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感觉名人                       

深情寄语
发表时间:2004/7/24 11:52:16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毛竹     浏览次数: 2726
 
 
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仅整理就耗费我四年业余时间的“透明女性系列”宏大工程终于推出,首先我想感谢原《青海经济报》社社长、现青海省政策研究窒主任、 著名经济学家严正宇,原省青海社科院院长、研究员、 著名学者朱世奎在我完成“走地域意义上的可可西里无人区”(散文卷)百多万字的创作中给我的帮助,完全可以这样说:若没有他们两人的鼎立相助我的这一个宏大的系列工程不可能完成的这么顺利。 其次我想感谢青海的著名学者:青海民族学院的教授芈一之、李文实;青海师大教授赵宗福、赵胜实;教育学院讲师《西海沧桑》一书的作者董家平;青海社科院研究员蒲文成等等, 他们都是研究青海问题的极有造诣的著名学者对于青海独特的见解进一步启蒙了我的思维激发了我的创造性。再次我想感谢青海省的副省长马元彪、省重工厅副厅长周超、 青海省黄金管理局公安处负责人徐三德、马清超, 《青海日报》驻格尔木记者部副站长刘晓星等为我提供了珍贵的一手资料;再次, 我想感谢青海民委的李主任、贾永兴主任、宗教三处的处长龚玉明、文教处的处长包中平、 少数民族语言工作办公室群克加等在宗教政策方面上给予我的引导; 再次我想感谢青海政协副主席青海省伊斯兰协会会长、 青海最大的清真寺第五任阿訇韩生贵,青海省政协副主席青海黄教协会会长、 青海最著名的黄教寺院塔尔寺 寺主、青海藏传黄教的代表人物阿嘉活佛,青海省政协副主席、 青藏宗教界著名人物八思巴的嫡亲隆庆阿宁拉杰直那哇大师的后裔、 青海藏传花教的代表人物隆务昂 (万户)扎西安嘉,青海政协副主席、青海藏传红教的代表人物、著名宗教人物古浪仓的儿子、青海红教教长古嘉赛等给予我的帮助(注:根据接受采访次序排名不分先后)。 最后我还想感谢在青藏公路沿线采访过程中给我提供了帮助人和众多的接受采访者。

  感谢中国社会出版社的张承、向飞编辑给了我这样的一个机会,感谢他们俩人为我的书付出的创造性的艰辛劳动。当时, 是拿了我爸毛高田的书稿《著名战争故事哲理评鉴》(后由向飞编辑改名《帝王圪坤》)去找中国社会出版社。 我随身还带着爸爸刚再版的获社科类二等奖的书《古诗词哲理精华类编》。贾斌总编热情地接待了我详细地了解了我爸爸的创作情况。 我爸爸是中国人大的研究生班毕业的,学哲学的。 爸爸的这本书四十多万字是从哲学角度诠释中外著名战役。 爸爸人大研究生班的老同学《人民日报》社社长邵华泽给爸爸题了字,老同学原青海民院院长马万里给爸爸写了序。 我没想到贾斌总编推荐给我爸看稿的张承编辑刚看完从书市上卖回的我的书, 又听说我正在利用业余时间整理《走向青海可可西里无人区系列》(散文卷)便要求这个宏大的系列由他们出。 张承编辑近些年出了许多大的好的社会选题的书,正是我所觅寻的知音。 张承老师说:“我们是中国社会出版社出你的这个选题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张承老师的鼓励与催促大大地加快了我的整理速度。 我与父亲的两部书稿由一个出版社同时同编辑出书在中国出版史上可能还找不出第二例!

