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旋风>>叛逆女儿                       

“一根筋”张艺谋的大房子里藏着什么?
发表时间:2006/7/15 17:27:25     文章来源:竹友天      文章作者:美竹子     浏览次数: 2500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就算是每一个房子里都住一个形似而神不似的巩莉,大导演也是孤独的。这种孤独无法解决,就如巩莉只有一个,巩莉不能再活一次。这些年我们都看到了感到了,老谋子也想再创几个巩莉,可是更深的感叹只是“过久千帆皆不是”“独对滚滚美女空哀叹”。而现在大导演找到的共认最像巩莉的替身、上蹿下跳的章子怡虽然越来越出名,可是却离大导的期待离走越远。可能连章子怡都不认识现在的这个自己了,何况发现者老谋子?

大导演的房子为何买在山水文园?虽然那园表面上绿化不错可是却是北京东南是所有污染的交合地。为什么不买一个别墅,住在"幽微灵秀地",却要享受北京的“无可奈何天”?

大导演为何要买那么大的房?大导演买的是跃式,有众多的房间。可是大导演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家,要那么多房子有什么用呢?这么多的房间只是扩大了大导演的孤独。有多少房间就扩大多少倍孤独,而房间又高又大,孤独也变得又高又大。而且哪一个女人也替代不了巩莉。就是现在的巩莉也不是当年的巩莉。就是现在的巩莉也不能活替代当年的巩莉。就算是每一个房子里都住一个形似而神不似的巩莉,大导演也是孤独的。就算张艺谋现在找了小多少岁的生了三个孩子,似是热热闹一大家人。这种孤独无法解决,就如巩莉只有一个,巩莉不能再活一次。这些年我们都看到了感到了,老谋子也想再创几个巩莉,可是更深的感叹只是“过久千帆皆不是”“独对滚滚美女空哀叹”。而现在大导演找到的共认最像巩莉的替身、上蹿下跳的章子怡虽然越来越出名,可是却离大导的期待离走越远。可能连章子怡都不认识现在的这个自己了,何况发现者老谋子?望着现在的章子怡,可能没有人能猜出大导演心里有几多的迷惑感。可能在这恍若隔世的凄迷里,没有人能进入大导演的内心世界。而且这么多房子增加了老谋子对当年的小巩莉的思念,扩大了他的孤独,而且房子越高越大孤独也会越高越大。而在这么多房子里的大导演心里一定失落无比的,谁叫老谋子是典型“一根筋”呢?

看了老谋子拍的《英雄》,最真的憾动就是老谋子对当年的小巩莉那刻骨铭心的思念。整个片子说是诠释杀手不忍杀而死博大的悲凉似乎是想诠释自己当年拿出国家民族大业来换档放弃爱情的悲凉与无奈,心里的歉疚,骨子里的伤感。实则是隐示这个从里到外的一根筋,那转不了弯的思维,像不会转弯的车,哪怕前面是悬崖,是深渊。更怨当年的小巩莉没有给他转弯的时间与空间。那片子里里外外萦绕的出没的缠绕的都是老谋子那不可以用语言形容的漫无边际的深刻入髓的孤独和相思。那孤独那相思像透明的看不见的海水,漫天漫地,浩浩淼淼,飘飘缈缈,无处不在,无处不有,直漫到人的每一根神经的末梢,让人感到透骨透心的冷,让人飘飘浮浮找不到北。让人感觉那透明的不是海水而是一个大男人流不出的泪水。在这样的泪水的冷里,天地都显的那般空旷那般寂寥,何况在那么多大房子中的老谋子。

张艺谋古根坚硬如石,古筋坚硬如磐,而小巩莉是唯一一个闯进石屋的人,而小巩莉是唯一一个触磐的人。进去了,小巩莉再也不能出来,石门也从此不再打开,磐根从此不能开结。现在外的只是老巩莉,另一个巩莉,虽然还寄托着老谋子的什么,但此人非彼人也!就算是巩莉被大风大浪大潮和黄和祥离婚后再被推到张艺谋跟前,此巩莉也非彼巩莉。这注定了张艺谋是一个悲剧的主角。

