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嘉宾留言
联系我们
 相册 
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竹子专访>>竹子快讯                       

野美毛竹评著名女作家张洁油画
发表时间:2017/7/10 11:38:35     文章来源:原创      文章作者:野美毛竹     浏览次数: 132
 
 
毛竹看张洁画展思考:张洁画的是她精神世界的隐秘极地?张洁是在生命未端回望初恋的神圣的那一端?张洁是用油画回忆总结她的一生?张洁是用油画画出她初恋的爱情极地圣地秘境?张洁是在后两次婚姻失败后一败涂地一地落花地对唯剩初恋的神圣追往?张洁是跌入现代人迷恋物质的恓惶无助之后对她成长的那个年代人的精神世界的青藏高原做一种诗意的描述或是诗意的寻求?
野美毛竹画评:
张洁画的是她精神世界的隐秘极地?
(竹子申明:草稿正起,互动写作,欢迎参与,谢绝任何形式的推广与转载)
我从张洁的油画中看出了她的精神世界?难道她是在画人类的精神世界?难道她是在画人类的精神追求?难道她在画人类的精神圣地?难道她是在画她那一代人的精神追求?难道她是在画她那一代人的精神圣地?难道她是诠释她那一代热血叛逆青年的灵魂隐地?难道她那一代人的坚守恪守魂守梦守都在那里?难道她那一代人的信念臆念幻念理想都在那里?难道到了晚年她才明白那精神圣地的神圣?难道她到了晚年在经历了贝多芬命运交响曲般的癫狂混乱挣扎之后,却忽然风晴日丽,能平静地回望审视自己的初恋,这初恋包括两种内涵:对天下劳苦人民的博爱及对初恋情人的痴爱。难道,到了生命末端,她终于想坚定地告诉人们他们那一代人曾经真的有理想有献身精神他们看到了博爱乌托邦或是爱情乌托邦?难道她到了晚年才感觉到精神圣地是一种真正存在,才感觉那灵魂圣地一直在她的生命中,那信仰的高地像青藏高原极地一直藏在她的灵魂中,那博爱或是爱情的“高田苇地”一直在她的大脑中?
难道她是以神秘的画笔告诉人们她历经千种磨难万种坎险的原因是什么?
难道她到了生命未端,才看到那个千里长头万里膜拜的孤独走向圣地寂寞转山的自己?
张洁画的是她精神世界的隐秘极地?张洁是在生命未端回望初恋的神圣的那一端?张洁是用油画回忆总结她的一生?张洁是用油画画出她初恋的爱情极地圣地秘境?张洁是在后两次婚姻失败后一败涂地一地落花地对唯剩初恋的神圣追往?张洁是跌入现代人迷恋物质的恓惶无助之后对她成长的那个年代人的精神世界的青藏高原做一种诗意的描述或是诗意的寻求?
张洁画的意境让我想起那些有关精神追求的句子“虽九死其犹未悔,吾将上下而求索”。可是问题是,张洁因何而未悔?这才是值得我们探索的。
细探索,张洁的后两次婚姻均以彻底失败而告终,这两次婚姻仿佛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唯一的秘密仅剩她的初恋。而这初恋的许多信息应当是藏在她的小说《祖母绿》《有一个青年中》。当然主要是《祖母绿》中。可是直感,张洁的初恋有许多难言之隐,但是留下的许多线索让我们探索。而经过两次婚姻的失败,及描写两次婚姻失败的书写,张洁已经对现实中的婚姻失望到了极点,唯有一精神停留只有不为人知的初恋。可是张洁公开了一切,为什么唯独对她的初恋为莫如深呢?难道她有什么难言之隐?而在我毛竹看来,张洁的油画展就是献给她的初恋情人左威的。张洁的油画展的所有的油画都是献给她的初恋的。张洁的油画展是让读者解密她的初恋的。那是张洁身上的最后一个谜团?那是张洁灵魂中最后一片圣地?那是张洁隐私中最后一块极地?那是张洁生命中最后一张神秘的太极图?
是的,对于张洁,我们探索的,除了张洁作品中说出的,我们并没有一个人能探到她的精神深处,并没有一个人了解她的极地谜团?更没有一个人能探入张洁生命密码隐现的神秘溶洞去探秘去解密?比如她最初的理想追求,比如她初恋的神秘谜团?
是深外不胜冷?还是密处不胜孤?还是高处不胜寒?反正这个人人追求物质的人们组成的世界中,没有人愿意走进张洁的灵魂深处?
难道对于所有人的评论,所有人对张洁的探索,在张洁感觉都不痛不痒,都只是沿着张自己提供的线索,张洁屏息等待了将近一生,结果张洁并不满意,终于在生命末端,自己跳出来,用自己的笔给人们留下探秘张洁的种种线索与解密张洁的种种揭示?
张洁多次说过她不相信任何宗教,但是从她的油画中,我却感觉到她的世界中有比宗教更纯粹更神圣更崇高甚至比所有宗教更绝决的宗教。那是可以让张洁献身且无悔的宗教?
就如朝圣的路上,所有的同伴已经消失,唯有一个张洁仍孤独地叩着长头,仍一板一眼地做好叩长头的每一个动作,哪怕叩到生命的终点?
就如转山的路途中,所有的人类中的同龄人已经遗失,唯有一个张洁,仍在没有任何陪伴的没有人烟的只有恐怖怪曾天葬台猛鹰的窥视与鸣叫中寂寞前行?



