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情结>>竹看凡俗                       

牵引
发表时间:2008/6/28 21:30:22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2253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牵 引
“二姨!”小霏童稚的声音怎么变得这么轻?似乎揉进了多种感情。心,先就莫名地一阵感动。
三岁的小霏把一枚树叶捧上来。
竟是一片红叶!——那恍惚如梦的感觉又来了,那些最纯净的情感从我身体的每一个纤管向外缓缓流出。
多边的叶子,多齿又毛茸茸的边。淡黄中透出淡绿、淡绿中隐着淡红,淡红
中射出金红,仿佛叶儿中有千百只小眼睛好奇地窥探世界。似枫叶又不似枫叶……
目光在痴迷中凝住:莫不是小霏到公园花房摘来的?在这海拔二千多米的高原何处有枫树的身影?
“在哪儿拣的叶子?”
手被小霏的小手牵引了,路被那双小凉鞋膛开,走过几片并无路的草坡儿。
一条土路,两排钻天杨宛如通到天尽头,红黄叶子漫天飞舞,干净的土路上那么多条让人心动的细致波线……哦!原来是钻天杨的叶子!记忆中钻天杨总是挺拔的,那棵划满了我身高线的钻天杨又长高了吗?
一提起红叶,便想起远方的,心中总会涌出淡淡的惆怅。一直一直幻想了能亲手摘下一片枫叶,走在一条铺满红叶的漫漫小路上。那个他总是从路的那一端向我走来……这牵萦了多少梦魂依旧殷红的滴水的幻想呵!多少回梦醒,为自己走
出一山又一山视线仍被黄上山遮住而黯然伤神;多少次回首,任那荒凉戈壁上吹来的黄风拂乱自己的黑发而不胜寒恻。认定了,红叶是长在小路看不见的那一端的、香山是可望不可及的。那一回硬是要孤注一掷地放弃高原寻梦而去的……
何曾想咫尺之间就有自己魂系的爱物儿,而牵引自己觅到红叶的却是一个三岁的女孩。
一片红叶在小霏泉水般直发中流淌。那叶儿翻飞着,仿佛有几分哀愁地诉说自己相思了一生的飘飞;仿佛有几分悲切地叹息: “昨夜雨疏风骤”;仿佛用生命对这唯一的欣赏者翩翩起舞……叶儿落在小霏脚前,小霏轻轻拈起来,用力
向空中抛去,满天的叶儿便围了她转……
又是那种全心身溶入水的幻觉:是我伸出手抚摸这漫天的叶儿,叶儿悠悠退去,似乎伯碰疼了回返童年的我……
真正的一篇“散文”,一篇文字都无法准确表达的“散文”,真真切切地写在一个孩子的脸上,写在一个孩子的水晶世界里。 这个镜头被大脑永远地摄下了。图片中,似乎总也有一片、二片红叶落地的声音,总也有一个孩子扇动睫毛的声音……
似有似无的和声唤出身体中干百条小河。 我是长大了,不是都说长大了就可以看到很多了吗?怎么我反而看不见我童年的叶儿了呢?难道艺术的感受能力与人所受的教育本无关系?难道人的年龄越小天成的艺术敏感性越好?只是那会儿人无法分清和表达那多如纤毛的感受中的一丝一缕?难道岁月的磨砺、生活的现实、心志的压抑已使我的感觉触角损伤,难道这个过程也是我失落的失程?我是学到了许多知识,可我还是

我吗?怎么总在别人的目光中,文字中、雕塑上苦苦地呼唤自己?我的文笔是日趋成熟,可等到哪一日我的表达才能接近于感受?就是到了那时,我所能表达的只是原始最强烈的艺术感受走到今天所磨剩的一部分,我又到哪里去寻找生命之初那一条条映着自己影子的山泉水?即使踏破铁鞋又可否能寻到一片原始森林……?
早晨,一个秋日的早晨,却是一个孩子指路使我走入深刻;却是、颗童心带我在高原觅到一个红叶的世界;却是一个孩子帮我抓住叶子在衰落中出现的迷人的一刹;却是一只小手牵引我走出喧哗,走入自己,拥有这么一片属于灵魂的幽
独……
我也弯腰拣红叶,也把拣到的叶子抛出去,任他在天空间自由飞翔。那个遥远的影子又向我飘来,不知我与我重合了,还是孩子和我溶合了,拟或是两个孩子合二为一。
我倏忽明白了:站在世界的高度我看不清世界,看不见孩子;而站在孩子的角度我不仅看到了世界,看到了孩子,还看清了自己。
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呵?这漫天的红叶,黄叶竟在围了我转……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