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言快语>>逝者如斯                       

美魄悠悠金陵去,职称迟迟复何堪?
发表时间:2007/8/11 17:28:02     文章来源:本文为纯属虚构请匆对号入座      文章作者:竹子申明:草稿正起,互动写作,仅在资料整理过程中     浏览次数: 2218
 
 

上大学时,小枫叶的床对面的下床住的就是小颦儿。小颦儿毕业后不久红颜飘逝,带给小枫叶无限的遗憾,无边的忧愁,小枫叶有些不情愿地说出她的名字,可是又不能不说出她的名子。

记得第一次见她,是大学开学第一天,小枫叶拿着行李跟着送小枫叶的人气喘咻咻进入新分的女生宿舍,一进去,看到右手外床下铺弓着一个女生。因为这个女生被好几个人簇拥着,小枫叶看不到她的脸只看到她的背影.只见她一头带卷卷儿的秀发,被辫成两个齐肩的毛绒绒的大辫子。她脖子上细细的透明的绒毛,沿着下发际线向两边走,在肩上部位的脖子上打出一个漩涡。

这时又冲进来几个女生.她们都争抢下床,小枫叶却说:“美女们别跟我抢,我要上床!上床安静!再说我腿长,喜欢登高!”所有的抢下床的女生听小枫叶这么说都十分好奇,抬头看小枫叶,小颦儿也抬头,小枫叶就在这一瞬惊住了,虽然小颦儿戴着眼镜,可是那脸儿真是太美了,实在是惊为天人。小颦儿的那张脸笼着天下最美少女才有的粉红粉白和娇艳妩媚,那双眼皮带着刚绽花瓣才有的层次,那鼻梁带着出土新枝才有的挺拔,那薄唇考究而红润带着初绽花蕾才有的稚嫩,真的太像大海泡沫中“出浴”的美神维娜斯--这是小枫叶后来送她维娜斯雕像的原因。更是出人预料的小颦儿的脸上萦绕着一种玫瑰花蕾才有的芳馨的玫瑰昏红,令人如痴如醉地陶醉在那玫瑰红的美丽中不能自己.那时的小枫叶怎么也不会没想到没几年她就真的凝固成了一座永远的冰冷的雕像。那时的小枫叶怎么也不会没想到那笼罩小颦儿的玫瑰红也是笼罩小颦儿的死亡影阴.她就真的凝固成了一座永远的冰冷的雕像。

她父母向她们介绍:“这是她们唯一的女儿,她叫小颦儿,从没得离开过她们,从没得离开过南京老人们独自生活过的,从没得和这么多的女孩一起住过,今后四年请你们多多关照!”小颦儿听到这话,又回抬着头来冲她们嫣然一笑,长睫毛上烟雾迷离,露出珍珠般整整齐齐的一排小贝牙,更显得明眸皓齿。小枫叶感到一种眩晕:好一个大美人!

小颦儿后来和小枫叶成好友后,有一天神秘地对小枫叶说,开学时她回望,却是被小枫叶深深吸引。她说第一眼看到小枫叶那张略带羞涩的小脸,虽是二月却汗珠儿盈盈,如春萍带雨,秋荷带露。那一瞬,她仿佛才明白何为青春亮丽、何为光彩照人。小颦儿说她迷失在小枫叶的青春亮丽里。小颦儿说那一瞬她有一种直感,小枫叶会是她强大的竞争对手。 小枫叶觉得迷惑,小枫叶当时只是觉得她好美,怎么就不认为她是小枫叶的竞争对手?和小枫叶比起来,她简直就是高高在上。那时候的小枫叶自卑得很,全班都是考上名牌大学屈就在此的青海佼佼者全国精英人士,唯小枫叶是不多的几位是刚过分数线不几分的考生中之最后一位。

当时小枫叶以如此破分还不想去找人托人.若去找找招考教师出省也可能有希望。可是小枫叶牛B惯了,以清高自居,从不求人。小枫叶想进青海师大,没进去,又想进青海医学院,青海医学院又没进去。小枫叶的档案被退来退去,最后一次退出来全国高招已经结束,小枫叶只能来年再考。若不是爸爸在青海民族当过老师找了认识的招生老师小枫叶可能还上不了这所全国最差的大学呢。 如此低分的小枫叶配跟她当竞争对手吗? 小颦儿的那种比喻在小枫叶的心里就如同一只天堂骄傲的天鹅,觉得地狱中泥泽的蛤蟆是她的竞争对手一般。

只是小枫叶后来回想,虽然小枫叶嘴上不承认,可是在行动上,小枫叶是在默默和她较劲儿,小枫叶潜意识中是把她当竞争对手,只是当时小枫叶并不知道?小枫叶潜意识中所有的自卑感都和她有关,只是当时小枫叶不知道?而小枫叶佩服她,特别地佩服她,难道这就能说明一切?小枫叶不知道! 少女时的小枫叶曾在桌子上抄下红楼梦中的句子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 而小枫叶两个人都是多愁善感,倒底是谁更似红楼梦中的颦儿?连小枫叶自己都分不清。