从张洁的画展中,比如上张洁上幅作品中,我窥探出,张洁也是神往甚至崇拜大山的,而那大山,你们看看,那小豹子孤独眺望的,我感觉挺像我长大的连绵起伏的青藏高原呢!这一定是从内地看青藏高原的感觉。而那发光的部位更准确地讲挺像青藏高原的祁连山脉的那个我长大的神秘地方呢。那是三江源?那是祁连山深藏的昆仑之光?那是人格崛起的格拉丹东?那是请读者们原谅我的主观臆断。但是我真的感觉张洁是在画我青藏高原的圣山圣雪圣苇圣地。
那极地之光,那雪地之雾,那高天苇地,也是我生命中的苇地,我灵魂中的圣地。而只有从内地看祁连山脉,祁连山脉的某段才是血红的,才像是生命在激情充溢那一瞬间的颜色,像是像精神追求到达极致那一瞬间的辉煌壮丽。只有从内地向青藏高原望去,那连绵祁连山脉才是充满雕塑力与凝固力与向上力与接天力与神鬼交合力的,才让人肃然起敬的,才让人心甘情愿俯地,才让人一辈子顶礼膜拜的。那给人的灵魂是一种深沉震撼“回响”或是“交响”。
(野美毛竹独家认为,这并不是张洁的自画像,而是张洁的初恋情人左葳。毛竹相信,张洁小说《祖母绿》中的左葳长得就是这个样子。左葳的长相中最吸引人注目的当是那张唇线分明的唇。从唇的大小比较,这个绝不是张洁本人。这个左葳在张洁的恍惚回忆中就是这个样子。正是这个影响从少女时就伴随着张洁整整的一生,像宗教一般。
正是这个人让少女时的张洁全心身投入爱情,献身式的爱情。正是这个人是张洁一身风雨雷电的源头。更让人撼动的是,正如《祖母绿》中所写,张洁那时没有纠缠在爱情纠结中,选择大爱与左葳和平相处。而晚年,张洁却感觉到这个左威才是真正爱过她的,才是为离开她真正痛不欲生的唯一一个。这个左威才是一生爱她而不能的那一个。这个左威不仅是张洁一生痛苦、屈辱、磨难、苦难的源泉,更是张洁一生朝思暮想,魂牵梦绕的初恋情人。这是张洁从人生的未端望长长一生初恋的那一端?)

而张洁的画中有一幅正面的朦胧人头像,是风雨中忽隐忽现的张洁自己吗?是风沙中渐渐消失的张洁自己吗?是光影中出没的您心目中永远的偶像左葳吗?是幻影中美丽着的曾令儿吗?是张洁一辈子为之千难万险千辛万苦的三江河之源头高天苇地吗?是张洁一辈子受尽屈辱受尽侮辱却百折不倒的向往吗?是张洁在凡俗人间受尽白眼吐沫嘲讽仍百磨不倒信仰吗?
那是张洁从内地看到的由阿尼玛卿山与祁连山吗?那是青藏高原上隐现的是昆仑山、唐古拉山、念青唐古拉山、可可西里山,甚至是网底斯山主峰喜马拉雅山的极地之光源吗?我分析得有一点道理吗?
而那极光,是三江源汇成的极光吗?是青海湖泛出的极光吗?是古特提斯海遗海海军出的极光吗?是欧亚版块与印度版块碰撞喜马拉雅山隆起时留下几百几千个大大小小海子泛出的极光吗?是高天苇地在天光日日华中自然泛出的极光吗?
天底下只有一个人知道张洁的秘密张洁的坚守都没有白费吗?
天底下只有一个人理解张洁的画张洁一生的磨难与苦难都是慈航吗?
凝望的山脉那是张洁的太阳升或是张洁的太阳落山的地方吗?从这些画可以看出,张洁的初恋像宗教一般,张洁的希望像极地之光一般,张洁一生的追求与张洁特别的付出宿命一般苍凉?
(张洁这幅画让人想起那个年代流行的苏联了歌曲:“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迷雾的远方,我要沿着那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可是那小路却是不通的。那小路被怪兽样山石压没了的。山的顶部覆盖着似是白色的积雪,又似是极地的寒冰.................
再换一个角度,那又似一个压在无数怪面孔下的一只天鹅的头,绝望地张大了嘴,呜叫着,想起飞,却无法再起飞。天鹅的身上是排山倒海压过来的各种恐怖大兽,狰狞怪兽。天鹅的头边坠落好几只少女妩媚的眼睛?
而换一个角度,从底下望上去,虽然没有了曲曲弯弯的小路,但是却有欲望汹涌彭拜地想要上去,可是却分明是小路已经被压没了,根本就没有小路,甚至连绝路都没有。看,那小路上压的不似是其它怪兽,而先是自己这个“怪兽”,然后才是其它的奇奇怪怪的恐怖怪兽。再看那山顶,似乎一个血红的人守着冰雪中缠绵着的一对玉人?而小路的走点正是张洁的瓶花---张洁的另一幅油画,(细看这瓶花,正是上一幅画的一部分。只是上一幅的垂下的凋零的花又像一只压住身子的天鹅,一只呼叫着想起飞的天鹅,天鹅的身上压的是左威的尸体还是这个时代一切腐败的观点与理念与传统中僵化成石的人伦还是伦理。
而这一瓶花,你细看,花枝垂下,花头本当枯萎,可是却神奇地并没有枯萎,而是一个有两个眼睛的小生命,再细看这样的小生命地上遗落的还有一个更小的生命。上面的小生命与地上的小生命隔空深情对望缠绵取暖,这同样是在诠释张洁失败的初恋?再细看落地小生命的边上还一个更小的生命。最让人动容的是,那花并来杆已经枯萎,可是神奇的是看到落花宛如小生命活着,杆已经枯萎的花却被落花神奇地激活了,那样深情地凝望着落在地上的小生命。这样一大一小两个生命抑或一大一中一小三个生命在暗夜中遥遥响应,这是多么神奇的一种美丽暗夜的微息?这是生命相通多么神秘的一种慰藉?这美丽被两个大小猫咪一样的(或是大小豹子,或是大小牛与小虎或是小兔子)。而瓶站在黑暗中,花开在黑暗中,唯有两个生命发光,在夜的漆黑中散发出朦胧生命之光,这实在令人感动。被张洁升华成圣者的初恋?写尽了第一次婚姻,第二次婚姻,却唯独为莫如深的初恋,唯独不为人知不为神知的初恋?


