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感觉名人                       

林依伦,《爱情鸟》演唱者接受记者毛竹采访时的趣事儿
发表时间:2021/9/21 11:26:11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记者毛竹     浏览次数: 1254
 
 

 

《毛竹采访林依伦趣事儿》
——仅仅记事儿。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谢绝转载,转载必究!!!
当年,毛竹去胜利油田采访,遇到名星们驾到东营演唱会声势浩大。毛竹受邀参加。
节目中有林依伦唱的《爱情鸟》。林依伦打扮的很前卫,甚至有些儿”出类拔萃“。林依伦的打扮,毛竹记不清了,好像是镶着闪钻的皮衣、皮裤、皮靴,服装有些儿像今天的摇滚歌手汪峰——现在回想林依伦的歌曲《爱情鸟》比汪峰的《春天里》还带劲呢。在当时,观众都觉得林依伦酷毙了。加上林依伦的劲歌劲舞,好听的上口的幽默的风趣的歌曲《爱情鸟》,真的是十分带劲儿。《爱情鸟》太受观众欢迎了,观众掌声经久不息,林依伦又唱了《火火的歌谣》。这首歌毛竹以前还没有听过,一下子喜欢上了这首浪漫的歌。
毛竹萌生了去采访林依伦的念头。毛竹想给报纸的副刊增加一点儿亮色——中国名星们云集东营给胜利油田的职工的演出且引起轰动,这当然是中国石油人、甚至中国人想看的好新闻。那一晚毛竹与林依伦等名星下榻同一所星级宾馆。
毛竹于是与胜利油田记者站的朋友们商量,准备一起去采访林依林。已经深夜11点多了,实在是太晚了!可是如不及时采访就没有机会了。好在胜利油田是”演唱会的东道主“。胜利油田的记者们先给林依伦打电话说明毛竹的意图。林依伦表态欢迎毛竹记者等去他的房间。
门敲开后,林依伦请毛竹等人进去坐下聊了一会儿天。快零点了,林依伦对毛竹说: 对不起,我和胜利油田的几个哥们早就提前约好了。今晚我们零点出发,我们一起去黄河入海口滩涂草丛中打野兔子。明天晚上我还有一场演出,请毛竹记者你明天演出前一小时到剧场后台来找我,我在那里接受你的采访,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
毛竹出来后,对林依伦深夜“打野兔子”这件事儿十分好奇。当时有人把做那种不能见人的事情叫打兔子。难道林依伦深更半夜是去做那种事儿?不对呀!林依伦看起来是一个阳光正气的小伙子,根本不像那类男人。更何况做那种事儿的男人都是偷偷摸摸的,林依伦怎么那么大大方方地说他们要去打里兔子,坦坦然然的,也不像是去做那种事情呀?难道.............
毛竹好奇地问胜利油田的记者们。记者们说:毛竹,林依伦真的是去打野兔子。我们这里是黄河入海口,黄河都干涸了,黄河入海口是个大喇叭口,现在是大片的滩涂,滩涂上有一大团一大团又一大团的水草,一大簇一大簇又一大簇矮柳小树,里面野兔子可多着呢!别说林依伦要去打野兔子,我们都经常去打野兔子呢。打野兔子深夜去,打得多!凌晨去,打得更多!这次你的时间紧张,走时局里又早有安排。如你能多停留几天,周未,我们也带你去打野兔子?可好玩着呢!我们每次去都收获满满。打了野兔子我们还经常点燃篝火,现场煮的野兔子肉、烤的兔子肉那可真是要多香就有多香!吃了你一辈子都忘不了呢!我们开车拉上猎q、烤箱、煮饭的锅、还有手风琴等等,我们也凌晨去,清晨起我们就开始张罗野餐,太阳升起时我们就可以一起玩乐器唱歌了,比如说林依伦的《爱情鸟》《火火的歌谣》...........那可是真叫惬意.......
毛竹和记者们面面相觑,都笑了,笑得好开心,笑得像数朵鲜花儿层层盛开。