  友人们听到这个消息乐了:你的上一本书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为你开了中国出版史上首贴防伪商标先河,成为了中国文坛一大新闻; 这一次中国社会出版社又为你们毛家父女同时同编辑出书,又创造了中国文坛一大新闻。

  可不是?感谢中国社会出版社于国厚社长、贾斌总编, 给我爸与我开了这个先例。我们的缘分也由此拉开。
  感谢禾岩老师。我想我与他一定有书缘。记得第一次我的“透明女性系列”第一本在时事印刷厂校对出胶片时,遇到他, 他当时还是民族大学出版社的总编,当时他看了我的书稿后对我说:这本书可否交给我出! 这也是我情愿,可是当时那本书已由《人民文学》杨兆祥老师与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约定,怎好违约?再说这书的出胶片的投资全是杨兆祥老师张罗的, 胶片出后书稿又另交出版社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没想到山不转水转, 我的这本书由中国文联出版公司经理李景峰、总编顾志成、总编室主任张雅南、 编辑徐松林等忙活半天出书后,真正进入“透明的女性系列”由于种种原因我还是决定交给已调到中国社会出版社的禾岩老师那儿出。 我想对于我们这个特殊的时代,他与我的心里定有某种共同的使命感定有某种共同的默契。

  感谢曾为了我的书中一本付出过艰辛劳动的文友毛喻原、姜力挺, 他们合出过《狙击世界》《比尔.盖茨》等书。他们不仅是很有造诣的文人而且是实干家,由他们操作我丛书中一本,不仅准确地理会了我的创造意图, 而且通过书的封面设计准确地表达了出来,这是以前出书从来没有过的, 为了我们今生今世共同出书的缘分,我想再说一声感谢上帝的撮合, 让我们能一起做事。特别要提一下我的朋友毛喻原,他与我后脚推出用十年时间写出的《永恒的孤岛》,我想向读者郑重推存,一方面是我对喻原才华的敬重, 一方面是因为我特别喜欢这本书喜欢到我甚至想手抄。 我甚至觉得这本书不出版才更加珍贵,因为那本当是属于灵魂的永恒的孤岛呀。 我没有想到出这样好的书还这样的艰辛。 喻原那种与我一般对文学如对宗教的态度深深地打动了我--他的书仅印了一千本一本成本达三十元卖价也是三十元为了书喻原几下兰州孤独地在芸芸众生中拼搏着奋斗着。
  当然我还要感谢我的姐姐毛丽霞为了我的书几进邮局为将出的书辛苦不已。

  今年三月,又一次采访青海结束后离开西宁时, 我向原《西宁晚报》主编林惜纯老师求字。林老师因写下“识物易粗不易细, 分明界外总胧”等著名诗句而受到我格外的敬重。我请林总给我与小妹妹毛明清一人写一幅字。之所以带上我的妹妹, 我想让林总写的内容让我多愁善感小巧玲珑柔弱美丽的妹妹一看到便展开眉头。回涿不久,我就收到了林总寄来的迹, 那是我喜爱的刘禹锡的《潇湘神二首》,从头到尾没有一个标点:

  “湘水流湘水流九疑云雾至今愁君问二妃何处所零陵芳草露中秋斑竹枝斑竹枝斑竹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明月时”

