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情结>>竹子梦话                       

《透明的女性》
发表时间:2005/9/25 21:31:51     文章来源:原创          浏览次数: 1724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透明的女性 >> 第五章 青海湖烟波 

第五章 青海湖烟波 
                 湖光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就是被这透明的湖光吸引,走入透明的青海湖,直到让那透明的湖水永永远远地湮没了自己…… 
  过了日月山,我们就进入了四面环山的青海湖盆地。青藏公路的左边是橡皮山,据说是因为山上的土和成泥巴后如同橡皮一般而得名。青藏公路的右边是隐隐约约的大通山,我们的前方是青海南山,青海湖就是被这些山“宠”出的。 
  我昏昏欲睡,司机提示我:“唉!看到湖光了吗?青海湖湖光!” 
  我的精神头在那一瞬又来了。 
  过了日月山隘,老远我就看到那湖光了。那是一种不同于天与地的特别的光,有着一种不可用语言形容的透明。 
  那湖光似蓝天的颜色却比蓝天清澈,似蜃气的颜色却比蜃气明丽。似乎整个草原都被吸进那洁净中,又似乎整个蓝天都是从那澄清的,天与地之间只有那湖光是纤尘不染的。 
  走在草原上如走在一个大盆子中,那湖光看起来真的高出草原很多,如同是“站”在那里——那是一个很宽的透明带。 
  以前只听说“望山走死马”,这一次我算是领教了“望湖走死马”。 
  我只是在那湖光中走累了,对自己的视觉产生了怀疑,司机这一提示,证实了我的感觉,我的精神头儿又来了。 
  那一抹透明就那么在地平线尽头曳动着,如同以天与地作上下眼皮的长眼睛中迷人的眼波。世界都在那一抹眼波中黯然失色。细看那眼睛:那长长的上眼皮似乎抹上淡蓝色的眼影。那眼睛宛若会说话一般,绝顶的漂亮,迷人的蓝宝石中透出各种的晶莹来。恍惚那眼睛里有一种浪漫的智慧与一种刚毅不拔的毅力。那眼睛中不时射出野性勃发的明光,带着一种神奇的穿透力。而那恢复后的眼光又透出柔弱与凄迷,触动人的心尖尖儿,令人我见犹怜,带着与遥远的音乐相连的灵气。有一种静在那眼波中深情地绵延直到无限悠远的意念里,有一些幽在那眼底里缠绵地变幻直到无限缥缈的意境中。 
  天与地的睫毛颤栗着,似乎是一种雾濛濛的羞涩。 
  那是谁的秋波? 
  那是地球眼睛中的秋波?还是宇宙眼睛中的秋波?抑或是他们共有的一个太知感觉的秀美女人眼睛中的秋波?那样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我。 
  那是苏毗女王的目光?那是文成公主的目光?那是雪山女神的目光? 
  那是无数女人的目光的重叠?还是无数女人的目光的融合?抑或是从无数女人的目光中提炼出的最美的光?那目光忽而千娇百媚,忽而柔情万种,忽而孤傲冷艳,忽而阴险诡谲。而历史恍惚就是在这样的风情中悄悄地上演着。 
  那成熟女人的目光中偶而闪烁出一种少女的目光,带着东方女子那般极致的纯美,似乎与现在的时光有着亿万年的时差。似乎那湖心里藏着一个被雪山宠着,被草原爱着的一个圣洁的少女,身上隐现着钻石般透明光环。那少女似乎是从里到外通体透明,似乎是一个“诗镜”。 
  我想起五世达赖——阿旺·罗桑嘉措在《诗镜释难》中的话: 
  “不同的诗歌体裁如同少女不同的‘风姿’,作品的内容如同少女的‘生命’,修饰又如少女‘贵重的化妆’,可见三者之间核心的东西还是内容……” 
  而青海湖给我的感觉就是一湖各种各样的内容。 
  那样清纯少女的目光倏忽即逝总也是被一个成熟女人的目光所打破…… 
  可不是?青海湖让你想起最成熟最妩媚最娇美最放荡的妇人!可不是?青海湖让你想起最神气最清纯最天真的少女! 
  可不是?青海湖让你想起女人曲线的婀娜;可不是?青海湖让你想起女人百慕大的神秘……可不是?青海湖让人想起女人的蛊惑,女人的温馨,女人的呻吟,女人的柔情…… 
  就这样走着,我似已听到那些女性微微地喘息声那么奇妙地在这天与地之间起伏。 
  那透明在我的心海中唤起那么一种真情的渴望,带出那么多的恬淡与温情,我甚至可以听到那一圈圈一波波涟漪荡漾到我的神经末梢的绵邈回声。 
  那透明的湖光,总让人感到一种泪水渐渐充盈的深刻感动,让人生命中最纤细的神经为之战栗。恍惚在滚滚红尘中漂泊了这么多年,仍是被那份洁白如处子的自然与单纯与全心身投入的勇气所诱惑。恍惚在茫茫大千世界中闯荡了这么多年,仍是被那伴随曲折与坎坷的凄美情绪所感染。那透心透骨的伤感竟然因为那么一种透明而让人感到无悔无怨。而那种颜色是否是应了自己生命中深藏的那一份透明的痴情? 
  那透明让人感到青海湖有一种自恋的情绪:水仙花情结。这种自恋发光发亮,使她内心的光源层出不穷,她那样超凡脱俗地向你走来,有一种“君临城下”的阵式,带着种含蓄而富有伤感而义矜持的微笑,怎么不令你如醉如痴。那是一个需要你疼你爱,需要你投入生命去呵护的女人呀! 
  望得久了,又感觉那抹透明远在天边不会出现了,便进入了一种昏溟。 
  我是在被一个博大的磁场磁化了吗——在这种穿透光中,我感到时间理念记忆经验都被心光渐渐融化了,自己又变成了那个纯感知的小女人,自己体中的每一个细胞都对这个世界的各种微妙的变化充满了各种微妙的感悟。 
  有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有一个大活佛,被那透明的湖光所吸引,向那湖光走去走啊走啊,一直走入透






上一页

下一页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