第二天,毛竹在离演出还有一个多小时时就到了剧场门口。没有想到的是,由于前一场太轰动,一传十,十传百,吸引四面八方的人涌来观看,那可真叫人山人海,那可真叫山呼海啸。剧场的门就那么大,毛竹拿着票却根本就挤不进去。
毛竹想想在青海西宁亲身经历踩踏s人事件,那些十几个被踩s人的s体就摆在毛竹身边几米地地方,新华书店的门口。那真是太恐怖了!毛竹与妹妹几人两次从死亡魔鬼口中拨出身子,居然还活着出来了。那实是太惊险了!妹妹的学生18岁的姑娘被踩s了,让妹妹心痛不已。毛竹当时当老师的学校同事,一位身高一米七的漂亮女体育老师被踩伤,伤得最厉害的居然是眼睛。吸取血的教训,毛竹不敢硬挤。
等毛竹终于走入剧场。待毛竹终于走进后台。都要开演了。
毛竹以为,后台的人一定很多,需要在众多演员中问来问去寻找林依伦,甚至需要来来回回寻找林依伦,那一定是一件艰难痛苦的事情。因为来的名星太多。几乎每一个明星身后都是一个班子。
令毛竹没有想到的是,后台入口处像一个又长又幽又大的“喇叭”。”喇叭“通向后台演员们的化妆室。毛竹的视野中空空荡荡,却有一个男人,背光站在“喇叭口“处。孤独和寂寞的剪影被光影加倍地扩大了。逆光使这个男人身高一米八几的男人显得顶天立地。有些像一座陡峭独立的山。这个男人几乎把这个“喇叭口”站满了,影子高大怪异地像一个怪兽压向毛竹。那影子可真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高拔,有一种”遇冷漠兮威震天”的威风。这个男人居然就是林依林。
原来林依伦一直站在“喇叭口”等记者毛竹驾到呢。可是“望穿双眼不见影”“恭候多时不见踪”。林依伦真是越等越生气。年轻人的怒气足以横扫世界,何况一个小小的记者毛竹?可可想想昨天晚上自己的承诺,林依伦又不肯走开,就那么站在那里顶天立地般地等候着。看起来林依伦是一个守诺如金的人。
毛竹硬着头皮逼向那个又长又大的“喇叭口“。由于背着光毛竹的眼睛就有些儿看不清。毛竹隐隐约约地看不清林依伦的脸,但却感觉那脸有一个倾斜度,像刀锋一般斜睨过来;更看见林依伦一个指头狠狠地指着自己,像一个硕长的枪口瞄准着自己。
个子高高、瘦骨嶙峋、孤独铮铮、寂寞锃锃、遗世独立、桀骜不驯的林依伦就站在后台的入口外,像举着一个步枪,枪口定定地指着毛竹,枪口中溢出太多”说不清、道不明原因“的怨气与惆怅。
看到毛竹终于出现,看到毛竹终于走过来。林依伦板着个脸,那冷峻的严肃的表情足以让春水凝固,让绿植结冰,让温度起降零下六十度。更何况凝固毛竹脸上的笑容。那怨气真是扑面而来。那怨怅真是压到泰山之势。何况一根”空心草“毛竹。
林依伦当时在中国火得厉害,走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可能还从没有受到过如此冷遇呢。林依伦怎么也想不通,在中国偏远一隅小小的东营胜利油田,堂堂的林依伦居然被一个小小的记者毛竹这般冷漠与如此怠慢这般玩耍如此不屑一顾。林依伦像一个憋住劲儿要出手的武林高手。林依林像是一个受了委屈要发泄的绿林好汉。
好像林依等毛竹不再是为了接受采访,而是要找毛竹算账,甚至找毛竹复仇。
真是一个年轻气盛的林依伦!
毛竹向林依伦走近。
林依伦远远地就举起的胳膊和伸出的一个指头始终没有放下。就如那直桶桶的步枪描准毛竹的”枪口“始终没有放下。林依伦不肯放下“枪口“。毛竹离射程越来越近。林依伦”枪口“仍不肯放下。待毛竹走到枪口跟前,林依伦“枪口”对准了毛竹的眉心,那是一个一枪可能致命的地方。那是一个枪可能证毛竹烟消云散的地方。
林依伦一字一板地说:
”毛—竹—!你—迟—到—了!“
那每一个字都用了千钧之力,都像扳动射出子d,一颗一颗又一颗狠狠地射向毛竹,要让毛竹血肉横飞。
那劲儿,似乎千军万马都会从那枪口涌去,射向毛竹,把毛竹射成或震成撕成碎片。
毛竹看不清林依伦的脸,却分明感觉到那两个小眼睛。林依伦的身上、脸上都有一种散漫之态,似乎对什么事儿都有些漫不经心。潇洒的漫不经心。正是这漫不经心更显得那一双小眼睛特别的犀利。那小眼睛实在是不大却更显炯炯有神。那小眼睛一前一后,带着研判审视的色彩,似乎能更好地观察解剖面前的人与事。那小眼睛一前一后,似乎更便于瞄准更便于射击更便于一枪致命百发百中。那小眼睛更于一前一后射出的怒火,因为有了层次感,更能震慑对方。
由于看不清,毛竹闭着眼睛摇摇头再睁开,还是看不清眼前的林依伦,却分明看到林依伦的喉结上下儒动着。像一个酝酿什么,带出许多毛竹有些想不明白的信息。
战火一触即发。危险莫名降临。
毛竹感觉到自己马上要被怒火灼伤。
毛竹感觉莫名其妙,不就是采访一个歌手,怎么会身处绝境一般?
毛竹没有想到自己迟到一下,问题会这般严重,会惹了这个年轻气盛的“步枪”或是“炮弹”。
毛竹连忙解释:我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剧场外了。可是你们昨天的演出,特别是你昨天的演出,太精彩了!你的《爱情鸟》《火火的歌谣》唱得太好听了!今天涌来的观众是昨天的百倍还多。你不知道整个东营、甚至东营周边都你们的演出给轰动了!观众太火爆了!剧场就那么两个窄门可进,山东大汉人高马大呼啸如风,我根本就挤不进来,好几次我又被挤出去了,差点要挤出人命了!你知道吗?
毛竹回头闪开林依伦的指尖或是”枪口“向台下一指。林依伦抬眼顺着”自己的指尖“或是”自己的枪口“看向尽头那个小门。只见台下,果然有轰轰烈烈的人声、热火朝天的人气挤了进了后台,山呼海啸一般,台风俱风一样,与昨天的阵势果然不同。林依伦居然都打了一个激灵。
林依伦的脸上这才渐渐恢复了"人气",缓和了下来。林依伦的口气也亲切了起来。
原来,林依林为了等毛竹记者驾到,就站在后台那个又长又大的“喇叭”口外等了足足有一个多小时。难怪林依伦那么盛气凌然傲气冲天。
林依伦连等个记者都等得这般”与众不同“。连等个记者,都等得这般”惊天动地“。林依伦身上有种“做事儿,不做就不做,一做就一定要做得惊天动地”的拗劲儿犟劲儿傲劲儿。
这个林依伦实在是拗人犟人傲人一个!等个记者,在化妆室等就可以了,偏要站在冷风嗖嗖的后台入口外等。等来等去,不见来,那就回化妆室坐着等,就可以了。林依伦却偏不肯离开,居然站着等了一个多小时。中间有好几个人劝林依伦回化妆室等,中间有好几个人可以替要林依伦等。可是林依伦偏不肯离开。林依伦偏要自己亲自等。可见林依伦实在是一个“有个性、又有脾气”的歌手。
这”精、气、神“!
难怪林依伦的歌声中充满了青春的朝气与生命的活力,难怪林依伦的舞蹈有骨头的遒劲、有血液的寒气、有冲天的牛气、有贴地的锐气。难怪林依伦演唱的《爱情鸟》带着一股异常的与宇宙黑洞相关的神秘力量,能在中国掀起一次一次又一次的热浪狂潮。