  看到这首诗,我的心里一阵感动。在我初写歌曲时, 第一首发表的歌是《心曲》是青海日报社的赵伦编辑给发的,只是发表并没有得到鼓励; 记得那是第二首后来在全国得奖的歌曲《小雨》(由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 中国青年报社、 北京星海乐器联合公司联合办的《星海杯》全国征歌大奖赛)就是首先得到林惜纯老师给了我很高的评价并在《西宁晚报》发表后才参赛的,让我欣慰的是评委中有谷建芬等当代音乐名家, 著名作家王付林把信写到我所在的中学,说我有这方面(作曲)的天才。这份鼓励使我在作曲这条路上迈出第一步后又勇敢地孤独地迈出了第二步。 而我写作路上每一步不 都是有欣赏我的作品的老师、喜欢我作品的读者在鼓励我。若不是这样, 如我这般敏感的人,可能早在半路上就覆辙了, 我一个学理料的人之所以能孤独地写到今天,真当格外地感谢我的老师我的读者。知音难求! 有道是“人生得一知已足矣”, 可是我颤颤兢兢拿出的作品却一次一次得到读者们的厚受, 不论前几年的小集子还是这几年的小散文集《迷失在西部》还是40多万字的大著《透明的性感》……记得初学写作那会儿我完全是一个纯感觉的生灵,除了一种感觉周围的一切常常什么也看不见, 我的笔下的一切都是虚无飘缈无有附丽的。 我文学上的第一位发现我引导我的元魁老师引导我的第一步就是让我看清周围的一切,在写作技巧上给我上了严格一课, 虽然 我是如何执拗地不屑一顾地想摆脱那种“匠气”, 甚至有时与他拒理抗争怒目以对, 可是后来我发现我梳理整理自己那如泛滥洪水一般滚滚不息纵横纠织的才气灵气的过程中一次一次想起的却是那些技巧, 那正是我这类活在梦幻中的人致命的缺陷;记得有一次我到人民日报社去看文艺部主任石英老师,那是我第一次见他, 他清楚地记得我多年前发表在天津《散文》上的散文《 返童》(我的“外省‘处女作’”), 那是他在《散文》任主编时发表的, 他给我讲述了如何在几尺高的来稿中在落叶(页)缤纷中选出我的《返童》的经过,让我感叹不已……记得河北作协主席、 中国散会协会理事、著名散文大师山壁在看完我写的后发表在《传记文学》上写内画王王立夫的散文《站立的水》说:“写得好!比我写得好! ”停了一下又说“但若由我来写,我会写得比你朴实! ”--这是在我后来的写作中启蒙我并使我“突破重围、突飞猛进”的句子呀!记得在我刚到中国石油报那一段艰难的日子,《地火》总编、著名评论家田耒对我写作的鼓励和关注。 还有多次选发我的散文《散文选刊》主编卞卜、《女子文学》张广静,《散文》贾宝泉等等。记得那一次我到中国文联出版公司去看女主编顾志城,她正在亲手给贴我那手风琴般几米长的粘贴手稿。顾老师对我说:“姑娘呀!你多幸福吧!一位主编亲自给你粘贴手稿! 全出版社上上下下为 你齐动员!你可知道这种事情我这一生这是第一次我想也是最后次…… ”记得原《诗刊》副主编、 现鲁迅文学院副院长雷抒雁专程来我所在报社看完当时还没有出版的三十四万的“透明女性系列”第一本书后大喊:“写得好!但在结构上需上稍稍调整一下”,…… 这如何不让我一次一次感动。我想把我的这本新书再一次献给所有关心过我爱护过我的老师们读者们。我想把我的歌曲“一生守候”格外地献给我的读者, 愿我们今生今世永远做朋友。还是我常赠友的那名话:“莫嫌竹叶淡,终久不凋零。 ”我想对你们说一句悄悄话:在你们漫漫的人生旅途中请给我一点时间, 我想小小的竹子不会让你们失望!真的不会!可不是?若不是你们的喜爱, 我与妹不都成了萧湘二妃一般多愁善感对影吟月、顾影自怜的人物? 若不是你们的厚爱我与妹的灵感就算是山溪水流淌在大巴山的石崖峭壁上,也不过是流过的泪渍, 要不了几日便会自然干涸,并消失得无影无踪,更何况是淌在西部青海高原的石崖峭壁上了。

  我在这本书里面有许多的关于学术问题的探讨,旨在抛砖引玉, 希望专家们提出不同观点,希望引起专家学者争议。 我只是把自已的感受到的接受到的信息真实的地传递了出来, 我只是全放松地以女性的直感接受了冥冥中的一种神奇的“宇宙思辨力”, 我写下这些连我自己都在深深思索都在深深感悟的命题,便于专家学者文友们更深地研究青海,更深的理解青海。 因我只是一位学数学的,对社会学科知识只是以我自已独特的眼光, 希望专家学者们提出宝贵的批评意见。

  但愿我独特的视角让每一位对西部有兴趣的读者有一种全新的感受, 都可能为你们提供一种新的思考西部问题的方式。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