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伙伴                       

林发梅,寻找那一份发黄的花名册
发表时间:2006/7/24 18:37:13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东方竹子     浏览次数: 2691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当这张烧了多次没有烧掉,经历了三十年风雨沧桑的的花名册摆上桌子上时,所有的人震惊了。那张泛黄泛黑水渍斑驳的纸居然是这十位家属工曾是职工的唯一证据,这可是当是这十位已经年过七十的老妇人的一根“救驾”的稻草。

林发梅是我的初中同学林岚的妈妈。林发梅是民院家属工厂印刷厂的领导。

林发梅精干能干,可是个人的生活也算是三波三起,风雨坎坷。她嫁过三次可是到今天她已经是孤身一身带着两个女儿二十多年。

林发梅最近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帮十名曾经是她的手下的民院印刷厂家属工办上了退休。而之所以能帮助这十名家属工办上退休就是缘于一张保存了三十年的花名册。当这张烧了多次没有烧掉,经历了三十年风雨沧桑的的花名册摆上桌子上时,所有的人震惊了。那张泛黄泛黑水渍斑驳的纸居然是这十位家属工曾是职工的唯一证据,这可是当是这十位已经年过七十的老妇人的一根“救驾”的稻草。

这是怎么一会子事情呢?

原来,党的第三任领导班子“以人为本”,推行利国利民的新政府,曾经在民族印刷厂干过的家属工们可以办退休,可是需要有挡案做证明。林发梅这可犯愁了,家属工就是家属工,在当时都被认为是临时工,哪来档案?林发梅回家闷闷不乐。

为了曾经在印刷厂工作过的三十多位家属工,林发梅跑来跑去,从城东政府到市政府,从学院办跑到院长办,跑来跑去,都是一个意思,需要找家属工的档案。林发梅这可犯愁了。林发梅想找原来家属工厂领导们集体做证。可是原家属工厂的领导郭天德等调的调,去的去,走的走,四散飘零,到哪里去找那些领导。林发梅心想:“若说领导,唯有自己还算是家属工厂的领导。可是事过境迁,没有挡案的没有工作关系的家属工们拿什么来证明自己曾经在家属工厂工作过呢?”

林发梅想找一些证明这些家属工曾在印刷厂工作过的什么,可是过去已经整整三十年了,沧海桑田,民院的变化都可谓天翻地覆,又到那里去那一帮家属工曾经在印刷厂工作过的痕迹呢?

林发梅做为家属工厂唯一的女领导最是知道这些家属工的艰辛和不易。好不容易等到这么一个好机会,可是却没有什么资料能够证明她们曾在家属工厂干过。林发梅心急火燎,可是一筹莫展。

林发梅苦思冥想,忽然地想起了那几张花名册。那花名册是在印刷厂的一堆作废单据中,自已几次想烧都阴差阳错没有烧,却是自己交给女儿林岚烧了的。

为此,林发梅后悔不已,都保存到2003年,自己为何不保存下来,非要命令女儿林岚拿去烧了呢?林发梅感觉那么多姐妹的命运要来把握在自己手里,可是却没有给她们把握住。林发梅不甘心又四外活动可是四外碰壁。周未女儿林岚回来了,问起母亲为何闷闷不乐?林发梅不无遗憾地提起了那几张花名册说起了国家要给那些家属工办退休。林岚地说:你是说那几张花名册是在你几次命令我烧的那卷废纸卷中吗?林发梅说:“是!”

林岚一下子高兴了,眼睛中放出神光:“妈妈,那一卷子废纸,您一次一次催着让我烧掉。我夏天说冬天烧,冬天说夏天烧,可是总是忘。烧了三年还没有烧掉呢!”

林发梅一下子就从床上坐来了:“真的?”。林发梅泪水一下子涌出来了,一个由衷的笑却是从她的泪水中绽放出来。

林发梅感觉自己一下子年轻了好多岁。为了证明那卷子废纸并没有烧掉,林发梅跟着女儿就跑到了女儿家,当女儿打开尘土的柜门,在尘封的一堆家什中找到了那卷保存了三十年的废纸时,林发梅这才吁出一口气来。

娘儿俩在坐在地上翻来覆去地找,却只找到两张花名册,另四张花名册不翼而飞。

说起只给十名家属办上了退休,另有二十名没办上,林发梅心里仍是充满了遗憾:“明明六张花名册放在一起怎么只找到两张呢?”

可是,没有人知道为了找这十名家属工林发梅所经历的艰辛。

那花名单上有的十几位也是走的走调的调死的死。有的好不容易联系上却是斯人已随黄鹤去,有的好不容易联系上却是穷困潦倒没钱办退休,有的好不容易联系上却是热脸遇上的冷屁股:反正活不了几年了无所谓。绝大多数人欣喜若狂跟了林发梅四外奔走。

为了其中一位家在西效的家属工,林发梅四外打问,从民院老师陈保贵找到雷惊物,从雷惊物找到龚成梅…………这才找到。

可是总算是为其中十多位办了退休,使他们老有一点最低生活保障。刘发梅每当到这事儿,那种由衷的快慰是没有语言可能表达的。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