毛竹采访的人很多,但是这样的采访经历从没有过。从没有过,毛竹就感觉新鲜。感觉新鲜。毛竹就对此事儿记忆犹新。以致于后来采访的内容是什么?在毛竹的记忆里,反而是模糊了。

链接
一首歌红了一辈子,成名后分手发妻,今再婚娶女强人甘当家庭煮夫
播报文章

岁月更换

2024-02-20 14:02来自黑龙江

年轻的小伙伴们或许对林依轮这个名字不太熟悉,而80后的小伙伴们可以说是听着他的歌长大的,最经典的就是他的那首《爱情鸟》,这首歌正是他的成名作,即使到如今仍旧是被广为传唱的。

而他之所以能够走红,都离不开他的前妻黄琏。黄琏和他一样也是一名歌手,只不过成名的时间比他更早,两人结婚之后黄琏便动用自己的人脉和资源,在事业上帮助丈夫,这才有了《爱情鸟》的火爆。

而林依轮在成名之后还被数次邀请上了舞台,为了能够更好的发展事业,他决定要去北京,可妻子却不想离开自己的家乡广东,两人谁都不肯为此退让,最终只得以分手收场。

分手后不久,林依轮便认识了如今的妻子西华,模特出身的西华不仅身材相貌好,还非常有生意头脑,在结婚之后独自经营着一家公司,还投资了房地产。而林依轮则是甘愿为妻子洗手作羹汤,为了能够多多陪伴两个儿子,他还推掉了不少的工作。

