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巴山烟雨>>从戎纪实                       

毛高田带出大巴山的美少年“竹数”
发表时间:2009/11/14 22:08:55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野美毛竹     浏览次数: 2360
 
 


竹子申明:资料收集,草稿正起,写作没有开始。欢迎大巴山人参与。特别欢迎真人县解放前,家有跟爸爸离家出走参加55师的美少年家族人提供信息。谢绝任何形式的推广与转载。因为提交的原因,出现字母。因为提交的原因,文章的许多地方变得语无论次,且前言不搭后语。请读者原谅。
《毛高田带出大巴山的美少年》
大巴山黎明前夜,我的爸爸是真人中学的毕业班的班长。98军败军过境时,校长姚宜民担心败兵将学生娃儿拉兵,布置毛高田等班长深夜带领学生娃儿们从“以前从不打开的北门”逃跑回家。98军败兵过境后,毛高田与陈定敏返校,在校长姚宜民与杨实指点下,毛高田与陈定敏率先报考驻西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校。姚宜民与杨实请毛高田动员更多的大巴山美少年报考军校。毛高田于是动员同学校友去报考军校。毛高田后来知道,偷偷住在姚宜民家的杨实,原来来自延安,是来策反的。杨实被誉为“真人县的杨子荣”“和平解放真人县的头功人士杨实”。
毛高田从乱石镇毛和兴老商号离家出走时,率领了十几个美少年。毛高田的队伍到了瓦房店镇已经变成几十人,到西乡军校时已经变成百多人。真像”烫面裹芝麻“一般!太神奇了!更蹊跷的是,毛高田被录取后,成了整个大巴山片几百人的头儿。
这事儿毛竹分析可能与姚宜民校长与杨实有关。因为姚宜民当校长从西安市当到安康地区到真人县——安康中学现在有建筑古董“宜民楼”,就是纪念姚宜民的。这建筑古董巨大宏伟,且中学迁址后仍原样恢复重建,这在中国的中学都是罕见的。姚宜民是杨虎成将军的日语老师。杨虎城将军敢于捉蒋都与姚宜民有关。姚宜民留日大学生,看到日本的“侵中准备教育”,看不下去了,毅然弃学回国,决定教育救中国。回中国后因为教书有名,有幸成为杨虎城的日语老师。杨虎臣非常尊重姚宜民。有一次杨虎臣乘坐专机到安康,安康政府要员十几人机场列队恭候,杨虎臣居然从后门逃出,直奔安康中学去见恩师姚宜民。因为杨虎城将军的威望,姚宜民校长也威望空前。
姚宜民与杨实一般别说在中国,在安康,在真人县,在西乡军校都很有“话语权”“推荐权”?这可能是毛高田能成为大巴山区美少年头儿的原因?
毛高田带出的大巴山美少年,多是大巴山几百年巨根家族的“宝贝”,其中有不少身高一米八几的“华美狮子”比如兰草村田自如,“尊贵老虎”比如白鹤镇徐隆昆,“高雅豹子”比如高桥刘家叔侄,“儒雅头狼”比如洞河张春州,..............凭什么身高仅一米七几且相对精瘦甚至弱小的毛高田能任整个大巴山的头儿,可能一个是毛高田第一个报名的大巴山美少年,一个是毛高田公认”足智多谋、组织能力强“被称作“毛小军师”,一个是三百多年毛家族几大老商号口碑好声望大,还有一个就是毛高田最早走了是姚宜民与杨实指点的光明路。事后证明,这条路也是大巴山巨根家族美少年的唯一一条阳光路。事后证明,这条路甚至是大巴山巨根家族美少年的唯一一条活路。
吉方华两兄弟:(其中一个落草东北林业部门?待核 )