而小枫叶抄写下这样的句子:“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有一天小枫叶发现小颦儿也抄写了这样的句了。而有一天,小枫叶写下这样的句子:“悱恻缠绵谁困?春怨秋悲谁扰?一旦春梦涉其内,终身不悔谁信!”而有一天小枫叶在小颦儿乱划过的纸上也发现了类似的句子。这是怎么会事情?是老天爷下雨同时落在两个少女的心上留下相同的雨迹雪痕?还是所有的大学女生都有一帘烟雨迷离的春梦?难道所有的大学女都是春困秋悲皆自惹?

这世界上的事情真是怪,当小枫叶被她所吸引,迷失于她一双秋雨深瞳里时。她居然同时被小枫叶吸引,迷失在小枫叶的青春亮丽里。这也可能叫天生有缘互相吸引吧!

还没进校,小枫叶就听说这个班很不一般。有青海省全省的第三名的,有全省第十三名,有考上北大年龄大上民院的,有青华本已经录取因父亲问题屈就民院的,有本当上西安交大因为体检被刷下的,有本上南京某重点院校身体等原因被刷到这所学院的。有老三届的高分不让出省的。有农场高分没有关系出不了省的。而民院老师透露:这个班一多半的人都是本当出省考上名牌重点大学的高分考生。

开学报名后,坐在前排的小枫叶往后一望:呀!小枫叶班队伍整齐,几乎个个人俊才杰,人人出类拔萃,且一多半都带着眼镜。这么多的眼镜让小枫叶感觉很自豪。

现在的人可能觉得好笑,一班的“眼镜”有什么让你自豪的.可是那感觉的确是真真实实的. 那时人们经历文革十年内乱,一下子梦醒,感觉自己受到很大的捉弄,一下子变得崇尚知识和科学。而“眼镜”代表着知识渊博的同时也代表着一种清醒一种聪慧一种智商.一种比她清醒的聪慧和智商,足以让小枫叶佩服.这可能是这么多“眼镜”让小枫叶自豪的愿因。

而在小枫叶的眼中,所有戴眼镜的都不同一般;男生儒雅潇酒,女的高贵文静,而小颦儿在小枫叶的心目是所有眼镜中最美的一个。

小枫叶从宿舍出来,就听宿友对小枫叶说:小颦儿的高考分是小枫叶班女生中最高的。她是回族,但可是绝不是照顾进这所民族学院的,而是受了委屈进民族学院的。她本考上了南京某重点学院,体检时查出患有风湿性心脏病,本面临出局,被小枫叶院招生老师、当时的小枫叶系主任、后任的学院院长ydy“拾遗”。院长爱才如命,一看这么高的分:小颦儿的高考分比她副校长的分都高;再一看又是这么出色的一个美女。动怜香惜玉之情。院长没有想到,这一切珍惜与爱惜很快就会变成一场空。仅仅是让青海人民空花了多少钱而已而已。小枫叶听到这些仍没想到那笼罩小颦儿的玫瑰色羞涩红便是笼罩小颦儿的死亡影阴.惜才爱才的y院长哪能明白,他的这一举怜花惜玉之举除了给国家带来一笔不小的经济损失外,就是让小枫叶们和她一起做了一场美丽的春梦,飘逸的春梦,虚幻的黄梁美梦。让她的同学回望平添几多惆怅。并让她的家人参与到她们的记忆中来。那时候的小枫叶们哪会知道,关于她的幻想理想都会太快地成为一场空空。

小颦儿以考上全国重点的成绩屈就在“全国最差”的大学,成了小枫叶的同学,这也是她多愁善感的主要原因之一?小颦以女生中最高分屈就在全国最差的大学,天鹅和土鸡为舞,这是她愤世嫉俗的原因之一?小颦儿因为身体不好等原因,学习上竞争不过进校时分数较低的小枫叶类女生,也是她忧郁绝望的另一个原因?小颦儿红颜薄命,原以为以落草凤凰之身能引来群龙追求,却不想群龙却有眼无珠去追求土鸡小枫叶,这是她痛不欲生的原因?

小枫叶的敬佩之感油然而生:好一位才貌双全的美女!真想不到这般收魂摄魄的美女还有众所仰至的智慧大脑。也算是小枫叶身边的一个奇迹呢。

小枫叶哪曾想,她的才她的貌会那么早地成为一场空。小枫叶哪曾想,同窗四年她们的友谊毕业不久就成为一场空.

小颦儿怎么会那么早地离开了世界?难道真的是天嫉红颜?难道真是红颜薄命?

