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伙伴                       

少女情幻
发表时间:2005/7/2 18:47:28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2262
 
 
少女情幻
有一天,被一个初中女同学带到一个大院一角的一个大鸡窝中,只见鸡窝两边一边一排男孩子一边一排女孩子。男孩子的小几几都对着小姑娘的小鸟儿,姑娘安排让我跟她的哥哥亲热。
我看看那个男孩,个子倒是不小,但我心里管他叫“草包”,那是一个压根我不喜欢的甚至看不起的同校不同班的男同学,再看那几个男同学没有一个是我可能爱上的,有一个感觉稍好点的有点希望的还不属于我,我扭身跑了出来。连着朝那个大鸡窝吐了好几口唾沫。那次,不是因为自己的挺革命的谁想拉我下水办不到,而是我似乎是一个唯美主义者。
那时听人说这个大院一些子弟乱,还不信,可是看到后我还是不信。我感到迷糊,那恍惚只是一个白日梦。
别看我曾是一个野丫头独自一个人跑在民院的前河后山,在野地坟茔里转悠飘荡;别看我仿佛是不拘小节;别看我一个女娃子可以在不是厕所但没有人的地方果断地大小便,解决我的生命难题;别看我尿胀急了河那边有人我也敢撒尿一反正他们也过不来;别看我可以讲少女的生理,跟了那一帮女孩向别人家里窥望男女隐私……却如大自然一般心里珍藏着最圣洁的感情。这种感情一定要交给爱情的。虽然我家成份不好,虽然家里有政治问题,虽然我被压在社会的最底层,可是我的心志很高。
我向往的是一种透明的崇高的绝对的情感,那些现实中的“小刺乐”,我一个也看不上。我向往着我自己的白马王子。那似乎是现实生活中根本就不存在的。那种情感美好得如同至上的精神世界一般,那是一种如同烈士向往的境界一般悲壮。那样的事情一定要与爱情的至高无上相提并论,怎么能奉献在鸡窝里?怎么能奉献给那个“草包”?那种肮脏的交易中怎么可以有我所向往的透明意境?
虽然看起来我挺听话的,如水一般柔情婉转,轻歌曼舞,但是如水一般我有自己骨子里的拗与犟,那是一种可以忍受一切屈辱的拗与犟。
从小会讲童话故事、民间故事,那故事大多是关于爱情的。“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英俊的小伙子”。童话故事常常是这样开头的。讲着讲着,对于爱情,我的心里便有了一种特别的向往,那似乎是高于现实生活的,以至于到后来我被现实折磨得九死一生。
恍惚中,我感到他与我已一同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每一个静谧的夜中,我都感到他的光芒在神秘地笼罩着我,我在夜的古海涛中聆听他的声音。他忽而在我的耳畔喃喃细语,忽而在一个遥远的地方轻轻呼唤。而每在这情感中,我就产生
一种奇特的感觉,自己渐渐地透明,渐渐地失重,好像在空气中飘浮弥漫。渐渐的似乎我就是轻歌柔曼的海,里面钢琴出没。
对的!想起他,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一个让太阳与月亮都黯然失色的笑,就想起大海,就想起一口洁白洁白的牙,就听到钢琴声,就看到透明的淡月。那么真切地感到爱情是属于大海的,大海是属于钢琴的……想起他就感到海雾扑打着
我的脸颊,海浪扑腾在我的胸口。感觉那海水带着咸腥味儿嚓嚓地沁人我的肌体,那是怎样的一种陶醉呀!
那个他如同海潮一般潇洒不羁,那个他如同百慕大三角一般神秘莫测。那个他有着大海一般的思绪,大海一般的胸怀,大海一般的深邃,大海一般的幽远,大海一般的疯狂。可是小时我并没有见过大海呀!
我们屏息等待彼此现形的那一天,如同一步一步走向一个神圣的殿堂。我常常为自己神圣的等待而感动得热泪盈眶。我从不怀疑他一出现我就会说出那永恒的三个字。我从不怀疑我会在见到他的一刹那把自己全部地交付给他,废弃凡俗
中一切配不上我们的仪式。恍惚我们在一起已经历了太多。从没有谈过恋爱的少女居然有一种“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受。
多少次我梦见我们在透明的月亮舟中缠绵、翻滚,融为一体,透明的钢琴声在透明的海水中扑打,透明的泪水从透明的肺腑中涌流出来……那是一种全心身的灵与肉的沟通,那是用少女的生命酿出的醇酒,那是用少女的生命挥洒出的浪
漫。
恍惚他是在一个高度之上,一个穷极我的生命才能够上的高度之上。
每一次感觉自己如同一股叛逆的水反着奔向源头,对迎面走来的男人视而不见,心里充满着怎样的泪水。
少女时的我不知道这种不切合实际的“唯美”与“崇高”会将自己带到哪里去,真的不知道。
我还是我,我行我素,独自走在自己的人生路上。似乎是谁也别想诱惑我,我小时是一个有主见的有信仰的小女孩。我要长大!我要向梦中爱情坚定地走去!