虽然张艺谋仍在寻寻觅觅,可是只是在寻找当年的小巩莉。随着时间,谋女郞数量越来越多,从章子怡到魏敏芝到闰妮到周冬雨到未知女,所有的近张艺谋的女人,收获的只是又是一个悲剧,只能是借上巩莉的光,捞一个满钵,然后站在张巨人的肩膀上,够一个大款,或捞一个大名。而她们中许多人的举动,带给老谋子的,只是更深的伤痛。

娱乐界"算命黄安"说老谋子已经错婚姻黄金期,大胆预言老谋子要打一辈子光棍.

而我认为这只是形式,而内容才是主要.

我预言老谋子今生今世就是经历再多的女人,也是繁花坠落,烟尘飞逸,他今生今世只爱一个人,那就是当年的小巩莉。

这不是说张艺谋有什么坚守。一个男人能对哪里女人坚守。男人更像一个动物。张艺谋也不过是吃小演员的一个猪八戒,高尚不到哪里去。只不过,这个猪八戒还戒不掉巩莉这棵“烟”。这是生命特定时期造成的,并不是张艺谋有多深沉。

老谋子后半身在风光闹热大名高尊的背后“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只为一个当年的小巩莉,没有人能够改变他,没有女人能够改变他。

谁让老谋子是典型的“一根筋”活到老,“一根筋”走到死呢?

有关链接
1992年春,42岁的张艺谋想让27岁的巩俐演一次女皇。他们在长城上许愿。张艺谋说,这个女王只能是武则天,这个武则天只有巩俐能演的更精彩,这个武则天也只有张艺谋能导的更有感觉。他要拍一个对自己的男人一往情深的女人,残暴背后藏着痛彻心肺的柔情。
这个愿一许就是十四年。
分手后两人在戛纳第一次见面,被问到“能否再合作”,张艺谋沉默不语,巩俐泪如雨下。
2000年,《我的父亲母亲》获得柏林电影节银熊奖,张艺谋起身领奖,身后的章子怡突然跟上舞台,台上颁奖的正是评委会主席巩俐。张艺谋接过银熊,尴尬地递给章子怡,三人合影。两代“谋女郎”就这样通过一座奖杯,戏剧性地完成交接。
20063月,《黄金甲》首场发布会上,张艺谋再次提起十四年前的女皇梦,巩俐的泪水滑过脸庞。
时间用怎样的方式给巩俐留下印记?这一点,我们从她依旧艳丽的容颜上找不到丝毫痕迹。她回来了,女主角,内心充盈的情感一触即发。张艺谋说:“现在是她演戏最好的时候,她的速度和力量都让我惊讶。”
多年来我们始终认为,巩俐是张艺谋作品的一个标签,是张艺谋表达自己内心情怀的一种符号。《黄金甲》里,我们再次看到了那个执拗、挣扎、最终爆发的巩俐,这是张艺谋对“生命的舒展和辉煌由衷地欣赏和赞美”。张艺谋说:“人都是这样,自己所缺少的,便满怀希望地去攫取,并对之寄托着深深的眷恋”,巩俐,正是这个张艺谋“满怀希望”的、“深深眷恋”的载体。
巩俐演的王后,带着嘲讽和宿命感,它们像伤痕一样清晰,像罂粟一样艳丽。而这中间隔着的,是十四年的天各一方。但,这对银幕拍档依旧心意相通到:巩俐的表达,正是张艺谋的需要。戏里,透过镜头,他们对望、凝视、表白,幻想和粉碎幻想;戏外,我们无从知道,电话两端或者房间两头,故事怎样在延续?我们总在盼望,《黄金甲》不仅是句号,还是问号,或者……
有关链接

张艺谋的女儿张末近日传出婚变但愿别和张艺谋一般一根筋!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