最让小枫叶伤心的是她走前小枫叶和她虽是好友,小枫叶去她家,送给她一尊维娜斯像,她们头尾相错地睡在一个被里,她们激情飞扬地说了一夜的悄悄话,说到凌晨却吵了起来--小枫叶这才了解她那些年在想什么,她为什么要和自己交友,才知道她的阴暗潮湿的内心,小枫叶哭着出来,泪水滴了一路,发誓从今往后再不去青海某中专学校她家,没想到一语成畿。

而后,得知小颦儿离世,小枫叶子的妈妈突然想起什么.妈妈说:小枫叶我想起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有一天下午,小颦儿突然到我们家来找你,说和你有约会,可是你却忘了。小颦儿等了好一会儿,最后很是生气.小颦儿颦着两条柳叶眉,对我气氛氛地怨恨恨地说:你告诉您的二女子,今后您的二女子再也见不到我了!就气氛氛怅怅然地走了。

妈妈说:我当时心里十分奇怪:这个小女子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无们大巴山人把这种话叫断路话。是很很忌讳的.说这种话对小颦儿是很不好的。那年子妈妈下放大巴深山,三姑的女儿靓女子就是老说这种断路话,十八岁就梦魂归天.那一天,小枫叶的妈妈想替小颦儿纠正,追出去,可是小颦儿已经没了踪迹.

这事让小枫叶惊奇,因为那段时间小颦儿从来没有和小枫叶约会过。小枫叶实际上一直等着她跟自己联系的。小枫叶一直不明白那么文静那么柔美的小颦儿,她俩那么好,为何那天凌晨小颦儿要对自己说那么狠的话。小枫叶等她那么久,等得心里都有些隐隐作痛。等得满心满肺都是惆怅.小枫叶再大意,也不会忘了同学约会的。特别是好友小颦儿。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会子事情?

而小颦儿去世时女儿才半岁. 小颦儿父母原是南京某公司的职员,某一年随某企业整个迁到青海。 小颦儿的学习在中学时十分好,高考时分数居然比她的副校长和任课教师们的考分都高。 小颦儿总也是的“抬头望金陵,低头思金陵”,一说起南京,脸上就飘起两朵瑰玫色羞涩红云。

有一次宿舍女生在一起讨论:“我们女孩儿是不是都当练练‘自卫功’”,小颦儿在一边不冷不热不无揄揶地说:“我们就不必了,唯有像小枫叶这样的美女,被全班多数男生追求,被全校太多男士关注,在矛盾中心,漩涡之间,风暴之核的美女当好好练练自防自卫的‘自卫功’。”当时小枫叶竟怔在那里。全宿舍女生竟怔在那里。小颦儿除了小枫叶和宿舍的其它女生都合不来。可是小枫叶对她那样好,她病时虽然全班轮着照顾,可是唯小枫叶照顾的她心有悦,小枫叶帮她补习功课,帮她抄笔记,在省医院整日整夜地守候她,给她打水打饭甚至一些父母亲都不能为她做的事情,小枫叶都替她做。而小枫叶在家里母亲心疼姐妹宠爱何曾给别人做过什么事情?母亲姐妹何曾让小枫叶做过什么事情?她却对小枫叶这般冷言冷语。那时的小枫叶实在是不明白这是为何。若是小枫叶也小心眼儿,也不理她,她孤独一人,看她怎么活。

可是每一次这样想,小枫叶又于心不忍,总也是和小颦儿看起来关系最好,总也是她们俩晚饭后散步在小峡渠边,湟水河畔,讲着只有她们少女才有的心事和只有她们少女才有的秘密。

其实小枫叶对宿友都好,只是小颦儿不和别人好只和小枫叶好,于是看起来就像是小颦儿和小枫叶俩最好。

有一次去位于西宁郊区的小颦儿家,她的父母用最隆重的仪式接待小枫叶,做了整整一大桌菜。那菜比西宁最好餐厅做得都好都讲究。当小枫叶望小颦儿,小颦儿的身上萦绕的又是美丽的玫瑰红的羞涩.那时的小枫叶怎么也不会没想到那笼罩小颦儿的玫瑰红也是笼罩小颦儿的死亡影阴.小颦儿的父母说,我家小颦儿可清高了,交友水准要求很高,近乎苛刻。一般的人小颦儿根本就看不上眼。小颦儿长这么大一共只有两位女友,一位是中学同学某某,一位是大学同学你。大学快四年了,小颦儿只请您一个人来过我家。其它的人小颦儿连理都不理。以后请你把我家当你家,因为小颦儿希望你经常来我家。

小枫叶很撼动:难怪同班女生都说小颦儿清高孤僻骄傲牛B不理人,更从不带她们到家坐坐.难怪某些女生对家在西宁的小颦儿意见很大,说其它家在西宁的女生家人对她们就象亲人一般,可是唯小颦儿除外。说有一次清明节学院组织去烈士陵园,路过小颦儿家,七八个女生千辛万苦找上门,想进小颦儿家看看。小颦儿把大家带出来,根本就不让进门,更不想接待。而西宁的女生活动,小颦儿从来不参加,可是她却经常在枫叶家出没。更有女生说说起小颦儿意见几大篓子.这,原来是真的!