甘国太:后被淘沙落草大巴山。可能是镇巴开荒时嫌累得慌,跑回大巴山了。甘国太的妻子是姜惠明区长的老三(在姜家私塾上学时,看上毛高畴的正是姜家三女子。姜家三女子是姜区长家的三女子。三女子没嫁给毛高畴是因为八字不合。三女子出嫁后疯了一阵。三女子离婚后再嫁第二个老公,疯病好了,回归正常生活。姜惠明的大女儿姜纹儿嫁朱家朱耳昌,二女儿嫁周家?)。有一次爸爸回大巴山迎面遇到甘国太。甘国太穿得破衣烂衫补丁摞补丁,用大巴山话说“那硬是披丝挂柳”,看起来像个叫花子。甘国太说:现在jf了,我类就不叫人了,你莫奇怪,比起那些人经历的,我这个落魄但潇洒的样子也算对得起你这个引路人了。当年的李静山就是抢了甘家妻子侯红莲,以侯家女婿身份占侯家地与"鲁家坊"的大房子,才成为毛坝八大金钢之一的。这个甘家妻子是甘国太的妈妈还是伯娘还是婶娘?待考。

徐隆昆:徐馨儿的大哥哥。毛高田的准妻哥。徐隆昆来自南区知名的徐文美家族。徐隆昆和毛高畴一起在青海约六年。57年在兰州给要人上课。58年在韦曲J校打成中y落草大巴山。在真人县某企业一项发明就为企业省钱百万。当过县长秘书。在蒿坪卷入内乱。因所谓的作风问题判刑七年。在陕北服刑期间,成立了Jmd,加判八年。一代天娇,一生最好的十三时光在狱中度过(因为局势变,少坐了两年监狱?)。徐隆昆原娶大巴山名人乔东方的独女儿,乔氏长得像林黛玉,可是是徐隆昆并不喜欢乔氏,结婚那天在学校不肯归家,弄得乔氏只好抱只公鸡拜堂。徐隆昆五十年代未与乔氏离婚找大巴山简师生小美女张氏。张氏是妈妈徐馨儿的校友。大舅后期本可好好做生意,却偏要为自己的冤案平反,起诉书整整一大摞子。脑溢血死在安康出租屋里。

张春州:来自洞河镇张仲仁家族,张仲仁是陕西著名人物,三张保一陈,陈是省长陈树番。家族是真人县著名实业家族。在瓦房店、老河口等地有张家分号,仅一次河事,就有九艘大船悉数沉没。张春州转业甘肃省d校,任教师,被打成yp,落草大巴山。张春州在洞河成农民,见识了洞河惊心动魄的内乱。张春州后来参与编写县志,为纪录大巴山近代史立下汗马功劳。张春州参与编撰的县志公认是中国写得最好的县志之一。张春州,不愧张仲仁的侄子,真可谓才华横溢,文彩飞扬!我看过张春洲写的日记,向一边倾斜,如几万部队战士迎风斜立,整齐工整,真是令人肃然起敬。
朱德焯:朱鹤年毛坝区长的老五儿子。朱德焯的弟弟徐德昆的妻子是毛高田的小姨子。在青海转业后,朱德焯被分到兰州某企业任工会主席,收养朱耳昌的烈士遗孤朱元坝。朱耳昌牺牲后,朱家从大义出发,没有要国家给烈士遗孤的任何待遇。抚养烈士遗孤,这在朱耳昌的父亲朱鹤年活着时,不成问题,在朱鹤年逝世后,就成了大问题。在五十年代未没有供应没有补助没有定旦,真不知道有多难。更可怕的是,朱元坝深山野孩子,因为野习惯了,不仅调皮捣蛋,而且经常逃跑。有几次小破孩子朱元坝居然钻进火车从兰州逃到西安找其叔叔朱德俊,一路上朱元坝想乞讨还拉不下小脸儿乞讨。本来,朱德焯一家义务贴钱财贴精力照顾烈士遗孤当受表彰才是,可是那时的人就是怪。朱德焯因管教总逃跑西安等地的野孩子朱元坝,被同事诬陷上报,组织上某些人上纲上线。一代天骄朱德焯丢工作丢工资丢身份落草大巴山成农民一个。八十年代才在赵博的帮助下终获平反,且得离休身份,工资拿到二千多时,只可惜平反后没几年病逝。留下无数叹息与遗憾。
刘家叔侄:刘国鼎的叔叔与堂弟?来自高桥二大首户之一刘家。刘家叔侄其中一个落草大连,办实业,算是混得比较好的一位 。另一个毛竹采访过,资料待整理。
邓泽仁:来自乱石镇邓家药铺。毛高畴带十几位美少年离家出走那天凌晨,队伍走到乱石镇子下街头,邓泽仁被其奶奶拉回家。邓泽仁第二年牺牲于毛坝PL。这让其奶奶后悔不已。邓泽仁是真人县前几号烈士,真人县烈士陵园有碑。邓泽仁的妹妹邓泽堂嫁给爸爸张友张茂泉。
