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友人                       

走入东方竹子
发表时间:2005/9/24 15:54:50     文章来源:原创          浏览次数: 2213
 
 
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您所在的位置:中华在线网作家在线作家工作网东方竹子工作网                        2005.9.24 星期六

         走近东方竹子      (河大质监学院 茔茕)

  苏东坡曾道:“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我还曾读到这样的一句话:“为人之道先为人,为人如竹,节节有骨。”竹子,在我心目中象征着一种远离世俗的清高,有一种淡雅的韵味,又有一种实在的感觉,有一种融入泥土的感觉。那么一个名为“东方竹子”的女人也应该给人这么一种感觉吧。当读完《生命的隐衷》后,方知我与这本书的作者东方竹子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

  读东方竹子的《生命的隐衷》,仿佛读到了自己许多内在的精神实质:那种对孤独境界的无意追求,那种对自然景色的深情向往,那种对真挚感情的切切呼唤。更让我心动的是看似风花雪月的东方女子骨子中那种执拗。

  孤独,东方竹子在书中写到:“孤独是一个超然于物质世界以外的人特有的沉浸在精神世界中的气质。”书中讲到了自己要甩掉要求她讲故事的孩子,自己进入一个人的世界中,与大自然沟通。我很羡慕东方竹子能与那带有西部色彩的大自然融合,静观谛听大自然。我多么想孤独地投入大自然的怀抱,但是我一直生活在城市里快节奏的竞争中,容不得我去憧憬大自然。当我 伫立在生存的现实中时,面对的是明争暗斗,是勾心斗角,是尔虞我诈,总有那么一种随波入流的气场将真实的我湮没在对现实的痛彻心扉中,压抑在竞争的伤痕累累中。内心的灵魂呻吟出一个面目全非的我,只有在孤独中,面对着真实的自己,灵魂得以安宁。所有的感受都只是因为孤独而不在孤独。孤独似乎是精神上某种特别的附着物,沉浸在那种境界中,唯我独尊,解剖自己,痛斥自己,给自己的灵魂做手术,思索,感悟,给自己的生命多一份幽静。卢梭曾道:“排除意念而感到自身的存在,这本身就是一种满足和宁静的珍贵情感。”在这个过程中忘却世界,庞杂的思绪因内心远离尘世的喧嚣也开始凋零,被黄昏的风不知吹向何处,一切的感觉都只是淡淡的,幽深的......

  东方竹子在书中写道:“爸爸似是一棵树,而亲友如爸爸身上的叶子,每一片的飘零都带给爸爸几许的疼痛,几许的怅然。现在爸爸刚到七十,可他总感觉自己如同一株突兀着越来越光秃的树。”多么深刻、恰当而又伤感的比喻。在茫茫人海中,相对来说,每一个自己都是一棵树,和自己相遇、相知、相识的每一个人对自己来说都是一片叶,叶必凋零,这是无法逃避的无奈。最终所有的人都会离我们而去,我们曾经拥有的、珍爱的都因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从我们的生命中流失。那种流失的朦胧感让我们感到的是梦。或许我们每一个自己都在陪另外一些人绽放凋零,一句话说就是陪另外一个人做梦。一场梦的结束却又在继续与另一些人做在另一段空间、另一段时间的梦。人的一生就是在做一生的梦。叶必落,梦必醒,当所有的梦都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孑然一身。似乎一切皆命中注定,就像许多梦非人能支配一样。落叶归根,凋零的叶子终究要在风中颤抖,在自然赋予的特有的轨迹中上升、下落、回旋、漂泊、归根......每个人或许都有自己特定的人生轨迹,沿着自己的轨迹或许能使命运有一个很好的归宿吧!

