     致年轻人一腔才华泡汤
周人美嘴硬心慌
慌乱中
被阴魂纠缠上

盖新房
二楼板壁没有修好
木板轻轻放上
周人美过悬空栈道
木板一翘
胳膊被摔脱臼
肘子张一个大口

泪眼望强梁
却不见一人出现解美人急
却不见一个出现缓美人伤

更不指望花中山狼
他也姓花曾是王家长年
裤子都没有穿的
媳妇都没得娶的
花家帮他赎身
花家帮他娶妻
花家送他上学
花家替他盖房
世道换
他当上会计
先把花家踩上
怎么报恩花家
大巴山世代流“芳”
最深的"感恩"就是
...................

那才叫一个人品现形的时代
花中山狼感恩的方式
大巴山人不想知道真相
只周人美一个知道就可以了

还是幺舅娘看周人美可怜
幺舅娘看儿子学校得了五元奖
幺舅娘说:“儿子呀!你看二妈疼得呻唤!”
五元钱给周美人找来水师才把胳膊投上

不知道飘逝前周人美有多痛
不知道咽气前美人周有多怨


不知道周人美睡在哪里
她曾是周家美人闺
她曾嫁花家闺人美

不知道周人美坟埋何方
不想问不愿问不敢问
怕周家人无人过问
怕揪起花家人心伤

《消逝的周人美》
周人美花逝了
被停在长板凳上
肚中一股气梗着
像梗着一根棒子一样

那棒子在周人美肚子中隐现
硬似一根铁
硬更似一条钢

那是她肚子里梗着的一股气
那是她肠子里梗着的一段情
那是她肺腑中梗着的一段爱
那是她大脑中梗着的一段痴

那是周人美
在周家大树被砍后
在花家后生崛起起

落花飘零时
被叉在树桩上的感受

《山妇美》之一
你嫁入深山
潇湘竹园深处
你的公公被饿死在斗台下
你的大伯被黑了
你的丈夫沦落成农民
鼻子大如气泡
说是鼻炎无钱治所致


记得第一次见你
嫂子你真的太美
实在惊为天人
不说你的白皙
不说你的粉嫩
不说你的苗条
不说你的窈窕
只说说你的卷发

你站在那里
望向远方
一阵清凉的山风吹过来
你的卷发飘飞起来了
我眼前展开的
像一幅水彩画儿

你蹲在那里
对着吊锅下部吹火
一阵的火炉坑浓烟扑过来了
你的卷发飘飞起来了
我的眼前展开的
像一幅油彩画儿

你靠在一堆柴禾前
头微微地上扬
一对眼睛秋水迷离苇深影邃
一阵谷香飘过来了
你的卷发飘飞起来了
这一暧溪水的淙淙作响了
像一幅水墨画儿

《山妇美》之二

这一次见你
你还是那么漂亮
只是那漂亮被风中的野菊花格式化

你重复一次
我丈夫不是病死是被他兄弟打死

你来加欢迎我们的宴会
然后匆匆离去

却把惆怅给我留下
却把感叹给我留下
却把伤感给我留下

我知道山风正在带走山妇美
我知道大巴山山花终将凋零尽
只留下一朵朵风中的野菊花

 

《大巴山野妇讲故事》
那一次去砍柴
林间闪现一蒙面男

一身黑在老林中隐现
对着缝隙吹出一山歌
“嫂子你一身黑
   我的那个下面硬如铁”

《大巴山野妇讲故事》
知道她有内劲
知道她有内涵

野夫不让野妇穿漂亮衣服
虽然亲戚送的花衣亮裤堆满堆满竹子楼府
只让她穿蓑衣顶破麻
只让她用火炉炕的灰把脸抺花
仍不放心她下地
仍不放心她砍柴

野妇这样上山
野妇这样钻邻
呲牙咧嘴
亮眼晶晶
攀岩走壁
野歌野吼
仍吸引整个大巴山野兽
蠢蠢欲动

整个大巴山都屏息敛气
只为看野妇能不能踏入十万野兽的陷阱
只为看野妇能不能误入百万禽兽的伏击圈
只为看野妇能不能闯入千万怪物的包围圈

《我的野美舅娘》
我的野美舅娘
整个就是一个野人

舅娘指头上空悬足有120度的大崖
声称大崖头那些斜插我头项的树都是她种下

舅娘指那远山那葱郁一长片
                    那像巨龙低头饮水
声称那片树林是她的承包地

舅娘说
那些好成份的没有长性
树子才胳膊粗就被砍了烧火了
说是冬天冷得不行

可是我不
我舍不得砍
我一定要务出大树
我一定能务出大树
务不出小时的原始森林
但是我一定要务出大巴山最大的树

你等着看吗
你一定要等呀
等大巴山的森林重现
等大巴山野生人参再现
等大巴野生白麋子再现

你等着看吗
你一定要等呀
等大巴山的原始森林重现
等大巴山野生溪水再现
等大巴山野生动物再现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