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邮箱:1050151929@qq.com
电话:15811463692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友天下>>竹子友人                       

青年女作家陈瑜新书《颜值战争》隆重打响。
发表时间:2020/11/9 20:49:25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记者毛竹     浏览次数: 1551
 
 
竹子快讯:青年女作家陈瑜新书《颜值战争》隆重打响。据悉这是陈瑜的第3本小说。陈瑜是一位出多本畅销书的著名青年女作家。陈瑜除了写下小说《颜值战争》还写下小说《尤尤的复仇》《蜜蜡》等。《蜜蜡》作者陈瑜,被称作“新晋才女作家”。陈瑜系春风社“布老虎青春文学十一月之星”07年重磅包装的新人作者。陈瑜的书轰动一次一次又一次。
竹子点评:活了这么多年,我们不承认,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打的,原来并不是什么其它的战争,而是一场又场的颜值战争。可笑又残酷。可喜又可悲,可叹又可怜…………不论是人与人之间,族与族之间,部落与部落之间,甚至国家与国家之间.................深刻又简单,深邃又神秘,深奥又无奈.............
一位年轻的女作家陈瑜新书标题,居然一书名中的。实在是令人惊讶。


 


现在《颜值战争》已经打响,我们听听这本书的青年女作家作者陈瑜如何说。

写在《颜值战争》之后
陈瑜
拿到《颜值战争》的样书后,我把这部小说重读了一遍。让我惊讶的是,这个小说竟然有45万字,由于是利用碎片时间写作,几乎都是手写在随身本子上,没有实时统计字数,所以远远超过了计划的20万字,以至于排版时编辑不得不缩小字号,以保证成书不会太厚。“书不能太厚。”编辑这样说。定价超过50块就不好卖了——除非是畅销作家。事实是,即使不超过五十块的书也不好卖,图书市场不景气。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花费一年左右去写一个不知有多少读者能看到的故事,这件事有点执着,也有点傻气,毕竟——稿酬远远低于为媒体撰稿的收入。在着手《颜值战争》之前的五年中,我一直作为自由撰稿人,为《人物》杂志、《风度》、《凤凰周刊》撰稿,出稿量很大,工作节奏快,经常出差,采访过很多让我受益不浅的采访对象,写作风格发生着变化,心态也在生活的琐碎中,变得平和。再往前的我处于学生时代,那时的生活状态,“不食人间烟火”、“为赋新词强说愁”是文艺的描述方式,说痛快点就是舌剑腐儒,矫情得很。那个时期我出了两本书:《蜜蜡》和《尤尤的复仇》,前者是青春小说,后者是披着罪案小说外衣的青春小说。老实说,这两本小说,现在的我都不喜欢,太做作了,尤其是第一本,有很多不自然的地方,不论是人物塑造,还是情节设置。当然,我感谢这稚嫩的作品,给了我写作的信心,它们是我来的方向。十年前,青春小说是写作的一大门类,很多作者都是从这个题材出道,他们中的少数出名了,更多的则归于沉寂。我属于后者。在做记者的几年里,我尝试着写过小说,但始终无从下笔,我不知道写些什么,继续写青春小说?我的年龄和心态都不适合了。别的方向,我没想好。直到一个想法出现:我可不可以写科幻小说?我是个资深影迷,尤其喜欢科幻电影。只要是科幻片,经典的、商业的(有时两者兼有),几乎都看过。对这类作品越了解,我就越明白:科幻小说不是空想和胡编,而是对人类未来的预言。事实上,很多经典科幻作品中的设定、发明甚至迷思,现在都已经、正在或即将成真。



《颜值战争》出笼记

拿到《颜值战争》的样书后,我把这部小说重读了一遍。
让我惊讶的是,这个小说竟然有45万字,由于是利用碎片时间写作,几乎都是手写在随身本子上,没有实时统计字数,所以远远超过了计划的20万字,以至于排版时编辑不得不缩小字号,以保证成书不会太厚。
“书不能太厚。”编辑这样说。定价超过50块就不好卖了——除非是畅销作家。
事实是,即使不超过五十块的书也不好卖,图书市场不景气。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花费一年左右去写一个不知有多少读者能看到的故事,这件事有点执着,也有点傻气,毕竟——稿酬远远低于为媒体撰稿的收入。
在着手《颜值战争》之前的五年中,我一直作为自由撰稿人,为《人物》杂志、《风度》、《凤凰周刊》撰稿,出稿量很大,工作节奏快,经常出差,采访过很多让我受益不浅的采访对象,写作风格发生着变化,心态也在生活的琐碎中,变得平和。
再往前的我处于学生时代,那时的生活状态,“不食人间烟火”、“为赋新词强说愁”是文艺的描述方式,说痛快点就是舌剑腐儒,矫情得很。那个时期我出了两本书:《蜜蜡》和《尤尤的复仇》,前者是青春小说,后者是披着罪案小说外衣的青春小说。老实说,这两本小说,现在的我都不喜欢,太做作了,尤其是第一本,有很多不自然的地方,不论是人物塑造,还是情节设置。
当然,我感谢这稚嫩的作品,给了我写作的信心,它们是我来的方向。