(张洁油画,毛竹下面称做“天鹅颈路”。注意天鹅项是一条通向青藏高原圣地的路?注意天鹅的前脚又一只小天鹅?这是神秘的预示着什么?这是一张解密张洁初恋或是一生的神秘地图?)

(张洁油画,毛竹下面称“小路颠覆”。注意这张图是上一张的发生大地壳变化后的图。只是山项左边仍是雪山,右边却似一个平躺的人像。那是躺着的左威成为宗教的左威?那是躺倒的曾令儿成为极地的曾令儿?更有山变色了,变成火山一般的生命激情色。而小路上压的可是左威痛苦的脸?仔细看,那是两个恋爱人的尸体堆成的火山?还是各种压力压住两个相爱生命的火山?还注意看,天鹅被整个压没有了,只剩一个天鹅头,张大嘴挣扎的天鹅头,还有一只响应上一幅的一只脚,那本来是另一只天鹅,可是还远处还有一个成为蠕动爬行动物的小生命。)
(请对比张洁的这两幅画,这实际上是一幅画,一个是恋爱时?一个是恋家失败后。原来的地形发生了沧海桑田的变化,但是仍能分辩:这果然是生命大地震或是生命古特提斯海退去的前后对比图。而那一条秘道曲曲弯弯,通向的真是青藏高原?难道左威真是来自青藏高原?难道左威后来去了青藏高原?难道左威生活在青海湖畔?《祖母绿》中张洁安排曾令儿被打成右派发配新疆,难道现实不是曾令儿去了新疆,而是左威去了青藏高原?河湟流域?青海湖?三江源?地球极地?地球高地?地球圣地?反正是去了高天苇地?或是这不仅是解密张洁的重要小路,更是解密张洁一生的重要小路。而压在路上的不是别的正是左威痛苦的一张张面孔。估计这个左威是一个在乎母亲在乎家训在乎亲威关系又同样在乎张洁的有情有义之士,而张洁看到了他的痛苦,体扶了他的痛苦,毅然离去,把爱推向了极地。
而更有一个秘密,那就是张洁的初恋的小路曲曲弯弯通向青藏高原?通向河泊流域?通向青海湖?通向世界第三极?这不仅是张洁那一代人爱情的追求,更是张洁那一代人的献身理想下的献身追求?
再细看,那上一幅,像一个天鹅,两个腿隐现,脖子曲曲弯弯,头却伸向青藏高原。再换一个角度,那一只腿又似另一只小天鹅。这是张洁形容自己少女时像一个美丽的天鹅向往着最高最纯最大最好的爱情,理想伸进了青藏高原的云里雾里冰里雪里?而这个美丽的天鹅又诞生了另一个小天鹅?而后,初恋不顺,天翻地覆,沧海桑田,通向理想或是通向初恋的路被两个人的尸体或是被各种势力给倾压颠覆没有了,可是小天鹅仍在,且那以后更成一个爬地的蠕虫样的小生命。
进一步解密,天鹅路正是一个神秘的地图,打开中国地图细看陕西地图,先找到张洁长大的陕西省宝鸡市歧山县蔡家坡镇的草坡村。张洁说草坡村才是我真正的故乡。再看那张洁油画“天鹅颈路”那幅,那正是安康地区,而原来从安康到蔡家坡火车就需要“画”那么一个天鹅肚子。以前的火车从安康出发需要沿汉水到汉中到略阳到宝鸡,也就是翻越秦岭才能到达。难道张洁的初恋情人左威是安康人?那一条腿的起点果然是安康的大巴深山。而再看张洁油画“天鹅颈路”那幅,难道左威后来去了青藏高原?难道曾令儿曾表达一同去青藏高原,但是那一条天鹅颈一般的小路却是被重重的阻碍压没了?
而张洁是一个乡愁情节很深厚的人。张洁1937年出生,1942年随母亲从东北辗转来到草坡村西的两眼窑洞里,母亲教书(那一年因为战争,平汉铁路郑州扶轮中学迁至蔡家坡草坡村的龙坛寺,在铁路当老师的妈妈从东北辗转来到草坡村。草坡村又叫书房沟。书房沟有两株长了九百年的龙爪槐。虽然1950年张洁就离开蔡家坡铁中到抚顺上中学,然后考上大学,在北京工作。现在扶轮中学迁塬下平原地区
而压住“天鹅颈路”的怪石,有左威痛苦面孔,更有曾令儿自己的痛苦面孔。曾令儿为什么那么痛苦呢?因为爱是心说了算,可是却不见得符合道德。道德抚摩着左威同样折磨着曾令儿。妈妈的教育学校的教育党委的出面,政治的压力。更有看到张洁住过的草坡村的那两个窑洞,更像一个怪兽般压在自己的“天鹅颈路”上?
这样分析,那么左威因当并非《祖母绿》中未婚,而是一个已婚的男人?而曾令儿的两年婚姻,当是两年同居时间?这些都只能猜。)



