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感觉名人                       

中国重要管道工程总经理马骅讲故事.马骅是"西气东输”"陕京管道”"苏丹工程”"太平洋管道工程”的总经理
发表时间:2020/1/28 19:26:02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马骅讲故事     浏览次数: 1994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故事连载。
讲故事的是中国石油所有重大工程的总经理马骅。
马骅是西气东输管道工程、陕京管道工程、苏丹管道工程等国家重要管道工程的总经理,他的书《大道通天》就是一部中国管道史。他讲的故事真的很好听。他的文采许多作家都比不上。这可真是“莫言马上得天下,自古英雄尽解诗”。
马骅讲故事:
鼠年到,勾起了我对上一个鼠年一2008年春节的回忆。
我是在07年的10月份出征俄罗斯的远东一太平洋管道工程的。因为刚刚开工,进展不顺,工期又紧,所以当年的春节,我们几百名中国管道人都是在俄罗斯的管道工地上度过的。虽然这对我们这些常年征战国外工程的人不算什么新鲜事,但却也给我留下了一段难忘的俄罗斯过年的记忆。
记得当年我是从黑河过境,乘坐的是俄罗斯方面的气垫船过的黑龙江,固为当时江面尚未完全冰封,江心还有一股水流,汽车,轮船都不适用,所以只有这水陆两栖的气垫船最为合适。气垫船里人挤人,人挨人,移动一下都难。我勉强挤在了一条汽车保险杠下边,抬不起头,直不起腰,再往周围一瞅,一个个全是这烊,因为这无论是俄罗斯人还是中国人全成倒爷了。关健就在于俄罗斯的物资太贫乏了,所以从中国过去的人都尽量多带些东西,就连汽车保险杠,轮胎,彩电,洗衣机这些大件也带,这汽垫船就比我们大串联时的火车还要挤了。好在船开起来,十几分钟也就到了。下了船,你再看,用八仙过海各显其能耒形容是太恰当不过了,你看头上顶着,双手拎着,地上拖着,每个人都在超重负荷地艰难前行着。好容易捱到了海关,又是一个关口。俄罗斯人即使排在后边,也要把中国人巳经放上验关的东西用脚给你扒拉下去,让后边的俄罗斯同胞先过。这些海关的俄罗斯人,毫不掩饰他们对中国人的歧视,理直气壮地做着这些事。中国人的抗议他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可怜的中国人也只好等俄罗斯人都通过了,我们再过。但也有例外,俄罗斯人也十分尊从经济规律,那就是交钱者优先通过。因为接我的人深暗此道,我也就成为了这优先的通过者,得以冷静地,客观地观察了这奇葩的海关通过的全流程。
在闷热的火车卧铺车厢里坐了20个小时后,总算到达了我们项目部所在地一湼留恩格里市。俄罗斯亚洲部分的一座不足二十万人口的一座小城。

到了位于镇中的项目部,我才发现这座木质的二层小楼,还有几个房间住着当时苏联二战的老兵,他们大部分都七,八十岁了。因为这是镇上指定的唯一涉外宾馆,所以我们只好和他们挤挤住了。因为住进耒时天还蒙蒙亮,也没看清周围的环境。等到天亮了出去吃饭,我才发现,这小楼的东山墙好象被烧过,烟熏火燎的,项目部的小刘告诉我,这是我们到湼留恩格里遇到的第二次惊险。因为我们项目部原耒住的那栎楼已经被当世民族主义组织给放火烧掉了。那是几天前的一个凌晨三点多钟,几个民族主义分子趁着后半夜的月罢风高,将几个用玻璃瓶子装汽油自制的燃烧弹扔进了我们住的木质二层小楼(俄罗斯早期的典型建筑,大约离地有|米左右上面用木材建成的纯木头结构)的下边,火从楼底往上烧起,由于众所周知的烟囱原理,楼底顿成燎原大火,且呼呼地窜向楼上,幸亏我们有人半夜起夜,发现窗外火光一片且噼里啪啦山响,及时叫醒了大家,仓惶逃命,才没有全军覆灭,侥幸逃脱。被政府指定安排到这处小二层楼后,这些丧心病狂的民族分子又追杀过来,幸好被我们雇佣的保安及付发现,仓皇逃跑之时,把燃烧瓶扔到了东山墙上,才没有再次酿成火灾,保住了这栋小楼。不然的话,我们中国人在这座小城中,不就真成了丧门星,走到哪,被人追杀到哪。这活可就真的干不下去了。没想到这俄罗斯民族排外情绪这么严重。怪不得,在俄罗斯很少见到有外国的施工队伍。
