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游记>>身体语言                       

鸽子雨
发表时间:2005/7/29 15:30:38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东方竹子     浏览次数: 2284
 
 
鸽子雨

“你, 还记得他吗?那个……”他的脸突然红了,仿佛说的不是那个男孩子而是他自己的秘密。
她不言语,只是微扬了一下下颌,记忆像一团雾,她巳记不清那团雾中曾有过什么。
只好顺着他的眸子望过去,却见一个男孩子一闪就不见了,她这才记起,这几个月在医院花园中散步,那丛丛的柳树后边常闪动着这么一双怯生生的眼睛,也是这么转瞬即逝。
那孩子的目光是好清凉的一阵朦胧,总也分不清是雨后的清早,向哪个方向飘去的一朵早霞。
仿佛有种预感,她禁不住又一回望,果然那目光似是偷偷似是怯怯又瞥她一眼,似没望到就闪开了。只觉得那眸子中有清清的又幽幽的泉水流动。似乎很久以前在田野看到的那一朵幼小的鸽子花,拨开叶子那么含含蓄蓄、那么羞羞答答、那么隐隐现现地觑了她一眼,就一下子躲入那些大叶子后面,唯留下些露珠的莹光在大叶儿上萦回,像无数水影。
她觉得病气悄悄从她休内溜去。
多么遥远了!从那一次从自行车上倒栽下来,从那一次又一次眼科手术,她似乎是被放去元气,几乎是一蹶不振。
她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到病房探望她的人还像以前那样对她的形象有那么多赞美之辞,她真的很累了!这么多种表情,目光中流露出的是揶揄?是同情?是恭维?是安抚?还是她心里明却不愿表达出来的种种?抑或是连他们自己也分不清的内容?

这些人就连她被女友拉来跳舞散心的时候都不肯放过。
她总觉得世界很脏,就像自己身上总也弥漫着从医院里带出的乙醚味!仿佛自己身上总也脏兮兮的,怎么擦也擦不去:她总觉得自己眼中充血,世界是一片暗红色的迷蒙,仿佛自己脸上空灵的神韵已溜去,且唯有她自己知道;她总觉得
自己的感觉不那么灵敏了,就像这世上的东西都变厚了,就似那麻药的剧痛之后,她先是觉得自身变厚了,接着她觉得无数“外星人”站在她“身旁”的一座大山之上,在一个放出无数道强光的飞碟照耀下,用各种巨大的明晃晃的工具在探挖一个正在喷射岩浆的与她毫无关系的“火山口” ……
听别人对她讲话时她脸上总有那么一种洞察世故的矜持,似乎毫不费力地知道说话人口说时,心里在想什么。看别人微笑时,她脸上总有那么一种成熟而又宽松的微笑:似烟云随风飘动,而山一动不动:偶尔显出层次,近山淡黄,次近
山淡蓝,远山淡青,更远山一片苍茫。 “山”的沟壑中总也出没着几丝儿不屑。
可这个男孩子欲吐未吐,由别人悄悄传递的情愫,却是那么轻轻地、轻轻地拨动了她的心弦。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