(再对比这两幅画,特别是看山顶这丗样是一幅画的两个状态。毛竹设想,这前一幅是张洁初恋时幻想自己有爱情在紫色迷雾中蒸腾,张洁把一切都想像的美好。这是张洁对异性的憧憬?对初恋未来的向往?对好生活的梦幻?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后一幅是现实中失败的初恋。张洁向往的初恋的山峰成了火山,成了白雪雪皑皑的高田苇地。那条初恋的小路被曾令儿的“包的”或是左威的“包的”或是崩溃的信念或是崩塌的幻想重重压死?
再细看,那恍惚是曾令儿交付自己给初恋情人的那一瞬间的神圣瞬间。一个献身爱情不计什么代价与成本的少女是多么美丽呀。曾令儿平躺在大地之山,成为群山之颠,像躺在乾陵的女尊,写下无写的女尊,整个身体中全是对美好爱情梦幻爱情献身的斑斓色彩。少女的第一次,且是献身于一个全心身爱恋的情人,这一瞬构成一全女人一生的图腾,这是多神圣的图腾?)



这更进一步诠释,张洁的画展,说是展示她的精神追求,更是展示她的灵魂世界,同样也是在生命的尽头回望她的初恋。当繁花落尽,地球与地球人露出自己的直面目,张洁失望之极,唯一的宗教反而成了自己的初恋,让自己受难一生洗礼一生磨难一生也精神享受一生的初恋?难道张洁中自己选择推出,让初恋推上极地,成全着初恋情人的风雨一生,也最终成全着张洁生命尽头的最后一次升华,或是最后一次设法的到来?)

那凋零的一枝花,弯曲下来,瓶下除了遗落一个小小生命--那是如蠕动爬行动物的小小生命。遗落的还有更多,那散落一地的,还有一个少女妩媚的”眼睛“吗?张洁有一幅画像素描,突出了少女的一个眼睛,那中的妩媚与娇俏,对生命的神往对英俊异性的神往,对爱人无条件的付出与牺牲之烟化绽放那一瞬间?令人怦然心动。

而这幅类似素描的张洁画中,毛竹不得不关注少女那多情纯情妩媚美丽的一只眼睛。可以想像有这样深情脉脉含情脉脉眼睛的少女是那个时代少有的敢于追求真爱愿望献身真爱的少女。这眼睛让人想起大胆追求自己爱情的刘七儿的眼睛。只是刘巧儿是两只妩媚多情眼,这个画上少女却只有一只这样的眼睛,而那一眼睛却属于智慧理智知识与才华。所以有这样一只妩媚多情眼的知识少女当然比刘巧儿更让人深思,更令人着迷?在上一幅油画中毛竹却看到了好几只坠落的少女这一只眼睛。且花般坠落的,仅是一只眼睛,而是好多只眼睛。
而那一群怪兽,说是躺倒的各个姿态恐怖的张洁?张洁恐怖的面孔堆成这一堆山体成为张洁不能翻越的圣地?还是被追求爱情极致境界“死去”的左威的痛苦面孔?---特别是“最初”压住小路的那张脸,特别像是曾令儿初恋的左葳的脸?细看那横七竖八躺倒的正像是左葳失去曾令儿后的痛苦表情。更准确地讲,那一瞬间左葳已经死去,那是死的瞬间各种痛苦表情?而曾令儿是追求那种让爱人痛苦死的快感的。那快感中,曾令儿的爱得以升华成精神的升华,类似宗教的功态最后从头脑绽放,开出莲花。那是张洁要的“无穷思爱”张洁的固恋,那时这“固恋”的寄体还不是母亲,而是左威,这种固恋在极致状态产生焦虑不安,以致它与人类的自恋与死亡欲望。也就是一种恋尸。而这画就是聚会在一起的张洁自己的尸堆或是左葳的尸堆,那种深入灵魂的痛苦仅是撼天动地,更是让人看到了死亡之神或是探到地狱之门。死去的左威以各种各样的痛苦面孔堆在张洁面前,成了张结不能翻越的圣教朝圣极地?让左威痛苦尸体成堆,这是“无穷思爱”的曾令儿的本能所为,也是她面对左威的结婚介绍信,本能的反抗。叫你只想与我结婚,不是全心身爱我,我要让你痛苦到死来报复你这个无情人?还是各个时刻洞现出来的张洁面对的熟悉不陌生人的面孔?难道是张洁诠释爱情的雾散去,爱情的圣冰融化,张洁需要面对的自己还是面对的世界时张洁的一张一张恐怖面孔?)