  我喜欢东方竹子那特属东方女子骨子中不显山不露水的那种执拗,那种固执,那种任性,对于已经定下的诅咒,以生命做赌注;对于已经定下的誓言,往死里呕。永不放弃,永不屈服,渺视一切,永远只是用一种坚毅的目光鄙视世界上的一切龌龊、丑恶与虚伪,任那一时的失败与痛苦怎样冲击,都坚信自己不会被摧毁。坚守着自己的固执的那种大无畏精神在某种苍凉中是那么的悲观与壮美。这种我所追求的精神境界的向往怎能不为我所感动呢?

  我喜欢东方竹子文章里透出的一份淡淡的忧伤,那朦胧的凄婉,那固执的叛逆。在那真实的情感里感受到的是带有西部色彩的那份沧桑和夕阳夕下宁静的孤独。任东方竹子的情感怎样触动着那苦涩的少女的心,我只是读着,同时感受着,感受着一个素昧平生的人的相契,那是知音通过心灵的遨游碰撞后巧妙的惊喜。因那惊喜,灵魂分泌出透明的清泪,闪动着静谧的温存。

  二

  席慕容有句诗是:“美丽的诗同美丽的梦一样可遇而不可求。”有些人、有些事似乎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但总有一种企盼去拜访我的灵魂所确认的知音,因为我还相信缘份。一刹那的意念足以让我的灵魂引吭高歌。踏上了去中国石油报社的旅途,我的心始终都在那种会遇见的感觉支配下跌宕起伏,虽然一切似乎皆是命中注定。

  终于在那个朦胧的寒冷的深秋季节,我遇见了我所寻觅的知音——一个集高贵、淡雅于一身的人,衣着带着东方女性的韵味,显出一种不凡的秉性,神情中一种超脱世俗的默然,目光中透露出一份缈远的疲惫,一种缈远的伤感。一切的感觉都只是淡淡的,正如东方竹子的透明的散文带给人一种清凉的惬意。

  对于未曾谋面的彼此,我们却谈起了内心最深沉的话题。我的灵魂被东方竹子对文学的独特见解所震慑了。东方竹子仿佛也很迷茫,仿佛是对我诠释对自己命运对所有爱好文学的青年的一种隐隐的担忧:文学是 一种魔力,若偏激片面地沉溺于其中,不能现实地从这种魔力中自拔,最终将误入歧途,耽误人的这一生。短短的几句话仿佛是对她自己命运的担忧,又仿佛是对填补不了我对的文学认识的空撼而迷惘,这让我觉察到我对维系着生命那份沉重的徒劳。

  同时,老师的那种超然让我感到老师的内心被泪水浸透着思绪的飘渺不定。我们就那样在某种庄重中进行着灵魂深处最真诚的沟通,虽然很多的感情只是在内心珍藏着,但我们却能够感知。

  我有一种感动,因那淡淡的话语流淌在这淡淡的日子里。“莫嫌竹叶淡,终久不凋零。”很巧妙的道出了东方竹子所特有的内涵。我知道对于一个阅历尚浅的我,灵魂的污浊还需荡清,文学的修养还需提高,生命的境界还许锤炼。

  我只是一个不速之客,却深刻的感受到东方竹子的每一句话都被琐碎成意志上美丽的花朵定格在我尚为完整的价值体系中。中国是一个泱泱大国,能写作的人很多很多,怎样从这些积累的文化中突破出来脱颖而出呢?能否用一种敢于牺牲自己的博大胸怀去反映这个时代,这个社会呢?我知道,对于这个大千世界我只是沧海一粟,我只是芸芸众生中一员,脱离了自己惟我独尊的心境,才感到自己如此渺小,仿佛与一种宏伟、磅礴的气势对峙着,我不禁潸然泪下。东方竹子和我一般终究要在自己人生艰难的旅途中趔趄而行,我们真实的坐标点终究需要我们柔弱的双手来安妥。那不能用坚强来安慰的颤栗已不是对现实麻木的感慨,而是对敢于正视让我哭泣的现实的感触。

  感谢东方竹子的真诚相待,也感谢东方竹子对我最真实的信赖。千言万语在我的内心翻滚,却只道出一句:“人生难得一知己,人生有一知己足矣!”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