邧朝凤: 来自渔溪河著名实业家族邧丙华家族。邧丙华家族是毛高田的二姐家。邧朝凤的爸爸邧丙华死于棒佬儿(?)。爸爸毛高田考j校前,提前结婚没成,从渔溪河狼狈下山,路上遇见邧朝凤问起考J校之事儿。毛高田就动员他明天一起去西乡考J校。邧欣然同意。可是凌晨,约好的集合时间,邧朝凤没到。为此,大伙儿还等了好一会儿。实在等不住,爸爸给邧朝凤留下一信。第二年邧朝凤牺牲于瓦庙子pL。因为其父是大巴山实业家,邧朝凤牺牲后定不定烈士,争议大,邧朝凤遗体丘在渔溪河路边崖洞中很久,最后终定烈士。邧朝凤是真人县前几号烈士,真人县烈士陵园有碑。
最可笑的是邧家明明是烈士家属,可是内乱中却被赶出家门,全家住在丘邧朝凤遗体的半崖洞中——连个崖洞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崖嘴,居然可以住人?真是天大的笑话,却是真实事件。直到八十年代,邧家人才住进房子。
李细谋:爸爸的带美少年到达瓦房店,先进毛悠久老商号休息喝茶吃早餐。李细谋就住在隔壁,过来送行,毛高田动员他一起去。李细谋犹豫。好像李细谋是独儿子。好像是李细谋结婚才四个月。李细谋结婚时,去接新娘。新娘就在半边街。李家接亲队伍接上新娘从半边街刚走到紫云桥,遇到从县城向红椿抬尸体的队伍从河滩走过来。李家认为太不吉利了。李家认为太倒霉了。大巴山老人认为,结婚队伍遇送丧队伍,新郎会早死。李细谋才结婚四个月,李家绝对不让李细谋去参考军校。李细谋没有跟毛高田走。谁也没有想到,出门的反而比在家的安全。毛高田一行人没事儿,第二年李细谋牺牲于瓦庙子PL。李细谋是真人县前几号烈士,真人县烈士陵园有碑。
李细谋的死,应验了大巴山老人的说法,这在大巴山流传很远。
刘青 原名刘伯衡,瓦庙子刘月皋的儿子。刘月皋前妻早死,续娶徐馨儿的干妈王氏。刘青属于前妻的儿子。刘青曾向徐馨儿提过亲。徐家没有同意。刘青的娃娃亲是瓦房子贺氏,贺谧儿的堂姐。刘青从部队回大巴山后,将自己的名字由刘伯衡改名刘青。之所以改名刘青,一个是刘伯衡的父亲刘月皋卷入瓦庙PL,被政府JB,对自己的前途命运有所恐怖;一个是刘伯衡这个名字太知名,与高桥被JB的刘伯衡同名,刘伯衡原来是真人县自卫行团的团长,第二批被新政府jb。一个是纪念自己在青海部队55师重获新生?刘青抛妻贺氏后又找真人县三首富之一张胖子的女儿张丽秀。刘青与张丽秀晚年住在真人县城,毛竹曾去采访夫妻两人。
张茂泉:与新滩子张孔少爷是一大族。是张时之的后。张时之是大巴山著名的医生。张茂泉跟毛高畴一起上J校,千里行J到宝鸡,上闷罐子车居然开向青海东边守边。毛高畴转业去上中国人民大学。张茂泉60年上中印ZC。因为什么事情被大浪淘沙落草大巴山。
回大巴山后当过背脚子,当过会计。
内乱时,张茂泉等当过兵会用J的退伍军人就成了两派追找的香饽饽。也难怪毛高田的战友有这么多卷入内乱九死一生。张茂泉是清醒的,哪一派也不参加。可是两派人不干,都在追檄张茂泉等退伍军人。张茂泉只好逃跑,逃到石泉,躲到一个朋友家,才躲过一难。
张茂泉八十年代未仍无业游民。毛高田与徐馨儿回大巴山后,徐馨儿提示,张茂泉这才与青海BD联系,居然真的得以恢复工作。晚年的张茂泉儿子女子孙子孙女茂盛,子女争气,家庭兴旺。真是张茂泉!其妻邓泽堂是是毛高田与徐馨儿介绍的邓氏。邓是徐馨儿的小学校友。徐馨儿话说:五年级校友就邓泽堂与王正芳最漂亮。这个邓泽堂成了张茂泉的妻子。这个王正芳后嫁徐隆昆正了徐馨儿的大嫂。
邓泽堂的漂亮幺姑邓幺妹嫁邧家,与毛高田的二姐是妯娌。孙幺妹怀孕期间被王三春抢去做压寨夫人。在王三春跟前生下邧家娃儿。第二年一筐子手榴弹,邓氏母子被成血水肉沫,顺溪水滚滚流淌。
杜大受:是爸爸的芭蕉小学的校友。好像先是姜道重的五年级同学,毛高田连跳三级后,是毛高田的同学。杜大受上芭蕉小学时,安康地委秘密搬到芭蕉小学。刘华老师被县民团包围后,刘华带胡春贵等跳窗逃跑,课常上坐的学生,不仅有姜道重与毛高田,还有杜大受。