后来,有一位住在我家对面楼上的严老师对我说:那会儿我们经常伏在窗上看独自走来的少女的你。你走在路上,还在自言自语,还在做梦,还在独自微笑,睫毛在不安地颤抖着,唇边带着如一个刚出世的孩子梦一般的轻颦浅笑,小酒窝儿若隐若现,里面出没着一些谜语,仿佛里面装了一个甜蜜的梦。你的身上笼罩着朦胧的光晕,目光沉浸在雾一般的迷惘之中,身上带着一种似乎与遥远的音乐相连的淡淡的伤感。那神态真是可爱!
这可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呀!这可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呀!
感谢那些默默观察我的人,让我从一个侧面认识了我自己。
现在想起来,那一个小小的少女憧憬着“笃笃笃笃”地从那主楼间那重重叠叠的窗户间走过。带着超越凡俗的爱,带着那样的一往无前的执拗期待,带着永远为她心上的白马王子守着圣洁一隅的傲气。那是怎样的一种意境呀!
每一次对着镜子时,那个少女眼含秋波,巧笑嫣然,顾盼神飞,如同一种自恋情结,那是一种水仙花情结,那个他分明是隐现在一个少女生命的楚楚生动中,那是少女生命的另一个无形的部分,那是另一个“她”,那是在与那个无形的他悄悄地沟通。“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却似乎是在少女自己的生命当中。
当现实中的欲念带着凡俗的鼠味儿向我扑来,我的眼里禁不住充满着泪水。强烈的失望与复杂的思绪交织在一起,使我越发对这种偷鸡摸狗、男盗女娼式的苟合不屑一顾。
从这个鸡窝到大院食堂要经过一个大垃圾场,那几个在鸡窝中苟且的女孩子为了显出自己的高雅,平时从不肯从这里走。那些女孩子是见了女人的卫生纸就“炸开”的人物,可是却背了人显出这样的一副鬼脸。而我与她们正好相反,她
们不从垃圾边走我偏走,站在带血的卫生纸边就是不跑,任小孩子们在我的身边跳叫起哄。心存迷茫:“这有什么?不就是女人用过的带血的卫生纸吗?我们不是从这里来的吗?不是书上说每一个女人都要来这红的吗?……这有什么?大惊小
怪!真是愚昧无知!”
有一次垃圾中蹿出条大狼狗从后面跳到我的肩上,并在我的肩上流了一大摊哈拉子。幸亏楼那边坐在院里聊天的阿姨们齐声呐喊,狼狗才从我背上滑下去。从那以后我再没有从那垃圾边走过。
可是从鸡窝中出来那一天,我又一次向那个垃圾场走去。我恍惚是与那些鸡窝里的狗男孩狗女孩赌气,才要冒着危险走这条路的。
而那一刻我宁愿是那个被全班女生孤立的少女。对的!我不怕!哪怕她们再次孤立我。我仰头走出“污泥”,到我的大自然去做我的爱情梦。我梦里的那个白马王子现实中恍惚真的存在。
我比一般的少女更加向往爱情。更加渴望爱情,我在日记上抄下这样的句子:“一减一等于零;土地减去水等于沙漠,人生减去爱情等于什么?”可是我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渴求,我更多时是在感知爱情的神韵,就如感知大自然的神韵一般。我的精神世界那么丰富,在现实中找不到对应。谁也没有办法让我屈服。你想我自己都无法让我屈服何况别人。对于爱情我可真是“一片冰心在玉壶”。整日思绪纷纭。
我独自向往着世界最美好的爱情与最完美的异性,走人我的青年时代。没有一个人曾真正地征服过我这一匹小野马。
长大后我看席慕荣的散文,她谈到看荷叶儿:那些打开得太早的荷叶儿往往长得又瘦又小,而且浮在水面上在波浪中被风雨雪雹来回扑打轮番摧残,很快地憔悴了枯萎了。而那些长得好的荷叶儿,往往是那些蹿出水面很高然后才肯小心翼翼地打开自己的荷叶儿。心里十分激动。
呀!我那时是不是就是想成为这样的荷叶儿?
一切已到了我可以用语言真实表达各种感受的时候,我才肯打开,虽然经受更多的伤害,可是上帝却不由分说地塞给了我这么多生命中的最宝贵的财富。而就因为我傻傻乎乎地保持了太久太久的纯真,世界才肯让我真正地感悟它。而就
因为我总是好奇总是新奇,世界才肯向我展示它的真正内幕。而我正是练好了体内的真气才与人,真正地沟通接触,上帝才使得每种语言都在我的生命中万渭成水终究汇流成河。
“小荷才露尖尖角”,每一次不肯打开都使它长大丰满几圈,而当它迟迟打开时,才发现自己恍惚是高出其它的荷叶好多的,才知道自己离水是那样的远,才发现自己的枝杆在风雨中是那样的亭亭玉立。虽然的,那是怎样的一个孤独境界。
而它是梦做的最多最大最高最远的一个,而它身子底下层层的梦拗拗地挣扎,再底下重重的梦已服服帖帖地与水面浑然一体。“人到情多情转薄”、“片片摧凋零”,化成的却是一种精神,一个透明的精神气场。
那是一种完全属于大自然的圣洁,用“一片冰清月照入”、“一片幽微灵秀地”来形容,都一点儿电不过分的。
那个小小的少女对待爱情如同对待生命中的一朵荷花:“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濂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溢清,亭亭劲植,可远观不可亵玩也。”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