她父母说:青海天寒地冻,加上刚业青海时住的干打垒式土平房,阴暗潮湿,可是小颦儿总是读书看书一动不动,小颦儿的学习不仅在班里在年级在西宁南区总是第一或第二,别说学生,连区领导、校领导都对小颦儿十分欣赏.高考时,小颦的分数比一同参加高考的某中老师们的分都高,真让全校跌破眼睛。可见小颦儿有多出众优秀.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才得了风湿性心脏病,才没上成南京某重点学院。南京那边的亲戚们听了小颦儿的分数都以为小颦儿上南京某重点学院百分百,许多事情都给她安排好了。爷奶外爷外奶亲戚们最喜欢我家小颦儿了!哪个小孩子都没得小颦儿在老家人心目中地位高。哪个小孩子都没得小颦儿被老人宠爱。可惜一切的努力只是一场空。

小枫叶也感叹:若不是小颦儿体检不合格,小枫叶怎么能和小颦儿这般优秀美丽聪慧灵气的女孩子为武,也是三生有幸呢。

小颦儿父母说:小颦儿之所以得风湿性心脏病,一方面可能是爱学习不爱运动;一方面可能是遗传。小颦儿的妈妈就是到青海后得了风湿性心脏病,只是没有小颦儿严重。

小枫叶看到小颦儿母亲年轻时的照片:一张开朗的笑脸;一又明丽的眼睛;两个大大的辫子,梳得很靠前,就似在两耳后面。显得很是漂亮!小颦儿连说自己的母亲漂亮,可是小枫叶却认为小颦儿比她的母亲更漂亮。小颦儿的爸爸个子不高,英俊精干,典型的南京人长相:深眼窝、亮眼睛、高鼻子、薄嘴唇、下巴有点儿尖,看起来有些似是混血儿。只是小颦儿的爸爸当时坐骨长骨剌经常犯痛。 小颦是综合了父母两人的优点。真可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小颦儿的父母都说一口地道的南京话。最突出的一句话就是硬硬的“没-得-”。和她们一家在一起,小枫叶常常心里冒出乡愁中的爸爸常常低吟的一些伤感的诗句:“独在它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床前明白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白,低头思故乡。”“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等等。想想爸爸思乡,是因为他是在大巴山长大的,且是离家出走的幺儿子,且是因家庭成份不好经历家破人亡。 想想小小的颦儿,那样的小小的金陵美女,生在青海,回乡能有几次?又没经历过生死离别,怎么能如此思乡?怎么能如此多愁善感?

想想小颦儿被世上多少目光关注追逐,居然能够在冰天雪中定住了一般默默攻读,不管天有多湿地有多阴风有多刺沙有多寒雪有多大冰有多厚,小枫叶的心里忽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而学习是一种天长地久的积累。小颦儿还是七八岁小女孩子时就想好了只有学习好了才能回金陵老家吗?小颦儿以一个小小少女的柔弱之身如此刻苦地攻读,是以为真的就能回到她朝思慕想的南京吗?是以为小小的少女可以带领她的支援边疆只能来不能回的家庭回到梦萦魂牵的南京吗?是以为小小的少女就可帮助得了思乡重病的父母回到那生难离死难别的金陵古城吗?小枫叶的心忽然是漫无边际的伤感。

可是小颦儿考上了南京某重点学院仍是不能去上,与她的梦想失之交臂,与她的幻想擦肩而过,心里又是隐藏着几多的怨怅几多的伤感?这让小枫叶对这位红颜薄命的小女子像对自己一般顾影自怜.而柔弱小颦儿居然又是那样的好强,是在证明在青海这个落后的地方偏僻的地方,从南京这个大城市来的女儿就是与众不同吗?她表现出的好强,却令小枫叶不得不动恻隐之心。

那时全班女生家家贫困,比如小枫叶,从记事到上大学,都没有出过青海省。全家就靠爸爸一个人的工资生活,幸亏小枫叶考上的是民族学院有国家补贴,否则小枫叶家父母会砸锅卖铁地供小枫叶上大学,可是付出的代价真是太大了。而小颦儿的父亲似乎是管某运输公司车队的。经济条件较好,小颦儿几乎年年假期都能回一趟南京?是小颦儿在家太受宠,还是全家人省吃简用就是为了让小颦儿每年都回一次南京?