也就是说:杜大受与姜道重与毛高田一起见证了真人县历史上的一件大事情。
杜大受来是毛高田的二哥毛高圓真人中学的校友。爸爸缀学回去做了几年生意。杜大受转业青海西宁。退休后是老年书画协会的会长。
毛高田带出的美少年一批一批被大浪淘沙,落草回大巴山,只有几位留到最后,他们是毛高田、杜大受、王德民等。
田自如:来自高桥首户田屏州、田不息家族。当年,55师千里行军准备上朝鲜战场。田自如随55师到了宝鸡屯兵。上朝鲜战场之前,其准岳父把女儿亲自送到宝鸡,主张结婚后田自如再上朝鲜战场。田自如不愿,担心自己牺牲朝鲜战场,未婚妻一结婚就守寡。哪里知道准岳父表达:哪怕田自如牺牲战场也要给田自如留个后,哪怕自己女儿结婚就守寡也要让田自如战场上有个“后方”。毛高田主持婚礼。这件事儿在部队很轰动。这件事儿很感人,很鼓励将上朝鲜战场部队战士们。
田自如因为成份被大浪淘沙落草大巴山汉阴。卷入汉阴P性。被推为南山yjd队长。因为田自如是21派,又是队长,26派就害怕,就想灭田自如夫妻,却捉不到,故而捉住了田自如的亲人。26派“私自”开公PH灭了其父田焕若、嫂子姜华云、弟媳赵良淑。
70年,jb人的布告出来了,田自如的名字是第一个,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叉。布告贴到了高桥镇。田家人看到,乱成一团。两年前田家已经失去三人。再失去一个,那可怎么得了?真是晴天霹雷,真叫天塌地陷。慌乱中田家人还是把去真人县收尸的软滑杆准备好了。多亏老人家英明下了“不能乱S人”的通知。田自如才免于一死。毛高圓也是那一年被JB,只可惜毛高圓就没有那么幸运。
瞿荣:58年被打成派落草大巴山。三十多岁仍没有结婚,母亲自杀(?)。瞿荣在外当兵,一个大男人居然还着十来岁的弟弟。因为家族问题多多,瞿荣后又被打成yp落草大巴山,当然是对像难找。后来瞿荣居然找一位带多个孩子的女人。瞿荣晚年写书一本,纪录自己参军落草的一生。
姚与敦(?):落草大巴山后在高桥镇被二六派砍头,葬前其侄女替他缝头。
郭忠国:从青海转业冷湖青海石油局被打成派,落草大巴山。原因好像是,郭忠国是旧团的小队副。最后郭忠国通过同学的一本书,终于证明自己不是区队副,只是一个不需要上纲上线的小队副。大巴山两派打斗时,其中一派准备把其当“P”发射过去炸对方,震摄对方。多亏有人反对,郭忠国才没有变成血沫内酱去恐吓对方。郭忠国后八十年代平反。郭忠国任青海石油局某老年杂志的主编多年。
赵家两人:其中一个是赵博:赵惠生家族的儿子。“真人县杨子荣”杨实家的。情况不详。好像中间不顺利,晚年平反且恢复工作。退休在西安。注意赵家有一个与毛高圓同命的人,汉阴犯的事儿,说是与一条J人命有关,被拉到真人县执行。尸体被滚滚汉水冲走。核实一下是不是毛高田带出参加军校一起青海守边的赵某某。
陈定敏:当时,98j过境,怕拉学生,姚宜民校长让班长毛高畴带同学们转移回深山老林的家中。98j过境后。毛高畴与苦桃的陈定敏一同返校。在学校,两学生找到了校长姚宜民。姚宜民与潜回大巴山争取“和平解放真人县的”杨实在一起。姚宜民与杨实动员毛高畴与陈定敏去西乡报考J校。杨宜民并让毛高畴动员更多的大巴山美少年去西乡考J校。陈定敏是爸爸离家出走寻找光明的第一个伙伴。陈定敏转业后去了哪里待考。
毛明昭:毛明昭是毛高田的瓦房店侄子。毛明昭从青海部队考上南京某军事大学马列学院。毛高田因为成份高,部队提升无望后,也想考大学。毛高田给毛明昭写信,毛明昭就把自己复习高考的资料一大套全部寄给了毛高田。毛高田转业青海农林厅后能够考中国人民大学,毛明昭也有一份功劳呢。