(这破车,张洁用来蕴意她的初恋吗?那车已经成了破车,方向盘已经不全,更恐怖的是方向盘扶上去如同扶刀还是扶斧子?那一定是疼的感觉。正如初恋破灭后二十年,曾令儿自己说的:别提左葳这个名字!我恨不得用刀把大脑中记忆左葳名字的地方挖去。而破车上遗落的正是曾令儿与左葳的爱情结晶?这个意境再一次从张洁的画中重复出现。更恐怖的是,这车不能开动也就罢了,可是万一有人想去开动,情景更可怕,不仅方向盘变成刀或斧子,而且没有挡风玻璃,驾驶员会裸露在风雪雨暴雷电中。驾驶员摸上去的感受恐怖。更恐怖的是,那个爱情的结晶就在后轮子的前方,两个轮子的中间,不论你住前开还是往后开,都会压着那个可怜的孩子。能不开吗?能向前开吗?能向后倒吗?于是,张洁宁肯让那初恋的车永远停在自己的大脑中,永远不肯开动,永远成为一初恋一生的破车,苦恋一世的“图腾”?当然这孩子可能只是一种预示,也可能张洁预示自己的初恋情人也像自己的孩子一般,开车会压着他。于是方向盘成了镰刀或是斧子,张洁不忍心压着自己孩子一般的情人?于是为了一种大爱,为一种痛爱,也为了一种推爱到极地的本能,张洁只好让初恋停在那里。也可能正如《祖母绿》中情节,曾令儿感觉到左威只是一种感恩而爱情反而远去,选择了退出,选择了看左威痛苦得要死,选择了看左威站在生与死的鲨鱼背上,选择了生死离别。而初恋的车停在那里终年风吹日晒沙尘暴飓风,终成破车,可是这破车在晚年张洁的心里,却成了一个“图腾”。这个图腾原来张洁是用笔来写,现在是用笔来画。这画出的当然也是张洁大脑中的初恋固像。可见初恋在张洁心里的宗教地位,及张洁对初恋的宗教情怀。这种的爱恨情仇,那种纠结凝结,可能也只有张洁自己知道。闷了近六十年,张洁过去是一定要用笔写下自己的初恋,现在是一定要用画来画出自己的初恋。执着生怨鬼!张洁却宁愿做那样一个怨鬼。张洁离世前的唯一心愿,便是用画笔画出她的初恋那刻骨铭心镌刻入髓的感觉。现在看起来,仿佛用油画表达更合适?
再换一个角度,这车看着像毛竹长大青海的大卡车,更准确地说,挺像青海湖柴油大卡车,又像一辆陷入青海湖泥泽的东方红拖拉机吗?为什么会是这样一种感觉?毛竹只是知道,当年,也就是六十年代初开发青海湖畔,多少辆东方红拖拉机把青海湖边的草场深翻,飞机播种,多壮观呀!没有爬犁,就把青海东部农业区少的大树砍了拖在东方红拖拉机后当爬犁。可是搞笑与苦涩的是,青海湖边大片的草场,被热血青年们开发成一毛不长的荒原。张洁为什么要画一个大草地中的拖拉机或是破车?是形容她自己的初恋像青海湖边搞开发一般荒唐还是一般神圣?没有人能知道!更没有人能知晓!
昨天晚上,毛竹又看了张洁的小说《拾麦穗》,忽感觉那个卖灶糖的老头子是小姑娘要嫁的老头子,仿佛并不是少女随意幻想,而是真有深深蕴意。因为这个老头子是灶糖,而张洁的女儿叫唐棣。是无意中的巧合吗?如果仅是为了吃糖,小小少女为何要把拾麦穗与长大做嫁妆联系在一起?还把长久的盼望联系在一起?还要给老头子绣荷包?按照张洁本人的敢爱敢恨,这老头绝不是一个真正的老头,而是一个大她多少岁的初恋情人?而这里的故事看以玩笑近似调侃内里却正是贯穿张洁一生苦难与幸福的全部源头?只是寓意无限地表达出来?)


这是一个什么地方?多么像毛竹幻想中的极地青海湖湖东农场?而那空中那两只眼睛是谁的?是神灵的?是左威的?是张洁自己的?看来看去,地上,爬向圣地青海湖的像一个被压扁的灵龟?这是左威在看着被现实压扁的曾令儿?还是曾令儿在追求着神化了的左威?灵龟都被现实人言现世人欲压扁了,甚至成了盐碱地红草紫滩沙花,可是初恋情人左威仍只是望着曾令儿,仍没有现身出现。灵龟终于彻底地爬下了,且闭上了眼睛。那最后与大地融为一体,是表示自己的彻底屈服吗?是表示自己终于服服贴贴了吗?是蕴示自己的最终不屈服吗?
这实在不像是海边,更不


