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情结>>竹思飘渺                       

竹子散文诗
发表时间:2005/6/28 21:32:25     文章来源:堤坝选自散文集<迷失在西部>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1818
 
 


渴望山的激情,涌来,泊在她的臂弯。
苦苦地,捧出河的粗犷,豪放。胸前挂满长长的泪。依旧,霸守着,那是一汪属于她生命的全部内容,尽管,忍受与存在是霸守的真正内涵。
用力蹬地,双脚深深嵌入泥土,唯剩上身露出地面。脚步和地球一般沉,一生只站着一条线。
下游,无数堤坝,等她唯一的河——倘若一切都流成千古悔恨。
总也有一种违心的坚强支撑着,收集一些碎石,沙袋,木桩在胸前抵挡。
生命的旅程就是霸守的旅程。
头,越垂越低,仿佛在请求,水的原谅;仿佛在劝说自己万劫不死的灵魂。
永远只能守住河水的一面,河的其它面却离她越来越远,不能也不敢拥揽。只为了她的期望只能有一个面,河水的期望可以有许多面。
那守住的碧波万倾,悠悠帆影是用宋吸引游人的。那飞来的黑颈鹤,她咫尺天涯一般。为什么守住就无法得到?为什么得到就守不住?为什么不能像水一般富有激流,怀有希望,爬上草坪……冲破,再创一个自我……
——承受得越多、越久,越让人羡慕, “人不都是生活在生活之外。”
——不可超越就是一种魅力,堤坝的魅力。
——拦的痛苦越深,便越丰满。
头埋下,耳朵还浮在水面……
一边是怎么也喝不下的水,一边是皮肤干渴症,千万张小口,对太阳残喘。
一切都从一边压来,顾不得衣衫滑落,飘一夜尘埃,赤裸一个苍白的脊背。
风沙抽打的是自己与别人都看不见的背,一切都从一面压来。
她不仅是堤坝——被超越蕴育着一场灾难。她是什么?只是灾难的一条界限,只是庄廓的土墙,只是小城的樊篱。
她是什么?只是山屈服的自然流向;只是捧起泪水的一双手;只是河水积累理智,蓄积力量勇气的一个港湾;只是树林放飞大海风筝的地面站。
岁月,只洗刹一个思绪c明日,山洪。将怎样守住那“属于”她的一切?多少回从梦魇中吓醒:富有和贫困同样使她惊恐不安。
她是什么?大山的女人?长城的“连手”?哦!中国的女人!
比苦真苦呵!拥着一个山里走来的汉子!真累真累呵!她要拦住一个历史时代,一个要走出世界、超越一个世纪的男人——那条执拗到不听任何人劝阻的黄河,似千万匹揪住缰绳扬踢嘶鸣的野马。
以娇小霸守着,那是属于她全部生命的全部内容呵!怎么才可以不拼了命,霸守!
霸守!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