毛明昭在部队表现突出,部队想提升可是有顾虑。部队几次派人来瓦房店调查毛明昭的成份。因为瓦房店毛家的成份一直扯着,来调查的人也弄不清毛明昭的成份是不是DZ。毛明昭的提升一直悬着,提不上去。第N次部队来瓦房店调查,终有一个李老头出面说,毛明昭的成份不是dz,瓦房店毛家有四个DZ,爷爷奶奶、幺姑幺叔。爷爷已经死了,幺姑远嫁汉阴(内乱被活活砸s),(幺叔才是毛家老商号掌柜的)。毛明昭在部队这才被提升。毛明昭后被提成军级以上干部,前年逝世,三个孩子在北京都很出息。

唐定敏:毛高畴大姐家的。唐定敏是毛高畴的真人县中的初中同学。毛高畴率领全校罢课,就是因为头天,名牌大学毕业的国文老师把《昼锦堂》念成了《画锦堂》引起饱读私塾的同学们轰笑。第二天,国文老师进教室,看到学生唐定敏因脚气病课间烫脚,国文老师就拿教鞭毒打唐定敏。国文老师一边打一边骂:“叫你们这些学生目空一切!叫你们这些学生清高自负”。
学生们听到,知道国文老师指桑骂槐,是争对大家的。大家纷纷罢课,推选毛高畴做罢课指挥。这件事情引出姚校长出面主持公道。姚校长撤了国文老师,亲任爸爸班国文老师。也正是因为这次罢课成功,姚宜民校长开始重视有组织能力的班长毛高畴。毛高畴也成为姚宜民的重点培养对像。姚宜民是留日大学生。姚宜民是杨虎城将军的日语老师。姚宜民校长从西安中学当到安康中学当到真人中学,人脉遍及中国。姚宜民家里更是藏着从延安潜伏回来和平解放大巴山的“真人县的杨子荣”杨实。也正是因为姚校长的重视,毛高畴才成为大巴山区所有j校学生的头。也是毛高畴尊重姚宜民,才有了毛高畴离家出走千难万险九死一生走光明路。“虽九死其犹未悔,吾将上下而求索”。

徐隆昆参军是在毛家约好,毛高畴带徐从乱石镇出发,经红椿到涣古滩,翻凤凰山到石泉(两河口镇-熨斗镇-石泉县)到西乡县城,因当时处于战争状态,全是沿着解放军走的山路,不敢走山大路。走到茶镇时还听到打仗的枪炮声。后毛竹考查,毛高田带领大巴山美少年的离家出走的路,正是大巴山古老的茶马古道。这条茶马古道居然有上千年的历史。毛高田与美少年千里行军到达宝鸡屯兵到达青海民和守边,也正是中国最古老的茶马古道。
与毛高田一同到西乡j校的,除了徐隆昆,还有张茂泉、杨盛陶(注意,这个是不是毁了祖坟死在汉阴没人去收尸体致尸体烂在房子里的那一个?还是后回到真人县中学成为骨干的那一个?)、甘国太、、朱德焯、杜大受、程应远、程应德、张春洲、贾耀举(太震惊了,要核实一下。这个难道是和毛高圓一起被执行的人,今天才对上号,需要核实一下——真人县渔溪河现代人物贾跃Q ,是贾跃举的什么人物,是兄弟吗?是一家吗?
与毛高圓一起被执行的任德信是一个陕北的老革命。在毛坝时犯了一个什么错误。后真人县来了一个什么人物,同情任德信这个老革命,把任德信调到红椿去任书记。没有想到红椿是内乱中最乱的镇之一。仅除C就达400多人。任德信当然要承担责任。任德信被JB后,也是尸体没收。毛家人下去收毛高圓尸体时,贾耀举与任德信的尸体都没有书。
任德信的妻子原来是毛坝的妇联主任。据说为保孩子两个人离了婚。任妻去给任德信收尸时悲壮天祭,这在当地很是轰动)田自如(差点被,家中软滑杆都准备好了,7.23布告下来,侥幸活了下来)。还有王兴伯家有没有去的。刘家叔侄、吉方华两兄弟。
毛高畴与唐定敏(?)一起考J校,一起到镇巴开荒。毛高畴成为师政治处的干事后,把唐定敏分到首长身边,希望他更快提升,可是他却希望像徐隆昆一般当个部队教员,不喜欢毛高畴苦心为他安排的工作。唐定敏可能在陕南就开了小差逃回大巴山。也可能是被大浪淘沙。在青海的毛高畴的战友中好像没有他的故事更难觅他的身影。刷新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