(野美毛竹独家认为,张洁的这一幅正是上一幅的一部分,而那些山那些猛兽怪兽,在某个时段从某个角度在张洁面前洞现的灵魂,或是张洁见到这些灵魂猛兽怪兽后恐怖的面孔?这是张洁隐示,她只是为了恪守一份初恋的爱情,所经历的,所见到的,所洞晓的,一切一切深邃无底的内幕。
细看那嘴唇已经龟裂,但是那遥远的天边那天边的海市蜃楼仍在,像青藏高原像极地像天涯海角的天际线仍是存在。那眼睛的旋涡中,是洞见的深海中的或是宇宙中的真像吗?像那鼻子已经缩小打弯成了一个兽样--难道是寓意张洁闻到的都是兽味儿?这内幕可以是关于生命的也是关于精神的?
这是张洁54岁,在失去母亲成为孤儿的瞬间吗?这是张洁在失去母亲才明白,这世界上情人爱人恋人甚至丈夫都是可以换的,唯有母亲不能换的是唯一的绝望瞬间吗?
这是张洁在为了爱情奉献一次一次又一次之后,又落向虚无,看到了世界真面目,人性真面孔,那一瞬的惊恐瞬间吗?
这是张洁看到自己的命运向自己展示的惊涛骇浪吗?
从另一个角度,毛竹认为,这是一首独独属于张洁的《命运》交响曲。
这是张洁洞见政治内幕人性内幕后惊恐的面孔吗?
从这幅画可看出,张洁这一代是经历了信念崩溃的。那被张洁推上极地的信念崩溃下来,砸得张洁头破血流。同样,不仅是信念,与之相应的初恋同样是被《祖母绿》的般人品的曾令儿推上世界极地进入神圣宗教寂地的。可是这是生命鲜花初蕾初绽的透明时刻。接着是那一代理想化诗人群信信念怕崩溃,当他们发现他们要建立的共产主义只不过是另一些帝王欲望的纵横交织藏在深海中时,张洁的脸上会出现这种恐怖吗?当张洁把初恋推向极地之后,为爱人承担一切且独饮爱情苦果无怨有怨之时,张洁的脸上会是这种表情吗?当张洁带着初恋的失败信息,第一次勇敢走向婚姻时,面对一个男人的猜忌与狭隘与自私,张洁的脸上会是这种表情吗?当张洁终于摆脱了第一次俗婚,仍对爱情充满了憧憬,以二十来年的时间,用生命写下《爱,是不能忘记的》,却以《无字》洞视人性与爱情,转向”市伍“时,张洁的脸上会出现这种的恐怖表情吗?
那眼睛中是无底宇宙黑洞,还是海洋收命谜洞?还是夹痛求索生命的马里亚纳海沟吗?还是是宇宙或是海洋内窥镜?在看到为灵魂中的恪守的同时,肉体经历着怎么样的撼动人心的飓变?
这是张洁在两次婚姻失败母亲死后的54岁成为孤儿那一瞬间的表情吗?这像给人一种灵异的感觉?似乎张洁已经看到了死神,且感觉到她在与死神对话?)



我从张洁或是左威的两个眼睛中又看到张洁单独成两幅画的“血红的祁连山”:一个暗血红色的山体,嶙峋怪岩出没隐现其间,压着那通向顶的曲曲弯弯的小路,让人想起苏联歌曲“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向迷雾的远方,我要沿着那条细长的小路,跟着我的爱人上战场”。可是那小路却是不通的。被怪兽样山石压没了的。山的顶部覆盖着似是白色的积雪,又似是极地的寒冰,可是细天又不像,因为那雪成苇状,那冰呈雾态,似“天上之水”接天地之气,流顺势下或顺势接天,似芦交织迷漫,似苇通上接下,却像是一片真正的高天苇地呢。画面的色彩以强烈对比胜出。有评论家说可以把它想象成是一个火山遗迹,内里却依然岩浆奔涌,蓄势待发。我不认同。因为火山遗迹我去过几处,都是火山口才是血红。张洁的这幅画却是整个山是血红的,而火山口部位不但不红反而是白色的。但我认同,内里却有岩浆奔涌。当然更有古特提斯海退去欧亚版块与印度版块碰撞时的大海撞击岩浆怒吼隐藏其中。有评论家说这可以想象成是火星的表面,经过漫长的时间的积淀和进化,凝聚着人类无数的想象与渴望。我也不认同。因为火星的颜色中一定没有那些冰与雪,更没有那条小路。
在我的感觉里,那一定是青藏高原看过去首先看到的祁连山。血红的祁连山。
而那些血红的祁连山细看却像数个铜红的蟾蜍或是怪兽。特别压着那通向高天苇地的路。张洁是蕴意张洁经历了千难万险就是为了灵魂中这极地“宗教”吗?
《淮南子》:"日中踆乌,月中有蟾蜍。"《后汉书.天文志》注:"羿请无死之药于西母王,娥窃之以奔月........嫦娥遂托身于月,是为"蟾光"。


而那个门错位的房子是张洁交付少女最神圣爱情的圣地吗?这个门有门轴吗?怎么好像不对缝?如果真有门轴,近六十年过去,这门还能正常开合吗?难道只有永远这样开着?就如本来是私密的初恋,神圣的初恋,因为有了爱情的结晶,因为需要曾令儿一个人养育爱情的果实,这初恋的门打开了就永远关不上?打开了就再也不是个人隐私,而是所有的人都可以看到的一扇永远关不上的门?或是一扇本当是隐私发生地却永远向世人敞开的门?只是,就算门是敞开的,可是却没有人看出门里的内幕,在张洁眼中的神圣初恋如同少女生命中的神圣宗教一般的圣地,那是张洁笔下的曾令儿”虽九死其犹未悔“的献身地。可是俗人们看到的只是凡俗的男偷女盗,男欢女爱,根本与信仰与宗教与人品与追求与高尚与神圣与恪守与牺牲与透明与纯洁无关?
更有一个秘密,毛竹这个门上发现了更多秘密,那就是还是左葳:左苇,高田苇地。甚至毛竹在这幅画中找到了不少一点的高田。且看到了不仅是一个田,而是两个田。一个比小田大的大田,不正是高田苇地吗?这是曾令儿守了一生的神圣秘密?今天在这里神圣誓言?神秘洞现,秘笈隐现。可是谁是张洁的知音?难道张洁根本就不指望有人能看懂?难道张洁已经陷入绝望,根本就不相信也不企望有人能看懂?张洁在画自己的生命的秘密,张洁在画自己生命最深的隐衷,可是却知道没有人能够看懂?可是却绝望没有人能够明白?张洁现在海外,难道唯有她知道,她已经把自己生命的终极秘密通过她的画笔神秘揭示,难道她在等,等待着有一个回声,等待着有一个人能看懂,等待着有人来揭秘她的一生,等待着于无声处听惊雷?