小颦儿能回南京,让她们羡慕极了。外面的世界对她们有一种绝对的向往,特别是小枫叶,小小的青海困了小枫叶这只和平鸽从小到大,小枫叶真的快要窒息而死了。 外面的天还是蓝的吗?外面的土还是黄的吗?外面的人和她们一样长着一个鼻子两个眼睛吗?外面的人和她们一样有七情六欲吗?外面的人会说小枫叶好看吗?外面的人会为小枫叶动心吗?小枫叶真的不知道。

有一次小颦儿回南京,在火车上遇到一大帮青海师大的男大学生。小颦儿的美丽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一路同行,对小颦倍加呵护,大献殷勤。小颦儿是宁肯降格说自己是青海师专的大专生,都不肯承认自己是青海民院的大学生。小颦儿说起这件事情,脸上萦绕的又是那美丽的玫瑰红羞涩。那时的小枫叶怎么也不会没想到每当小颦儿羞涩时笼罩小颦儿的玫瑰红便是笼罩着小颦儿的死亡影阴。现在 回想起来,实在是让人心酸。因为师专再不是大本可是学生却全部是考进来的。而民院虽是大学本科,可是大多数少数民族是国家照顾分数进来的。而每当看到紫红血丝脸蛋儿的少数民学生用团徽来压青海民族学院上的民族两字,我们都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而她们都感到委屈,优秀的小枫叶们呢?不是更被低低的沉云重雾压抑着?而小颦儿呢?小颦儿以考上全国某重点大学的高分屈就青海民族学院,她的委屈比起小枫叶们更胜几筹?她的屈辱感,她的耻辱感,她的清高,她的自傲,加上她的冰冷的刻薄,这一切一切的一切,是不是均中雪上加冰?

小颦儿总说南京好,这好那好,什么都好。让她们这些从没有出过省的土包子对南京都有了一种特别的向往。 每在小颦儿的气场中,小枫叶就会想起唐白居易的诗,都会篡改那古诗: 《忆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金陵”。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何日更重游! 江南忆,“最忆”是“金陵”。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而一个小小少女这么深的乡愁情结也是她们这些人不能深想的。

有一次小小颦儿说,她回到南京,南京人都说青海西宁不好,她又不高兴了,她说:我回签,青海不是不好,只是没有南京好。可是,南京也有缺点呀!南京夏天太热了。西宁虽然不好,太落后了,可是夏天却凉快呀!整个城市都像装了空调。

小枫叶家虽然也属在青海飘泊一家人,可是小枫叶从小没回过老家没见过老家的亲人,虽然爸爸的乡愁对小枫叶有深深影响。可是小枫叶家成份不好。在小枫叶心里,那是一片给小家庭带来耻辱的地方,更有二伯被枪毙的事情,真是人间大耻大辱!小枫叶总是甩甩头,甩去这种多愁善感。

可是小颦儿却只是一个小小少女,怎么会和爸爸一般有这样刻骨铭心的乡愁呢?

可是小颦儿却只是一个小小少女,怎么能承受得了父辈刻骨铭心的乡愁呢?

大学快毕业前夕,小小颦儿又一次回南京。小颦儿说:怪,这次到了南京,南京人说青海荒凉落后,我倒不干了。我说青海虽然荒凉落后,可是青海的夏天可好了,满街都装有“空调”。 那时青海还没几个烫头的,可是小颦儿在南京却把两个本来就整点卷的大辫子剪了,把一头秀头烫出些大波浪,并照了许多照片,其中有一张是着游泳装的--在那会儿这是很超前的,近乎于裸照。而她们这些“青海丫头不洗澡”的女生们看着这些相片觉得很兴奋,赞不绝口。小颦儿把照片拿来给她们看。看她们都喜欢,小颦儿就把这些照片分发给她们。分给小枫叶的最多,其中保留下来的只有那张游泳照。但时她们并没有知道,从不给她们照片的小颦的行动是不有点儿反常,和平时真的不一样呢,甚至是不是有些儿怪异?因为小颦儿平时连小枫叶都不肯赐照片的,何况别人。小颦儿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小颦儿总是冷冰冰地傲示一切。做出一种大城市公主的样子。小颦儿赐给她们的便是她人生留后她们最后的倩影。小颦儿赐小枫叶的游泳装照是小枫叶现在拥有的小颦儿唯一的遗照。那时的小枫叶怎么也不会想到送照片时那笼罩小颦儿的玫瑰红羞涩便是笼罩小颦儿的死亡影阴.