十年前,青春小说是写作的一大门类,很多作者都是从这个题材出道,他们中的少数出名了,更多的则归于沉寂。我属于后者。在做记者的几年里,我尝试着写过小说,但始终无从下笔,我不知道写些什么,继续写青春小说?我的年龄和心态都不适合了。别的方向,我没想好。
直到一个想法出现:我可不可以写科幻小说?
我是个资深影迷,尤其喜欢科幻电影。只要是科幻片,经典的、商业的(有时两者兼有),几乎都看过。对这类作品越了解,我就越明白:科幻小说不是空想和胡编,而是对人类未来的预言。事实上,很多经典科幻作品中的设定、发明甚至迷思,现在都已经、正在或即将成真。更重要的是,因为总在做可怕的事,人类需要被提醒:要自制,尽可能别做蠢事,将科技关进笼子,使其为我所用,而不是反过来。科幻小说正是这样一种警示。
我是《三体》的书迷,也曾采访过“以一己之力将中国科幻作品提升至世界级水准”的刘慈欣,我觉得科幻小说最迷人的地方在于它的世界观设定,那种从无到有打造一个世界的过程令人神往。
而科幻小说又无一例外是启示录式的,要将设定植根于显示,尤其是现实中的问题。所以我构想出了《颜值战争》的世界观雏形:这不是个“看脸的社会”吗,我们就来看看,把这个现状发展到极端,会怎样——如果人类以外表决定贫富、等级甚至生死,我们的生存状态会是如何的。
在给出版社的作者简介中,我写自己的爱好是“开脑洞”,不理解的人会觉得奇怪,开脑洞也可以作为爱好吗?开脑洞不就是胡思乱想?也是,也不是。对于我来说,开脑洞是构思情节也是塑造人物,是脑内剧场也是自我对话。工作日的每天,挤在小学门口的家长人潮中等着接孩子(是的,写着写着,我当妈妈了)时,我脑子里装的是末日、废土、怪物和人工智能,这种反差常常让我感到荒诞、奇幻、有趣。
上一次读《颜值战争》,还是半年前改稿时,再读这部小说,更多的感觉是陌生,就好像它是别人写的。情节基本忘光了,但写作时埋下的多重悬念又诱使我欲罢不能地读下去。结果就是,我熬了两个通宵,为了尽快读完我自己写的小说。
编剧六六说过,作者最重要的作品是下一部作品。能忘掉写过的作品是好事,让我能以相对客观的角度审视自己的写作,我能看到自己的进步,比如终于学会写男性角色了,比如尝试着去写动作桥段(借鉴了我最喜欢的武侠小说《笑傲江湖》),比如场景描写(乃至其在角色处境、心理上的延伸)仍是我所擅长的。
当然,雷的地方、做作之处也还是有。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这种东西,不自己亲手写,不会明白有多难。你必须让主角能看到或经历大部分关键情节,同时把对读者的误导埋藏其中;你必须塑造讨人喜欢的配角,为他们的故事找到合理的动机(我更愿意称之为“角色的景深”);你必须圆上之前埋下的所有伏笔和悬念,尽全力不留bug——在这个过程中,我常常会被深深的无力感占据:明知某一段写崩了却无法挽回的那种遗憾,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上限”吧。
我不是个很有写作天赋的人,所以这部小说依然写得非常努力,做了详细的计划表,写作过程中一直在做笔记,还画了关键情节中地图和道具的草图,另外,角色的名字也下了功夫,取自《诗经》,根据设定、性格和背景选择,且做了变化和调整。
小说完成以后,我松过一口气,但心情很快又恢复了凝重。我暗问自己,《颜值战争》会如预期那般成为我的转型作吗?还是会成为我的最后一部作品?
我希望是前者。

《长篇小说--蜜蜡》内容简介:
这部被称为向《红楼梦》致敬之作的小说实际非常干净,小说讲述了女孩子蜜蜡的成长史。这部小说绝无小儿女的扭捏之态,灵动、大气,富有生活气息,描写生动,语言沉稳老练,善于设置悬念,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小说代表了80一代文学创作的较高水平,艺术性可读性俱佳,雅俗共赏。是一部春风社07年在青春文学领域的大手笔之作。 
绝色早慧的蜜蜡,成长在一个单亲家庭。她同样美丽的母亲遭遇不幸婚姻。母亲的遭遇被另一个男人(叔叔)同情,两人相爱。蜜蜡十岁,母亲终于和父亲离婚,却没嫁给叔叔,而是耐心等待蜜蜡的成长。家庭、童年和母亲给蜜蜡很大影响,造就她乖觉、独立、极强的个性和怪异的行事,少女的她就成为男孩子注目追逐的焦点。蜜蜡的童年到青春期极富色彩:执著暗恋,成长抉择,性启蒙,少年情愫……文章从小女孩蜜蜡的九岁写到女子蜜蜡的二十六岁,讲述蜜蜡和四个男人之间纯洁迷离的情缘,主线是她和爱人欧泊的唯美恋情。欧泊离世后蜜蜡几番沉沦,又经历和男友天河的恩缘聚散,富家子罗砗磲对她的痴恋,心理医生托帕给她的治疗;闺中密友金发晶为保护蜜蜡承受伤痛挤压,反被蜜蜡误会她和欧泊偷情,当蜜蜡终于揭开谜团时金发晶已不在,好友的蒙屈离世让蜜蜡一生抱恨。
作者简介
《长篇小说--蜜蜡》作者简介:
陈瑜:新晋才女作家。系春风社“布老虎青春文学十一月之星”07年重磅包装的新人作者。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