张洁的那张油画侧像,那是憧憬爱情的少女张洁吗?那是承受天地大爱的张洁吗?那是在感受极地之光的张洁吗?是感受神降爱情雨露滋润的张洁吗?是向往飞向爱情极地的神态吗?是张洁为了那爱的美好而牺牲自己的极致之美丽彩虹吗?现实太残酷了!那些年人性的压抑太恐怖了,运动太频繁了,生存旅途上爱情太脆弱了,那车终成破车,那破车上掉下来的是张洁爱的结晶吗?那冰的圣城是张洁在张洁的爱情中或是张洁的爱情在凡俗人间变成的一个透彻冰凉到骨髓的“感受”吗?那有些儿像冰城。那有些像儿月宫。那是张洁的爱的月宫吗?月宫楼前植梭罗,梭罗侧畔有凌宵。那幅红苇高湖,可是张洁在俯视张洁神往的高天苇地西天瑶池吗?那是向往的江河之源吗?那是张洁神往的东方神话的源头吗?那是崇拜的东方文化的源并没有吗?那可真像青海湖一带的高天苇地西天瑶池呢!.......张洁的画实在是令人心驰神往!张洁的画实在是令人反复回想!张洁的画实在是太令人震撼了!可以看去,二十多年的严冬过去,张洁仍是坚信爱情的少妇张洁,张洁仍那是恪守爱情的女人张洁,张洁仍是那个为了爱情豹子一般勇敢一般勇于献身的张洁,张洁仍是那个为了爱情飞蛾扑火无悔无怨的张洁。直到第三段爱情、第二次婚姻失败,张洁前面的海市蜃楼终于破灭,张洁终于看清睛前的一切,由追求唯美,转变成市伍?
张洁的这些画,都没有名字,均署名张洁,个别署了年月日?却胜似看张洁的小说《无字》。张洁的画,是更直观更直白,但又是更飞白无限更耐人寻味的“小说”《无字》?一幅幅画均是一种种的无法言说?可是,我们却能从那画中感觉到那无法表述的震撼人心的期望与向往与神往,那种不能到不到及的痛苦与绝望。当是,却分明感觉到她享受或是独享到某种大爱的垂青,更直白的说是某种痛苦与绝望的垂青。当画的沉默比书写的语言说更有力量的时候,难怪张洁要选择油画。油画给我们的感觉,绝不像对书写的否定,而是诠释,而是注解,而是引导,而是暗示,更是一种而是守护。