小颦儿去也留下无数的谜点. 小颦儿家虽然在一儿一女,可是因为小颦儿有才有貌聪明懂事是家里最爱宠爱的一位。也就是说,小颦儿父母对她的宠爱甚至超过了她的弟弟。这让弟弟很是不平,怨言四溢,矛盾不断。上大学时,她全家都围着她转。家里经常开车给她送的好穿的、好吃的、急用的。在她们宿舍,小颦儿的漂亮衣服最多,好吃的东西最多,各方面条件也最好。也不知是小颦儿家条件本来就好还是全家的财力都集中于她,“千般宠爱于一身”的结果。

小颦儿的内心倒底经历了什么?一个公认的出色的美女倒底有什么难言的苦衷?是老师曾有意,学生却无情?是班里的男生追求的焦点偏离小枫叶对她打击太大?是看到现实中男生都很现实心冷至冰?是美女为风湿性心脏病所困所绕终于望破红尘?是小颦儿横眉冰冷却了整整一个世界?是小颦儿在太多的追求中却找不到心爱的那一位?是小颦儿只展示自己的美却不肯展示自己的爱,春困秋悲皆自绕?是小颦儿小小年纪因为疾病而深识男人世故,而花虽绽蕊已凝?是看男生们滚滚追逐她眼里的草介凡俗而向往另一个纯粹的世界?是考上全国重点大学的美女败北全国最差的大学里的女生无颜见人,深藏又一致命屈辱?这也是班里永远无人知道的谜,无人能解的谜。而这些谜便是小颦儿悲观绝望的又一个愿因?

最让小枫叶伤心的是她走前小枫叶和她虽是好友,小枫叶去她家,送给她一尊维娜斯像,她们头尾相错地睡在一个被里,她们激情飞扬地说了一夜的悄悄话,说到凌晨却吵了起来--小颦儿说:这些年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我真正的朋友。我只是奇怪你怎么有那么大的魅力,我只是奇怪你怎么能学习比我还好,我只是奇怪男生为何只追求你却不理我.......小枫叶傻乎乎一个,这才第一次了解了女友那些年在想什么,她为什么要和自己交友,才知道她的原来是这般阴暗潮湿的.小枫叶哭着出来,泪水滴了一路,发誓从今往后再不去青海某中专学校她家,没想到一语成畿。

而后,得知小颦儿离世,小枫叶子的妈妈突然想起什么.妈妈说:小枫叶我想起一件事情,忘了告诉你。有一天下午,小颦儿突然到我们家来找你,说和你有约会,可是你却忘了。小颦儿等了好一会儿,最后很是生气.小颦儿颦着两条柳叶眉,对我气氛氛地怨恨恨地说:你告诉您的二女子,今后您的二女子再也见不到我了!就气氛氛怅怅然地走了。

妈妈说:我当时心里十分奇怪:这个小女子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无们大巴山人把这种话叫断路话。是很很忌讳的.说这种话对小颦儿是很不好的。那年子妈妈下放大巴深山,三姑的女儿靓女子就是老说这种断路话,十八岁就梦魂归天.那一天,小枫叶的妈妈想替小颦儿纠正,追出去,可是小颦儿已经没了踪迹.

毕业后小颦儿找了一个位高中同学、师专毕业的某某成婚。小伙子个子不高、其貌不扬,这在"心比天高"的小颦儿心里难道有委屈?小颦儿有了女儿后,她母亲宣布从今后不给小颦儿过生日了只给外甥--小颦儿的女儿过生日,难道是这又触动了小颦儿敏感的心?

小颦儿毕业结婚后怀孕了,大家都担心,怕有危险。小颦儿生产,娘家人、婆家人、丈夫、亲人、好友几天几夜在门口守候,生怕有一点儿闪失。当小颦儿终于平安生产,所有人都吁出一气,小颦儿的父母更是泪流满面。都以为小颦儿生命的难关已过,可以松口气了。总以为小颦儿生命从此将一帆风顺。那曾想这平安生产后面的蕴藏着几多的危机和危险。

可不是?连风湿性心脏病最可怕的生产这一难关都过去了,难道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坷吗?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所有的人都没有料到。在小贝贝都半岁之后,死神才悄悄降临。

多愁善感的小颦儿是个十分心细的金陵美女,有许多的讲究,比如从不给人削梨儿.可是去世那天,住在医院里的颦儿和她的先生分手时,却非常认真地给先生削了一个梨儿. 小颦儿飘逝在那天晚上.晚上同房病人昏昏欲睡,朦胧中感觉小颦儿一下子坐了起来,口中呼出一声:“p-a-”又重重地躺下去。

同房病人惊起,懂忙拉灯,看到小颦儿两眼已经上翻,忙叫护士医生来,医生护士齐心合力抢救,却终是没把小颦儿抢救过来。 花魂一缕飘去,悠悠袅袅; 梦魄一朵离散,迷迷离离。 小颦儿在一个少妇最美的年龄离世,带给所有的人漫无边际的伤感。 小颦儿去世后所有的人都觉得奇怪,小颦儿临去前喊的“p-a-”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是“妈-呀—!”“爸-爸-呀”或是夫或是女的名字?这是一个永远的谜。 另一个谜便是从不削梨的小颦儿为何要给先生削梨儿?难道小颦儿对自己那晚将逝有预感?无数的谜围绕着飘逝的美人,扑朔迷离。