大儿子林子濠还曾经参加过《变形记》,不知你还记得他吗?
(配图是林依伦与妻子)

《关于茅奖》
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涌现了一大批优秀的当代作家。1981年3月14日,病中的中国作家协会主席茅盾致信作协书记处,捐献出二十五万元稿费,作为设立一个长篇小说文艺奖金的基金,以此鼓励和表彰最杰出的长篇小说创作。同年3月20日,茅盾文学奖委员会成立,每四年推举一次。
 
截至目前,茅盾文学奖已经评了九届,共推选出43部优秀长篇小说。其中,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作品有18部,几乎占据了半壁江山。人民文学出版社曾于1998年起出版“茅盾文学奖获奖书系”,收入该社出版的获奖作品。2004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又编辑出版了“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全集”,这也成为读者心目中“茅奖”获奖作品的权威版本。2017年和2019年,又推出新版精装版和平装版,以满足读者阅读、收藏的需求。
 
 
 
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代表了中国文学的最强音。在众多荣获茅盾文学奖的作家中,姚雪垠、古华、李国文、刘心武、张洁、路遥、凌力、陈忠实、阿来、王安忆、张平、王旭烽、熊召政、徐贵祥、柳建伟、宗璞、麦家、贾平凹、迟子建、周大新、张炜、毕飞宇、刘醒龙、刘震云、莫言、王蒙、苏童等,他们凭着卓越的文学才华,共同构建起中国当代长篇小说的版图。无论是题材、笔法、故事架构、书写方式,他们都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诉说着我们脚下这片土地上发生的故事。这些作家以精心打磨的长篇小说,开启了自身对历史与现代、民族轨迹与个体命运的双重探索,也标志着这片苍茫大地上个体意识的觉醒。
 
茅盾文学奖的获奖作品镌刻了属于一代人的文学记忆,是创作者们活的历史。
 
 
 
链接
 
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奖作品《这边风景》的作者王蒙先生
 
王蒙先生的创作贯穿了整个新中国70年。自1953年开始创作《青春万岁》至今,王蒙先生的文学生涯已经跨越了70个春秋。1979年,当时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韦君宜力主出版《青春万岁》,这部佳作终于重新面市。2014年,45卷本的《王蒙文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70多年来,王蒙先生紧贴时代脉搏、扎根于现实生活的土壤,创作的文学作品已超过1500万字,反映了半个多世纪中国历史的风云变幻,也表达了他80多年人生历程的深刻思考。现在,八十五岁的王蒙先生仍然笔耕不辍,不断有新作品问世。这次活动,王蒙先生还将与读者分享他的创作历程。
 
【活动嘉宾】
 
 
 
王蒙
 
1953年开始创作并发表作品,因短篇小说《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而成名。其代表作有长篇小说《青春万岁》《活动变人形》、“季节”系列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集《夜的眼》《风筝飘带》等,还有大量散文随笔、评论和古典文学研究作品。
 
 
 
胡平
 
文学评论家、作家、研究员,中国作协全委会委员,中国作协小说委员会副主任。1986年起在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工作,历任副研究员、创作研究处处长;1999年调鲁迅文学院任副院长、研究员、常务副院长。2008年调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任主任。发表文学理论专著《叙事文学感染力研究》、评论集《理论之树常青》及文学批评著述二百余万字。《松花江上》获全国“五个一”工程奖。多次担任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等国内重要奖项评委。
 
【好书推荐】
 
 
 
作者:王蒙
 
王蒙上世纪七十年代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小说以新疆农村为背景,从公社粮食盗窃案入笔,用层层剥开的悬念和西域独特风土人情,为读者展示了一幅现代西域生活的全景图。同时也反映了汉、维两族在特殊历史背景下的真实生活,以及两族人民的相互理解与关爱。2015年,《这边风景》荣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
 
王蒙是这样评价这部作品的:“《这边风景》记录了我39岁到47岁之间的人生,就像一条鱼的中段,那个时候的我是多么有理想,多么真诚,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上山下乡,去边疆去偏远的地方,到劳动人民中去,到水深火热的一线基层去扎根,劳动锻炼自己,让自己脱胎换骨,成为全新、完美的革命者。虽然今天看来是一部‘过时的作品’,但小说更多的是记录了那个时期维吾尔族人的生活风貌,而且从头到尾都是掏心窝子的认真,真情实感,这是我今天再也无法抵达的写作状态了。”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