工程进行起来出奇的艰难。合同工期十月开工,但直到主体工程完了,由于海关的刁难和层层关卡,我们的好多设备还没有被放行,黄乎乎的停在海关堆?。业主指定指定的回填细土的分包商,不但要价高出我们拿到的予箅价一倍,而且太部分还不能及时供给,甚至有几家把我们的予付款卷走外逃。所有甲方供货的钢管,多种壁厚,几个防腐等级的都混垛在一起,光是挑选钢管,就使我们陷入极大被动,投入大量的人力,设备仍然满足不了焊接的进度要求.等到08年的一月下旬,临近年关之际,气温愈加寒冷,每天都在零下40度左右。工人们黑白二班倒,尤其是夜班工人们,对一道口,焊一道口都要在工序空当赶紧跑回工地上停着的值班车里来缓一下,否则就冻僵了。
这一天,我一出门,就发现今天的气温绝对低,因为它不同于往天,天上飘着的雪粉已经变成了烟雾状,这予示着气温已经突破了零下40度。问一下司机小谢,他说看不出多少度了,因为标志零下40度的温度计已经冻坏了丶无显示了。等到了天黑,各工地纷纷告急,先是紧临项目部的三公司报告气温降到了零下47度,接下来四公司报告降到了53度,而最北边的大尼工地的二公司竞然降到了零下57度!我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万万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极端温度!我赶紧下令,每个工地留二人一车值班,保证未熄火设备的运转以外,其余人员马上撤出!熄火的设备不管了,当天的进度放弃了,赶紧保证人员的安全吧!这三个主力公司的事处理完了,突然我一激冷,那在线上分散単机作业的建设公司不是更危险吗?他们一人一机,万一设备熄火了,这操作手前不着村,后不着地的,还不得冻死啊!于是我又赶紧打电话给建设公司的张经理,当得知他们已经按项目部的精神把人都撤回来时,我才松了一囗气,但马上又抓起电话,要求他们逐人逐机落实,务必确保工地不落一人!刚喘口气,调度室又来报告,说在偏僻的新疆油建工地一直联系不上,,,我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找来了项目部的杨成生书记,他安慰我说,他下午刚从那里返四,他们抗寒的准备工作很充足,准备了大量的备用燃料,,而且他们那个小经理机灵,细心,不会有什么事的。听了楊书记的分析,我才稍微放下点心来。接下来我们俩又逐一分析各营地的备用取暖方案,当听到杨书记说各营地都准备了备用的木柴,备足了柴油,发电机的供油管也都检修保温,且都由项目部统一检查验收了时,我终于松懈下来了。项目部有个好的书记,真让你省不少心。好多事情他都做了,还是要依靠集体的力量啊!一个人再能,也难免顾此失彼,正所谓丶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度过了这场严寒的袭击,我们的工地经历了一周,才慢慢地恢复过来一一好多设备在这次严寒中,坏掉恢复不了,必须更换新的设备了。因为在俄罗斯的冬季工地,超低温度下,设备一旦熄火,那就再也发动不起来了。来年的五一以后吧。
就这样,气温降了又升,升了又降,每个周期都要历时十几天。我们就这样应对着,经受着,终于熬到了二月初,中国传统的春节到了。由于工地所在地偏僻,当地对中国的春节没有什么反应,只有我们的几个营地地挂起了标志性的中国的大红灯笼,亮起了缤纷的彩灯。当地人在新奇之余,终于弄明白了一一中国人自己的传统节日一一春节到了。中国人要在俄罗斯的土地上过年了!和我们并肩战斗的俄罗斯雇工纷纷用他们刚刚学会的中国话丶过年好耒向我们祝福。俄罗斯的业主,同仁们也向我们表示了祝福。而我们的工地却趁着春节这段难得的气温回升期仍然在夜以继日地二班倒作业。过年的标志性节目一一吃饺子在所有营地也都无一例外地上演了。和国内项目上不同的是,凡是俄罗斯人,不管是我们的雇工,还是项目上的业主和同仁们,无一不希望吃到我们中国人的饺子,无一不在品尝了之后,竖起大姆指。
这一年,我们是在远离莫斯科的地方,在当年列宁斯大林的流放地。在钢铁是怎样炼成一书中,描写的修筑西伯利亚铁路的地方度过的一一次永生难忘的春节。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