小颦儿去世后,她的父母终于找到小枫叶--她父母只知道有小枫叶这个同学,请小枫叶通知大学同学。小枫叶当然是很够意思的,组织大学同学去帮助,以当时最轰重的方式送她上黄泉路。

小颦儿的遗体告别是天下最恐怖的一种方式。本来美女小颦儿,化妆后平静静地躺在水晶棺中,静如秋水,美如红叶,当是定格人生最后最美的瞬间。 可是也不知道是她家人不忍让如此年轻少妇遗容见人,还是回族有什么风俗,小颦儿的遗体是出现在告别大厅,可是却是用白布裹着脸的.而这蒙脸尸布也不是轻轻放上的,而是蒙系在脸上的,出现一种裹尸布效应,不仅是使得脸有种僵硬的扭曲,而且身子也有一种僵硬的扭曲.那是一种大火烧焚后的残躯才有的扭曲,那种扭曲真的是太令人恐怖了。 而所有参加仪式的人背上都凉渗渗冰浸浸的。为的是年轻少妇死本来就恐怖,而这个年轻少妇生前又那么美丽,而这个年轻的大美女却是以这样的一种蒙脸的可怕方式和大家告别。 这样的蒙着面回想起来是不是有些儿似个蒙面女鬼?蒙面妖精?蒙面魔鬼?因为你想不出她的脸上是什么样子的。

记得当时主持人念追悼会悼词,念小颦儿生平的主持人,念到:小颦儿因为教学教得好,虽然运作中级职称后期小颦儿已经去世,可是学校还是加速追批小颦儿为中级职称。可惜的是小颦儿现在已经不知道她的中级职称已批。小枫叶的心里又是那漫无边际的伤感:

斯人变魂魄方回金陵去, 追加职称更何堪?

小贝寻后母才知篱寄苦, 学历名气一场空!

事后,当小枫叶表态自己将定期去看小颦儿的父母与女儿时,却遇到小枫叶班老三届同学几人的坚决反对。他们说:你不去,小颦儿的母亲还不会哭,你去一次她母亲就会哭一次,谁让你和她是好友呢?你不去小颦儿的女儿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你一去问题就复杂了。你这是何苦!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你一定要坚强一些。你不能把你的多愁善感带给小颦儿的父母和女儿。在这件事情上你不能太自私! 这后面一句话,上升到这样一个高度,对于不谙世事的小枫叶是惊心动魂的。 小枫叶忽然记得小颦儿去世后她父母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小枫叶,找了七八个人才找到小枫叶。记起追悼会上念参加悼追会的大学同学时第一个念的也是小枫叶.可是小枫叶却不能尽朋友之谊去照顾她的父母和小贝贝.为了这事小枫叶的心里又是那漫无边际的伤感.小枫叶不能想小颦儿父母失去了自己对他们的问候会怎么活?日子会变得怎样的漫长?

小颦儿去世后的那一夜,小枫叶整夜无眠,那一夜,天降大雪。

那一晚,小枫叶一个人躺在一楼一间墙上结冰凝霜的小屋中,窗外隐现的是一个深秋还是一个深冬?小枫叶分不清,小枫叶什么都分不清!小枫叶只是感觉自己的所有的细胞都醒着,都睁大眼睛,都扑闪着泪,晶莹的泪,睁得太久的眼睛们终于闪一下,带着冰雪的嚓嚓声,带给小枫叶密密麻麻的轻痛。

那一夜,小枫叶就是以身上这重重叠叠的复眼看着冰天雾地的窗外,听着雪花轻轻扑打着着窗棂。那一夜,小枫叶起身看窗外的雪嚓嚓地积累,听着远山出没的或狼或狗或狐或豹凄凉的长啸,感觉心里隐现的凄风在这雪地里打着转转。直到天边出现微微的鱼肚白。

那一天凌晨,小枫叶独自出门,踏着厚厚的雪,艰难地行走着。小枫叶走向师大操场,在旷无人迹的雪地跪下。小枫叶一千遍一万遍地祈祷,希望小颦儿魂兮归来。小枫叶默默地呢喃:小颦儿,只要你能活过来,小枫叶愿意一直一直地跪下去。 那一早,小枫叶固执地认为,那么美的小颦儿逝世,太阳将永远不会再升起。世界将永远在黑暗中渡过。小枫叶的世界从此将暗无天日。可是大雪却奇迹般地在黎明前停了,太阳如期冉冉升起。那喷薄而出的太阳像一个红彤彤的大恐龙蛋,阳光丝丝缕缕喷射而出,如鲜血一般喷洒,如同鲜血一般殷红,如同生命一般悲壮,如同青春一般壮丽,如同少女的美丽一般如诗如画,带着从没有过的绚烂。阳光的升起伴着大雪的沙沙融化,伴着天空与地面沙沙地颤动。小枫叶整个的人震惊在那美丽里,不能言语。