而画中的那个凝望大山的,我开始看着以为是一只小鹿。可是后来,看一评论家兴安诠释,说那是张洁自喻自己是只母豹子?我感觉又一次震惊。是的,《祖母绿》中腹肌如钢板的曾令儿是像一只善出击敢于出击的优秀豹子。
我试着诠释。因为好的作品就是留下飞白,让人充分想象。更有,好的作品,“横看成岭侧成峰”,就是要让不同的人看到不同的“景”才是好。
我以为,我与兴安兄都不对。那不是一只母鹿,也不是一只母豹子,那是一只母麒麟。那是一只挣脱了一切华丽的“头饰”“装饰””浮华“,“抱子”而突围出来的一只母麒麟。这就是这个豹子当这样写”抱子“:一只为孩子孤军奋战为了女性的尊严与独立而孤军抗争的而变成“豹子”的母麒麟。因为自命不凡或是不愿被命运摆布的张洁怎么可能仅是一只鹿呢?虽然张洁美得像一只鹿中的精灵。张洁女性味儿浓烈,特别爱笑,喜欢音乐,追求完美,张洁又怎么可能仅是一只母豹子呢?更有鹿与豹子都是凡间物,而张洁绝非凡物,是神人合力造出的母麒麟?张洁嘴上不必承认,但请张洁心里认可我说的话就可以了。且是在观察在沉思的母麒麟。一只不屈服于命运的母麒麟。在一般人眼里,它像一只母豹子。只有张洁心里清楚,它实际是一只麒麟。麒麟,俗称"四不像",古代传说中的仁兽、瑞兽,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一种动物,与凤、龟、龙共称为"四灵"。而骨子里自命不凡的张洁,骨髓中高贵如诗的张洁,虽然贵为”四灵之一“,但是张洁仍是不甘的。张洁不甘心被看出是一只母麒麟的。张洁更不愿让人们知道张洁是一只珍贵的母麒麟的。因为“四不像”再奇特再珍惜,仍是当归鹿,也就是麋鹿,虽世界珍稀动物。因为它就算是"角似鹿非鹿,头似马非马,尾似驴非驴,蹄似牛非牛"的动物。但是做鹿做马做驴做牛,都仍逃不脱被命运摆布,被食肉动物猛禽追杀扑杀,仍摆不脱被动的命运。张洁显然不甘心当一个被人追食的麒麟,你宁愿是那个从麟麟体内“抱子”横空出世的豹子,为了自己的尊严与恪守,为了张洁丰富的精神世界,为了怀里的“子”,你宁肯变成可能抗争可能出击可能战争可能捍卫的”抱子“(豹子)。只有张洁静下心来想,才不得不承认。张洁不愿让人识出张洁是一只珍贵的麒麟?
我想张洁年轻时绝不会自喻自己是一只豹子,仅会自喻自己是一只麒麟--是生命的种种磨难让张洁不得”抱子“从麒麟生命中突围而出,你不得不像”抱子“(豹子)横空出世,像豹子一般抗击、出击、自卫、自守,但是张洁根本就不是一只豹子。我猜想,张洁说张洁是一只豹子,就如张洁说张洁是一只“流浪的老狗”一般,属自我调侃,自我讽刺,自我掩饰。张洁想掩饰的是真正的张洁。张洁绝不是一只鹿或是一只豹子。就如张洁绝不是“流浪的老狗”。张洁是藏在凡间隐在俗人中一只珍贵的麒麟。一只“仁兽”“瑞兽”,一只宇宙中珍贵的“四灵”之一。张洁试图以豹子的外形,让人相信张洁不仅能与世俗的人博斗抗争,甚至能向命运出击甚至还击。可是张洁心里清楚,张洁自命不凡,张洁本就是一只麒麟,根本就是被生活被现实被各方的力量逼成了一只所谓的豹子。
我知道张洁反对将她的画具体化,但是,我们的确从她的画中看到了具体的故事情节,她们那一代人的追求,她们那一代人的神圣追求,她们那一代人的悲壮,不仅对爱情更是对事业对人类甚至对世界。在时间与空间的交糅,冷寂与热情的冲撞中,张洁的画仿佛在告诉我们,她们是人类历史上最天真幼稚最坚定最丰富最饱满的精神追求者。她们是人类历史上承受最多感觉最烈的一代人,因为中国近代史“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而她们所见的也中国GCHD史中最惨烈的?
生命的晚年,张洁由麒麟变成了一个抱子--豹子。于是,她最爱画的成了豹子。
那幅是昏黄的落日下,迷茫荒野中,那一只孤独的豹子扭头与谁对视,是与张洁看到的命运吗?是曾令儿看到的命运吗?正是在与命运的对峙中,豹子的回眸孤独而孤傲,华丽而冷峻,展示无余?或许有些儿稍微的迷茫与迷惘,使这只机敏勇敢、高贵智慧带出几分儿凡间的痛苦与绝望、思考与焦虑,但是那种坚信与呼唤知青的无助,却无声地打动着看到张洁画的匆匆过客中的回头客。这些画,让我相信,它是张洁自身的写照,它才是揭秘张洁的一把一把钥匙。

从张洁的画展中,我窥探出,张洁果真是精干智慧孤独华美充满着精神力及某种超常定力有着某种来自灵魂震撼力的女作家。张洁身上的某种力量是和宇宙力浑然一体的。而张洁的透明向往,那像朝拜者一般神圣,真的像我长大的青藏叩长头的教徒一般令人肃然起敬。当然张洁那是叩的精神长头,比那些现实中叩长头的更持久更耐久更让人撼动。

卡夫卡仅仅是试图将自己所有的作品付之一炬;斯蒂芬·金仅仅是试图把自己的第一部小说《魔女嘉莉》扔进纸篓。张洁到好,后半辈子一直在写小说,且是中国作家中少有的两获茅奖者及国内重要文学奖项者,却在70岁时石破天惊地公开申明放弃写作告别文坛。猜想这与网络冲击中国版权保护出版囧态及现在传统写作走向穷途末路有关?但张洁就是张洁,永不言败,才是她的个性。果然,她又开始了迎接新的挑战,在从来没有绘画基础训练的情况下,学习油画创作。不画则已,一画不仅惊人而且惊天!
---你看张洁画中的“接天地之气势”,谁说不是惊天?
作家张洁借画展说“道别”发布: 2014-10-26 14:15:55 | 编辑: 米兰

毛竹看张洁画展思考:张洁画的是她精神世界的隐秘极地?张洁是在生命未端回望初恋的神圣的那一端?张洁是用油画回忆总结她的一生?张洁是用油画画出她初恋的爱情极地圣地秘境?张洁是在后两次婚姻失败后一败涂地一地落花地对唯剩初恋的神圣追往?张洁是跌入现代人迷恋物质的恓惶无助之后对她成长的那个年代人的精神世界的青藏高原做一种诗意的描述或是诗意的寻求?
链接另一版本:
油画背后的秘密!野美毛竹试着诠释著名女作家张洁的油画 (2017-05-05 10:55:51)[

<P style="WHITE-SPACE: normal; WORD-SPACING: 0px; TEXT-TRANSFORM: none; COLOR: rgb(0,0,0); FONT: 14px/14px ’Microsoft YaHei’, SimSun, Verdana, Arial, Helvetica, sans-serif; WIDOWS: 1; LE

 
版权所有 东方竹子国际互联网 中国华人民共和国信息部备案号 京ICP备09037828号