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言快语>>逝者如斯                       

我的挚友,陈宏老师
发表时间:2006/6/9 1:49:32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1666
 
 

我从原中学调到青海省经济报社后,记得有一天,他从东郊跑到西郊,那么远,从西宁最东头到最西头,在我住的大学校园门口等我几个小时,就是为了给我送三支书法笔,他说考虑我经常需要抄写,这三支书法笔精心加工过的,就是不会硬笔书法的人也能写出好看的字来,送给我抄写用。他走后我细看,那笔尖都是平的,是他亲手仔细打磨过的。

我离开青海已经很多年了,可是每一次回望,我的陈宏挚友都让我感动。

那时我的第一篇散文《返童》是他帮助我抄写后投到天律的《散文》发表的。当时天津《散文》给我寄来样刊我还莫名其妙,正想扔一边去,后一想不对呀,《散文》不会平白给我寄刊来。再细看才看到我的小散文《冲浪》发在“短章拾萃”栏目中。那可是我的外省散文处女作呀!后来我在北京见到已调《人民日报》社任副刊主任的原《散文》主编石英老师。他对我说:每天几尺高的来稿,我需要在十五分钟内把需要的稿件挑完。就这样过,像数纸一般,哗哗地过,“哗”到一个感觉对的就留下,接着哗哗地过,留下的只是千分之一,其它的都被我扔在地上,啥叫落页缤纷,毛竹你明白吗?

那一瞬我才知道,若不是陈宏老师我抄写,且抄写十分精彩,我的散文就是写得再好,石英老师又怎么会在“落页缤纷”过程中那几钞钟的停驻间的选出我的稿。啥叫“拾遗”?我这才明白。若没有这次投稿的成功,还有没有我多次获全国散文大奖?

而全国《星海杯》大奖的歌曲《小雨》也是由他抄写后先投到《北京晚报》得到林锡纯社长赏识发表后,然后送到北京参赛的得奖的。

他不仅字写得好而且识谱。特别是抄歌时,他属内行,抄写我的歌不会出错且知道简谱线谱怎么抄写好看得体。那一次整个青海省只我的这一首得奖。他的抄写功不可没。

他替我抄写的许多稿我都珍藏着,真的可当成最好的“硬笔书法”。

每一次,都是他主动要求帮助我抄写的。

每一次我要感谢他,他总是说:反正我要练字的!写其它的也是写!给你抄也是写!你没见过公园老人们拿水练字,写完了就看不见了,就烟消云散了,就觅无踪迹了。给你抄写,写完了寄出去,还能发表,发表了我心里也高兴呢!

我说:“那干脆把你的名也署上!”可是他坚决不允许。他说:“抄写就是抄写!不是创作!你决不能署我!这是做人的原则!”他一提到做人的高度我只好做罢。

我从原中学调到青海省经济报社后,记得有一天,他从东郊跑到西郊,那么远,从西宁最东头到最西头,在我家住的大学校园门口等我几个小时,就是为了给我送三支书法笔,他说考虑我经常需要抄写,这三支书法笔精心加工过的,就是不会硬笔书法的人也能写出好看的字来,送给我抄写用。他走后我细看,那笔尖都是平的,是他亲手仔细打磨过的。

他的父亲是国民党的高官,解放前期逃离大陆到台湾,这使他一家人九死一生,死去活来。他历经过一般人难以想像的人间坎坷。非人的磨难破坏了他的身体,却破坏不了他的意志。非人的苦难留给他疾病,却磨砺出他的一手好字。

若不是他的好字帮助抄写,我的“好文章”我的“好歌曲”,说不定现在还没见天日呢。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帮助我是他的人品。同事中有多少人都得到过他的帮助。而我们却没能帮助他什么。

我的一生为何总有这么感动我的人出现。我真的想像我的西部游牧民一般匍匐在地,深深感谢神灵,感谢神派他这样的人来帮助我,在我人生最艰难的时候。

而写到这里由不得我不想起孙悦唱过的一首歌"感谢您!我衷心地谢谢您!我亲爱的同志加朋友!"

陈宏老师安息吧!我会在这里用思念为你点燃一支又一支蜡烛,为你照亮前行的道路,直到你再生的那一天!

安息吧!尊敬的陈宏老师!你的一生也累了!星光会照耀您在另一个世界!月光会引导你在另一个世界!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