那一段时间,常常做恶梦。一个恶梦是,小枫叶走着,忽然发现小颦儿走在自已的前面,小枫叶追上去,小颦儿回眸嫣然一笑,那灿烂明媚的美令天地黯然失色,令小枫叶心里震惊无比。而就在这一瞬小枫叶惊醒了,眼前叠现那蒙布女尸。小枫叶蓦然坐起,痴痴地想那小颦儿那回眸嫣然一笑,再也无法入睡。小枫叶身上大汗漓淋。 一个恶梦是,小枫叶走入一个死亡大厅,大厅上方是一个大大方方的玻琉天井,通向宇宙黑洞,大厅中央停放着小颦儿的遗体。遗体上的脸上系蒙着白布。那个蒙白布是系在脸上的,整个的脸整个身子都系出一种僵硬的扭曲.小枫叶近去说话,流泪,那扭曲的遗体忽然起飞了,如同一个段烈火焚烧过的扭曲的枯树段,上升着上升着,直向那顶上玻璃贴近。小枫叶一下子惊醒了,全身冷汗如雨,气闷不已 …………

现在回想,让那么年轻的她们去参加那么恐怖的遗体告别仪式是不是太残酷了一些? 而小颦儿生前的美,和逝去后的丑,形成极其鲜明的对比,在小枫叶的心产生的撼动,在小枫叶的记忆中留下的恐怖,真的可能没有什么语言能够形容。

早知恶梦不断,不如不去。小枫叶的心里可以有更多更好的悼念小颦儿方式呢!

小枫叶居然真的就没敢去看望她的父母和孩子。虽然小枫叶多次去小颦儿的老家南京,虽然不论走到哪里都听到南京人说那硬硬的:“没-得-!”小枫叶都会想起小颦儿。虽然一次一次想起小波颦儿,小枫叶的心里总是烟雨迷漫泪雾迷离,虽然小枫叶的心里一次一次涌出去看望两位老人和好友遗孩的冲动,虽然有一次小枫叶都找到了小颦儿常提起的那个街区,可是小枫叶在漫漫细雨中徘徊,在缤纷落叶中彷徨,很久很久,雨下得越来越大。小枫叶终是没敢打问已经回南京的小颦儿家人。可是小枫叶怎样才能永远忍着不去看小颦儿的父母和孩子呢?

记得有一次回西宁,同学们为小枫叶聚会。该小枫叶唱歌了,小枫叶唱了这样一首歌《曼丽》:

我们的过去,我们的情义,怎么能忘记 曼丽你怎么这样忍心静静的就离去 我很伤心从此以后不能够见到你 只有留下你往日的情景使我常回忆。曼丽! 一样的青山一样的绿水,只有我和你 ,曼丽可记得我们时常快乐的在一起。 我很伤心,今天我们就要永别离 ,只有希望在梦中能够和你长相依 。我们的过去我们的心意,怎么能忘记。 曼丽你怎么这样忍心静静的就离去。 我很伤心,从今以后,就要永别离, 只有希望在梦中能够和你长相依………….

小枫叶这是唱给的小颦儿的吗?小枫叶这是唱给那段生活的吗?小枫叶不知道!小枫叶只知道一生中有许多故事,许多的记忆.怎么忘记都不能忘记,怎么回避都不能回避。 小枫叶知道还要忍着两位老人和小颦儿的夫小颦儿的小贝贝对自己的误解.可是小枫叶必须忍着,不能传染多愁善感,不能扩散多愁善感,不能传递多愁善感。

而小颦儿当年才半岁的小贝贝现在可能已经长成一个婷婷玉立小姑娘了。她能理解妈妈的好友那样的牵挂 她却又不能去看她的苦衷吗?能在妈妈的好友从心里发出的祝福声中平安幸福健康地长大吗? 这样的想,感受生命的飘泊和无定,感受生命的无助和无奈,感受青春的美丽和娇气,感觉友情的脆弱和易碎,感受繁花的绽放和凋零,感受落叶的缤纷和飘泊,小枫叶的心里又是那漫无边际的伤感。

安息吧!小颦儿,小枫叶的好朋友!小枫叶的好同学!您的飘魂美魄终于可能回到您朝思暮想的金陵古城了?您终于可和疼你爱你视您为全家明珠的您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在乎你的隔房姐哥们在一起了? 星光会照耀您在另一个世界! 月光会引导你在另一个世界! 愿您在另一个世界做一个快乐的美眉!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